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故事:致我们逝去的移民青春

加拿大都市网

作者:Lily Liang

2002年的秋天,我和老公抱着对加国无比美好的想象,从中国大陆来到多伦多。印像中最深刻的是飞机要降落时看到多伦多点点辉煌的灯光,好像无数的星星之火,非常的壮观,特别是下飞机后呼吸的新鲜空气,那一刻,感觉我们作出移民的决定无比正确。

但生活总是这样,给了我们无比的想象和憧憬,现实却无比真实地一巴掌将我们打醒。来接我们机的是我公公的老同学,本来也是在他们家小住几天,之后就找房子搬出去。在看过了几间出租房后,我们还是决定搬到他家的地下室去住。

当年刚刚来的朋友们都知道华咨处是个必到的地方,开迎新移民会,上英语班,帮忙填各种的申请表,最大的作用是认识了同期好多的新朋友。移民初期,不用上班,每天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结交朋友,熟悉环境,是当时生活的主题。

我们那一期就认识了不少的新朋友,每个人都非常有特点:

来自汕头的Philip夫妇,Philip的口头禅是:我英语不好,但是我中文好啊!(好吧,给你一个傲骄的表情);

东北的Yong夫妇,当时见面的介绍也是没谁了,大老爷们一上来就自豪地说:没错,我就是多伦多最长的那条街!全场都笑喷了;

还有上海的Bob少爷,标配就是油光大背头和大衣加围巾,许文强风迎面而来;

还有江苏的Johnson,经常保持不刮胡子,邋邋遢遢的状态的主。这风格完全不搭的两人,后来竟成了最好的朋友,可能是单身狗臭味相投吧!

感觉大家一见如故,因为我俩租的地下室最大,而且是独立的,当时的地下室就成了聚会的好去处。总之,一有时间大家都愿意聚在一起,喝喝酒、聊天、交换工作信息,没有小孩,大家都很随意。最大的好处是有的是厨子,而且善长用最少的钱来做最好味道的南北美食,我乐得坐享其成。

记得那年枫叶正红,当然,新移民还没开到车,我们决定去最近的北约克的枫叶公园Wiket Creek Park逛逛。靠11路公车(即靠脚走)是走不到的,一帮子人找好路线,就准备搭TTC过去,等了好久好久都没有车来,突然对面马路的一个好心的小孩跑过来说,他爸爸要他告诉我们,那个站星期天是没有公车的。一帮子人都傻了眼,最后派我去问了小孩的爸爸,唯一的办法就是走过去了。不远,大概半个小时走到了。唯一庆幸的是人多,说说笑笑也就到了公园。当年第一次看满山的红叶,我们第一次感受到枫叶之国的美誉果然名不虚传。感觉虽然走得累点,还是挺值得的,现在想起来,这帮傻子,竟然连TTC不开都不知道,果然是新移民。

还有一次,我们相约了去教会走走,因为听说教会的人都挺欢迎新人的。记得是途经FINCH和KENDY附近有个像教堂的地方,小YONG同志提议说,这个教堂看上去很特别的,不如我们进去看看,其它人都附议了,开门进去的时候,里面好多人穿着很正式的服装,前面有几个主教,记住,不是我们通常看到的一个,是好几个,人家在做着仪式呢,全场人都转过来看我们,一帮子人无比尴尬地进去坐下,如坐针毡,旁边的盯着我们,窃窃私语,过了大概十分钟,发现他们都不是在说英语,不知道说着什麽语,只好互相使个眼色,又无比尴尬地一一退场。等全员出来的时候,一帮子人狂笑,Philip夫妇提议:把小YONG拖到树林里去,打50大板才放他出来。每次我经过这个教堂的时候,都会想起这个往事,会心一笑,这帮傻子,竟然连教堂都不知道,还敢乱闯,真是无知者无畏!

每次经过Finch和Mc Cowan上的那两座大出租公寓的时候,都会记起十几年前的那场北美大停电事故:记得那是个夏天,好在是夏天,不然在多伦多这麽严酷的气候下,没有电是相当危险的事情,不仅是公寓完全没电,街上红绿灯失灵,对了,当时还有很多人自发地在路上指挥交通,Philip兄回来还得意地和我们炫耀他如何第一次做了次交通警察。我们一帮子人只有守着收音机,这是维一的知道当时情况的方法。更惨的是因为没有电,泵不上水上楼,不要说洗澡了,冲厕所都不行。全员都去一楼排队打水,大家都把家里能装水的容器都拿到楼下,下楼容易上楼难,何况当时住十几楼,亏得当年还是年轻,一趟趟跑着,人多力量大,连浴缸都接满水了。之后当然在家做不了饭,还有些饭店自己发电,还开着的,大家一起去吃了个饭,顺便看看新闻,才知道这个大停电波及到纽约那边了,人家都还抢修着呢,没几天都搞不定啊。晚上没电视看,没网上,大家只有拿出仅有的几支蜡烛的存货,电筒什麽的都省点用,就玩玩牌,东西南北地聊天、唱唱歌,竟然也打发了不少的时间。这种感觉,就和小时候住大宅院一样,邻居之间互相送吃的,有困难大家一起帮忙,现在想起来,心里还有丝丝的感动。

终究,世上无不散之宴席。两年后,Yong Nie夫妇去了卡尔加里上学;BOB少爷去了滑铁炉;Johnson回了国……我们也搬离了合租的公寓,Philip夫妇也准备买房子。大家都各有各忙,各奔前途。再后来,我们也有了稳定的工作,生了孩子也更忙碌,天南地北的大家都很难再聚了。

又是一年的秋天,我在前院的草坪上忙着种下花种,准备明年鲜花盛开的花园,两个孩子打着蓝球,互相嬉闹着。不禁想起十几年前刚刚登陆多伦多的迷茫。感恩,在最无助的时候,有你们的鼓励;移民的青春,有着一帮朋友的陪伴,这是最好的礼物。

远方的朋友,你们现在还好吗?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Columbia徒步鞋$87!Sporting Life精选徒步鞋低至6折!

特写故事:加拿大华裔魔术师成了美国魔术师协会主席

安省这个县付你18000元让你去那儿住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