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1日 星期四 11:39:00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上课

安省教育部长:无论感染人数多少 保证面授至明年6月底!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教育部长莱切表示,无论安省的感染人数多少,保证面授教学会一直维持至明年6月底。 莱切表示,教育部的首要工作,是要维持学生可继续上学;他表示,健康与安全的指引,是由安省首席医疗主任设计,目的是要减轻干扰,让学生可继续上学。 他强调,所有一切,都是为学生可于9月至翌年6月持续上学,不会中断所有课外活动或体育课程。 但莱切不愿透露是否有应急措施,以防止学校一旦严重疫情爆发,或安省感染人数大增时的安排。 莱切表示,如果病例大增,各地公共卫生部门有责任提供指引。 他强调,春季时已做到这点,且没有受到影响;他表示,会保证学生会一直可持续上学至明年6月底。 自2020年以来,学生首次在没有任何公共卫生限制下进行面授上课,当局仍建议师生在校内可戴口罩,但已非强制措施。 安省上周也改变感染后的隔离安排,取消感染人士须隔离5天,及在没有症状后的24小时,便可进行正常活动,但建议在之后10天戴上口罩。 安省小学教师联合会及安省中学教师联会均表示,容许具有潜在传染病毒的学生及教育工作者到学校,可能会加速病毒传播。 (加通社资料图) T02

SFU周一正式恢复面授课程 有学生在校内抗议集会表达诉求

【加拿大都市网】西门菲沙大学(SFU)在周一(24日)正式恢复面授课程,有学生会成员开学日在校内举行集会,借此抗议学校在未理会学生诉求的情况下,执意重开面授课程,并质疑SFU并无按照卫生防疫指引。有本地学生希望学校能分发快速检测及N95口罩,而中国留学生则害怕会在课堂上染疫,担心暑假返华须走新冠康复者路线,检测程序及隔离措施变得十分繁琐。 大约40名SFU的学生,周一在本拿比校区的露天广场举行演讲集会,集会学生手持抗议标语,并高叫“我们需要健康,否则我们会离开SFU”,以抗议学校坚持恢复面授课堂的决定,示威学生其后前往教学行政大楼继续高叫口号。不过,有持不同意见的学生斥责他们过于喧闹,破坏学习环境。 SFU学生会主席利奥西斯(Gabe Liosis)在现场受访时说,学校到现在为止,根本没有聆听的诉求,学生希望利用“双轨制”教学,即提供线上与面授混合型教学,此举是不仅对每个学生负责,也是对社区负责。奥西斯质疑,学校并未提供足够的N95口罩及快速检测,校园内两米距离的告示形同虚设,教室的座位根本无法做到每个同学两米的社交距离。利奥西斯续说,本次集会旨在促请校方,能聆听学生代表的诉求,这包括:继续实施网上授课,直至疫情完全好转为止;提供永久性的网上课程;SFU三个校区分发N95口罩及快速检测,以及延长学费缴交的最后限期。 参与集会的学生艾玛(Emma)表示,学校坚持要学生回校,无视奥密克戎(Omicron)的传播威力,我非常担心学校会成为低陆平原爆疫的源头。而另一名艺术学系的匿名学生则说,他们或会以罢课形式,继续表达诉求,但由于有参与的学生担心,日后会被学校或教授秋后算账,因此未能公开身份及姓名。犯罪学系学生伊曼纽尔(Emmanuel)向《星岛日报》记者称,现时他小课程的同班同学有20至30个,但有些课程在大教室进行,人数超过80个,他非常希望学校能分发N95口罩与病毒快速检测,认为现时学生的角色都非常被动。 本报记者在教学楼观察后发现,不少教室因为座位有限,难以实施人与人之间两米距离的规定,记者走进一个小型教室更见到,学生甚至连间隔一个座位也无法实施,大多数学生的座位距离,与疫情前无异。刚从小教室下课的中国留学生马汤姆(Tom Ma译音)亦表示无奈,他说:“我不能不来上课,但我希望学校可以给学生选择的权利,我乐意回来上课和考试,但这个座位距离实在高风险。”马续说,他在暑假计划返华探亲,现在已拒绝所有社交活动,担心身边的同学没有打疫苗,“按现在中国的回国政策,一旦染疫,回国之路变得非常繁琐,要走‘康复者道路’,须做非常多次的检测和照肺部X光,时间和成本非常高。” 记者尝试对课堂教授及教职员进行采访,但他们均表示不予置评,SFU教务长道维格纳(Catherine Dauvergne)发表声明指,面授课堂并非病毒传播的高风险,校方是根据公共卫生专业知识,大学本身所得的学习形式对学生影响的数据,以及卑诗疾病控制中心对年轻人心理健康影响的重要研究而作出决定。道维格纳重申,重返面授学习有利心理健康,以及学生的专业知识学习。

想知道孩子上课认不认真?最简单粗暴的方法–看橡皮

网上图片 想要知道孩子在学校里上课是否认真,最“简单粗暴”的办法是什么?直接问孩子,向老师打听,还是看考试成绩? 有老师提出:都不对,最快速准确的方法是:看!橡!皮! 这两天,杭州很多老师都转发这样一条朋友圈截图(其原作者已不可考,但能够让广大一线教育工作者都深有同感,应该也有几分道理)。内容大概是这样的: 图一:不开小差,认真听讲。 这块橡皮形状规整,表面平滑,没有任何被“折磨”的痕迹,一看小主人就是一直在细心呵护使用。上课时除了做作业写字需要“上岗”,其他时候想必它都乖乖地躺在铅笔盒里,安静看着小主人认真听课。 图二:偶尔无聊,开开小差。 相比其他,图二也算是一块“漂亮”的橡皮,小主人还有点“强迫症”,平时上课偶尔开小差搓橡皮玩,把边缘搓得圆圆润润以后,再心满意足地继续听课。 图三:经常走神,容易分心。 这位学生很喜欢拿橡皮开小差,手里握着橡皮就忍不住开始“蹂躏”,结果一不小心拦腰截断,好好一块橡皮被掰成好几份,上课质量也大打折扣。 图四:整节课都没好好听。 模拟图四时,我们都忍不住心疼这块新橡皮,又是“残缺”又是“毁容”。小主人先用笔把橡皮用铅笔戳成“麻子脸”,再搓几下抠几下,用力过度不小心掰断,全班最惨的橡皮应该就是它了……  图五:??? 遇到这种情况,家长通常会怒吼一句:又把橡皮弄丢了?!你怎么不把自己弄丢,啊?! 很多家长都想了解孩子在校的学习情况,上课到底认不认真?本人从事一线教育工作多年,所得一条重要定律,可以帮助你清楚明白地了解孩子的上课情况,准确率高达99%。 操作步骤如下: 打开孩子的铅笔盒,取出橡皮。 (由于原图较为模糊,钱报记者找来几块橡皮,99%还原了配图中所说的五种情况) 橡皮作为小学生铅笔盒里的必备文具,兼具实用性、柔韧性与美观度,是学生上课开小差的“必备良品”。用橡皮来判断学生上课情况,不得不说是有道理的。 杭城某公办小学的庞老师也在朋友圈转发了这张截图,下面有不少家长留言,都说观察了一下,发现挺准的。 “低年段的孩子上课注意力比较难以集中,不光是玩橡皮,只要是摆在桌面上的东西,他们都可以玩起来。尺子、铅笔都是开小差常玩的东西。只是橡皮磨损比较明显,容易看得出来。”庞老师说,“除了橡皮,家长还可以看看孩子的作业本和课本,是否有涂鸦或者揉皱,也能快速判断孩子上课是否专心。” 杭州长江实验小学的陈老师也认为,孩子上课时开小差,主要就是在玩桌上的文具,不止橡皮,其他文具也会玩。“玩得最多的就是铅笔、尺子、橡皮,有些男孩子会用它们做成飞机、跷跷板等,女孩更喜欢玩橡皮屑。” 针对上课玩文具,陈老师在班上立了一个规矩:上课时如果不用写作业,就把文具都收进抽屉,手放到桌上。“桌面上没有东西可玩了,学生就不容易分心,上课开小差的现象减少了很多。”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小学老师三令五申,不准家长给孩子购买颜色鲜艳、有图案花纹文具的原因。因为这些花哨的文具,更容易吸引孩子的注意力,让他们上课分心。 当然,也有老师认为这个方法过于绝对。杭州卖鱼桥小学的戚老师就认为,“虽然有一定道理,但还是以调侃为主,用橡皮受损程度来确定孩子开小差程度,这并不是绝对可靠的。家长快速了解孩子在校情况的方法有很多,但最直接的就是跟老师沟通,打电话、当面聊都可以。” “用橡皮判断孩子上课是否用心”的文章在钱江晚报教育微信公众号“升学宝”上推送后,也引起了广大家长的热议,不到一天时间就达到了10万+。 家长们的留言,除了“回家测了一下,还真准”外,也有家长认为,橡皮的质量有好坏,质量坏的橡皮就容易折断磨损,不能就凭此认定孩子在学校不认真听课。 有不少家长,因此想起了小时候上学的情景。评论点赞排第一的留言是这样的:“太真实了吧,我小时候就是这样:低年级都是第二张图,高年级变成了第一张图……然鹅(然而)我还是个学渣啊,哈哈哈哈!” 有个家长留言说:“我小时候通常都是把橡皮切成骰子的……”还有些家长称,自己小时候把橡皮雕刻成了各种雕塑。 所以,既然家长们小时候都这么玩橡皮,那么咱们现在就不必太苛责孩子了吧?(记者 沈蒙和 通讯员 戴欣怡) 来源:浙江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