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1年10月19日 星期二 02:13:17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7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养老院

养老院高管涉非法禁锢被捕 因疫期拆除住客门把手

■■发生涉嫌拆除住客房间门把高管遭起诉的养老院。Google Maps   【加拿大都市网】一名养老院的总经理,被指在疫情爆发期间,将部分住客的房门把手拆除,他现要面对非法禁锢的指控。   杜咸区警队指出,警方于2月12日接到投诉,且开始调查奥沙华以东柯堤斯(Courtice)地区的White Cliffe Terrace退休养老院。   据称,在疫情爆发期间,该养老院的工作人员,将部分住客的房门把手拆除。   警方表示,经调查后,已拘捕一名现年40岁、White Cliffe Terrace养老院的总经理卡利米(Tawab Karimi);他现要面对两项非法禁锢的指控;卡利米已获得保释候审。   未遵守相关法例遭举报   3月时,安省退休居所管理局(RHRA)已公布于2月4日对White Cliffe Terrace退休养老院进行检查后的结果,及表示透过举报人了解情况。   RHRA表示,检查发现,该养老院“未遵守《退休之家法》中,有关防止虐待与忽视住客,以及禁锢的某些法例”。   4月时,CP24及CTV从经营该养老院的公司Verve Senior Living,获得一份文件的副本,副本内容指养老院“有少部分”门把手被拆除。   Verve Senior Living总裁兼行政总裁伯德(David Bird)于2月10日回信表示:“这违反了我们的协议与做法,我们一旦意识到问题后,所有住客的房门把手都立即重新安装。”   杜咸区警队呼吁公众,若对事件有任何消息,可致电1-888-579-1520,内线1657与警方联络。

安省这家养老院爆发新冠 8名住客感染死亡

■Mountainview安老院,3月31日起爆发疫情。 Global 安省荷顿区一安老院录得有8名住客因感染新型冠病毒死亡。 荷顿区公共卫生部门表示,位于Georgetown的Mountainview Residence安老院,由3月31日起爆发疫情,至今共有63名住客,18名职员对病毒呈阳性反应,且已有8名住客染疫死亡。 公共卫生部门表示,由于Mountainview安老院的疫情,较最初估计恶化得多,已对院内所有住客及职员进行病毒检测,及采取隔离措施。 卫生官员表示,该安老院的感染患者中,大部分都没有病征;但截至上周五(17日),已有8人因与感染有关而死亡。 荷顿区公共卫生医疗主任梅加尼(Hamidah Meghani)表示,必须向安老院住客及职员的健康与安全,以及保障个人私隐而负责,但由于接到来自安省讯息与私隐专员的澄清要求,故公布有关讯息。 综合报道

小镇护老院13死51确诊 成安省重灾区之一

距离多伦多一个小时车程的哈迪曼-诺福克(Haldimand-Norfolk)地区,一家护老院13名居民因新冠肺炎而死亡,51人感染,成为西南安省疫情死亡人数最多的地区,堪称省内最严重的感染热点之一。 据当地媒体The London Free Press报道,位于黑格斯维尔(Hagersville)小镇的Anson Place护老院,到目前为止,在疫情中有13名居民死亡,另有51名居民感染了新冠病毒,总数超过护老院人数的一半。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当地卫生官在护老院确认了上周四以来,两例新的死亡和更多的感染,同时,黑格斯维尔的West Haldimand综合医院,也有6名工作人员对病毒测试呈阳性。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仅有约3,000人口的小镇黑格斯维尔,疗养院的工作人员面对疫情尤其艰难,有些人已经连续工作超过10天。 疫情暴发一个月以来,长者占安省新冠死亡人数的一半左右,包括29名住在Bobcaygeon疗养院的居民,和6名居住在萨尼亚的Landmark Village护老院。 据安省的数据,伊利湖沿线的偏远乡村地区,从西部的长角一直延伸到东部的邓恩维尔(Dunnville),是西南安省感染率最高的地带,每10万人中有106.1例。只有渥太华山谷的另一个农村地区感染率更高,每10万人有106.3例。 哈迪曼县和诺福克县的县长,已敦促人们不要来到该地区,因为该地区不但疫情严重,并且医疗资源有限。这两个县只有8台呼吸机,用于抢救危重病人。 不愿透露身分的工作人员说,该护老院内的工作人员,只能在他们的住所和护老院之间走动,如果他们被在其他地方抓到,例如在超市等,就将被罚款。 当地卫生部门规定,疫情暴发期间,该护老院不得接纳任何新院友,护老院居民要在自己的房间内自我隔离。官方已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来控制疫情。 在本次疫情中,免疫力和肺活量降低的老年人,尤其容易受到伤害。包括居住在安省的600多间长期护理院的70,000多名居民。这些疗养院目前仍受到严格的封锁。 综合报道

安省小镇养老院13人死51确诊 成重灾区

距离多伦多一个小时车程的哈迪曼-诺福克(Haldimand-Norfolk)地区,一家养老院13名居民因新冠肺炎而死亡,51人感染,成为西南安省疫情死亡人数最多的地区,堪称省内最严重的感染热点之一。 据当地媒体The London Free Press报道,位于黑格斯维尔(Hagersville)小镇的Anson Place养老院,到目前为止,在疫情中有13名居民死亡,另有51名居民感染了新冠病毒,总数超过养老院人数的一半。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当地卫生官在养老院确认了上周四以来,两例新的死亡和更多的感染,同时,黑格斯维尔的West Haldimand综合医院,也有6名工作人员对病毒测试呈阳性。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仅有约3,000人口的小镇黑格斯维尔,疗养院的工作人员面对疫情尤其艰难,有些人已经连续工作超过10天。 疫情暴发一个月以来,长者占安省新冠死亡人数的一半左右,包括29名住在Bobcaygeon疗养院的居民,和6名居住在萨尼亚的Landmark Village养老院。 据安省的数据,伊利湖沿线的偏远乡村地区,从西部的长角一直延伸到东部的邓恩维尔(Dunnville),是西南安省感染率最高的地带,每10万人中有106.1例。只有渥太华山谷的另一个农村地区感染率更高,每10万人有106.3例。 哈迪曼县和诺福克县的县长,已敦促人们不要来到该地区,因为该地区不但疫情严重,并且医疗资源有限。这两个县只有8台呼吸机,用于抢救危重病人。 不愿透露身分的工作人员说,该养老院内的工作人员,只能在他们的住所和养老院之间走动,如果他们被在其他地方抓到,例如在超市等,就将被罚款。 当地卫生部门规定,疫情暴发期间,该养老院不得接纳任何新院友,养老院居民要在自己的房间内自我隔离。官方已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来控制疫情。 在本次疫情中,免疫力和肺活量降低的老年人,尤其容易受到伤害。包括居住在安省的600多间长期护理院的70,000多名居民。这些疗养院目前仍受到严格的封锁。综合报道

蒙特利尔养老院一月31人死 警方展开调查

蒙特利尔一间私营安老院自3月13日至今有31人死亡,其中5人已确认与新冠肺炎有关。魁省省长勒格(François Legault)称情况“看起来很像是有重大过失”。目前警方正在对该安老院及该集团属下的其他养老院进行调查。 这家爆发疫情的赫伦安老院(Residence Herron)位于多瓦尔(Dorval)郊区,省卫生官员在周五晚上查阅病人的医疗档案时才发现这家养老院的问题。该院2015年被卡塔萨(Katasa)集团购买,该集团在魁省除拥有赫伦安老院外还拥有其他6间安老院。当局正在调查集团旗下所有安老院。魁省卫生厅长麦肯(Danielle McCann)表示,他们还将对省内其他40间私营安老院进行调查。 在赫伦安老院死亡个案受到社会关注后,魁省卫生部门3月29日立即对安老院进行了首次调查,他们发现安老院几乎被“荒废”,工作人员都已经离开,没人工作。 安老院爆疫情后多人辞职 魁省卫生厅长麦卡恩(Danielle McCann)周六说,他们了解到该院一直为了工作人员和住客的比例发愁,卫生厅也一直提供帮助,但卡塔萨集团似乎不太配合,直到省府发布两个正式通知和法院命令后,卫生官员才得以看到安老院住客的医疗档案和家庭联系信息。4月8日发布的法院命令允许卫生当局“采取其认为必要的任何措施,以防止国民健康的威胁恶化。” 麦卡恩说现在赫伦安老院情况已经得到控制,医护人员在安老院全面展开工作,周六开始也与所有的长者家人取得联系。 蒙特利尔市民惠兰德(Peter Wheeland)87岁的母亲康妮(Connie)在赫伦安老院住了大约2年,上周五被家人送往医院。他说,一开始母亲不想去医院,但最终家人说服了她,他们需要担心的是赫伦安老院而非医院。 但惠兰德的85岁的父亲肯(Ken)则没有这么幸运,他一周前因新冠肺炎死于蒙特利尔另一所安老院。 魁省安老院的条件多年来一直是一个问题。勒格表示,安老院正在发生的事情令他感到不快。他承诺将采取必要的行动,确保魁省长者得到更好的照顾。 安省101间安老院爆发疫情 此外,在安省万锦市一间伤障人士之家,在10名住客和2名工作人员确诊新冠肺炎后,除了4名护理人员外,其他工作人员全部辞职了,管理层不得不介入从事一些一线的工作,但这没办法长久持续下去。安省卫生厅长叶丽雅(Christine Elliott)称该省共有101间安老院爆发了疫情。综合报道

安省养老院防疫大漏洞:护理员多处兼职

(■■St. Joseph's Lifecare Centre为兼职员工,提供全职工作时间。Facebook) 安省长期护理院员工在疫情期间,仍可以在多个护理机构工作,大大增加了传播新冠病毒的机会。有工会成员强烈呼吁安省政府纠正错误,因为这是攸关性命的事。 卑诗省林恩谷长期护理中心(Lynn Valley Care Centre),是全国最早爆发疫情的护理院,至今已有16人死亡。卫生官员相信,传播源头来自一名在多个护理机构任职的护理员。卑诗省府之后规定,所有护理院员工只可以在一间护理院工作,兼职员工获发全职薪金,以补偿不可以在其他院舍工作的损失。 有院舍以应急基金补贴员工 与卑诗省政府不同,安省政府至今仍未强制要求护理院员工只可以在一间护理院工作。 虽然安省政府认同,护理员工只受雇于一间护理院,是更安全的做法,但省府却不愿意强制规定。省府在上月发表指引称,为减少护理院病人染上新冠肺炎的机会,护理院雇主应该限制员工,不允许他们在多个不同地点工作。 不过,代表安省3万名医护员工的Unifor工会医疗保健业主管萨维拉(Andy Savela)指,安省只有约一半的兼职护理员工,在一间院舍工作。该工会代表安省3万名医护员工。萨维拉说,很多护理院员工为了维持生计,需要在多间护理院做兼职。 萨维拉认为,政府需要提供补偿方案,让员工可以选择一个提供最多工时的雇主,少赚的薪金可以获得补偿。 哈斯勒(Cindy Hasler)是Unifor工会第504分会副主席,她在咸美顿(Hamilton)地区一间护理院做全职工作。她说,看到一些同事经常在不同医疗机构工作,令她感到十分忧虑,她呼吁省府加强管制,限定员工只可以同时在一间护理院工作,因为这对于院舍居民和职员来说,都是关乎生死的大事。 不过,安省仍有一间受政府资助的护老院,愿意为兼职员工提供全职工作时间。位于布兰特福特市(Brantford)的 St. Joseph's Lifecare Centre,要求员工只在一个地方工作,并同时向选择留在该院舍的员工,提供全职工作时间。该所护理院的管理人员斯瓦米(Bidar Swamy)指,多付的薪金是从省府的应急基金中提取。综合报道

华裔医生:老人院爆发新冠,是否与多市回收的不合格口罩有关?

资料图 图文无关 多伦多市政府周二表示,回收逾62,000个分发给长期护理院的不合规格口罩。有医生表示,问题严重,这批口罩可能令院友及员工面对感染新冠肺炎风险。 多伦多市政府回复星岛A1中文电台查询时表示,市政府职员依赖一间大型知名供应商介绍,采购这批口罩。采购团队有订购口罩的相片,但没有取得样本。日后会采取更严谨的品质保证程序。每一个市府收到的产品,都会由当局检查,确保是同一个符合市政府标准,获批核的产品。市府没按要求,提供获分发不合规格的长期护理院名单。但晚上公布三间获分发长期护理院名字,包括爆发新冠肺炎的Seven Oaks,至少8名院友染病死亡。 孟尝会回复该电台查询时表示,旗下长期护理院没有收到市府这批口罩。颐康中心回复查询时表示,不合规格口罩似乎是分发给市属长期护理院,中心仍然与原本的本地分销商采购口罩,不认为有品质问题。 这个教训要好好检讨 家庭医生梁自基周二接受星岛A1中文电台时事节目《A1出击》访问时表示,使用不合规格口罩,后果可以很严重。若长期护理院员工使用的口罩很容易破烂,而他又是没有病症的新型冠状病毒带菌者,很容易会把病毒传染给院友。相反地,若院友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未确诊前,也可以传染给员工,因为长期护理院的员工和院友有紧密接触。这种近距离接触长者,会令感染风险更大,因此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梁自基又说,暂时很难确定,多间长期护理院爆发新冠肺炎,是否与这批不合规格口罩有关,因为病毒也可以透过手部接触,或触摸被病毒污染的地方而传播。虽然不合规格口罩是一个可能性,但仍有待当局调查。 梁自基表示,他知悉多伦多公共卫生部门检验新冠肺炎积压个案,很多时候要几天后才有结果,因此估计,当局不会很快有调查结果,可能要一至两周后才知道答案,因为就算有人因而感染,也需时出现病症,然后去验测又需要时间等结果。他认为,在太平盛世时,这是严重错误,但在口罩短缺情况下,可能会走漏。这是一个教训,日后要检讨,追查那里出错。 星岛日报特约记者杨婉文

长期护理院因感染新冠死亡人数持续增加

万锦市1间长期护理院,再有多2人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死亡;至于位于Bobcaygeon的Pinecrest Nursing Home,亦有多4人因感染而死亡。 万锦市市长薛家平(Frank Scarpitti)表示,位于万锦市的Markhaven Home for Seniors长期护理院,再多2人感染新冠肺炎死亡,2人分别为68岁女子及95岁女子。 另外,据《星报》报道,Pinecrest长期护理院,截至周五(3日)早上,再有多4人因感染而死亡,今死亡人数上升至20人。 安省政府表示,最近数周对长期护理院已加强措施,当中包括限制访客及增加额外检查与清洁的资金。 (资料图片) T02

媒体爆料:安省新冠死亡人数远多于官方数据

(■■Pinecrest再添两名死者。星报) 安省周四新增确诊新冠病例401宗 ,死亡人数再添16人。Bobcaygeon社区护理院相关的死亡病例增至17宗。多伦多市在过去的两周,病例数增加了五倍。《星报》根据各地医疗机构公布的数据进行统计发现,截至周四下午5时,安省因新冠感染死亡的人数远多于官方的数据,已达92人。 根据省卫生厅周四公布的数据,安省的确诊病例总数为2,793宗,共死亡53人,痊愈831人。还有2,052人在等待测试结果,较24小时前减少了1,083人。截至周四,全省共完成了62,733个测试。在全部确诊病患中,有405人入院治疗,其中167人目前在深切治疗部(ICU),112人需要使用呼吸机。 不过省卫生厅周四表示,2,793宗病例的数字是截至前日下午4时;此外,由于报告系统的延迟,53人的死亡病例是截至周四上午,该数字可能统计不完全或已经过时。 多市新冠病例两周暴增五倍 而根据《星报》的最新统计,截至周四下午5时,安省的确诊或推断病例共计3,210宗,死亡92人。《星报》称,这些数字的计算根据,是安省数十个地区公共卫生部门发布的公开数据和新闻稿。 多个地区在周四下午报告了死亡病例,其中杜咸区新增3宗,目前区内死亡人数已达9人,当中有4人为养老院住户。Brant County周四报告了首宗死亡病例,为一名本身已有健康问题的60多岁人士;贵湖市(Guelph)也有一名80多岁长者死亡。 安省中东部城市Kawartha Lakes的Bobcaygeon社区护理院Pinecrest Nursing Home周四报告,再有两位住户因新冠肺炎死亡,令与该护理院相关的死亡人数达到17人,其中一名死者为该院一名住户的配偶。 多伦多医疗卫生官迪慧娜(Eileen de Villa)在周四下午的记者会上警告说,虽然多伦多的死亡人数仍为11人,但她知道还有更多死亡病例,不过尚未宣布,且很快将有更多信息发布。 迪慧娜称,在过去的两周中,多伦多的新冠肺炎病例增加了500%以上,截至周四下午1时,确诊和可能病例897宗,其中86人住院,39人处于重症监护中。有四分一以上的病例是社区传播的结果。综合报道

护理之家变死亡之家 安省一家养老院死亡高达17人

安省有关官员说,COVID-19又夺去了Bobcaygeon一家长期护理之家两名居民的生命,使这家疗养院的死亡总人数达到17人。 Pinecrest养老院的医疗主任Michelle Snarr周四告诉媒体,又有两名长期护理之家的居民在夜间死亡。 到目前为止,该护理之家已有16名居民和其中一名居民的配偶因感染新冠病毒而死亡。 安省养老院的老年居民受到了COVID-19的严重影响。 安省各地的医疗机构已经报告了多起死亡病例。周三,公共卫生官员证实,安省的长期疗养院至少发生了30起疫情。 周三,多伦多公共卫生部门表示,位于士嘉堡的Seven Oaks长期护理中心已有八名居民死于新冠。(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图库) (ref:https://www.cp24.com/news/number-of-deaths-linked-to-covid-19-outbreak-at-bobcaygeon-nursing-home-rises-to-17-1.4879149)

多伦多新冠大爆发 士嘉堡养老院一夜死4人

(■■The Rekai Centre’s Sherbourne Place中心的66岁男住客,在上周确诊,男子整个周末病情稳定,但周一迅速恶化并于当晚死亡。 GOOGLE STREET VIEW) 多伦多全市的疫情大爆发,死亡人数一夜间暴升。多市公共卫生部门周三说,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大流行已经夺走了19名多伦多市民的生命,一夜间增多8人。其中养老院的死亡人数更不断上升,当中士嘉堡Seven Oaks之家至今已有8死,而单周二晚就新增4人死亡。该所养老院周三时总共有77例确诊和可能病例。 至于多市确诊或可能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跃升至818,其中75人在医院,35人在深切治疗部。 多市公共卫生部门在周二报告3例死亡个案时,已经说明在15间护理院中发现确诊病例,其中6间出现疫情爆发。 据《多伦多星报》报道,多伦多公共卫生局周二发布了长期护理院新病例的详细信息,表明该病毒已经在护理院中传播,并导致了爆发,甚至是致命的后果。 多市定义爆发较宽松 公共卫生局称,周二时在9间长期护理院中,各有一例检测阳性,其中两间护理院已完成了为期14天的“全面预防”,没有任何新的传播。多伦多市护理院将2宗病例定义为爆发,而渥太华等城市则认为有1宗即是爆发。 多伦多长期护理院当前有疫情爆发的名单包括: 1) Seven Oaks之家周二时只有23例确诊,包括14名居民和9名工作人员; 2) St. Clair O’Connor长期护理院周二时有6例确诊,包括3例居民,3例工作人员; 3) Extendicare Bayview护理院周二时有4例确诊,包括两名居民和两名工作人员; 4) West Park健康护理中心周二时有例确诊,包括两名居民和两名工作人员; 5) Chartwell Gibson中心住客周二时有3例确诊; 6) The Rekai Centre’s Sherbourne...

养老院连环杀手调查报告 7年130宗投诉仍任职

针对前护士韦特劳费尔(Elizabeth Wettlaufer)杀害8名养老院长者案,安省上诉庭法官吉利斯(Eileen Gillese)周三公布独立调查报告,警告悲剧将会重演,呼吁立即彻底改革安省长者护理中心。 吉利斯表示,不能因为韦特劳费尔身陷囹圄,就认为长期护理机构的威胁已经解除,要避免将来再发生同类悲剧,养老院系统必须作出改变,令护理员没有机会伤害接受护理的人。她称护理机构的连环杀手是一个“现象”。 厅长允立即拨款落实相关建议 韦特劳费尔于2007至2016年间,在安省西南部两间养老院当注册护士,她先后通过注射过量胰岛素杀害9名长者。直到2016年9月,她在多伦多精神健康中心承认作案之前,从未有人发现她的罪行。吉利斯认为,这是系统性的漏洞造成的。 吉利斯的报告提出了91项建议,包括对养老院采取更为密集的监督;对职员进行更多培训和教育;增加注册护士和家庭护理人员的数量,向每间养老院拨款20万元提高安全用药和基础设施条件等。吉利斯未指出拨款总额,但安省共有626间养老院。 安省培训及专上教育厅长富勒顿(Merrilee Fullerton)承诺会立即采取行动,并拨款解决报告提出的相关建议。但她也未有透露拨款的数额。 凶手任职7年涉130宗投诉 报告总结了导致韦特劳费尔杀人未被发现的一连串错误和疏忽,但并没有指出任何特定个人或机构的不当行为,因为这是长期护理机构的系统性漏洞导致的。 吉利斯表示,韦特劳费尔与其他连环杀手一样,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兴奋感”而杀人,没有其他原因。 韦特劳费尔曾于1995年因被发现滥药而被她第一个就职的机构开除,她承认自己上夜班时曾经偷药。后来20年中,她又多次因给错药、照顾不周,以及与同事冲突等原因被处分。2014年,她工作了7年的卡莱森特养老院(Caressant Care)有意解雇她,因为她多次给错药,院方称共收到多达130次对她的投诉。 养老院向护士学会(College of Nurses)汇报了韦特劳费尔的行为,但护士学会并未进行调查。纪录清白的韦特劳费尔随后又在安省伦敦市的草原公园(Meadow Park)养老院杀死了两人,还试图杀害另外两人未遂。本报综合报道

20年前沉案重翻起 度假胜地失踪 现确定为被谋杀

省警方表示,安大略省一幢综合养老院发生的,四起年代久远的失踪案,现在被视为凶杀案。 自90年代末以来,省警官员一直在调查此案,当时四名老人在马斯科卡(Muskoka)地区失踪。马斯科卡是安省著名的养老度假胜地。 当时77岁的琼·劳伦斯(Joan Lawrence)于1998年失踪。1997年至1999年间,91岁的约翰·塞普尔(John Semple),72岁的约翰·克罗夫特(John Crofts)和73岁的拉尔夫·格兰特( Ralph Grant)也消失了。 周四在旺市(Vaughan)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OPP临时副专员保罗·比斯利(Paul Beesley)表示,警方在调查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警方希望解决此案,以帮助那些失踪老人的家庭作一个了结。 “我们的目标是简单地找出这些可怜的灵魂发生了什么,”比斯利说。 自90年代以来就一直在调查此案的警督罗伯·马修斯(Rob Matthews)说,四人都被认为已经死亡,但他们的遗体还没有找到。 他说,三个马斯科卡养老物业的前业主可能与此案有些关联。 马修斯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这些业主此前曾被控欺诈罪,但他不愿详细说明。 “他们是两个不同的调查,但他们肯定是相互关联的,”马修斯说,“前业主有受到指控,但由于目前的法律关系,我无法发表评论。” 马修斯说正是欺诈调查最终把他引到了失踪案。 他说,这些养老院之前由四名兄妹所有,目前已经不再营业。他们在之前调查期间没有与警方合作。 他说,这两所房屋和一间农舍接收了90年代后期不再与家人联系的弱势老年人。警方经常会收到这间老人院如何对待居住者的投诉。 马修斯说,调查人员了解到,很多住客在夜间逃离养老院,前往多伦多或渥太华的流浪汉收容所。 他说,在这间老人院中,共有16人死亡,但只有12起向警方报了案。他说,虽然这12人的死亡目前认为并不可疑,但其他四人现在被视为凶杀案。(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警方提供)

心酸!Yonge街养老院被“商业化” 150名老人无家可归…

位于Yonge街887号的Davenhill养老院已被出售,老人们必须在年底前离开。150名长者突然一下子成了无家可归的人,想起来让人十分心酸... 据CBC报道,今年96岁高龄的老人西格丽德·里科(Sigrid Riko)在过去的八年时间里,一直住在Davenhill养老院里,如今养老院将出售,她表示不知道自己以后将住在哪里。 “我以为我会在这里走到生命的尽头”老人流着眼泪向记者说道。“如果你年轻,当你要搬家时你的内心并不会有太大的压力,但如果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得知不得不搬家的时候,内心犹如被闪电击中一样。” 西格丽德·里科的女儿克里斯塔表示,在这个住房供不应求的城市里,想要找到一处适合母亲居住的地方是非常困难的,这是一个挑战。像Davenhill这样能为老人提供健康的饮食,并且帮助她们打理家务,还有护士全天候待命的地方越来越难找了。 尽管,Davenhill管理层人员已经向记者表示,他们聘请了一名搬家顾问,并且也在免费帮助居民们找到合适的住所,但这并没有减轻对长者们的大家。克里斯塔称:这些人不应该在最后的日子里收到对抗和折磨! CBC News截图 背后真正的卖家竟然是... 在一份声明中,Davenhill的发言人Genevieve Brown告诉CBC记者,出售房产和关闭养老院“绝无半点关系。” 但据调查发现,Davenhill养老院于今年5月被卖给了一家有限公司,而该公司的董事和总裁是多伦多的房地产律师安德路简里(Andrew Jeanrie),而记录显示,该公司是在这栋建筑出售前一周刚刚成立的。 养老院商业化 该区市议员林顿(Mike Layton)向CBC表示,虽然附近居民担心这里将会成为共管公寓开发项目,但是有关部门这边目前尚未收到任何的开发建议。 林顿也真心希望搬迁能够比较顺利地进行,给这些老人找到合适的地方,以满足他们所需的护理要求。 来源:CBC News 星岛加拿大都市网Leslie编译 参考资料: https://www.cbc.ca/news/canada/toronto/seniors-home-1.5204548

不服老!加拿大“超级老人”玩心跳:高空跳伞庆祝生日

加通社图 星岛都市网报道:95岁的卑诗省老人Henry Martens这辈子做了许多冒险的事,例如,他曾经钻进黑熊的洞里,与雪崩竞速滑雪,与持刀歹徒殊死搏斗…他说:“猫有九条命,而我活了8条。”年近百岁的他仍然没有放弃冒险,上周末,他为了筹款参加了跳伞,这是他第二次跳伞。 星期六,Henry为了给Abbotsford一个养老院(Tabor Village)筹款,去跳伞。在那里,他认识了另一名来跳伞的老人Etta Hellyer。 与Henry不同,Etta不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她曾是一名精神科护士,如今已经退休。 她说:“做生意要冒险,生活并不需要。我一生中最大的冒险就是生了6个孩子。” 但一年前,Etta开始想为养老院跳伞筹款,她觉得,虽然自己目前还能独立生活,但也许有一天会需要住进养老院里。 Etta来跳伞的当天正好也是她90岁生日。从3000米高空跳下,以接近每小时200千米的高速下落整整一分钟——她决定用这种方式来庆祝生日。 Etta曾在去年摔断过腿,所以对于如何着陆有一点点焦虑,但她并不害怕。 “我想看看这美丽的世界。所有人都说,从飞机上跳下来看到的景色非常美。”她说。 Etta的女儿Cathy表示,她为母亲感到骄傲,因为母亲用行动打破了有关老年人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的刻板印象。 “老年人不必困在轮椅上,”Cathy说,“在垂暮之年保持体形,保持头脑灵活,我认为这是生活的唯一方式。” Martens同意这种说法。在登机的前几分钟,他表示,享受生活很重要的两个前提,就是拥有正确的态度和保持运动。拥有这种态度的他,已经开始计划下一次跳伞了。 “等我活到100岁,我还要来跳伞!” 参考:https://www.cbc.ca/news/canada/british-columbia/abbotsford-seniors-skydive-for-fundraiser-1.5168529

误闻警报走出豪华养老院 政要93岁母亲冻死

魁北克集团(Bloc Quebecois)前党领杜锡(Gilles Duceppe,图右)的93岁母亲,星期日被发现冻死在蒙特利尔一间豪华养老中心公寓大厦外。 警方初步调查显示,杜锡母亲奥特(Helene Rowley Hotte,图左)居住的蒙特利尔东端养老院Lux Gouverneur,星期日清晨4时15分响起一氧化碳警报。奥特居住在养老院三幢大厦的其中之一,她应该是听到了警报声,但没有听到她所居住的大厦不需要撤离的广播。 警方称,奥特通过后门离开大厦,后门随即锁上,令她被困在大厦外的冰天雪地中。由于特大暴风雪正席卷蒙特利尔,当时外面气温为摄氏零下19度,风动效应令体感温度低达零下32度。她的尸体在逾7个小时后才被发现。 据蒙特利尔消防局称,当天清晨,养老院的一氧化碳警报令大约100人离开了大厦,他们在6时20分被允许回到大厦内。 警方称,该案件将交由验尸官办公室处理。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6年间,魁省共121人因失温被冻死,其中31人为75岁以上老人。 杜锡周一拒绝就此事发表评论。魁北克集团、魁省省长勒格(Francois Legault)以及耆老服务厅长布莱斯(Marguerite Blais),均通过推特向杜锡及其家人表示了慰问。Lux Gouverneur的网站显示,该私人经营的养老中心由三栋豪华公寓大厦组成,提供一系列服务设施。

养老院成炼狱?95岁老人多处瘀伤血渍!

■麦克杜格尔被发现时的双臂,脸部、双肩、双腿都有瘀痕。Lois Foster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新斯高沙省(Nova Scotia)一女子,发现住在养老院的95岁母亲,身上出现大片瘀伤及血渍,但所属养老院拒绝承认疏忽责任。 现年95岁的麦克杜格尔(Kathleen MacDougall),住在新斯高沙省北雪梨(Sydney)Harbourstone Enhanced Care养老院5年。院舍属Shannex拥有,旗下共有34所安老设施,位于在新斯高沙省、纽奔驰域省及安省。 接通知 指在院舍不慎摔倒 麦克杜格尔的女儿大众特(Lois Foster)于3月18日接到通知,母亲在院舍不慎跌倒。但当她看见母亲时,发现她的双臂、双肩、双腿都有瘀痕,肩膊、脸上及脖子的皮肤剥落。大众特称她从事医护35年,未见过如此严重的情况。麦克杜格尔患有脑退化症。院方指,每半小时都会查看麦克杜格尔。 但大众特指出,这事难以置信,因为母亲的伤痕,明显是长时间碰撞而未有理会导致。大众特又指出,母亲的房间在走廊尽头,她常担心护理员根本听不到她求救。大众特曾要求院方翻看监控摄录片段,但不得要领。Shannex拒绝接受传媒访问,只用电邮回复指,不能百分百保证长者不跌倒。

安省三间护老院不合规 遭勒令停收住客

■Tyndall护理院被安省卫生厅勒令停收新住客。Tyndall网站 综合报道 包括密西沙加市的一所养老院在内的安省3所养老院,由于不合安省护理标准而被安省卫生和长期护理厅下令停止接收新住户入院,直到改善完毕。 据《多伦多星报》的调查报道,本周安省卫生和长期护理部门向这3所养老院下达停止接收新客户的命令,该命令针对Sharon Village Care Homes连锁经营的两个设施,包括密西沙加的Tyndall护理院和伦敦的Earls Court长期护理中心,以及来自Fergus的Caressant Care连锁护理中心的一间养老院。两家公司都向《星报》发出书面声明,表示将与有关部门合作解决问题。 停止接收新住客的命令并不常见。安省的630个长期护理院,每年大约有5个接到类似命令。安省卫生厅长贺施金(Eric Hoskins)在日前写给Sharon Village Care Homes的信中,表示对该公司旗下两所养老院的部门检查结果“深切关注”。卫生厅已确定有危害住客健康或福祉的风险,足以发出停止接收令。他在信中特别指出,位于伦敦市的Earls Court长期护理中心被发现人员配备不符合住客的需要。一般来说,缺乏适当的人员配备一直是安省长期护理院的工人、家属和住客的投诉重点。 位于密市Eglinton Ave. E.和Dixie路的Tyndall养老院,去年1月接受了年检。报告指,检查人员在此逗留了13天,共发现了51项违规行为,包括厕所问题、食物问题、限制措施和与住客的沟通等。而在伦敦的Earls Court长期护理中心则有20项违规,Fergus的Caressant Care护理中心有14宗。检查人员主要发现住客反复被忽视的例子,以及房间及家具缺乏清洁和防止跌倒措施等。 《星报》还披露,安省政府已经引入了一项立法,如果获得通过,今后对养老院违规的执法将更严格。据有关律师表示,在该法案成为法律之前,停止接收新住客的命令是卫生厅目前最好的武器之一,因为会令该养老院的拨款被削减,但同时也影响到安省长期护理等候名单,因为床位减少了。 加协会呼吁采取措施应付人口老化 针对本国人口老化问题渐趋严重,加拿大长期护理协会(Canadian Association for Long Term Care,CALTC)也曾促请联络政府采取行动,投放资源重建加国的长期护理院,并在全国实行标准数据收集系统。 该协会主席卡迪亚(Cand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