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2月16日 星期六 20:21:54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嗜好

Tag: 嗜好

一切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三毛童年的特殊嗜好里,藏着她最终自杀的秘密

作者:奇扒公式 弗洛伊德说:一个人幼年的经历会影响他以后的人生和生活,即便他并不记得曾发生过什么,但那些记忆却都藏在潜意识里。 作家三毛的看似另类的行为,似乎也都能从她的童年找到答案。 三毛童年时,便有很多与众不同的行为习惯。她的三个特殊嗜好里,更是潜藏着她一生命运的秘密。 三毛父亲陈嗣庆曾在《我家老二:三小姐》 中,记录了许多三毛幼年时的故事。也是透过这篇回忆,世人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三毛。 相比普通孩子,幼年的三毛除了酷爱读书外,还有三个特殊嗜好。 三毛是B型血,她性格冷淡,不喜合群。别家孩子的两三岁总是天真浪漫、欢声笑语,而三毛却在这个年纪习惯了孤独与沉默。 三毛家后是一座坟场,不知从何时起,三毛便爱上了这座常人避之不及的阴森之地。 这座坟地阴风阵阵,荒草丛生,充斥着死寂,有时竟能见零星的白骨。同龄小孩闻风丧胆的地方,却是幼年三毛钟爱之地。 在坟地的三毛,很享受这种寂静清冷。相比吵闹的世界,坟地能带给三毛独立、自由、寂静。住在坟地旁时的三毛,只要有时间,便会待在坟地一个人玩儿。 坟地玩耍的快乐,大约也只有三毛自己能懂。 相比对坟地的特殊钟爱,三毛还喜欢观看杀羊。 每年过年杀羊时,别的孩子都会因为恐惧躲到一旁。而三毛不仅不怕,还会颇有兴趣地走近观看。她不动声色地瞪着大眼仔细观察着,刀划进肉里时,那一刀一刀在她眼里,竟散发出了不一样的美,这美在她眼里竟如艺术般动人。 别人眼里的恐惧、残酷,在三毛眼里,却是另外一副模样。 三毛对生死的独特见解,自幼年便被显露。 在姐姐陈田心眼里,三毛对“死”不仅没有恐惧,反而还有着浓厚的兴趣。 七八岁时,她就很有兴趣尝试死亡的滋味,陈田心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 “她(三毛)很想知道死是什么滋味,她还曾经拿刀在手上划过。” 陈田心还讲述了三毛八岁时的另一次“自杀”经历。 三毛一家住在重庆时,每家大水缸都埋在厨房地里,这个深不见底的水缸经常被家长拿来恐吓小孩。于是,在这种讹话下,大缸变成了“魔鬼”一般的存在。 但三毛却不仅不害怕,反而被大人的“讹话”挑起了兴趣。 一次,大人在吃饭时,忽然听到外边激烈的水声,等到父母赶到时,只见三毛头朝下、脚在水面上,拼命打着水。当家人慌张中把她提着拉出来时,她不但不哭,反而镇静地说一句:“感谢耶稣基督。”说罢,一口水轻轻地吐了出来。 后来三毛对姐姐说:溺水死的感觉太难受了,所以她就不想那样死了。然后,如有神助一般地,她就活了下来。 这之后,三毛在一次骑脚踏车时,又发生了一次意外:她骑车掉进了一口废井。 但当受伤的三毛从废井里爬出时,她竟看着被磕得白骨外露的两个膝盖微笑着说: “烂肉裹着一层油的脂肪很好看。” 相比这两个特殊嗜好,三毛的“爱拾荒”的嗜好,同样让世人觉得匪夷所思。 三毛生长在战争年代,炮火连天的岁月,为了生存,她不得不跟着父母一起奔波逃难。从三毛的出生地重庆,到南京,再到上海,到台湾。三毛幼年的颠沛流离,大约是她喜欢“流浪”的注脚。 也正因为幼年的这段经历,三毛对《三毛流浪记》里的三毛有着特殊的情愫,以至于最后将自己的名字由“陈平”改为了“三毛”。 而三毛之所以钟爱流浪,是因为,流浪的路上虽有各种艰辛,却也总有各种未知的惊喜。 幼年就跟父母流浪的三毛,在几岁时就喜欢上了“拾荒”。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拾荒”是她童年快乐的源泉。 三毛的第一个宝贝被她叫作“点人机”。其实是根捡来的弧形树枝,因为这根树枝长得形状怪异。所以,游戏时,它被当作指挥棒。游戏事,大家跟着前面的人跑,点到谁谁就出局。正是这根捡来的树枝,为她“点”开了浪漫、有趣的拾荒之旅。 从这以后,每天放学后,三毛便沿路开始留意路上的“荒货”。一颗弹珠, 一个大别针,一个美丽的香水瓶,一颗狗牙齿, 或者是一只小皮球.........这些,都是她童年曾找到过的“宝贝”。 三毛总能给这些捡到的宝贝以特殊的照抚,这些宝贝在她眼里,总是焕发着不一样的光彩。 对于路上偶遇的“荒货”,三毛总能用她敏锐的感知品出它们的特殊用途。三毛与“荒货”之间,恰似寻宝者与宝物。 三毛会不顾旁人的眼光,将人家锯树丢下来的枯树枝拖回家,当宝贝似的爱;见到洗衣的阿巴桑坐的木头椅子也爱不释手,因为那像极了呆头呆脑的复活岛人像..... 她对事物的看法,总是那么不合常理,却又那般别致。 三毛甚至将她捡来的“荒货“当宝贝一样供奉在家里,每每这时,父母总不免苦恼。他们不明白,衣食无忧的家庭里,怎么会出了一个爱捡废物的孩子。 但三毛从未管顾过世人的眼光,她总是凭着感觉做事。在生活里如此,在文字的世界里更是如此。 成年后,她坚持流浪,坚持在文字里,做有灵性的拾荒者。也正因此,三毛的作品便有了“不男不女看三毛”的说法。人们总在三毛的近乎“拾荒”的文字里,忘了尘世,甚至忘了自己的性别和所有。 1991年1月4日,三毛以近乎诡异的方式在点滴架架上,以丝袜吊颈的方式结束了生命。 对此,她的姐姐陈田心说:三毛对死亡从来有着异于常人的兴趣,她从小就在找一种没有痛苦的死法。于是那天,她在尝试丝袜吊颈时,觉得这种方式死去挺好的,不如,就这样归去吧! 三毛的结局,恰是早已注定........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