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9月24日 星期六 21:27:53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冰球队车祸

冰球队车祸肇因未明 骑警暂未提起诉讼

造成16人死亡、另有13人受伤的沙省洪堡野马青少年冰球队(Humboldt Broncos)致命巴士车祸,已发生近两周,皇家骑警表示,目前还无法确定肇事原因,暂时不会起诉任何人。  警方再到现场重组案情  据《星报》报道,沙省骑警助理总长扎布洛奇(Curtis Zablocki)周四在记者会上表示,目前可以肯定的是,当货柜车(tractor–trailer)与球队巴士在4月6日发生相撞时,货柜车已在十字路口内。他说:“警方一直在努力调查货柜车为何会处于十字路口内,我们知道当时路况十分清晰,并且阳光高照。” 该起车祸造成16人死亡,包括10名洪堡野马青少年冰球队球员,另有13人受伤。货柜车司机并无受伤,事后一度被警方扣留,但后来于当晚获释。位于亚省卡加利的货柜车公司东主称,该司机仍在接受心理治疗,目前情况有所好转。 扎布洛奇表示,货柜车司机的经验水平,车辆负荷以及当时前往的目的地,也将成为调查的一部分。他说:“还有很多问题没有找到答案,如此大型的调查工作,需要几周、甚至几个月时间来进行,而不是几天。” 他透露,专家们正朝着三个方面着手调查:环境因素,如道路状况和能见度,两车的机械性能以及司机因素。 该个位于沙省北部的路口在周四再度关闭,重组车祸小组(collision reconstruction team)到场进行更多的测试和分析。

冰球队车祸唯一女受害者葬礼 男友深情读情书

■■布朗斯生前深受队友爱戴。twitter ■■上议院在门外放冰球棍,向死难洪堡野马队友致敬。Senate of Canada ■■上议院议员及职员身穿球衣悼念车祸死者。Senate of Canada 图星岛日报记者报道 洪堡野马青少年冰球队车祸16名死者中唯一的女子,运动治疗师布朗斯(Dayna Brons)周三举殡。另外车祸众筹已经结束,共筹得破加国纪录的善款愈1,480万元。 今年24岁的布朗斯在4月6日发生车祸后一直住院,5日后去世。出席她的丧礼的人都身穿球队球衣的绿色,向这位充满阳光,独立,且顽强的女运动治疗师道别。 布朗斯在沙省Marysburg出生成长,在利斋拿大学(University of Regina)完成人体动力学,亦在那里相识拍拖5年的男朋友Brenden Prokopchuk。他于丧礼上读出写给布朗斯庆祝拍拖5周年的情书。她的朋友亦在会上分享她生前在野马队中的点滴,怀念这位可靠,可爱,坚定的队友。 车祸在众筹网站GoFundMe成立的账户,于周三午夜结束。洪堡野马队总裁贾林格(Kevin Garinger)转达死伤家属的讯息,指对各方无私的支持非常感谢。 他们已成立洪堡野马纪念基金,并由律师及会计师负责款项分配。 歌手Dallas Smith,Jess Moskaluke,Brett Kissel,Gord Bamford,Chad Brownlee及the Hunter Brothers,将于4月27日在沙省SaskTel Centre Arena 举行演唱会。30名北美冰联球员将会出席,并且进行网上球衣拍卖,所有收益捐给野马队的死伤家属。

野马队2死者葬礼同日 少年冰盟季后赛开打

■■参加比赛的球员特别戴上绿色头盔,以表悼念。加通社 ■■野马队队长沙茨。SJHL图片 ■■野马队球员托宾。SJHL图片 综合报道 造成16人死亡的洪堡野马队巴士车祸,其中两名辞世球员于星期日举行葬礼。同一天,沙省少年冰球联盟(Saskatchewan Junior Hockey League,简称SJHL)季后赛重新开打。 洪堡野马队队长沙茨(Logan Schatz)的葬礼,星期日在其家乡沙省艾伦镇(Allan)的冰球场举行,参加葬礼的民众坐满整个球场。在葬礼中,沙茨被形容为一名善良和勤奋的领袖。沙茨效力野马队4个球季,在过去两年半担任队长,在队中司职前锋。 球队牧师布兰多(Sean Brandow)回忆道,沙茨最近在快餐店向排在他后面的一名女子赠送一杯咖啡,感谢她为社区所做的工作。除了冰球外,沙茨也非常热爱硬地曲棍球,更代表加拿大参加国际赛。 同一天,另一名球员托宾(Parker Tobin)的生命赞礼(Celebration of Life)在亚省举行,仪式在爱民顿西面的史东尼平原(Stony Plain)一个运动场进行。在运动场周围,挂满了黄色和绿色的蝴蝶结,这两种颜色是洪堡野马队的球队颜色。现场附近也摆满了鲜花和冰球棒等的悼念物品。 万熊队赴车祸现场悼念 在车祸发生后不久,托宾曾一度被误以为是生还者,因为沙省验尸官将他误认为是另一名球员拉贝尔(Xavier Labelle),沙省法医部门事后为事件道歉。托宾今年18岁,是野马队的门将。 另一方面,沙省少年冰球联盟的季后赛在星期日重新开打。在比赛前,埃斯特万熊队(Estevan Bruins)曾在上周五晚途经车祸现场时停留,悼念野马队死者。 SJHL较早前与野马队和联赛董事会开会后决定,继续季后赛赛事。沙省省长斯科特莫(Scott Moe)和洪堡市长明奇(Rob Muench)亦有出席球赛。 

冰球队车祸举办首场葬礼 网友发起“球衣日”纪念活动

■列市小学 ■女学生送暖 星岛日报报道 沙省洪堡野马青少年冰球队(Humboldt Broncos)致命巴士车祸发生近一周,当地周四举行首场葬礼。许多民众穿着野马队绿色和金色球衣,在球队比赛的体育馆,告别29岁的随团电台报道员拜比尔(Tyler Bieber)。 据CTV电视台报道,随队出发报道现场赛况的电台主播拜比尔,是上周五队巴车祸16个死者之一。他生前执教高中橄榄球和篮球队,也是第一年为球队报道比赛。许多出席葬礼的人戴着绿色和金色丝带。野马队官员发表声明,要求媒体不要参加葬礼仪式。 兰里冰球母亲 发起“球衣日” 加拿大全国民众周四纷穿起运动球衣,响应由卑诗省兰里市一群母亲网上发起的“球衣日”(Jersey Day)活动,以表达对沙省洪堡野马青少年冰球队(HumboldtBroncos)罹难职球员及家属的支持。其中一位母亲宾治(Jennifer Pinch)表示,希望洪堡知道他们不孤单,全国都是在同一球队里。 大温也有市民周四穿起冰球运动服。列治文一个小学生穿起冰球服在校园拍照以表支持;也有家长带同年幼子女穿球衣悼念。

冰球队车祸后 身体残疾的伤者如何面对内心创伤?

■■多伦多的Kevin Rempel曾经走过车祸复健之路,他透过视频每天与沙省野马受伤球员对话,鼓励他们未来继续打冰球。CBC ■■杜鲁多早前探望Ryan Straschnitzki。Straschnitzki说未来想打残疾人冰球。CBC 星岛日报报道 沙省洪堡野马的车祸悲剧中,还有十几个正在为生命奋战的冰球员躺在病床上,他们虽然或可存活,但如何面对身体残疾,也是一个艰苦的过程。幸好有一位过来人,为他们送上鼓励,并答应会带他们重回冰球场。 现年35岁的雷佩尔(Kevin Rempel)与多数人一样,高度关注这宗车祸,但不同的是,他更懂得野马受伤球员的内心痛苦与恐惧,因为醒过来时,听到的是医生告知他们可能永远不能再走路。 雷佩尔是前加拿大残奥会国家代表队冰球员,他曾经是运动高手,但2006年一场摩托车事故,让年仅23岁的他处于半瘫痪状态。这正是18岁野马球员史特卡尼斯基(Ryan Straschnitzki)如今面对的现况,他躺在病床上,不知道自己未来该怎么办。 面对身体伤残最难受 虽然雷佩尔没有到过沙省、从未亲身见过野马球员,但他说:“我曾待在那个超级黑暗的地方,不知道自己生活或周遭发生什么事。但我懂得身处医院房间的感觉,每个人的生活都发生了变化。” 为了帮助像史特卡尼斯基一样的野马球员度过最难的一关,雷佩尔在自己多伦多的柏文内架起了摄影机,固定录制视频,与野马受伤球员对话,给予鼓励帮助。他很高兴听到史特卡尼斯基想未来尝试残疾人冰球活动,他乐意提供所有资源。 雷佩尔说自己很幸运,在密集的复健疗程后,他从仅能活动一只脚趾头起,一年后得以走路。但他仍然会常感到痛楚,而且从未恢复到能踢摆腿部。 雷佩尔在视频中告诉野马球员:“你一定有想放弃的念头,但你的家人、朋友、社区等会帮助你度过难关。你只要知道自己不孤单,因为在洪堡、沙省、加拿大、整个冰球界,大家都会帮助你。” 教导家人鼓励伤者 他分享了自己的康复过程,因为就算可以活动身体,但药物副作用让他的听觉与大小便功能都受到影响,所以常常感到很沮丧。“我曾问治疗师:我怎样才会变得更好?但治疗师总是说:你只要不断尝试。我真的很想给他一记耳光!”但雷佩尔强调,真的只能不断尝试,才会不断前进。“现在看起来很黯淡,但事情会变得越来越好,这不是结束,是重建新生活的开始。” 他亦对伤者家人说:“与家中残疾人学习一起过新生活,是一段漫长的过度适应期。你不可能去除伤者身上的痛苦,所以只需要给予最好的陪伴与支持。” 雷佩尔表示,练习残疾人冰球,让他找回自信,他鼓励野马冰球的队员,只要他们想尝试这项运动,他就乐意帮忙。“只要你准备好了,让我知道,我有很多装备,都给你们,让你们可以再度在沙省的冰场上,享受打冰球的乐趣。”

传神漫画纪念冰球队车祸 万锦市烛光致哀

■■这幅麦金农的漫画,体现举国悲痛的心情。Global 新斯高沙省(Nova Scotia)一位漫画家,在沙省洪堡野马青少年冰球队(Humboldt Broncos)车祸发生后,以画作捕捉举国悲痛的心情,在网上引起共鸣。另外,安省万锦市周三为车祸死者举行烛光纪念活动,市长薛家平(Frank Scarpitti)也出席。 万锦市的烛光纪念晚会,周三晚间7时在市议会中心(Markham Civic Centre)举行,逾百人身穿冰球球衣出席,手持烛光,在两个冰球龙门旁献上花环,默哀悼念。市长薛家平表示,举办该项活动,就是表达对沙省洪堡的支持:“这个难以想像的悲剧已经破坏了洪堡社区,遇难球员的家庭永远改变,举国悲痛。” 漫画体现悲痛网上疯传 《哈里法斯纪事先驱报》(Halifax Chronicle Herald)获奖漫画家麦金农(Bruce MacKinnon),以一幅最新漫画体现举国悲痛的心情。在画中,一名穿着野马队绿色和金色球衣的冰球运动员,他的背上印有“沙省”字样。他得到了其他10名穿着红色球衣的运动员的搀扶及支持,红色球衣上则印有代表加拿大各省的简称。 麦金农通过推特(twitter)发表该则漫画后,在网上得到大量转发,引起强大共鸣。 卑诗家长发起“球衣日”以示支持 另一方面,周三将是卑诗省兰里市一群冰球母亲发起的“球衣日”(Jersey Day),她们鼓励国民今天穿起运动球衣,以示对洪堡野马队罹难职球员及家属的支持。发起人之一Jennifer Pinch称,穿上任何一个种类的球衣,是对遇难者家属一个最简单的表态,让他们知道,“他们并不孤单,他们的背后还有整个社区为他们打气”。

悲痛!冰球队惨烈车祸又传来噩耗 25岁女训练师去世

■■沙省冰球巴士上唯一的女性球员训练师布朗丝,成为第16名罹难者。facebook ■■周三晚间7时万锦市议会中心举行烛光悼念晚会。twitter 星岛日报报道 担任沙省洪堡野马冰球队训练师的25岁布朗丝(Dayna Brons),经历两次手术,依然不敌死神缠斗,周三下午去世。这场不幸的车祸悲剧已导致16人死亡。 布朗丝是整架沙省冰球巴士唯一的女性,车祸发生后,她一直处于高度危险情况,昏迷不醒。她的家人在声明中表示:“我们永远会记得布朗丝的笑容与她对运动的热爱。”沙省长大的布朗丝,在利斋拿(Regina)大学攻读运动学,大学期间曾撰写一本网络书籍《Let's Warm Up!》,指导8至10岁的孩子如何做好运动热身。2016年她进入野马队工作。 家属忆当晚心急如焚 此外,另一名不幸死亡的冰球员伊凡汤马斯(Evan Thomas)的父亲,接受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采访,他说当他第一时间到车祸现场,看到惨不忍睹的损毁巴士景象,就知道儿子伊凡已经离开他们了。 史考特(Scott Thomas)曾是少年冰球员,他知道搭巴士的老规矩──新进冰球员总是坐在前方,老资历的冰球员坐后方。他一看到巴士前方全毁,就知道一切完了,因为伊凡是这个球季才刚入队的新人。 他回忆说,自己当晚是搭好友的车要去看野马比赛,为儿子加油。半路上得知冰球队巴出了车祸,正心急如焚时,更看见一辆又一辆的救护车飞驰而过,他就知道这是一个很严重的车祸。在混乱的车祸现场,家属们近不得身,警方后来指示他们到附近的教堂内等待消息。 史考特说:“球员父母们都在教堂,而你看见资深球员的父母陆续接到电话,一一赶往医院,寂静的黑夜伴随的几乎都是那些资浅球员的父母。”最后他们没有等到医院的电话,只等到验尸官,验尸官提醒父母要有心理准备,“有些孩子已经不是你们惯常看到的模样”。 十多名伤者仍留院 史考特靠着伊凡右脸颊上一个小胎记而认出了他的宝贝。“我亲吻他,不断告诉他我很爱他。” 发生于4月6日的这场冰球队巴车祸,不仅夺走了16条宝贵生命,还有十几人仍在医院接受治疗,其中几人处在危险阶段。 皇家骑警继续调查沙省车祸肇事原因。截至周三下午,GoFundMe为此发起的筹款已募得约900万元。

感动!沙省冰球队车祸死者捐赠器官 救活6条性命!

■从未纹身的怀恩,决定把弟弟的心跳,刻在手臂上 星岛日报报道 一宗车祸,夺去了15条年轻生命,亦永远改变了一个小镇,二十多个家庭的命运。当日沙省各地救援人员,立即从平源省份四面八方赶至加入抢救。有家属选择将死者的心电图跳动刻在身上、永远记在心间。也有年轻球员早前签下捐赠器官卡,因此死后救活了6条性命,慷慨举动感动全国呼应。 STARS空中救援服务队(STARS air ambulance emergency link centre)当日奉召把死伤的洪堡野马青少年冰球队球员送往医院。皇家骑警致电全省,召唤直升机飞行员,急症医生和医院加入抢救。 服务队员格里菲斯(John Griffiths)回忆到,在场紧急救援队负责分流,在现场将最严重伤者循陆路送往最近的创伤中心。大部分伤者被送往尼帕温医院,而其中一名重伤者,需要由空中救援服务队立即送到沙省最大创伤中心抢救。多个队伍倾尽全力,分工合作。有医生立即加入救援,乘直升机到现场。 急症室医生Dr. Hassan Masri 表示,当日急症室极为繁忙,但井然有序。各人屏声静气尽力抢救,令他想起当年参与叙利亚战争救援工作情景。Masri说,将良久不能忘记这幅图画。 怀恩(Ryan Gobeil)是戈贝尔(Morgan Gobeil)的哥哥。这天他只能坐在戈贝尔的床边,看着弟弟的心电图跳动。戈贝尔是野马队新将,负责防守。从未纹身的怀恩,决定把弟弟的心跳,刻在手臂上,希望弟弟知道,家人永不离开他。肇事拖车公司遭停牌 博尔特(Logan Boulet)的爸爸清楚记得,儿子希望学习所敬爱的教练Ric Suggit,所以于3月满21岁后,立即签署器官捐赠卡。Suggit于2017年去世。车祸后,博尔特捐出的器官救了6条性命,在队伍中,以至死后,他都是一个只求付出,不问回报的运动员。他亦是一着重体格训练的球员,当日以维生仪器续命,等候医生摘取器官时,医生就指,从未见过这么强壮的心脏。车祸后,逾300人加入器官捐赠行列。 亚省运输厅长美臣(Brian Mason)决定,按照既定程序,无限期暂停当日出事的拖头货车公司Adesh Deol Trucking Ltd牌照。皇家骑警指,暂时不可以估计出事原因。运输厅商用车辆执法部将协助沙省省府调查货车公司。货车司机的身分未有曝光,并正接受心理辅导。但社交网站有人未有忘记他,并留言指“我们确实知道,你在开车工作的那天,从没有想过会结束15人的生命。” GoFundMe众筹所得的捐款,截至周二晚,已达到794万元,差不多是所定目标的一倍。

沙省冰球队惨烈车祸之后 死伤者身份竟然弄错?!

■■被错调身分的拉贝尔(右)被证实生还;托宾则于车祸中丧命。死者家人提供 星岛日报报道 沙省司法厅周一早上,就洪堡野马青少年冰球队(Humboldt Broncos)酿成15死14伤车祸中,错置其中两名死伤球员身分致歉。 洪堡野马青少年冰球队其中两名球员,拉贝尔(Xavier Labelle)及托宾(Parker Tobin)被验尸官错置身分。原本宣布不治的拉贝尔证实生还,他的身分与托宾互调;被以为生还的托宾则在车祸中丧生。 沙省司法厅发言人伟比(Drew Wilby),周一早上代表首席验尸官办公室(Office of the Chief Coroner)及沙省政府,向拉贝尔及托宾的家人道歉。当局在周日晚已分别联络两个家庭,并感谢他们理解。 拉贝尔的好友邦菲尔(Dane Bumphrey)坦言,这几天心情像坐过山车。 当他开始接受好友离世的消息时,周一早上突然接到电话指拉贝尔在生,令他不知如何是好。 肇事路口曾发生六死意外 伟比指出,死者家人虽有参与认尸,不过这类严重车祸,唯有牙医纪录才可完全确定死者身分。加上野马队的季后赛传统,是所有球员都把头发染金,而且身型差不多,增加认尸难度。 另外,肇事的十字路口(Armley Corner)于20年前亦曾发生致命车祸,一家6口同告身亡,现场至今仍有三大三小的十字架,悼念死者。事后335号公路近35号公路口,已经安装停车标记及红色闪灯,但仍发生上周五这宗称为本国体坛最严重意外事故之一的车祸。 事件中的拖头货车当时正在335号公路往西行,与正在35号公路北行的野马队巴士相撞。35号公路的时速限制是100公里,因此是有道路优先权;335号公路驾驶需要让路。交通事故分析组仍在调查意外起因,相信工作需时。 发生于1997年6月,导致一家6口死亡的意外中,其中一名女死者的儿子菲德勒(Dylan Fiddler),当年只有6岁。该事件连同他的妈妈,菲德勒亦同时失去了叔叔、阿姨,及3名年幼的表亲。 事件令菲德勒再次勾起伤痛的回忆,他呼吁改善肇事路口的安全。 有人建议在335号公路加装地面凹凸装置提醒司机慢驶,亦有人指出,位于路口东南角的高树有碍视野。 死者年龄身型类似 法医家属亦难辨认 当局表示,两名搅错身分的18岁冰球队队员,无论身型、头发颜色,及年龄等都差不多。当局在周日晚取得牙齿纪录后,才发现搅错死者身分。 香港大学医学院病理系法医科副教授马宣立,周一接受A1中文电台时事节目《A1出击》长途电话访问时表示,类似情况常见,视乎死者数目,及用什么方法辨认身分等。今次有种种原因,令当局有机会搅错身分,包括死者众多、死者服饰相似,容貌等特征都差不多。“你纯粹用肉眼看他的相片去辨认,就随时都会有机会弄错。”再加上事件在当地社区做成心理上的震撼,伤者也可能因受伤,令容貌改变,可能令当局容易出错。 当局周一证实,死者家属曾参与辨认身分过程。马宣立表示,家人也认错并不出奇,因为在压力那么大的情况下,收到当局通知去认尸,可能心理上已经有偏差,相信了自己的亲人已死。香港过往也曾经认错死者。 他表示,法医界一直都争拗,是否单单用这种方法,去辨认意外死者身分。很多时视乎是那个地区,及由那个机构负责做这个工作。若要严谨地做足独立辨认身分的步骤,就需要更长时间,去核对DNA及牙齿纪录,但准确度高。 香港警方有些情况,可以用核对指纹的方法,就可以快一点。最快的方法是靠肉眼去辨认身分。他又说,不知道当局面对多大压力,要尽快交代死者身分。他指,纯粹从法医角度,要取得牙齿纪录,确定死者身分才公布,是基本要求。这是最理想情况,但需要政府及制度的资源配合,但往往社区有很多压力要快,就有机会出错。 他认为,当局在这种罕见车祸等情况下,没做足基本要求,而搅错死者身分,是否情可原,要留待省府研究,是否调配足够资源,去确认死者身分,及负责确认身分的人有多少经验,当局是否能要求其他地方的人协助等。

野马队助教克罗斯 生前曾当约大副队长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夺走洪堡野马青少年队15名职球员生命的毁灭性车祸举世震惊。其中的一名遇难者是多伦多约克大学校友,在校期间曾任男子冰球队的副队长。 约克大学昨日发布新闻稿引述约克大学运动员与健身协会表示,大学对于在车祸失去前冰球运动员马克.克罗斯(Mark Cross,图)感到很难过。约克狮子队冰球队主教练Russ Herrington也在一份声明中称,“马克是个极其优秀的年轻人,他在约大时期担任助理队长,在2015-16赛季,他的第5个也是最后一季的比赛,他是球队核心成员。” 克罗斯于2016年毕业于约克大学,获得运动与健康科学学位,被形容为一位“对生活充满活力的顽强竞争者”。该声明中还称:“在这支校队中,没有人比马克更受到尊重。马克在冰球比赛中处于无可替代的位置,我认为对于少年冰球队来说,没有一个助教比得上克罗斯更出色,他走得太早了。” 约克运动员与健身协会的执行董事迈尔斯(Jennifer Myers)说,克罗斯是一个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微笑”的真诚的人。 她向克罗斯的父母、家人和长期女友莫莉表示哀悼。她补充说,约克大学将设立一个吊唁簿供悼念者签名,同时学校也将展示克罗斯的球衣。 她还表示,克罗斯是冰上最强大的竞争对手之一,但让他与众不同的一件事就是,他是少有的领导者,从他加入我们的第一年起,我们就发现了他的特殊。他可以吸引周围所有人的注意,并且在赛场内外都比任何人都更加努力。他留给我们太多回忆,现在让人难以承受。

国民齐心送暖 为冰球队网上筹款逾400万

综合报道 上周五萨省发生15死13人受伤的严重车祸,洪堡野马队总裁贾林格(Kevin Garinger)星期日下午举行记者会表示,其中一名受伤球员治疗后无大碍,已出院回家休养,但暂时没有公布其姓名。他表示,该球队将与萨省卫生官员合作,陆续会公布其他生还者之伤势情况。 事件引发全国关注,各地送来的善心关怀不断。撞车后数小时,有热心人士在GoFundMe网页为车祸中不幸家庭筹募款项,至今已筹得逾410万元。贾林格表示,团队将寻求专业人士帮助处理这些善款。 车祸其中一个生还球员高贝尔(Morgan Gobeil)还在医院留医,他的兄弟Ryan与其他3个好友一起在手背上画上心跳刺青图案,为高贝尔集气加油。 航机酒店免费接待有需要人士  来自萨省的前北美冰联球员阿姆斯壮(Colby Armstrong)的母亲,为车祸受影响的家庭提供免费住宿。Canalta Hotels连锁酒店上周六在Melfort、Humboldt和Martensville三地区,提供免费客房给家属。加拿大航空公司亦发声明表示,愿意帮助那些受车祸影响而需要飞往萨省的人。当地教会与各慈善组织等都行动起来,很多人乐意免费提供住所、物资等。 事发上周五下午,一辆载有28名洪堡野马少年冰球队队员、教练及随团人员的专用巴士,正在萨省东北逾200公里外的迪斯代尔(Tisdale)35号高速公路往北驶,准备晚上与尼帕温市鹰队(Nipawin Hawks)对垒,作半准决赛第6轮赛事。当队巴行驶至335号公路时,被一辆正在东行的拖头货车拦腰撞及。巴士车头被撞至揭开,车身向右翻侧,拖头货车也几近全车翻转,场面骇人。 车高发生当晚,17岁的露辛奇斯基(Tristen Lozinkski)和她的6位朋友就在现场附近守护悼念,她们与一些球员就读同一间高中。几小时内,数十人加入她们的阵营。露辛奇斯基表示:“请每个人都将祈祷之心送给仍在医院的伤者与他们家属。请一起祈祷,全世界已经汇聚了很多帮助关怀。” 15人不幸罹难者包括球队总教练豪根(Darcy Haugan)、助理教练克罗斯(Mark Cross)、以及10名球员。另外两名随团电台报音员与统计员,还有巴士司机均不幸罹难。 萨省府大楼立法机关下半旗15天 为表示哀悼,萨省政府宣布,所有省政府大楼和立法机关都下半旗15天,以纪念在车祸丧生的15人。省府周二宣布预算案的计划不会改变,但其他公务都暂停两天,例如周一与周二早上的议会质询时间都已取消。 建立于1970年的洪堡野马队是萨省少年冰球联盟SJHL劲旅,SJHL联盟共有12支球队,洪堡野马多次在该联盟中夺魁,并且在2003年和2008年两度捧走了代表着全加拿大少年冰球最高冠军头衔的皇家银行杯。 涉事的拖头货车司机遭警方拘留后获释,将接受精神健康辅导。骑警表示还在调查事故原因。但气象学家里兹(Tiffany Lizee)猜测,夕阳照射可能是个因素。“当时天气不错,但太阳正要落下,下午5时左右,太阳位处28度角,当驾驶者朝西方向前进时,阳光与雪面的反射强度很高,会干扰视线。” 这不是该高速公路段第一宗致命车祸,大约20年前,一个6个成员的家庭亦在这个路口遇难。 这宗意外让人想起1986年12月底的死亡车祸,当时萨省Swift Current Broncos青年球队的巴士,在结冰的公路上打滑冲撞,造成四名球员罹难。三名当年在车祸中幸存的球员,星期日特地到萨省医院探望在病床上的洪堡野马队球员,Peter Soberlak表示:“我们属于一个大家庭,30年前有那个多人关心过我们,现在我们要与所有受事件影响的球员、家人等站在一起。”

骇人车祸致冰球队15人死 冰球镇悲鸣全加同哀悼!

■罹难者 ■Ryan与好友们刺上心跳刺青,一起为在医院的Morgan Gobeil集气加油。   ■■著名退休冰球教练彻里(Don Cherry,后排左)和CBC资深主播麦克莱恩(Ron MacLean,后排中),也到场支持。加通社 ■■杜鲁多(回头观望者)出席烛光晚会,但没有发表讲话。 加通社 ■■出席烛光晚会的民众彼此拥抱,表达支持。加通社 ■■一位野马队球员森兰斯基(Nick shumlanski)出院后,即出席悼念会,一个支持者上前安慰。加通社   萨省洪堡(Humboldt)星期日晚上举行烛光晚会,悼念上周五车祸的15名死者,数百市民在晚会开始前已在门外排队,总理杜鲁多和萨省省长斯科特莫(Scott Moe)都有出席。此外,加拿大多个城市都在同一时间举行烛光晚会,悼念该宗震惊国际的严重车祸。   烛光晚会由萨省政府及当地的宗教领袖共同主办,地点在洪堡的埃尔加彼得森球场(Elgar Petersen Arena),该球场是洪堡野马队(Broncos)的主场。上周五的车祸造成15人死亡,14人受伤。   收到无数来自全国电话支持    球队牧师布兰多(Sean Brandow)在发表讲话时,死者照片放置在他前面,他说这些照片令他想起了在比赛期间的情景。布兰多牧师说,“我们可以从伤痛中恢复吗?可以,伤疤会一直存在吗?会。”   身穿野马队黄绿色球衣的洪堡市市长明奇(Rob Muench)表示,相信民众可以克服悲痛,重新振作。   总理及萨省省长出席 未发表讲话   烛光晚会主持人卡本尼牧师(Matteo Carboni)说,“现在是晚上7时32分,野马队的比赛本来在(周五)晚上7时30分开场。”他随后带领民众默哀1分钟。   总理杜鲁多和萨省省长斯科特莫也出席了烛光晚会,但没发表讲话。烛光晚会包括唱赞美诗歌、阅读经文和演奏音乐。市长明奇较早前表示,他收到无数来自全国各地的电话,表达对洪堡市的支持,很多更献上诗句和歌曲。

冰球队15死悲惨车祸 警方称车祸原因仍未知

网图据ctv报道,周五,萨省洪堡野马冰球队(the Humboldt Broncos)乘坐的专用巴士遭遇惨烈车祸,15人死亡, 14人受伤。调查人员仍在调查车祸原因。警方说,周五下午5点左右,巴士在高速公路上向北行驶,前往Nipawin进行比赛。涉事货柜车为向西行驶,在Nipawin以南的一个十字路口和巴士发生相撞。撞击力量使两辆车都跌入十字路口西北角的沟渠里。航拍镜头显示,巴士侧翻,顶部被掀开,前头被毁。货柜车上的货物散落一地。货柜车拖车仍完好无损,靠乘客座一侧侧翻。货柜车在穿过巴士所行驶的高速公路前,应在停牌前停下让车。十字路口东南角有树丛,阻碍了两条道路上来车的视线。天气原因和汽车机械故障原因也需要调查。编译:语冰

青少年冰球队惨烈车祸全国撼动 加美领袖悼念

■■总理杜鲁多于总理办公室网站发表声明,向洪堡野马冰球队致哀。 总理办公室官网 综合报道 沙省少年冰球联盟洪堡野马队发生严重车祸后,总理杜鲁多、洪堡市长明奇(Rob Muench),及至美国总统特朗普、节目主持人艾伦狄珍妮丝(Ellen DeGeneres)亦在社交媒体贴文悼念。 父母最最可怕的恶梦 总理杜鲁多发表声明,指“失去这批年少有为的冰球队员感到心碎,这是每个父母最最可怕的恶梦。而在加拿大,冰球更将每个大小社区紧紧连系。全国民众将与洪堡市并肩走过难关。” 洪堡市长明奇更形容事发最初的几小时非常难过。他对遇难者及伤者家属深表同情及表达慰问。其中一名18岁伤者的母亲史特劳尼斯基(Michelle Straschinitzki)表示,全国甚至全世界的有心人,都向他们伸出援手,让她虽然哀伤,但仍感恩。 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曾致电杜鲁多表达慰问,同时对洪堡野马冰球队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和哀悼。 名嘴艾伦狄珍妮丝亦于社交网站贴文,对不幸消息感到忧伤,并对受影响人士表达哀悼。 另外对事件致哀的有联邦公共安全及紧急应变部长古迪尔(Ralph Goodale),及沙省省长斯科特莫(Scott Moe)。斯科特莫特别将其脸书的图片换作洪堡野马队照,以作缅怀。前总理哈珀及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亦在推特(Twitter)贴文致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