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2月18日 星期一 04:59:51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外星人

Tag: 外星人

来自宇宙的神秘电波:霍金的警告靠谱吗?

快速射电暴示意图geekweek.pl(图片来自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微信公众号) 近日,天文学界又传出爆炸新闻,人类侦测到宇宙深处传来的神秘电波。 来自哪里?不知道;如何产生?不晓得;是外星人发的吗?不清楚! 不过,网友围绕“外星人发来信号”一说炸开了锅。相信外星文明存在的人更是兴奋异常。 是不是外星信号暂不说,先来认识下这次事件的主角——神秘的强大电波,学名“快速射电暴”(Fast radio burst,简称FRB)。 简单来说,它是宇宙中的一种快速电波脉冲,仅能维持数毫秒,一毫秒等于千分之一秒,几毫秒也就相当于苍蝇扇动一次翅膀的时间。但是,它瞬间爆发的能量却不得了。 人类侦测到快速射电暴示意动图。 2007年,它才第一次被人类侦测到,此后在2012年又被记录,然后就是2018年夏天最新捕捉的这一波了。 既然已多次被侦测,那为何2018年的发现一经披露,引发了如此大争论?或许可以从日前发表在世界顶级学术期刊《自然》(Nature)上的两篇论文找下答案。 论文讲了两大重要发现:第一,时隔6年,科学家侦测到第二个重复快速射电暴,这非同寻常。 第二,这次新记录到的13个快速射电暴中,至少7个频率为400兆赫,这是迄今记录的最低频率。 第一点,“信号再次重复出现”,也是网友争论最多的一点。 有网友认为,单独信号可能是宇宙天体产生的,但是重复的信号怎么解释呢?这些重复的信号又代表什么? 是外星人试图联系我们吗? 《自然》杂志的文章一出,外国网友第一时间热烈讨论起“外星人”问题,就连外媒也蠢蠢欲动。来感受下英国《卫报》的标题:《宇宙深处的神秘快速射电暴可能是外星人》 也有探讨性质的,比如英国广播公司的《宇宙无线电波:是外星人要和我们交谈吗?》 一些外媒之所以大肆探讨外星人信号的可能性,或因某些科学家认为,这可能与外星生命有关。 2017年,哈佛大学的史蒂文教授就写了一篇关于外星人与脉冲信号的报告。他表示,快速射电暴可能是由外星人发射机发射星际探测器时泄漏的。因为低频率信号正符合飞行器的特性。 哈佛大学的理论宇宙学家阿维?勒布则认为,此次重复信号的发现可能证明了宇宙中存在先进的外星文明。 不过,也有科学家否认外星信号的说法。 美国能源部费米国家加速器实验室高级研究员唐?林肯认为,从发现重复FRB这一科学上的胜利直接跳跃得出结论,说外星人试图联系我们,未免太过草率。 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天体物理学家英格丽德?斯特尔斯博士说,这不太可能是外星人信号。 她说,“它们几乎来自天空的各个角落,距离也各不相同——一定与许多不同的星系有关” 。 人类要回应这些信号吗? 不论是否与外星人有关,目前吃瓜群众更关切的问题是:我们要不要回应这个信号? 一部分网友认为表示:当然要回应啊!咱们辛辛苦苦探索外太空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能在茫茫宇宙中找到同类吗? 但“宇宙之王”霍金临死前,特别叮嘱后人千万不要尝试跟任何外星生命体建立联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具体原因可以参照当年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结局“很惨烈”。 科幻小说《三体》粉丝们也表示,书中所写的“黑暗森林法则”指出——“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文明,都将很快被其他文明消灭”。 《三体》作者刘慈欣也给出了回应。他说,如果是自己,会等收集到更多信息再做决定。他还态度谨慎地指出,这种电波后来大部分都被证明是自然现象,不是智能发送的。 而北京天文馆馆长朱进在接受中新网采访时则表示,人类不断向地球外发射讯号,“其实已经暴露了”。是否回应不重要了。 未知的自然现象? 如果不是外星人在给人类发信号,那要怎么解释快速射电暴信号呢? BBC列出了几种可能的理论。 第一种,可能来自一颗快速旋转的中子星。天文学家认为高磁场区域附近可能产生奇怪的信号。 第二种,可能是两颗中子星碰撞产生。但这种假设只适用于只看到一次的宇宙信号。 第三种是Blizar,这是2013年提出的一种新型天体。它们可能引起遥远的无线电波短暂而强烈的爆发,但不会重复。 第四种是黑洞说。黑洞与许多理论都有牵连——从中子星坠入黑洞,到黑洞坍塌,再到暗物质撞击黑洞。 虽然可能的理论很多,我们现在还不能解释这一现象。但就像专家说的那样,“第二次捕捉到重复电波,意味着我们还可能捕捉到更多”, “有了更多重复电波和更多可供研究的资源,我们也许能够解开这些宇宙谜题”。 谈到解开谜题,必须要说下50多年前的一则警世故事。1967年,剑桥大学一位年轻研究生检测射电望远镜信号时,无意中发现了一些有规律的脉冲信号,当时的人们不知如何去解释它。 起初,这些信号被简称为LGM,即外星人“小绿人”。但在接下来几个月,又陆陆续续发现了数个这样的信号。后来人们确认了这是一类新的天体,并把它命名为“脉冲星”。 也许未来某个时候,我们也会知道快速射电暴到底来自哪里。 总之,如科幻作家马传思所说,“对于宇宙,我们应该持敬畏之心,去理性探索”。 神秘信号是来自"外星人"?专家:5年至10年或有答案 浩瀚的宇宙中,一个神秘的信号从30亿光年外发出,并在6年后再次出现,与此同时,它的发出地点距离地球还更近了,整整缩短15亿光年……近日,一篇关于“外星信号”的消息刷爆了大家的朋友圈,有观点认为,加拿大氢强度测绘实验(CHIME)仪器对快速射电暴重复出现的探测结果,或许暗示着外星文明的存在,而该信号正是来自外星文明的“声音”。 快速射电暴到底是什么?为何引发如此巨大的反响?它真的是“外星来客”的信号吗?1月11日,封面新闻记者对话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研究员、团组首席科学家吴雪峰进行揭秘。 13个快速射电暴的动画示意图NRAO Outreach/T. Jarrett (IPAC/Caltech); B. Saxton, NRAO/AUI/NSF(图片来自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微信公众号) 封面新闻:首先大家最关心的问题,什么是快速射电暴? 吴雪峰:这是近十年来,天文学家新发现的一个天文现象。“射电暴”就是在射电波段的一个爆发,而“快速”指的是它的时标非常短,持续时间大约在十毫秒以内。从2007年开始,全球共探测到70多例快速射电暴。 封面新闻:既然早在2007年就陆续探测到,为何这次“加拿大氢强度测绘实验”(CHIME)仪器的探测结果引起了如此巨大的讨论? 吴雪峰:因为此前探测到的快速射电暴几乎都是一次性爆发,但这次加拿大CHIME探测到的13例快速射电暴中,出现了第二例同一起源的、快速射电暴重复爆发(第一次快速射电暴重复出现发现于2015年),如此极端的天文现象,就引起了公众的广泛兴趣。 此外,由于快速射电暴的时标非常短,一次性爆发后往往会被掩盖在浩瀚的数据里,人们来不及响应,时隔很久才会发现它,这就给后续研究增加了不少难度,既不知道它的爆发地点,也不知道它的起源。但重复爆发出现后,科学家就可以推断出一个大概的重复方位,从而进行进一步研究,而这点,也是让科学界为之激动的另外一个原因。 CHIME望远镜(图片来自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微信公众号) 封面新闻:目前国内有一种推测,认为该重复信号的出现或许跟“外星人”有关,对此您怎么看? 吴雪峰:我很严肃地讲,这个跟外星人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不少喜欢科幻爱好者或许会猜测,这个重复信号会不会是一种外星语言,但从天文学方面来说,还是不可能的。 首先,快速射电暴的产生一定伴有巨大的能量爆发,从已知数据来看,这个短时间里产生能量的功率是太阳的数亿倍,能做到这点的外星文明实在是太强大了,远超现有认知。 其次,有文章称,该信号在2015年发现的时候距离地球30亿光年,2018年发现的时候距离地球15亿光年,其实这是严重的误读,因为2015年发现的重复快速射线暴和此次发现的重复射线暴并不是同一个来源。这就好像几年前北京下了一场雨,几年后上海也下了一场雨,结果被描述成这两场雨来自同一朵乌云,只是乌云进行了运动。 封面新闻:既然与“外星人”无关,科学界对这种重复出现的快速射电暴来源有没有一个合理的推测? 吴雪峰:大多数的天体物理学家都比较相信它的出现跟中子星有关。目前,一些理论物理学家已经提出了相关模型,包括国内学者,例如南京大学戴子高、黄永锋等教授及其合作者,就提出这或许是某一中子星和一个小行星产生碰撞,碰撞一次就产生一次爆发,碰撞多次就产生多次、重复的爆发。 封面新闻:这次重复性快速射电暴的发现,对我们进一步研究快速射电暴是否有新的启示?下一步会怎么做? 吴雪峰:这次第二例快速射电暴重复爆发,对揭示它的物理起源有重要意义,包括它来自哪个宿主星宿,什么样的物理过程会产生快速射电暴,什么样的物理过程会产生快速射电暴的重复爆发,这些问题或许在未来的研究中都能得到解答。 与此同时,加拿大CHIME仪器在没有达到最佳运行状态的情况下,就已经发现了快速射电暴的重复爆发,一旦它达到最佳运行状态,按照其预期,一天或许可以探测到几十例快速射电暴,这其中万一能探测到几例快速射电暴重复爆发,观测样本会大大提高,对该领域的研究将是一个飞跃。我相信在未来的5到10年中,这个问题应该会被解决。 来源:综合新闻  

NASA科学家称:外星人恐怕已经来过地球了!

外星人曾访地球~ 科学家不断努力探索太空,除了研究生命之源外,也希望探究其他星体有没有生命的存在,但美国航太总署科学家哥伦巴诺(Silvano P. Colombano)则认为,外星生命可能早已到访地球,只是他们和地球的动物不同,并非由碳元素组成,更没有寿命的限制,更容易进行星际旅行。 目前在太空总署的埃姆斯研究中心任职的哥伦巴诺教授,撰写了一篇研究文章,日前在“搜寻地外文明协会”(SETI)日前举办的“外星智慧解码工作坊”上发表,哥伦巴诺在文章指出,科学界一直对外星人曾否到访地球有几项假设,当中包括基于距离及燃料问题断定星际旅行是不可能的任务;外星生命也是靠无线电通讯;以及外星的高智慧生命是由碳元素组成,也就像人类一样,会有寿​​命的限制。 而哥伦巴诺则指出,外星访客可以是身体极度细小的超高智慧生物,而且非由碳元素组成,他们很可能便没有寿命的限制,即使长途的星际旅行要花上很多年的时间,对他们来说也是没有问题。他呼吁科学家应重新审视对外星生物的想像,或许会改变科学界对星际旅行的看法。 哥伦巴诺指,人类的科技发展只有1万年历史,但实际科技起飞的年代只是在500年前。但在太阳系外,类似地球的星体往往可以有数十亿年历史之久。倘若这些星体有文明存在,他们的科技发展也许远远超越人类。如果我们以自己的科技去假设他们无法进行星际旅行,其实是不切实际。而且无线电通讯对他们来说,很可能早已是一种落伍的科技,因此我们无法探测到他们的通讯讯号。哥伦巴诺同时警告:无线电波可能已经过时,呼吁物理学家参与“推测物理学”方面的研究,应该把“不明飞行物体”(UFO)现象视为有价值的研究。 来源:巴士的报

你好外星人 中国”天眼“明年开始搜寻外太空生命

▲在贵州黔南州平塘县克度镇大山深处的世界最大单口径射电望远镜 11月16日上午11点,在贵州省地质科技园5号楼7楼会议室,朱博勤通过投影仪,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了如何通过“中国天眼”寻找外星人。 “中国天眼”,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ive-hundred-meter Aperture Spherical Telescope,简称FAST),将于明年接受国家验收,并开始搜寻外星人。 作为FAST工程台址与观测基地系统总工程师,朱博勤说,寻找外星人首先应该在银河系周围内进行,银河系有诸如火星、土星、木星等类似地球的不少行星,这些行星环境或许能孕育生命,“外星人可能就生活在太阳系周围的某颗行星上”。 外星人存在吗? 数千年来,人类仰首苍穹,试图弄清楚自己是否是宇宙中惟一的智慧生命。 自1960年起,人类发射了数十艘火星探测船,其中,美国的瓦伊金1号探测船,曾传回一张类似人脸的照片,让科学家大为震惊,这是不是火星人根据自己长相,打造出的雕像。 ▲美国瓦伊金1号探测船传回的这张照片,让很多科学家大为震惊,那是外星人脸吗? 图据纪录片《太空探秘:寻找外星人》 火星,可能是与地球最为相似的星球,有大气层和季节更替,不过火星空气稀薄,只有地球海平面空气的1%。由于火星的大气层太薄,小行星频繁撞击火星表面,砂石遍布,在暴风下刮起沙尘暴,吞噬着整个星球。 但这并不代表火星没有生物。在数十年前,人类认为地球的存在是独一无二的,这也是我们至今所知惟一孕育了生命,演化出数百万物种的星球。由于拥有充足的阳光,温暖的水域,以及保护地球的大气层,我们自然认为这些都是生命存在不可或缺的条件,这就排除了太阳系其它已知星球生命存在的可能。 后来,生物学家开始探索地球最黑暗、最寒冷的地方,意外发现了活跃的生物,生物学家称之为嗜极生物。有些嗜极生物,无需光线、氧气却生机勃勃,而有些嗜极生物,则生活在巨大的大气压力之下。有科学家曾断言南极洲这片万里冰封的荒芜大地不会有生物,但在1999年,一组探险家挖出冰层下方2公尺处的岩石,敲开后发现岩石中竟然有一大群微生物。 ▲探险家在冰层下2公尺处的岩石中发现一大群微生物 图据纪录片《太空探秘:寻找外星人》 这些微生物在零下56度、坚冰下方两公尺深处,找到了栖息之地。 外星人的坚韧,也许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他们或许能在环境极端恶劣的土地上生存。但到目前为止,人类还没有发现外星人的蛛丝马迹。 不过,寻找外星人,人类并未停止。 朱博勤说,在广阔无垠的宇宙中,应该有类似地球人类的外星人存在,也许他们跟地球人一样,已经演化到同等文明,暗藏在某颗我们已知或未知的星球上。亦或许,他们跟人类一样,正四处寻找其它星球的外星人,他们中的某些人,也可能像地球人类一样仰首苍穹,盯着星空,心中自问,宇宙中是否还有其它生物? 外星人长啥样? 根据科学家推断,地球形成于46亿年前。地球诞生之初,跟其它行星一样死寂,但在其诞生后的10亿年间,地球遭到宇宙残骸猛烈撞击,地球表面在冲击下,变成炙热滚烫的地狱,毫无生命迹象,但在太阳系稳定后,地球开始冷却,也出现了水,生命的舞台就此打造完成。 ▲模拟出的地球诞生后10亿年间的景象 图据纪录片《太空探秘:寻找外星人》 在生命的初始,我们都曾是嗜极生物,地球人类亦然。早在1953年,美国研究员斯坦利米勒,通过一个实验证明了地球生命的简单起点,他在水中加入早期地球的大气成分氢、甲烷和氨,利用电击的方式在溶液中通电,模拟闪电的发生,实验结果得出了一种叫氨基酸的有机分子,这是所有生物的蛋白元素。 如果闪电启动了地球生命的演化,那么,在其它星球上,是否也是如此? 朱博勤说,人类的出现,在地球只是一个很短的时间段,如果把地球形成的时间压缩成一天,人类出现只是在凌晨的一分十几秒。人类通过不断演化,才有了今天的现代文明。 任何生物的起源,或许与地球生物都极为相似,甚至连演化的进程也相似,“他们也许还处于人类演化的初期,或者已经演化到跟地球人类同等文明甚至更高”。 外星人究竟长什么样,有没有来过地球? 朱博勤对此回应称,地球之外有没有外星人,目前还没有定论。就算另一个星系上有生物,他们的生命演化过程也许不是地球的生命演化过程这样,所以没人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不过,我想外星人长相应该跟地球人类相似,有头、脸手和脚。” 说起生命演化,朱博勤回忆起上中学时老师说过的一个细节:由于现在的人用脑过多,四肢已经开始退化,不如祖先那么强壮有力,人类再往前进化,就会变成头大、四肢小、臀部大。 朱博勤认同老师的这个观点,他说从进化论的角度,使用的东西就进化,不使用就废掉,“外星人的演化,应该也是这样,如果他们已经演化到比人类还高级的程度,肯定也是头大、四肢小、臀部大。” ▲外星人的模样是怎样的呢? 图据腾讯太空 “天眼”能发现外星人吗? 搜寻外星人,“中国天眼”已经准备好了。 朱博勤告诉红星新闻记者,FAST调试运行两年来,已经发现62颗脉冲星后选体,被证实的有54颗。脉冲星是旋转的中子星,1967年首次被发现。科学家认为这是一种未知的天体,因为这种星体不断地发出电磁脉冲信号,因此就把它命名为脉冲星。脉冲星的自转周期极其稳定,成为人类测量宇宙时空的超高精准度时钟。例如,在地球上开车,依靠天上的卫星给出定位,而宇宙浩瀚,一旦飞船飞进宇宙深处,望远镜、卫星不能直接观测时,就需要依靠脉冲星提供的准确时间,测算出某时某刻飞船抵达了什么位置。 处于调试中的FAST,在两年的时间里发现54颗脉冲星,说明FAST的调试进展非常优秀,另一个重大意义是为后续的天文观测提供了信心。朱博勤说,FAST预计在明年上半年前接受国家验收。“中国天眼”的三大科学目标,是脉冲星、星际导航、中性氢,通过国家验收后,FAST的另外一个科学目标,是展开向全宇宙搜寻外星人。 “中国天眼”能帮助人类找到外星人吗?不少人对此提出质疑,毕竟在FAST之前,有不少国家也使用过天文望远镜搜寻过外星人。 据纪录片《太空探秘:寻找外星人》中介绍,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有计划地搜寻地外文明,始于1960年的奥兹玛计划以及第二期奥兹玛计划,该计划利用比较小的射电望远镜在21厘米波段,对662颗离地球较近的类太阳恒星进行监测,希图接收到地外文明发来的无线电波信号,没有成功。 1964年,美国阿雷西博射电望远镜建成后,科学家又利用这个望远镜对100光年以内的800多颗类太阳恒星进行监测,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为了主动与地外文明联系,1974年,为庆祝阿雷西博射电望远镜完成改建,科学家创作了一份无线电信息,并以距离地球25000光年的球状星团M13为目标,把信息透过该望远镜射向太空。该信息共有1679个二进制数字,告诉智能生物,关于太阳系,氢、碳、氮、氧、磷五种重要元素,人类生命、人体形状和高度、地球上的人口等信息。 这份信息用二进制的系列脉冲编写而成,以每秒10个字的速度发出,它以光速传播,达到目的地要2400年,如果收到后立即给我们回电,地球人要在4800年以后才能收到。 朱博勤说,相比阿雷西博射电望远镜,FAST的面积更大(前者350米,后者500米),而且灵敏度更高,“天眼”能接收到137亿光年以外的电磁信号,观测范围可到达宇宙的边缘。如果宇宙真有高度文明智慧的外星生物,他们也会像人类一样,四处寻找并发射电磁波信号,“如果有同样的地外文明给地球发信号,FAST更容易收到,因为FAST拥有地球上最大的接收面积。” 朱博勤说,人类对外星人充满期许,科学家现在已经有甄别地外文明发送信息的能力,并把这些信息解开,“一切都准备好了,静候佳音吧”。 科学家们认为,在不久的将来,地球人类将见到外星表亲。 来源:网易新闻 红星新闻    

中国男子办外星人头盖骨鉴定报告会 全世界都在质疑

外星人头盖骨的鉴定报告会参会者合影。网上图片 李建敏一直相信,他在马路上看见的那个孩子,其实是个外星人。他说自己还有个“外星老师”,在教授他高深的科学知识。 在这个55岁男人的书桌上,摆着《分子化学教程》、《医学细胞生物学》、《电磁学》、《风水与城市》、《外星世界》,跨越多个领域的知识,构筑起了李建敏对外星生命的笃信。 他的嘴里都是高深的话题,比如人类基因组、银河系星座分布图和诺贝尔化学奖的公式,深奥到旁人接不上话,只有“圈子”里的人才能懂。 李建敏所说的圈子是一群热衷于UFO研究的民间爱好者,最近,他们召开了一次“外星人头盖骨鉴定学术报告会”,会后的合影不小心在微博上流出,有人评价说这是一群“狂人”所做的荒诞研究。 李建敏熟悉这种质疑,“把别人觉得疯狂的事情,用实际的方法一遍遍去验证可以获得成就感,我们这样的人是孤独的”,他将自己这类人比做“星际流浪的歌者”。 “往高大上说,我们是在研究星际文明,往小了说,就是个自娱自乐的人,但心里充满欢乐”。 李建敏和“外星老师”给他的笔记 “外星人头盖骨”报告 李建敏只想把外星人头盖骨的鉴定报告会,做成一场圈子内的活动。 报告会定在2018年10月20号,会场选在了北京西南郊的石花洞,那里距离北京房山城区还有四十多分种的车程,当天,共有三十多名民间UFO爱好者远道而来,只为亲眼目睹这件宝贝,李建敏是这场会议的主角。 外人看来,在京郊的群山里进行“外星人头盖骨”研究有几分神秘。事实上,这是李建敏能找到的、性价比最高的场地,3000元一天。 55岁的李建敏是一位民间UFO研究者,现在的主业是撰写科幻小说和剧本,2016年,他在一位收藏爱好者那里看到了这个特殊的头盖骨。这是“收藏家”途径内蒙古时,在一个路边摊发现的宝贝。 “头盖骨”成褐色,颅顶为曲平面,直径约16厘米,有类似于人类头骨的颅骨线和海马沟,不同的是,这个样本头顶颅骨分为上下两层。“收藏家”请教过很多古生物学家,没人能明确说出这是哪种生物的头骨。在偶然翻看李建敏的科幻小说时,“收藏家”发现自己的宝贝和李建敏书中外星人头盖骨的插图很像,于是他请求李建敏帮忙检测。 在见到这块骨头之前,李建敏曾把收藏家的话当吹牛,“外星人头盖骨,靠不靠谱?”收藏家因为自己这个爱好,几乎花光了所有积蓄,为了采集收藏样本,总是过着风餐露宿的生活。李建敏在收藏家身上看到一股子痴迷和执着,这一点和他圈子里的人很像,他答应收藏家等到手头的钱和时间都宽裕,就帮他做报告。 直到今年,李建敏抽出四个多月的时间对“头盖骨”进行了检测,并撰写了一份《外星人头盖骨化石检测报告》,形成了一份图文共103页的文件,得出了这个宝贝就是外星人头盖骨的观点。 这场报告会只在UFO爱好者的小圈子发布了消息,“我们也怕别人说我们是疯子”,李建敏认识不少的媒体朋友,但并没有通知大家。 报告会举办的不失体面,几十张红色软垫椅子在300平米的会议室码得很整齐,报告会分为头盖骨展示、研究成果分享、互相交流等几个环节。 “外星人头盖骨”底下垫着黄色绸布,用玻璃罩住进行展示,参会的人员围成一群,李建敏还用投影展示了自己的化验过程,发表了该样本是“外星人头盖骨”的学术观点。发言之后,会场里响起了一片掌声。 报告会上展出的头盖骨 同道中人 李建敏把来参加报告会的这些同道中人,形容为很穷、很傻、很不入流。“研究UFO要忍辱和投入,而产出的只是学术观点,没有市场价值回报。” “我们的家人多数对UFO不感兴趣,我们是一群孤独的人聚在一起,分享一下学术观点而已”。李建敏说,在身边人都不能理解自己的时候,他们这些UFO研究者只能抱团取暖。 这些人多是在寻访UFO的过程中认识的,把他们联系在一起的UFO事件中,最著名的是“孟照国事件”,1994年,农民孟照国自称,在黑龙江省五常市凤凰山进入过外星人飞碟,因此引来了众多UFO迷。 在参加“外星人头盖骨鉴定会”的来宾里,张靖平是最早走访孟照国的UFO迷之一,他和李建敏也是多年的朋友。张靖平从小对宇宙好奇,“孟照国事件”之后,他开始到全国各地采集亲历者的证言,把这些情况整理成文字提供给媒体,时间长了,还有人主动找他来讲述与外星人的遭遇。为了能够一边维持生活一边研究UFO,他曾在2000年成立了一家广告公司,取名为“北京飞碟广告有限公司”。 2000年之后,互联网迅速崛起,那几年也是张靖平对UFO研究最痴迷的阶段,竞争对手正将广告业务转向互联网,等他缓过神来,广告市场的“大饼”已经被分完了,张靖平只好改行做了健康培训,而飞碟广告公司他还没舍得注销。 李建敏还认识个80多岁的老人,据他说,老人曾给国家领导人当过翻译。在野外考察UFO事件时,老人负重几十公斤的器材,徒步四十公里,上下攀岩3000米和年轻人一起取样,有时候到野外一两天,大家只以水果和山泉充饥,“他们这么傻,就为求点真”。 因为大家在经济上都不富裕,UFO研究的圈内人常常互相帮助。头盖骨的一个检测机构,就是张靖平介绍给李建敏的。 “真的很震撼!”张靖平看过头盖骨后很兴奋,还把头盖骨的照片发到了微博上,平日里阅读量不过百的微博这次却在一夜之间达到了三十多万点击,同时,一张会后的合影也在网上流传出来。 这是一张典型的会议合影,“收藏家”特意穿了灰色的西服外套和皮鞋,李建敏作为报告撰写者和几名民间UFO研究者坐在第一排的椅子上,背景是一个红色横幅,上面印着大大的黑体字“外星人头盖骨鉴定报告会”。随着照片的流出,这次的“秘密行动”也被迫卷入了舆论的漩涡。 各种质疑里面,有一种猜测是,这些民间学者打着研究的幌子来骗投资者的钱。对这种说法,李建敏哭笑不得,他很清楚自己的经济状况。 “做鉴定和报告会是个花钱的事儿”,按照圈内活动AA制的惯例,除特邀的嘉宾之外,凡来参会的人需要自己带“饭钱”,这次会议,在山里住一天,加上四顿饭、场地费,平均每人约600元食宿。 李建敏预计会有20人参加,主餐定了两桌,每桌十个菜,预算是1280元一桌,为了节约成本,他自带食材,拎了10斤大虾,几条鲜鱼。意外的是,活动当天来了三十多人,饭席也增加到五桌,每桌最后只分到了几只虾。 为了让大家吃饱,菜从十个加到了十六个,活动费却只收了不到七千块,李建敏只好自掏腰包弥补一万多元的差价。“人家来了总不能让人饿肚子吧,我们搞活动,就是这么一种现实”。 全世界都在质疑 民间UFO研究者心中的“严肃会议”被一些网友当作“笑话”转载,被曝光后的反响和李建敏猜测的结果差不多,“好像全世界都在质疑”。 “这只是我的学术观点,不怕被质疑,但不要光质疑,你得拿出证据?”李建敏敢把问题抛回给质疑者,这种自信源于他为鉴定做的准备,电脑里存着他的证据,是一份103页的分析报告。 为了证明这个头盖骨来自外星,李建敏做了两个检测分析,分别是原子力电子扫描显微质能图谱分析和拉曼色谱分析,还对比了其他国家发现的“外星人”头盖骨结构。 李建敏说,之所以推测头盖骨来自地球之外,是因为样本中的元素组成和人类及动物的元素组成不一样,样本的拉曼曲线也和地球已知生物的不一样。 张靖平仔细把李建敏的报告读了两遍,对这个学术观点持保留意见,他评价“报告的论证逻辑确实有些跳跃性,结论得出的有点突兀”,圈外人翻看也能发现其中的一些瑕疵,在没有做年份鉴定化验的情况下,他推测该头盖骨可能属于2.5至4亿年前,报告中也没有做更有说服力的基因检测。 报告会结束后,张靖平把照片拿给了朋友看,一个青岛的渔民说曾在海里见过一种叫“海和尚”的海怪,头骨和样本很像。张靖平受到启发,对头盖骨有了新的看法,他兴奋的告诉别人“我最新的学术观点认为,它是海人的头盖骨”。 李建敏承认,受到空间和财力的限制,对头盖骨的鉴定还有待加强,“主要是财力不足,全部大概做完需要15万,光基因分析就需要10万元以上。这还得找人打折。”李建敏坦言自己目前没有这个能力。 在老家东营,李建敏原本有一份收入可观且体面的工作,因为长期把经历放在UFO研究和科幻写作上,没有心思继续原来的工作,他办理了内退,收入有所减少。 因为钱的问题,李建敏曾和孩子有过心结,四年前,儿子需要一大笔费用去韩国学设计,当时,李建敏把积蓄都投到UFO事件研究里,但凡听说哪里有疑似UFO的事件的接触者,他立马自费出门去找。“这几年,他把中国都跑遍了”,妻子早就习惯他把家当做酒店。 孩子留学的钱拿不出来,儿子一气之下跟李建敏抱怨“投错了胎”,不想有一个对UFO痴迷的父亲。最后,儿子留学的钱还是妻子出力更多。妻子当着李建敏的面也直言对UFO和科幻都不感兴趣,她用半开玩笑的语气总结:“结婚这么多年,都是我自己养活自己,没花过他的钱”。 李建敏的妻子记得,儿子小时候很愿意和丈夫一起玩故事接龙的游戏。李建敏也经常把外星人故事讲给孩子听,如今李建敏似乎已经失去了这个忠实的听众,“儿子更喜欢过去的父亲”。 李建敏希望有更专业的学者可以加入到他们的研究里来,他曾试图给业内专家打电话,请专家关注这些民间UFO爱好者收集到的线索,其中只有少数人愿意和他们分享观点,共同讨论。更多时候,他的话会被当作“疯话”。 前年,著名的外星人接触者孟照国声称自己从外星人手里拿到一块彗星撞击木星的陨石,李建敏兴致勃勃地给一位知名的陨石专家打电话,希望对方帮忙鉴定,结果对方以“不研究外星人”为由拒绝了他,并认定外星人给孟照国陨石这件事情本身就是疯话,还有一些学者会说自己身体不好,不能参加他们的研究。 对方冷嘲热讽的语气让李建敏没有办法向那些“道不同”的学者开口交流。“我认为学术不分专门和不专门,不是说你是一个教授就可以搞研究,我在家做饭就不能搞学术,学术本身是谁都可以做的。” 周边质疑的人越多,李建敏越要把验证观点的方法科学化,尽量找到最精密的仪器进行检测。“头盖骨是真的,检测结果是真的,我的学术观点也是真的,那这件事儿就是真的。我只能把我的学术观点端出来,找一个平台和大家说一说,带着大家议一议,至于别人怎么看,认为我们是疯话也好,胡话也好,科学讨论还是前瞻科学也好,这都没关系,这是我的一个学术观点,而已”。 李建敏为头盖骨做的检测报告 “外星老师” 对于UFO 、外星人的兴趣,可以追溯到李建敏18岁的时候,那时他还是个备考的高三生 。 据李建敏讲,临近高考前,他和班上的同学亲眼目睹了飞碟。“我坐在第一排,看到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飞碟无声飞过,整个学校被光染成了橘红色”。没多久,李建敏在《十万个为什么》里看到一个让他着迷至今的问题:“宇宙有多大?” “书上说木星的直径是地球的1300倍,那宇宙该是深广到无穷无尽吧?”从那时候起,他对地球之外的事情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他的藏书中十之三四都跟宇宙有关:《外星人论宇宙》、《航天生保医学》、《太空漂流记》,这其中既有科普图书,也有关于宇宙生存的科幻小说。苏东坡在古诗《游金山寺》中提到“非人非鬼竟何物”的东西也被李建敏理解为UFO。 李建敏家客厅电视柜上是一张《全天88星座立体图》,他对天空的研究一直都被妻子看在眼里,有一阵子,李建敏几乎每天都站在窗前,抱着天文望远镜对着天空看个没完,“夏天不怕蚊子咬,冬天不怕冷,也不知道他到底在看什么”。 李建敏把37岁作为人生的节点,在此之前他的生活重心在工作和家庭上,只是偶尔给《飞碟杂志》投稿。有了一定经济基础后,他不安于守在家里看资料,“37岁到47岁是我思考的十年”,这期间他开始四处收集有关UFO和外星人的线索。 “起初我也不信,后来亲身经历了一些。”李建敏还说,他曾托人请外星人给高烧40度的孩子治病,效果立竿见影。 四十七岁至今,他逐渐把精力投入到科幻写作中,收集来的素材也被写进书中。如今,他都坚持每天上午写作。最近,李建敏正在写的作品和诺贝尔奖的研究成果有关,他说,要站在宇宙的视角去验证分析完善这些获得诺贝尔奖的公式。 翻开李建敏在写的书,标题就很绕口:《第一百零八卷:光子震荡中的正负磁极性偏移与螺旋性投射路径的分析》、《第一百一十卷 光子膜质能与蓝移引力波在星际化维飞行中投射效应的实践报告》…… 李建敏是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出身的,他对物理化知识并不在行,“这是外星老师的笔记!”他说,只要每天坐在电脑前把脑袋放空,外星老师自然地会把内容讲给他听,“文字就在我眼前,我只是把它们抄下来,我都是写完之后再看,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关于外星老师的说法听起来有点“玄幻”。“他们这样的人,好像已经分不清现实和想象了。”李建敏的妻子也承认,丈夫的很多话她并不敢全信。 李建敏还相信,他能看到别人看不见的事情,“外星人其实就在我们的生活里,只是人们还观察不到”。 一次,李建敏在楼上望向马路,看到一个两岁的小孩独自走在马路上,等小孩走远,李建敏回过神来,觉得那个小孩就是个外星人,“谁家两岁的小孩身边会没有大人,能自己上街?”李建敏说,还有一次,他看到农用飞机、警用飞机、军用飞机等五种机型列队飞过头顶,“正常情况下五种机型不可能列队齐飞,那是外星人飞船幻化的队列”。 但李建敏没办法让别人看见他的“外星老师”,他从书房搬出一摞自己所写的书,码在一起有小半米高,“这就是外星人留下的证据”,这些尚未能出版的作品被李建敏视如珍宝。 行星大学 李建敏带着别人的不理解,继续寻找着外星人的踪迹。前几天,有人发来线索,在贵州的一片森林里发现了“大脚印”,李建敏已经起身到了贵州,开始下一个研究。 圈里的同仁会把彼此的行程互相分享,遇到有趣的事情,大伙也会“掺和”一把。相比李建敏的潇洒,张靖平最近比较“务实”,研究UFO多年,他错过了在北京买房买车的最好时机,眼下,他的孩子即将升入中学,在北京尚无固定住所,他正在考虑把孩子送回老家读书,能让“UFO研究”这个爱好让路的,也只有家人了。 李建敏和儿子的关系有了缓和,在他的要求下,儿子帮他设计了科幻小说的插图。“我相信,随着儿子年龄增长,他总会理解我的选择。” 李建敏选择在55岁继续创业,他有着更大的计划,希望建设中国的“行星大学”,他已经写好了一份计划书。“研究是一个过程,随着研究深入,谜底揭开,就能成为现实,总得有一个人做第一个吃螃蟹的,当然也可能是螃蟹吃了你,我们现在还没有被螃蟹吃掉,还活着,很有成就感。” “外星人头盖骨”的事情在网上热议是李建敏意料之外的,李建敏知道,除非自己拿出外星人存在的物证,否则质疑声不可能平息,他相信,“外星人”走到人类面前的时间不会太远了。他用一个科幻作家的语气说:“我们也在等待着后边的故事,主角出场。” (作者:石爱华) 来源:北京青年报-深一度  

【视频】多伦多昨晚惊现奇异“火球”,是外星人吗?

视频截图昨天晚上,多伦多东部的天象观察者似乎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据BlogTO报道,星期四晚上,多名天象观察者看见安大略湖上方有一团“火球形状”的不明物体悬在半空中。 大概晚上11点开始,有人在士嘉堡附近看见一团巨大、浑圆的橙色亮光停留在半空中。一名观察者发布推文:“已经在同一位置悬浮半个小时了,注意看它周边悬挂的烟雾。”Strange light hovering east of Toronto #UFO #Unknown pic.twitter.com/xlya5Fokzs— fb (@51fudge) September 7, 2018 多名目击者表示,这团光球“异乎寻常得亮”,将周围的云照亮了长达2小时,随后消失。#ufo #Toronto pic.twitter.com/cmcvYDiUuL— Julian Carvajal (@JuliCarvajalTO) September 7, 2018 “看起来像流星,但奇怪的是它就悬停在那里,没有移动,也没消散。”有人在“不明飞行物(UFO)守望者”网站上写道。还有匿名目击者说:“我在高速公路向北行驶,不停地看西边的物体,它停在原地,悬浮着,发著光。我觉得这个东西真的非常奇怪,不像是寻常所见的流星。”pic.twitter.com/0FlXWpetdX— 🌲🌳cleo is...

“海豚音”研究将助人类对话外星人

海豚。网上图片 地外文明探索研究所(SETI)天文学家多伊尔使用信息论分析动物通讯交流,尤其是宽吻海豚的口哨声,这将有助于科学家研究外星人的语言。 1961年,12位专家聚集在美国西佛吉尼亚州绿岸天文台,共同讨论搜寻外星人的艺术和科学,一个叫做“海豚序列”的团体从此诞生了!该专家团体包括涉及诸多科学领域的杰出人物,其中包括:3位诺贝尔奖得主、年轻专家卡尔.萨根,以及一位神经科学家——约翰.利莱。据悉,利莱非常著名,他曾试着与海豚进行对话。 正是利莱的海豚研究启发了这个研究团体的命名,他认为,如果人类无法与动物进行交流,分享地球生物的主要进化历史,那么人类能够识别某颗遥远星球的资讯则是“异想天开”。考虑到这一点,“海豚序列”的专家们开始着手研究人类的海洋哺乳动物同胞——海豚,或许它们能够告诉人类如何与外星生物进行对话。 利莱的研究聚焦于物种间通讯,地外文明探索研究所曾多次探索该领域,但多次中途停止。目前,SETI的科学家再次关注物种通讯,这一切归功于信息论和技术进步的最新应用,例如:鲸类听觉和遥感技术设备,这是一种能与海豚进行基本交流的水下电脑接口。1999年,SETI天文学家劳伦斯.多伊尔提议使用信息论分析动物通讯系统,尤其是宽吻海豚的口哨声音系统,此时海豚再次作为外星智慧生命研究的一个重要模型。 多伊尔通过求助哈佛大学语言学家乔治.齐普夫,证实海豚信号并非随机噪音,他发现海豚语言与人类语言存在惊人的共同之处。 齐普尔和同事证实,通讯信号存在于一个复杂光谱中。这种数学工具可能是SETI智能筛检程式第一阶段,将有助于天文学家确定被拦截的宇宙噪音是否具有语言特征。正如齐普尔和他的同事所说的那样,或许研究外星人语言的最好起点是在地球的水世界,否则人类很可能将来自地外文明的首个“星际问候”当成毫无意义的噪音。 来源:星岛日报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