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1月27日 星期日 23:12:49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反垄断调查

欧盟再对谷歌「薅羊毛」 启动大规模反垄断调查

欧盟反垄断机关22日正式对谷歌展开正式调查,试图厘清该科技巨擘是否滥用线上广告技术领域主导地位,进而妨碍市场公平竞争。这是欧盟迄今针对谷歌核心广告业务启动最广泛的调查。 欧盟最高反托拉斯主管机关欧盟执委会22日表示,调查重点将放在谷歌一连串商业行为是否妨碍竞争,包括线上广告仲介手法以及该公司与广告商分享用户数据的行为。欧盟早在2019年起便以非正式方式调查此事。 欧盟此次调查的部分重点,与去年美国以德州为首的十州控告类似。两者皆指控,谷歌涉嫌在其经营的网络广告拍卖上头偏袒自家广告购买工具。但欧盟这次调查范围更大、涵盖其他尚未展开正式调查的领域,包括谷歌涉及在自家影音平台YouTube上排挤其他广告购买仲介同业,以及该公司在自家浏览器Chrome与Android手机操作系统,停用某些用户追踪技术以打击对手。 欧盟执委会副主席维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表示:“线上广告服务是谷歌等业者变现的金鸡母。我们担心,谷歌行为导致其他对手更难在广告科技领域与其竞争。” 数据显示,谷歌母公司Alphabet去年营收为1﹐825.3亿美元,其中谷歌线上广告销售仲介业务占比约13%。谷歌发言人回应表示,欧洲企业选择使用谷歌广告工具,原因是“它们价格具有竞争力、成效绝佳”,他们将配合欧盟调查。 若欧盟委员会调查后认定谷歌违反竞争规定便可提告,最高可处以其全球全年营收10%的罚锾并要求其改正。但该委员会最终也可能不提告结案。 欧盟2015年至2018年针对谷歌伤害市场竞争的行为三度裁罚,罚金总共达到90亿美元。但这丝毫未拖累谷歌业务成长速度,该公司2020年获利暴增17%至402.7亿美元。 谷歌允许员工申请永久远端办公 另一方面,谷歌22日推出了一款工具,允许员工提出更换办公地点的要求或申请成为永久远端办公者。 今年5月,谷歌首席执行官皮查伊(Sundar Pichai)宣布了让该公司20%的员工进入永久远端办公状态的计划。谷歌公司表示,如果员工愿意,另外20%可以选择在谷歌办公室以外的地方工作。而剩下的60%的员工则每周需在他们正常的办公室里工作几天。 如果谷歌员工要求转移到新的办公地点,他们的补偿将根据当地的费率进行调整。对于许多目前在三藩市或纽约办公的员工来说,如果他们迁往较小的市场,这可能意味着收入会有一定比率的下降。这款名为“工作地点工具(Work Location Tool)”的新软件将向员工展示可能的因工作地点改变而发生变化的薪资情况。

腾讯垄断被政府盯上 可能被罚百亿人民币

(■外电报道,内地当局准备向股王腾讯开出近百亿人民币罚单。)   (星岛日报报道)外电报道,内地当局准备向蓝筹股王腾讯(700)开出近百亿人民币罚单,当中以腾讯音乐整改为主打。另外,内地人行牵头,再联同银保监等监管机构,监管约谈包括腾讯在入的13家网络平台企业,要求各企业旗下的金融业务必须持牌经营纳入金融监管,亦要维护公平竞争环境。   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指,腾讯过去未有洽当披露收购和投资行为,或有机会就每项行为最高罚款50万元,加上于不同业务上的反竞争行为操作,当中市监局集中调查音乐串流平台腾讯音乐,有机会处以罚款,或要求放弃现有音乐专有权,甚至出售酷我及酷奇音乐应用程式,而集团主打电子游戏及微信(WeChat)业务则不会受到重大影响。   早前“ATM”中阿里巴巴(9988)以及美团(9988)先后就反垄断法被罚巨款及立案调查。与阿里巴巴一案相比,当局并非以腾讯作主要目标,罚款亦很大机会少于阿里巴巴的182亿元,但集团作为巨头之一并不可能不受处罚,而腾讯为保持核心业务完好无损,并不介意支付巨额罚款,甚至愿意支付更多费用。   腾讯方面对消息表示没有回应,亦不明白消息为何流传。腾讯可能被重罚消息于中午传出后,股价一度跌至全日低位628.5元,最终随大市向好收报631.5元,全日微升0.56%,美股腾讯音乐(TME)亦轻微高开0.4%。   uSMART盈立证券研究部总监陈伟聪指若报道中的罚款金额属实,100亿元罚款占腾讯去年全年近4800亿元收入不足2%,加上集团并非从事电商、外卖行业,预计股价短期未见波动,而有传于香港二次上市的腾讯音乐于立案调查后,业务上将有更多掣肘,上市估值会有所下降。   华盛证券分析师聂振邦齐亦指,由于腾讯核心业务电子游戏及微信未见受影响,预计估值未见重大变化,而腾讯音乐本身已于美股上市,来港上市时投资者相对于市场消息,会更倚靠美股股价作评估。   另外,人民银行牵头银保监等4个金融管理部,联合约谈13家网络平台企业,腾讯亦有派代表出席,金融管理部门提出包括金融业务必须持牌经营纳入金融监管、机构依法合规开展个人征信业务等七项整改要求,要求参会机构高度重视自查,以维护公平竞争市场环境。   

莫里森:Google若撤出澳洲 微软Bing可填补市场缺口

科网企业Google早前曾扬言,若澳洲当局一意孤行通过法例,要科企付钱予当地传媒及新闻机构,则会把Google搜寻引擎业务撤出澳洲市场。不过,澳洲总理莫里森就表示,搜寻引擎Bing有信心可提供类似服务,以填补市场缺口。 Bing是一款由微软公司推出的网路搜寻引擎,据外媒报道,Bing的搜寻成功率已比开始时大幅提升,甚至与Google类似。微软发言人确认,公司曾与当局讨论,并承认在商业模式和消费者偏好转变下,传媒多年来面临多项挑战。 澳洲政府近日正推动一项新法例,要求Google、Facebook及其他科网企业付钱予当地传媒及新闻机构,购买及分享新闻资讯和内容。这项行动在澳洲国内受到政界人士支持,但美资科网企业则大感不满,作出强烈反弹,其中,Google更扬言若当局一意孤行通过法例,将会把Google搜寻引擎业务撤出澳洲市场。

指Facebook违反垄断法 须拆分Instagram与WhatsApp

【加拿大都市网】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及纽约检察总长Letitia James宣布,向脸书(FB)提出违反反垄断法的诉讼。 由美国48名检察总长及美国政府组成的团体,向脸书提出违反反垄断指控,强调脸书的反竞争行为属非法,令竞争对手破产,借此巩固其社交网络巨企的地位。 由James牵头的各州诉讼,重点关注脸书对Instagram及WhatsApp的收购,令脸书可提高其主导市场地位。 James表示,近10年,脸书利用其主导地位及垄断力量,压制较小规模的竞争对手,并扼杀竞争对手,这一切都以牺牲日常用户为代价。 美国46个州及哥伦比亚特区与关岛的检察总长均有参与,阿拉巴马州、乔治亚州、南卡罗来纳州及南达科他州没有参与。 各州正与联邦贸易委员会协调诉讼,联邦贸易委员会亦单独向脸书提出违反反垄断法的指控,并特别呼吁脸书须分拆Instagram及WhatsApp。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竞争局长Ian Conner在声明中指出,个人社交网络对于数百万美国人的生活至关重要,脸书巩固及维持其垄断地位的行为,剥夺了消费者竞争的利益,委员会的目标,是降低脸书的反竞争行为,及令市场回复竞争力,从而令创新及自由竞争得以蓬勃发展。 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David Cicilline称赞这些诉讼,表示脸书违反法律,必须分拆业务。 脸书未有对诉讼置评。 脸书股价于下午大约3时10分,报276.46美元,下跌6.89美元,或2.43%。 (网上图片) T02

美国司法部控告垄断 Google可能被「肢解」

美国司法部与十一个州昨日终于入禀法院,控告网络业巨擘Google违反国家反垄断法,滥用称霸网络的地位妨碍对手竞争,对消费者造成损害。这是美国二十多年来最重大的反垄断案件,可比一九九八年针对微软的诉讼,令硅谷震动。司法部称,不排除分拆这家巨企。   美国总统大选即将在十一月三日举行,司法部在选前控告Google,可能会被视为是种政治姿态,因为这实现了总统特朗普的承诺。他曾答应过选民,会追究某些遭指控打压保守派声音的企业。与司法部共同提告的十一个州,检察长都是共和党籍。这宗诉讼案将是美国政府二十多年前对微软公司提告的划时代案件以来,针对保护市场竞争采取的最重大行动。司法部称,不排除分拆Google。Google昨日回应道,司法部的诉讼大有缺陷。   这宗案件在华盛顿联邦法院入禀,内容指Google在其互联网搜寻和广告业务打压对手,借此保持其搜寻引擎的主导地位,并利用其市场力量出售更多广告。官员透露,司法部将指控Google通过排他性的网络和连锁商业协议,把竞争对手拒诸门外。Google利用在广告业务赚到的数以十亿计美元资金,买通手机制造商、通讯服务营运商和苹果Safari等浏览器,让Google成为默认搜寻引擎。结果Google在全美国数以亿计的装置上占据优势,其他竞争对手几乎没有机会发展。当局也将针对安桌(Android)手机预先安装Google应用程式而无法删除的现象,指控Google以收益分享协议,非法禁止装置预先搭载其竞争对手的搜寻应用。   Google搜寻引擎无所不在,其公司名甚至被用作动词。去年其收入高达一千六百二十亿美元,比匈牙利的国家收入还要多。司法部和联邦贸易委员会是在一年前,对四家科技巨头展开反垄断调查,分别是亚马逊、苹果、facebook和Google。因此,这宗案件可能只是政府采取其他重大反垄断行动前开出的第一炮。纽约检察长詹姆斯称,还有七个州可能会在未来数周内,另外对Google提出诉讼。   国会议员和消费者长久以来一直指控,Google滥用在网络搜寻和广告市场的独霸地位,妨碍对手竞争以提升获利。Google母公司Alphabet股价不断走高,目前市值已超过一万亿美元。经常出面批评Google的共和党参议员霍利,指责该公司通过“非法手段”保持势力,形容今次诉讼是“一代人最重要的反垄断案”。今次案件的重要程度,堪比一九九八年的微软反垄断案以及一九七四年的AT&T反垄断案,后者导致垄断美国电讯事业一个世纪的贝尔系统公司瓦解。   批评家指出,欧洲主管机关虽对Google祭出巨额罚款并强制其改变作法,但还不够严厉,必须要让Google有结构性改变,才能扭转这家公司的作为。

苹果亚马逊谷歌脸书被控垄断 四大科技巨头会不会被分拆?

在对苹果、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的竞争行为进行了长达16个月的调查之后,美国国会民主党人议员本周终于公布了一份449页的调查报告。调查报告认为,苹果、亚马逊、Facebook和谷歌拥有危险的垄断权力,需要加以限制。 如何加以限制?几家大型科技公司将被分拆,或是在未来从事收购行为时将被阻止,还是迫使他们要开放平台呢? 调查报告对华尔街证券市场并未产生多少影响,这四家公司股票中的三只在该调查报告发布后的第二天上涨。这或许反映了投资者长期持有的观点,即监管机构和政治家无法压制大型科技公司的持续崛起和市场份额的扩大。 在11月3日美国总统大选前,这几家科技公司可能不会受到任何处罚。但民主党如果通过选举于2021年入主白宫并控制国会,科技公司遭遇分拆的可能性不是不存在。 如果民主党人赢得参议院,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和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建议将会占居上风,他们强烈地呼吁分拆大型科技公司。沃伦去年初曾说,“现在的这几家大型科技公司垄断权力过大,对我们的经济、我们的社会和我们的民主拥有太多的权力。他们压制竞争,利用我们的私人信息牟利,利用优势垄断市场。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伤害了小企业,扼杀了创新。” 十多年前,这几家科技公司被视为创新者,它们致力让消费者的生活变得更容易。但是如今,它们曾经光鲜的面孔已经变得黑暗,他们的一举一动已经受到最高层的质疑。 市值不断攀升 五年前,苹果、亚马逊、谷歌、微软和Facebook市值合计为2万亿美元。现在,这一数字已超过7万亿美元,在过去的5年里增长了两倍多,而标普500指数同期上涨幅度只有73%。 这五大科技巨头迄今为止合计市值,相当于标普500指数成份股总市值的五分之一以上,并且也达到纳斯达克100指数成份股总市值的46%。 调查发现,苹果、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反竞争、损害消费者、欺骗合作伙伴或收集用户大量数据。 收入的增长,强劲的盈利能力,以及投资者认为没有什么力量能够消除这几家科技公司的垄断地位,不断地推动这几家大型科技公司市值攀升和进行收购。万亿美元的估值和巨大的利润率以及巨大的现金储备,让他们能够很容易地打压较小竞争对手。 虽然历史上不乏享有主导市场地位和超高市值的公司,但今天的不同之处在于,这些公司都处在互联网这同一个行业。 亚马逊的野心 亚马逊已经从一个单纯的电商平台,变成了一家全业务公司。 它不再像当初那样只从事电商业务,现在其业务已经扩展到云基础设施、媒体、消费硬件、实体商店、支付和广告服务,并且还在积极向医疗和其他行业大胆地拓展。 该公司年收入有望超过3500亿美元,但仍在保持稳步增长。受到云服务AWS的强劲推动,其利润已开始大幅攀升。 2015年4月,亚马逊在财报中称其AWS业务每年利润约为10亿美元。当时,亚马逊整个公司还处在盈亏平衡甚至亏损之中。或许大家都曾认为亚马逊是一家纯电商公司,云计算只是其附带业务,但现在其AWS已经变得如此庞大和有利可图。 去年,AWS销售额为350亿美元,利润超过90亿美元。就销售额而言,AWS已经是排名第三的软件公司,仅落后于微软和甲骨文。 在实体店因线上零售发展而遭遇冲击之后,亚马逊忽然又进入实体零售业务。2017年,它以13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实体店Whole Foods。 亚马逊的线下业务足迹,还包括其庞大的货仓网络和最后一英里的投送设施。它现在是美国第二大员工雇主,并且在因新冠疫情导致广泛的经济衰退中,该公司仍在积极招聘员工。 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的古怪和野心,塑造了该公司的神奇。贝索斯每年在其私人太空旅行公司Blue Origin花费数十亿美元。他在2013年买下了《华盛顿邮报》,这使得他涉足具有影响力的媒体业,同时因《华盛顿邮报》经常批评特朗普总统,使他也变成特朗普总统最喜欢的攻击对象。在2017年,他成为全球首富。2019年,一份小报威胁称,要公布他的婚外情细节。 投资者对亚马逊的增长感到高兴,但国会两党议员最近都对亚马逊不受约束的扩张行为表示谴责,声称亚马逊市场垄断地位和反竞争行为未受到约束。今年夏天,在贝索斯首次出席国会听证会回答有关亚马逊市场垄断和商业行为的问题时,国会议员要求分拆亚马逊的呼声达到了顶峰。 谷歌、Facebook的广告垄断 在过去十多年时间里,Facebook和谷歌彻底了重塑了广告市场。去年,两家公司的销售额总计2220亿美元,比2009年增长了近10倍。 研究公司Emarketer称,针对这两家互联网公司,它在2017年开始使用双寡头这个称呼,实际上广告市场在2017年之前的发展中已经很清楚地显现出了这一趋势。据Emarketer的数据,截至2016年,这两家公司总共控制了美国数字广告市场的57.9%份额。据2019年底提供的估计,这一份额已超过60%。 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2018年新闻行业的广告收入,已经从2008年的380亿美元骤降到140亿美元。新闻媒体联盟今年在给美国司法部的一封信中指出,谷歌多年来一直利用新闻内容来提高其收入,是内容提供商帮助谷歌实现了收入的增长。 不仅仅是新闻业受到伤害。全球广告研究中心(WARC)今年早些时候预测,全球广告商在谷歌和Facebook上的支出将超过在电视上的支出。 Facebook的政治影响力 特朗普2016年当选后,针对Facebook在美国大选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的指责,该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立即给予驳斥。 扎克伯格当时表示,“认为Facebook上的假新闻(只是一小部分内容)对选举产生了任何影响,我认为这是一个相当疯狂的想法。” 2018年,纽约时报和Observer的记者透露,咨询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不当访问了5000万Facebook用户的数据(后来修正为8700万),并利用这些数据试图引导潜在选民投票给特朗普。 随着政府机构开始深入调查Facebook的行为,该公司不法行为不断被发现。 2018年12月,英国议会发表了一份关于Facebook的长达250页的内部文件,对该公司打压竞争对手的行为进行了揭露。例如,扎克伯格曾指示员工切断Twitter旗下Vine与Facebook的连接。 美国总统参选人伊丽莎白•沃伦曾利用Facebook平台进行参选宣传。2019年初,她建议分拆Facebook,这可能包括将Instagram和WhatsApp从Facebook分开。2019年5月,Facebook的联合创始人克里斯•休斯(Chris Hughes)也提出了与沃伦一样的呼吁,要求分拆Facebook。 2019年6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启动了反垄断调查。并且在去年,美国司法部和多个州检察长也开展了反垄断调查。去年11月,加州总检察长泽维尔•贝塞拉(Xavier Becerra)透露,加州也开始了对Facebook的调查。 隐私保护 消费者数据是互联网公司的财源,但是人们越来越感到离不开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等互联网巨头。 可是,这些互联网科技公司用户的数据泄露事件却在频繁发生。如,Cambridge Analytica泄露Facebook用户数据,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曝光了美国国家安全局窃听美国人电话的细节。 2018年,西雅图一家电视网络报道说,波特兰一个家庭指责所使用的亚马逊Alexa设备录制私人谈话,然后发送给其他人。 就出台一部数字隐私保护的法律,以保护美国公民免受新技术损害,国会已经达成了共识。 很长的路要走 美国国会公布调查报告,并不意味着这几家大型科技公司将在今年或任何时候遭遇分拆。相反,这份调查报告旨在向国会提出一项广泛的建议,即修订反垄断法,仅仅在服务价格和竞争方面保护消费者的利益还不够,还要考虑“工人、企业家、独立企业、开放市场、公平经济和民主理想。” 美司法部、联邦贸易委员会等联邦层次政府机构和各州政府,对这几家大型科技公司展开的调查,涉及用工行为、隐私、公平竞争等广泛问题。要解决这些问题可能需要多年时间,或许最后对这些公司的处罚仅以罚款作了结。 尽管如此,国会还是在选举年发表了一份针对大型科技公司长达449页调查报告,并指控这几家科技公司的反垄断行为。这表明美国国会的态度已经发生变化,这几家大型科技公司此后将遭遇什么对待,让人拭目以待。(天门山,图片来源图库)

加拿大竞争局对亚马逊加拿大展开反垄断调查

【星岛综合报道】加拿大竞争局( Competition Bureau)周五表示,已对美国电子商务巨擘亚马逊(Amazon)展开反垄断调查,以评估其市场行为是否损坏竞争对手的利益。 调查人员正在调查亚马逊加拿大公司是否滥用其在市场的主导地位。调查正在进行中,目前尚未有得出亚马逊存在不当行为的结论。加拿大竞争局,也鼓励企业向调查人员提供相关信息。 加拿大竞争局表示,监管机构正在评估亚马逊的政策是否会影响卖家在其他零售渠道,比如他们自己的网站或其他在线网站,以更低价格提供产品的意愿。 此外,加拿大竞争局还将调查亚马逊是否以任何方式影响消费者的购物习惯,即打压第三方卖家,推广自家产品。 亚马逊在一份声明中称:“我们正在配合相关的调查,并继续努力支持在我们加拿大在线平台销售商品的中小型企业,并帮助他们成长。” 2019年7月,欧盟委员会对亚马逊发起了一项正式的反垄断调查,以调查其数据使用是否违反了竞争规则。与此同时,美国司法部也对包括谷歌、Facebook和苹果在内的主要在线平台展开了调查。 v33

美国50名总检察官 联手对谷歌进行反垄断调查

美国德州总检察官肯.帕克斯顿(Ken Paxton)9日宣布,美国的50名总检察官,正联手对谷歌(Google)有否违背反垄断法例展开调查。就在各州总检察官对谷歌发起此次调查之际,Facebook也面临着由纽约州总检察官领导的反垄断调查。 这一消息证实了上周有关美国两党对谷歌展开调查的报道,此次调查的参与者包括来自48个州、哥伦比亚特区和波多黎各的总检察官。据新浪财经报道,帕克斯顿召开新闻发布会称,加利福尼亚州和阿拉巴马州没有参与这次调查。他在发布会上强调,谷歌在广告市场和消费者数据使用方面占据着主导地位。“当不再有自由市场或竞争时,即使某些东西被宣传为免费的,其价格也会被抬高,从而损害消费者的利益”,共和党人、佛罗里达州总检察官阿什利.穆迪(Ashley Moody)说道,“如果我们越来越多地提供隐私讯息,那些东西真的还是免费的吗?如果线上广告由于被一家公司控制而导致其价格上涨,那么真的还会有免费的东西吗?” 在各州总检察官对谷歌发起此次调查之际,Facebook也面临着由纽约州总检察官莱蒂夏.詹姆斯(Letitia James)领导的反垄断调查,该调查的参与者包括来自7个州的总检察官以及哥伦比亚特区的总检察官。华盛顿特区总检察官、民主党人卡尔.拉辛(Karl Racine)在9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这两项调查是否会“协同扩张还有待观察”。 受此消息影响,谷歌母公司Alphabet股价一度下跌近1%。在被要求就此置评时,谷歌的一名发言人指出,该公司在6日发表的一篇博文中承认,其已经收到了美国司法部的要求,需向该部提供有关其商业行为的讯息,并预计“各州总检察官也会提出类似的问题”、“我们一直都在与监管机构进行有建设性的合作,未来还将继续这样做”,谷歌在6日发布的博文中写道。 各州总检察官的调查给谷歌和Facebook带来了额外的压力,此前这两家公司已经面临着联邦政府的反垄断审查。Facebook证实,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已在今年7月对该公司展开一项反垄断调查,此前该委员会以Facebook侵犯用户隐私权为由而对其处以50亿美元罚款。据报道,美国司法部将对谷歌展开自己的反垄断调查。 参与谷歌调查的各州总检察官强调指出,此次调查是独立于政府其他领域而进行的。“各州总检察官是独立的一批人,而且相当顽强”,拉辛说道,“所以我很有信心这个两党团队将以事实为主导,不会被任何可能达不到标准的结论所动摇。因此,我们将基于自己的调查去做我们认为正确的事情。” 到目前为止,联邦政府的监管行动对大型科技公司的影响微乎其微。谷歌和Facebook最近都因其处理用户数据的方式,而遭到联邦贸易委员会的罚款,其罚款金额按多数标准来看都是很大的,但在两家公司的季度营收中都仅占一小部分。 但与隐私和消费者保护问题相比,反垄断对这些公司的商业模式构成了更加直接的威胁。举例来说,如果联邦政府或各州总检察官在调查中发现谷歌有从事反竞争行为的证据,那么该公司就可能会被迫改变算法,使其变得对竞争对手更加友好,即使这意味着谷歌自己的利润将因此受损。内布拉斯加州共和党总检察官道格.彼得森(Doug Peterson)表示,他期待着与美国司法部和国际反垄断当局展开合作。“英国、法国、澳洲和欧盟委员会都在关注此事,这一事实表明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彼得森说道。 目前,各州总检察官将关注的焦点放在了谷歌和Facebook身上,但这并不意味着亚马逊和苹果公司等其他科技巨头将免受审查。早前就有消息人士透露,调查可能会扩大到其他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