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1年12月05日 星期日 00:11:54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修车

气愤!加拿大一汽修厂私自卖掉零件并扣车

【加拿大都市网】新斯科舍省Elmsdale一家专业汽车和机械商店的顾客说,他们的汽车被毁了。 加拿大新斯科舍省的一些老爷车爱好者花了数千元让专业汽车和机械商店修理他们的汽车,但现在,他们想知道是否还能再见到他们的钱或他们的车。 他们说,曾多次试图与位于新斯科舍省Elmsdale的Curtis Customs Radical Garage汽车商店及其所有者Curtis MacLean进行谈判,但都被无视了,有时这家店收取的费用甚至高于他们最初合同规定的费用。一些人说,他们被告知车辆不会被归还,而另一些人则收到了被拆成碎片的车辆。 据了解,Curtis Customs Radical Garage自2005年开始经营,多年来获得了各种荣誉,包括入围2014年East Hants商业卓越奖决赛。公司所有者MacLean也曾多次与著名的汽车制造商和汽车新闻专栏作家Rich Evans合作。 然而最近,越来越多的顾客对这家汽车商店的工作表示不满,一些人已经在小额索赔法庭上起诉了MacLean。 MacLean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由于正在进行的诉讼,他无法就针对他投诉的相关话题接受正式采访。 Marc Dooley于2015年第一次来到该汽车商店,希望得到汽车翻新方面的专业知识。他说,事实证明,这是一个“大错误”,也导致了多年来他与MacLean反复争论的头疼境遇。 Dooley说,他希望他2005年的林肯皮卡上的一些锈迹和洞能被修好:“他提供了一个6000元的解决方案,就是修理漏洞,然后再补上,或者一个3万元的解决方案,基本上就是给我一辆比新车还好的车。” Dooley说,他最后商定了3万元的方案,先付一半款,其余的钱在工作完成后支付。Dooley还透露,一个MacLean的熟人告诉他,MacLean是一个速度有点慢,但会很好完成工作的人:“我真的信任这个家伙。我原以为他会是一名出色的机械师。” 现在,Dooley的车在这家店里已经快六年了,过去两年中他一直在努力把车要回来。 Dooley说,MacLean拒绝归还这辆车,并要更多的钱。Dooley联系了商业改善局(Better Business Bureau (BBB))和皇家骑警。但BBB表示管不了,而皇家骑警则说只能帮助调解局势,仅此而已。   "这是我的坟墓"   Dooley的林肯车仍然在店里,他说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觉得这是我的坟墓。” 而Dooley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他与其他在该店有类似经历的人取得了联系。 Danny Hart和Kersten Hanke告诉CBC News,为了翻修Hart的1939 Nash Ambassadour,他们给了MacLean一辆三轮摩托车——Can-Am Spyder,作为1.8万元的定金。但是Hart发现Nash Ambassadour的零件在这家店不见了,并且现在这辆车无法驾驶。 Nicholas Trenholm在一次采访中说,他的1991年丰田MR2涡轮发动机的零部件被拆下了。另一位顾客Kevin Schreiner说,他有一辆1979年产的福特皮卡的零件被拿走了,MacLean想向他收取更多的费用。 Jim Downey说,在和MacLean来回折腾了5年之后,他损失了近2.5万元,但最终拿回了他那辆1969年的野马汽车。 Maurice...

安省修车伤不起 奔驰车头灯报价七千元

【星岛综合报道】新的房车越来越安全,它们配备多种电子装置,可以自动将车速减慢,驶离车道时又会发出警示,以防发生交通意外。现在的车头大灯也更高科技,但当你要更换时,可能会大吃一惊。 据CTV报道,安省宾顿市的Nicole Bouwmeester说:“我的汽车修理师叫我坐下来慢慢谈,我庆幸自己真的坐下来。” Bouwmeester拥有一辆2017年Subaru Impreza Sport,最近她发现一个车头大灯坏了。当她被告知无法维修,必须更换,费用约2,000元时,她大吃一惊。Bouwmeester补充说:“他们也很惊讶,仅仅因为一辆车的前灯灯泡烧坏了就要花2,000元!” 一些新款的大灯有转向反应技术,设有马达和感应器,在你驾驶时转动着照射前路。密西沙加的Monica Rok(下图)租赁了一辆2017年的奔驰E400, 下月便约满要还车了。 当检查做完后,她被告知两个前灯都有小裂缝,需要更换,每个费用是3,500元。 Rok说:“他给我的报价是更换每盏灯大约3,500多元,因为每盏灯是整套更换的。” Rok告诉经销商,这肯定是制造缺陷,不应该由她来承担费用,但她被告知,车已经超过了保修期,她必须花钱更换。她说:“我要花7,000多元来买一些奢侈品去解决他们的问题。” Bouwmeester也被告知她的车刚刚过了保修期,所以她得花钱更换大灯。 Subaru Canada在给CTV 的声明中称:“我们已不断评估和监控我们的零部件价格,以保持在市场上的竞争力,并尽可能减低车主的开支。”声明又说:“这个特别的LED车头大灯组件(不只是一个灯泡),包含了转向反应技术,包括有摩打、感应器,可以根据转向来移动车头灯。这组灯在设计上,寿命应该很长,但遗憾的是我们没有这辆车的纪录,不知道大灯为什么坏了,也不知道据以分析的可能原因。我们非常乐意为这位客户作进一步调查,看能否提供帮助。”” Mercedes Canada则告诉CTV ,它们对事件没有任何评论,但同意再审查Rok的情况,并让技术人员再次检查大灯。 除了车头大灯外,汽车后镜的感应器,碰撞警告系统和紧急煞车系统都可使汽车的维修成本更高。 (图:CTV) T11

恐怖!55岁男子车底修车 却被当场碾死

■■皮克灵市发生一名司机修车时被他人启动卡车后压死事故。Global 警惕!开车时得看看车底下有没有人或动物!!杜咸区警方正在就一名卡车司机死亡的案件展开调查。星期日晚间,该名55岁卡车司机在他的卡车下面修车时,被由他人启动的卡车碾压死亡。 据CityNews报道,杜咸区警方表示,受害者是一名55岁皮克灵(Pickering)男子,他于刚过去的星期日晚上11时15分左右,将车停在皮克灵联盟路(Alliance Road)的一个加油站,并钻到车底检修车辆。 当他还在车下工作时,他打工的卡车公司老板,一名22岁的万锦市男子,跳进车的驾驶室开动了卡车。他不知道当时有人在车下工作。 事故造成车下的卡车司机被碾压、拖曳,并在现场被宣布死亡。 警方表示,该名22岁的男子事发后留在现场协助调查。 杜咸警方连同验尸官和劳工厅人员在现场调查情况。警方没有公布当事人姓名,也未透露是否会提出指控。 综合报道

丢钱、少汽油、配件出问题…修车引发纠纷谁来帮你解决?

林先生的皮卡车 修车是人们生活中经常会碰到的问题。购买新车时,车辆都有哪些保障。改装汽车时,原厂零件和副厂配件(aftermarket parts)有什么区别,很多消费者并不了解。而去修车把车留在修理厂时,很多人也会忽略此时应注意的事和自己应行使的权利。这些看似平常的与车相关的琐碎事,处理不当就会给生活带来不小的困扰。出了问题去哪里投诉、如何维权、怎样进行有效的沟通,都是生活中需要掌握的技能。 本报记者 文琪 林先生于 2017年6月购买了全新的改装版橙色Dodge皮卡车(pickup truck),花费总共接近8万元。他声称在今年下半年发现车辆前面的格栅(bolt-on grille)生锈了。他把车送回经销商(dealer)处修理。除了过程颇曲折,林先生称取车时还发现车辆被驾驶了576公里,并且丢失了车内117余元的现金。 修车跑了576公里? 林先生在向星岛《加拿大都市报》记者投诉时声称,他在北面某车行购车时买了延长的保险(extended insurance),大概花了2,000余元,价格包在每个月的车供里。 “他们和我说的是从前面的bumper到后面的bumper全保。只要我继续开这个车,生锈的问题永远保修,一分钱不花。” 让林先生没想到的是,这个问题如此快就出现了。他表示早在今年3、4月车刚买回来一年的时候,就去车行反映过格栅处生锈的问题。他向记者表达了他对沟通过程的失望和不满:“卖车给我的人去找经理,但是他们不理我,把我的事情踢来踢去。他们说这个问题不能走我买的保险。车是他们帮我做的改装,花了大概1万5到2万元改车。他们说生锈的零件是副厂配件(aftermarket parts),不关他们的事。改车的这部分不包在保险里面。但我买车的时候,他们没跟我说啊。我买这部车,就是所有的零件不管是什么,都买了保了。只过了一个冬天,春天开始,前面的东西就生锈了,你应该要负责啊。” 林先生声称他之后找车行的老板沟通。 “我联系他以后,他表示可以帮我修,属于‘帮我个忙’(Do me a favor)。我当时就放心了。” 11月10日,林先生称他又去经销商的店里找店长。 “我问他老板有没有和你说我这个事,你打算怎么解决?他可能是被老板说过了,态度有所改变,说可以帮我处理。他表示,由于是周六,修理的地方关门,要等11月12号再预约,到时候把车留下来拿去修。我信息都留下了,然而他们12号也没有打给我。我就主动打电话给他们,然后预约了11月14号早上10点把车放过去修。” 林先生说他以为事情就此走入正轨,可以顺利解决。但他对记者表示接下去的事是他所没想到的。 “车留给他们的时候,我一直以为他们会订一个零件拿到店里修。这个生锈的大铁片,换掉再装上去,我认为总共也就半个小时,不用拆任何东西,很容易的。把零件给我,我自己都能修,就是拆个螺丝而已。” 11月13日那天,林先生说他将车送去车行的前一天晚上特意把车加满了油。 14日当天晚上,车就修好可取了。然而林先生声称拿车的时候发现车被开了576公里。 当记者向林先生询问是如何准确知道车辆被开的数字时,林先生表示,“我以前有过类似的经历。有一次我去修车,车被人开了大概70公里,但是当时我没有证据。所以这次我送车去的时候,把公里数、油缸的油拍了照片。想着等车回来的时候注意一下有没有被拿去乱开,没想到真的发生了。我车的一箱油都没了。把我的车开这么远,却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解释的话。至少哪怕告诉我'因为车是outside market,店里不能修,一定要拿到某个远的地方去修'也许,提前和我说啊。他们一句话都没有。” 与此同时,林先生称最让他不能接受的是车上的现金不见了。 “我送车的前一天晚上,去银行取了500块,留了120块现金在车上,这是我多年以来的习惯,车上有120元作为应急备用。第二天,我拿了一张20元出来买了一杯咖啡,花了两块多。因此剩下的117元多的零钱都放在车中间的手扣里。我取车的时候,这些钱也不见了。” 安省机动车工业理事会(Ontario Motor Vehicle Industry Council ,OMVIC)传讯总监Terry O’Keefe 林先生对记者表示,当天他当即与店长Derrick反映了这些情况。...

保险公司派卧底偷录过高收费证据 反被修车厂告了!

■■修车厂东主利卡斯。CBC ■利卡斯的代表律师纳瓦雷特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加拿大Aviva保险公司在损坏汽车内装上隐蔽录影机,并查出一些修车厂收取过高费用,但现在反被修车厂指控这种做法,侵犯了他们的私隐。 安省法庭将在下月决定,是否向Aviva Canada保险公司的5个员工及1位私家侦探提出刑事检控。该保险公司早前聘用一私家侦探,利用隐蔽录影及录音方式,来调查多伦多地区的10家修车公司。 指当中涉及商业秘密 Eugene Collision修车厂东主利卡斯(Cos Licursi)向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表示,Aviva保险公司派卧底人员进入其公司,透过隐蔽录影及录音装置偷看公司员工,偷听他们的对话,当中涉及商业秘密,严重侵犯个人私隐。 另一方面,Eugene Collision现正面临Aviva保险公司的法律诉讼,指其滥收费用。但利卡斯反驳,该些费用全部获Aviva的估价员批准。 根据加拿大法律,在未经同意下,在私营企业或住宅安装录影装置均属违法行为。 Aviva保险公司对该家修车厂进行的卧底调查,由公司内的诈骗调查组负责,组内有3位成员为前多伦多警员。多伦多警局曾被要求调查Aviva保险公司,但调查人员未有采取任何行动,原因未明。利卡斯的代表律师纳瓦雷特(Xavier Navarrete)表示,如果Aviva保险公司调查人员逃出法网,其他公司也会认为,他们都可用同样方式窃取商业秘密。

强化汽车安全法通过!问题车辆车厂收回包维修!

本报记者 联邦运输部的《为加人强化汽车安全法》获得通过,赋予政府权力主动下令车厂回收有问题的汽车,以及负担全部维修费用。有读者向本报表示,政府早在10年前便应立法,令他多年来投诉无门。 本报读者陈先生说,多年前购买一辆亚洲厂牌的汽车,几年后仪表板上的引擎警示灯突然亮起。修车厂查看电脑资料后表示,原厂发出的通知是可以免费更换电脑板,但只限一定的行车里数和车龄。当时汽车的车龄未过,但行车里数已经超过。如果要更换电脑板,连同车匙重新编码,要大约800元。他将消息通知其他先后买同一型号汽车的亲友时,发现都是行车里数超过,引擎警示灯才亮起。 唯忍受引擎警示灯长亮 修车厂的技师指出,即使不更换电脑板,也不会影响驾驶或行车安全,唯有忍受引擎警示灯长亮。 陈先生说,每次进行安省政府规定的废气排放测试时,都要向验车中心证明引擎警示灯亮起对汽车没有影响,因此验车的花费大约多了一 倍。 陈先生说,其后又发现汽车的行车里程计故障。修车厂同样告知是原厂问题,但车主要自行负担这笔费用。由于车龄已过10年,便干脆不换零件。 铃木汽车总经理林正恩指出,“保固”(Warranty)与“回收”(Recall)不同,保固是保证产品的寿命,因此有年限和行车里数的限制。回收是因为产品在设计上有问题,所以不论车龄。 他说,汽车厂如果宣布回收,代理商会发信通知车主。零部件和人工全数由汽车厂支付。因此车主如果搬屋或更改地址,必须通知代理商以免失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