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7月02日 星期六 03:13:05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华裔富豪

中国最贵离婚让她成了加拿大第三大富婆

(■■该公司是内地市值近千亿人民币的龙头疫苗生产企业之一。 康泰生物网站) 一场离婚打造出加拿大第三位最富有的女性,彭博社(Blooomberg)报道,49岁持加国护照、现居于深圳的华裔女子袁莉萍,分得前夫研发疫苗生物制药上市公司的24%股份,近来公司股价大涨,她也因此跻身全球富豪行列。 在中国内地市值近千亿人民币的龙头疫苗生产企业之一,深圳康泰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在5月底发出公告,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杜伟民,因为离婚而分割财产,将其持有公司51%股份中的24%转给前妻袁莉萍。 分获中国疫苗企业股份 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Bloomberg Billionaires Index),随着中国疫苗生产商的股价在过去一个月中飙升超过30%,截至周三,相关股份价值47亿美元,使袁莉萍跻身世界500强富豪榜。 过去一个月,中国股市市值增加了1.7万亿美元,像康泰这样的制药商一直是投资者的最爱。自去年12月以来翻了一番多之后,该股周三以高点收市。该公司的市值目前达到186亿美元。 在加拿大,女首富是布赖森(Scherry Brydson),身家95亿元;其后是汤姆森(Taylor Thomson),身家59亿元。她们的大部分财富来自拥有路透社(Thomson Reuters Corp.)股份。 现年49岁的袁莉萍拥有加拿大护照,目前居住在深圳。根据5月29日披露资产分割的文件,她承诺不谋求公司实际控制权,同意将所持股份的表决权等股东权利委托予杜伟民,并与杜伟民建立一致行动关系。 该文件显示,她担任康泰子公司北京民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并且在2011年5月至2018年8月期间担任康泰董事。 此前杜伟民占总股本比例51.26%,变动后为27.27%,仍为公司实控人。 深圳康泰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88年,主要从事生物制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08年,康泰生物进行资本重组,注册资本3.57亿。公司主营业务为人用疫苗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种类涵盖免疫规划和非免疫规划疫苗,目前主要产品有重组乙型肝炎疫苗(酿酒酵母)、b型流感嗜血杆菌结合疫苗、麻疹风疹联合减毒活疫苗、无细胞百白破b型流感嗜血杆菌联合疫苗、23价肺炎球菌多糖疫苗等产品。星岛综合报道

被碎尸的华裔富豪争产大戏即将落幕,五个妈妈五个孩子谁能赢?

加拿大都市网原创作品(ID: dushi-ca)  作者:小星 2015年5月3日,42岁的华裔富商苑刚(Gang Yuan,译音)在加拿大西温乔治国王路(King Georges Way)963号的一幢独立屋,被杀害并分尸。 尸体被分割成108块,残骸放在13袋中,而且拼接不见尸体右臂。 距离案发已经将近四年,最近苑刚案又成各大媒体热点,因为遗产争夺案审讯日前正在进行。  经过连日审讯,上周五(12月14日)多位涉案当事人的律师已经进行了总结陈词。案子最终决定法院尚未裁定,但回看整个过程,就是一场精彩程度堪比TVB电视剧的豪门争产大戏,各方费尽心机,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要理解这场争产案,在继续阅读本文之前,先要知道以下几点: 1. 根据遗产法,某人去世,生前无立遗嘱,若能证明自己是该人的配偶,便有权分得一半遗产,其余遗产由合资格的子女所分。若无人可以证明自己是该人的配偶,则遗产全部由子女所分。 2. 本案中,共有5名女子声称与苑刚育有子女,故其子女有权分得苑刚的财产(约1600万加元),而5名子女的年龄在3-10岁不等。这5名女子在法庭上的代号分别为M1-M5。 3. 争产案的原诉人M1认为自己与苑刚属于夫妻关系。 4. 共涉及5位母亲及5个子女,5名子女都通过了亲子鉴定确证与苑刚的亲子关系。不过,苑刚胞弟苑强周三供称,共有7个儿童曾做亲子鉴定,以确定是否为苑刚所生。 以下是已知的几名女子在庭审中作证纪录。全部内容根据法庭审讯整理。 【M1】 1号儿童的母亲M1在庭审中表示,两人在一次朋友聚会上相识后同居,苑刚此后曾告之要移民加拿大,并且需要与另外一个女子结婚。 M1就在同居当年年底自苑刚父母家搬出,但从未发生不愉快事情。 M1表示不担心苑刚同他人结婚,指信任苑刚,搬出后也时常前去探望苑刚父母,而且也从未与其他男性有过约会式交往。 M1表示在认识苑刚后的第3年,苑刚已获得了加拿大枫叶卡,并告知她已经与在加拿大的女子开始办离婚,她因此搬回苑刚父母家中居住。 苑刚时常从加拿大返回中国与她相聚,两人也曾探讨日后前去加拿大结婚的事。同年,两人计划生孩子,M1在次年怀孕。 M1仍坚信两人有事实婚姻关系。在苑刚告知正与加国女子离婚后,她与苑刚计划怀孕并产子。两人曾在苑刚的父母家同居,双方家长曾会面,两人也都分别获得对方家庭成员及亲属认可。 苑刚死后 M1才知他另有子女 M1周二作证称,她同苑刚父母关系很好,以爸妈称呼两人。苑刚父亲身患癌症后,她也曾多次去医院护理,苑父心疼她的操劳,更以“儿媳妇”的称呼将她介绍给他人。 M1还指出,曾同苑刚及家人商议将孩子送来加拿大读书,M1及孩子、苑刚母亲更曾办妥加拿大签证,曾经计划2015年1月来加,但后来未能成行。 M1周三作供时表示,直到苑刚死后来到加拿大,才知道苑刚另有几个子女,当时感到惊讶且愤怒。她此后把苑刚的骨灰带回中国,并以佛教仪式安葬超度。M1也承认,苑刚曾告诉她要以假结婚的方式办移民,但苑刚与申请他移民的加国女子在苑刚家乡举办婚礼,她事后才知道。 M1周四时还供称,苑刚及胞弟苑强,曾计划将位于他们所居住中国北方一城市,由苑强出资购买的公寓单位,过户登记在她的名下,因她不同意,该物业就被登记在她与苑刚孩子名下。 M1也表示,2009年至2015年苑刚离世前,只要苑刚人在中国,且没有因生意及其他事情外出,苑刚都会与她同居在中国北方两个城市的两处公寓单位内。 【M2】 M2在出庭时主动向法官发言称,不满媒体报道庭审首日M1作证内容,指此前传媒的关注令她感到如“过街老鼠”,更担忧孩子长大后知道父母经历。 她哭求法官全面禁止传媒报道,使她在即将开始的作证过程中,个人及孩子信息不被披露。因此没有更多信息。 法官回应指,此案法庭已颁布严格的传媒报道禁制令,不得公开当事人个人资料,并向她解释加国司法体系中,法庭是向公众开放。 【M3】 关于M3和苑刚相识相恋的信息不多,她仅在出庭时供称,苑刚善于结交朋友,他最初以低价购买二手燃油,经技术处理后再高价转售出去,由此成功获得第一桶金。 M3更表示,知道苑刚有座驾挂可进出中南海的车牌,她说只能猜测苑刚的一些生意可能同政府有关,苑刚不愿让她参与其生意,并说这样做也是为保护她。 M3说苑刚多次讲述往事,说他事业刚起步时十分艰难,例如有时忙于工作一天只吃一个馒头。 【M5】 12月7日的庭审中,5号儿童的母亲(法庭代号母亲5,简称M5)周五首次出庭作证,她称苑刚当年颇费心机追求她,虽然两人分别身处温哥华和中国,苑刚仍经常通过微信对她嘘寒问暖,还承诺安排司机接送她去餐厅吃饭或做水疗(SPA),后来更约她一同前往美国拉斯维加斯旅行。 M5在法庭上供称,她与苑刚于2011年6月或7月,在中国北方一城市相识,她当时在一间公司工作,通过朋友在一个聚会上认识了苑刚。两天后,苑刚约她吃饭,席间还问她有没有男朋友。M5告诉苑刚她当时有男友,而苑刚则称自己是单身。约一、两个月后,苑刚又约M5来温哥华玩,M5认为苑刚当时在追求她,但并没有答应。 直至2014年春节期间,到中国过年的苑刚才再次联络M5,并约她在一间餐厅吃饭。那时M5已与男友分手,苑刚就表示自己一直单身,现在年纪大了,很想找个人结婚,安定下来。 之后苑刚返回温哥华,但就经常发微信给M5,问她每天有什么安排,说可以安排司机带她去一些餐厅吃饭,或是问她是否很累,可以让司机带她去做SPA。M5说,很明显感觉到苑刚在讨好她、追求她。 后来,苑刚又邀请M5来美国和加拿大旅行。由于M5只有美国签证,两人决定一起前往拉斯维加斯。苑刚不但帮M5订好机票和酒店,还问M5有没有美金。 M5告诉她手头没有美金,苑刚则称,M5毋须去银行换钱,因为银行排队很麻烦,他可以安排司机给她送1万美元过去。不过M5拒绝了这一建议,因为她认为“两个人建立恋爱关系初期,不应该涉及金钱”。 M5还要求苑刚订酒店时要订两间房,苑刚也照做了。刚到拉斯维加斯第一天,他们一起吃饭、看秀、去赌场玩。晚上苑刚要求在M5房间过夜,M5拒绝。 第二天,苑刚告诉M5说,他前一天晚上赌钱输了7万到10万美元,原因是被M5拒绝,心情不好。过了两天后,M5终答应苑刚的要求住在一起。 给68女友编名录、录视频 但事情很快发生了转折,M5当年怀孕后于2014年夏季来到温哥华,在苑刚西温住宅同居时,偶然在一个U盘内,发现苑刚列出交往女子名单,人数多达68人,也有苑刚与女子的性爱视频、女性裸照,以及3段由苑刚拍摄3个孩子的视频。 她说看到后全身颤抖、不停哭泣,但冷静下来后决定不去质问苑刚,而是避免冲突找借口先返回中国。 M5说:「苑刚外出我在家中没事,想用他的电脑上网看电影,他的电脑没设密码,我也发现一个U盘,好奇打开后,看到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有一些女人照片及裸体照,也有他与女人的做爱视频,也有3段分别是3个孩子的视频。还有一个名单,都是女人的名字、年龄及所在城市等,以数字号码标注,共有68位。」 她说看到后十分震惊,全身颤抖、不停哭泣,感到自己被欺骗,想立即回到自己家中。M5说:「我冷静下来后决定找个借口回国,不想让他知道我是发现了这些丑恶的事情才走。第二天我告诉他国内家中有急事要回去,他很惊讶,说不是商量好去美国生孩子吗?」 M5供称回到中国后决定堕胎,但医生说胎儿已较大,堕胎风险大且会伤害身体。M5说:「经思想挣扎我决定生下孩子,孩子是他的,但也是我的。但我以后不会与苑刚再有男女关系,我们各自有权追求新生活。」 此后M5由母亲陪伴在美国生下孩子,费用都由苑刚支付,他也曾前去探望。M5说未曾与苑刚讨论此后孩子抚养费,称希望苑刚自觉履行父亲责任,否则通过法律解决。 在周五的结案陈词中,由分别代表5个孩子的多位律师分别引用加中不同法律对于婚姻和配偶的定义,力证本案唯一原诉人(法庭代号母亲1,简称M1)与苑刚之间不属于夫妻关系。 第1号及第5号儿童公共监护及受托人代理律师麦克拉蒂(Ross Mclarty)周五向法官迈尔斯(Elliott Myers)做结案陈词时指出,从M1提供与苑刚之间的微信聊天纪录来看,苑刚与M1之间没有恋爱关系(romantic relationship)。 他从未向M1说过恋人间的浪漫话语,也没有提过要让M1来加拿大,或是移民来加拿大。 此外,苑刚与其他几个母亲都曾去不同的地方旅行,但与M1却没有,即使回到中国也是住在北方一个大城市,而非M1所居住的家乡城市。 M1在作供时亦无法回忆起苑刚的许多旅行纪录,证明苑刚与M1的联系非常有限。在苑刚母亲的一封书信中,更是提到苑刚看上其他女人,不想再见M1和她的孩子。 麦克拉蒂还说,M1声称她与苑刚虽然没有结婚,但实质上是苑刚妻子身分。即使根据“配偶”(spouse)的定义,也要求两人居住在一起,且有感情及经济上的紧密关联,M1显然都不具备。 此外,他们也很少以夫妻身分一起参加社交活动,只有家人认可他们的关系,即使孩子在学校要求父亲参与的活动,苑刚也都没有参加。苑刚亦不向M1提供生活费,M1的钱主要来自苑刚母亲以及M1自己的母亲和家人。 3号儿童的代表律师沃瑟斯庞(David Wotherspoon)则指出,苑刚的生活方式形同花花公子,他从未想过与任何一位孩子的母亲真正结婚,但很明显他想要孩子。 若他有机会写遗嘱,相信也不会把钱留给M1,而是留给孩子们。 根据卑诗法律对“婚姻”的定义,夫妻双方要住在同一个地址的同一个物业里,而苑刚与M1分居两个城市;根据中国法律,“婚姻”则意味着必须到民政部门登记。他说,M1与苑刚的之间只能称为“关系”(relationship),而不能说是“婚姻关系”。 2号儿童的代表律师曹俊忠(Charles Cao)表示,尽管苑刚有很多钱,但苑刚在经济上没有支持M1和她的孩子,M1在家乡城市居住的房子也是苑刚的弟弟苑强所购买,登记在M1孩子的名下,M1亦从不认为这一物业是属于她的。 此外,M1几乎没有任何与苑刚的合照,苑刚和M1的孩子的合影也非常有限。其中两张照片明显拍摄于同一时期,都是孩子一岁左右的时候;另一个则是苑刚在春节与孩子共同出现在一个视频中的截图。M1亦无法提供与苑刚之间的电话通话纪录,微信的聊天纪录亦不足以证明她和苑刚的夫妻关系。 4号孩子的律师戴维森(Dean Davison)亦指出,苑刚只是想要孩子,这几位母亲都并非意外怀孕,而是苑刚有计划而为之。他只是孩子的父亲,并没有意愿与任何人结婚。 此案走向到底会如何?我们会持续关注。 更多全面消息,请点击此处查看加拿大都市网“华裔富豪苑刚被杀”专题。

加拿大华裔富豪分尸案:苑刚太能作了!给68个女友编名册拍视频

作者:都市加西追踪 鸡汤里的富豪都是通情达理严于律己,但是一旦富豪有个三长两短,报出来黑料毁三观。震惊温哥华的苑刚分尸案,庭审不断爆料: 苑刚给68个女友编制名册,自拍做爱视频  嫌弃加拿大护照不够强大 30万买鸡血石只是小case    分尸富豪遗产案周一继续开庭,苑刚被杀案发生于2015年5月2日晚上,42岁苑刚在自家豪宅被杀害,尸体被斩开百多份装在袋内,苑刚的表姊夫赵利被控以二级谋杀。多名子女分布在中国与加拿大,还有2名女子自称是伴侣前来争夺遗产。 加拿大警方和法院系统3年的调查和审理表明:案件越来越复杂(涉及遗产分配);案件越来越离奇(圈子套圈子:亲、色、情、钱环环相扣),案件中出场人物多为中国公民。 68个女友编清单 凶案发生地,西温豪宅 华裔富商苑刚遗产争夺案,5号儿童的母亲(法庭代号母亲5,简称M5)周一供称,她当年怀孕后于2014年夏季来到温哥华,在苑刚西温住宅同居时,偶然在一个U盘内,发现苑刚列出交往女子名单,人数多达68人,也有苑刚与女子的性爱视频、女性裸照,以及3段由苑刚拍摄3个孩子的视频。她说看到后全身颤抖、不停哭泣,但冷静下来后决定不去质问苑刚,而是避免冲突找借口先返回中国。 后宫庞大 需造册管理 M5说:「苑刚外出我在家中没事,想用他的电脑上网看电影,他的电脑没设密码,我也发现一个U盘,好奇打开后,看到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有一些女人照片及裸体照,也有他与女人的做爱视频,也有3段分别是3个孩子的视频。还有一个名单,都是女人的名字、年龄及所在城市等,以数字号码标注,共有68位。」 她说看到后十分震惊,全身颤抖、不停哭泣,感到自己被欺骗,想立即回到自己家中。M5说:「我冷静下来后决定找个借口回国,不想让他知道我是发现了这些丑恶的事情才走。第二天我告诉他国内家中有急事要回去,他很惊讶,说不是商量好去美国生孩子吗?」 M5供称回到中国后决定堕胎,但医生说胎儿已较大,堕胎风险大且会伤害身体。M5说:「经思想挣扎我决定生下孩子,孩子是他的,但也是我的。但我以后不会与苑刚再有男女关系,我们各自有权追求新生活。」 此后M5由母亲陪伴在美国生下孩子,费用都由苑刚支付,他也曾前去探望。M5说未曾与苑刚讨论此后孩子抚养费,称希望苑刚自觉履行父亲责任,否则通过法律解决。 苑刚嫌弃加拿大护照不够强大 母亲1(简称M1)的律师英格拉姆(Ben Ingram)交叉盘问M5时,问为何选择美国而非温哥华生产?M5说:「我希望在温哥华生孩子,但苑刚说美国的护照最强大,而且这也是我们以前商量好的。 30万买鸡血石只是小case 此案周一在温市中心卑诗最高法院继续审理,M5继上周五后再次出庭作证。另外,此案母亲4(简称M4)昨日也首次出庭作证,她供称在协助打理苑刚生意时,自苑刚电子邮箱内发现另一女人信息,此后曾分手,但数年后复合,更经计划后怀孕。 M5周一主要由第1号及第5号儿童公共监护及受托人代表律师麦克拉蒂(Ross Mclarty)引导作证。她继续上周五证词说,她与苑刚2014年同去拉斯维加斯旅行同居后,也曾与苑刚的一对男女友人一道,即4人共同前去迈阿密等地旅行。当时苑刚说他年纪不小了,希望找个人安静过日子,更说他的同行友人刚在美国结婚,建议M5同他在美国结婚,但M5表示她当时回答说,感到苑刚脾气不太好,双方应有更多了解。 苑刚生前与豪车 M5表示返回中国不久即发现怀孕,通过微信告知苑刚,但他并未如自己预期般激动,令她感到意外。苑刚不同意M5堕胎的想法,说对身体不好及可能无法再怀孕等,并承诺生下孩子、身材恢复后去美国结婚。 苑刚也同意一道前去拜见M5居住在南方一城市的父母,M5说:「苑刚提前问我父母喜好,说要去买礼物,我说父母什么都有,最后苑刚花了30万元人民币,为我父亲买了一组篆刻印章的名贵鸡血石。」 两人与M5父母在餐厅会面,M5说苑刚当场拿出一个钻戒戴在她的中指上,并告诉父母孩子生下后去美国结婚。此后苑刚也曾去M5父母家饮茶聊天,也在家中住了数日。 M5说她的母亲对苑刚不太放心,曾前去苑刚家乡与他的母亲见面,被告知苑刚未婚无孩子。M5说她在苑刚西温住宅住下后,有一天在衣橱中发现一件白色女装睡裙,问苑刚时他生气地说:「你怎么这么多事!」 这富豪有钱有资源有时间, “作”出了新境界 鸡汤里的富豪很励志 法庭爆料的富豪毁三观

华裔富豪碎尸案:7名儿童都曾做亲子鉴定 !

■■苑刚巨额遗产争夺案,周三在卑诗最高法院继续审理。 图文:本报温哥华记者李群 遭谋杀的卑诗省华裔富商苑刚遗产争夺案,共涉及5位母亲及5个子女。不过,苑刚胞弟苑强周三供称,共有7个儿童曾做亲子鉴定,以确定是否为苑刚所生。在苑刚被杀前一年即2014年9月,苑强与苑母曾与此案第5号母亲(简称M5)的母亲午餐,但苑强坚称当时不知其身分,起因仅为苑刚告知他招待客人,会面时也没有提及M5当时已怀孕。此外,苑刚被杀后数日,疑凶赵利位于黑龙江故乡的银行户口,曾被转出500万元人民币。苑强表示,怀疑该笔金钱为自己已病故的父亲所有。 此案周二在温哥华市中心卑诗最高法院继续审理,苑强出庭作证。当日下午,两位苑刚的前任司机则在中国以视频方式作证,一人指本月1日曾接到匿名男子电话,该可能来自海外的短暂电话,告知他若不出庭作证将获报酬(详另文)。 不知苑刚为何如此富有 昨日上午主要由3号儿童的代表律师沃瑟斯庞(David Wotherspoon)向苑强提问,他首先问苑强获知几位母亲及孩子存在的时间及过程。苑强说,苑刚2015年5月2日被杀后,他来到加国后才自苑刚的3位助理处得知,苑刚住处有苑刚的孩子,此后通过这个孩子找到2号母亲。 3号母亲及孩子则是在做DNA检验时知其存在;曾联系过4号母亲,但过程复杂记不清楚了。 沃瑟斯庞指出2010年夏天,苑刚母亲曾在苑刚位于中国北方一大城市的公寓内,见过2号母亲(简称M2)并留她在该公寓过夜,对此苑强表示并不知情。 苑强周二曾供称,曾有一个女子自外地打电话给他,并声称她是苑刚孩子的母亲,时间是苑刚被害前数月。苑强周三说曾就此问过苑刚,但苑刚仅说:“你不要管了。”苑刚也没有告诉他其他母亲及孩子的事。 苑强指出,苑刚有自己的生意,但就不知他为何如此富有,也不知道苑刚中国遗产管理人是谁,以及谁继承了苑刚在中国的遗产。 在中国曾见过M5的母亲 沃瑟斯庞指苑刚过世后数日,有人持赵利的银行卡,将其位于黑龙江一银行账户中的500万元人民币,转移至赵利妻子李晓梅一位亲属的账户中。苑强说,他怀疑该笔资金属于他已过世的父亲。 第1号及第5号儿童的律师麦克拉蒂(Ross Mclarty)则追问,苑强与母亲曾在2014年9月与M5的母亲见面谈话内容。苑强坚称当时不知道对方是M5的母亲,他说:“当时是苑刚告诉我有客人到来,要我们招待一下。M5的母亲当时有一个男子陪同参加午餐,他不是M5的父亲,所以当时不可能讨论M5怀孕如此隐私的事情。我母亲做生意,经常有生意伙伴来往,与别人一起用餐很常见。” 苑刚谋杀案2015年5月2日在西温发生,赵利被控开枪导致苑刚死亡,后将尸体切割约100份装入多个袋内。赵利被控二级谋杀及对尸体不敬罪名,但他否认控罪。 苑刚前司机视频作证 称有人利诱勿出庭 苑刚遗产争夺案,周三法庭通过视频连线,由人在中国的孙姓及王姓两位前苑刚司机出庭作证。两人都供称原诉人之一(法庭代号母亲1,简称M1),与苑刚是事实夫妻关系,孙姓司机说苑刚与M1的孩子过生日时,他曾多次开车搭载一名魔术师,驱车去苑刚家乡城市为孩子庆生。而王姓司机则供称,数日前他曾接到匿名电话,利诱他不要出庭作证。 两司机在中国北方一大城市同一地点视频作证,时间是本地周三下午2时,即中国当地时间早上6时。孙姓司机说他2005年开始为苑刚工作,2009年认识M1,此后曾见过M1很多次,开车同时搭载苑刚及M1,平均每年也要4至5次。 孙姓司机说,每逢M1与苑刚的孩子过生日前,通常是M1给他打电话,然后他再发信息请示苑刚获准后,开车搭载一名魔术师,前去苑刚家乡城市为孩子祝贺生日,最后一次是2015年孩子过生日。 神秘汉疑由海外致电20秒  他供称,曾在一个公园附近见到另外一个孩子及其母亲,知道该孩子也是苑刚亲生。 王姓司机则表示,2001年经朋友介绍与苑刚相识后,开始为苑刚打工做他的司机。当时苑刚事业尚刚起步,苑刚购买的第一辆车是二手车,而他当时是苑刚唯一的全职司机。 他说,早在苑刚追求M1时就认识M1,两人的孩子出生后不久,他就曾见过这个孩子。王姓司机说:“别人都称呼苑刚为老板等,但我叫他哥,我也称呼M1为嫂子,因为他们是夫妻关系。” 王姓司机供称,他在12月1日凌晨接到一个电话,一个男子说如果他不出庭作证,会获得金钱。M1的律师英格拉姆(Ben Ingram)追问来电男子代表谁,以及要支付的金额,王姓司机表示对方没有说明,而且通话时间只有20秒。 王姓司机说,次日曾去自己手机服务商查询,但没有查到该电话的信息,并被告知因系统更新原因导致。他回忆说,无法回忆来电号码,但就记得号码前面有一个“+”号,因此推断电话可能来自海外。

华裔富豪遭谋杀分尸 凶犯庭审大谈人品和血泪发家史 还有更多狗血剧情…..

轰动一时的华裔富商苑刚遭谋杀及分尸案审讯,休庭近10个月后,周一续审。由辩方律师传召被告赵利出庭,他讲了自己悲惨的童年往事,还说了自己创业发家史。 这是演的哪一出? 赵利很擅长打猎。网上图片 苑刚和自己的豪车。网上图片 赵利口中自己的故事—— 赵利供称,他原本住在魁省满地可,是苑刚羡慕他的生活方式,而邀请他搬到温哥华居住。赵利还指出,过去曾在中国做过照相印刷生意,又曾购入上市公司股票,赚了钱才移民加拿大。 有河边房子游艇 生活方式苑刚羡慕 案件周一下午2时在温市中心卑诗最高法院继续审讯。蓄短发的疑凶赵利穿深色西装并打红色领带出庭,由普通话传译员替他传译。苑刚的两个女性朋友周一也有旁听。本案在去年7月结束控方传召证人程序后,28日起由辩方传召证人,再由控方交叉盘问及结案陈词,预计审讯将持续到7月中旬。 在律师唐纳森(Ian Donaldson)引导下,赵利供称,他原本住在满地可,在圣罗伦斯河边拥有物业,不但曾是钓鱼比赛冠军,还以游艇招待前来旅游的苑刚和朋友。他指是苑刚羡慕他的生活,邀请他搬到温哥华居住。 赵利原来生活在满地可。网上图片 网上图片 赵利说自己曾是钓鱼比赛冠军。 身世悲惨 曾乞讨度日 赵利指出,他当初来温时,先住在苑刚温哥华市新月路(The Crescent)一幢古老大宅,后来才搬到西温豪宅,也是案发现场。 58岁的赵利忆述,自己在中国时如何由贫穷家庭的孩子,到经商致富经过。他说,自己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出生,排行老三,父母本是医生,但父亲被打成反革命入狱,母亲又遇车祸身亡,家庭一贫如洗,全家人共盖一条被子,除了倚靠过去的病人接济,就只能乞讨度日。 赵利称:“我当年生活在恐惧里,精神压力极大,担心有人打我,或拿石头丢我。”他说,父亲告诫我别惹麻烦,要求我们打不还手。讲到伤心处,还多次哽咽。他说,自己曾赴冬季气温摄氏零下50度的大兴安岭农场打工,因为想家,曾在返家过程中累倒睡在路边,获别人救援,但冻伤手脚。 开店生意好 投资回报20多倍 他说,中国恢复高考后,他考入广播电视大学学习机械制造,再到运输公司上班。赵利说,他30岁时,开始与妻子经营照相印刷生意,生意非常好。他说:“我过去每月仅赚100元人民币,如今每天便赚1,000元人民币。” 赵利说,他对金融有研究,后来购入一家制药公司股票,成为第三大股东,后来公司更上市。他说:“我只用了9个月,就赚了20多倍利润。” 他说,为了让女儿赵一铭能赴加受教育,2001年和家人移民加拿大。赵利说,他曾在满地可购入商业楼宇及住宅,直到2009年在苑刚邀请下,转来温哥华居住。 赵利说,他的妻子李小梅是苑刚的表姐,但两人并无血缘关系。 唐纳森在庭外称,由于李小梅最近才接受手术,尚未决定是否传召她担任证人,但会传召一位华裔心理医生担任专家证人。 二审继续 被告赵利作证时两度失声痛哭 他陈述案发日与苑刚争斗,向苑刚开两枪后查看对方伤势,讲到目睹苑刚死不瞑目、嘴角流血时哭泣不止。他还举例谈了苑刚人品很差,说自己在家乡常做善事,还说自己会不惜一切保护女儿。 死者苑刚。资料图片 疑凶赵利热爱打猎。资料图片 疑凶人品好  苑刚人品差? 为重建大宅苑刚计划纵火 赵利周二多次指证苑刚人品低劣,并列举多个事例,包括称苑刚因拥有的温西大宅为祖裔屋(历史遗产保护的房子)禁止重建,苑刚曾计划纵火焚毁以重建豪宅,更怂恿赵利实施纵火但被拒绝及劝阻才作罢。 赵利表示,妻子李小梅是苑刚的表姐,但两人并无血缘关系。同苑刚首次见面是2001年自己及家人移民加拿大,并在满地可定居后约8年后,即2009年在满地可见到苑刚。 2009年赵利及家人移居大温后,曾在苑刚拥有的温市新月路(The Crescent)一幢大宅内居住近一年,才迁至西温案发豪宅。 赵利说,苑刚曾花大笔金钱请设计师规划兴建豪宅,但表示先要放火烧毁禁止重建的该幢祖裔屋,并怂恿自己纵火。赵利说自己明确反对,告诉苑刚住宅周围有很多摄像镜头,房屋失火后警方一定会调查并查出纵火者。 炫富乱找女友生多个私生子 赵利更指苑刚喜欢炫富,与多位女性有性关系并生下多个子女,但他不尊重女性,更目睹苑刚辱骂自己的母亲。 赵利在庭上说:“苑刚喜欢炫富,他认为这样女孩子更容易喜欢上他。我们的价值观完全不同,我认为这样很肤浅。”他又说,苑刚担心在加国居住时间不够难以保留身分,就声称所有文件遗失再补办,由此保留居留权,他此后更公开向很多人炫耀自己的“聪明做法”。 赵利说一个女人为苑刚生下女儿,但苑刚对她不好导致其自杀幸好被警方救下。案发前不到一年,该当时年龄约5岁女童,还被送到赵利家照顾。赵利也说苑刚患有性病、脾气不好,曾听到他在电中辱骂母亲、舅舅及叔父。 赵利周二在回忆父亲当年坚强面对困境时也曾落泪,更自称与妻子在中国及加国经常做善事。 移民前发迹在故乡常做善事 赵利说他2001年移民加国时已比较富有,在故乡哈尔滨时曾出资60万元人民币兴建公共厕所免费让公众使用。 来到加国后,妻子李小梅经常做善事,曾为四川大地震灾区组织筹款13万元。赵利表示,他与妻子在哈尔滨经商积累一些财富后,做了很多公益事业。 例如,当年市政府看到城市缺少公厕,而政府又资金不足,就鼓励企业家投资兴建,公厕建成后可自行收费。 赵利说:“我们当年投资的60万元可不是小数目,相当于现在的几乎近千万元。公厕建成后,原定每人每次使用收费5角钱,但很多人不肯花钱,就在其他公众地方自行方便。我们不愿看到原本漂亮的地方变得又脏又臭,就决定不收费,让市民免费使用。当时人们都赞扬此事,中国很多重要媒体也给予报道。” 他说,把家庭当成生活核心,妻子更是喜欢帮助别人。 赵利说:“她经常出去时拿着一些现金,回来时手中空空。得知有人家中孩子患病等,她都给予资助。” 会不惜一切保护女儿 赵利也表示,今年31岁的女儿赵一铭已订婚,她在满地可接受教育,会讲中英法3种语言。 赵利说女儿漂亮优秀,热爱服装设计及市场推广,不久前还出版了个人诗集,曾获满地可华裔小姐选举第二名,把她当成掌上明珠,会不惜一切保护她。 Florence Zhao在「公主我最大」第三集中自我介绍时,场景即为苑刚遇害的西温豪宅。网上图片 赵利详述案发经过 案情最关键的部分 赵利供称最初打算分尸后运至打猎场,在无力休息时两度产生幻觉,指有声音告知他如何切割熊尸。他也表示后来看到法医报告,尸块有些切割整齐,但也有一些切割混乱,显示自己是在不同精神状态下导致不同切割结果。 此案周二在温市中心卑诗最高法院继续审理,蓄短发的赵利穿深色西装、白色衬衣及深蓝色领带出庭,通过普通话传译,全日由他的律师唐纳森(Ian Donaldson)提问作证。 赵利讲述了此案最关键部分,即2015年5月2日案发日的经过。他供称当日中午在西温乔治国王路(King Georges Way)900号路段住宅内一切如常,同妻子李小梅及岳母、苑刚共进午餐,此后他打算去松鸡山(Grouse Mountain)远足,妻子及岳母则外出散步。 苑刚想娶女儿起争执 赵利称,此前曾向苑刚介绍自己的发明,即打猎时可帮助稳定射击的枪架,因苑刚午餐后又询问发明细节,就在准备出门远足前,自枪架中取出一支点17小口径步枪及枪套,放在大门内侧一个纸箱上,准备为苑刚展示。 苑刚看到展示后很感兴趣,告诉赵利可成立公司,每月给他4,000元薪酬,再请两个英文好的年轻人一起经营。对于赵利指自己应获成立公司股份要求,苑刚指发明简单容易仿制,不知能否赚钱,更说:“你要是把一铭(赵利女儿)嫁给我,我就给你50%股份。” 赵利大骂苑刚是禽兽,这句说话成为两人冲突的导火线。 赵利说,冲突因为苑刚要求将女儿嫁给他。图为赵利的女儿。网上图片 赵利的女儿曾在《公主我最大》真人秀中出镜。网上图片 苑刚家属的代表律师强森指出,Florence Zhao参与「公主我最大」拍摄时,曾向剧组冒称,剧中出现的劳斯莱斯轿车为自己父母所有。(YouTube) 赵利说自己当时很惊讶,说这玩笑开大了,太荒唐了,说双方是亲属。但苑刚说:“怎么不行?我大姑又不是我奶奶亲生的。我40多岁了,也想安定下来。” 赵利供称当时很着急,因为知道苑刚品行很坏,不能让女儿的一生被他毁了,希望让苑刚知难而退,就说:“你们还差著辈呢,这是乱伦,畜生不如!”赵利说自己马上被苑刚抓住衣领并殴打,但在后退时发现花池边有个锤子,就顺手抄在手中,告知对方别过来。 苑刚就说:“小样!你还敢拿锤子,看我踢死你!”   两人打起来了 赵利说曾挥舞锤子阻挡对方殴打,但不知是否击中对方,但在看到苑刚转身跑去拿枪时很害怕,就用锤子打了苑刚头部一下,但有意回避了可致命的后脑处。此后双方争夺锤子至车库门口,赵利终于无力使锤子脱手,苑刚也因用力过猛跌倒,赵利则趁机跑回屋内关门喘息。 赵利说,此后看到苑刚持锤跑过来,只好出门外逃,苑刚持锤打来时自己极力躲闪,下半身将苑刚绊倒在地。 赵利返回屋内抄起枪及弹匣,把子弹上膛后苑刚未追来。 赵利表示,看到苑刚左肘撑地、右手持锤瞪视但未说话,就感到对方是惧怕步枪,这是自己逃走的最好机会。 表示欲把尸体运去打猎场地 因离开住处苑刚倒地处为必经之路,赵利就持枪自苑刚锤子打不到处经过,同时警告对方离自己女儿远些。 苑刚嘲笑说:“看你那熊样,拿把打老鼠的枪吓唬谁?我事业做这么大都是拼出来的,黑社会老大都怕我,你敢把我怎么样?我想做的事,谁也阻拦不了!” 这时赵利说:“他举锤打我让我惊慌,脚下踏空身体剧烈晃动,第一枪就响了。我看到他瞪我,我从未看到这样凶恶的眼神,就上膛了第二发子弹。他左手拉住枪,右手向前伸几乎抓到我,我向后躲第二枪就响了。当时我紧张慌乱,不知是否因为他拉住枪导致发射,也不知打中了他身体何处。” 在讲到绕至对面看到苑刚眼睛睁大、嘴角流血时,赵利开始失声痛哭并说:“我知道他死了,闯大祸了,这可怎么办?”赵利岳母及妻子此时返回目睹被吓得大声尖叫,赵利哭诉说担心她们受到更多惊吓,就让她们离开。 苑刚在私人飞机上。网上图片 手抖得厉害 曾产生幻觉 赵利此后把尸体拖入车库并清洗血渍,他说单独面对尸体害怕,此前也看到灾难中人们面对亲人尸体痛苦,就想把尸体运到此前打猎的地方,但尸体太大只能切割。 赵利说:“我脱掉尸体衣服后手抖得厉害,只能闭上眼睛休息。这时我头脑中产生幻觉,有人告诉我如何切割熊,直至保母回来开门我才醒过来。” 赵利说不记得保母回来细节,只是此后观看警方向保母问话录像时才知道,当时保母未同他说话就回到她的房间。 他说,保母离开后自己才意识到切割的是尸体,此后分尸时几次切到自己的手,再停下来休息时又发生幻觉,感到自己是睡醒后去了洗手间,好像返回睡觉梦境还能继续。 他也说自己切了一夜尸体,打算准备如熊肉般放入冰柜时,但冰柜已装满,自己对此却想不起来。 此案苑刚尸体被斩开约100份装入多个袋内,赵利被控二级谋杀及对尸体不敬罪名,但赵利否认控罪。此案周三继续审理,赵利还将继续出庭作证。 苑刚案涉及的情节,有凶杀乱伦多角恋财富纷争,几乎可以拍成狗血剧,疑凶赵利讲自己的悲惨经历,白手起家的故事,想说自己的财富与苑刚无关吗? 总结一下,赵利出庭讲了杀人碎尸经过,还谈了人品。赵利口中的故事是: 一个人品很好的人,为保护女儿一时气愤,在打架的过程中,杀死了一个人品很差的没血缘的亲戚,碎尸时产生幻觉,并非本性凶残,死人不能说话,真实的故事不得而知。。。 (编辑 董清霞) 来源:加西都市追踪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