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2月19日 星期二 16:04:06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和平

Tag: 和平

杜鲁多真的在提倡世界和平?

当我们在国殇日佩戴罂粟花集会纪念一战时,加国总理杜鲁多则在欧洲参加了法国主办的国际纪念仪式。今年的11月11日11时,正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整整100年。因此,来自60多个国家的领导人在巴黎凯旋门下聚集,纪念死于战争的1600万人(其中900万是军人,700万是平民),也是再度给人类鸣响警钟,因为在一个核子的时代,地球和人类都已经无法承担一场类似的战争。 东道国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凯旋门下无名战士墓前点燃长明的火焰后,对世界发出了警告:“旧的恶魔正在觉醒,准备制造混乱和死亡”。 “历史有时威胁要重现其悲剧的模式,破坏我们以为用先烈的鲜血凝成的牢固的和平遗产。这显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准确描述了我们今天所处的世界现状。。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有错综复杂的原因,但归纳起来看主要有三个原因。极端的民族主义是导火线,泛斯拉夫主义和泛日耳曼主义的敌对结盟以及复杂的集体协防条约催化剂,让欧洲瞬间卷入全面的战争;而英国垄断世界原材料市场以及美国持守贸易保护主义,让德日等新兴国家只能采取对外扩张的手段,是深层的经济原因。以至于自由贸易的信奉者相信,当时全球只要无条件开放市场和自由贸易,取消管制和关税,一战或可避免。 一百年后的今天,世界并没有得到安宁,战争的幽灵始终在各地徘徊,中东、东海和南海、甚至欧洲,都笼罩在全球战争甚至核战的阴影之下,因为极端民族主义、敌对同盟、贸易战争、文明和宗教冲突这些导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因子,在当今世界不但存在,甚至有恶化的可能。当年在欧洲为敌而遭受巨大战争祸害的德法两国,如今已经化敌为友,成为倡导欧洲联盟的主要力量,德法在纪念日当天共同举办一个和平论坛,德国总理默克尔承认,要在世界建立一个更加和平的秩序,依然还要做出大量的努力。 毫无疑问,如果美国真的退出《美国与苏联关于销毁中程和短程导弹条约》(Treaty between the USSR and the USA on the Elimination of Their Intermediaterange and Shorter-range Missiles),那欧洲依然可能陷入核军备竞赛,俄罗斯与欧盟的紧张局面将会急剧上升。在这次法国纪念一战奠礼上,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短暂会面,根据后者所言,他会与特朗普认真严肃交流这个问题,看是否能够不让局面恶化。 在加拿大举行的一战百周年纪念活动中,有一个遗漏的环节。那就是在欧洲一战期间,中国近14万北方农民组成的“中国劳工旅”被协约国招募去欧洲援助战争,其中8万人是登陆温哥华,然后用火车运载去哈利法克斯,从那儿出海去法国。 由于这是一级保密的行动,这些华人劳工的贡献近年才被挖掘出来。加拿大驻华使馆发了纪念这些劳工的通告,但在主流社会的纪念活动中,并没有太多的着墨,这是相当遗憾的事情。另外,总理杜鲁多虽然参加欧洲的纪念活动,但在太平洋地区,加拿大竟然首次参加美国日本在西太平洋的军事演习,这是为了讨好特朗普对中国的围堵,还是杜鲁多改变加拿大以往的和平立场,令人感到相当困惑。 加拿大虽然是北约的一部分,但理应在太平洋地区持守中立的立场。如今,杜鲁多在美国墨西哥加拿大的三国新协议(USMCA)中同意美国加入排华的“毒丸条款”,随后又首次参加美日军演,完全违背了外交部长方慧兰在国会演讲中表示的“要跟美国外交政策分道扬镳”的宣示,翻脸比翻书还快,如此一来,谁还会相信杜鲁多总理高调宣称的“世界和平主义”原则? 由此可见,具有欺骗性的杜鲁多“民粹主义”正在加拿大蔓延,这与国际社会纪念一战一百周年的主基调相差太远。 丁果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