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1年12月01日 星期三 17:48:08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鸡尾酒

今年夏天在這裡 你可以喝到3.5L的巨型雞尾酒!

【加拿大都市网】你可以在多伦多这个新的露天餐厅里喝到超大的鸡尾酒,你可能需要带一两个朋友来帮你一起喝才行。 据Narcity报道,Apt 200开设了它的第一个露天餐厅,并且为了庆祝,它提供了巨大的潘趣酒碗,你可以和你喜欢的人分享。 3.5升的鸡尾酒有白色桑格利亚和Catamaran等口味,你可以用附在边上的特殊 "饮料夹(drink clip) "在碗里添加酒水。 碗里混有半杯米奇酒,该场所还将提供全米奇酒。 Boozy Punch Bowls 价格:每碗85元 地址: 1034 Queen W. Apt. 200, Toronto, ON 今年夏天,你可以在这个新的多伦多露天餐厅享受超大桶的饮料。 编译:森森 图源:餐厅Instagram

還擔心宿醉?現在都流行喝安慰劑雞尾酒了

酒吧负责人指,安慰剂鸡尾酒充满酒的风味,大受年轻人欢迎.CBC 走进多伦多酒吧内,时下最流行的鸡尾酒品是哪一款呢?答案是一些不含酒精的安慰剂饮料-Dark Dawn,Red Nomaro和That Thing等。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名为PrettyUgly的多伦多酒吧提供各种无酒精鸡尾酒或安慰剂鸡尾酒,酒吧经理奇克(Evelyn Chick)说,这些安慰剂鸡尾酒比传统的无酒精鸡尾酒的调味方式“酒感”,虽然一滴酒精都没有,但是充满酒的风味,很迎合那些正在戒酒顾客的需求,让他们在心理上可以获得安慰。 派克(Ryla Parker)和吉布(Graham Gibb)自称为社交饮酒者,他们在多伦多PrettyUgly酒吧点了安慰剂鸡尾酒,两人都说:“下班后小酌一下没有酒精的饮料,不用担心宿醉,感觉很好“。 经济原因年轻人喝酒情况减少 根据“加拿大医学杂志”一项数据显示,越来越多人到急诊室寻求醒酒上的帮助,特别是女性。“清醒运动”或“戒酒风潮”开始酝酿。例如最近社交媒体上出现了“干七月“(干渴7月)和”清醒十月“(清醒10月)的流行标语,就是在呼呼大家少喝酒。 卑诗省维多利亚大学加拿大物质使用研究所主任斯托克韦尔(Tim Stockwell)教授说:“人们总是试图找到抵抗酒精的方法,希望能减少对生命的危害。世界各地都有一种趋势,即年轻人喝酒的情况减少了,他们开始懂得节制。”他相信倡导清醒一点,节制一点的饮酒文化不是短暂发酵而已,会是一种持续的生活追求。 斯托克韦尔认为,这背后的驱动力是“经济”,少喝一点钱等于少花一点钱他说:“年轻人的可支配收入变少了,不少人负债垒垒,他们不能再陷入困境了。“他并相信,现代人重视健康,所以”即使短期内戒酒也会带来健康益处,可以睡得更好,精神更好,自然更快乐。“

男子將自己的腳趾寄到加拿大賓館,說可以用來泡酒

宾馆图 星岛都市网:对许多喜欢猎奇的旅游者和探险家来说,加拿大育空特区不仅风景奇绝,还有许多“奇葩风俗”。比如在这里,你可以喝到人类脚趾浸泡的烈酒,人们为这种酒专门设立了有10万成员的俱乐部,还请来“脚趾大师”专门加工人类脚趾。最近,一名英国男子将自己的两根脚趾“捐赠”给育空一家宾馆,说可以用来泡这种“酸趾鸡尾酒”。 加拿大育空的Dawson City有一家宾馆酒吧,酒吧里有一种远近闻名的鸡尾酒,叫“酸趾鸡尾酒”——威士忌里泡着一个真正的干脚趾,喝酒的人必须用嘴唇碰到脚趾,才算正式加入“酸趾鸡尾酒俱乐部”。 在当地,喝浸泡着断趾的鸡尾酒可以追溯到1970年。当时的Dick Stevenson船长在清理船舱的时候发现了一根被切除的脚趾,于是利用这个机会建立了“酸趾鸡尾酒俱乐部”并设立规定。截至今日,酸趾鸡尾酒俱乐部已经有10万名成员。 2018年,英国男子Nick Griffiths来加拿大参加了“育空极地极限长跑比赛”(Yukon Arctic Ultra)。参赛者要在冰雪覆盖的恶劣环境中,冒着极度严寒长跑,根据CBC过去的报道,长跑路途充满凶险,霜冻是常有的事,严重的时候甚至会产生幻觉,或双脚被冻残并截肢。 很不幸,Griffiths那年就因为承受不了极度严寒而住院,回到英国之后,他被告知有3根脚趾被完全冻坏保不住了。Griffiths请求医生,允许他带走截断的三个脚趾——大脚趾,以及旁边的两根脚趾。 Griffiths得到脚趾后,将其中的两根泡在酒精里装进玻璃罐,用透明合成邮寄袋装着,寄到了育空Dawson City的市中心酒店(Downtown Hotel),并附信道: “我希望你们收到这两个‘坏小子’,寄送他们花了好长时间。” Griffiths说,当他去邮局寄包裹的时候,工作人员问他包裹里有什么,他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我结结巴巴不知道怎么解释,那个工作人员可能以为我装了满满一包可卡因吧!”他说,“但最后我告诉她,那里面有我的脚趾,她让我填了表格。” Griffiths在表格中填写:奇异的礼物。 本周二,宾馆发布新闻证实已经收到了Griffiths“慷慨捐赠的脚趾”。 “我们很开心能收到新脚趾!现在想得到脚趾捐赠太困难了。”管理员Adam Gerle在公告中说。 据CBC消息,Griffiths的大脚趾会被浸泡在盐巴里,然后用来泡鸡尾酒。市中心酒店的“脚趾大师”Terry Lee说,风干一个脚趾通常需要6周时间。 自从70年代初“酸趾鸡尾酒”习俗建立,酒店已经用15根脚趾做了酒,Griffiths的大脚趾将会是第16根。 参考:https://www.cbc.ca/news/canada/north/yukon-sourtoe-cocktail-british-frostbite-1.517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