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7日 星期三 09:10:02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乌克兰

杜鲁多与泽连斯基通话 称永不承认俄占区假公投

【加拿大都市网】总理杜鲁多周三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通话,重申加拿大“永远”不会承认,俄罗斯最近在乌克兰占领区所进行的“虚假”公投结果。 俄罗斯政府是于9月23日至9月27日期间,在乌克兰的4个被占领地区举行了公投,亲莫斯科的官员声称,当地居民以压倒性多数投票支持加入俄罗斯。 包括美国总统拜登在内的许多西方领导人都抨击公投是“骗局”,据加通社周三报道,杜鲁多在与泽连斯基的谈话中重复了对该公投的描述。 新闻稿表示,“杜鲁多和泽连斯基谴责俄罗斯在乌克兰被占领地区进行的非法‘公投’,这是对国际法的公然违反,是俄罗斯入侵的进一步升级”。 杜鲁多重申,加拿大永远也不会承认这些虚假公投,或俄罗斯企图非法吞并乌克兰领土的结果。 总理此前曾在9月20日的推文声明中谴责公投,称其“公然违反国际法”和“进一步升级战争”。 据俄罗斯选举官员称,札波罗热(Zaporizhzhia)地区有93%选票支持吞并,赫松(Kherson)为87%,卢甘斯克(Luhansk)为98%及顿内茨克(Donetsk)99%。 这4个地区加起来约占乌克兰领土的15%。 V6

一名来自加拿大的志愿战士在乌克兰死亡

■■在乌克兰阵亡的加人西罗伊斯。Budi Santosa/Twitter 【加拿大都市网】一名来自魁省蒙特利尔的志愿战士在乌克兰阵亡。 据死者的朋友、并身在乌克兰的美籍志愿者马丁内斯(Adriel Martinez)透露,31岁的西罗伊斯(Emile-Antoine Roy-Sirois)于7月18日死去。他在2022年3月离开蒙特利尔,向乌克兰军队提供支援。 西罗伊斯的母亲玛莉(Marie-France Sirois)曾花数月时间恳求儿子不要离开后,现在希望能将儿子的尸体带回蒙特利尔。 玛莉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访问时表示,她一直与加拿大驻乌克兰大使馆保持联系,乌克兰军队应适当处理,将西罗伊斯的遗体送回家。 加拿大全球事务部发言人古莉民(Marilyne Guevremont)给CBC的电邮称,该部门获悉一名加拿大人在乌克兰死亡,但没确认死者身份。 她指出,领事官员正与死者家人联系、并提供领事协助,基于隐私考虑,无法透露更多信息。虽然没有官方的声明,但玛莉说,毫无疑问儿子已被杀害。 她表示,儿子曾在加拿大西岸担任消防员,并在一间快递公司从事客户服务工作,一直很密切关注国际政治,他同时对很多事感兴趣,也从来没有半途而废。 曾在加西担任消防员 玛莉称,儿子于3月份告诉她想到乌克兰保护儿童,并与疯狂的领导人作战,他在3月27日前往波兰及逗留10日,协助运送药物,不久后便加入了一个外国组织。 她无时无刻都在尽力说服儿子回来,但他没有改变主意。儿子在5月20日度过31岁生日时,乌克兰的顿巴斯地区遭遇轰炸,并发生激烈战斗,儿子虽说很害怕,但恐惧不足以让他远离战斗,他并确信可做点贡献。星岛综合报道

乌克兰难民到加拿大生活拮据 政府妥善安置挑战大

■■莫罗佐娃(右)与女儿急需帮助。 星报 【加拿大都市网】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加拿大迅速向流离失所的乌克兰人伸出援手,但对于来加临时避难的乌克兰人,联邦政府要做的真正工作才刚开始,如何妥善安置他们仍是一项挑战。 据《星报》报道,47岁的莫罗佐娃(Nataliia Morozova)在俄乌战争爆发时,碰巧正在加拿大探望在多伦多读高中的17岁女儿。现在她持延期签证住在多伦多,同女儿一起勉强过活。莫罗佐娃有很多担忧。首先是仍身在乌克兰的丈夫和其他家人的安全;其次是钱,她目前没有收入来源,也无法从乌克兰转移出大笔资金。 莫罗佐娃从多伦多的一个招聘会转战另一个招聘会,试图获得一份薪水来支付租金。4年前来加学习、即将中学毕业的女儿也在找工作,她不确定自己作为国际学生,在没有任何经济帮助的情况下,如何负担得起昂贵的大学学费。这对母女是数千名乌克兰人中的一员,他们通过渥太华的特殊旅行计划被接受为临时难民。 莫罗佐娃说:“我们很高兴留在加拿大,任何财务支持都会对我们有所帮助。” 这种帮助最近终于到来,渥太华日前宣布,从本周四开始,任何持有效工作许可、学习许可、临时居民许可或访客记录的乌克兰人,均可根据加拿大-乌克兰过渡援助计划,申请一笔过经济支持,每名成人3,000元,每名儿童1,500元。 许多人需靠自己解决问题 乌裔加拿大人议会(Ukrainian Canadian Congress)行政总裁米哈奇申(Ihor Michalchyshyn)对这一消息表示支持,称对新来者的资金支持是向前迈出的一大步。但他指出,真正的问题是缺乏组织良好的、系统性的欢迎难民流程。 加拿大自向乌克兰人敞开大门以来,已收到241,620份临时居留申请,其中112,035份获批。自1月以来,已有超过3.2万乌克兰人抵加。 这些新来者均是通过欧洲各地的商业航班自行抵加。尽管渥太华已为他们提供了移民安置服务,但许多人还是要靠自己解决问题。 米哈奇申说:“他们是逃离家园的,没有资源,可能不认识任何人。他们不是作为游客、也不是作为临时外劳来这里的。从法律意义上讲,他们不是作为难民来到这里,但他们的需求主要是难民的需求。” 临时住宿是最重要需求 新抵达的乌克兰人中,很多是通过志愿者创建的不同社交媒体群组,发布信息寻求帮助,而临时住宿一直是最重要的需求。 为难民家庭提供过渡性住房的罗梅罗之家(Romero House)安置工作人员弗里森(Laura Friesen)指出,在多伦多,寻找栖身之地对所有新抵达的难民来说,都是一项挑战。该机构呼吁社区中拥有多余卧室和地库空间的居民,能够为无法找到栖身地的难民提供临时住处。 大多伦多最大的移民安置机构之一COSTI的执行董事卡拉 (Mario Calla) 表示,挑战在于如何及时找到抵加的乌克兰人,以免他们陷入困境。 过去的6周,大约100名乌克兰人找到了COSTI寻求帮助,他们当中85%暂时与朋友和家人住在一起,但需要一个永久居所。 卡拉说,政府制定的计划,实际上只是一种让乌克兰人快速来加的途径,但政府没有时间考虑政策影响。尽管其中许多问题已得到解决,但这仍然是一项挑战。

第二班乌克兰难民包机抵达加拿大

■■民众在机场迎接乌克兰难民。 加通社 【加拿大都市网】第二班获准紧急前来加拿大,乘载乌克兰难民的包机,星期日(29日)抵达满地可,共有306人及超过20只动物。 首班获准前来加拿大的乌克兰难民包机,由波兰起飞,于上周一(23日)抵达温尼伯。 预计第三班包机,将于6月2日降落哈利法克斯的机场。 移民、难民与公民部长弗雷泽(Sean Fraser)表示,这3班包机,总共会带来大约900名获准紧急前来加拿大的乌克兰人。 自俄罗斯于2月下旬发动袭击以来,联邦政府已经接待了数千名乌克兰人。 根据联邦政府的数据,截至5月25日止,加拿大收到超过25.9万份临时居留申请,当中120,668份已获批准。星岛综合报道

乌克兰自荐替补伊朗 友赛加国男足称双赢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足总表示取消原定于下个月在温哥华举行的对伊朗的有争议的表演赛。 这场国际比赛原定于6月5日举行,作为今年底在卡塔尔举行的国际足协世界杯的热身赛的一部分,但引起了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在2020年击落PS752航班上遇难者家属的不满。惨剧中,飞机上的176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全部遇难,包括85名加拿大人和永久居民。 乌克兰驻加拿大的候任大使科瓦利夫(Yulia Kovaliv)呼吁加拿大足球队与乌克兰足球队进行一场友谊赛,“40万可以用于满足受俄罗斯战争影响的乌克兰人的人道主义需求。我想这是双赢的。”   这些家属说,这场表演赛是对那些仍在为他们的亲人寻求公义的人的侮辱,特别是考虑到对伊斯兰革命卫队可能与伊朗队有联系的持续关注。 “我们很高兴,”代表加拿大受害者家属的协会发言人埃斯梅利翁(Hamed Esmaeilion)说。“取消比赛是正确的做法。” 加拿大足总周四在推特上宣布了这一消息,它承诺将向所有购票者提供更多的细节。 据伊朗国家媒体报道,伊朗外交部发言人Saeed Khatibzadeh周二指摘加拿大将即将举行的比赛政治化。Khatibzadeh告诉新闻电视台,如果比赛被取消,加拿大足总将对违反其与伊朗队的协议负责。 埃斯梅利翁(Hamed Esmaeilion,图左) 加拿大广播公司新闻周二报道说,伊朗队的负责人表示加拿大足球队将为这场比赛向伊朗足总支付40万加元。球队负责人埃斯蒂利(Hamed Estili)告诉伊朗国家附属媒体,这笔钱将标志着二十多年来伊朗足总首次从一场友谊赛中获利。 加拿大足总没有证实或否认这一报价,但表示向客队支付出场费以支付费用是惯常做法。加拿大足总在本财政年度收到了超过300万加元的联邦资金。政府说,这些钱都没有用于这场比赛。 图片:美联社 T09

加拿大首架载有328名乌克兰难民包机抵达温尼伯

■■抵达温尼伯的乌克兰难民。加通社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移民部发出声明,首架从波兰华沙出发、载有328名乌克兰难民的加拿大包机周一下午抵达缅省温尼伯,受到已移民加国的志愿工作者欢迎。 首架接载乌克兰难民的联邦包机降落温尼伯后,一对年轻夫妇便接到从飞机打出来的电话,悉知亲人已安全抵达。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8年前从哈尔科夫(Kharkiv)搬到温尼伯的帕夫洛(Pavlo)和妻子娜塔莉(Natalie Lebedev)披着乌克兰国旗在机场等候,原因是帕夫洛的母亲和姐姐在飞机上,这对夫妇自从离开乌克兰后再也没见过她们。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时,他的姐姐住在基辅附近,被俄军包围一个多月后才能越过边境逃走,离开乌克兰后,在华沙等待签证也要一个多月。 娜塔莉的母亲、姐姐和侄女一个月前已抵达温尼伯,姐夫则留在乌克兰。 帕夫洛夫妇说,自从战争开始以来,他们一直无法入睡或进食,一方面看新闻,另方面焦急地等待家人和朋友的最新消息。 ■■帕夫洛夫妇披着乌克兰国旗在机场等候。@karenpaulscbc/Twitter 不过,很多抵达的乌克兰难民并不认识任何人,需由志愿工作者(许多是从乌克兰移民到来)提供翻译和协助前往酒店的欢迎中心。 其中一名志愿工作者斯克勒波维奇(Mariana Sklepowich)说,初到加拿大时,得到志愿者的协助才受到社区的欢迎和接纳,她希望能为这些难民提供同样的安慰和指导。 副总理到场迎接 副总理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也有到场迎接乌克兰难民。 移民部长弗雷泽(Sean Fraser)同时宣布有关临时收入支援措施的更多细节,措施将帮助在加拿大的乌克兰人及其随行的直系亲属,父母和监护人可为自己、配偶和受抚养人提交申请。  款项将透过直接存款形式支付,因此,申请人需于加国金融机构开设银行账户,账户必须与该成年人的临时居民身份文件的姓名相同。新措施的网上申请将于2022年6月2日开放。 移民部指,第二架由波兰出发联邦包机将在5月29日抵达满地可; 第三班则于6月2日飞抵哈里法斯。星岛综合报道

加拿大重新发行向日葵特别邮票 以支持乌克兰

■■加拿大邮务公司发行支持乌克兰的首日封。加拿大邮务提供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邮务公司(Canada Post)为支持乌克兰,重新发行以向日葵为图案的特别邮票,并且首次在发售邮票和首日封时加收捐款,协助对乌克兰的人道援助。 邮务公司总裁兼行政总裁Doug Ettinger指出,民众对乌克兰数以百万计家庭流离失所的灾难性事件深感同情。这枚特别邮票代表着加拿大人与乌克兰团结一起,并支持加乌基金会(Canada-Ukraine Foundation)的重要的努力成果和人道呼吁。10张国内永久通用邮票的小册(Booklet)原价为9.2元,邮局要加收1元捐款;原价1.92元的首日封也加收10仙捐款。这些款项全部拨交加乌基金会。这是加拿大邮务公司首次发行邮票,支持一个需要人道援助的国家。 ■■加拿大邮务公司发行以乌克兰国花向日葵为图案的特别邮票。加拿大邮务提供 向日葵是和平团结象征 加乌基金会总裁兼行政总裁Orest Sklierenko表示,俄罗斯的无差别攻击,对基建造成灾难性的破坏,数以千计平民包括儿童被杀,数以百万计灾民顿失家园或逃难到外国。伤亡人数不断增加之际,加拿大邮务公司和加拿大民众的支援更为重要。邮务公司表示,加拿大有大约4%人口为乌克兰裔。向日葵是乌克兰的国花,也被广泛视为和平与团结的象征。黄色的向日葵与背景的蓝天是乌克兰国旗的颜色。向日葵也用于乌克兰未婚女子的传统头饰(Vinok)上。这枚邮票原先在2011年发行,由Isabelle Toussaiant设计和摄影。小册子和首日封则是由Helen L’Heyureux重新设计。首日封的邮戳是渥太华。邮票和首日封将在今年7月7日开始发售,民众可以上网至邮务公司的网页订购。星岛综合报道

多伦多6家乌克兰美食餐厅 筹款为救援工作做贡献

【加拿大都市网】乌克兰战火持续,多伦多许多餐馆都因此为战争救援工作作出贡献。无论是提供资援物资、设立特殊菜式还是捐赠一部分营业收益,这些厨房都在用他们的美味佳肴支持人道主义和乌克兰国防组织。《多伦多生活》指这里六家餐厅,可让人们以六种方法支持乌克兰和当地企业之余,同时享用美食。   1.Heavnly Perogy 乌克兰餐厅 Perogies 波兰饺子只是这个乌克兰小厨房其中一道美味佳肴而已,它位于Bathurst夹Dundas乌克兰东正教堂St. Volodymyr’s Ukrainian Orthodox Church的地下室。15 年前从乌克兰移居到多伦多的老板 Tetyana Matkivska 说 ﹕“乌克兰是我的祖国、我的根,也是我的心和灵魂所在。我现在身在此处,而我的家人和朋友却在那里经历可怕的战争。当战争开始时,我问自己的第一个问题是:我能为乌克兰和家人做些什么?” 当顾客惠顾后,每次结帐时都可以选择捐款,这些资金将捐给加拿大红十字会、Friends of Ukraine Defence Forces乌克兰国防军之友基金会 (FUDF) 或 BCU 基金会。 餐厅还另外将其销售额的 5% 捐赠给上述机构,并代表...

万锦男子损毁挂乌克兰国旗汽车 警方以仇恨动机追捕

【加拿大都市网】万锦市于4月底发生一宗涉嫌仇恨动机的涂鸦事件,警方正寻找一名涉案人士,及呼吁目击者向警方提供线索。 约克区警队第5分局罪案调查科指出,4月29日收到财产损失的报案。 警方表示,据了解,当天下午3时至3时30分期间,一名男子在位于万锦市Copper Creek Drive 500号的Walmart超市出来,在挂有乌克兰国旗的汽车旁,用锋利物件损毁汽车车身,更在司机位置的车门,刻下多个贬义词,之后乘坐一辆白色Smart Car逃离现场。 警方形容该名男子身型较重、秃头、戴眼镜,案发时穿着深色外套及深色裤;驾驶1辆白色Smart Car。 警方呼吁公众,如果对事件及涉案男子有消息,可致电1-866-876-5423,内线7541与警方联络。 (图片:约克区警队) T02

乌克兰关闭天然气主要中转站 供应量急跌1/4

■在乌克兰南部港口城市马里乌波尔,亚速钢铁厂仍有一批乌军死守。 【加拿大都市网】乌克兰政府周二宣布,暂停乌东部一个输送俄罗斯天然气的关键中转站。现时俄罗斯输送欧洲国家的天然气,有多达三分之一经过这个中转站。俄罗斯借道乌克兰送欧的天然气供应量,周三随即急跌四分之一。乌方指责俄占领军,擅自将途经乌境的天然气,转往乌东两个亲俄的分离主义地区,逼使乌方作出上述决定。 俄总统普京二月底下令出兵攻打乌克兰后,虽然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实施严厉制裁措施,但俄罗斯的天然气仍继续取道乌克兰国境,输送往其他欧洲国家,而乌克兰则收取可观的“过境费”。但营运乌克兰天然气系统的GTSOU公司昨日表示,基于“不可抗力”因素,周三早上七时起停止经东部索赫拉尼夫卡(Sokhranivka)中转站和新普斯科夫压缩站,处理来自俄罗斯罗斯托夫州的天然气。 斥俄方擅自将天然气转往乌东 GTSOU目前还可以从经过俄罗斯库尔斯克州至乌克兰苏梅州的管线接收天然气,但是供气方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表示,该线路的申请供气量已达到最大值。GTSOU建议改用其他途径,例如远至乌克兰西面、由乌克兰控制的苏贾(Sudzha)中转站。Gazprom则回应说,“技术上不可能”把全部天然气转到苏贾中转站,并称没有发现证据显示GTSOU有不可抗力因素或障碍,使其无法如过去一般营运。Gazprom强调会对其他购买其天然气的欧洲国家履行责任,并表示已向乌克兰支付天然气过境服务费。 GTSOU指入侵乌克兰的俄罗斯部队,擅自将途经乌克兰国境的天然气,转往乌东两个亲俄的分离主义地区,逼使该公司作出上述决定。不过,他没有拿出证据。而位于卢甘斯克的新普斯科夫压缩站,在开战后不久即被俄军与亲俄分离主义武装人员占领。GTSOU称由于俄军干扰处理天然气的技术程序,该公司无法操作该压缩站,暂时要将受影响的天然气,转往乌方控制区内的苏贾中转站。 俄媒:输气入口仅余一个 GTSOU表示,新普斯科夫是卢甘斯克州天然气输送系统的第一个压缩站,该路线每天输送约三千二百六十万立方米的天然气,占俄罗斯经乌克兰送往欧洲天然气的三分之一。乌克兰国营天然气公司(Naftogaz)负责人维特连科告诉路透社,乌克兰国内市场应不受影响。 GTSOU资料显示,索赫拉尼夫卡中转站周三输送流量跌至零,周三只有苏贾中转站被使用的记录,预计后者流量增加,但总输送量无法维持。Gazprom向俄官媒塔斯社表示,周二经乌克兰输送的供应总量为九千五百八十万立方米,周三跌至七千二百万立方米,少了两成半。俄新社(RIA)报道引述Gazprom说,转运俄国天然气到欧洲的乌克兰入口点只剩下一个,这将破坏天然气供应的安全。 索赫拉尼夫卡中转站被关闭后,周三经一条关键管道流入德国的天然气较前一天少了四分之一。受影响的管道穿过捷克和斯洛伐克,通过巴伐利亚州的魏德豪斯进入德国。 柏林当局表示德国的整体天然气供应仍然有保证,因为减少的部分“目前正被来自挪威和荷兰的更高流量所抵销”。

渥太华组织3架包机 从波兰载运乌克兰人来加拿大

【加拿大都市网】撤离乌克兰难民的压力越来越大,渥太华将组织3架包机将那些逃离战争的人带到加拿大。 联邦政府周三宣布,已与一家私人承运人达成协议,将有3架包机从波兰起飞到加拿大,渥太华将承担所有费用,座位将按照先到先得的方式免费分配。 按照计划,5月23日波兰飞温尼辟、5月29日波兰飞满地可、6月2日波兰飞哈利法斯。 移民、难民和公民事务部长弗雷泽 (Sean Fraser) 在声明中宣布3架联邦包机供乌克兰人及其家人乘坐。这些航班将提供给通过加拿大-乌克兰紧急旅行授权 (CUAET) 计划批准的人员。 接下来的几天里,当局将通过电子邮件与通过CUAET获得签证来加拿大的乌克兰人联系,并提供有关如何注册的信息。 一旦到达加拿大,加拿大移民、难民和公民部将为这些航班上尚未有合适住宿的人提供最多14晚的临时住宿。 这些航班建立在现有支持乌克兰人来加拿大的基础上,包括与Miles4Migrants、加拿大航空公司和夏皮罗基金会合作的乌克兰到加拿大旅行基金,该基金将帮助为逃离普京战争的人提供至少10,000次免费航班。 过去几星期,反对党一直呼吁杜鲁多政府要组织撤离航班,并指责政府拖拖拉拉。 目前,很难知道在波兰以外的欧洲国家的乌克兰人是否可以乘坐这些航班,也不清楚渥太华是否会在必要时帮助这些人前往华沙登上加拿大包机。 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先发制人,自行已包机到波兰撤离了一批人。周一晚上,超过160名乌克兰难民抵达圣约翰市。 3月17日至5月4日期间,共有204,000个乌克兰申请者向加拿大提出紧急旅游申请,渥太华已批出91,500份申请书。 图:星报 v01  

外国人参加抵抗俄军 志愿军爆内部分歧

■■志愿军诺曼旅的成员。Facebook 【加拿大都市网】俄乌战争爆发后,有加拿大人参与当地的战事,并以诺曼旅(Norman Brigade)的名义协助乌克兰军人,但组织内部正出现矛盾,有前成员批评诺曼旅运作不善和装备不足,但一名加拿大狙击手表示,该部队的领导者是优秀战士。 一名来自魁省、自称赫鲁夫(Hrulf)的加拿大退伍军人说,经过数周前在乌克兰的第一次战斗经历后,他意识到自己可能已死了很多次。 他称,受到俄罗斯军队的轻型武器、大砲和空中火力攻击,可以用人间地狱来形容当时的情况。 不过,赫鲁夫现正与另一种敌人作战, 原因是他和所指挥的诺曼旅外国战斗部队,受到该旅数名前成员的严厉批评。 他们声称由赫鲁夫管理的旅行动鲁莽,他招募的士兵几乎没有武器或防护装备,并且与乌克兰军队没有正式关系。 他们指出,赫鲁夫是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志愿者建立一支私人军队,以保卫他的乌克兰妻子和孩子所在的村庄。 被指管理差装备不足 其中一名自称保罗(Paul)的渥太华公务员保罗说,对方正危及那些年轻加拿大人的生命,这是完全不负责任,尤其是对一个自称为指挥官的人。 赫鲁夫强烈否认,反驳批评者只想接管该旅,可能是为他们的个人利益,而这与荣耀无关,而是为了赢得这场战斗。 化名瓦利(Wali)的退役加拿大军队狙击手则表示,曾短暂地成为该旅的一员,然后在赫鲁夫建议他们通过拳头来解决分歧时退出。 不过,瓦利以电邮回复国家邮报(National Post)的查询时强调,喜欢诺曼旅的指挥官,他是一名优秀,大家都站在同一边反对俄罗斯,这才是最重要。 报道指出,无论谁对谁错,这场争端显示,渴望协助乌克兰的外国人,不但面对残酷的对手(俄军),还面对国际战斗人员网络的混乱和有限的资源。 有部分来自美国、英国和丹麦的战士,上周在行动中阵亡,突显非乌克兰军队在战争中的危险。此外,安省商人埃克伦德(Chris Ecklund)早前成立FightforUkraine.ca组织,以支持在乌克兰战斗的加拿大人,他建议有意参加的捍卫者,暂时不要接触诺曼旅,理由是该旅严重缺乏装备。 埃克伦德一直敦促希望与俄罗斯入侵者作战的国民,透过乌克兰驻渥太华大使馆,向官方的乌克兰领土防御国际军团申请加入,但他经常遇到一些很少或没有军事背景的人,坚持前往乌克兰和加入非官方的外国战斗部队。 保罗批评,诺曼旅缺乏与乌克兰武装部队的正式联系,只是有与当地民兵的握手协议。 赫鲁夫回应时称,该旅实际上隶属乌克兰志愿军的一个营,与该国的领土防御部队合作,并为联邦国防部所熟悉。  国防部和乌克兰驻渥太华大使馆人员,没有回应有关对该旅的批评。

乌克兰前总统呼吁加拿大和美国 要对俄罗斯划出清楚红线

【加拿大都市网】乌克兰前总统敦促加拿大支持美国众议员提出的动议,也就是美国国会将授权在俄罗斯使用生化武器和核武器的情况下派兵前往乌克兰作战,协助乌克兰摆脱人道灾难。 美国共和党议员金辛格(Adam Kinzinger)星期日这个动议,并表示此目的是向俄罗斯发出警告并显示决心,划下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 2014年至2019年担任乌克兰总统的波罗申科(Petro Poroshenko)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CBC)采访时提到,他并不要求加拿大军人去乌克兰参加战斗,而是希望加拿大政府和国会提供政治支持,以制止核战争及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使用。 波罗申科认为,俄罗斯侵乌战争进行到目前这个阶段,正需要释放金辛格动议这样的信号,而加拿大是最早发出支持乌克兰的国家,加拿大的持续相挺非常重要。 因为俄罗斯军队使用常规武器在乌克兰东部和南部战场取得的进展极为有限,西方国家的情报机构和军事专家担心俄罗斯在受挫后从常规武器转向生化武器和核武器。 56岁的波罗申科在2019年的总统大选中被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击败。战争爆发后,他与泽连斯基尽弃前嫌。2月24日基辅危急时,他一度拿起武器参加保卫战。 加拿大众议院上星期一致通过一项动议,将俄罗斯对乌克兰的袭击称为“种族灭绝”。许多国会议员表示,有“充分证据”表明俄罗斯在乌克兰犯下大规模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该动议列出了据称俄罗斯军队犯下的战争罪行:大规模暴行、有系统地杀害乌克兰平民、亵渎尸体、强行转移乌克兰儿童、酷刑、精神伤害和强奸。 ■美国共和党议员金辛格(Adam Kinzinger)。   CBC 目前尚不清楚金辛格授权使用武力(AUMF)的法案最终能获得多少支持,但预料反应不会太热烈。类似的立法机制被用于在2001年9月11日纽约双子星大楼被袭击后和2003年入侵伊拉克之后启动的美国反恐战争。 渥太华大学乌克兰研究主席阿雷尔(Dominique Arel)表示,他质疑法案能真正起到警示莫斯科的效果,又怀疑渥太华是否会发表如此大胆的声明。“国会通过种族灭绝动议案是一种政治声明,但关于讨论核武器,那是一个完全未知又危险的事情。” 他说,在战略上保持模糊性可能是加拿大最好的策略。“最好我们不说清楚会做什么,比如要不要派士兵去乌克兰,但需要明确表示一些禁区,警告俄罗斯不能越过那条线。” 图:星报 v01

加拿大103岁二战老兵为乌克兰儿童筹款

【加拿大都市网】居住在卑诗省橡树湾(Oak Bay)的希尔曼(John Hillman)尽管要靠辅助器帮助行走,仍发起走路活动为受战争影响的乌克兰儿童和家庭筹款。 这位103岁的二战老兵周一开始筹款活动,他打算围绕生活中心的庭院步行103圈。希尔曼计划每天走10个圈,而当地的儿童也计划下星期与他一起散步。 希尔曼是为救助儿童会(Save The Children)筹款,善款将用于救助乌克兰儿童。“我知道战争是怎么回事,我知道那些孩子将面临什么。”希尔曼道。“我希望帮助他们。 这已是希尔曼第三年为救助儿童会进行筹款活动。2020年和2021年,他先后绕着住所走了101圈和102圈,并筹得数十万元。 去年希尔曼冒着历史性的热浪继续步行。今年他就经历了一场大雨。“我不介意,战时服役期间的天气更糟糕。”希尔曼说。 截至星期一下午,希尔曼已经为救助儿童会筹得超过19,500元。他希望今年筹募到103,000元。 V10

多国重要领袖访基辅 加拿大政要缺席

■■美国众议院院长佩洛西访问基辅,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致谢。 美联社   【加拿大都市网】最近多国重要领袖纷纷造访基辅,包括美国众议院议长和国务卿、联合国秘书长、奥地利首相、保加利亚总理等人,甚至好莱坞明星安祖莲娜祖莉(Angelina Jolie)都到了基辅,却没见加拿大政治人物。有专家认为,本国不应该落后盟友的步伐。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乌克兰驻加拿大大使舍甫琴科(Andriy Shevchenko)表示:“当你亲眼看到一个朋友出现在首都时,这有很深的意涵。” 不仅是政治人物的亲身访问而已,目前有27个国家已经重新开放了在基辅的外交大使馆,但加拿大在基辅的大使馆却仍处于关闭状态。舍甫琴科说:“加拿大是最早关闭大使馆的国家之一,我们不希望加拿大成为最后一个开放大使馆的国家。” 外交部长乔美兰(Melanie Joly)表示,正确保当地安全局势,积极进行重新开放大使馆的计划。 只不过其他国家的动作更快,英国、荷兰和意大利已经重新恢复使馆运作,而波兰和格鲁吉亚外交人员从未离开基辅。 总理办称与乌总统保持联系 本国是前苏联国家以外拥有最多乌克兰侨民的国家,因此许多人对加拿大政治领袖没有高调访问基辅,又尚未开放大使馆感到不解。 总理杜鲁多办公室没有直接回答相关问题,但发出一份声明表示,他和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保持经常性联系”。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亲身造访“万人坑”的布查(Bucha)和首都郊外的伊尔平(Irpin),这两个城市摧毁严重。就在古特雷斯访问乌克兰之际,俄罗斯还空袭了乌克兰首都基辅市中心,此举更令古特雷斯震惊不已。 保加利亚总理佩特科夫(Kiril Petkov)参观了伊尔平废墟,他对CBC表示:“世界领导人必须访问乌克兰,因为亲眼目睹情况和你在舒适的办公室发表公开声明,感觉是非常不同的。” 本国对乌克兰的援助虽然也很多,但若以经济规模来计算,有一些其他国家更为慷慨。 例如,波兰对乌克兰的财政和军事支持的贡献接近其国内生产总值(GDP)总额的1%。德国基尔大学于3月底建立的追踪数据显示,加拿大并未排入前12大捐助者之列。 波兰和保加利亚仰赖俄罗斯的天然气进口,但不畏经济压力而源源不绝地协助乌克兰,加拿大并不依赖俄罗斯的天然气,也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也不会受到俄罗斯卫星的影响。

加拿大将重新开放驻乌克兰大使馆 紧随盟友的脚步

■■加拿大很快将重新开放乌克兰大使馆。维基百科   【加拿大都市网】外交部长乔美兰(Melanie Joly)表示,加拿大政府打算追随盟友的脚步,很快会重新开放本国驻乌克兰大使馆的大门。 乔美兰周四在参议院外交事务和国际贸易委员会上表示:“目​​标是在未来几天或未来几星期内就让大使馆能重新开放,但我们需要确保为员工提供一个安全的环境,我们正在研究其他五眼联盟国家正如何进行其开放使馆的方案。” 随着俄罗斯威胁乌克兰的企图加剧,加拿大于2月12日关闭了在基辅的大使馆,并将外交人员迁往西部城市利沃夫。 此后,所有员工又被转移到波兰。约两星期后,俄罗斯军队入侵乌克兰。 世界须为所有情况做好准备 上星期五,英国率先宣布计划于本星期恢复其在乌克兰的实地外交,美国、法国和意大利也宣布了类似的计划。这令本国政府不得不跟随盟国步伐,乔美兰周四早上与加拿大驻乌克兰大使加拉扎(Larisa Galadza)讨论了相关问题。 加拿大前驻俄罗斯大使金斯曼(Jeremy Kinsman)接受CTV新闻访问时说:“我们不应该离开。我们不应该关闭大使馆。” 有参议员问乔美兰,加拿大如何对待俄罗斯总统普京发出的核武器威胁。乔美兰说:“世界必须为所有情况做好准备。这不会是最后一次俄罗斯发出威胁,因为乌克兰军队的抵抗力超过他的想像。”

国会投票通过 认可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暴行是“种族灭绝”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国会周三一致投票,将俄罗斯对乌克兰的袭击和暴行称为“种族灭绝”。 新民主党国会议员兼外交事务评论员麦克弗森(Heather McPherson)提出动议要求众议院承认“俄罗斯联邦正在对乌克兰人民实施种族灭绝行为”,随即举行投票,议员们一致认为,俄罗斯武装部队在总统普京和其他高层政治人物的指挥下,犯下了“系统性和大规模危害人类的战争罪”。 动议提到:“这些罪行包括大规模暴行、蓄意杀害乌克兰平民的系统性事件、亵渎尸体、强行转移乌克兰儿童、酷刑、身体伤害、精神伤害和强奸。” 国际法将种族灭绝定义为“意图全部或部分摧毁一个民族、种族或宗教群体”。 本月稍早,美国总统拜登先以“种族灭绝”来形容俄罗斯对乌克兰的行径,后一天总理杜鲁多被问起这个问题时,他表示:“正如拜登总统所强调的那样,关于‘种族灭绝’的认定有官方程序,但我认为,越来越多的人使用这个词来形容俄罗斯正在做的事情是绝对正确的。” 几天后,国防部长阿南德(Anita Anand)表示,俄罗斯的暴行相当于种族灭绝。 目前尚不清楚周三的投票中杜鲁多是否投下赞成票。 加通社资料图片 v01

俄罗斯攻击乌克兰东部 加拿大再制裁两百多名普京支持者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已对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200多名忠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个人实施制裁。 加拿大全球事务部表示,新措施针对支持普京袭击该地区、那些自称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People's Republics of Luhansk and Donetsk)的11名高级官员和192名其他人民委员会成员。 自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半岛后,俄罗斯军队在顿巴斯地区支持分离主义叛军已有8年之久。 在2月24日俄罗斯袭击乌克兰之前,俄罗斯支持的分离主义叛乱已夺走了14,000人的生命。2月24日战争初期,普京企图夺取乌克兰首都基辅并使泽连斯基下台,如今则将战争重点集中在乌克兰主要讲俄语的东部地区。 加拿大外交部长乔美兰(Melanie Joly)发声明称:“加拿大不会袖手旁观,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普京总统及其同伙企图重新划定乌克兰的边界而不受惩罚。俄罗斯必须尊重国际法。加拿大正在使用一切可用的工具来确保国际秩序得到维护,令那些违反国际法的人为其罪行负起责任。” 自2月24日入侵以来,加拿大已经制裁了来自俄罗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1,000多人或实体。 乔美兰周二表示,自由党政府将出台新立法,允许政府有权将受制裁和冻结的资产用于帮助支持受害者。立法通过后,加拿大冻结没收的俄罗斯个人或实体的资产,将可以用于协助乌克兰重建国家,也可以补偿因战争而受害的人民。乔美兰说:“加拿大将是七国集团中第一个拥有此权力的国家。”渥太华正在游说其他国家能跟随加拿大的脚步。 早前参议员奥米德瓦(Ratna Omidvar)也提出没收并再利用被制裁者资产之法案,目前正在参议院进行三读。 加通社资料图片 v01

加拿大将运送8辆装甲车和无人机摄像机增援乌克兰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国防部长阿南德(Anita Anand)周二表示,加拿大已敲定一项协议,将运送8辆装甲车至乌克兰,为饱受战争蹂躏的乌克兰提供更多重型火砲。 阿南德在推文中表示,政府与密西沙加的制造商Roshel签署了一份合同,会尽快供应商用型装甲车。阿南德在德国空军基地Ramstein Air Base与盟国的国防部长和高级军事官员开会,为协调各国向乌克兰运送武器后发出了这条推文。 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在主持会议后首先宣布加拿大会提供装甲车的承诺。 此外,阿南德在会议间表示,加拿大将继续提供已经在战斗中使用的无人机摄像机。 上周五,加拿大向乌克兰运送了M777榴弹砲和弹药,履行了在轻武器、弹药和设备供应后再发送重型火砲的承诺。 根据政府的说法,M777轻型155毫米牵引榴弹砲更轻更小,但比任何同类枪都更强大。M777能够准确击中最远30公里范围内的目标。 自2022年1月以来,加拿大已承诺提供超过1.18亿元的军事装备以支持乌克兰。2022年预算中,本财年将提拨5亿元对乌克兰的额外军事援助。 阿南德将于本周稍晚会前往华盛顿特区,是她上任国防部长后首次正式访问美国,鉴于普京入侵乌克兰,加美两国将讨论北美防空司令部(NORAD)现代化改造问题。 图:美联社 v01

加拿大的乌克兰艺术家们绘制复活节蛋 向家乡传递希望和支持

【加拿大都市网】随着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战争,乌克兰艺术家在装饰复活节彩蛋时都加入很多不同我元素,当中有不少更带有悲伤和恐惧的含义。有6位在加拿大的乌克兰艺术家,就希望透过复活蛋向家乡的人们传递希望和支持的信息。 乌克兰艺术家今次以的一种名为"pysanky"(pysanka的复数),意思是“写作”的艺术形式以不同的设计和颜色表达对未来的希望或愿望。根据古老的传说,乌克兰装饰复活蛋是为了抵御邪恶。 米基蒂克(Tanya Mykytiuk):抵抗的象征(Symbol of resistance) 米基蒂克希望表达的信息是,是保护、希望、力量、爱和哀悼。她的复活蛋主题是红色的乌克兰红梅(kalyna berry),也是国家的象征。她指灵感来自一首非官方抵抗战争的歌曲“Oi u Luzi Chervona Kalyna”。另外,八角星是传统对太阳的诠释,太阳是生命的赋予者。而白色的星星散发著和平、希望和能量。 帕拉斯楚克(Halia Palaszczuk): 荣耀归于乌克兰(Glory to Ukraine) 帕拉斯楚克于鸵鸟蛋上以小麦的茎绘画了生命之树,希望表达乌克兰的爱、希望、保护和繁荣。生命之树象征着丰收,也代表乌克兰是世界的小麦篮子。小麦周围有被称为狼牙的白色三角形图像,象征着对土地的保护。围绕中心的花环则代表着自然和财富盛开的护身符。钻石象征着来自世界各地的保护。十字架就有两个含义:相交的线代表太阳或战胜黑暗,以及苦难和复活。 科瓦雷申(Nadia Kowalyshyn):勇气和力量(Courage and strength) 科瓦雷申的创作零感来自一段短片,视频中一位艺术家在逃离乌克兰时只带了一种颜色的染料。同样,她的作品只使用了一种染料。她说红色代表希望,血液让人们能生存。她使用的线条刻意比较大胆,象征着力量。 复活蛋有40个三角形,代表40日。分为三层,最上层是天堂,地球在中间,最低说是冥界。她又以乌克兰的纹章符号为特色,代表乌克兰人民的勇气。一颗钻石代表罂粟,另一颗代表纪律和力量之神。科瓦雷申留下空白的部分则象征着未知和对未来的希望。 斯波尔斯基(Layrssa Spolsky): 绣花布(Embroidered cloth) 斯波尔斯基的灵感来自乌克兰歌曲“Dva Kolory”,意思是两种颜色。这首歌讲述了一位母亲为儿子绣布的故事。同时,象征着孩子未知的命运。 斯波尔斯基的主要用上称为“rushnyk”的绣花布,传统上是为则出生的孩制作的,也用于婚礼等特殊场合或送给士兵参战。钻石形状代表太阳和善良。三角形像征著出生、生命和死亡。 斯波尔斯基选择了简单的颜色:白色代表纯洁和纯真;红色代表鲜血、激情和幸福;黑色代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以及乌克兰的土壤。 沃多维兹(Tetyana Vodoviz): 治愈地球(Healing the earth) 沃多维兹描绘了一个穿着传统乌克兰衬衫的女人,希望可以缝合和治愈被战争破坏的乌克兰。至于春天的太阳在连绵起伏的丘陵和草地上升起,代表着更新和重生。 另一边,有一个完整、安全的家庭,周围环绕着象征胜利的向日葵。她还描绘了传统的网以区分善恶。 沃多维兹使用了代表乌克兰国旗的蓝色和黄色,而绿色代表春天和重生,她希望世界和平和国家能回复惜日面貌。 梅尔尼丘克(Dave...

【俄乌战争】加拿大拟派150名士兵到波兰 支援乌克兰难民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国防部长阿南德(Anita Anand)周四于安省川顿(Trenton)军事基地表示,加拿大武装部队成员将在未来数天从安省的一个军事基地前往波兰,协助照顾、协调和重新安顿在当地的乌克兰难民。 她透露,一个侦察小组上周访问波兰并计划执行有关任务后,很快便会从川顿基地调派多达150名士兵到波兰。 自俄罗斯2月入侵乌克兰以来,已有超过260万人从乌克兰逃往波兰。 阿南德说,派出的部队除提供一般和精神支援、以及有限的医疗服务外,还将协助乌克兰人离开波兰,前往包括加拿大在内的其他目的地。 加拿大政府早前宣布,优先考虑来自乌克兰的移民申请,并制定一项特殊计划,让乌克兰公民及其家人来加拿大工作或入学三年。 阿南德强调,随着危机不断发展,加拿大将继续与盟国合作,以作出有效应对。 加拿大武装部队原在乌克兰有260名军事训练员,俄罗斯于2月24日发动入侵前不久撤离,其后被派到波兰。 这批训练员在冲突最初数周提供部分人道主义援助,军方后来临时将他们调回加拿大。 自战争爆发以来,加拿大向乌克兰政府提供了数百万元贷款,并为其军队提供军用武器装备。 联邦政府还制裁了数百名俄罗斯政界和商界领袖,以及呼吁国际刑事法庭调查俄国的战争罪和反人类罪行。 V06

安省女子收容乌克兰11口之家为其提供居所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一名女子敞开家门,收容11名来自战火连天的乌克兰难民,让他们可以拥有一个安全的临时避难居所,而她本人则搬到自己拥有的另一间小屋居住。 安省女子林宝斯(Mary Lambros)关注著乌克兰战争事态的最新发展,大批乌克兰民众逃离战火中的家园至其他国家,她觉得自己可以做更多事情来帮助他们。 现在,林宝斯正准备将她位于安省温莎(Windsor)南面的拉萨尔(LaSalle)拥有百年历史的住宅,开放给一户11口的乌克兰家庭。 这个获收容的家庭部分成员将于本月稍后抵达。 这个想法来自一个星期天下午,林宝斯看到一段关于两名哈佛大学生的新闻,他们创建了一个名为乌克兰避难所(Ukraine Take Shelter)的网站,将帮助乌克兰难民与有意接待他们的热心人士作中介联系,令难民得到避难居所。 应为乌难民提供实质帮助 林宝斯说:“也许乌克兰难民中也有想来安省居住的,而且我拥有一座大屋,可以容纳14人,我愿意接待一个乌克兰家庭。”她作梦也没想到,真的有来自同一家庭的11个人愿意前来安省居住。 林宝斯表示,对很多人来说,这听起来很疯狂,但她只是觉得需要做的不仅仅是写一张支票,而是提供实质的帮助给有需要的乌克兰人。 对乌克兰人要流离失所,她表示,实在无法体验他们正在经历的事情。 目前许多加拿大人希望帮助数百万因战争而流离失所的人,林宝斯的努力只是其中一例。 前往百年老宅的家庭成员中有70多岁的祖父母、儿子、儿媳和两个小孩,还有他们的侄子及妻子、两个孩子和他的岳母。 目前林宝斯与两头伯恩山犬(Bernese Mountain dog)生活,她家中有8个房间,这所老宅曾是禁酒屋,美国著名黑帮分子卡彭(Al Capone)曾经常光顾。林宝斯计划在帮助鸟克兰家庭安顿下来之后,自己搬往另一个小屋居住。 林宝斯最后强调:“我只是认为这将是一次美好的体验。”

逃往加拿大的乌克兰人 可在这里临时居留三年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移民部周四公布,加拿大推出新的临时居留通道,接受逃离乌克兰战争的人到加国居住。 移民部发出的新闻稿表示,乌克兰人的坚毅和勇气鼓舞了世界,并为国家主权和其他国家的共同民主理想而战,加拿大承诺为乌克兰提供支持。 为应对俄罗斯总统普京对乌克兰的全面入侵,联邦移民部长弗雷泽(Sean Fraser)周四宣布,加国启动加拿大-乌克兰紧急旅行授权(CUAET)计划。CUAET 是在乌克兰人在该国战争仍继续时,于加拿大寻求避风港(safe haven)的一项特殊和加快的临时居留途径。 借着CUAET,乌克兰人及其任何国籍的直系亲属,可在加拿大以临时居民身份逗留长达3年。在海外的申请者需网上申请加拿大访客签证,并提供生物识别信息(指纹和照片)。 移民部鼓励申请者在申请签证时,一并申请3年开放式工签,该许可证将允许他们在加拿大工作。 根据这项特殊计划,很多与普通访客签证或工作许可相关的常规要求已获免除。小学生和高中生抵达加拿大后便可注册和开始上学,欲在大专院校上课的人也可在加拿大境内申请学习许可。 此外,欠缺有效护照的申请者仍可申请,移民、难民和公民部(IRCC)将酌情根据具体情况签发单程旅行证件。 已在加拿大的乌克兰工人、学生和游客及其家人也从这些措施中受益。他们可申请将访客身份或工作许可延长3年、申请新的工作或学习许可、或延长现有许可。IRCC将免除所有延期和工作或学习许可的申请费。 为减轻申请人的负担,IRCC亦免除这些项目的所有申请费。 加拿大政府还呼吁冀透过工作机会支持乌克兰人的雇主在职位资料库(Job Bank)的乌克兰工作网页内登记这些工作机会。资料库之后会与当地组织和雇主合作,协助他们与在其社区寻找工作的乌克兰人联系。 另一方面,乌克兰人与其家庭成员获豁免入境加拿大的新冠疫苗接种要求,但他们仍必须满足旅游活动的其他公共卫生要求,例如隔离和检测。除少数例外情况外,所有前来加拿大的旅客,包括根据CUAET计划抵达的人,也必须使用ArriveCAN程式。 V06

乌克兰总统顾问表示 拒绝采取类似瑞典的中立国想法

【加拿大都市网】乌克兰总统一名顾问表示,拒绝采取类似瑞典与奥地利的中立国想法。 乌克兰总统顾问发表意见前,俄罗斯表示,这是一种可能导致敌对行动结束的妥协。 克里姆林宫新闻秘书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于周三(16日)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俄罗斯认为,瑞典版的乌克兰中立国,可以被视为1种妥协”。 奥地利与瑞典,均不是北约成员国,但同是伙伴国。 乌克兰总统顾问波多利雅科(Mykhailo Podolyak)于周三在Telegram帖文,表示理解为何要提出中立国的问题;但补充:“乌克兰现在与俄罗斯处于直接战争状态;故此,甚么模式只有乌克兰人自己选择,而且,只有经法律验证的安全保证,没有其他类型或选项”。 波多利雅科表示,乌克兰需要一项安全协议,确保在发生袭击时获得外国支援,而不需要任何“官僚程序”才可执行禁飞区。 (网上图片) T02

乌克兰难民增至250万 其中儿童超过100万

【加拿大都市网】根据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Filippo Grandi表示,自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至今,至少有250万名难民逃离乌克兰。 250万名难民中,包括超过100万名儿童。 Grandi于周五(11日)在推特帖文,表示该组织亦估计乌克兰境内约有200万人流离失所;数百万人因这场毫无意义的战争,被迫离开家园。 国际移民组织(The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Migration)亦表示,约有150万名乌克兰难民前往波兰,其他人则逃往摩尔多瓦、罗马尼亚、斯洛伐克及匈牙利等邻近国家。 有个别难民指出,看到俄罗斯军队瞄准逃难的平民。 Ihor Diekov表示,在乌克兰被炸后,与其他人在1座临时桥的木板上越过基辅郊外的伊尔平(Irpin)河;他表示:“俄罗斯承诺提供一条(人道)走廊,但他们没有遵守,这绝对是真的,我亲眼目睹,人们很害怕”。 他表示,在路上一直听到枪声,及看到尸体。 已逃离苏梅的Ilya Ivanov表示:“是的,我看到平民的尸体,他们用机关枪向平民开枪”。 乌克兰政府已指责俄罗斯违反2国为让平民通过人道走廊离开被围困地区而同意的临时停火协议。 (网上图片) T02

人物专访:华裔详述与乌克兰女友逃出基辅

【加拿大都市网】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军事行动已接近两周,对各个城市的炮击持续不断,俄方虽表示会开设人道走廊让平民撤离,而人道走廊则埋有地雷但。另一边厢炮击的目标已不再限制于军事设施,连平民设施都开始受到炮火威胁。星岛中文电台《A1出击》记者冯凯欣访问了在乌克兰生活了八年、读俄文兼职导游的香港人林先生,忆述原本想留守基辅的他,最后决定与乌克兰女友一齐逃难,安全撤离单火中乌克兰首都基辅的过程。 问:星岛中文电台《A1出击》记者冯凯欣 答:兼职导游 林先生 (下图) 问:你起初不打算离开,后来为什么决定离开? 答:我是2月5日才决定离开基辅的,一开始时觉得还可以,我其实是希望可以留下来的。不过因为时间长了 ...... 最重要的问题是对精神上的影响,炸弹、空袭、那些警报声会令人紧张和恐惧。再加上最后一次的袭击地点比较近,刚刚在我们家附近上空爆炸,防空导弹射中了他们入侵的导弹,那个声音非常响,整个大楼都在震。那一刻就想,不如还是离开吧,虽然对这个地方有感情、依依不舍,但因为这个感觉太强烈,所以便决定离开。 问:基辅开战多日,你是否每晚都睡不好、发恶梦? 答:没有发恶梦,但就非常难入睡,可能每一天都只能睡两、三小时。因为尤其是入夜,他们空袭的情况会比较严重,当你听到这些声音时就会很难安眠,惊醒后便不能再睡了。 问:你和家人一起住吗?要轮流睡觉吗? 答:我和女朋友一起住,她比我更惊慌,所以令我更加睡不了,大家都很恐慌,听到声音便立刻惊醒,想再睡但又害怕,这个过程便不断重复。 问:你准备离开时,基辅有没有被断水、断粮、断电,俄军好像想将你们重重包围那种感觉? 答:水和电其实还算正常,有一小部分时间曾经停电,可能五至十分钟左右后便恢复正常。网络也有暂时断过,但最后也恢复正常。基辅是第二个最严重受压的城市,第一个最严重的城市是接近俄国边境的哈尔科夫(Kharkiv),那里的轰炸和攻击程度非常严重。基辅可以守得住,因为他的防空导弹比较先进,仍然可以保持自己的领空,俄国的坦克也暂时未能驶入基辅市中心,所以仍然守得住。离开时只有两个可能,要不乘火车,要不驾车。我与女朋友商量过,觉得非常危险。因为俄军已经三方面包围,只有一条路可以离开,往南沿第聂伯河的下方,转左进入西部的利维夫(Lviv)。政府也呼吁驾驶者不要驾驶超过五十公里,亦有很多路障会检查车辆,而且可能有俄方的伏击手,他们不会理会你是甚么国籍、驾驶的是甚么人,看到车便会开枪。 问:我们看到Sky News记者也中弹了,不过他可能有穿避弹衣所以便没有生命危险。 答:对,我也听说过。我加入了一个群组,在基辅留守的人,有人尝试驾车离开,有朋友很不幸地中了枪,但最后没有事,送到医院,现在康复中。当时大量伤者,每个地方都有个别的轰炸和军事行动。我们最后的决定是乘火车离开。因为政府的政策是免费让市民离开,乘火车是免费的。正因如此便非常混乱,因为不用买车票时,所有人都可以上车,很难控制多少人上车、多少人有座位,或者控制人群,所有人都不断挤进车厢,其实是非常混乱。平常大约8小时就到达,但我们就用了13小时。   问:整个过程里除了混乱,有没有很害怕逃不掉? 答:这个情况比较少,但在车厢里害怕发生冲突的感觉更强烈。因为有一些男性,不知道是否喝醉了还是怎样,不断叫嚣、吵闹,不停制造混乱,这个比较惊慌,因为车厢里可以站立的位置都已经站满了人,所以如果发生冲突是非常危险。 问:我们看到一些新闻影片,逃难的人大多是妇女和儿童,秩序良好,但你所见有些男性喝醉了,他们是本地人吗?还是其他国籍的人,所以情绪会有不同的感觉? 答:我女朋友跟我说,他们是罗马尼亚裔乌克兰人。其实乌克兰人普遍都比较害怕他们,因为他们比较难控制自己,可能会随身带刀、和其他人冲突,所以很多妇女对他们都很恐惧。他们应该是逃走,我见他们是自己一人,没有妻儿。但本地法例是所有男性都需要留下来保卫家园,我不肯定,不知道他们可以用甚么途径离开,可能有两本护照吧。 问:你在整个逃难的过程中有否感受到俄军是无差别、铺天盖地式轰炸平民设施,好像是滥炸无辜、失去理性? 答:其实一开始时他们可以控制自己,会直接轰炸军事设施。但后来过了一两日后,不知道他们是否发射地点不准确抑或有意攻击市民,便发生了那些情况。在基辅因为乌克兰方的防空仍然可以守得住,周边可能会失守,被导弹攻击到,但市中心仍然守得住。 问:你是如何逃离基辅到利维夫? 答:我第一时间乘火车到利维夫(Lviv,也有译作利沃夫),大概是早上五时左右,大部分商店都还未开门。我们在火车站附近等到大概七时左右,有部分商店陆续开门,但不是全部。至于餐厅方面,其实是很有限度地运作,很多时候我们走到那里他便会关门,说因为里面人太多,不准许我们在门口排队。我在离开前买了很多干粮和食粮,其实都足够,因为我当初决定会留守一段时间,但之后离开时比较仓促。刚刚开始时有些恐慌,花了很多时间在超级市场排队,其实买了足够两、三个星期的食品,但带不了这么多,便带了两、三天的食粮。 问:你们住的地方呢?预订酒店会有困难吗?还是酒店会欢迎你们居住,有地方让你们睡就给你们住呢? 答:那又不是这么慷慨,因为我以前在这里当过导游,其实比起之前他们大部分都涨价两至四成左右。我们原本没有计划到要留在这里,原本是可以离开便立刻离开,但我们需要在网上先预订了巴士才可离开,巴士可能需要等大概五日左右,我们也需要找个地方休息。当我们在网上预订酒店时,发觉大部分已经没有房间了。有一间在市中心的,他们说要亲身到那里才能订房,不能网上预订,但到我们跑到那里时已经被人订了。接下来我们都花了很长时间搜罗,不过那间酒店挺好,他们说有个大堂,不如到大堂坐一会,然后上网找其他酒店。我们也找了很久,大概坐了半个小时左右,才找到唯一一间,离利维夫四十多公里的小旅馆。他们开放了大堂,摆放了一些沙发出租。我们睡了一天沙发,有人搬出酒店,我们便很幸运地有个小房间。我们打算进入欧盟国家,但因为太累了,经历了13小时的长途火车,再加上乘火车前的等待,从火车站到达利维夫,其实我们都花了差不多17小时。如果再需要经陆路过境波兰的话,我们发现排队免费巴士到波兰,队列已经有6公里长,即是说我们要站在路上两天,才会到我们过境。 问:即是说可能要在街上睡两晚,才有机会到波兰? 答:对,而且天气比较寒冷,现在一般而言只有0至1度,再加上有微雪,便决定不站在那里等候了,所以便尽量找一间旅馆或者酒店,留宿几天,在网上买到巴士车票时才离开。预订收费巴士的话,几天才会有,通常都会爆满。 问:你提到没有想过要离开,也想留守,对这地方有感情,为何你会想留守呢? 答:我之前认识基辅、乌克兰时,第一次是来这里旅行,我发觉这里的风景、环境非常漂亮、吸引,我十分喜欢这里的历史文化。我决定在这里申请学生签证,也找到一份兼职,原本是当旅游的。我觉得这里的人很有风土人情味,当我第一年来这里时,其实我人生路不熟,只是懂得说英语,不懂他们的本土话,但有很多人乐意帮助我,诸如找自动柜员机、酒店 ...... 这是七年前左右吧。 问:你如此喜欢这里的历史文化,但今次的战争有很多历史文化建筑物被俄军炸毁,你会否觉得很心痛? 答:其实看到这些画面会很伤感,这里遗留了很多历史文物,三世纪至四世纪的,到现在仍然屹立不倒,如果现在摧毁了它们,对于这个世界、文化遗产而言真的非常可惜。离基辅市中心40公里的一个小镇,那里大部分都是一些政客居住的地方,旁边有一个历史悠久的小教堂,里面有很多以前古俄罗斯的文化,例如精致的金币,也有当时写下的历史文化,都很珍贵。 问:原本想留守时,预期乌克兰会变成怎么样? 答:原本我想他们会尽快和谈,因为如果久攻不下的话,其实俄方都会消耗大量金钱,再加上欧洲对他的抵制,以为他们很快便会和谈。现在我看到的是他好像被激怒了,更加猛烈地攻击。幸好我认识的大部分朋友都没有丧生,因为很多都是外国人。我也认识部分本土人,例如年纪大的、在这个城市居住了很久,对这个地方有感情,突如其来发生这些事,他们也不知道可以逃到哪里,因为这里是他们唯一的家园。所以他们是希望留守,保护自己的家园。我觉得很悲惨,自己的家被人入侵,但是没有人帮忙,就像家里被人爆窃,报警但警察又不会来一样。 问:在香港的家人岂不是很担心你? 答:对呀,其实也是其中一部分压力,他们每一天都会打电话给我说“不如你走吧”、“为何不离开”。以前从来都没有想过在现代世纪里会再次发生战争,大家都不想见到。 问:你的女朋友是乌克兰人,她的感受会否更加深刻,或会有另一番感受? 答:她的感受很沉重,因为我们在大学读语文时认识,她来自顿涅茨克(Donetsk),读了一年多便开始发生战争,她很久没有回家,也哭过不少次,因为不能回家见家人,家园又受到猛烈的攻击,不停发生战争。原本以为在基辅会比较安全,但最后连整个乌克兰都发生战争,真的是一种悲哀。 问:顿涅茨克其实是俄罗斯首先入侵乌克兰的地方,还有很多亲俄势力份子? 答:对,那里的情况比较复杂,当地的本土人是支持俄罗斯的,一开始时他们是寻求俄罗斯庇护的,因为乌克兰自从上次革命,亲俄份子离开乌克兰后,经济状况便比较差。后来那里的经济状况比任何一个州份都差,自从亲俄份子离开后,那里的税收比较重,人们赚钱比较少,所以有抗议的声音,有部分人希望俄罗斯方面可以帮到他们,但结果便变成这样。 问:你的女朋友有支持俄罗斯的想法,还是在这次战争中一定会站在乌克兰这边? 答:开始时她是支持俄罗斯的,因为家园的问题、那里的地理状况。但当这次俄军大举入侵时她很抗拒,觉得普京这个人已经失去了理智,希望战事尽快停止。 (图片:美联社、被访者提供) T07

杜鲁多坚定表示 相信乌克兰终将赢得战争

【加拿大都市网】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战争究竟如何收场?谁能成为赢家?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坚定表示,他相信乌克兰可以赢得战争,将作为一个主权国家生存下来,但如何在最少的损失下实现这一目标仍有待观察。 杜鲁多在柏林慕尼黑安全会议和大西洋桥发表外交政策演讲后的问答环节中,有人问起他对乌克兰能否获胜的看法。杜鲁多说:“是的,我相信会获胜,毫无疑问。问题是需要多长时间。”他又说:“只要需要,我们将继续与乌克兰站在一起。只要有必要,我们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将继续存在,以确保乌克兰自由和独立。” 杜鲁多在柏林慕尼黑安全会议中演说提到民主受到威胁的问题。“在最好的情况下,民主总是比威权主义更强大。但诚实地说,民主在过去几年中并没有完全处于最佳状态,即使我们正在对抗普京的入侵,我们也需要重新致力加强民主制度。” 杜鲁多在柏林参访了17号站台,这座纪念碑标志着大屠杀期间5万名犹太人被驱逐和关押到集中营的火车站。正在与俄罗斯奋战的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是犹太人后裔。 杜鲁多在站台尽头的一块牌匾旁放上鲜花后,沉默了片刻,在离开前划了个十字表达哀悼祝福。 杜鲁多花了一周时间在欧洲各地与主要盟友会面,讨论乌克兰目前的局势。他在每一站都试图强调世界领导人在谴责俄罗斯的行动方面的团结性。 图:加通社 v01  

杜鲁多向乌克兰总统发邀请 希望他来加拿大议会发表讲话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向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发出长期邀请,希望他有一天能在加拿大议会发表讲话。 杜鲁多是周三在柏林与德国总理朔尔茨会晤之前,与泽连斯基通话。 泽连斯基周三在Twitter上说:“我和我的朋友杜鲁多谈论了UACA的防务合作,以及如何增加对俄罗斯的制裁压力。同意采取进一步的外交措施。加拿大站在乌克兰一边。我们每天都能感受到。” 这是杜鲁多六天来与乌克兰领导人的第一次谈话。杜鲁多赞扬了泽连斯基的韧性和领导力,因为他的部队正在努力抵御欧洲最大军队的入侵。 杜鲁多办公室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总理表示,加拿大将再向乌克兰运送一批高度专业化的军事装备。” “总理还邀请泽连斯基总统在加拿大议会发表讲话,总统接受了邀请。我们将继续与我们的盟友和国际伙伴不断合作,追究俄罗斯非法入侵乌克兰的责任。" 一位政府高级官员表示,加拿大新援助的设备将包括无人侦察机的技术。 通话结束后,杜鲁多带着沉重的情绪参观了柏林的17号站台,这是一个纪念火车站,在大屠杀期间,5万犹太人被驱逐到犹太人聚居区、劳工区和集中营。 在清晨湛蓝的天空下,杜鲁多在一个小群随行人员的陪同下,沿着车站的钢铁平台庄严地行走,随行人员包括一名导游、加拿大驻德国大使和加拿大外交部长乔美兰(Melanie Joly)。 杜鲁多在站台尽头的一个牌匾附近献上鲜花后,默默地停了一会儿,并在离开前划了个十字。他没有接受记者采访。(加通社,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加通社)

在加拿大的乌克兰难民 他们都想回家

(■■联合国表示,已有超过150万人逃离乌克兰前往邻国。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移民、难民及公民部长弗雷泽(Sean Fraser)表示,大多数来到加拿大的乌克兰人都想回家。 俄罗斯与乌克兰最近爆发战争,弗雷泽星期日接受CTV访问时称,加拿大没有对希望临时前来的乌克兰难民的数目设限,而当中大多数乌克兰人都希望返回家园。他说:“如果我们对逃离这场冲突的乌克兰人有所了解,那就是他们热爱自己的祖国,战争结束后他们都想回去。” 较早时候,联邦政府宣布两项针对乌克兰难民的新计划:其一是针对希望永久留下来的人,其二是针对只欲暂时前来的人。弗雷泽指出,自一月初以来,加拿大已经接受了6,265个乌克兰人。 加拿大是仅次于俄罗斯,全球第二多乌克兰裔侨民的国家,约有130万人。 联合国表示,已有超过150万人为了避开战火,逃离乌克兰前往邻国。 阿富汗难民多欲永久留下 当被问及乌克兰与阿富汗难民的项目有何差异时,弗雷泽指出,最大的差异之一是逃离阿富汗的人,希望永久留下来。 加拿大已承诺重新安置4万个阿富汗人,其中许多人在阿富汗战争期间帮助过加拿大军方。截至3月4日,加拿大已重新安置了8,580个阿富汗难民。 正值逃离自己国家的乌克兰人可以安全前往波兰、斯洛伐克或匈牙利等其他邻国之际,弗雷泽表示,加拿大正在帮助主要仍在阿富汗的特定阿富汗人群体,阿富汗仍处于塔利班控制之下。 弗雷泽补充道,这两项努力的情况完全不同,“但我感到非常自豪,因为在帮助那些逃离人道危机的人方面,加拿大在乌克兰和阿富汗问题,确实成为了世界领导者。” 俄罗斯在一个多星期之前入侵乌克兰,目前在乌克兰的冲突不仅持续,而且有增无减。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会于周一开始,与欧洲国家的领导人会面,包括英国和荷兰首相,以及拉脱维亚、德国和波兰的领导人。 过去两个星期,加拿大向乌克兰运送了机枪、卡宾枪、手枪和1,500万发子弹,也承诺提供卡尔-古斯塔夫M2反坦克武器和多达7,500枚手榴弹等。 此外,加拿大提供了非致命设备,包括头盔、金属探测器和夜视镜,又承诺额外花费2,500万元购买头盔、避弹衣、防毒面具和其他装备。 弗雷泽指出,加拿大希望尽其所能支持乌克兰保卫家园和逃离的人,但北约的盟友不希望被俄罗斯视为“侵略者”。 尽管乌克兰呼吁设立禁飞区,但北约已排除该选项,因为在乌克兰上空设置禁飞区,将涉及北约飞机可能会击落俄罗斯飞机。 弗雷泽表示,“我们希望避免给俄罗斯总统普京任何借口,开始把这标记为北约或西方盟国的侵略战争。我们将尽所能在乌克兰需要时提供支持,但我们确实希望避免任何人在欧洲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制造借口。” 星岛综合报道

加拿大将为乌克兰难民设移民直通车 申请人数不封顶

(■■IRCC为乌克兰人提供新的移民途径,协助他们离开该国。星报资料图片) 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RCC)周四发出声明表示,加拿大仍坚定地支持乌克兰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乌克兰移民帮助建设加国,本国将与勇敢的乌克兰人民站在一起,维护两国共有的价值观。 作为本国政府对俄罗斯全面入侵乌克兰回应的一部分,IRCC正为冀临时或永久来加的乌克兰人引入新的移民流动方案。 IRCC公布,移民部将为欲临时到本国的乌克兰人创建加拿大-乌克兰紧急通行授权(Canada-Ukraine Authorization for Emergency Travel),供正逃离乌克兰的个人使用。 背景审查期间可留至少两年 声明强调,可申请的乌克兰人数量没有限制,这是乌克兰人来加最快、最安全、最有效的方式,并消除许多正常的签证要求。所有乌克兰国民都可通过这条新途径申请,并在等待背景审查和安全检查的情况下,他们在加国的逗留时间可延长至少两年。 IRCC的目标是于两周内开放此申请途径,在此期间,IRCC续鼓励乌克兰人通过所有移民计划提出申请,有关申请将获优先处理。 声明表示,政府认识到本国公民和永久居民一些在当地的直系亲属和家庭成员,可能希望来加开始新生活,对于这些家庭,IRCC将迅速实施永久居留的特殊家庭团聚担保途径,并在未来数周内制定计划的细节。 透过上述措施抵加的乌克兰人将有资格申请开放式工作许可证,使雇主更容易和迅速聘用他们;IRCC亦会向目前在加、但无法安全回家的乌克兰旅客、工人和学生签发工作许可证。   星岛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