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2月02日 星期四 09:00:26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驱逐

非常规入境加国的难民 四年半共驱逐1994人!

■■本国每年都驱逐很多非常规入境的难民申请者。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由移民律师李克伦主编的最新一期《移民资讯汇编》(Lexbase),披露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自2017年4月至2021年10月期间,共驱逐近1,994位非常规入境难民申请人(irregular border crossers)。官员并解释了本国移民制度中,执行驱逐令的程序和做法。 Lexbase透过资讯自由法取得由移民部高级传媒顾问Dijana Custic,于去年10月26日提交的一份文件,向相关部门主管分享了移民部应CBSA要求,回应媒体询问时提供的有关信息。其中提到移民部和边境服务局驱逐非常规入境难民申请者的情况和程序。 文件显示,新冠疫情及由此造成的边境控制,对于驱逐行动带来很大不同。在疫情之前,每年就地遣返(Port of entry removal),即在入境口岸被宣布不准入境、须立即发出驱逐令并就地遣返的人数约有3,000人。而在加国边境封锁、禁止非必要旅行之后,这类遣返人数已显著下降。 2020年底恢复驱逐行动 边境服务局于2020年11月恢复驱逐行动。这主要是因于移民部和移民难民仲裁庭(IRB)开始恢复日常作业,以及协助移民部执行驱逐操作的业务伙伴恢复业务。 移民部数据指,在2017年4月1日至2021年10月7日之间,边境服务局共驱逐1,994位非常规入境者。其中2017年168人、2018年501人、2019年697人、2020年401人、2021年至10月7日共228人。 移民部表示,CBSA会尽量安排资源给难民申请人,包括被最终确定不符合入境资格的人士。 当一位难民申请人被IRB属下的“难民保护庭”(RPD)拒绝其申请后,当事人可能有资格向难民上诉庭(RAD)入纸上诉。通常情况下,如果其上诉再被驳回,当事人还有权入禀联邦法院,对移民部的决定进行司法复核。上述法律过程都需要时间,在此期间,边境局不能对当事人展开驱逐行动。 即使在上述法定程序都完成、且都对当事人不利后,边境局还要再考虑与驱逐有关的其他法律问题。其中最大一个是当事人没有有效的旅行文件。边境局要与各国驻加外交机构合作,为当事人取得这些文件。但是驻加外交机构要确认当事人抵加之前,的确是其所在国公民,以及他们是否符合颁发旅行文件的条件。在一些罕见情况下,要透过法律程序,来驱逐没有身份文件的人出加拿大。 除了旅行文件之外,边境局还要考虑其他问题,比如涉及到儿童的最佳利益,当事人的身体状况和医疗需求,以及其他可能阻碍驱逐的问题。如果是联邦难民申请者,还要经历遣返前风险评估(Pre-Removal Risk Assessment ,PRRA)。如果当事人入纸申请PRRA,则会被强制执行法定的暂缓驱逐令,边境局不能再进行遣返操作。星岛综合报道

装修发驱逐令!租客们联合反抗称不接受$5000赔偿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市中城一幢低密度住宅大厦的部分租户,团结起来对抗新业主;主要原因,是该批租户认为,新业主以翻新为名,想驱逐所有租户搬离大厦。 位于Bansley大道1号A,楼高4层,共拥有20个单位的低密度住宅大厦,多名租户由2月开始收到业主的驱逐通知书,要求租户在6月30日前搬离大厦。 该幢大厦的租户,不少已居住了15至20年,由于租金管制规定,租户每月仅须支付低于1,300元的租金。 大厦的新租客Hilary Moore表示,他也收到驱逐通知,但他没有计划搬离。 Moore表示:“我坚持本身的立场,租客已经联合向业主致信,表示骚扰了他们的生活”。 该幢大厦由Michael Klein及Shaya Klein,通过Bansley Apartments Inc.持有;Bansley物业经理对事情不予置评。 Moore表示,租户所担心的是,如果他们被迫迁出,难以到其他地方找到能够负担得起的物业居住。 该幢大厦的大部分租户,是属于经济脆弱的社群,且大部分人的母语并非英语的移民。 该幢大厦的长期租客──单身母亲Azucena Bravo表示:“我们正努力抗争,我们所有人都在一起,我希望我们能做点事,这样,他们就可以让我们留在这里”。 Bravo与7岁儿子一起居住在该幢大厦,每月缴交的租金为1,150元。 根据纪录,该幢大厦于1月18日被Bansley Apartments Inc.以430万元购入。 Moore表示,部分租客在大厦转手前已经搬出,目前只有大约一半单位有租客居住。 该大厦转手后的大约一周,物业经理与承包商,已开始为大厦进行装修。 Bansley Apartments Inc.于2月份向所有租户发出驱逐令,信中表示,该公司计划进行大规模翻新,涉及大范围的工作,这对居民造成不安全。 Bansley Apartments Inc.愿意向租户提供4,000至5,000元,作为永久终止租约的赔偿。 通知信中指出,工程须用时8至10个月。 根据住宅租赁法,如果业主需要清空物业来进行装修,业主有权申请终止租约。 但法律同时贼予租客在物业装修完成后,以相同的租金,租回相同单位的权利。 每月缴交900元租金的Moore,获得一次过4,000元终止租约费用;但她拒绝迁出,并表示大厦的翻新并非“广泛的”。 Moore表示,知道有1名租客,接受了5,000元后已搬走。 Moore表示,拒绝迁出的租客,曾提出到业主与租户委员会投诉,但至今仍没有详细计划。 (图片:星报) T02

害怕女儿受割礼逃到加拿大 五口之家遭驱逐

  一个来自尼日利亚的家庭难民申请被拒,受到驱逐。他们吁请加拿大政府向他们伸出援手,让他们不必返回家乡。他们害怕,如果他们回到家乡,他们的两个女儿和母亲腹中的第三个女儿将不得不接受女性生殖器割礼。 Rasheedat Bakare, 她的丈夫 Afeez, 儿子 Faaiq 和女儿 Faiqah 于2017年逃离尼日利亚,抵达加拿大。她的小女儿 Farhana 于2018年出生在加拿大。她目前已经怀孕五个月,腹中的是个女儿。 一家人的难民申请于周四被拒,他们被要求于周五下午三点前离开加拿大。 Rasheedat Bakare说,如果回去,她的孩子们和她的丈夫都将有生命危险。 温莎非裔社区组织(the African Community Organization of Windsor (ACOW))关注这一家人的处境,于周五在Windsor West 选区新民主党国会议员 Brian Masse的办公室外进行了抗议示威。 该组织总裁Claude Saizonou说,这样的情况他们已经见过太多次。 他说,他们已经受够了。他们要为自己站出来。这家人今天要留在这里。 周五下午,怀孕五月的Rasheedat不支晕倒,被急送医院。其后,政府对驱逐令发出了临时延缓令。 Afeez Bakare说,他不知道他和家人什么时候会被要求离开。 “我不想我和我的家人冒生命危险。我妻子目前处于极度焦虑之中,她什么也做不了。” 国会议员Masse说,联邦政府对这家人的处理很“重手”,驱逐令上给予的时间这么少,逻辑上来说,这家人要遵守驱逐令都很困难。 他同时指出,2018年在加拿大出生的Farhana是加拿大公民,这使事情更复杂。 他说,“健康,个人安全,能够离开加拿大的经济能力等,都是大问题。” 移民顾问:选择不多 温莎选择加拿大(Canada...

专家啥都教 这次教你不交房租如何不被房东驱逐

加拿大各大城市租金不断上涨,租客的负担也越来越重。民意调查公司The Forum Poll最新调查指,多伦多居民平均将月收入的36%用于支付租金,这个数字全加拿大最高。如果一时手头紧无法即时交租,面临房东驱逐的威胁,租客该如何应对? 《星报》开辟一个专栏,为大家解答这类问题。 大都市住户协会联盟行政总监登特(Geordie Dent)就建议租客,遇到房东逼迁,首先不要惊慌,也不必搬出去。 他表示,房东不能随便驱逐租客。首先,他们必须给租客一个机会去支付所欠租金。如果你迟交租金,房东可以给你签发N4表格,该表格是欠租的驱逐通知。登特说,你只要将N4表格视为一个“警告”,而不是驱逐令。如果房东是通过信件、短信和电子邮件驱逐你,那么,你可以直接忽略它们,因为这在法律上不能当作任何根据。 可申请多伦多市府贷款 N4通知会要求你在14天内支付所欠租金,若是每周或每天支付租金,这个付款期限要短一些。如果你无法及时偿还欠租,则可以同意终止租约,但这是自愿,并非强制性。登特表示,你还可以选择继续居住,并到房东与租客局(Landlord and Tenant Board,LTB)与房东对簿公堂。 柏克岱尔区社区法律服务组织(Parkdale Community Legal Services)工作人员韦伯(Cole Webber)表示,如果租客需要协助支付租金,多伦多市府可为部分居民提供贷款。低收入租户可以向多伦多市政府属下的多伦多租务银行(Toronto Rent Bank)申请免息贷款。 那些通过安省援助金(Ontario Works)和安省伤障援助计划(Ontario Disability Support Program),获得经济支持的人士,还可以通过多市“住房稳定基金”(Housing Stabilization Fund)申请贷款。 如果租客长期未能按时支付租金,房东可能会发N8表驱逐,即使这样,也并不意味着房东有权驱逐你。房东必须将你告上LTB,在经过听证会之后,是否驱逐,LTB拥有最终决定权。综合报道

租客严重行为不检被逐怎么办?庄德利促省府立法禁重新入住

■■庄德利希望省府立例,容许永久禁止被逐的租户重新入住社区房屋。 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多伦多市长庄德利再次要求省府立法,允许社会住房提供机构,永久禁止因“严重行为不检”(serious behavioural misconduct)而被驱逐的租户重新入住,以保护居民及社区安全。 据CTV报道,多伦多市议会于去年4月通过一项议案,要求安省自由党政府修订法案,允许提供社会住房的机构拒绝重新安置因严重犯罪活动而被驱逐的房客。然而省府并未就有关要求作任何行动。目前法例仍规定,曾被社会住房机构驱逐者再次申请入住时,可自动被置于等候名单(Waiting List)首位。 省政党更替再致函省府吁立例 庄德利上周六致安省市政事务及房屋厅长(Minister of Municipal Affairs and Housing)克拉克(Steve Clark)的公开信中表示,按规定“严重行为不检”的定义,包括毒品交易或暴力行为等,而允许该群体被驱逐后仍然可以重新入住社区房屋,并且有权排在等候名单首位的规定,明显不公平。庄德利并表示,虽然多伦多社区房屋组织一直努力改善住户安全的问题,但现有法例仍然使住户无法安心。 庄德利强调,省府立法需保障社区房屋中最脆弱一群的安全,并有责任避免危险群体对他们造成威胁。市府办公室表示,庄德利因为省府政党更替,所以再次呼吁修改现有法例。

美移民局复审1.35万政庇移民个案 大批中国人或被驱逐

自由女神像。网上图片 几年前被美国政府准予政治庇护身份的超过1.35万名移民,如今可能会面临被驱逐的命运,而他们中的大多数是中国人。 据NPR新闻报道,随着特朗普政府更为严格的边境行政令的出台,希望跨境到美国避难的难民不断遭到拒绝。严格限制移民入境的司法部长赛申斯(Jeff Sessions)、美国公民和移民服务局(USCIS)、联邦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CE)和移民评论办公室(Executive Office for Immigration Review,EOIR)目前正在考虑剥夺几年前获得庇护的移民的身份。 目前移民部门的官员们正在对这些移民进行全面审查。据联邦机构称,这一举动与2012年针对避难申请流程开展的调查有关。在那项调查中,联邦检察官在纽约围捕了移民律师、律师助手和翻译人员共30人,这些人曾帮助移民骗取在曼哈顿唐人街和皇后区法拉盛(Flushing)滞留的避难身份。此案被称作“小说家”行动(Operation Fiction Writer)。 据称,在“小说家”行动中被定罪的人员曾帮助3500多名移民获得避难身份,其中大多数为中国人。他们被控诉炮制遭到迫害的样板故事,培训客户背下这些虚构的细节并将这些转述给负责庇护工作的官员,以及捏造文件以支持虚假的庇护申请。 诉讼结束后的这些年来,移民部门的官员一直在复审这些避难申请案件,以确定哪些人是通过撒谎申请了庇护,而这些人应该被驱逐出境。 USCIS在一份声明文件中确认了移民局官员正在复审几年前“小说家”行动涉及的3500起避难案件,并表示,他们也正在复审这些案件中涉及到的1万多名家庭成员的避难申请,这些人曾被准予“从属避难身份”。 因此,按此计算,2012年12月之前通过申请的超过1.35万的移民皆有可能失去自己的庇护身份。2012年诉讼被宣布之时,奥巴马政府决定不对任何此案中的客户实施刑事制裁。 而如今,“USCIS、ICE首席法律顾问办公室和EOIR正在复审这些案件,以保证我们国家难民体系的诚实,保证最初的避难准予是通过合法途径获得的。”USCIS发言人缇翠柯(Katherine Tichacek)在声明文件中表示。 因客户的律师曾被控诉避难欺诈而复审这些客户,对于移民官员来说并不常见。移民律师们表示,他们从未见过相关部门的官员如此系统性地重审旧的避难案件,规模之大堪称ICE历史之最。 很难说这其中有多少由被诉律师经手的案件是虚假的。对每一起案例进行查验皆需要对几年前所发生的事情进行确认,这在其他国家是需要通过其他司法体系来完成的。 缇翠柯解释称,在复审过程中,当发现可能存在欺诈的旧避难案件时,ICE的律师会向EOIR提出重新审理此案的动议。如果动议被移民法官批准,那么涉案难民就会被传讯。之后法官会重新确定这名难民的身份,做出重新准予或终结其庇护的决定。 来源:侨报

来自美国非法越境者仅6人被驱逐 边境官员为曾夸海口道歉

■■一名非法越境者,在加拿大边境被皇家骑警质询。加通社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有数据显示,在数百名面临美国驱逐,并已抵达加拿大的非常规移民中,联邦政府仅驱逐了其中6人,与联邦边境安全部长布莱尔(Bill Blair)上周所说,大多数已被遣返不符。布莱尔周一作出道歉。 据《加通社》报道,最新公布数据显示,自去年4月起皇家骑警共截获近900名非常规移民入境,他们均已被美国颁下驱逐令。直到今年6月尾,只有6人被本国遣返回美国。 年半截获900人 仅遣返6个 但联邦边境安全部长(Minister Of Border Security)布莱尔(Bill Blair)上周末接受Global News采访时曾表示,在过去21个月,进入本国申请庇护的越境者已大多数被遣返。部长说法与数据大有出入,引发困惑。 周一下午布莱尔为此道歉称其表达有误,更正称为目前大多数申请庇护者还留在本国等待结果。 据统计,自2017年起,有逾34,000美国来的越境者通过非法途径进入加拿大,至今只有约1%,共398人被遣返。 

“敬礼男孩”曾被视为印度骄傲 如今为何面临驱逐?

■阿萨姆邦的居民正在排队查看自己的姓名是否在国家公民名单上。网上图片   他,是个9岁的印度男孩:1年前,还站在洪水里向印度国旗敬礼;一年后,就面临遣返。据英国《卫报》当地时间16日报道,印度近日的一次大规模人口筛查,使多达400万孟加拉裔失去公民资格,成为了“难民”。这其中,有一位9岁的小男孩,他去年因为在洪水中向印度国旗敬礼而走红网络。 这名小男孩名叫海德尔.阿里.汗(Haider Ali Khan)。去年8月,洪水侵袭了印度东北方毗邻孟加拉的阿萨姆邦。15日是印度独立70周年纪念日,海德尔就站在洪水中,向印度国旗敬礼,水已经漫到了海德尔的胸口。边上是他的老师,和另外两个男孩。当时,这张照片在社交网络上广泛传播,被当成“印度骄傲”和“印度韧性”的一个典型。 ■这张图片使海德尔成为网红,如今他也面临遭驱逐的命运。网上图片   可讽刺的是,1年后的今天,海德尔需要努力证明自己是印度人,才能避免被驱逐出镜。 7月30日,海德尔所在的阿萨姆邦公布最新的国家公民名单(NRC),有400万孟加拉裔成为了“非法公民”,占阿萨姆邦人口的12%。这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1971年3月26日,孟加拉宣布自巴基斯坦独立,随后有大量的回教徒难民从孟加拉逃往印度阿萨姆邦。很多人都已在印度成家立业,落地生根。这些人作为阿萨姆邦的少数民族一直以来和当地印度教徒关系恶劣,印度政府本次的人口筛查更是加重了这些人对于被当局迫害的担忧。 据悉,这400万孟加拉裔被要求提供身分证明,所有那些在筛查中无法证明自己在1971年3月24日之前来到印度的人,都将失去选举权,并被驱逐出境。那位去年和海德尔一起出现在照片里的,穿着白衣的老师表示,本周,海德尔已经向政府提交相关资料,以证明他是印度公民。而他的母亲、兄弟和其他亲属,都在公民名单里,只有海德尔没有。 《卫报》分析称,印度是否真的能驱逐大量的人还不清楚:它与孟加拉没有遣返条约,孟加拉政府坚称,这是印度内部的问题。 来源:星岛日报

美国驱逐15名古巴驻美外交人员

      .  据路透社报导,美国政府3日宣布,驱逐15名古巴驻美国大使馆外交人员,要求他们7日内离境。  此前美方表示,过去数月中,有20余名美国驻古巴大使馆员工由于遭受“不明性质的攻击”而出现听力受损、头晕头痛等症状。调查人员目前仍无法确定这些症状由何种攻击导致,以及攻击源在何处。为此,美国9月29号宣布撤离美国驻古巴使馆内非紧急事务职员和所有家属。  古巴:与美所谓“攻击事件”毫无关系  对于美方的说法,古巴政府始终强调,古巴严格遵守维也纳公约有关保护外交机构人员和家属的规定,与此类所谓攻击事件没有任何关系。来源:央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