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2月21日 星期四 18:49:20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器官捐献

Tag: 器官捐献

太可怕了!移植同一人捐献的器官后 他们全都得了癌症

说起器官捐赠,大家一定不陌生,某人在死亡后自愿将遗体的部分捐献给医学科学事业,可以使医学届进行更深入细致的研究;或者通过手术等其他方法把器官移植放置到一个患有严重疾病患者的身体上,可以让这个器官继续发挥功能,使接受捐赠者重获新生。 在现在的社会里,器官捐赠都是一件从各方面看来很积极的事情。 在英国威尔士地区,当地政府早在2015年就开始执行器官捐赠“默认同意”制,即默认所有18岁以上成年人都是潜在捐献者,除非他们明确表明自己不捐。 而在瑞典,政府更是投入了大量资金,用来加强对自愿捐献器官的宣传和教育。 总之无论对于个人还是对于社会,器官捐赠这一行为都可以说是有意义的一件事。而对于那些得到捐赠的患者来说,这些被捐赠出的器官更是无疑等于拯救了他们岌岌可危的生命。 现在医疗技术这么发达,器官捐赠的手术也变得越来越安全,配对成功,取出器官,再移植放入他人体内,一旦手术期间没出现什么意外的话,那么事后应该也就没什么问题了吧? 不一定.... 即便科技再发达,人身体内部的各种细胞构造远远要更复杂,正因为如此,在器官捐献的背后,其实也存在着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风险。 就在最近,英国媒体报道了这样一件和器官捐赠有关的事情: “4名病患在接受同一位器官捐献者捐献的器官患上乳腺癌,3人死亡.. ” 光看这短短的标题就挺吓人了....然而,这件事情还要比标题更复杂。 这件事情是这样的: 早在2007年的时候,一位53岁的妇女因为中风而意外离世,离世前,这位妇女已经把自己注册成了器官捐赠者。 离世后,当时医生在各种检查之后,也确认妇女的器官没有任何问题,可以进行移植。肾脏、肺、肝脏还有心脏这几个人体内最重要的器官都被她捐出来以便移植给需要的人。 很快,这些器官就找到了即将“认领”它们的人,其中接受妇女心脏的患者在移植器官不久后因为自身原因,患败血症不幸离世。 而除了心脏,剩下的器官则由其他四位病患使用。 女性A,42岁,她通过手术移植了捐赠者的肺。一开始,移植手术很成功,术后恢复也很成功。近1年过去了,有了新肺的A不再因疾病困扰,生活也是很幸福。 可是就在大家都认为A重获新生的时候,意外发生了:A的这副新肺开始出问题了。 在A被送往医院检查后,被确诊得了肺癌,癌细胞基本已经扩散到全身大部分器官。 再经过更细致的检查,医生们突然发现了一个有点不寻常同时更加棘手的情况:导致A患癌的癌细胞,很巧的正是来自那对新移植的肺? 难道说这个癌细胞会不会和那位捐献者有关吗?会不会是捐献者曾经体内的癌细胞随着器官的转移进入了A的身体呢? 于是医生当下立即进行了DNA检查,检查结果果然和他们想的一样.... A体内的癌细胞在基因上与捐献者一致,也就是说造成A患癌的癌细胞正是来自于最初捐献器官的那位妇女捐献者,这个癌细胞始于捐献者的乳腺组织,也就是大家俗称的乳腺癌。 捐献者的肺携带着她的乳腺肿瘤细胞,像特洛伊木马一般进入到A的身体内,然后这些肿瘤细胞慢慢化为乳腺癌细胞在A体内从肺部开始进行扩散和蔓延。 这些癌细胞先是从肺部开始扩散到全身的骨骼,后来又扩散到A本来健康的肝脏....在A被送往医院的时候,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全身大部分,医生在那时已无回天之力.... 2009年8月,患者A在接受新肺移植一年多后死亡。 在A因移植肺导致的乳腺癌扩散死亡后,相关医院怀疑当时剩下的三位接受器官移植患者可能也会有患癌风险,于是在第一时间通知了他们。 妇女B,62岁,当时接受了捐献者的左肾移植,在A去世后,B随即进行了全面的检查,但是并没有发现患癌的迹象。1年,2年,3年...6年过去了,B的身体还是没出什么问题。 也许A因肺部患癌可能只是个例吧,B应该不会有事,当时的大家在看到B检查后没有患癌迹象后都这样想着。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和A类似的事情又发生了。B的身体突然出现问题被送往医院进行检查,检查结果表明她肝部患癌,再细致检查后,医生又发现引起肝部患癌的正是和A相同的癌细胞....也就是那个来自捐献者体内的乳腺癌细胞。 在送到医院的时候,B肝部的癌细胞也已经大面积扩散。就在确诊仅仅两个月后,妇女B也因同样原因离开了人世。 妇女C,59岁,为了替换因肝硬化而受损的肝脏,C接受移植了捐献者的肝。在2011年检查的时候,C曾被检测扫肝脏上有肿瘤,医生建议她切除这个移植而来的肝脏,但是C由于害怕术后会出现并发症而拒绝了医生的建议。 虽说没有切除存在肿瘤的肝脏,但是C一直在积极的配合治疗,以防止肿瘤恶化变成癌症。直到2013年的时候,C的情况都还是很不错。 可是,仅过了一年,相同的事情再一次在C身上上演了。 C被查出肝部患癌,癌细胞和A,B携带的一样,同时C体内的癌细胞也扩散的非常快,再加上她本人已经处于放弃治疗的状态...2014年的时候,接受捐献者器官捐赠的第三位患者C因癌症死亡。 当时总共5位接受器官捐赠的患者,一位死于自身原因导致的败血症,还有三位全部死于来自捐赠者体内的癌细胞。 那么另外一位呢? 另外这位可以说是很幸运了,他是5人中目前唯一的幸存者。这位幸存者是一位男性,32岁,他当时接受了捐献者的右肾移植。 在进行移植后,一开始这位男性没有发现身体存在什么异样,但是就在2011年的时候, 他在一次检查中意外发现自己肾部患癌,(经检查也是和ABC一样的情况,他肾部的癌细胞也是来自于捐献者)不过,这位男子当时发现的时候,癌细胞还没有大面积扩散,他果断选择将这个移植来的肾脏摘除,并且积极的服用各种抗癌化疗药物,就这样他很幸运的躲过了死神的召唤.... 当时捐献者死后为什么没有好好检查,要是一开始就知道有癌细胞就不要把器官进行捐赠,不然这不是间接害人吗? 其实,这锅真的不能全让医院方面来背.... 首先,经器官移植导致因乳腺癌死亡这种事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是第一次。 尽管以前出现过器官移植后“传染”癌症的情况,但从来没有过乳腺癌这种状况,就医生们来说,他们想不到乳腺癌竟然能带来这么严重的影响。 而且在最近,欧洲多家大学医学科的专家就此还进行了研究调查,即便是对于这些医学专家们来说,这种情况他们很多也是第一次见, 从以往器官移植的案例中来看,只要之前检查工作做的好,从任何单一器官移植导致癌症的几率非常小,几乎是一万分之一。 而在这件事里,5个人中的4个人全部患癌....这几率连专家们都不敢相信....同时,肿瘤能在体内潜伏这么长时间然后癌变也是很罕见... 所以这位捐献者体内的乳腺肿瘤细胞本身就很不寻常。 另外,医院方面表示在一开始的时候他们真的对捐献者的身体进行了全面的检查,可是当时并没有发现有任何乳腺癌或者恶性乳腺肿瘤的迹象存在,即便可能存在肿瘤,那也是没有太大威胁性或者很小的,所以并没有检查出来。 而且在医生看来,比起先治疗死者那些没有什么威胁性的肿瘤,他们更倾向于移植,先救需要器官移植的病人一命更重要。 如果不幸将肿瘤细胞带入他人体内,事后也可以再进行必要的治疗,但这个的前提是至少得先移植了新器官然后活下来。 可是吧,事后这个治疗也是存在一定风险的,接受器官移植的患者往往需要服用药物来削弱他们的免疫系统,以防和新移植来的器官产生排斥现象,但是免疫系统一旦变弱,患者的体内便会变成肿瘤细胞或隐藏的癌细胞不受抑制生长的温床。 在普通人体内,肿瘤可能会被治好,癌细胞可能会被抑制;但是在接受器官移植的患者体内,这个几率会变小很多,肿瘤在免疫系统低下的他们体内更容易恶化进而变癌。 一般器官捐赠前,必要的检查肯定是要做的,如果器官存在什么恶性问题,那绝对是不能进行捐赠的。但是要知道对于那些非常细小,难以发现的肿瘤或其他小问题来说,有时候检查很容易发现不到,除非要花大量时间大量精力来进行全面细致的扫描和检查才可能发现。 但是对于捐献者和接受移植者来说,时间和精力恰好正是他们最负担不起的东西。 “对捐献者进行过密过久的各种检查可能确实会发现一些额外的发现,但是这样检查可能会让一些原本打算器官捐赠的捐赠者和家属改变主语,变得不愿再捐赠,这样一来,本来数量就少的可怜的捐献者数量这下变得更少....” 一位医学专家对这个问题做出了这样的解释。 本来愿意捐献器官的人就少,再加上要做各种复杂的检查,或许哪怕一个小小的肿块都不能再进行捐赠...对于那些考虑良久才决定捐献器官的人来说....好吧,我死就够痛苦了,死完还得各种复杂严格的检查,那我干脆不捐了吧... 捐赠器官的人变少,可是等待移植器官的人那是只增不减啊。而且对于这些人来说,时间,他们真的耗不起了.... 就拿英国来说,仅仅是等待移植肺部的患者数量在过去5年里就增长了很多,在2013年,大约有242人需要移植肺部,而现在,已经有约354人需要移植肺部。 而且在这354人之中,大约四分之一的病人情况已经非常不乐观,再等下去只能让他们的身体更虚弱,到时候连移植手术都没有办法再进行了。 对于他们来说,短时间内没有新肺,就等于死亡。 一边求质量也求数量的检查选择器官来救更多急需延长生命的人,另一边则是非常精确求质量但放弃数量的筛选器官来救那些仅有器官数量所对应数量的病人。 这两者究竟该如何选择? 站在医生的角度来看,或许先救人更重要;站在那些濒死需要接受器官移植的病患和他们家人角度来看,或许也可能是急救续命更重要;而站在大众的角度来看,或许长远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相信这个问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人类身体之精细之复杂,就到现在,人类对于医学界来说还有很多未知的东西,希望科技越来越发达,越来越多的应用在医学方面,能尽快发明出即省时省力但同时可以细致入微进行检查的设备好让器官捐赠这件事情变得风险更小。 让更多人愿意进行捐赠,也能更安全更健康的拯救更多那些急需新器官的病人们。 来源:英国那些事儿

安省器官捐献人数创新高 提早登记可减轻家人压力

■■目前安省仍有不少病人因等候不到器官作移植而死亡。 星报资料图片   安省延龄草生命遗泽网络昨天宣布,安省的器官及组织捐赠登记踏入里程碑,人数冲破400万。该机构表示,这次成功,实有赖本年4月展开的“捐赠月”,将登记捐赠器官的人数推上高峰。而更多省民自觉性乐于捐赠器官意识提升,也有重大关系。 受安省政府监管的非牟利机构、安省延龄草生命遗泽网络(Trillium Gift of Life Network)主席兼行政总裁Ronnie Gavisie表示,在本年4月举行的捐赠月取得空前成功,与去年同期活动比较,新登记捐赠器官人数大幅上升了24%。这是有赖安省政府协助推动的积极反应,促使数以千计省民,登记成为新的器官捐赠者。 Gavisie称,虽然获得更加广泛支持,但亦不能为此而感到自满。因为,悲剧仍然不断的重复发生。在安省,每3天中,就要面对因为有人轮候不到器官移植而死亡。时至今日,仍然没有足够的器官捐赠来应切需求。 器官捐赠登记最大目的是拯救生命。家属对于他们的至爱亲人走到人生尽头时,作出捐赠器官的决心,莫不感到自豪。但往往由于当事人之前没有登记注册,只有一半的家属同意器官捐赠。 他表示,透过器官捐赠计划,安省省民的生命就有机会获得重生。同样,预早登记,可让面对亲人临终时的艰难时刻,减轻家人对捐赠器官要作出抉择的压力。 预早登记可减轻家人压力 Gavisie指今次安省延龄草生命遗泽网络取得突破性成绩,亦证明与省府紧密合作的重要性。省民只要在更换安省医保卡或驾驶执照时,就可登记器官捐赠。在这个互动捐赠登记基础上,前线职员可鼓励到更多人捐赠。据统计显示,90%新登记捐赠者都是由此而来。 而当绝大部分安省省民表示,支持器官捐赠登记的同时,其实只有三分一的人已经登记捐赠。 他认为,虽然登记器官捐赠已达到400万的里程碑关口,但省内对于器官捐赠的真正文化,仍处于大多是主流的省民登记。 有数字显示,在安省合资格人口的器官捐赠登记,最多的是来自安省北部,高达49%。而在社区分布中,56%来自北湾(North Bay),55%来自佩里桑德(Perry Sound),54%来自湿比利(Sudbury)。 在安省中部,包括多伦多有23%,密西沙加21%,宾顿市18%。上述城市,就器官捐赠登记的百分比,均低于安省平均值,只有25%登记捐赠。他呼吁省民加入已经登记器官捐赠的400万大军行列,浏览www.BeDonor,ca,并踊跃登记。 来源:星岛日报

冰球队洪堡惨剧唤醒国民 4月近10万人登记捐献器官

■■洪堡野马冰球队球员博尔特 (Logan Boulet) 意外后,捐出器官,令6人重获新生。加通社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报道 加拿大血液服务中心(Canadian Blood Services)公布,单在4月,就有近10万人登记成为器官捐赠者,相信是受洪堡冰球队车祸中,遇害球员无私捐器官拯救6人性命而感动。 血液服务中心发言人瑞安(Jenny Ryan)形容,国民自发支持器官捐赠,是前所未有。他相信,洪堡冰球队悲剧唤起国民有关的意识。 希望热情持续更久 9.9万人在4月份透过网上登记成为器官捐赠者,数字只包括卑诗省、亚省、缅省、安省、魁省,及爱德华皇子岛,这些有网上登记系统的省份。其他省份的血液服务中心亦收到很多有关的查询电话。 延龄草生命遗泽网络(Trillium Gift of Life Network)行政总裁加维斯(Ronnie Gavsie)周一在国会卫生事务委员会提出建议,在全国进行宣传教育,改善器官捐赠文化。 加维斯不希望只有悲剧发生时,人们才惊觉有此需要。她期望,国民对器官捐赠的支持会更加持久。

两岁女童病逝捐器官 父母履诺带她衣物去旅行

图片来源:浙江新闻 “妹妹,你永远在我们身边,今后我们一家无论去哪里都会把你带上!”在广西北海,望着蔚蓝的大海,浙江义乌市的朱大伟告诉女儿。 他的女儿云熙20个月大,4月13日意外从二楼摔下,后经抢救无效去世,肝脏、肾脏和眼组织成功捐献,救治了至少5个病人。为实现曾对女儿许下的“带她看天下”的承诺,朱大伟和妻子带着小云熙的衣物、玩具,开始了一场特别的旅行。 小云熙生前照片。图片来源:浙江新闻  小云熙从二楼摔下后被送到医院急救,手术后血小板偏低。“医生说,血小板低于20,可能又会出现脑出血,当时是晚上,医院已经没有血小板可以提供了。”朱大伟说,他在微信朋友圈发出求助信息,被各论坛转发,第二天有数十位市民到义乌血站捐献血小板。  遗憾的是,4月15日上午,小云熙病情恶化,父母悲痛不己,但当医生询问是否愿意捐献器官时,他们同意了。“女儿需要血小板时好多人帮助我们,我们没等来女儿生的希望,就把希望留给别人吧。”母亲说。 “妹妹,我们准备出发喽……因为上班的特殊性,爸爸隔两天就有一天见不到妹妹,你给爸爸打电话,妈妈说你抱着爸爸的照片一边亲一边叫!你才20个月啊,就这么乖。天黑了,爸爸妈妈带你出去走走,我们先去一个春暖花开,面朝大海的地方……”4月17日的追悼会结束后,朱大伟在朋友圈里留下一段话,带上小云熙生前喜欢的衣物、玩具、小推车和零食,开始陪女儿的第一场“旅行”。 小云熙的爸妈带着她的衣物,食品,开始了旅行。  “女儿在世时,我好几次说有时间就带她出去玩,走遍世界每一个角落,但因为工作,一次也没带她去过。没想到,是以这样的方式带她走天涯。”说到这儿,朱大伟不禁哽咽。   一路经过温州、福州、广州,4月21日到达广西北海。 “温州到了,我们的目的地是北海,那里又漂亮,又暖和……”  “这是小渔港,妹妹老和哥哥抢鱼,这次让你钓个够。”  “我们到海岛了,等下爸爸就带你出海!”  一路上,朱大伟都在朋友圈给女儿做着介绍。“有几次,路上有人看到我们推着小推车,背着包,不停地讲这讲那,感到奇怪,当他们知道小云熙的故事后,非常感动。”他说,接下来的日子里,无论他们一家去哪里都会带上小云熙。 来源:浙江在线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