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2月23日 星期六 08:49:16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声波

Tag: 声波

美国外交碰瓷翻车现场 古巴“声波武器”竟是它

沸沸扬扬的“古巴声波攻击美国外交官”事件,近日有了调查结果。经过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与英国林肯大学专家对录音文件严谨认真分析,确认导致大批美国驻古巴哈瓦那大使馆外交人员头疼脑热、眩晕恶心的“声波武器”,其实是一种蟋蟀。 结论一出,舆论哗然。美古关系的短暂“蜜月”竟因几声蛐蛐叫而中止,恐怕想象力再丰富的编剧都设计不出这样的桥段。在奥巴马时代,美国与古巴半个多世纪的敌对关系开始解冻。双方最高领导人在2014年共同宣布美古关系正常化。之后,美国驻古巴大使馆开张,奥巴马历史性访问古巴等一系列举措,都被外界解读为两国邦交正常化“不可逆转”。 但所谓“声波攻击”却让山姆大叔非常愤怒,气势汹汹地要找古巴“问罪”。美国前国务卿蒂勒森甚至扬言:“美国正在考虑关闭古巴大使馆”。此言一出,两国关系陡然降温。 按照常理,如此严重的外交事件,应当有一个合理的来龙去脉。就古巴来说,随着敌对关系的消失,络绎不绝的美国游客让古巴经济20多年来首次恢复增长,没有动机去贸然破坏这来之不易的发展红利。同时,美国情报部门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曾在古巴长期工作的前中情局官员阿姆斯特朗表示,这起袭击事件有多层神秘面纱。 古巴没动机,美国说不清,很显然,这是一次“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表演:“主角”某某某说自己身体不适,“旁白”国务卿跳出来“主持公道”,“路人”盟友使馆点头称是,“长舌妇”西方媒体大肆渲染。最后,美古关系真真切切地陷入停滞,完成了“总导演”特朗普的竞选承诺——报答“大票仓”佛罗里达州。 分工明确、踩点精准,古巴遇到的这出碰瓷式外交并非孤例。2018年5月,美国驻广州总领馆也曾突然发布一则“健康警报”,声称领事馆一职员在中国工作期间出现对“声音和压力”的异常感知,之后回到美国被诊断出“轻度脑损伤”。 不久后,在一场主题为阻止非法难民涌入美国的会议中。美国副总统彭斯突然威胁起各中美洲国家领导人,要求这些国家在与中国建立商业伙伴关系时,“还要考虑到你们和美国的长期利益”。由于他总是在不同场合、不同议题上往中国身上泼脏水,人们干脆按照姓名谐音赠其绰号“碰瓷”。 此外,美国各种魔怔言论还不少,一会儿称自家战斗机在吉布提受到了来自中国激光武器的照射;一会儿在军费一骑绝尘的情况下硬塞给中国一顶“海上霸主”的高帽;一会儿又警告非洲国家“接受中国资金将有丧失主权”的风险。这些言辞就如同那只充当“声波武器”的蟋蟀一样,荒诞无比却又包藏祸心。 公道自在人心。虽然美国极力想通过“碰瓷”,把自己打造成受害者。但是谁派B52轰炸机飞越南沙群岛,又是谁让“麦克坎贝尔”号军舰进入中国西沙领海,如此秀肌肉又要硬拗“弱者”造型,真当世人都像被蟋蟀声“攻击”的美国外交官一样,“脑损伤”了? 戏演多了,有时难免忘了自己是谁。瓷碰多了,真的容易弄混了自己身份。对此,中国外交部说的很清楚,“横行是有风险的,碰瓷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来源:新浪新闻综合

一名加国驻古巴外交官及家属再染神秘病 累积个案13宗

加拿大外交部表示,古巴另一名加拿大外交官患有神秘生病,使确诊病例总数达到13宗。这名加拿大驻哈瓦那大使馆的外交官及其家属,他们患有神秘疾病,导致头晕、头痛和不能集中注意力。外交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政府继续调查未知疾病的成因。并称,保证外交人员及其家属的健康和安全是首要任务。该部门表示,最患有神秘病的外交官及其家属“正在接受必要的医疗护理”。外交部说,该些加拿大外交人员如果有意愿回国,是会允许的。政府还计划在周四举行电话会议,以提供有关调查的更多细节。(图片:加通社)(苏学林编译)

美国驻广州领事馆人员受“声波攻击”? !

(AP图片) 据美国《纽约时报》引述华府官员报道指出,再多最少两名美国驻广州领事馆人员,因听到奇怪声音后感到不适而被撤离,并已回国接受治疗,目前美方仍未具体说明此事。 而且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的很多其他雇员和家属,也因而需要接受美国国务院派往当地的医疗组检查,预料将有更多美国人被送回国。 早前美国驻华大使馆指一名美国外交官员,从2017年至今受到音频骚扰后被确诊脑损伤,外界猜测美国外交人员遭「声波攻击」。 (网上图片) 美国国务院上月起,向在中国旅行的美国公民发出医疗警报。国务院发言人亦证实,有大使馆人员已离开中国,而医疗小组仍在检查中。此外,亦有官员指,被撤离的美国人员已被带往宾夕法尼亚大学做检测。 随着事件传出,有美国官员质疑其他国家,如中国和俄罗斯都可能发生类似情况。不过,具体病因目前并未查明。而中国政府亦曾回应表示,暂时未能解释事件,但会继续调查,呼吁不要将事件政治化。 (来源:巴士的报)

加国驻古巴外交官莫名出现脑损伤症状!眩晕头痛听到怪声

■■加拿大驻古巴大使馆公布,外交人员将不可带家属前往古巴。CBC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资料来源: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CI) 本国正在撤离驻古巴的外交人员的家属,原因是一些人继续有原因不明的眩晕、头痛和恶心等征状。 联邦政府周一通知被派驻哈瓦那的外交人员,以后派驻古巴的外交人员职位将不会再带同家属,政府正进行相关安排,将在今后数周内把已经在古巴的外交人员家属接回国。 联邦政府官员指,在古巴有10个加人出现头痛、头晕、恶心和注意力不能集中等征状。 美加外交官年前身体出异常 在大约一年前,美国和加拿大驻哈瓦那的外交人员就开始抱怨身体出现异常,状况类似,但原因一直查不清。 美国表示,从去年开始,有24个外交人员和配偶在古巴患病,有的是在家里,有的是在酒店里,包括新近装修的卡普里酒店。 美国驻古巴大使馆的员工曾报告称,他们在家里的某个特定地方,听到一种令人痛苦的高音。 当时有各种推测,包括可能是声波攻击等,美国和加拿大方面都进行了调查,最后排除了声波攻击的可能。 加拿大对驻古巴大使馆在今年4月4日进行了环境评估,也没有发现可疑原因。 联邦全球事务部在新发布的一份新闻稿中指,原因尚不清楚,这些人有可能是脑部受到了损伤,但可能是人为造成的。 美国驻哈瓦那大使馆已经撤离了所有非紧急事务员工和家属。 出现脑损伤的新型怪病 联邦政府的一位高级官员表示,加拿大的一位医学专家在一份报告中说,出现异常的加拿大人可能是遭受了一种新型的后天性脑损伤,而这样的病例在医学界是第一次看到。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佩雷尔曼医学院脑损伤和康复中心的主任史密斯(Douglas Smith)医生,评估了24位出现上述征状的美国人,发现他们的征状与创伤性脑损伤的征状非常相似。 他在接受媒体访问时称,看起来很像是持续的脑震荡症状,但这些人的头部并没有受到过任何撞击,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他们看起来和在脑震荡诊所看到的病人的情况差不多。 他说,这样的病例确实是第一次遇到。 史密斯医生接着说,在他检查的人中,最大的问题是认知功能障碍,这些人的大脑处理信息缓慢,记忆不清,在写东西或要说话时找不到正确的词汇来表达。 加国官员表示,在把那些受影响的人接回加拿大后,有些人似乎情况好转,但有些人的征状一度好转后又再次出现。 游客无风险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在古巴出现异常的人中也包括未成年人士,但联邦政府鉴于私隐而没有透露有多少外交人员的孩子受到影响。CBC指,皇家骑警也参与了有关调查,另外,加拿大驻哈瓦那的外交人员和家属并不是集中住在一个大院里,从而排除了一些可能。 一位政府高级官员还表示,身体出现异常的人都是美国和加拿大的外交官,没有迹象表明加拿大在古巴的游客会面临风险。

加拿大驻古巴外交官家属现“新型”脑损伤 政府已安排回国

CBC网页截图据CP24消息,加拿大及美国驻古巴外交官家属身体出现“神秘”症状后,现驻古巴工作人员的职务描述已被改为“没有家属陪伴”。今天上午,加拿大驻哈瓦那的外交人员被告知,联邦政府将在未来几周内安排外交人员家属回国。据悉,驻古巴数十名加拿大人都莫名出现了包括头晕,头痛,恶心和注意力不集中在内的症状。一位加拿大医学专家的新报告提出,这些加拿大人可能经历了“新型的后天性脑损伤”。一位政府高级官员也表示,这种新型损伤对于科学来说是“新的”。现皇家骑警也在调查相关人员身体检查报告。(Rola编译)

美加驻古巴外交官及家属得怪病!可能受到声波病毒袭击…

资料图片 最近几个月,加拿大派驻古巴的8名外交人员和家属莫名其妙地出现了头痛、头晕、流鼻血、恶心、听力下降、短期记忆丧失等症状,但联邦全球事务部至今无法解释其中的原因。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加拿大在古巴的人员从去年5月就有人出现症状,而最近一次事故是在去年12月份。 报导指,美国派驻古巴的24名外交官员和家属也出现了类似症状,而且有些人症状比加拿大外交人员的更严重。 另外,似乎只有加拿大和美国在哈瓦那的外交人员出现了此类病症。 美国媒体去年报道,美国当局已经在进行调查,美国官员周二(1月9日)在国会听证会上表示,他们还在研究几种理论,包括受到声波和病毒袭击的可能性。 美国目前已经减少了在古巴大使馆的外交人员人数,加拿大官员称,没有计划裁减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一些生病的外交官和家属返回了加国,但有其他人前去接替。 与此同时,联邦政府加强了对加拿大使馆和员工住处的安全措施。

回应外交人员受到未知攻击 美国召回60%驻古巴使馆人员

图片来:加通社据美联社报道,美国高级官员周五表示,美国政府将召回超过一半(60%)的美国驻古巴大使馆工作人员,并无限期停止前往古巴的签证,警告美国公民不要前往古巴。据了解,这项决定与美国外交官在古巴受到的“声波性”攻击有关。美国将在周五发布新的旅行警告,称古巴的某些酒店存在针对美国人的攻击,但是住在酒店里的美国游客不知道他们已经受伤了。根据美国外交官的藐视,至少有21名外交人员和他们的家人受到了不知名的伤害,其中部分伤者伤势严重,包括创伤性脑损伤和永久性失聪。尽管美国国务院将这次定性为“事件”,但是美国政府仍然认为这些外交人员受到了某种“具体攻击”。有消息表明,其他西方国家驻古巴外交人员亦称受到攻击,包括加拿大大使馆。C02 

声波攻击疑云 美考虑关驻古巴使馆

■美国驻古巴大使馆于2015年重新开张。资料图片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17日表示,发生神秘的声波攻击导致多名馆员脑部及听力受损后,华盛顿正考虑关闭在古巴哈瓦那的大使馆可能性;古巴则罕见允许美国派员调查。 美方表示,哈瓦那大使馆里至少16名馆员于去年发生的一系列事件里受伤;在美国与古巴结束长达半世纪的外交冷战后,美国驻古巴大使馆于2015年重新开张。 美国国务院先前表示,神秘的声波攻击“前所未见”,并警告古巴有责任确保在其境内工作的外交人员安全,不过国务院未指明谁是事件幕后主谋。 根据美联社报道,外交官受袭的地点是在一间位于古巴夏湾拿的卡普里酒店,该酒店在3年前刚完成翻新工程。美联社披露,部分外交官是在某些房间或房间的某位置遭到神秘袭击。有外交官当时感觉到震动和听到一些高频、类似蟋蟀或蝉的声音、有人则听到磨碎声、有人亦表示听到耳边有声音发出,醒来离开睡床时声音便止了。 不过,前麻省理工学院研究员兼心理声学专家庞贝(Joseph Pompei)表示,单凭一个声波仪器没可能会令人有脑震荡等等的“古怪、不一致的生理反应”。他说:“只有深潜到泳池下,并在水底放置仪器发出强烈超声波才会这样。” 美国当局一直调查这宗古巴神秘袭击谜团。早期报道指部分人出现恶心,头痛和耳鸣。但根据国务院的披露,有部分人更出现轻微脑部受损,导致集中力出现问题,或者是轻微失忆,不能记起某些词汇。 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节目“面对全国”(Face the Nation)里被问及部分美国国会议员呼吁关闭驻古巴大使馆一事时,蒂勒森回答说:“我们正在评估,对于涉及部分人因此受伤,这是个非常严重的议题,部分伤者已被带回国内,我们正检视相关提议。” 美联社报道,古巴总统劳尔,则就部分美国外交人员疑遭神秘声波攻击受伤一事,向美国驻古巴最高使节表达关切,甚至允许美方派员介入调查,态度令华盛顿感到意外。 劳尔在一场罕见的面对面谈话里告诉美国外交官戴罗伦提斯,他对此事同感困惑与关切。 虽然劳尔仍如以往般否认古巴涉及此事,但令美方措手不及的是,劳尔非但没像过去般摆出“你们怎敢指控我们”的愤慨态度,甚至还提出让美国联邦调查局派人到哈瓦那来调查。

加国驻古巴外交官员受到“声波袭击” 听力损失、轻微失忆

继上个月美国爆出有多名驻古巴外交官及家人受到声波武器攻击后,加拿大方面也称有外交官受到同样攻击,昨日又爆出有至少5个加拿大外交人员及家庭受到神秘的“声波袭击”影响,导致听力损失、头痛和眩晕等症状,但至今找不到声波源头。 有消息人士向CBC表示,与其他美国外交官情况不同,所有受影响的加拿大外交官都已经从初期症状中康复,有些人需要入院治疗。这位消息人士还透露,有5至10个加拿大外交官家庭受到袭击的影响。 从去年底开始,一些驻古巴首都哈瓦那的美国和加拿大使馆工作人员表示在家中感到一种不自然的感觉。他们会听到大声的磨碎或铃声噪音,或感觉到身体震动,有些人说这种声音和感觉只在房子某些地方感觉到,他们可以走进和走出受影响地区,一旦离开受影响区域就好像没有再感觉不妥,进入受影响区域又会开始感觉不妥。 加拿大官员没有排除任何嫌疑犯,古巴方面一直对调查保持合作,而且古巴情报机构也没有专门针对外交官进行攻击的记录。有分析指美国似乎也相信古巴人是无辜,而可能是与加美关系欠佳的俄罗斯以“肮脏技巧”骚扰加美两国外交官。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