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1年12月04日 星期六 23:12:52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债务水平

三成国民无力还债 创2017年来新高

■■疫情期间三成国民无力偿还债务。Global   【加拿大都市网】最新民调显示,疫情期间本国国民的负债情况呈两极发展,更有三成受访者称无力偿还债务。   据Global新闻报道,民调机构益普索(Ipsos)代表债务咨询公司MNP最近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与疫情之前相比,本国高收入家庭的债务状况有所改善;而收入较低的家庭情况变得更糟。尤其是较年轻的国民,不仅越来越难以偿还债务,还在疫情期间积累了更多的债务。   总体而言,接受调查的受访者表示,与3月份的上一次民调相比,他们在月底剩余的现金更多,平均增加了106元,达到731元。不过MNP亦指出,30%的受访者表示无力偿还债务,这是自2017年以来的最高比例。   持牌破产受托人霍耶斯(Doug Hoyes)称,现在很多人持有现金,因为他们在疫情期间花销不大且仍有薪水,实际上有能力去杠杆并偿还债务。而在疫情期间失业的人,则不得不承担更多的债务来维持生活。   高收入家庭债务状况好转   不过他警告说,由于失业意味着没有工资可以作为被扣押的款项,而银行和信用卡公司等债权人是不能扣押加拿大复苏福利(CRB)等收入支持福利金的,没有工资实际上受到了保护,因此,随着经济重新开放,一些失业国民在重新工作后,可能会在财务上变得更加脆弱。   根据MNP的调查报告,有抵押贷款的房主可能是另一个“有风险”的群体。三分一的受访者感觉自己是“房奴”,因为每月在支付完与房屋相关的账单后,几乎没有余钱。调查显示,大约有550万房主,在财务上容易受到利息升高或工作状况变化的影响。   MNP的持牌破产受托人巴齐安(Grant Bazian),亦对那些财务状况较疫情前更好的国民发出警告。他说,很大一部分国民似乎已准备好摆脱社交束缚,直接进入购物中心、餐馆或去旅行,庆祝疫情的结束,不过对许多人来说,即使他们重新就业并努力应对可能积累的新债务,但疫情造成的财务影响可能会持续数年。星岛综合报道

报告指多伦多市民易受加息冲击 原因是什么?

■■加拿大人债务水平不断升高,主因是住房贷款债务。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按揭及房屋公司(Canada Mortgage and Housing Corporation, CMHC)的最新报告显示,多伦多和温哥华居民的个人债务水平不断创新高,比以往更容易受加息的影响。 据加通社报道,该机构对信用监测公司易速传真(Equifax)、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s Canada)以及加拿大咨议局(Conference Board of Canada )的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在截至6月30日的今年第二季度,温哥华居民的负债收入比率(debt-to-income,DTI)为242%,意味着每1元的可支配收入(即扣除入息税后)相应欠债2.42元。多伦多居民的DTI为208%,与温哥华不相上下。这是自2015年以来两个城市同期数据的最高纪录。而今年二季度全国的DTI为171%。 主要是房屋贷款债务 CMHC称,个人债务水平升高的主因是住房贷款债务,占本国居民所有未偿还家庭债务总额的三分之二。如果利率继续攀升,负债水平较高的家庭,可能会感到预算紧张,因为通常他们拥有的债务整合选项不多,无法应对加息导致的还款额增加。 CMHC警告称,还款负担加重的代价可能包括消费降低、储蓄减少,或不得已选择降低本金还款额。某些家庭如果收入不足以支付更高的费用和信用卡账单,甚至可能拖欠贷款。 不过,CMHC的报告称,本国的家庭负债水平各地差异很大,一些大城市甚至在下降。第二季度DTI下降的城市,包括渥太华-加蒂诺地区(Ottawa-Gatineau)、哈利法克斯(Halifax)以及魁北克的舍布鲁克(Sherbrooke)。DTI最低的是纽省的圣约翰(Saint John),DTI为106%。 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