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7月02日 星期六 05:09:53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坠机

联邦政府悬赏10万元的通缉犯 在安省坠机案中死亡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政府早前悬红10万元寻找的卑诗省逃犯拉尔坎普(Gene Karl Lahrkamp)被证实安省北部前不久发生的一次坠机案中死亡。 卑诗省打击帮派联合特别执法小组(Combined Forces Special Enforcement Unit of British Columbia, 简称:CFSEU-BC)周二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拉尔坎普在4月30日的一次飞机失事中丧生。 这架载有4人的小型飞机在安省Sioux Lookout附近坠毁,没有人在事故中生还。调查人员未有提供坠机原因,但确认拉尔坎普是其中一人。 安省警方确认,另外的死者是来自卑诗省列治文的26岁汉达(Abhinav Handa)和37岁的甘碌市居民贝利(Duncan Bailey)。还有一位死者尚未公布身份。 拉尔坎普因涉嫌枪杀前阿波斯福黑帮成员桑杜(Jimi Sandu)而被通缉。调查人员表示,桑杜于2月5日在泰国被杀。泰国警方的一项调查确定,桑杜是两名加拿大男子的目标,他们在枪击事件发生几天后,飞回了加拿大。其中一名男子在今年2月被捕,目前仍被拘留,等待引渡程序。 加拿大追捕逃犯的Be On the Lookout(BOLO)计划早前公布了25名逃犯名单,拉尔坎普位列逃犯名单榜第二。 此外,还有一名来自卑诗省逃犯名叫麦肯齐(John Norman Mackenzie),排在通缉名单第21位。他在2018年逃离米逊监狱,他还因多项罪名被判终身监禁,包括二级谋杀和持械抢劫。麦肯齐最后一次出现在米逊(Mission),时间是2018年8月7日晚上7时,当时他穿着一件白色短袖衫和牛仔裤。 警方表示,公众一旦发现此人请不要接近,因为他可能携带武器。有消息人士可登入网站solve criminal.ca,匿名留下线索。  V33  

一死一伤!加拿大飞机坠毁 机身挂横幅“你愿意嫁给我吗”!

这是一个戏剧又悲伤的故事… 一架挂着横幅“你愿意嫁给我吗?”的飞机在蒙特利尔Osheaga 节日场地附近坠毁,造成一人死亡,另一人受伤。     蒙特利尔警方和消防员在周六下午 6 点左右接到报告坠机事故的电话后迅速赶往现场。 警方发言人 Veronique Comtois 说:“这次事件中一人不幸死亡,另一人受伤被送往医院。” 这架小型飞机在蒙特利尔 Habitat 67 附近的 Park Dieppe 坠毁,该公园毗邻 de la Concorde Bridge,通往 Ile Ste-Helene,那里正在举办 Osheaga Get Together 音乐节。 加拿大运输安全委员会 (TSB)...

地中海坠机5失踪军人  军方宣布假定死亡

■■坠毁直升机机上六名机员。 国防部提供   星岛日报讯   周三在希腊对出爱奥尼亚海(Ionian Sea)坠毁的本国CH-148旋风(CH-148 Cyclone)直升机,机上五名失踪机员,经过连日搜索后仍未有发现,加国国防部正式放弃寻找生还者,宣布五名机员已假定死亡。坠毁后,现场只找到一名女海军军官的尸体。 该直升机隶属于加拿大巡防舰弗瑞德里克顿号(HMCS Fredericton),机上共有六人,出事时正参加北约(NATO)的演习。坠毁后,现场即时找回海军中尉考夫拉夫(Abbigail Cowbrough)的尸体,其他五名机员则失踪。 寻获部分未能辨认残骸 在搜索两日后,国防部周五正式放弃搜寻生还者,改为找寻遗体和直升机残骸,更在声明中表示,5名失踪者已被视为失踪及假定死亡。国防部称在搜索中发现其他残骸,但“现阶段未能被辨认”。 加拿大海军舰队司令官贝恩斯(Craig Baines)周五表示,宣布五名机员“失踪和假定死亡”的决定并非轻易,“海外搜索并不是容易的事,有关单位在出事地点已作地毡式搜索,所以我肯定如果尚有生还者,我们可以在过去48小时内找到他们。” 贝恩斯称将会尽力辨认找到的遗骸,但要待他们运返本国后才能做到。他又指搜查人员找到直升机的残骸,包括一道舱门及机身碎片。运送遗体回国的飞机将于下周起飞。 弗瑞德里克顿号现正驶往意大利一个港口,将会周六到达。贝恩斯指该舰在离开出事现场前,曾为殉职同袍举行一个虚拟悼念仪式。 国防部在声明中称,调查今次事件的加国空军飞行安全队,周五已离开本国,在到达后便会展开调查工作。星岛综合报道

波音前工程师谈737 MAX机型缺陷:我的家人不会乘坐

29日,,波音公司前高级工程师亚当•迪克森29日坦言,尽管自己曾参与该客机的设计工作,但他的家人并不会乘坐这一备受争议的飞机。 据英国《每日邮报》介绍说,迪克森在波音公司工作了30年,曾参与737 Max客机的设计工作,然而,在两架737 MAX客机接连发生坠机事故并造成346人丧生后,再谈及曾亲自参与设计的737 MAX客机时,迪克森的言语间充斥着不满。 迪克森说,“我的家人不会乘坐(波音)737 Max(客机)。因为一个系统没有正常或准确运行就造成了如此重大的事故,这令人十分恐惧。” 此外,迪克森透露,该客机的设计工作还曾面临“资源不够充足”的问题。 报道称,迪克森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全景》(Panorama)节目采访时表示,“我所看到的(问题)是,完成这项工作的资源不够充足。(波音)公司非常注重成本,(设计人员)承受着难以置信的压力。” 不过,《每日邮报》注意到,对于迪克森的上述表态,波音公司的一位发言人随后予以否认。 报道称,这名发言人表示,“在737 Max准备就绪之前,我们没有偷工减料,也没有在它还未完备时就交付使用。我们始终坚持(确保)安全、质量和诚信的理念。” 虽然对于737 Max的安全问题双方各执一词,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受两架737 MAX喷气式飞机接连发生坠机事故的影响,波音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已然双双下滑。 7月24日,美国波音公司宣布,受旗下737 MAX系列客机拖累,今年第二季度亏损将近30亿美元,是这家企业迄今最高金额季度亏损。 路透社报道,投资人对这一结果不意外,因为波音上周宣布737 MAX危机迄今所致损失合计超过80亿美元。损失主要缘于波音因为交付延迟、产量降低等原因而须赔偿航空运营商。 737 MAX半年内发生两起空难,合计致死346人,使这一系列客机3月在全球范围内遭停飞或禁飞。在美国复飞须由联邦航空局重新批准。此外,多名业内知情人士透露,波音已经着手全面削减成本。

伦敦上空,一架飞机突然掉下一个人,坠落身亡……

据CNN报道,上周日(6月30日),一名男子的尸体在英国伦敦一个住宅花园被发现,据推测该男子是从一架伦敦上空飞过的飞机上坠落而死。 伦敦警察厅周一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名男子似乎是偷渡者,在肯尼亚航空(Kenya Airways)的一架飞机接近希思罗机场时,他从起落架上坠落。 警方在声明中说:“6月30日周日下午15:39(美国东部时间10:39),一具尸体在克拉彭的一个花园被发现,随后警方被召至位于克拉彭欧富顿路的该住宅。” 警方参加了救护,现场发现一具尸体,是一名男子(年龄不详)。据悉尸检将在适当的时候进行。目前警方正在努力确认这名男子的身份。” 警方说,当飞机在希思罗机场着陆时,在起落架舱里发现了一个包、水和一些食物。 虽然该男子的死亡没有被视为可疑,但警方仍将继续调查。 类似事件之前也发生过,2015年,英国航空公司(British Airways)一架从约翰内斯堡起飞的飞机在接近希思罗机场时,一名偷渡者从屋顶上坠落。另一名藏在飞机起落架内的男子受伤住院治疗。 来源:环球时报  

波音737坠机黑匣子录音曝光!生命最后13分钟,他们竟这样度过!

作者:行研君 这可能是波音公司有史以来最大的丑闻,也是美国舆论让人无奈的黑幕。这157条活生生的生命,可能原本都会平安无事… 机上157人全部遇难,其中包括8名中国公民。 该航班失事的原因一直扑朔迷离,波音公司在强烈的舆论谴责下,依然选择保持镇定,宣称自己的飞机“依旧适航”。 然而,事发后一周,3月17日,埃塞俄比亚方面寻到了ET302的黑匣子,并刻意绕过美国波音公司,反将黑匣子交给了“仇家”欧洲空客进行检测,这波操作真的6啊… 倘若黑匣子落入美国FAA手中,那么话语权和最终解释权就全在美国航空甚至波音公司手中,想必是个人都能猜得到,事实的真相可能就被某些死无对证的数据和理由搪塞过去了。 而事实证明,埃塞俄比亚的做法是正确的,几天后,法国BEA便有了初步的分析结果, 而根据埃色俄比亚方面透露,本次埃航ET302事故,同之前狮子航空波音飞机空难“极其相似“(Clear Similarities)! 独立报:黑匣子数据显示,埃航空难同狮子空难极其相似!虽然具体的细节内容目前还尚未被BEA分析出来,但是世界各国媒体已经将目光转移到了狮子航空的黑匣子上, 然而,在深入挖掘之后,就连记者们自己都傻眼了,他们甚至自己都在质疑手中的材料是否可以报道… 因为,一个隐藏了5个月的秘密在今日正式被曝光,这可能是波音公司史上最大的丑闻,这个世界顶级飞机企业,可能,正在杀人,而且,是"谋杀"。 黑匣子与狮子航空 时光倒流,让我们把思绪放回到2018年10月29日。一切罪恶的源头从这里开始,那时的波音公司以为,隐瞒了这一次,下次只要稍加注意,便不会再出现意外。 在那一天,印度尼西亚狮子航空的JT610航班,在空中“朝着地面冲“。 上午6点20分,JT610航班准时起飞,飞机的照射灯在微光中画出一道光线,机长缓缓将机头拉起,飞机划向天空。这时,谁也没想到,6分钟后,飞机就“落地”了。 在刚刚起飞3分钟时,飞机突然出现了机长“从未遇到过”的情况——飞机的机头一直主动向下俯冲, 无论机长如何向内拉杆,飞机就是“倔强的”不肯爬升,飞机,竟然“试图撞向地面”! 发现事情不对的机长,赶紧奋力将拉杆向后拉,企图让飞机上升。 可是,飞机刚刚有点上升趋势的时候,却又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压了下去,仿佛机头上有一双大手,一旦发现机头向上抬升,便会将其瞬间压下去。 每一次高度差都会让机舱内的乘客尖叫不已,人们仿佛在体验“空中过山车”! 一会失重,一会超重,隔着屏幕,你可以感受到当时全机人员的绝望。 每一次抖动,每一次剧烈的高度差,都会让机舱内尖叫连连,视频中充满了男男女女的祷告声,但听起来更像是哀嚎。 机长立刻向地面塔台发出求救,请求立刻降落,可是此刻机长自己心里也清楚,飞机,可能无法再降落了… 11分钟内,机长曾26次尝试将飞机拉回原有高度,但都以失败告终。 当日6时32分,这架波音737-8 Max带着机上189条生命,“俯身”撞入了爪哇海域,从此,烟消云散。 以上内容并非研究人员编造,而是根据狮航JT610事后黑匣子中的录音分析出来的。 人们不禁疑惑,飞机为何开始有了”自我意识“? 这是不是机长操作不当导致? 而根据埃塞俄比亚方面提供的ET306的飞行数据显示,埃航这架失事的波音飞机所经历的挫折同狮航简直如出一辙! 同狮航一样,埃航飞机在空中也经历了类似的“大起大落”,机长同样在不断试图夺回控制权。 这股力量究竟是什么?为何飞机不听使唤呢?这股力量,就是波音公司一直试图隐瞒,企图暗箱修复的——MCAS系统。 连飞行员都不知道的杀人系统 印尼狮子航空的机长,在发现飞机无法操作后,并没有“坐以待毙”,在尽全力控制飞机的同时,他还逐一排查过飞机故障。 什么玩意? 机长在危急时刻还要翻查飞行指南手册? 他是不会操作飞机吗?! 若是波音公司拿到了黑匣子,可能真的会这么解释… 但是,机长怎么可能不会操作飞机呢?他只是,根本不知道,飞机内装了MCAS系统! 是的,机长在起飞前,根本不知道该飞机有MCAS俯冲系统,这才导致,在飞机处于失控状态时,还要拿起飞行手册查阅,那么,机长查到了吗? 据路透社表示,并没有。 路透社在文章《Unraveling the Boeing 737 Max Lion Air Crash》中明确指出, 狮子航空的飞行指南手册中,根本没有关于MCAS系统的相关解释,而美国,在飞行员培训中,也忽略了MCAS系统的教学。 也就是说,机长和副机长双双在出事时对MCAS系统不了解, 甚至在手册上查阅不到相关解决办法,两人在多次试图掌控飞机后未果, 据黑匣子分析结果,机长在最后关头的最后请求是: 请让飞机平稳在5000英尺高度。而副机长则说:“真主至上。” MCAS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系统,为何两架飞机都会因其失控而失事? 说的通俗一点,MCAS就是一个,自动压头系统。我们来科普一下这个系统。 当初,波音公司在设计737 Max时候,给这个机型装配了两个更大的飞机引擎, 使它颇具“美式肌肉”的味道… 通常情况下,倘若飞机在空中遇到突发情况失速,飞行员需要立刻下压机头。 由于,Max机型的引擎大,所处位置相对机翼偏前,在失速时,飞机的机头会向上仰起。既然这样,那么当Max机型在空中失速时,飞行员就需要下压机头保持气流稳定。 而MCAS系统的设计初衷也就是为了给飞行员来点“方便”。 当飞机失速结束后,MCAS会触发10秒的下落来帮助飞行员处理失速。但是,这个系统的“智商”却偏低… 它不能每次都搞清楚到底飞机是失速还是遇上了颠簸气流,有时,飞机只是颠簸而并非失速, 但MCAS可不管,2~5秒内,这个系统便会启动,我行我素,自我陶醉,飞行员却毫不知情。 如此一来,可怕的事情就发生了,在MCAS系统还没有激活的几秒内,倘若飞行员试图将机头向上拉起,MCAS系统便会启动,将机头下压!这,就是那一双无形的“大手”! 那么此时应该怎么办呢?其实很简单,只要关上两个开关,让MCAS停止工作就可以了,这便是在失速时拯救飞机的正确方法。 而可惜的是,狮航、埃航的飞行员都对MCAS系统毫不了解,也未曾有波音公司的人员提及过, 飞行手册上也翻不到,这才酿下悲剧。 然而,根据更深一步的调查,人们愤怒而惊讶地发现,原来这两起悲剧,原本,都是可以避免的… 最大的罪魁祸首,是波音公司的“知情不报”!这,等于“谋杀” 2018年10月28日,狮航JT610航班失事的前一天,这架波音737-8 Max飞机并没有闲着,它勤快地飞在从巴厘岛飞往雅加达的航线上。这次航班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飞机上多了一位“免费乘客”。 “免费乘客(Deadhead)”是飞行用语之一,意指在当天没有飞行任务的“未当勤飞行员”, 也就是机长正在休假的同事。而在这次航线起飞不久,这架737 Max便“按照惯例”,犯起了神经病。 在飞机攀升到一定高度之后,飞机机头突然下坠! 机长和副机长顿时慌了,怎么着,这飞机还不愿意往上飞了? 于是乎,机长立刻切换手动模式,将操作杆用力回拉,企图将机头抬升上去。但由于MCAS系统“作祟”,越拉动操纵杆,机头反而越“用力”下坠!就在机长和副机长手足无措一脸懵逼的时候,这位“免费乘客”站了出来,对机长喊道:“你面前有两个按钮,快把那个关掉!”机长按照“免费乘客”的指示,关闭了自动电门,这才重新得到了飞机的“掌控权”,飞机回归了平稳… 要不是这位“免费乘客”曾经接受过MCAS系统的相关训练,恐怕狮子航空的空难日期,又要提前一天了… 在飞机落地之后,飞行员将飞行数据交给了印尼国家交通安全委员会(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Committee,NTSC),并说明了飞机系统存在的不安定因素,但是,NTSC,不知出于何种原因,没有进行处理。 而波音公司在得到该消息后,本该立刻通知所有拥有该机型的航空公司注意MCAS系统, 从而让所有飞行员了解失速后的正确处理方式,但是,他们没有这样做。 可能,他们在害怕,害怕MCAS系统会给公司带来损失, 他们也在“赌博”,用公司可能“下跌0.5个点”的股票, 来赌737 Max不会再出事, 谁知一切都不是巧合,这次赌博,MCAS大获全胜,狮航、埃航,统统命丧黄泉。 死不认错 对于MCAS系统的种种质疑与不安, 波音公司是怎么做的呢? 是的,他们只让飞行员在iPads上适应MCAS系统。同时,MCAS系统的合法认证过程也是让人大跌眼镜,据《西雅图时报》报道,MCAS系统的多部分认证,竟然都是由波音公司自己的员工认证的! 这什么意思?就相当于自己给自己改考试卷分数,无论对错,悉听尊便! 对于自己的飞机,波音的CEO Dannis Muilenburg又是什么态度呢? 他的态度是,你们停飞吧,反正我没错。 然而,就在他刚说完这句话之后, 美国总统特朗普便将美国所有的波音737 Max机型停飞了… 波音CEO...

印尼狮航载有189人客机坠海失联 最大廉航此前曾有案底

■■失联客机的亲属们正在雅加达机场等候。 路透社 星岛日报记者报道 印尼狮航(LION AIR)一班由首都雅加达前往邦加槟港的波音公司737型客机,在起飞大约13分钟后,坠毁海面。狮航公司说,与客机失去联络。 据法新社报道,印尼航空管理局官员表示,一架印尼狮航(Lion Air)客机(JT610航班),29日早上在从首都雅加达起飞后不久失联。该官员称,搜救行动正在进行中。有拖船报告说,见到客机坠毁,其后发现残骸,救援船只与附近船只正前往现场。坠毁地点,位于雅加达附近的卡拉望。 印尼政府启动搜索和飞行救援。印尼国家搜救队派出3艘船和一架直升机前往失联海域搜救。印尼的一艘搜救船,在卡拉望水域发现了飞机残骸,发现的物品包括飞机救生衣和一些乘客个人物品,如手机。 另据新加坡《星洲日报》报道,29日早上约6时30分,印尼狮航一架从雅加达飞往邦加槟港的航班,在起飞后约13分钟后失联。客机原计划7点20分抵达邦加槟港。 路透社消息称,该航班已坠毁。飞行纪录网站也显示,客机起飞后大约10多分钟后,从雷达上消失,估计当时的飞行高度大约3600呎。 ■■图为坠毁的波音最新款737 Max-8型飞机。   波音最新款737 Max-8型飞机 据报,涉事飞机是波音公司的737 Max-8型飞机。新加坡《海峡时报》报道,机上有189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包括两名婴儿,一名儿童,两名驾驶员和6名机组人员。 据信,印尼财政部约有20名工作人员在飞机上。 这架坠毁的客机,注册尾号为PK-LQP,于今年8月13日才由美国西雅图调机返回雅加达,为波音最新款的737机,并于8月18日投入运营,机龄刚刚3个月,这是该机型出现的第一宗空难,最大载客量为210人,航程为6,570公里,翼展35.9米。 最大廉航此前已有案底 狮航是一家廉价航空公司,也是印尼最大的私人航空公司,2000年开始运营,该公司是波音和空客在亚洲的主要客户之一。 2013年4月13日,狮航一架波音737-800客机在峇里岛机场降落时,直冲入海,飞机断成两截,机上108人全部奇迹生还,没有造成严重伤害。事后调查称,事故原因是飞行员在飞机还未抵达跑道便着陆造成的。

亚航一客机急坠7千米 机组人员尖叫奔跑吓坏乘客

亚洲航空公司一架由澳大利亚珀斯飞往印尼巴厘岛的客机,昨天早上因故障机舱失压,​​必须折返,期间一度急坠7000米。有乘客声称,机组人员在事发时表现惊慌失措,吓坏了机上乘客。这架QZ535航班属于印尼亚洲航空,当时机上搭载了145名乘客,起飞25分钟后,突然发现故障导致机舱失压,​​客机从近1万米高空急速下降到3000米,乘客头上的氧气面罩自动掉落,机组人员要求乘客们弯腰抱头做好防撞姿势。机上乘客表示,当时机组人员的表现惊慌失措,有机组人员尖叫、表现震惊,还有空姐在走廊奔跑,让恐慌升级。乘客们本来期待他们能安抚情绪,但没想到因为他们的慌张而变得更担心。有很多乘客已经发送消息向家人道别。不过,幸好客机最终安全折返并降落珀斯机场,机上乘客被安排到后续航班。亚航当天回应称,工程师正在检查客机,并向乘客致歉。印尼亚航是印尼一家低成本航空公司,是马来西亚亚洲航空集团的附属公司之一,总部设于雅加达,提供国内航线及国际航线服务。来源:看看新闻C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