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2月23日 星期六 07:39:33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世界首富

Tag: 世界首富

“朋友妻不可欺” 全球首富贝索斯的世纪风流债价值690亿

亚马逊创办人贝索斯因搭上老友的老婆,与糟糠之妻麦肯锡结束廿五年婚姻,离婚的代价将会是天文数字,令他失去全球首富的宝座。 结婚是花费高昂的玩意,就算普通人动辄也要一百数十万元。但比起离婚只是小巫见大巫。网上零售巨擘亚马逊创办人,全球首富贝索斯不理“朋友妻不可窥”的古训,因搭上死党的老婆与糟糠之妻麦肯锡结束25年婚姻,离婚的代价将会是天文数字。 贝索斯或许会悔不当初,没有跟麦肯锡签下“婚前协议”,致令今天仳离,所签的一纸离婚协议书,价值随时高达690亿美元,即约5285亿港元!这不但分掉他一半身家,就连头上“全球首富”的光环,也会因这笔“世纪风流债”而不保。 撰文:韦宁 摄影:路透社 当了贝索斯背后的女人四分一世纪后,贝索斯与麦肯锡两人突然宣布离婚:“在经历了一段爱的探索和尝试分居后,我们决定离婚,继续我们作为朋友的共同生活。” 促使二人这段婚姻画上句号,是贝索斯搭上第三者。而“小三”主角是霍斯新闻台前主播,49岁人妻珊翠丝。亲特朗普的八卦小报《国家询问报》报道,贝索斯与珊翠丝的地下情始自大半年前,很快便打得火热。 去年4月和5月,贝索斯施展攻势,向当时还未与丈夫分居的珊翠丝发放“露骨”短信传情。 《国家询问报》的摄影师甚至声称拍摄到他与珊翠丝14天内最少做爱6次的照片。 ▲珊翠丝的老公是好莱坞著名经纪人Patrick Whitesell,二人与贝索斯原是好友。 而令事件更为“juicy”的是,珊翠丝的老公是好莱坞著名经纪人Patrick Whitesell。近年亚马逊大举进军传媒,贝索斯因而与Whitesell夫妇成为好友。有传贝索斯聘用珊翠丝当机师,帮他的BlueOrigin火箭公司拍摄空中镜头,实行近水楼台。 然而纸包不住火,贝索斯“搭上”朋友老婆的地下情很快传到麦肯锡耳中,最后离婚收场。有传媒引述贝索斯的姑姑说:“当贝索斯在职场上奋斗,向上爬的时候,麦肯锡陪他经历了很多事情,理应得到回报。若果不能如愿,她便会把他最肮脏的丑事张扬出来。” 朋友妻不可欺 贝索斯和麦肯锡在华盛顿州定居。根据州政府规定,夫妻双方一旦无法达成离婚协议,他们在婚姻过程中所积累的任何财产和债务,都要由法院平均分配。 由于贝索斯与麦肯锡结婚后才创办亚马逊,故贝索斯所持有的亚马逊资产,便要预留一半分给麦肯锡。到时贝索斯便要让出其全球首富地位,跌至富豪榜第五位;麦肯锡则有可能一跃成为全球首席富婆。 据统计,现时贝索斯的身家超过1万亿港元。倘若财产均分,麦肯锡有望分到最多大约5000亿港元的资产,成为“史上最昂贵的离婚”,远远打破特朗普老友永利创办人史提芬永利第二次离婚中被分掉约10亿美元身家。 而亚马逊股东最大忧虑,除了麦肯锡可能分掉贝索斯一半家产外,还会令他在亚马逊的持股量急跌,继而影响公司运作,甚至未来发展。 在美国,一般情况下富豪离婚多数会选择将房产或其他资产留给配偶,避免将股票分给对方。但贝索斯的情况比较“吊诡”,因为其大部分财富都是来自手上的亚马逊股票。 贝索斯现持有16.3%,合共8000万股亚马逊股票,占他的身家九成八。由于比率太高,一旦要平分财产,贝索斯必须让出手上很大部分股权​​,令其持股量急降至8.15%,削弱他对亚马逊的控制权。 现时亚马逊的第二大股东是基金Vanguard,持股量5.8%。有法律专家认为亚马逊或许须要重整架构,采用类似同股不同权的方式,确保贝索斯在股权被摊分后,仍然拥有足够的投票权。 控股权摇摇欲坠 除控股权不稳外,股东还担心这宗世纪离婚案,会涉及冗长的离婚诉讼程序,或会消耗贝索斯的精力,身家大缩水亦可能令他变得保守,对创新投资多了顾虑,从而影响公司的长远发展。 贝索斯和麦肯锡的爱情故事于1992年开始。当时她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并受聘于纽约对冲基金D.E. Shaw出任行政助理,在那里与比她早6年在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的贝索斯结识,很快打得火热。 几年前,麦肯锡受访时形容“那真是一见钟情”。两人1993年结婚,翌年搬到西雅图,亚马逊于同年诞生。 成功的男人背后往往有个成功的女人。放在贝索斯和麦肯锡身上,实在是一个真实写照。有人形容在二人25年的婚姻中,原本立志成为小说家的麦肯锡,一直扮演亚马逊的忠诚大使,且是公司创始时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1994年麦肯锡驾车前往西雅图,旁边就是贝索斯,那时二人结婚不久,正为初生的亚马逊制定商业计划。麦肯锡本身是亚马逊首位会计,直接参与公司从一家小型网上书店,摇身成为今天的跨国电子商务巨企,也是史上第二家市值超越1万亿美元的公司。 富豪靠“婚前协议” 力保身家 ▲“婚前协议”是不少富豪自保身家的法门。报业大亨梅铎与第三任妻子邓文迪离婚时损失不多,有传这跟双方早已签下“婚前协议”有关。 全球首富贝索斯与结婚廿五年的妻子麦肯锡宣布“世纪离婚”引起哄动,类似超级富豪的离婚个案其实不少。不过他们比贝索斯深谋远虑,就是跟老婆签定“婚前协议”,避免离婚后惨被分身家。 当中表表者要数软件公司甲骨文创办人埃里森(Larry Ellison)。他曾是全球第五大富豪,虽然离婚4次,但远比贝索斯幸运,因为他不用跟另一半分身家,靠的就是“婚前协议”。 埃里森首次离婚时仍然是穷光蛋一名,分无可分。第二次离婚时,妻子选择把获分配的公司股份,以500美元售回给公司。第三任妻子也没有太多甜头,因为两人结婚前一刻,埃里森带来一纸“婚前协议”:“要么签协议,要么便不结婚了。”结果离婚时埃里森力保不失。身经百战的埃里森,在第四次婚姻结束时,也能全身而退。 ▲亚马逊与苹果是两只市值首度突破万亿美元的科技股,近日因各自的问题累股价大跌。 “婚前协议”可说是富豪的自保法门。报业大亨梅铎与第二任妻子安娜和第三任妻子邓文迪离婚时损失都不多,公司的股权结构也没受影响。有传这跟双方早已签下“婚前协议”有关。

大戏开始!八卦媒体用不雅照威胁世界首富贝索斯

当地时间2月7日,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出人意料地在Medium上发布个人博客,“控告”此前曝光其婚外情的美国八卦杂志《国家问询报》(National Enquirer)。   他公开称,这家媒体以掌握其裸照,及与女主播劳伦·桑切斯(Lauren Sanchez)的暧昧照片为名,威胁他停止对“私人短信如何被泄露”进行调查。   在博客中,贝索斯透露,对方以此为要挟并开出条件:贝索斯须发布声明,称《国家问询报》母公司美国媒体公司(American Media, Inc。,下称:AMI)曝光其婚外情并非出于“政治动机”或“受到政治力量的影响”。   不过,这位世界首富仍然坚持:“尽管这样做会使我难堪,但与其屈服于他们的敲诈勒索,我决定将他们发给我的信件公之于众。” 观察者网此前报道,在贝索斯离婚声明后不久,《国家问询报》便发表长文,曝光其与桑切斯持续了八个月的婚外情,并且掌握着贝索斯发送的粗俗信息和色情自拍。 “因为《华盛顿邮报》,特朗普把我当敌人”   据贝索斯所述,《国家问询报》隶属的AMI,其领导人是大卫·佩克(David Pecker)。   最近,这家媒体公司与美国司法部达成了一项豁免协议。豁免的内容涉及该公司代表美国总统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在所谓的“捕杀”(Catch and Kill)行动中所扮演的角色。   所谓“捕杀”,是指有目的地找出关于某人的罪证信息,然后通过签订保密协议和其他法律手段,封闭该消息以避免它泄露出去。此前,AMI被曝光使用该策略,支付15万美元“封口费”,独家购买特朗普竞选前与一名女性的绯闻。 左为佩克。图自社交媒体   除了与特朗普的合作,佩克及其公司也因其代表沙特政府开展的一系列行动,而被调查。   “有些时候,佩克把这些事情都混在一起”。   贝索斯写道:“在顺利就任总统后,特朗普为了回馈佩克的忠心,在白宫举办了一场晚宴。席间,佩克带来了一位与沙特王室有重要关系的客人。当时,佩克正在为当地开展的收购业务寻求融资。”   博客指出:联邦的调查和合法媒体当然有理由怀疑,并且也证明了佩克的《国家问询报》、AMI等服务于政治。   不过,AMI断然否认了其报道存在被政治等外部力量教唆、控制、干预等的说法。   “在我的私密短信被《国家问询报》曝光之前,我对这些也知之甚少。”贝索斯坦言:“于是我展开了对私人信息如何被截获的调查,以便确认该媒体不寻常举动的动机。”   带领这项调查的人名叫贝克(Gavin de Becker),与贝索斯有20年的交情。贝索斯说,贝克是据他所知,在这个领域最专业、最有能力的领导者之一。   作为事件中的另一项不容忽视的背景,博客还提到了贝索斯拥有《华盛顿邮报》这一事实。   他在博客中写道:不可避免,某些位高权重的人物(the certain powerful people)被《华盛顿邮报》报道时,会错误地得出“我是他们的敌人”这一结论。   “显然,从许多推特中就可以看出,特朗普总统就是他们中的一员。”贝索斯承认:“该报对专栏作家卡舒吉被谋杀一事持续地报道,无疑让这家媒体在某些圈子里不受欢迎。” 贝索斯不忘在博客中强调,他一点也不后悔投资《华盛顿邮报》。   “我们的调查可能触及了沙特”   在结束一番背景铺垫后,贝索斯谈回了正题。   “数天前,一位AMI领导告诉我们,佩克对我们的调查‘愤怒异常’(apoplectic)。”据贝索斯猜测:“目前最可能的是,我们的调查触及了沙特方面的神经。”   紧接着,他说:“几天后,有人口头向我们报价:如果不停止调查,他们会对外公布更多我的私人信息和照片。”   “尽管我的律师认为AMI无权这样做,而且照片没有任何新闻价值,但AMI方面则认为,这些照片能够向亚马逊的股东们展示,我的商业判断是多么糟糕。”   随后,贝索斯回忆起往事:“24年前,我在自己的车库里创建了亚马逊,开车把所有的包裹送到邮局。如今,亚马逊雇佣了60多万员工,刚刚结束了有史以来最赚钱的一年。尽管在新举措上投入了大量资金,但亚马逊通常在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中排名第一至第五。我将以事实为自己说话。”   插播完上述内容后,贝索斯再次转回“私密照片”这一话题上。   “我想,也许是我和我的律师,还有贝克没有对上述威胁产生足够的恐惧,所以他们又发来了这些邮件”。   博客的最后,贝索斯毫无顾忌地将来自AMI的多封邮件公示出来。   “保密,不可分发”   第一封邮件由AMI首席内容官(Chief Content Officer)霍华德(Dylan Howard)发送给贝克的法律顾问辛格(Martin Singer)。   邮件开头特地注明:保密,不可分发(CONFIDENTIAL & NOT FOR DISTRIBIUTION),发送时间是当地时间2月5日下午3:33。 经观察者网梳理,霍华德在这封邮件毫不客气地列出了其掌握的多达9张关于贝索斯和桑切斯的照片:   ·贝索斯面部自拍,疑似某商业会议上;   ·桑切斯对上述自拍的回应——一张她抽着雪茄的照片(被指存在性暗示);   ·贝索斯裸露上半身的自拍,用带着结婚戒指的左手拿着手机;   ·贝索斯全身自拍,只穿着一条黑色紧身四角内裤;   ·贝索斯穿戴整齐的自拍;   ·贝索斯穿得很少的全身自拍,只穿着一条短裤;   ·贝索斯在浴室的全裸自拍,戴着结婚戒指,只披着一条白色毛巾;   ·桑切斯身穿一件深红色领口连衣裙的照片,衣着暴露;   ·桑切斯身穿一件两件套的红色比基尼的照片,搭配一件暴露的金色连衣裙。 在邮件的结尾,霍华德不忘提醒:“我希望常识足够说服你们。” 第二封被贝索斯曝光的邮件,由AMI的副法律顾问费恩(Jon Fine)于当地时间2月6日下午5:57发送给辛格,列出了AMI方面的7点提议: 1、对于AMI,与贝索斯、贝克之间存在的对立,双方全面、完整地解除;   2、由贝索斯方面公开声明,通过双方都同意的新闻渠道发布,声明他们不知道也没有依据证明AMI的报道出于政治动机,或受到政治力量的影响,并同意他们将不再提及这种可能性;   3、AMI同意不发布、分发、共享或描述未发布的文本和照片(下称:未发布的材料);   4、AMI确认,没有就其报告进行电子窃听,也不知晓这种行为;   5、这个协议是完全保密的;   6、若贝索斯方面违反协议,AMI将解除其在协议下的义务,并可发布未发布的材料;   7、因本协议引起的任何其他争议,应首先提交加州JAMS(Judicial Arbitration...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