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4日 星期日 17:58:10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二战

你可能不知道的历史:香港保卫战,550名加国士兵战死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国防部长阿南德(Anita Anand)和退伍军人事务部长兼国防部副部长麦考利(Lawrence MacAulay)周三发表声明表示,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加拿大军人参与保卫香港英属殖民地的战斗,抵抗日本在1941年12月发起的攻击。80年前的12月,加国士兵展现出极大的勇气和毅力,试图保护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的人民。 声明指,日军的入侵于当年12月8日开始,包括加军在内的英联邦军队在面临压倒性劣势的情况下,决意英勇奋战。加国士兵在人数远少于对方、侧翼被对方包抄的情况下,坚持拒绝投降,一直到圣诞节那天,直到战役已无可挽回地失败。 日政府2011年正式道歉 大约290名加国士兵在战斗中阵亡,另有493人受伤。余下的士兵被俘虏,在严酷的战俘营中度过了3年半多的时间,其中260多人没能活下来。那些最终能回家的人也因此而永远改变了人生。2011年,作为一种和解的姿态,日本政府就其在二战期间虐待战俘一事向加拿大退伍军人作出正式道歉。 声明强调,1941年10月从温哥华出发前往香港的加人有1,975名,其中550多人再也没回家。加国政府向这些加人表达敬意,为了自由和盟友的自由,他们在这场卓绝的战斗中浴血奋战并作出了最终的牺牲。 大家缅怀他们的勇敢、勇气、坚韧和无私精神,这些都是加拿大武装部队今天依然展现的品质。

杜鲁多正式道歉!因这件陈年旧事

【加拿大都市网】总理杜鲁多周四向二次大战期间被本国关押在集中营的意大利裔国民正式道歉,同时感谢这些遭遇不公平对待的公民,没有因此而背弃加拿大。  1940年,法西斯意大利与纳粹德国结成轴心国同盟后,本国将约6百名意裔加人关进到集中营,其中4人是女性。另外,有超过3万人被宣布为“来自敌国的外来人”,受到侮辱性及歧视性对待,包括要打指纹及定期报告行踪等,很多家庭骨肉分离及失去收入。  杜鲁多在道歉声明中称,加拿大勇敢地站出来对抗与纳粹德国同气连枝的意大利政权,做得正确,但把守法的意裔加人当作代罪羔羊却是错误的。“对于那些被送到战争集中营或牢狱的男女,那些不再在世上可以听到这个道歉的人,还有他们那些带着上一代受到侮辱和伤害的子孙们,以及他们为国家贡献良多的社区,我们感到抱歉。”  “他们被送到集中营,没有一定刑期。有些被关押数月,有些是数年,而影响却持续一生。”总理续说,“他们和他们的家庭展现了耿直、团结、信任和对加拿大的忠诚。本国对此表示感谢。”  1939年,联邦司法部获授权收押出生于与本国交战国家的居民,没收其财产并限制他们的活动,这些人从未受到刑事起诉。本国曾承诺多时,向这些受影响的国民道歉。皇家骑警于2018年发声明表示,对他们曾参与关押行动表示遗憾,并认同关押这些意裔加人有违公义。  1988年,时任总理穆朗尼 (Brian Mulroney)向于二战期间被送进集中营的日裔加人正式道歉,并作出金钱赔偿。   V20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视频新闻】机件故障!二战轰炸机表演时急降泳滩

【加拿大都市网】上星期六(4月17日),美国佛罗里达州可可海滩一架二战时期飞机,参加飞行表演时因机件故障,被迫紧急降落在海滩上,当时正在沙滩的民众都感到相当震惊。 涉事战机是一架TBM“复仇者”鱼雷轰炸机。战机在二战退役后,由1956至1964年为美国加州执行消防任务,其后由收藏家持有。 意外发生的一刻,飞机低空飞过海滩冲到海上,随后停在海边。当时沙滩上几十名游客都极为惊叹。幸好在意外中无人受伤,战机机师最后亦安全逃脱。 T08

怡陶碧谷惊现二战「装置」拆弹专家现场处理

【星岛综合报道】怡陶碧谷住宅区发现2次大战遗留下的“装置”,拆弹专家奉召到现场作处理,而附近居民亦要疏散。 多伦多警队表示,周六(10日)晚大约9时30分,在怡陶碧谷Dunning Crescent的住宅区,发现2次大战遗留下的“装置”,警方随即奉召拆弹专家到现场处理。 为预防起见,警方更疏散附近的居民,及将整条街封锁。 大约90分钟后,警方表示“装置”已经被固定,且指“装置”似乎已经失去功能;但警方没有公布“装置”是甚么种类。 警方之后将现场解封,居民可返家。 (图片:Global News) T02

你知道吗?多伦多附近有一座“非同寻常”的德军战俘营

▲二战时期加拿大境内有数十个德军战俘集中营 撰稿:睿 你或许有所不知,二战期间加拿大境内至少有25个德军战俘营,而仅安省就有13个。今天我们要说的是坐落在距离多伦多一小时车程--安省Bowmanville的Camp30。 追溯Camp30的起源,这里可并非一开始就是战俘营。竣工于1927年,占地300英亩的Camp30前身,原先是一座专为问题少年设计的少管所。与其说是一所少管所,这里更像一所训练学校,学员们可以在这里通过各方面的学习积攒高中学分,希望有朝一日重新成为社会一员。 14年后的1941年,在联邦政府的强制要求下,少管所被改造成了二战战俘营。 ▲Camp30战俘之一 德军中将 Artur Schmitt 当时,二战仍然处于早期。 1940年6月,法国向德国纳粹投降之后,英国也岌岌可危。当时在英国境内的德军战俘营早处于饱和状态,一旦纳粹入侵,大批的德军战俘也会成为英国国内隐患。因此,英国决定寻求加拿大协助。 1941年秋,德军战俘陆续从欧洲前线被送往加拿大的战俘营。二战期间,Camp30的德军战俘多为德军高级将领,大约880人。 ▲Camp30战俘之一德军潜水艇U Boat舰长Otto Kretschmer 因为这里曾经是一所学校,所以Camp30绝非普通条件的战俘营。可以说,这里的环境气氛较为舒适,不但配备有室内游泳池、体育馆,甚至还有室外足球和橄榄球场。不仅如此,战俘还保持和亲属通信联系。此外,因为这些战俘在附近农场劳改,生活可以说是自给自足,而且衣食无忧。他们的伙食清单时常包括黄油、咖啡、果酱、烤牛肉、胡萝卜、土豆等非常不错的选择。可想而知,没有人抱怨Camp30战俘营的生活条件。 千万别以为这里的战俘们都会被日夜监视,这里的气氛更加趋向于“Ehrenwort”。德语Ehrenwort意为言而有信。这里的战俘们只要保证他们不会试图逃跑,他们就完全可以离开营区,甚至去附近湖里游泳。不过,这并不代表Camp30没有发生过任何意外。历史记载,这里曾发生过几起失败的试图逃跑,甚至集体揭竿起义的事件。 ▲Camp30的战俘多为德军将领 将军拒绝戴脚镣 其中最著名的一件事就是“Bowmanville之战”(Battle of Bowmanville),这一事件的起源是希特勒下令让欧洲战场的盟军战俘佩戴脚镣。紧接着,英国政府随之命令加拿大Camp30战俘营的所有德军战俘也戴上脚镣,直到盟军战俘不再佩戴脚镣。当Camp30的加拿大守卫命令所有德军战俘戴上脚镣时,也许因为他们都曾经是战场上叱诧风云的将领,这些德军战俘拒绝从命。他们聚集在营区餐厅,运用手边一切可以作为自卫武器的工具,和战俘营守卫僵持了三天三夜。这就是后人们所说的“Bowmanville之战”。三天之后,加拿大一方重新控制局面,125名德军战俘被分散安置到加拿大境内其他战俘营中。 ▲Camp30战俘劳改的Darch农场 “我们用冰球棍、扫把当作武器,甚至用硬纸壳和床垫堵住窗户。之后加拿大守卫冲进来,用高压水龙头驱赶我们。一位战俘在混乱中被木棍戳瞎了一只眼睛……”曾经是Camp30战俘一员的前德军将士Johannes Maron在回忆录中说道。 在加拿大二战德军战俘营的约34000名德军战俘里,大约有137人因为自然原因死于营中。他们身后被葬于安省Kitchener的Woodland墓园,而同时期前苏联境内关押的300多万德军战俘中的三分之一,死于狱中。 ▲今天已经荒废的Camp30外景 二战结束后,6千多名前德军战俘申请留在加拿大定居。他们中的不少人或是家人已死于战乱,或是家乡已经不复存在;另一些人在战争中渐渐认清了纳粹的真面目;更有一些人已经在战俘营的劳作和生活中和身边的加拿大人,乃至加拿大这个国家建立了感情。 ▲Camp30建筑内部除了当年的大致结构外,已经遍布涂鸦,损毁殆尽 他们中的一部分人最终定居加拿大。 “我被俘的那一刻非常绝望,但正因为被俘我才有幸来到加拿大。”

沉默的英雄 加国华裔老兵波澜壮阔的二战往事

■■99岁的Hank Wong是“遗忘行动”的最后一位幸存者。星报   综合报道 明年将满百岁的Hank Wong,今年从安省的伦敦市搬到多伦多新宁健康科学中心(Sunnybrook Health Sciences Centre)的退伍军人中心。除了使用步行器,没有什么更多特征能看出他已经99岁高龄了。 谈起二战时期那段鲜为人知的往事,Wong仍然能回忆起很多细节,包括如何选最佳位置放置炸药,这些细节甚至连他的女儿桑迪(Sandi Wong)都惊讶不已。父女二人最近在接受《星报》访问时,桑迪才知道,她的父亲曾经用微型相机做过战时监视。 太平洋战场战事最危急的时刻,英军特勤局在加拿大招募了13位华人志愿者,去完成一项秘密使命,行动代号“遗忘行动”。志愿者在经过近半年的一系列游击战争训练后,被空降到日军占领的中国敌后战场。他们被要求与中国的抗日部队联系,尽一切可能颠覆日军,包括摧毁通讯塔、桥梁和铁路线等。 13加国华人志愿者 目前唯一在世 13位志愿者当时为了让他们自己及家人在战后获得加拿大公民权,决定参加这项自杀行动。他们大多数来自卑诗省。英军给每个人都发了一个氰化物胶囊,要求他们在不太可能生还的情况下吞囊自尽。Wong说,“如果被俘虏,就只有死这一个选择”。幸运的是,一直到任务结束,他都没有用上这个胶囊。 Wong和他的战友当时宣誓严守秘密25年,但25年之后仍没有太多细节流出。Wong说,“我们完全脱离了加拿大军队,行动是绝对保密的。我被招募时,甚至不知道要做什么。他们不透露任何讯息,你没有名字,只有代码。” 5年前Omni电视台拍摄了纪录片《遗忘行动》,让许多加拿大人部分了解了这段发生在1944-1945年间、如同好莱坞大片的间谍故事。 由于“遗忘行动”是英军的一项秘密倡议,因此加军的纪录中没有显示Wong等人参加了这项行动。桑迪说,她的父亲并没有像其他参与战事的华裔加拿大人,获得一些奖牌或认可。她打算联系加拿大退伍军人事务部(Veterans Affairs Canada),让这个问题获得解决。 战争结束后,Wong在安省伦敦市的General Steel Wares工作,担任供暖和制冷实验室技术员。后来他成为钢铁工人工会的审计员,直至退休。

安省通过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系西方首次

加拿大安大略省议会26日经过辩论和投票,通过了有关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的动议。该议案的通过,意味着西方出现首个有官方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的地区。安省和加拿大早先已经通过了多个国际上大屠杀的纪念日,这些事件全部在欧洲发生,没有任何一个纪念日提及二次大战时在亚洲的惨况。2016年12月8日,安大略省议会二读通过了由华裔议员黄素梅提交的在安大略省设“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的议案。该议案在加拿大被称作“79号法案”,最初的推动和倡导者是多伦多史维会创办人兼主席,安大略省华裔医生王裕佳及其创办的“多伦多亚洲二战历史真相维护协会”。王裕佳此前接受采访时说,省执政党自由党中许多议员积极支持,但该党党首兼安省省长韦恩可能试图阻挠“79号法案”成为法律。曾有报导称,韦恩早前曾以“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会引发安省华裔和日本裔社区对立”为由,在和王裕佳等人会面时“礼貌地试图干扰”。王裕佳称当时他反驳了省长的言论,指出“谴责纳粹屠杀犹太人并没有让犹太人和德国人在加拿大街头对打,相反正视历史可以让后人引以为鉴”。此外,议案曾遭遇日本方面的阻挠。日本媒体8月20日称,14名该国国会议员此前曾向安大略省议会寄送意见书,欲阻挠纪念日的设立,日方称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将”有可能在相关国家间引起不愉快争论“的担忧。日方6月16日向加拿大寄送的英语意见书强调,若设立纪念日,针对日本人及日裔加拿大人的批评会高涨,将出现政治紧张。考虑到日中之间有关当时遇难人数的争论,认为“日本的立场与中国的主张不同。(这一问题)应交给两国的历史学家来解决”,敦促谨慎处理。日方议员认为,“若置之不理,将成为有关历史问题的新的导火索“,要求日本外务省也进行应对。不过,日裔社区也有不少人参与推动第79号私人法案,加拿大的日裔也是二次大战受害者。1941年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加国的日裔被送入集中营,财产被充公,这绝对是种族歧视和不公平。他说,这项法案得到各亚裔社区的支持。现在为多伦多史维会推动教育工作的多伦多公校教育局前教育总监康娜莉(Gerry Connelly)说,了解儿童的生活片段才能促进参与和乐于学习。安省有最包容和平等的课程如果欠缺了一段非常重要的历史,又何来包容。学生和家长认识二次大战的亚洲历史,将有助加强沟通,并促进校园在社会公义,勇敢和人道精神的教育。前国会参议员南希露丝说,约25万名中国人在南京大屠杀遇害,当中有数以万计的妇女被凶杀,这是一种战争罪行。联合国在24年前正式确认强奸是战争罪行,更将有步骤的强奸列为种族灭绝之一,这是男性施加于女性或男性的罪行。第79号私人法案最少令民众每年有一天记起这项罪行。 来源:综合C08

柏林现250公斤哑弹 1万人连夜疏散

         德国柏林一处工地2日发现一枚250公斤的二战遗留炸弹,导致当地约一万居民当天被紧急疏散。截至当晚22时许,拆弹前的疏散工作仍在进行,预计将持续至午夜。  据柏林-勃兰登堡广播公司报导,当天午间发现炸弹的建筑工地位于柏林市区西南部的舍内贝格区因斯布鲁克广场附近。当地警方和消防部门为拆弹设置了半径达500米封锁区,涉及约一万住户,当中还有养老院等设施。当晚,柏林共出动了50名消防人员和200名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在现场实施疏散清理工作。由于因斯布鲁克广场位于柏林地铁交通环线节点,地铁S环线在南十字星和哈兰湖之间的交通暂时中断。途径这一地区的A100高速公路也暂时双向中断。  柏林市政府当天表示,舍内贝格区市政厅等地为市民提供了应急住宿。警方则在推特上表示,将为市民提供必要帮助,“我们不会让您在雨中苦等”。  德国近年来频频发现二战遗留的大型炸弹。 2016年8月26日,柏林北部潘科区普伦茨劳贝格的一处建筑工地在施工过程中意外发现一枚二战时期苏联空袭留下的大型炸弹,重达100公斤,其附近的数间外国使馆和大批居民被连夜疏散。  今年5月7日,汉诺威因拆除二战时期遗留的五枚炸弹对市区5万居民实施了疏散。  今年9月3日,法兰克福在疏散超过6万人后成功拆除了一枚重达1.8吨的哑弹。这是德国二战后发现过的最大一枚遗留炸弹。来源:中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