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1年11月29日 星期一 00:56:08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加拿大华裔

史海钩沉:华人、华埠与加拿大铁路的故事

(■太平洋铁路华工是救兵,还是弃卒?论者认为两者都是。) 百多年前,铁路是加拿大最重要的交通工具,不单拉近省与省的地理距离,促进经济和地区的合作和发展,更令加拿大成为大西洋至太平洋的国家,为建成这条连接东西岸铁路,一批华工发挥了神奇及坚韧的干劲和能力,也作出了极大的牺牲。 是救兵,还是弃卒? 1871年,卑诗省成为加国联邦第六个省份,但有一个条件:就是联邦政府在10年内,必须兴建一条铁路连接东西两岸,由于首任总理麦当劳(John A. Macdonald)在1873年被逼辞职下台,到1878年他重新执政时,接连东西两岸的加拿大太平洋铁路(Canadina Pacific Railway)计划才再度提上议程。 联邦政府一直希望找到私人投资者负责这个计划,几次失败后,终于找到满地可银行主席斯蒂芬(George Stephen)连同一班加拿大和美国企业家愿意投资。1881年2月,太平洋铁路公司正式成立,斯蒂芬成为太平洋铁路首任主席。不过计划进行后,由于超支,财政出现困难,也找不到足够工人,在别无选择下,太平洋铁路决定效法美国模式,引入华工修建铁路。 当年引入了多少华工?没有正式统计,只知道高峰期,约有7,000华工为太平洋铁路工作。由1881至1884年,加拿大一共引进14,700华工,10,387人由中国过来,4,313人则来自太平洋沿岸,包括从美国而来。不过这些华工之中,不是所有人都参与了铁路工作。据估计,有7,000名华工参与兴建铁路。 华工工资只是白人工人三分一。与白人工人其它差别还包括,他们没有福利,甚至食物也是自备,更负责最危险的任务,包括爆破隧道。据保守估计,由1881年至1885年铁路建造期间,有600名华人死亡,他们没有任何赔偿,甚至没有人向他们家人报死讯。侥幸生存的一群,由于长期没有新鲜食物,居住环境恶劣,很多患上不同疾病,包括营养不良等。 据悉,在铁路完成后,由美国上来的华工返回美国,但由中国过来的,由于没有船费,超过5,000人被逼留在加拿大。他们原本打算在加拿大工作一段时间,可以带着钱返家,谁知不单赚不到钱,更被逼滞留,受尽歧视,最后客死异乡。 太平洋铁路建成后,连接加拿大东西岸,更打通了加拿大与欧洲和亚洲国家的水路交通,令亚洲的货物包括丝绸与茶叶运到北美以至欧洲,至也让北洲的农产品和木材可以运到亚洲。 透过这条航道,亚洲移民包括华人开始有规模地移居北美,也令卑诗省成为加拿大通往亚太地区的门户(Pacific Gateway)。后来,太平洋铁路更运送过几万名由中国来的华人到欧洲战场。 1917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约8万多名中国劳工被送到法国,为英法军队提供后援工作,对抗德国及奥匈帝国,这些中国人由中国青岛坐船到温哥华上岸,部分乘船经巴拿马运河到欧洲,而大部分则由太平洋铁路火车运到加拿大东岸,再坐船横越大西洋到法国马赛。为何说运而不是坐火车?原因这批华工当时不准离开车厢,还有人看守,被当成货物,处境十分可怜,正式历史也没有记载。 太平洋铁路成温市最大地主 太平洋铁路西岸总站原本定在满地宝。1984年,卑诗省府与太平洋铁路达成协议,将铁路总站延伸到温哥华,代价是将温哥华6000多英亩土地(约温哥华五分之一)拨归太平洋铁路。这协议令太平洋铁路成为温哥华最大的地主,拥有的土地由布拉德内湾(Burrard Inlet)至菲沙河。 1887年6月,太平洋铁路租用的蒸气船Abyssinia,由香港经日本横滨抵达温哥华,船上有22位头等舱乘客,80位大舱的华人乘客,一袋邮件,三袋报章,3000吨货物,大部分货物是运往波士顿和纽约的茶叶。 这些邮件或者报章,大部分都是来自中国,透过这个精神食粮,可以慰藉加拿大华人的思乡情怀,也建立起温哥华与亚洲往来的桥梁。 温哥华地价迅速上涨,太平洋铁路拥有的地产,1887年只值100万元,两年后1889年已升至170万元,再过两年则是200万元,四年升值了一倍。而华人处境却恰恰相反。 1885年,即太平洋铁路接近完工时,联邦政府宣布向华人收取50元人头税,目的是阻止华人进入加拿大。该法案形容:“华人不倾向接受我们的法律,与我们习俗和职业有别,(他们)逃避交税,带有传染病,在紧急时刻没有援手,习惯性将遗骸移回(故乡)……对(我们)社会的幸福和安宁都构成不良后果。” 1886年4月,有消息指华人在温哥华商业区买了两幅土地后,引发整个温哥华白人社会的不满。当时温哥华报章《Vancouver News》警告:“无论我们发现他们(华人)的努力是否微不足道,都应该及早阻止。” 1886年温哥华发生大火后,在温哥华市长M.A. MacLean以及太平洋铁路土地专员,也是温市市议员咸美顿支持下,市议会通过动议,防止华人被火灾烧毁房屋重建。咸美顿更要求市府采取行动,尽可能防止华人在温市内定居。 得到市议会撑腰,温哥华反华情绪越来越高涨。1887年2月24日,300名愤怒白人得到市府默许,冲到温市西端一个华工营地,烧毁帐篷,打伤华工。 暴乱过后,省府对暴徒行为表示不满,律政厅长立刻草拟紧急法例,回复温哥华的秩序,维多利亚更派出40名警员到温哥华执行法例。 华埠原是荒芜沼泽 得到省府保护,逃离温哥华的华人开始回来,但温哥华反华情绪仍然存在,华人被逼集中在卡罗街(Carrall St)和杜邦街(Dupont St,即现在片打街Pender St)一带,以求互保,这是温哥华华埠的雏形。 当时该地环境十分恶劣,但为何会选择这个区域?据记载,该处当时是一片荒芜沼泽,涨潮时,福溪(False Creek)的海水会经过卡罗街流到布拉德内湾,以致泥泞满布。好在在卡罗街和喜士定街处,有一块凸出的海床,成为躲避涨潮的天然屏障。该处恶劣的环境,于是成为华人的“避风港”。而这也正是华人当时受到歧视和不公平待遇的真实写照。 太平洋铁路于1886年完成后,在很多方面都拥有专利,后来火车运费不断上升,这时有其它铁路公司开始加入竞争,其中一间是以美国明尼苏达州为总部的大北方铁路(Great Northern Railway)。 当大北方铁路进入温哥华时,为了铺设路轨及其它设施,卡罗街南端及杜邦街东端居住的华人被逼搬走,华裔商人只好在附近上海巷及广东巷兴建住宿房屋,安置居民,这些住宿房屋面积不大,卫生条件都不好,冲凉都要前往公共浴室。 因为邻近火车站,很多白人妓女租住上海巷和广东巷的这些住宿房屋,方便乘火车抵达的顾客,令华埠沦为妓女聚集之地,也令华人被指操控女性卖淫。 1906年,华人领袖上书市府,要求将白人妓女迁走,不过,市政府未有理会。于是温哥华华埠成为黄赌毒(鸦片)温床,但也在这种特殊环境下,华人可以暂时得到喘息,在被隔开的华埠生活、做生意甚至置业,避免与白人有抵触。 据官方统计,1901年时,温哥华华埠住有2053个男人,27个女人,26个儿童。 另外,在1900年,市卫生督察统计在杜邦街的105间住宿房屋中住有1500名房客,每个单位平均住有14人。由此可知,华埠阳盛阴衰,居所挤逼,黄赌毒泛滥,被不少白人视为藏污纳垢的社区。 当时报章对华埠的报道均是负面,指华埠卫生欠佳,是西方文化的眼中钉,市政府更利用各种卫生条例针对华埠,清拆华人居住的木屋,限制华人洗衣店不准露天晒晾。 尽管华人已被隔离在华埠内,针对华人的行动仍未肯罢手。1907年9月7日晚上9时,300多名属于温哥华排亚联盟成员,其中大部分是工人或退役军人,在集会后冲入华埠大肆破坏,他们打坏商店玻璃,华人吓得躲在屋中,不敢出来,冲击华埠后,他们改到Powell街的日本城进行破坏。 翌日,暴徒本来打算卷土重来,但警察已在戒备。事后,华人一连三日举行示威,数以百计华人举行罢工,在这事件后,广东巷外建起铁闸,防止暴徒再闯入。翌年,联邦政府就这次暴动召开聆讯,并且向华裔商人赔偿损失。这就是温哥华著名的反亚裔暴动。

疫情下 加拿大华裔生存状况实录

【加拿大都市网】新冠疫情给很多加拿大人带来了损失,但对华裔加拿大人来说,这种损失被针对个人或企业的种族歧视放大了。 通过采访在温哥华和多伦多的华人代表,我们也许能够更清晰地了解这次疫情对加拿大华裔产生了什么影响。 加拿大华人社会公道委员会主席Amy Go称,疫情导致了一系列针对社区的攻击。 温哥华警方报告显示,2020年反亚裔仇恨犯罪激增,老年人遭到袭击,企业遭到破坏。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也显示,大流行期间,报告发现种族主义或人种骚扰在增加的人,更可能是有亚裔背景的加拿大人。 Amy在一次采访中说:“过去通常没有这么明目张胆,但这次疫情确实带来了这种个人的、卑鄙的、非常恶毒的攻击。” 她说,在疫情爆发之前,许多中国企业和餐馆的销售额都出现了下滑,顾客从国外的亲戚那里听说病毒后,出于谨慎,他们选择留在家里。 她说,最初一些有关新冠病毒的言论,如把其称为“武汉病毒”或“中国病毒”,也给华裔加拿大社区造成了巨大的损害。 “就因为我们看起来像中国人或亚洲人,我们突然就不是加拿大人了,加拿大华裔社区的成员被描绘成了外国人,不管他们的家人在加拿大住了多久。” Amy说到。 Amy还说,关于病毒的错误信息对华裔加拿大人开的杂货店和餐馆影响尤其大。她还和一些健康但是却被雇主告知要待在家里的工人交谈过,雇主们担心这些人会传染病毒。 Project 1907的联合创始人Doris Chow表示,骚扰已经变得更加隐蔽了。她在接受采访时说:“虽然貌似在新闻里消退了,但是暴力和种族主义仍在继续。它只是再次变得更加隐蔽了。” Chow还是华埠青年合作组织(Youth Collaborative for Chinatown)的联合创始人,她说,在去年3月更大范围经济停摆之前,去年春节前后,温哥华地区的华裔加拿大人的生意就开始下滑了,面临诸如预订被取消等困境。Chow说,随着今年农历新年的到来,对中国零售商和餐馆来说,这相当于损失了两个圣诞节购物季:“春节期间,有很多大生意,餐厅人满为患,人们买新衣服、鲜花和礼物,他们的大部分收入都来自这段时间。” 加拿大华人全国委员会(Chinese Canadian National Council)多伦多分会执行主任Justin Kong最近接受采访时表示,疫情对加拿大华裔一线工人的打击尤其严重。 Justin Kong表示,由于新冠疫情大流行,许多人失去了零售和服务行业的工作。他和他的组织希望联邦和省级政府允许更多带薪病假,以确保感染新冠的员工不必担心失去工资:“政府需要倾听工人和移民社区的意见。”   (编辑:北极星) (Ref: https://www.ctvnews.ca/health/coronavirus/chinese-canadians-voice-worries-about-racism-job-losses-one-year-into-pandemic-1.5299682) (图片来源pixabay,仅作说明使用)

揭秘亚洲新毒王 居然是加拿大华裔!

一名加拿大华裔男子成为“亚洲新毒王”!澳大利亚联邦警察(AFP)领导全球多地约20个执法部门,展开历来最大规模的缉毒行动,目标是加拿大华裔毒枭谢志乐(Tse Chi Lop,音译)。他被认为可以和拉丁美洲最传奇的毒贩 El Chapo 或 Pablo Escobar 相提并论,涉嫌在10多国走私冰毒、海洛英及俗称K仔的氯胺酮,其集团操控亚太地区每年达700亿美元的毒品交易。 55岁的谢志乐,生于中国广东省,圈内的人都叫他“三哥”(Sam Gor)。他1988年移居加拿大,1998年因走私海洛因在美国被捕,2006年岀狱,2011年在香港注册一间投资公司,警方怀疑他重操旧业。警方认为谢志乐在2006年刑满出狱后,很快便与港、澳、台、日各大帮派合作,在亚太地区经营代号“公司”(The Comapny)的毒品王国。   《环球邮报》报道,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在东南亚地区的负责人是来自安省的道格拉斯(Jeremy Douglas),他说过去3年来一直与澳大利亚、中国、缅甸等国家的警察合作来追踪谢志乐。 道格拉斯称谢志乐是个很有头脑的人,他结合制毒的化学技术和后勤资源,在制毒贩毒领域不断推陈出新,创造庞大的市场规模。“就像Uber颠覆传统运输工具和Netflix引领新的电影业务一样,这个家伙看到了一个机会,抓住它并对其进行革新。” 据警方透露,1990年代,谢志乐往来于北美、香港、澳门、和东南亚之间,成为毒品走私集团中的中流砥柱。据法院记录,1998年,谢志乐曾在美国纽约法院因贩毒罪被提审,该罪名最高可判处终身监禁。 不过,当时谢志乐向法庭求情称,自己的父母年迈生病,需要照料;而时年12岁的儿子还患有肺部疾病,更是离不开父亲。谢志乐还发誓称,如果获释,他会洗心革面,开一家餐馆,好好赚钱养家。 最后,法院只判了他9年有期徒刑,并让他在美国俄州埃尔克顿的联邦教养所工作。 2006年,谢志乐刑满释放,返回加拿大。当局怀疑他很快就回到了毒品交易中。但是直到2016年,执法人员才真正意识到他领导的“公司”毒品帝国规模之庞大。 谢志乐的跨国贩毒集团有钱、组织严明,手法也远比拉丁美洲的贩毒集团高明。“公司”提供客户承诺,如果货品被警方截获,将无条件重新发货或全额退款。这种生意手法让“公司”在过去5年内在冰毒市场内市占扩大了4倍之多。估计他的“公司”年度总收入在38亿美元至177亿美元之间。这相当于满地可银行 (BMO)去年的全球收入。 他成功集结各国黑帮组织一同分享利润,例如加拿大的“大圈帮”(Big Circle Boys)也有一份。道格拉斯说,这代表加拿大的毒品问题、甚至洗钱问题等都与谢志乐的集团脱不了关系。 只是谢志乐和拉丁美洲的大毒枭不同,他非常低调,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年男子。但据美国媒体报导,他曾在澳门赌场一夜之间输掉6,600万加元却面不改色。另有传闻称,谢志乐曾雇佣了8个泰拳打手做保镖,每年生日坐私人飞机到旅游胜地的五星级酒店举办奢华生日派对…。 无论如何,他的身分底细已经曝光,目前,警方正全球通缉这名低调的加拿大华裔大毒枭。 网上图片

洗钱严重!华裔屋主家中遭搜出400万现金

卑诗省洗钱情况多严重?Postmedia媒体集团透过法庭文件获得的资料显示,2015年卑诗省皇家骑警调查洗钱案时发起一系列突袭行动,在几间房屋内查获逾800万现金,其中在一户列治文的华裔屋主家中搜出逾400万的现金。位于列治文Fairbrook Crescent的独立屋有四卧室五浴室,装潢高档,配备大理石地板和家庭影院等。金姓屋主(Paul King Jin)和配偶魏晓琪(Xiaoqi Wei,音译)在2013年以180万元买入,2015年10月26日以193万卖出,也就在皇家骑警10月15日突袭搜索该房屋后的11天,魏晓琪立即脱手卖房。当年这波称为E-Pirate的洗钱调查行动,警方共突袭了低陆平原20个房屋,总值超过4,300万元,除搜出800多万元现金外,还起出很多关于洗钱交易、赌博设备、电脑手机等资料。其中金姓男子和妻子魏晓琪住的一豪华公寓内竟藏了400多万现金。报道中提到,一些被指控经营非法赌博业务和洗钱的人,当他们被执法部门注意时,都会想办法保护资产。例如2015年警方查获王姓男子(Maxim Poon Wong)涉及地下银行业务,他立即将温哥华62街价值280万的房屋以1块钱进行所有权变更,Karen Wong成了房屋所有人。前加拿大皇家骑警反腐败调查员波特温(Patrice Poitevin)表示,以家庭成员的名义来拥有资产,使警方更难以逮住犯罪所得。卑诗大学商学院教授大卫杜夫(Tom Dovidoff)表示,很难评估犯罪所得对房地产市场的影响有多大,但绝对有影响,特别是那些高端房屋。Postmedia分析法庭文件发现,列治文有一家名为Silver International的地下银行,据称每年洗钱高达2.2亿元,甚至可能多达10亿元。其指控未获法庭证实。据称金姓屋主在列治文经营非法赌博公司,就是透过Silver International来洗钱。金姓男子自己名下没有房产,除了妻子有房外,他的姪女贾元元(Yuanyuan Jia,音译)在列治文有一套76.4万元的公寓,但法庭文件显示,公寓真正所有人是金姓男子。此外,贾元元还在西温拥有一间324万的房产以及一间素里63.4万元的公寓。根据卑诗省公司注册纪录显示,金的父亲和姪女担任公司注册号0820490的董事,他们曾经营已经歇业的水立方按摩中心。 法庭文件显示,金姓男子和妻子的父母帐户都被用来做人头户,让大量资金可从中国转移到加拿大,成为洗钱的通道之一。文件并显示,金姓男子还以其他人的名义开设家庭赌场。其中一个是列治文四号路上11公顷、价值900万元的豪宅,由尹元元(Yuanyuan Yin,音译)拥有,资料显示她还是个学生。另一个是位于列治文Brighouse Way的豪华公寓,由魏晓琪的母亲拥有,价值近290万元。甚至安省妇女冯文(Wen Feng,音译)拥有一间在列治文490万的豪宅,但真正的拥有者应该是彭姓男子(Lap San Peter Pang)。彭是水立方按摩中心的主任。Postmedia试图通过律师联系金姓男子及其家人,但没有成功。因为太多人利用他人名义来买房,因此省府已提出一项新法律,将要求揭露真正的房产所有者,不能仅以企业或信托公司来登记房产。卑诗省成为加拿大第一个采用此制度的省份。渥太华大学讲师塔斯(Marc Tasse)赞扬卑诗省做法,认为其他省和联邦政府都应该跟进,否则洗钱资金只会转移到其他区域。网上图片v01

偷运“毒邮票” 加拿大华裔厨师中国被捕

  中国环球网最近报道,中国海口海关近日公布一宗走私毒品案,查获一种被称为“毒邮票”及毒品糖果的新型毒品共3912.94克,拘捕了6名涉案人。法院已对部分涉案者一审开庭,作出有罪判决。今年3月海口海关驻邮局在对一批来自美国的进境邮件查验时,发现一个邮件里有些糖果状的物品,引起关员注意。海关随即将几颗粒状物品进行初步检测,检测结果显示是摇头丸呈阳性。警方后来展开侦查,拘捕了邮包收件人,是一名大四学生,他供称是向美国一名姓邱的中国留学生邮购买到的。及至今年5月姓邱某留学生乘飞机反回中国,在上海浦东机场将她拘捕,在她的随身行李中发现大量新型毒品,包括有大麻烟油、毒品邮票、摇头丸、还有一些毒品软糖。她声称毒品来自一名加拿大日前华人厨师,该名华人厨师于7月亦涉嫌携带毒品从加拿大到北京后被逮。全案查获逾3900克毒品,包括摇头丸、大麻酚、K粉等,因为披上了各种华丽外衣,这些毒品有很强的隐蔽性,几种五颜六色的形状类似于糖果其实是摇头丸。毒贩还将大麻酚等成分掺在朱古力、软糖等食品当中,有的混合在电子烟油中,伪装性强,该些毒品可产生高度致幻以及兴奋的不良反应。 (海口海关资料图片)(海口海关资料图片) “邮票”毒品,在中国并不普及,在2015年曾检获过。公安部国家毒品实验室检测出 “邮票”表面附有麦角酸二乙酰氨,简称LSD,是一种从天然的麦角(真)菌中提取的麦角酸,再化学合成而制成的强效致幻剂。专家称,将小片放在舌头下,人体便能吸收,只需很小的剂量就能使人产生强烈的致幻感。公安部国家毒品实验室毒品分析师称,这些毒品对人体神经中枢系统会做成强烈损害,如果长期服用,会诱发精神分裂症等症状,甚至产生自残、自毁、自尽等极端行为,非常危险。因为它的计量是非常低,只有几百微克,一百微克相当于一粒沙子的十分之一。同案被捕的23岁姓邱女子,据称是在美国留学的大四学生,声称自己最开始接触的毒品是被称为“笑气”的一氧化二氮,之后便开始尝试大麻、摇头丸MDMA。由于她吸食过多毒品,中枢神经受损造成下肢瘫痪。需以轮椅代步。近日,她因走私、贩毒等罪,被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3年。  (图片:海口海关)(苏学林编译) 

多伦多华人的车被人喷漆”滚回中国”!面对种族歧视,我们绝不沉默!

加拿大近日针对华人的种族歧视频发 又有一名已经移民多伦多35年的华人 发现自己的SUV汽车后面被人用漆喷上了: “滚回中国!” Wiley Ko对Global News的记者表示,周日晚上5点左右他将车停在位于Don Mills Road 和 401高速交叉口附近的公寓停车场。 第二天早上,他的儿子回家时发现父亲的SUV后面被人用白色的喷涂剂喷上了‘ch–k’涂鸦,以及“滚回中国”(“Go bak to China ” )字样。 发现涂鸦后,Ko说自己非常震惊,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应对:“我不知道怎么表达我的感觉,都不知道在第一时间该如何反应,虽然全国范围内的种族主义事件时有发生,但是这样的事真落到自己头上,感觉完全不一样。” Ko说他于1981年从香港移民到加拿大,后来就一直在这里生活,有两个儿子,一个28岁一个21岁,都是在多伦多出生:“他们都是加拿大人,我也已经入籍。” “让我回中国这种说法太可笑了,当你在一个国家生活了35年之后,这里就是你的家。” 多伦多警察赶到现场后发现,这辆车不仅被涂鸦,两个大灯也被人敲碎了,损失估计超过4000加元。目前该案被当做“蓄意毁损罪”在进行调查,不过也在与多伦多警局仇恨犯罪中心合作,有可能将罪名升级。 Ko表示自己不知所措,一度感觉自己的人身安全也受到了威胁,就仿佛有人要袭击自己一样。他意识到行凶者知道他的身份和地址,就立刻与警方取得联系,并在社交媒体上贴出了图片,希望能够找到目击者。 “如果有人对你这样做,你会有什么感觉?”他还说自己的安全受到了严重威胁,“你也会觉得糟透了,会觉得非常受伤”。 无独有偶 不久前一名华人在温哥华豪宅区买了间百年老宅 按规矩办好了所有手续准备推倒重建豪宅 这种自己挣的钱自己花的行为 却遭来了当地居民的仇富 也被喷上了红漆大骂中国人 大门旁边墙上这句非常显眼:“中国人贪婪又不懂尊重,诅咒你们” (CURSE THE CHINESE GREED AND DISRESPECT) 人行道也涂上了“为你感到羞耻”(SHAME ON YOU)的字样。 车库门上也被涂上了“不可原谅”(UNFORGIVABLE)。 也许就像Ko接受采访时说的,虽然加拿大的种族主义事件时有发生,但是这样的事真落到自己头上,感觉完全不一样。 无论如何 加拿大的每个种族都应该得到尊重 当你遇到有关种族歧视的时候 不要沉默 面对种族歧视者最好的办法 就是用法律回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