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2月08日 星期三 21:28:20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高利贷

加拿大低收入者疫情期間 借高利貸情況嚴重陷入惡性循環

(■■分期偿还贷款的利息高达60%。《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一间非牟利组织发布报告指,疫情期间更多低收入国民申请分期偿还贷款,不得不支付高达60%的利息,陷入借贷的恶性循环中。该组织再次呼吁联邦,将分期偿还贷款利率的法定上限,大幅下调至30%。 据《星报》报道,倡导中低收入者权益的组织ACORN,最近对其113名成员展开了一项调查。在这些求助于Money Mart、Easy Financial和Cash Money等高成本贷款机构的成员中,有很大一部分人申请了分期偿还贷款,年利率高达60%,他们的借款额在1,500至1.5万元之间。 ACORN主管博登 (Donna Borden)指出,4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申请了最高1.5万元的分期偿还贷款,比例较疫情之前有所增加,这种趋势“令人担忧”。她说:“这应该是一个优先事项,政府应尽快采取行动。” ACORN还呼吁政府,应强制主流银行向国民提供更多的低成本借贷选择,并在客户没有足够资金支付交易金额时,降低收取的费用。该组织计划在3月31日就该问题举行一个全国行动日。 参加ACORN调查的佩拉卡尼 (Laura Pellacani) ,不得不在疫情之前贷款2,500元,以支付孩子们返回加拿大的机票费用。她说,由于贷款利息很高,在5年内还清这笔贷款的花费大约是6,000元。 佩拉卡尼因信用不良,无法获得常规的银行贷款或信用卡。每月领安省伤障援助福利(ODSP)的她曾经通过帮人遛狗赚取额外收入,但疫情开始之后,这份收入来源就没有了。 佩拉卡尼只能偿还500元的债务,并经常求助于发薪日贷款(payday loan)来帮助支付账单。她表示,即使每月从食物银行领取一次救济,但随着食品成本上涨,她仍难以支付食品杂货的费用。 每个月佩拉卡尼经常被迫借出更多的钱,她将发薪日贷款比作一个永无休止的循环。她说,发薪日贷款的对像是穷人,他们的日常生活面临挣扎,靠薪水艰难度日。 820万加人信用分低于720 发薪日贷款受省级政府监管,贷款公司甚至可以免受60%的利息限制。例如在安省,发薪日贷款机构可以在两周内对每100元贷款收取15元的利息,年利率最高可达390%。 不提供发薪日贷款、但提供其他类型信贷的Easy Financial公司表示,有820万加拿大人的非主要信用评分低于720,这意味着他们中的许多人,不能从银行或传统贷款公司获得贷款。 代表Money Mart、Cash Money和Cash 4 You等贷款公司的加拿大消费者金融协会(Canadian Consumer Finance Association)表示,分期偿还贷款的风险高且成本高,借款人的信用评分是确定此类贷款所收利率的关键因素。

她哭了!買張沙發背債近6千!高息分期貸款越來越普遍

(■■在信用评分较低或信用记录较短的国民中,高息分期贷款变得越来越普遍。Global) 高息分期贷款作为近年来流行的一种较新产品,在信用评分较低或信用记录较短的国民中,申请这种贷款变得越来越普遍。批评人士指出,这类贷款对消费者来说,可能会像发薪日贷款(payday loans)一样危险。 据Global News报道,安省居民赞恩(Kathleen Zane)两年前本来只是想买一张沙发,最终却背负了5,850元的债务,和一笔年利率高达29.99%的个人贷款。当她意识到这笔贷款的利率高得有多离谱的那一刻,她哭了。 反贫困组织ACORN表示,2016年至2021年间,像赞恩这样借过高息分期贷款的借款人比例增加了300%。 相较于发薪日贷款小额、短期以及通常受到严格监管的特点,高息分期贷款虽受60%的利息限制,但允许借款人以长达数年的期限,借入高达数万元的贷款,有时会导致支付的利息高于贷款利息。 提供高息个人贷款的借贷公司公众形象,通常也与发薪日贷款公司有很大不同。例如,赞恩的贷款来自Goeasy公司的Easyfinancial部门,该公司是一家位于安省密西沙加的替代贷款机构,在全国拥有400多个零售点。Goeasy自称拥有商誉局(Better Business Bureau, BBB)A+的评级,获得过最佳企业文化和最佳工作场所奖,并已为一些组织筹集到数百万元善款。 团体吁利息上限降至30% Goeasy称,其高息个人贷款可帮助信用困难的消费者重建信用状况,直到他们能够以较低的利率,从银行和传统借贷公司借款。 赞恩是一名现已退休的客户服务中心员工。2019年11月,她为购买一张价值1,466元的沙发而申请贷款,贷款协议显示她借贷了沙发本身的金额、另外395.50元和一笔102元的费用,总计不到1,965元,贷款的年利率为29.99%,年度百分率(APR)为39%。 赞恩说,直到她买了沙发几个月后,才收到Easyfinancial的消息,称她的第一笔付款应在2月初前支付。但在3月中旬,赞恩又接到了Easyfinancial代表的电话,告诉她已被预先批准借入约5,000元,问是否她需要借更多。当时赞恩又刚刚因担心病毒感染而请假在家,没有工资收入、没有政府补助,但还要付房租,于是决定借这笔钱。 赞恩与Easyfinancial的第二份贷款协议显示,她借了5,850元,贷款期限为36个月,APR约为30%。她说,当时她正在照顾病危的母亲,直到几个月后才意识到贷款的条件是什么,并要求该公司提供她贷款余额的详细信息。赞恩说,有好几个月她都不知道这笔贷款是如此昂贵。 ACORN的2021年高息贷款报告发现,在本国376名低收入受访者中,70%的人使用过发薪日贷款,45%至少借过一笔高息分期贷款。自2016年起,高息分期贷款的借款者比例已增加了3倍。而同一时期,Easyfinancial母公司Goeasy的年收益,从3,320万元飙升至1.176亿元,增幅为250%。 ACORN将这类公司的快速增长,归因于缺乏针对高息个人贷款的监管。其报告指出,虽然13个省区中有9个制定了专门针对发薪日贷款的法规,但“少得多”的省份针对分期贷款等其他形式高成本贷款,制定有具体规定。 ACORN呼吁渥太华将联邦分期贷款的利率上限,从60%降至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