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2月22日 星期五 15:46:20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唐监狱

Tag: 唐监狱

加国猎奇:历史上臭名昭著的唐监狱

上世纪70年代的唐监狱 对于多伦多而言,颇具讽刺意义的是,历史上曾经臭名昭著的唐监狱的一部分,如今已经被用于Bridgepoint健康医疗中心(Bridgepoint Active Healthcare)的办公区域。这是2013年多伦多市政府的一项针对历史遗迹的保护和再利用的工程监狱和医疗中心的存在目的恰恰相反 - 前者禁锢人的身心,折磨人的意志;后者存在的意义则为救死扶伤。 曾关押百万犯人 于1864年竣工的唐监狱(旧唐监狱)是加拿大历史上早期极负盛名的设计师William Thomas生前最后一件作品,与其晚期的诸多作品如出一辙,融合意大利文艺复兴,巴洛克,以及欧洲风格主义于一身,这座大型监狱为19世纪中期盛行的新文艺复兴建筑风格(文艺复兴时期)。 旧的唐监狱似乎从一开始就厄运缠身:工程刚刚开始一年,建筑设计师William Thomas在1860年辞世,其时距离1865年最终竣工还有5年之遥;这项设计从纸上蓝图到成为现实,前后共耗时7年;整个项目因工程滞后而超出预算,1862年一场意外大火更损毁了即将竣工的地基,不得不重新返工。 根据不完全统计,唐监狱于1977年年正式关闭之时,已经先后关押了至少100多万犯人。尽管在1977年年关闭之时,其内部设备已出现老化现像,但是外部粗犷坚实的大块石料以及另外,于1958年完工的东翼部分(New Don Jail),直至2013年才停止使用。尽管这一部分最多只能容纳504人,但事实上总是超负荷运转。 2007年,工程队在唐监狱的庭院挖出了15具当年囚犯的遗骸。 34名犯人在这里处决 步入唐监狱灰暗的石质通道,仰望头顶,上方石灰岩浮雕镌刻着古罗马神话中的时间之父(父亲时间)他莫测的神情,缠绕的须发,似乎是在时刻提醒犯人他们早已身不由己。 19世纪监狱体系盛行所谓“惩罚改造”的革新理念(Penal Reform),监狱内275个狭小牢房的唯一用途只是睡眠。睡眠时间以外,囚犯们的主要工作是劳动改造曾几何时,这样的劳改体被被标榜为“囚徒们的天堂。”但是很快改造理念的转变使得这些犯人被长时间关押于肮脏潮湿的牢房之内,寄生虫和鼠类横行导致生存环境“非人化”,肺结核等传染病流行。高3米,深2.5米,宽1米,仅能容纳一人的牢房一度同时关押三人。不仅如此,犯人们遭遇鞭打体罚,除非得到允许,否则不得开口说话。 2007年,工程队在唐监狱的庭院挖出了15具当年囚犯的遗骸。经过考证后确定,这些遗骸的年代从1872年年到1930年不等,是在这里被处决的34名死刑犯中的15人。他们后来被葬于国会街(国会街)的圣詹姆斯墓园。1962年,最后两名谋杀犯在这里被处决。15年后的1977年,加拿大废除死刑。 时任安省惩教署长的Frank Drea(1933-2003) 是监狱还是建筑? 一座建筑的不堪历史能够抹去其在建筑史上的贡献么?这是上世纪70年中后期在多伦多掀起争议的一个问题。因为它们的晦暗历史,两座省级机构当时正面临着被拆毁的威胁。其中一座是我们上期提到过的,位于皇后西街999号的省级疯人院(旧省atic um楼),另外一座就是旧的唐监狱。在前者被拆除之后,要求拆除后者的呼声此起彼伏。不知道监狱对于囚犯非人的待遇一直被诟病,拥挤的生存空间并未因为1950年年代的扩建而得到缓解。 1977年11月10日,安省惩教署署长Frank Drea宣布,唐监狱必须在年底前彻底关闭.Drea称唐监狱是对“人性的践踏”,因此完全没有任何历史意义他特别强调并且抵制了解社会上有关保存这一历史建筑的呼吁,设想“彻底拆除旧的唐监狱,并且组织囚犯为邻近的Riverdale医院的病人修建一座花园。”Frank Drea曾经身为记者,他的支持者阵营中当然不要媒体。多伦多星报当年就曾经多次刊登专栏,呼吁拆除旧唐监狱。而Drea曾经在多伦多太阳报的同事Paul Rimstead也曾试图集结众众媒体人联合向政府施压他们被告知一旦位于怡陶碧谷和士嘉堡的监狱竣工,唐监狱随即就会被拆除,但最终并未付诸实现。 与此同时,以多伦多市议员珍妮特·霍华德和约翰·塞维尔为首的历史遗迹保护者们也毫不示弱他们向Drea明确表示,虽然旧监狱的历史并不光彩,但是他们相信其在建筑史上的价值远超其高昂的修缮费用。多伦多的历史专栏作家Donald Jones认为这一历史建筑的存在恰恰可以时刻提醒世人当年这里发生的一切,并从一个侧面折射出人性的进步。建筑彻底抹去,将会一定程度歪曲人们的历史观。另有建议称,旧唐监狱应该和巴士底狱一样,被改造成一座博物馆。 最后,在舆论压力下市议会向省政府申请6个月的时间用来深入研究决断.Frank Drea依然固执地强调应该将其拆除1977年12月7号,他告知省议会,历史学者可以保留监狱正面入口处的任何浮雕,而监狱牢房和绞架这些则归他所有。因此,他决定在1978年年来到之前召集了一批反死刑人士以及广大市民,决定当众用铁锤砸毁绞架。他表示修缮维护这座建筑需要花费至少400万元,而这笔费用绝不能出在纳税人身上。继而他又非常情绪化地表态说,“旧唐监狱一日不被夷为平地变成花园,他便夜不能寐“。原定在1977年12月20日举行的该仪式因为反对组织抗议而临时被迫延期至12月31日。 高3米,深2.5米,宽1米,仅能容纳1人的牢房一度同时关押3人 大锤砸不烂的历史 1977年年的最后一天,从退休惩教署长到媒体人的各界人士应邀出席了仪式。众人依次举锤击打建筑物外围的石头浮雕。而坚固的石灰岩并非等闲,仅仅依靠铁锤和微薄人力想要摧毁绝非易事.Frank Drea本人也不得不承认想要摧毁Don监狱绝非易事。由Drea自导自演的这出闹剧无疑是偏执的,挥锤仪式除了满足了他自己的虚荣心之外毫无意义。 此后数年间,由建筑师,开发商,历史学家组成的委员会收集了来自于各界的建议,对于旧唐监狱的未来献策。这其中包括就业中心,清真寺,雕塑馆,戒酒中心,消防署/警察局,以及各类千奇百怪的博物馆,而脱颖而出的是多伦多动物人道救助中心的动物中心(多伦多人道协会)。但是根据1981年12月的一篇多伦多星报文章,最终这些策划均无无而终。 Drea本人终其一生也未能目睹旧唐监狱被拆除。在2003年他去世之后不久,Bridgepoint医疗中心宣布将重新修整唐监狱,将其用于扩建的办公区域。 旧设监督从设计到诞生,从来不是一个明亮,温暖,友好的建筑。其设计师William Thomas的设计之高明,恰如其分地地表达了晦暗以及森严的气氛。尽管当年充斥监狱的死亡,痛苦和恶臭已经被老人冲淡,但是凡是有机会身临其境的人们均感知到了这份压顶的震慑力。从这点来看,威廉·托马斯成功了。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