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2月23日 星期六 08:53:15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士嘉堡慈恩医院

Tag: 士嘉堡慈恩医院

4名华人母亲死于士嘉堡这家医院!每一个死因都令人唏嘘!

做饭的时候被几滴热油烫到 放在哪都不算严重的受伤 在多伦多却要了一位26岁华人妈妈的命 死者陈晶晶的丈夫陈涛挺昨日接受本报访问时表示,其妻于1月4日在家做饭时,不小心被几滴热油溅到颈脸,当时也没觉得是大事,只留下几处小伤痕,她还在微信朋友圈晒出被油烫伤的照片。 第二天情况也还好,但6日傍晚就感觉脸部有些肿,当天是周六又快到晚上,也不能去看家庭医生,于是就在药店咨询药剂师,买了些药膏涂在患处。 但到了7日,陈晶晶的脸却变得更肿了,夫妇二人怀疑可能是过敏,早上就去离家不远的士嘉堡医院慈恩分院(贝治芒院址,The Scarborough Hospital, Grace Division -Birchmount Site)急诊。医生给她开了连续一周的打点滴(即静脉注射)。当天在医院打完点滴后,回到家又有专门的社区护士上门,帮忙设置一台打点滴的机器,以便她每天在家打点滴。 陈涛挺表示,陈晶晶第一天打完点滴后就已感到不适。8日早上起来,陈晶晶的脸肿得更厉害,不得不再次回医院急诊,陈涛挺有陪同一起去医院,称当日等了两个小时才又挂上点滴,5分钟后陈晶晶就呼吸困难及头晕,医护人员发现情况不对,急忙将她推往抢救,并且插了喉管,再送进深切治疗室(ICU)后,医院称情况稳定。 8日晚上,陈晶晶需继续留院观察,由于家中还有年幼孩子需要照顾,陈涛挺当晚没有在医院陪伴。9日早上6时,他接到医院电话通知,指其妻忽然停止呼吸,医院再次抢救,延至上午9时证实不幸去世。 对于陈晶晶的死亡原因,陈涛挺称现阶段不便下结论,还在等待医院于30天内出具体的医疗报告。但他不排除可能与药物过敏有关。 他称,目前首要面对的是妻子突然去世,对他们一家的巨大打击。他们夫妇育有3个儿子,最大的5岁,最小的才出生4个多月,另外一个2岁多的儿子则在中国由亲戚照顾。现在陈涛挺一个人需照顾2个孩子,自己又是靠社会救济生活,妻子去世不但政府方面帮不了什么,反而救济金会减少,令他和孩子今后的生活陷入更大的困境。 同一家医院 有4名华人妈妈死亡 这起事件在华人圈里引起了极大的反响,而曾经在士嘉堡医院慈恩分院里发生的不幸的事件也再一次被提起: 2008年5月18日,来自广州的新移民潘敏红在士嘉堡慈恩医院诞下一名女婴,随即大量出血。当时潘敏红已经失血2000ml,最后因呼吸困难、呕吐、全身冰凉、烦躁、挣扎,渐渐反应迟钝,最后在当晚9:42分不幸去世。 2008年11月17日,来自福建的陈秀兰在2005年便以技术移民的身份来到加加拿大,当时丈夫还在中国申请团聚移民。 11月10日晚11点,陈秀兰剖腹产下一名女婴。术后15小时,陈秀兰亲自打电话回国向丈夫报平安,当时神志清晰。但是术后约24小时后,陈秀兰神志开始不清,不久昏迷后转入ICU病房。 几天后,陈秀兰病情加重,需要转送到市中心的多伦多全科医院。11月15日,医生称,陈秀兰的脑部已经死亡,只靠呼吸机维持呼吸。11月17日,陈秀兰宣告身亡。 2009年12月4日,江苏移民冯雨楼因急性胰腺炎在丈夫的陪同下到士嘉堡慈恩医院急诊室,但是,验血报告的结果从上午11点一直等到晚11点都没有出来,冯雨楼于是回家休息,等待结果。12月4日凌晨,冯雨楼因病情加重不治,在士嘉堡慈恩医院逝世,留下1对10岁和5岁的儿女。 微信群组聚300人 捐物资助照顾陈晶晶小孩 飞来横祸令陈晶晶的丈夫陈涛挺束手无策。昨日,一些热心的福建乡亲及教会朋友自动召集热心人士,向陈家伸出援助之手。他们首先透过微信建立一个名为“爱之群”的群组,短时间内已聚合300多人。 群内热心人士有的踊跃捐钱,有人则捐婴儿衣服、纸尿裤、婴儿奶粉等,也有人组成接送车队负责接送孩子,更有人提出可以安排自家保母到陈家帮忙。 福建裔资深移民顾问罗宾刚从中国返多伦多,甫下飞机闻说此事,立即与陈涛挺联系,表示愿意义务帮助陈家完善资料,申请在中国的亲人来加处理事变。 据闻陈晶晶的母亲和弟弟、陈涛挺的父母已经抵达中国上海,将于今日将相关资料递交加拿大驻上海总领事馆。 社交媒体上也有许多热心人捐钱捐物,或帮忙照顾小孩或做车夫。各界热心人士若有意提供任何帮助,可直接联系陈涛挺本人,电话647 685 3588;或致电福清同乡会周强,电话647-886-6666。 R.I.P

陈晶晶家人救急募捐!设多重渠道接收善款

■陈晶晶日前因遭几滴滚油烫伤而突然离世,遗下3名幼子。 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多伦多东面士嘉堡25岁的年轻母亲陈晶晶突然逝世,留下丈夫和3个年幼孩子,经包括本报在内的本地华人媒体大篇幅报道后,社区人士纷纷伸出援手协助他们度过困境。昨日,给陈晶晶丈夫陈涛挺募捐的银行帐号已经开通。 加拿大闽商总会的陈萍也通过为陈涛挺建立的微信群组,发布开通帐户消息。她再次替陈涛挺一家感谢社区人士的关怀和爱心,并通报目前不同组织介入协助,在经济方面,他们家人目前没有太大困难。商会乡亲已经伸出援手赈济,助解燃眉之急。 帐号将于月底关闭 由于还有不少热心人士希望在金钱上帮助,经与家属协调,陈萍昨与陈涛挺一起到道明银行开设了捐款帐号,接受爱心捐款。陈涛挺认为,人助也要自助,所以这个专用帐号将于1月31日关闭。如有意捐款者,请在1月底之前转给他。 他的TD银行帐号是:05322 004 6350442(TaoTing Chen)TD Canada Trust(道明银行),公众如果有任何问题或者想提供金钱以外协助,可以联系陈萍:416-722-0815、He GongLong:647-523-0913,或者小毓:647-984-1201。 善心人士捐款的转帐方法如下: 一:直接去附近任何一家道明银行转帐(TD Canada Trust); 二:如果本身是道明银行客户,可以直接打电话转帐; 三:电子邮件转帐:litou777@163.com(密码统一写love)。 另外,加拿大闽商总会也在大多区各大华人超市摆放募捐箱,如以上方式不方便时,可以直接把现金放入有关超市的募捐处,届时专人统一处理善款后,就转交予陈涛挺。

陈晶晶突然离世 议员、同乡出钱出力施援

本报记者 对于陈涛挺一家的不幸遭遇,不仅华人社区的热心人士纷纷伸出援手,出钱出力,选区议员也已经出面帮他写信,申请身处中国的亲人早日来加奔丧。 突然的打击让陈涛挺措手不及,他目前在朋友帮助下,一方面筹集善款,一方面准备申请亲人来加拿大奔丧,同时还要照顾两个小孩。 同为福清乡亲,福清同乡会首先出面,该会的周强带着陈涛挺逐家拜访福清同乡开设的超级市场请求帮助。 接闽商总会的陈萍昨日也致电本报称,闽商总会也已经行动起来,在各大华人超市摆放捐款箱。总会会长魏成义更已率先捐出1万元。 社交媒体上也有许多热心人捐钱捐物,或帮忙照顾小孩或做车夫。 各界热心人士若有意提供任何帮助,可直接联系陈涛挺本人,电话647 685 3588;或致电福清同乡会周强,电话647-886-6666。

微信群组聚300人 捐物资助照顾陈晶晶小孩

本报记者 飞来横祸令陈晶晶的丈夫陈涛挺束手无策。昨日,一些热心的福建乡亲及教会朋友自动召集热心人士,向陈家伸出援助之手。他们首先透过微信建立一个名为“爱之群”的群组,短时间内已聚合300多人。 群内热心人士有的踊跃捐钱,有人则捐婴儿衣服、纸尿裤、婴儿奶粉等,亦有人组成接送车队负责接送孩子,更有人提出可以安排自家保母到陈家帮忙。 福建裔资深移民顾问罗宾刚从中国返多伦多,甫下飞机闻说此事,立即与陈涛挺联系,表示愿意义务帮助陈家完善资料,申请在中国的亲人来加处理事变。 据闻陈晶晶的母亲和弟弟、陈涛挺的父母已经抵达中国上海,将于今日将相关资料递交加拿大驻上海总领事馆。 陈家恳望四人能获得快速批准。罗宾称会把资料准备得更详细些,包括国会议员信件等,他希望今日将材料递达,助四人能顺利获批。陈家目前暂居所租房屋,如果中国亲人抵加帮忙,需要再找房屋安置亲人。网友目前正协助陈家积极物色住房。 据“爱之群”召集人Min称,目前陈家两个星期内生活上的需要已经安排好,小孩也有热心朋友接手照顾。福建同乡会正着手开设慈善捐款帐号,一旦建立好捐款帐户会透过传媒公布,希望可以助陈家渡过难关。

几滴滚油溅伤竟夺命!多伦多25岁华裔妈去世遗3幼儿

■陈晶晶生前与儿子合照。受访者提供 ■陈晶晶早前在微信朋友圈发出自己被滚油灼伤后的照片。受访者提供 ■死者生前曾到士嘉堡慈恩分院求医。twitter  本报记者 一名年仅25岁育有3个孩子的华人妈妈,本月4日做饭时不慎被几滴滚油烫伤,曾自行购买药膏涂在患处及往士嘉堡医院慈恩分院(贝治芒院址)求医,后因病情转坏再到慈恩分院求医,上周二不幸去世,死者丈夫怀疑死因与药物过敏有关,但尚待医疗报告确认。年轻妈妈离世使其家庭陷入困境,需要社会伸出援手。 死者陈晶晶的丈夫陈涛挺昨日接受本报访问时表示,其妻于1月4日在家做饭时,不小心被几滴热油溅到颈脸,当时也没觉得是大事,只留下几处小伤痕,她还在微信朋友圈晒出被油烫伤的照片。第二天情况也还好,但6日傍晚就感觉脸部有些肿,当天是周六又快到晚上,也不能去看家庭医生,于是就在药店咨询药剂师,买了些药膏涂在患处。 到7日陈晶晶的脸更肿,夫妇二人怀疑可能是过敏,早上就去离家不远的士嘉堡医院慈恩分院(贝治芒院址,The Scarborough Hospital, Grace Division -Birchmount Site)急诊。医生给她开了连续一周的打点滴(即静脉注射)。当天在医院打完点滴后,回到家又有专门的社区护士上门,帮忙设置一台打点滴的机器,以便她每天在家打点滴。 陈涛挺表示,其妻第一天打完点滴后就已感到不适。8日早上起来,陈晶晶的脸肿得更厉害,不得不再次回医院急诊,陈涛挺有陪同一起去医院,称当日等了两个小时才又挂上点滴,5分钟后陈晶晶就呼吸困难及头晕,医护人员发现情况不对,急忙将她推往抢救,并且插了喉管,再送进深切治疗室(ICU)后,医院称情况稳定。 8日晚上,陈晶晶需继续留院观察,由于家中还有年幼孩子需要照顾,陈涛挺当晚没有在医院陪伴。9日早上6时,他接到医院电话通知,指其妻忽然停止呼吸,医院再次抢救,延至上午9时证实不幸去世。 对于陈晶晶的死亡原因,陈涛挺称现阶段不便下结论,还在等待医院于30天内出具体的医疗报告。但他不排除可能与药物过敏有关。 他称,目前首要面对的是妻子突然去世,对他们一家的巨大打击。他们夫妇育有3个儿子,最大的5岁,最小的才出生4个多月,另外一个2岁多的儿子则在中国由亲戚照顾。现在陈涛挺一个人需照顾2个孩子,自己又是靠社会救济生活,妻子去世不但政府方面帮不了什么,反而救济金会减少,令他和孩子今后的生活陷入更大的困境。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