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2月18日 星期一 09:07:14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同性伴侣

Tag: 同性伴侣

世界首例!女同伴侣共同孕育宝宝, 一个出卵子一个出子宫

网上图片 目前5个月大的斯泰森不仅仅是个可爱的小宝宝。他还被认为是医学上的第一人。 据美国德州当地的报纸今年感恩节前的消息称,“在令人惊叹的医学技术帮助下,历史上首次实现了两名女性首次孕育同一个婴儿的医学创新。”帮这对女同性恋实现这一梦想的是德州一家叫作CARE的辅助生殖诊所,在婴儿健康成长五个月后,她们的医生凯茜·杜迪,确认了这一世界医学创新得到了成功实现。 今年6月,斯泰森·库尔特(Stetson Coulter)通过一种被称为“轻松体外受精”的方式诞生。最特别之处在于,库尔特有两个妈妈,而在出生前,他在这两个妈妈的身体里都进行了发育过程。具体来说,他的一位妈妈提供了卵子,孵化了受精卵,接着还处在胚胎阶段的他在另一个妈妈的子宫里发育,直至自然分娩。这两位女性是首对一起参与怀孕、采用接力方式轮流在体内携带胚胎的同性伴侣。 两个妈妈能不能同时怀一个宝宝? 斯泰森的妈妈分别是28岁的阿希莱·库尔特(Ashleigh Coulter)和36岁的布利斯·库尔特(Bliss Coutler)。两人住在美国德克萨斯州北部的山泉市,她们在六年前相遇,于2015年结婚。 和很多同性伴侣一样,她们也想拥有自己的孩子。当然,这一点并不难,现有的辅助医学技术已经帮助很多女性同性伴侣实现了生育的梦想。利用所谓互惠试管受精技术,其中一个女性的卵子和一个捐赠者的精子结合在一起,放在孵化器中,然后将培育的胚胎放在妈妈的子宫内发育,就像自然怀孕一样。但问题是,在这个过程中,两位同性伴侣参与的程度相差极大:一个要提供卵子,然后完成怀孕到分娩的全过程,而另一位与宝宝毫无生物上的联系,从法律操作上,之后也需要她进行一次领养申请,进而成为宝宝第二位法律上的母亲。 阿希莱和布利斯对此都不太认同。阿希莱想要怀孕,她说:“从我记事起,我就想成为妈妈,我真的非常想体验生儿育女的经历。”而布利斯想要宝宝跟自己有血脉联系,她的态度是:“我一直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但我不想自个儿亲自怀着宝宝。” 有没有办法让两个人都实实在在地参与到宝宝的孕育过程中去?实现这个目标,既需要高超的辅助生殖技术,也需要一些创意。在找到了许多医生后,经朋友介绍,她们在2016年来到了一家名为CARE的辅助生殖诊所,诊所的经营者是一对医学博士夫妻,分别是凯茜·杜迪(Kathy Doody)和她的丈夫凯文。 “在与杜迪医生交谈后,她非常有信心,说应该有办法让这一切发生。她给了我们希望。这太令人兴奋了,”阿希莱回忆说。 胶囊里的新生命 这对医生很自信,是因为他们联想到了自己诊所里已经使用了多次的一种新型生育技术:叫轻松体外受精。 这种技术和已经相当成熟的试管婴儿手术有些相似之处。比方说,医生还是会先让女性服用促排卵药物,之后进行麻醉,取出卵子。但不同之处在于,在卵子被提取出来后,会立即加入捐赠者的精子,放入一种叫做INVOcell的设备中,而不是像做试管婴儿那样,将结合的精子和卵子放入实验室的培养箱中培育数日。 INVOcell是个圆柱形的培育器,大小和红酒瓶的软木塞类似,完成了精子和卵子的结合后,医生就会把它放入阴道中,用有弹性的隔膜来固定。在传统的试管婴儿中,受精卵的培养箱必须模拟母亲身体内的环境,并且医生还需要密切监视胚胎的早期发育情况,才能够将培育器中的受精卵所处的温度、二氧化碳和氧气含量调节得与人体一致。这个过程很复杂,而且所费不赀。而用INVOcell放在阴道靠近子宫的位置,受精卵已经处在人体内,置身在发育所需的自然环境中,所以不需要额外的监控。 受精卵进行了五天的孵化,形成胚胎后,如果存活,就可以进行下一步的植入子宫操作。因为整个过程比传统方式简便便宜,所以被称为轻松体外受精。 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显示,2015年患者接受了231936位女性使用非供体卵子或胚胎接受了辅助生殖技术(绝大多数是体外受精),其中活产率约26%。而INVOcell的研发公司INVO Bioscience向FDA提供的临床试验表明,其做过450次INVO周期,132例活产,怀孕率为32.4%,出生率为23.8%,因此该技术妊娠和出生率与传统的试管受精相当。2015年,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批准该器械上市,INVOcell因此成为美国第一个通过市场许可的阴道内孵化产品。 在阿莱希和布利斯来到CARE诊所时,凯茜和凯文医生夫妇已经在200多对异性恋伴侣身上使用了这种新鲜的技术,在听到面前这对同性伴侣提出的一起怀孕的要求时,他们并没有觉得对方的想法荒诞不经,而是突然想到:INVOcell刚好合适! 世界首对以接力方式先后怀孕并产子的同性伴侣 和传统的体外受精一样,第一步是周期前评估,确定患者是否适合该手术。凯茜·杜迪医生说,和传统的试管受精一样,年龄和卵巢储备是成功的最重要预测因素,体重和身体质量指数(BMI)也起了一定作用,因为体重越重,在刺激阶段所需的激素就越多,而激素水平越高,结果就越难以预测。 在卵子成熟后,取卵过程在诊所进行,“然后胚胎学家将精子和卵子完全混合5分钟,这样精子就能附着在每个卵子周围的细胞表面,”凯文·杜迪说。这一步比传统的试管受精更快更简单。 在这对同性伴侣的案例里,她们使用的是布利斯的卵子和捐精者的精子,采用医用级聚苯乙烯和有机硅作为外部材料的INVOcell装置随后放进了她的阴道内。感觉如何?“我都没有感觉到,”布里斯说。杜迪医生也说:“大多数女性都不会有异物感,就像使用卫生棉条一样。” 斯坦福大学IVR实验室主任、斯坦福生育与生殖健康联合主任巴里·贝尔博士(Barry Behr)说,阴道内的环境比传统的培养箱更自然。“你的身体里没有一样东西在凌晨4点和下午4点是完全一模一样的,”他说。这样一来,受精卵可以更自然地暴露在这些微小的波动中,而不是处在培养箱那种静态的环境中。 布利斯像母鸡孵蛋那样孵化了五天受精卵后,接力的时候到了:医生将已经发育出出数百个细胞的胚胎取出来,先冷冻,等到阿希莱进入了适合受孕的时期,再将胚胎解冻并移植到她的子宫里。 胚胎移植10天后,阿希莱接受血检,好确认是不是成功了,“这是我们一生中最漫长的10天,结果我们第一次尝试竟然就怀上了,简直是个奇迹,”阿希莱自己都觉得她们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为了确保子宫内膜继续生长,她必须在怀孕九周前一直使用激素,但过了那一关,她怀孕的过程就与自然受孕没有区别了。 “当我们发现自己怀孕时,我们更关注的是我们将成为母亲这个事实。我们根本就没有想到,这是在做一件别人从未做过的事情。我们只是觉得,这么怀孕可以让两个人都参与进来。布利斯的身体先是孵化了它五天,这是受精过程中很重要的一部分,然后我又怀了它九个月。所以这对我们俩来说都很特别。原本我们会担心,宝宝只有布利斯的DNA,所以跟我不会太亲。可是在怀胎分娩后,我所担心的一切都消失了,”阿希莱说。 2018年6月,阿希莱生下了她们的第一个孩子,取名斯泰森。宝宝重3.7公斤,非常健康。她们也因此成为了世界首对以接力方式先后怀孕并产子的同性伴侣。阿希莱说:“我们很高兴能有个儿子,也很感激医生为我们创造了这个极其完美的过程。整个过程无法用金钱来衡量,它带给我们的感动是无价的。”她们还冷冻了几个胚胎。 更便捷的技术 三个月后,CARE诊所又有另一对同性伴侣也以同样的方式生下一个女婴。笔者在11月21日电话采访了凯茜·杜迪医生。这位创造奇迹的医生说,自从阿希莱和布利斯怀孕生子的消息传出去后,每天她要接到大量咨询电话,“今天本来我要休息的,但电话还是不断。” 使用INVOcell设备接受试管受精,让很多同性伴侣得到了启发。杜迪解释说:“这种孕育方式相比传统的体外受精,伴侣双方参与都更多,能在早期就与宝宝建立感情。我认为这为同性伴侣提供了一个令人兴奋的选项。” 对于那些想要怀孕的异性恋夫妻来说,用新设备辅助生育也颇具吸引力,首先将孵化过程从实验室转移到母亲体内,减少检查次数,这就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成本,也降低了对诊所或医院的设施及人力要求,因此无论在欧美还是发展中国家,无论在大型医院还是乡间小诊所都更有吸引力。一般来说,它的治疗全程费用是传统试管受精价格的一半,阿希莱和布利斯的这次治疗过程总共花费是8500美元,而在该地区,传统试管受精的费用在1.2万-1.5万美元之间。 和传统的试管受精一样,使用INVOcell设备进行轻松体外受精,成功也取决于许多方面,年龄是一个重要的因素——35岁以下的女性比40岁以上的女性成功率更高。病人的总体健康情况和锻炼与饮食习惯也会产生很大的影响。而和传统方式不同的是,轻松体外受精在胚胎被取出后不会进行基因筛选,也就是说,如果有家族病史,希望尽早发现遗传基因异常;或者必须要用针头将精子注入到卵子中才能够成功授精,那么还是需要选择对医生水平要求较高的传统胚胎培育方法。 INVO Bioscience技术已在中国申请上市 中国是个辅助生殖的庞大市场,随着人们生存压力加大、环境恶化、婚育年龄不断推迟,不孕不育的发病率在增加,在2017年,中国不孕不育患者已超过5000万,其中有1500多万名患者需要接受辅助生殖技术治疗,但中国的辅助生殖诊所又相当有限,获得试管婴儿牌照的医院仅有327家,每千万人拥有生殖中心数仅为3.3家。由于这些医院对患者的婚育状况有严格要求,而且轮候时间较长,治疗体验不佳,部分来自同性恋、双性恋社区的伴侣或者暂时没有结婚计划的女性打算或已经在海外寻求生育解决方案。 目前,INVO Bioscience已在加拿大、南美各国、印度和欧洲等国家和地区上市,该公司CEO 凯蒂·卡洛夫(Katie Karloff)博士表示,她在今年5月曾参加过由中国医师协会举办的第五届京交会国际健康生殖服务平台论坛,公司对中国市场有着浓厚的兴趣和期待,已向中国食药总局提交了器械注册申请,不过进入中国尚没有明确的时间表。毕竟众所周知,进口药品器械进中国,难度可比获得美国药监局的批准高得多。 来源:大风号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