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2月18日 星期一 04:56:58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塔利班

Tag: 塔利班

塔利班一直在通缉的女子乐队,全世界只有10个人知道她们的真实身份!

We all now wear a burka, you don't know who is who 我们都穿着布卡,你认不出谁是谁 If you want to meet your sister, it can be you uncle too 如果你想和你姐姐打招呼,那也可能是你叔叔 美军在阿富汗通缉塔利班,而塔利班则在通缉布卡乐队。 塔利班武装分子曾扬言如果逮住布卡乐队的成员,就要在喀布尔奥林匹克体育场3万人的注视下对她们施以极刑。 但是距离布卡乐队的第一首单曲发布已经过去15年了,塔利班至今仍然没有抓到她们。 她们全都身穿蓝色罩袍,从头到脚被包裹地严严实实,只能透过眼前一小块网纱看到外面的世界 这支令塔利班焦头烂额的乐队是阿富汗第一支独立女子乐队,由鼓手Nargiz,贝斯手Zamina和主唱Lorna组成。 她们从不进入大众视野,甚至没有在本国举办过任何一场演出,因为一旦走漏风声,就有可能被塔利班武装分子拿AK-47扫死。 在被塔利班阴影笼罩的阿富汗,女性想玩摇滚乐,首先得不怕死 乐队成员的真实身份就像可口可乐的配方一样神秘,不仅塔利班,就连歌迷和阿富汗政府都不知道罩袍里的面孔是谁。 “全世界只有10个人知道我们的真实身份,”鼓手Nargiz曾经暗中接受德国明镜周刊的采访时透露连她家人都不知道她就是布卡乐队的一员。 “当我们从柏林回喀布尔后没多久,堂妹还问过我,‘你知道有三个穿布卡的阿富汗女孩在德国火了吗?’ 我只能装作一脸惊讶,‘什么时候的事,真的吗?哇哦,她们好棒’。” Burka band是电影《神秘巨星》的现实版 贝斯手Zamina的母亲在得知她的身份后,从此保守秘密,缄口不语,“只有4个阿富汗人知道我就是布卡乐队的一员,除了Nargiz和Lorna,还有我妈,以及我自己。” 外表可以瞒天过海, 但是声音却不可以。乐队主唱Lorna在她们的第一张专辑面世后没多久就移民去了巴基斯坦,因为她的声音在阿富汗已经家喻户晓。 “满大街的人都在讨论burka乐队主唱的声音极具辨识度,我再也不能在阿富汗唱歌了” 自从1995年塔利班势力在阿富汗崛起后,阿富汗的女人一出生就是地狱模式。她们不允许工作,听音乐将被殴打或关进监狱。女性在公众场合唱歌甚至会被判死刑,更别提接触西方的电吉他和架子鼓。 一到13岁,所有的女性就会被赶进罩袍这个与世隔绝的世界,从此无法逃离。 在穆斯林世界,头巾可以粗分为四大种:分别是Burka,Niqab,Chador和Hijab。其中从头裹到脚踝,连眼睛都没有露出来的Burka最为臭名昭著,乐队的名字也取自这种罩袍 “穿着布卡敲架子鼓是有点麻烦,但必须穿着它,因为这样就没有人能认出我,”鼓手Nargiz每次打鼓前都要将袖子往上挽一圈。 作为乐队最早发起人的Nargiz原本是一名德语翻译,2002年她通过当一位德国摄影师的向导而间接认识了在喀布尔教当地人玩现代乐器的德国音乐人Frank和Saskia。 她悄悄跟着Frank学会了打架子鼓,没多久,她就用另外一位当地音乐人藏在地下室6年的架子鼓上打出了布卡乐队第一首歌《burka...

波伊尔:小女儿需人工协助进食

■波伊尔与儿子在父母家的花园玩耍。CBC 本报讯 被塔利班绑架5年的加拿大人波伊尔(Joshua Boyle)和他的美国籍妻子凯特兰·科尔曼(Caitlan Coleman),上周五终于返回加国多伦多,同行的还有他们三个同时获解救的孩子:两个男孩,一个女孩。而他那个最小的女儿,据报需要人工协助才可以进食。 波伊尔上周六首次面对媒体,宣读声明指,5年前与妻子前往东亚,“他们身为朝圣者进入塔利班控制地区,为的是帮助那里最需要帮助的、遭到忽视的少数族裔”。他还说,那个地方,联合国以及其他的非政府组织都无法进入,但波伊尔没有给出具体的细节。 声明称,愚蠢而残忍的哈卡尼网络杀死了他们的一个女儿,因为他不肯对哈卡尼提出的条件妥协。而劫持他们的恐怖分子还强奸了其妻。 在被绑架的5年间,他们一家人23次被转移关押地点,在阿富汗与巴基斯坦边界之间徘徊,生存条件恶劣。上周四美军得到情报,趁着哈卡尼转移人质过程中,在巴基斯坦边境地区拯救了他们一家人。 “孩子首尝真正家的滋味” 他说,当时情况混乱,他和妻子被关在货车尾箱里。整个解救过程约20分钟,枪战时间更短些。但对他,却是非常漫长煎熬的过程。他最担心的是,孩子会被杀害,因为枪战一开始,恐怖分子先把孩子们拖了出去,还叫嚷着:“杀死人质,杀死人质。” 终于孩子们都安全获救。在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访问时,波伊尔几度落泪。获救后,他们最小的女儿病情严重。据报道,她需要人工帮助才能进食。目前,他们与波伊尔的父母居住在安省的史密斯瀑布市(Smiths Falls)。 波伊尔在给CBC的邮件回复中表示,三个孩子第一次品尝到真正家的滋味,正在逐渐适应新生活。 但他也承认,一家人无论在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需要一个漫长的康复期。 资料来源:RCI

塔利班发声明 否认强奸波伊尔妻杀其女儿

■波伊尔与妻子及3名孩子被塔利班扣押了5年。资料图片 ■波伊尔前日在父母的安省住所花园谈电话。 加通社   综合报道 阿富汗遭绑架长达5年的加籍男子波伊尔(Joshua Boyle)在近日获释后声称,被扣押期间其美籍妻子遭到绑匪强奸,幼女被杀害,但塔利班发言人昨日公开否认有关指控。 波伊尔上周五返回加国后表示,他们在阿富汗遭一名与塔利班有关的组织哈卡尼网络(Haqqani network)绑架,期间负责看守他们的士兵队长协助他人强奸其妻子,哈卡尼领袖又下令杀死他的女儿,以报复他拒绝绑匪的要求,但他未进一步透露绑匪要求的内容。 声称地方偏远难医治 但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Zabihullah Mujahid)发表声明,指波伊尔的美籍妻子科尔曼(Caitlan Coleman)患病后出现自然流产,由于他们的所在地较偏远,未能找到医生为她治病。 穆贾希德又指波伊尔“现正于敌人手中”,因此才被迫说出这番说话,他声称波伊尔与妻子科尔曼由关押至获救期间,从未被分开过,因为绑架者“不想引起任何的怀疑”,并强调“没有人故意杀害这对夫妇的孩子,也没有人侵犯或玷污他们。” 波伊尔前日向加通社表示,他们在被监禁的5年间,至少转了3所监狱。他形容第一所监狱是“非常野蛮”,第二间监狱较舒适,第三间是暴力之地,他和妻子经常被分开和殴打。 波伊尔和科尔曼于2012年在阿富汗旅游时被塔利班组织绑架,被监禁长达5年,本月美国和巴基斯坦采取联合行动,救回夫妻二人和他们3名孩子。 资料来源:加通社

波伊尔夫妇被绑架期间生下3孩子

■塔利班社交网站2016年12月19日视频截屏显示,波伊尔、他的美籍妻子科尔曼以及他们当时的两个孩子。美联社 波伊尔夫妇2012年夏天前往俄罗斯、中亚国家哈萨克斯坦斯坦、塔吉克斯坦斯坦和吉尔吉斯坦旅行,然后前往阿富汗,在首都喀布尔附近山区旅游时失踪。塔利班后来声称对绑架负责。塔利班公布了显示人质被关押的两段视频,要求用波伊尔夫妇交换被捕的塔利班分子。科尔曼被绑架时怀孕7个月,被押期间,科尔曼和波伊尔生了3个孩子。 2013年7月一名与塔利班有联系的阿富汗人,邮寄了两段视频给科尔曼父亲,夫妇二人在视频中请求美国政府将他们从塔利班绑架者手中救出去。视频中,当时28岁的科尔曼身穿黑色罩袍,向前总统奥巴马求助。波伊尔坐在旁边,胡子长而乱。 2016年12月公布的人质视频内,夫妇二人请求政府营救。科尔曼描述他们“身处卡夫卡式噩梦”,并请求“双方政府”达成协议释放他们。她补充说:“我的孩子目睹到他们的母亲遭受玷污。”科尔曼在视频中向前总统奥巴马请求说:“只要给罪犯一些东西,他们和你们都可以保有面子,而我们可以永远离开这个地方。” 哈卡尼组织的领导人哈卡尼(Sirajuddin Haqqani )也是阿富汗塔利班的第二号人物。长期以来,哈卡尼组织被视为和巴基斯坦神秘的军事机关有关联。2011年,美国海军上将穆伦(Mike Mullen)形容哈卡尼组织是巴基斯坦情报组织“名副其实的分支”。

怕被捕 波伊尔夫妇拒绝登上美国飞机

综合报道 波伊尔与科尔曼一家五口获释后,波伊尔周四成功与在安省Smiths Falls的父母通电,身处巴基斯坦一间旅馆的波伊尔表示,希望可以重过新生活,而近5年来首次能够听到波伊尔的声音,亦令家人悲喜交集。 波伊尔称,过去5年所遇到的背叛与罪行,令他们一家肉体与心灵受到严重创伤,但他们“希望可以重过新生活和重新开始,为子女及家人在北美洲建立安居的庇护所”。波伊尔指他们获释前身处绑匪的车尾箱内,有部分绑匪逃脱,波伊尔希望他们会被拘捕及检控。波伊尔的父亲柏德烈(Patrick Boyle)及后交待通话内容时指:“波伊尔认为以一个过去5年被囚在地下监狱的人而言,他的情况不赖。”波伊尔父母的邻居纷纷前来道贺,波伊尔的姐妹亦已预备好房间,让3名侄儿入住。 据《渥太华公民报》报道指,波伊尔拒绝乘搭美国军机返回美国,因担心自己会被美国政府拘捕。有美国官员承认波伊尔担心被美国拘捕而拒绝登上美国飞机,并强调波伊尔和科尔曼未有被起诉及拘捕。 自美国911事件后,波伊尔开始对国土安全及人权议题产生兴趣,他更认识了在美国军方的关塔那摩湾(Guantanmao Bay)监狱囚犯卡德尔(Omar Khadr)的姐姐锡娜(Zaynab Khadr),而卡德尔一直被指与拉登(Osama bin Laden)家族有关系。波伊尔曾与锡娜结婚,两人在2010年离婚。 资料来源:星报

加国男子和美国妻子阿富汗被绑架5年后终获救

■波伊尔的父母(左、中)在安省家中与相关人员商讨儿子一家回国事宜。星报 ■塔利班社交网站2016年12月19日视频截屏显示,波伊尔、他的美籍妻子科尔曼以及他们当时的两个孩子。美联社 ■科尔曼父母在家门前贴出告示,指女儿及其家人已获救。美联社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访问团在伊斯兰堡,与巴基斯坦外交部与巴方官员举行会谈。美联社 ■波伊尔的家人已为两夫妇及其3名孩子布置了房间,等待他们归来。星报 本报讯 加拿大籍男子波伊尔(Joshua Boyle)与其美国公民妻子科尔曼(Caitlan Coleman),2012年在阿富汗旅游时被当地塔利班组织绑架,自此开始了长达5年的监禁。巴基斯坦军方12日表示,美国与巴基斯坦联合行动已成功从塔利班手中救回夫妻两人和他们的3名孩子。 巴基斯坦军方发声明指,与美国情报人员合作后,成功追查到被绑架人士被带到巴基斯坦境内,最终于邻近阿富汗边境的古勒姆特区找到他们。有两名不愿具名的官员表示,获救的是早前被绑架的波伊尔一家。而白宫亦已证实消息,并发声明指:“今天,他们自由了。” 巴基斯坦军方发表声明指,“根据美国提供的可采取行动信息”,巴基斯坦方面11日在阿富汗边界附近的库拉姆部落地区,成功进行解救行动。特朗普总统称赞行动将这家人从“与塔利班有关的恐怖组织哈卡尼网络的关押中”解放出来。他还说,这一事态发展是美巴关系一个“积极时刻”。 特朗普在声明中说:“巴基斯坦政府的合作是一个迹象,表明巴方尊重美国希望巴方为本地区安全做出更多努力的愿望。我们希望看到这类合作和团队努力,有助解救其余人质和我们未来的联合反恐行动。” 据国际观察报道,巴基斯坦军方说,美国情报机构一直追踪人质动向并告知巴方,人质在11日通过库拉姆边疆区的边界越境进入巴基斯坦。巴基斯坦陆军发言人阿斯夫加福尔少将向美国之音介绍解救行动的详情,他说:“美国官员星期三下午4时左右(当地时间)通知我们,塔利班用一辆汽车把人质运入边界的巴基斯坦一侧,我们随后立即派兵追踪这辆车,安全解救了人质。”一名美国国防官员说,人质此刻并未交给美方。 这对夫妇获救消息传出的同时,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南亚和中亚事务的高级主任丽莎科蒂斯率团访问伊斯兰堡,在巴基斯坦外交部与巴方官员举行了会谈。在访问结束之际,官方发表声明说,在美国制定了有关阿富汗和南亚的新战略的背景下,双方审议了双边关系现状,同意继续讨论所有双方共同关系的问题。 被押期间诞下3孩子 波伊尔夫妇2012年夏天前往俄罗斯、中亚国家哈萨克斯坦斯坦、塔吉克斯坦斯坦和吉尔吉斯坦旅行,然后前往阿富汗,在首都喀布尔附近山区旅游时失踪。塔利班后来声称对绑架负责。塔利班公布了显示人质被关押的两段视频,要求用波伊尔夫妇交换被捕的塔利班分子。科尔曼被绑架时怀孕7个月,被押期间,科尔曼和波伊尔生了3个孩子。 2013年7月一名与塔利班有联系的阿富汗人,邮寄了两段视频给科尔曼父亲,夫妇二人在视频中请求美国政府将他们从塔利班绑架者手中救出去。视频中,当时28岁的科尔曼身穿黑色罩袍,向前总统奥巴马求助。波伊尔坐在旁边,胡子长而乱。 2016年12月公布的人质视频内,夫妇二人请求政府营救。科尔曼描述他们“身处卡夫卡式噩梦”,并请求“双方政府”达成协议释放他们。她补充说:“我的孩子目睹到他们的母亲遭受玷污。”科尔曼在视频中向前总统奥巴马请求说:“只要给罪犯一些东西,他们和你们都可以保有面子,而我们可以永远离开这个地方。” 哈卡尼组织的领导人哈卡尼(Sirajuddin Haqqani )也是阿富汗塔利班的第二号人物。长期以来,哈卡尼组织被视为和巴基斯坦神秘的军事机关有关联。2011年,美国海军上将穆伦(Mike Mullen)形容哈卡尼组织是巴基斯坦情报组织“名副其实的分支”。

被恐怖组织囚多年 加拿大男子及妻子被解救

图片来源:Twitter 据美联社报道,近日,巴基斯坦军方解救了被与塔利班有关联的恐怖组织哈卡尼,所关押的加拿大人和他的美国妻子夫以及三个年幼的孩子。他们已被该组织囚禁多年。 Joshua Boyle和其妻子Caitlan Coleman于5年前在阿富汗旅行时被哈卡尼恐怖组织绑架,Coleman当时已怀孕,并在被囚禁期间生了三个孩子。 目前这一家庭的所处的具体位置尚不清楚,巴方官员拒绝透露何时让他们返回美国。 美国政府指责巴基斯坦没有积极打击哈卡尼势力。 C02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