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6月26日 星期日 03:22:25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塔利班

阿富汗塔利班将与西方多国代表会面

阿富汗塔利班代表团正展开一连3日在挪威首都奥斯陆的访问行程,是塔利班首次访问欧洲。代表团周日与阿富汗民间社会的代表会面,会谈在奥斯陆西北部索里亚莫里亚一间酒店闭门进行。 代表团周一将会与美英法德意,以及欧盟的代表会面,周二亦会与挪威官员举行双边会谈。 国际妇女和平与自由联盟阿富汗分部负责人贾米拉阿富汗尼称,会上谈到阿富汗经济危机、人权和妇女权利等议题,认为塔利班展示出善意,会观望塔利班的行动。 塔利班期望此行开启与欧洲国家的对话、会谈和理解,希望会谈有助将战争气氛,转变为和平局势,又说会与美国代表商讨包括解冻阿富汗资产的问题。 立即下载 | 全新《星岛头条》APP : https://bit.ly/3yLrgYZ  

塔利班禁女性出现在电视剧 女主持出镜须戴头巾

塔利班今年8月重掌阿富汗后,一边打压女性,一边宣布会尊重女性的权益,近日再次实行针对女性的新规,规定女性不得出现在电视剧之中,女记者和女主持上镜时也必须穿戴头巾。 这项最新规定共有8个要求,除了限制女性上镜时必须穿戴头巾外,也禁止被认为违反伊斯兰教法和阿富汗价值观的影片,暴露男性身体私密部位的影片,侮辱宗教或冒犯阿富汗人的喜剧或娱乐节目也被禁止。塔利班也坚称,不该播放涉及宣传外国文化价值的外国电影。 然而,阿富汗电视频道的外国戏剧节目,大多由女性主演。阿富汗新闻记者组织的成员穆贾德迪(Hujjatullah Mujaddedi)表示,这些新限制措施的宣布不令人意外,而有些规定不切实际,一旦实施,电视台可能得被迫关台。 塔利班早前已下令女孩和年轻女子停止上学,首都喀布尔市长也叫市政府女职员待在家中,除非工作性质无法由男性取代。塔利班坚称,对女性就业和受教育的限制是“暂时性”。

阿富汗局势|塔利班搜捕女运动员 女排成员被斩头恐怖照放网上

塔利班今年8月控制阿富汗后,公开禁止女性参与体育运动,甚至对曾参与国际运动比赛的女性运动员展开搜捕,其中国家女排成员首当其冲。近日传出一名国家女排成员遭斩首,断头照还被上传到社交媒体,再次令外界譁然。 有指被斩首的女排成员名为哈基米(Mahjabin Hakimi),于军队本月初搜捕女子运动员时在喀布尔遇害,但家人遭恐吓,而不能张扬她的死讯。教练后来用化名来公布真相。 哈基米的头颅和血淋淋颈部的照片,近日遭上传到阿富汗的社交媒体。教练称排球队所有队员,及其他女运动员都身陷绝望处境,每个人都被迫逃离,逃往不熟悉的地方。 教练指,阿富汗国家女排队仅有2名球员在塔利班重新掌权前出境。塔利班上台后,便试图确认女运动员身分及加以追捕,女排队成员是重点搜捕对象。教练提到,塔利班还锁定曾参加国内外竞赛且曾出现在媒体节目的女球员。 其中一名逃离的队员称,他们多次受到塔利班及其追随者迫害,要求球员家人不要让女儿参加体育活动,否则将会面临暴力对待。许多队友为免被抓到及连累家人,只能烧掉自己的运动器材。 相较国家女排,阿富汗女足则好运得多。国家足球协会和卡塔尔政府上周成功将100名阿富汗女足队相关人员撤离出境,包括国家队成员和她们的家属。

塔利班边境部署“自杀炸弹部队”

俄罗斯塔斯社报道,阿富汗塔利班政府,计划在该国北部边境建立一个特别营,专门用作部署自杀式炸弹袭击者。 报道引述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官员,指有关部队名为 “曼苏尔军”(Lashkar-e Mansur),日后将部署在阿富汗北部边境。官员提到,这个特别营过往曾参与多项袭击,打击前政府军和美国领导的外国联军,贡献甚多,形容如果没有这个营,击败美国是不可能的。 早前,塔利班亦成立了名为“巴德里313营”的特种部队,专门部署在首都喀布尔机场维持治安,他们被认为是塔利班装备最齐全、最现代化的军事单位之一。据指,有关部队亦会秘密地点,训练自杀式袭击等战术。

阿富汗局势|塔利班禁止男人剃掉或修短胡须

阿富汗塔利班政府已下达命令,禁止该国南部赫尔曼德省的理发师替男顾客剃掉或修短胡须,指这违反伊斯兰律法。宗教警察部门警告,任何人触犯这项禁令,都会受到惩罚这同时意味着,阿富汗正逐步恢复1995年至2001年塔利班上一次执政时的严厉管治作风。 自从塔利班重掌政权以来,已不时传出消息,指新政府采用严厉手段对付异己。上周六,塔利班枪毙了4名据称是绑架犯的人,尸体被挂在街头示众。赫尔曼德省的宗教警察已在许多理发店张贴告示,警告理发师替男性顾客提供服务时,必须遵守伊斯兰律法。 首都喀布尔一名理发师透露,塔利班成员不时上门警告不要为顾客剃胡须:“其中一人对我说,他们会派卧底人员来‘放蛇’。”另一名喀布尔理发师也表示,他接到一个声称是代表政府的人打来的电话,下令他不得为顾客设计“美式发型”,也不得替任何顾客剃掉或修短胡须。

塔利班准女性上大学 但男女须隔开

塔利班新政府表示,允许阿富汗女性上大学读书,未来的大学将按性别分隔开,并将引入新的服装要求。 报道称,高等教育部长哈卡尼(Abdul Baqi Haqqani)表示,女性将允许接受教育,但不能与男性在一起,他还宣布将审查学生未来学习的科目,强调塔利班希望创建一个“符合伊斯兰民族和历史价值观,又能与其他国家竞争的合理伊斯兰课程”。 该政策意味女学生不必遵守服仪规定、男女同校和男女一同学习等情景将走入历史。哈卡尼又称女学生将尽可能由女性老师教授,强调目前有大量女教师,认为不会有任何问题,在没有合适女教师的情况下,男教师亦可以上课教授,但女性要戴上面纱。有必要时,教室内会以布帘分隔男女学生,亦可透过网络直播形式上课。他又指:“我们在结束混合教育方面没有问题,我们的人民是穆斯林,他们会接受的。” 2001年塔利班下台以来,阿富汗在提高教育入学率和识字率方面取得巨大进展,尤其是女性方面。联合国教育组织的一份报告称,在塔利班下台后的17年内,小学女生的人数从几乎为零增加到250万,女性识字率则在10年内增加几乎一倍,达到30%。

美国建阿富汗人数据库 成塔利班监视利器

【加拿大都市网】塔利班闪电般夺取政权,美国斥资数亿美元建立的阿富汗人数据库,包括识别身分的生物特征,目前已落入塔利班之手。美联社报道说,数据库已变成塔利班监视和镇压阿富汗人民、惩罚他们的敌人的利器。 美国创建数据库时,本为推行法治秩序及政府咎责力、建设现代化国家所用,认为使用那些数据,可提升教育、增进妇女权、打击贪腐。 自8月15日喀布尔陷落以来,不断有消息说,这个数据库已遭塔利班用来找出曾替美军工作的阿富汗人,或恫吓他们之用。 专精侦监科技的布鲁克林法学院专家帕斯夸莱(Frank Pasquale)指出:数据库落入塔利班之手,是可怕的讽刺,让人由现实学到教训:通往地狱之路,竟是用好意铺就的。 挟胜利之威,塔利班高层表示重获国际援助、取得遭外国冻结的资产才是要务,但1996到2001年统治期间,神学士对阿富汗人的严峻设限,尤其对女性,改变的迹象并不多,很多阿富汗人还没信心,不敢信任塔利班。宾州大学学者卡里米(Ali Karimi)表示忧心数据库会让死硬的伊斯兰原教旨派政教合一官员的侦监及拦截能力,变得跟美方情报机构一样,得以无情地杀害与敌方合作的人。 据NBC电视报道,美国从2006年就开始收集阿富汗人的生物特征数据,美国在阿富汗建立的生物识别数据库,包含数百万阿富汗人的指纹、虹膜、面部图片。美国与其支持的阿富汗政府共享该系统。根据美国政府2010年的一份报告,该系统在阿富汗的早期目标是获取该国80%人口的生物特征信息。 报道称这个系统已被塔利班没收。美国前陆军情报官兼人权第一首席技术官威尔顿张(WeltonChang)说。“现在他们有了设备,可能会建立自己的数据库。”“他们可以使用生物识别数据库来歧视或者跟踪周围的人。” 两名参与过该数据库建立的美国退伍军人表示,如果塔利班有办法使用生物识别信息,生物识别数据可能会用于针对女性。(星岛日报)

塔利班“大阅兵” :坐悍马开黑鹰直升机 全面展示美军遗留装备

在美军全数撤出阿富汗后,塔利班在坎大哈巡游展示美军遗留下的军备。图为塔利班武装人员坐在悍马车上,列队在公路上游行。法新社   【加拿大都市网】在美军最后一批人员撤离阿富汗后,阿富汗塔利班9月1日在第二大城市坎大哈举行“大阅兵”庆祝胜利,展示美军留下的军备,其中可能包括一架武装直升机。有消息称,阿富汗新政府的组建已进入最后阶段,塔利班将于9月3日公布组建新政府。塔利班最高领导人阿洪扎达据报将担任阿富汗最高领导人。 ■车队上插著黑白相间的塔利班旗帜。法新社 法新社报道,这场巡游在通往阿富汗第二大城坎大哈的高速公路上进行。塔利班武装人员坐在车上,多辆绿色装甲战斗车以一路长纵队行驶,多数车上插著黑白相间的塔利班旗帜。不少人夹道围观。一架黑鹰直升机在上空盘旋。塔利班武装人员开着美国、北约和阿富汗军队先前使用的多用途卡车,并且手持美国M16步枪等轻武器。 在最近几天,可以看见至少有一架美国黑鹰直升机在坎大哈上空飞行。坎大哈是塔利班的发源地。1996年塔利班从这座南部城市出发,迅速占领阿富汗各地,直到2001年被美国领导的国际联盟赶下台。 ■塔利班成员在悍马车上庆祝。法新社 新政府组建后将出国访问 另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引述阿富汗塔利班高级成员哈卡尼表示,阿富汗新政府的组建已进入最后阶段,已经完成90%至95%的工作,最终结果将在未来几天公布。《纽约时报》引述塔利班官员称,塔利班即将组建新政府,最早于2日宣布该组织最高领袖阿洪扎达为元首。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则援引一位匿名塔利班高级成员称,塔利班将于9月3日宣布组建新政府,或将组建一个12人的执政委员会,除塔利班成员外,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加尼政府外长阿特马尔、阿富汗民族和解高级委员会主席阿卜杜拉也将加入委员会。 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办公室成员纳伊姆表示,将在完全组建阿富汗新政府之后出国访问。纳伊姆称:“必须组建政府,然后将是前往不同国家出访,以及设立大使馆。各国必须与新政府互动。”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9月1日表示,中国将会一如既往的奉行,对全体阿富汗人民友好的政策,并尊重阿富汗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不干涉内政。 美不排除合作塔利班追击IS 美军参谋首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Mark Milley)9月1日表示,不排除与的塔利班合作,协调共同对付日前在喀布尔机场附近发动自杀攻击的“呼罗珊伊斯兰国”(IS-K)。 米利与美国防长奥斯汀当天连袂召开记者会,首度公开对外说明阿富汗撤离行动细节。奥斯汀表示,随着阿富汗任务的结束,其他任务必须持续进行。在被问及日后美国与塔利班的关系发展,是否可能在针对IS-K的反恐行动中合作时,米利直言,“有可能”。 美国总统拜登早前在结束阿富汗战争的讲话中警告上周在喀布尔机场附近制造恐怖袭击的IS-K说,美国跟他们“还没完”。拜登并严厉批评倒台的阿富汗政府将国家拱手让给塔利班。不过天主教教宗方济各谴责美国在阿富汗长达20年的战争,批评美方企图无视当地人民的传统,将制度强加给该国。 美联社报道,方济各在上周录制于1日播出的电台采访中讨论阿富汗新形势。 方济各称,西方国家“有必要结束不负责任的政策,即从外部进行干预并在其他国家建立民主,而无视人民的传统。”方济各表示,西方盟国撤离阿富汗时“并非所有可能的情况都被考虑在内”。

加拿大一部长称塔利班为“兄弟” 辩称文化考量

■■蒙塞芙明确表示,加拿大不支持塔利班。 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妇女及性别平等部长蒙塞芙(Maryam Monsef)在周三的记者会上提到塔利班时,称是“我们的兄弟”(our brothers),她的用语选择受到批评。不过她解释说,这种称呼只是一种“文化考量”(cultural reference)。   蒙塞芙本人在伊朗出生,并在阿富汗长大。她周三直接向恐怖组织塔利班放话:“我想借此机会与‘我们的兄弟’塔利班交流,呼吁你们确保阿富汗境内的任何人安全离境,呼吁你们立即停止暴力、种族灭绝、杀害女性、破坏包括遗产建筑在内的基础设施。”当事后被问及“兄弟”一词是否反映加拿大政府对塔利班态度的软化时,她回答说:“几乎没有。”   拒认塔利班合法性   蒙塞芙表示:“塔利班是一个恐怖组织,但他们声称自己是穆斯林。提到兄弟当然是一种文化因素,但让我非常清楚表明,我们不支持塔利班,我们感到震惊的是,过去20年来之不易的成果岌岌可危。”   自由党党领杜鲁多上周表示,在阿富汗前总统加尼逃离之后,他没有计划承认塔利班为合法政府。   当被问及他计划如何与塔利班进行谈判以确保更多人能够安全离开时,杜鲁多表示,加拿大正在与国际社会合作,向他们施加压力。 星岛综合报道

加拿大最后航班周四离阿富汗 许多人滞留当地

【加拿大都市网】总理杜鲁多周三表示,努力运载试图离开阿富汗的人的空运拯救行动即将在未来几天内结束,有消息人士向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证实,加拿大运营从喀布尔机场起飞的最后一架航班预计将于周四起飞。 周三稍早,一位消息人士对CBC称,加拿大军队正在分秒必争,因为加拿大可能只有24到48小时能让飞机进出喀布尔。杜鲁多则对记者说:“是的,未来几天这个阶段将结束。但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将继续帮助阿富汗人民。” 国防部长石俊(Harjit Sajjan)周三向记者证实,加拿大必须在美国8月31日撤军截止日期前停止救援飞行并撤出特种部队士兵。“撤退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不是一夜之间完成的,并伴随着巨大的风险。随着美国人在最后期限前完成缩编,包括加拿大在内的盟国必须先撤出其军队、资产和飞机。” 外交部长嘉诺(Marc Garneau)承认,将有数千人留在阿富汗,包括加拿大侨民、许多阿富汗口译员以及与加拿大军方和外交官共事的前支持人员。但嘉诺先生承诺,加拿大将兑现发给这些阿富汗人及其家人的特殊签证,前提是他们可以逃到更容易获得航班的第三国。他说:“当机场停运时,我们可能无法把我们想要的每个人都带出去,但我们承诺让那些加拿大人、永久居民、他们的家人和脆弱的阿富汗人离开这个国家。这是我们未来几个月的首要任务。”不过联邦政府未能公布数据,究竟有多少加拿大侨民和曾经帮助加拿大的阿富汗人被迫滞留当地。 退伍军人过渡网络组织一直在追踪694名想要来加拿大的阿富汗人的状况,到8月25日,只有大约 23% 的阿富汗人获得特殊移民措施在加拿大重新安置的批准。该网络组织一名志工、曾担任记者的凯文纽曼提供的数据显示,只有14%的人安全抵达喀布尔机场或被空运出喀布尔。 塔利班阻止阿富汗国民乘坐撤离航班离开,在机场造成大规模恐慌。有获得渥太华发出的特殊签证之阿富汗人表示,他们无法乘坐救援航班,因为加拿大军队只允许持有加拿大护照的人进入喀布尔机场。 v01

加拿大内阁部长称塔利班是我们的兄弟 用语选择受到批评!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妇女及性别平等部长蒙塞尔(Maryam Monsef)在周三的记者会上提到塔利班时,称是“我们的兄弟”(our brothers),她的用语选择受到批评。不过她解释说,这种称呼只是一种“文化考量”(cultural reference)。 蒙塞尔本人出生在伊朗,并在阿富汗长大。她周三直接向恐怖组织塔利班放话:“我想借此机会与我们的兄弟塔利班交流,呼吁你们确保阿富汗境内的任何人安全离境,呼吁你们立即停止暴力、种族灭绝、杀害女性、破坏包括遗产建筑在内的基础设施。” 当事后被问及“兄弟”一词是否反映加拿大政府对塔利班态度的软化时,她回答说:“几乎没有。” 蒙塞尔表示:“塔利班是一个恐怖组织,但他们声称自己是穆斯林。 提到兄弟当然是一种文化因素,但让我非常清楚表明,我们不支持塔利班,我们感到震惊的是,过去20年来之不易的成果岌岌可危。” 自由党党领杜鲁多上周表示,在阿富汗前总统加尼逃离之后,他没有计划承认塔利班为合法政府。 当被问及他计划如何与塔利班进行谈判以确保更多人能够安全离开时,杜鲁多表示,加拿大正在与国际社会合作,向他们施加压力。 V05 图片:蒙塞尔明确表示,加拿大不支持塔利班。加通社资料图片

杜鲁多称加拿大军队8月31日后留在阿富汗 塔利班不同意

【加拿大都市网】总理杜鲁多表示,加拿大准备在8月31日美军撤出阿富汗最后期限以后,仍会有加军留在当地。杜鲁多周二与七国集团领袖举行视像会议后做出上述宣布,今天会议主题就是讨论阿富汗危机与塔利班重新夺取政权。 主持七国集团峰会的英国首相约翰逊及法国总统马克龙都呼吁延迟撤出阿富汗的限期,以便全面撤离所有外国人和曾经帮助过美国及盟国的阿富汗人。 杜鲁多指出,若可能的话,加拿大军人将会在8月31日最后期限之后,停留一段时间。他强调:“我们对阿富汗的承诺不会改变,将继续向塔利班施压,让人们离开。” 七国集团召开紧急会议商讨阿富汗局势。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周二表示,七国集团已同意一个应对塔利班的计划,但首要条件是塔利班必须容许想离国的阿富汗人于本月31日的期限之后安全离开。 不过,塔利班发言人再次召开记者会,表明从未同意押后外国军队撤出的期限,强调所有外国撤侨行动届时必须完成,并宣布因应喀布尔机场混乱情况,将不再准许民众前往,机场的人可以回家,会确保他们安全,并敦促美方不要鼓吹民众离国。发言人又说,民众生活回复正常,正在研究让女性重返职场,亦希望与在北部潘杰希尔省的反塔利班力量展开对话。 约翰逊于会后表示,七国集团已就处理撤离的联合方式达成共识,表明阿富汗不能再成为恐怖主义的温床,不能成为毒品国家,而女童满18岁前都要能够接受教育。 被问到其他七国集团领导人是否就美国总统拜登处理危机的手法以及拒绝延长撤军期限表达沮丧时,约翰逊回避问题,指目前撤离行动成功,有信心可以再带数以千计的人离开,但机场的情况没有改善,对想离开的人来说是使人痛苦的场面。 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今天表示,已在七大工业国集团领袖紧急会议上表达,盼美军持续维护喀布尔机场安全,以完成人员撤离。米歇尔会后召开记者会表示,当前欧盟及成员国全力以赴撤离欧盟公民,以及与欧盟有信任关系的阿富汗籍人士,呼吁塔利班允许所有希望前往机场的外国和阿富汗公民自由通行。他并表示,此时决定与阿富汗当局发展何种关系仍为时过早。   (美联社) T01

全球事务部删除敏感内容 保护曾为加拿大工作的阿富汗人

■■曾为加拿大工作过的阿富汗国民,面临被塔利班报复的风险。Global   【加拿大都市网】塔利班再度接管阿富汗后,加拿大全球事务部(Global Affairs Canada)正净化网站和社交媒体平台内容,以保护面临塔利班报复风险的阿富汗人。   据Global新闻报道,全球事务部发言人查特兰(Christelle Chartrand )表示,“鉴于当前形势,以及曾在阿富汗为加拿大工作过的阿富汗国民,面临的风险增加,我们正在审查我们的公众网站和社交媒体平台,确保其上的图像等内容,不会对曾帮助过我们的阿富汗国民构成风险。这一做法与我们的国际合作伙伴是一致的。”   删敏感图片文字视频   查特兰说,现在有“大量”的照片和视频正在被审查及删除。但对于一些谴责塔利班“破坏性暴力行动”的推文,以及加拿大政府促进性别平等倡议的声明和推文转发,亦在被删除或隐藏内容之列,她未发表评论。   查特兰表示,“为加拿大工作过的阿富汗国民的隐私和安全至关重要,我们将在必要时继续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但出于安全原因,我们无法提供有关措施的更多详细资料。”   加拿大驻阿富汗大使馆的推特账户上周被锁住,全球事务部当时表示,“我们正在根据特殊移民计划,将加拿大公民和阿富汗人带到加拿大的安全地点,这项工作仍在继续,并且仍然是当务之急。” 大使馆的账户其后在48小时之内,再次由限制转为公开,但其绝大多数推文已被删除或隐藏。 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政府官员称,“鉴于我们在阿富汗运作多年,我们在多个平台上发布过大量图像,因此人工审查和删除过程需要时间。我们正在利用这些账户,尽早提供有关特殊移民计划和领事信息的重要资料。” 美国官员上周证实,包括美国国务院、美国国际开发署 (USAID) 和农业部在内的多个美国政府机构,正在清除其网站上有平民内容的文章、照片及其他信息,因为这些内容可能危及在阿富汗帮助美军的阿富汗人,他们的安全对美国政府“至关重要”。星岛综合报道

加拿大出动特种部队撤走1700人 塔利班设检查站截流

  【加拿大都市网】加国官员透露,加拿大部队已成功从阿富汗撤走1,700人,当中过半数为当地平民。 联邦政府消息指,在6,800名需要重新安置到加拿大的阿富汗平民中,已处理了三分二,其中900人已抵达加拿大。 官员在周一的简报中表示,从阿富汗喀布尔国际机场起飞的13个航班中,一共接来了1,700人,其中包括自上周四联军重夺机场控制权后起飞的4个航班。 官员表示,最近一个班机于星期日晚上降落,一架加拿大空军C-17 Globemaster运输机接载了436名加拿大公民及阿富汗人到第三国,当中数百人已转乘其他航班到加拿大。 官员更首次透露,有加拿大特种部队在喀布尔国际机场外围把守,协助维持通往机场的通道安全。“特种部队成员正不懈努力,尽量把最多的加拿大公民及合资格的阿富汗人及其家属通过保安关卡,护送到守候中的航机。”官员表示,基于保安理由,不能透露特种部队的具体工作内容。 据《星报》报道,有不愿透露姓名的高层官员表示,当地机场周边范围的情况越来越危险,塔利班成员在附近一带设置检查站,堵截了很多想前往机场的人,暴力事件很常见。 全球事务部表示,正使用一切方法通知身在喀布尔的加国国民,当地机场情况危险,局势难以预料,除非获得加拿大官员指示或运用个人判断力作决定,否则暂时不宜转往其他较安全的地区。   V20

塔利班士兵仿美军硫磺岛插旗

  (星岛日报报道)塔利班再次取得阿富汗政权后,为展现部队日新月异,主动曝光精锐部队“313巴德里旅”训练画面,还模仿美军在二战期间经典的硫磺岛插旗画面,讽刺意味十足。   塔利班在公关频道公布“313巴德里旅”的训练画面,称这支队伍将会出现在首都喀布尔守衞总统府。《军事时报》报道,“313巴德里旅”拍了一帧照片放上网,可见几名全副武装的士兵竖起塔利班的白色军旗,显然是在模仿美军二战时期在硫磺岛插上星条旗的经典画面。美联社摄影记者罗森塔尔当年拍摄的这张照片,有六名美军于一九四五年二月在硫磺岛折钵山竖起美国国旗。   对于塔利班模仿美军在硫磺岛插旗,已故参议员麦凯恩的女儿梅根在推特说:“我们成为全世界的笑柄。” 在塔利班发布的其他训练画面中,可见他们的精锐部队一改过去身穿传统长袍、戴头巾、留大胡子、斜揹AK-47步枪的印象。在慢动作影像中,见到他们穿着迷彩服,配有现代军事装备,有钢盔、太阳眼镜与身体护具,以及类似阿富汗政府军队的步枪。他们还穿着战斗靴,甚至佩戴夜视镜,外表看来与任何国家的特战部队没有两样。

阿富汗局势|塔利班清算画面曝光 警察局长蒙眼跪地被乱枪处决

塔利班再接掌阿富汗政权后,声称不会“秋后算帐”,向前朝官员采取报复行动,但一名先前曾反抗塔利班的警察局长却被公开处决,从社交平台Twitter曝光的影片可见,他双手被黑布绑住,眼睛也被蒙著并跪在地上,接着被一阵乱枪打死。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BBC前记者娜瓦(Nasrin Nawa)在Twitter上转发了一段塔利班公开处决的影片。影片中的男子是西北部巴德吉斯省(Badghis)的警察局长阿恰克札伊(Haji Mullah Achakzai),他双手被黑色的布綑绑跪在地上,眼睛则被完全蒙住,接着就被一阵乱枪打死。 对于推特上的影片,阿富汗安全顾问瓦济里(Nasser Waziri)向《Newsweek》表示,自己与阿查克扎伊认识,该影片也得到了其他警察和政府官员的证实,“瓦济里被塔利班包围,他别无选择,只能投降。”目前阿富汗高级官员已建立群组,互相报平安,确认彼此是否安全。 据了解,60岁的阿查克扎伊是对抗塔利班经验丰富的人物,塔利班在上周攻进土库曼斯坦边境的地区后,阿查克扎伊紧接着就被逮捕,如今还被冷血处决。 据悉,阿富汗东部贾拉拉巴德(Jalalabad)附近拉格曼省(Laghman)的省长和警察局长也被拘留,他们的命运引发关注。

杜鲁多:未来几周内帮阿富汗人撤离几乎不可能

【加拿大都市网】总理杜鲁多周四说,由于塔利班不断阻止阿富汗人民离开,因此未来几星期内想帮助许多阿富汗人撤离当地,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Global News》报道,正在竞选连任的杜鲁多对记者说:“国际社会和加拿大正在努力,但除非塔利班显著改变他们的立场,否则很难让阿富汗人民顺利离境。我们已看到一些阿富汗人民撤离了,但接下来的几星期内,想要预期那么多人都撤离几乎是不可能的。” 稍早杜鲁多宣布两架加拿大飞机将定期往返喀布尔以帮助当地绝望的阿富汗人民离境。周四杜鲁多称,加拿大军队也已抵达地面,以帮助国际合作伙伴进行撤离工作。尽管如此,他说:“还有很多障碍,撤离工作中存在着许多挑战和艰难,当地情况极其复杂。” 由于上星期阿富汗的局势迅速动荡,加拿大承诺将帮助两万多阿富汗人撤离并来到加拿大。 虽然杜鲁多指塔利班是撤离的最大障碍,但在实地工作的人表示,加拿大缺乏沟通、信息传递不良是一个更大的问题。 移民律师德斯洛格斯Chantal Desloges说:“我从其他律师和一些在阿富汗联系我的人那里得知,人们要到机场并不是大问题,问题是他们缺乏信息。关于撤离的系统太不透明了。” 他说:“我们所知道的是,加拿大政府网站已更新,声明已扩大针对弱势群体的难民计划,例如人权领袖、LGBTQ人士都包含在内。但我们对这个项目一无所知。”他解释,渥太华没有说明谁有资格成为两万多个被撤离名单上的一个,也不知道如何获得这种帮助。所有的律师都获知政府将帮助阿富汗人民,但没有人知道细节,所以律师也很茫然。 杜鲁多被问及这个情况时,他只说,政府正在努力消除阻碍,令阿富汗人可获得加拿大帮助。“我可以向你保证,我和我们的政府正在努力消除所有障碍,无论是文书工作还是官僚主义,以确保人们能够尽快离开那里获得安全。” 移民部发出声明说:“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协助撤离了800多名阿富汗人,其中500多人已经在加拿大开始新生活。” 美国、法国、英国等其他国家都积极在当地进行撤离工作。法国国际广播公司记者索尼娅·盖扎利(Sonia Ghezali)在阿富汗为法广报道新闻已经5年,她周三提前到达停机坪,获得撤离保证。她登机前的报道称,相信塔利班和西方国家达成了谈判协议,所以才能让她和其他人所搭乘的大巴顺利抵达机场。或许外籍身分可获得保障,但阿富汗人民的命运却仍是未知数。   图:CTV v01

塔利班警告:9·11前美军应全部撤走!

【加拿大都市网】塔利班发言人苏海尔·沙欣对美国发出警告,称美国应在9月11日前从阿富汗“撤出所有军队”。与此同时,沙欣说,塔利班承诺不袭击美国军队。 据英国《独立报》及“今日俄罗斯”当地时间17日报道,阿富汗局势突变,美国再向阿富汗增兵,以协助撤离美国人以及相关人员。 沙欣对此发出警告:“我认为他们应该把军队撤出阿富汗,”沙欣说,“(美国)已经违反了多哈协议规定的时间框架。然后他们宣布说,他们将在9月11日之前撤出所有军队,所以他们应该(在那时)撤出所有军队。”塔利班“承诺不攻击他们”,“我们没有攻击”。 拜登:8月31日美军撤离阿富汗的截止日期或需延后 美国总统拜登18日表示,为了撤离美国公民,美军撤离阿富汗可能超过原定的截止日期8月31日。美国防部当天也表示,美军目前无法与身处喀布尔机场以外的人联系上。 据路透社19日报道,拜登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说:“如果还有美国公民需要离开,我们将留下来,直到我们将他们全部撤出。”报道称,当天许多美国国会议员敦促拜登推迟此前为最终撤军设定的最后期限。

阿富汗局势|妇女不愿为塔利班煮饭 惨遭狂殴致死

正当塔利班宣称尊重阿富汗妇女权利之际,即爆出有成员狂殴妇女致死事件!据CNN报道,居住阿富汗北部小村的一家5口,在数天前塔利班成员攻城掠地期间,向该家人敲门,25岁的女儿玛妮扎引述其母指,前3天他们都这样敲门,然后要母亲为多达15名塔利班煮饭。“我妈告诉他们,‘我很穷,要怎么帮你们煮饭?’他们听到后就开始打她,结果我妈倒地,他们就用AK47步枪猛打她。” 玛妮扎指,当时她大声制止那些人,他们停了一下,就朝另一个房间丢手榴弹,火势迅速蔓延,他们逃跑,但母亲却被殴至伤重不治。 美国撤军后,塔利班在短短10天内即攻占了数十个省,令阿富汗人措手不及,女性来不及买罩袍,离家要由男性亲人陪同,并遵守全身遮盖守则。不少阿富汗妇女亦担心会丧失20年来穿着、工作、学习、迁徙,甚至安居乐业的自由。 塔利班1996至2001年间执政期间,关闭了女校,并禁止妇女工作,至2001年美国进军阿富汗后才解除相关限制。

三大反对党拒认塔利班政府 杜鲁多态度转硬

(■■大批阿富汗民众涌到喀布尔机场,力求挤上正在撤离的航机。美联社) 联邦自由党周一拒绝就是否承认阿富汗塔利班政权表态,但在三大反对党先后明确表示不认可该组织的地位后,态度随即转趋强硬。自由党党领杜鲁多表示,不会承认塔利班为阿富汗合法政府,并指对方为恐怖组织。 自由党执政时外交部长嘉诺(Marc Garneau),周一在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的视像访问中被问及,本国会否承认刚以武力推翻阿富汗政府的塔利班政权,嘉诺指目前“言之尚早”、“我们需要等待和观察”。 自由党的暧昧态度受到反对党派批评,杜鲁多在一天后明确表态,加国不会承认塔利班。“加拿大没有计划承认塔利班为阿富汗的政府,当他们在20年前执政时,本国也没有承认他们。他们通过武力推翻了一个由正式选举产生的民主政府。根据加国法律,他们被认为是恐怖组织。” 保守党率先表态 杜鲁多补充说,本国坚定地谴责正在当地发生的暴力事件,并与包括英国和美国在内的盟友合作,计划下一步行动。他表示,随着当地的动乱持续,不排除动用军事资源,协助阿富汗人撤离该国,目前焦点放在把为联邦机构及加国部队工作的当地人安全撤离。 杜鲁多刚启动了联邦大选,各大党均为选战针锋相对,难得在阿富汗问题上立场一致。 保守党于周一率先表态,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扬言,如上台执政,保守党政府将拒绝承认塔利班。 新民主党党领驵勉诚(Jagmeet Singh)周二亦称不承认塔利班,并指其为明显的恐怖组织,置人民生命于险境。 魁人政团党领布兰切特(Yves-Francois Blanchet)同日加入谈论这个议题,他向传媒表示,塔利班的价值观与魁省和加拿大相反,本国不应予以认可。他更认为,加国已有很长时间失去在海外展现影响力的能力,现在是时候与盟友合作,一起处理目前阿富汗的乱局。星岛综合报道

阿富汗前副总统自封临时总统 和塔利班深仇大恨

【加拿大都市网】8月17日,路透社报道称,原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加尼政府的第一副总统阿姆鲁拉·萨利赫(Amrullah Saleh)在当天宣布自己成为阿富汗的“临时总统”。另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副总统麾下军队已夺回被塔利班占领的帕尔旺省省会城市。 “看守总统”萨利赫。他本身是塔吉克族,在民族和部落观念极重的阿富汗,他与普什图人为主的塔利班天生不合拍。此外,萨利赫曾在反塔利班的军事组织北方联盟效力。据悉,萨利赫还有个妹妹,在此前塔利班追捕他时被折磨致死。可以说,萨利赫和塔利班有深仇大恨、势不两立。 因此,萨利赫15日就曾发文称,自己“永远永远都不会向塔利班低头,永远不会背叛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永远不会和塔利班共处同一屋檐之下”。

杜鲁多:加拿大尚无计划承认塔利班为阿富汗合法政府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自由党党领杜鲁多表示,加拿大没有计划承认塔利班为阿富汗的合法政府。 杜鲁多表示,塔利班已经接管,并以武力取代由选举产生的民主政府;他强调,塔利班是加拿大法律下公认的恐怖主义实体。 联邦保守党党领奥图尔已于周一(16日)表示,保守党政府不会承认塔利班为阿富汗的合法政府。 (网上图片) T02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使馆人去楼空 阿富汗女大学生怒斥:遭西方国家背叛

  【加拿大都市网】(星岛日报报道)阿富汗武装组织塔利班周日进入首都喀布尔,重掌政权大势已定。22岁女大学生库兰(见图)在家见证一切,感觉被西方背叛 。 库兰只差两个月就从喀布尔大学毕业,但她上午还没到教室就被人拦下,要她回家。库兰周一接受西方媒体访问,表示喀布尔大学的教授们当天向抵达学校的女学生道别,说不确定女生是否还可以回到学校上课。库兰过去几年都在研读国际关系,也投入捍卫人权的工作、当义工,甚至曾在联合国发言。塔利班对待女性的贬抑态度和暴力一向恶名昭彰,女性不准上学或工作,除非有男性陪同,否则只能待在家里。 对于库兰和数以百万计阿富汗人来说,已经没有出路了。如今陆地边境封闭,各国使馆关门,多数人也付不起签证费用,感觉“所有人都背弃了阿富汗人”。库兰说:“(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都不代表我们。我们只能依靠神。” 记者问库兰看到西方国家使馆空无一人时作何感想,她只说“背叛”,“我现在觉得自己很天真。我为我这一代和我自己信任他们感到非常遗憾。” 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美国在阿富汗秘密扶植伊斯兰游击队对抗。苏联撤离后,这些游击队壮大成“塔利班”,在1996年到2001年统治阿富汗,打着重建稳定与法治的旗号赢得民心。但塔利班也带来伊斯兰教律法的严刑峻法,包括严格要求男性蓄胡、女性需穿全身罩袍;民众被禁止看电视与听音乐、不准女性受教育或工作;公开处决定罪杀人犯与通奸者,认罪窃盗者则断手脚。

阿富汗总统加尼携四车现金逃亡 直升机塞不下

■随着塔利班宣称控制政权,有大批阿富汗人涌往边界。法新社   【加拿大都市网】阿富汗总统加尼15日出走后,他逃离喀布尔的细节曝光。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俄驻喀布尔大使馆16日表示,加尼出逃时带着由四辆车装满的现金,想将钱塞进直升机一起出走,但因为没办法全部带走,只好在停机坪留下部分现金。   据阿富汗黎明新闻台、美联社等多家媒体15日报道,加尼在当晚已经离开阿富汗境内,与加尼一同离开的还有阿富汗总统国家安全顾问哈姆杜拉.穆希卜,以及另一名“亲密伙伴”。   对于加尼离开的方式,俄罗斯驻喀布尔大使馆新闻秘书尼基塔.伊申科16日描述:“加尼逃离阿富汗的方式最能说明阿富汗国民政府的崩溃,加尼一行人乘坐四辆装满钱的汽车前往机场,他们试图把一部分钱放进一架直升机里,但直升机装不下所有的钱,最终他们将一些钱留在了跑道上。”当被问到为何知情,伊先科表示他是引述一名目击者提供的消息。   此前,俄罗斯总统驻阿富汗特别代表扎米尔.卡布洛夫(Zamir Kabulov)称,塔利班占领喀布尔出乎俄罗斯的意料,俄罗斯和其他国家高估了阿富汗国民军的能力。他表示,目前还不清楚阿富汗国民政府留下多少钱。他说:“我希望逃离的阿富汗政府没有把国家预算的钱都拿走。”   目前已抵达阿曼   当地时间16日凌晨,阿富汗总统加尼出走海外后首次发声。他在脸书发文称,离开是一个艰难的抉择,但他必须离开,以避免喀布尔血流成河。加尼说,如果他坚持留下来,将有无数同胞被杀害,喀布尔也会遭到破坏,这将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6日援引接近阿富汗政府的消息人士称,离开阿富汗的加尼已抵达阿曼苏丹国。路透社此前报道称,加尼出逃的目的地是阿富汗的北方邻国塔吉克斯坦斯坦,最终他将前往阿曼。据《今日印度》报道,在塔吉克斯坦斯坦15日“拒绝加尼乘坐的飞机降落”后,加尼目前正在阿曼,他很有可能会前往美国。(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还有多少加拿大人在阿富汗?

【加拿大都市网】政府不愿透露有多少加拿大人被困在阿富汗,理由是因为塔利班加强对该国的控制,并进入该国首都,出于安全原因不会透露人数。 最近几天,记者们收到了大量来自阿富汗民众的消息,他们表示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许多人被告知前往加拿大大使馆所在地喀布尔,但当他们抵达时,迎接他们的只有一座被遗弃的建筑。 不稳定的局势使许多人担心他们可能被抛弃,而数量不详的加拿大人可能也处于这种境地。 “由于阿富汗的安全形势,全球事务部不会透露加拿大人在加拿大海外注册(ROCA)数据库中注册的人数,”加拿大全球事务部(GAC)发言人在周日晚上的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写道。 周日,塔利班控制了喀布尔的总统府,并在接受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采访时宣布“战争已经结束”。尽管阿富汗军队接受了多年西方的训练,并获得了数十亿美元的外国提供的装备,但塔利班仅用了一周多的时间就控制了阿富汗。 随着局势的日趋严峻,加拿大迅速停止了外交活动,并将使馆人员撤回了加拿大。但在阿富汗,许多帮助过加拿大军队的人,包括翻译和他们的家人,仍然被困在那里。 杜鲁多因选择在周日塔利班袭击喀布尔之际宣布举行大选而受到其他党派的批评。 杜鲁多补充道,加拿大将接收2万名阿富汗人:“我们非常关注阿富汗局势,并且我可以向你保证,官方将继续参与保护加拿大人,让加拿大人安全地撤离阿富汗。就像加拿大在世界各地多次将人们带到安全的地方一样。” 然而,杜鲁多的保证并没有让他免受批评,有人认为杜鲁多没有很好地捍卫人权和尊严,也有人指出杜鲁多不应在那个敏感时间宣布举行大选。 与此同时,阿富汗国内局势依然严峻。喀布尔机场挤满了试图逃离这个国家的阿富汗人,他们担心自己可能会被丢在阿富汗。有人拍下了大量民众试图搭美国军机逃离阿富汗的视频,也有视频拍摄到有人从起飞的飞机上掉下来。   (编辑:北极星) (Ref: https://globalnews.ca/news/8115241/afghanistan-canadians-kabul-taliban/) (图片来源视频截屏)

视频:大量民众试图搭美军机逃离喀布尔 有人掉下来

【加拿大都市网】阿富汗爆发内战后,塔利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占了阿富汗的主要城市和省份。近日,塔利班攻占了阿富汗首都喀布尔,阿富汗总统携家人出逃,多国外交官与大量平民开始逃离喀布尔。很多民众聚集在机场,企图爬上美军军用飞机逃离阿富汗,场面十分混乱。 These scenes from Kabul airport are heartbreaking. Desperate Afghans attempting to escape the Taliban. The US forces leave thousands of Afghans behind who have...

塔利班攻入阿富汗首都 加拿大关大使馆急急撤侨

【加拿大都市网】塔利班武装份子开入喀布尔,加拿大周日闭关大使馆,持续撤侨,并暂缓两国外交关系。联邦政府表示,阿富汗正面对“严重挑战”,未能维护大使馆安全。 外交部、国防部及移民局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加拿大公民的安全是首要考虑,并指各人员正安全地离开阿富汗。当局亦表示,若当地局势许可,能确保工作人员安全,加拿大会重启大使馆。 塔利班武装份子,上星期已接近占据阿富汗全国,武装份子周日更开入喀布尔,并要求政府投降。消息指,总统加拿已逃离阿富汗,相关官员亦随美国大使馆撤离。 加拿大-阿富汗关注组专家莫罗(Dave Morrow)接受电话访问表示,当地恐慌指数难以形容,是所有人的黑暗时期。 总理杜鲁多回应,阿富汗人民的情况令人痛心,现时加拿大人是要向阿富汗送上关注,相信阿富汗的未来,加拿大亦会持续与盟友及国际社会合作。 加拿大承诺会接收20,000名阿富汗难民,并表示计划一直进行当中,总理杜鲁多周日亦表示,在安全情况下,加拿大正尽力协助阿富汗翻译人员及其家人撤离。 然而,莫罗反驳指,加拿大政府月多以来,未有就援助回复,其关注组已巡其他方面寻求协助。各界亦轰政府只关注秋季选举,并忽略阿富汗问题。 加拿大联邦新民主党外交事务评论员哈里斯(Jack Harris)指出,他们正关注当地尼泊尔工人的求救,并表示政府应关注阿富汗难民撤离状况,而非如杜鲁多提及的选举。 难民关注组代表拉斯克(Andrew Rusk)亦批评,联邦政府对阿富汗局势反应迟缓并欠效率,愧对阿富汗人民及加拿大老兵社区。 V10

【阿富汗局势】逼未婚女嫁塔利班战士 最年轻12岁

(星岛日报报道)在塔利班继续在阿富汗攻城掠地之际,据报在部分其攻占的地区,指挥官下令伊斯兰领袖,提交十二至四十五岁未婚妇女名单,以便让她们嫁给塔利班战士。塔利班视这些妇女为战利品,给予部队战士作为分红。    有女记者声称自己逃离北部一个城市,并和叔父藏起来,以免塔利班发现,然后处决她。这名二十二岁女子说,她乔装逃离,一度遭线人泄露行踪,要再三走难。她现时藏身阿富汗北部某偏远地区,她担心自己的安全也担心家人。她忧心忡忡地说:“我最终可以回家吗?我可以见到父母吗?我可以去何处?我如何可以活下来。”有逃离沦陷的昆都士市的居民说,塔利班向任何和政府有关的人报复,把他们斩头或处决。    阿富汗局势恶化让外界忧虑其前景,也唤起人们对过去塔利班暴行的记忆。英国广播公司(BBC)指出,塔利班依伊斯兰教法严刑峻罚,包括公开处决定谳杀人犯与通奸者,认罪的窃盗者则断其手脚。他们严格要求男性蓄胡、女性须着全身罩袍。塔利班禁止民众看电视、电影与听音乐,也不准十岁以上的女性上学。    塔利班从一九九六年至二○○一年统治阿富汗,直到美国○一年挥师阿富汗发动反恐战争才遭推翻。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CFR)八月初一份报告指出,塔利班的全职战士目前约五万八千人至十万人,处于二十年来兵力最鼎盛时期。

政治没有永久的敌人 美国与塔利班签和平协议

美国政府昨日与阿富汗民兵组织塔利班,在卡塔尔首都多哈签署和平协议,并与阿富汗政府发表联合声明,指出若塔利班遵守当天签署的协议,美国及北约组织将在十四个月内从阿富汗撤离所有部队。这意味经历了数十年战乱和暴力冲突后,阿富汗将进入一个新时代。   美国官员与塔利班签署历史性协议前,与阿富汗政府发表联合声明。该份联合声明表示,根据周六签署的协议,美国将先在一百三十五天内将驻阿富汗美军减少至八千六百人,之后与北约“将在十四个月内完全撤出他们在阿富汗的剩余部队。”声明也指出,阿富汗政府承诺与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合作,在五月二十九日前将塔利班成员从制裁名单中删除。美国将来是否进一步撤军,要视乎塔利班是否履行其他承诺,防止恐怖主义。   美国总统特朗普派遣国务卿蓬佩奥亲自前往多哈,出席及见证签约仪式。蓬佩奥呼吁阿富汗人民抓紧这个机会,实现和平。美国于2001年发生“九一一”恐怖袭击灾难后,以发动全球反恐战为名,出兵阿富汗,但这场仗一打便是十八年,估计美国现时在阿富汗有一万三千名驻军。   在签署和平协议前夕,阿富汗第二大城查拉拉巴的民众在周五已载歌载舞,并施放气球与和平鸽,欢庆冲突降温。本周早前,美国与北约驻阿富汗部队司令米勒与阿富汗代理国防部长哈立德,也在喀布尔街头与民众自拍。

塔利班一直在通缉的女子乐队,全世界只有10个人知道她们的真实身份!

We all now wear a burka, you don't know who is who 我们都穿着布卡,你认不出谁是谁 If you want to meet your sister, it can be you uncle too 如果你想和你姐姐打招呼,那也可能是你叔叔 美军在阿富汗通缉塔利班,而塔利班则在通缉布卡乐队。 塔利班武装分子曾扬言如果逮住布卡乐队的成员,就要在喀布尔奥林匹克体育场3万人的注视下对她们施以极刑。 但是距离布卡乐队的第一首单曲发布已经过去15年了,塔利班至今仍然没有抓到她们。 她们全都身穿蓝色罩袍,从头到脚被包裹地严严实实,只能透过眼前一小块网纱看到外面的世界 这支令塔利班焦头烂额的乐队是阿富汗第一支独立女子乐队,由鼓手Nargiz,贝斯手Zamina和主唱Lorna组成。 她们从不进入大众视野,甚至没有在本国举办过任何一场演出,因为一旦走漏风声,就有可能被塔利班武装分子拿AK-47扫死。 在被塔利班阴影笼罩的阿富汗,女性想玩摇滚乐,首先得不怕死 乐队成员的真实身份就像可口可乐的配方一样神秘,不仅塔利班,就连歌迷和阿富汗政府都不知道罩袍里的面孔是谁。 “全世界只有10个人知道我们的真实身份,”鼓手Nargiz曾经暗中接受德国明镜周刊的采访时透露连她家人都不知道她就是布卡乐队的一员。 “当我们从柏林回喀布尔后没多久,堂妹还问过我,‘你知道有三个穿布卡的阿富汗女孩在德国火了吗?’ 我只能装作一脸惊讶,‘什么时候的事,真的吗?哇哦,她们好棒’。” Burka band是电影《神秘巨星》的现实版 贝斯手Zamina的母亲在得知她的身份后,从此保守秘密,缄口不语,“只有4个阿富汗人知道我就是布卡乐队的一员,除了Nargiz和Lorna,还有我妈,以及我自己。” 外表可以瞒天过海, 但是声音却不可以。乐队主唱Lorna在她们的第一张专辑面世后没多久就移民去了巴基斯坦,因为她的声音在阿富汗已经家喻户晓。 “满大街的人都在讨论burka乐队主唱的声音极具辨识度,我再也不能在阿富汗唱歌了” 自从1995年塔利班势力在阿富汗崛起后,阿富汗的女人一出生就是地狱模式。她们不允许工作,听音乐将被殴打或关进监狱。女性在公众场合唱歌甚至会被判死刑,更别提接触西方的电吉他和架子鼓。 一到13岁,所有的女性就会被赶进罩袍这个与世隔绝的世界,从此无法逃离。 在穆斯林世界,头巾可以粗分为四大种:分别是Burka,Niqab,Chador和Hijab。其中从头裹到脚踝,连眼睛都没有露出来的Burka最为臭名昭著,乐队的名字也取自这种罩袍 “穿着布卡敲架子鼓是有点麻烦,但必须穿着它,因为这样就没有人能认出我,”鼓手Nargiz每次打鼓前都要将袖子往上挽一圈。 作为乐队最早发起人的Nargiz原本是一名德语翻译,2002年她通过当一位德国摄影师的向导而间接认识了在喀布尔教当地人玩现代乐器的德国音乐人Frank和Saskia。 她悄悄跟着Frank学会了打架子鼓,没多久,她就用另外一位当地音乐人藏在地下室6年的架子鼓上打出了布卡乐队第一首歌《burk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