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1年09月22日 星期三 13:53:56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7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奥运会

无人竞争 布里斯班拿下2032年奥运会主办权

【加拿大都市网】东京奥运会开幕前夕,布里斯班周三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顺利被选为2032年奥运会的主办城市。 在广受欢迎的2000年悉尼奥运会的32年后,奥运会将重返澳洲,也是第三次在这个南半球国家举行,墨尔本在1956年也举办了夏季奥运会。 “我们知道如何在澳洲举办成功的奥运会,”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他的办公室通过11分钟的视频直播对国际奥委会(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成员说。 布里斯班以72票对5票获胜之后,莫里森举起双手,竖起两个大拇指。 2032年之前的两届奥运主办城市,分别是2024年的巴黎、2028年的洛杉矶,换言之布里斯班还有11年的时间来准备奥运会。比赛将在昆士兰州各地举行,包括举办了2018年英联邦运动会的黄金海岸。布里斯班著名的板球场Gabba计划将被升级,并可能在奥运会上举办这项运动。板球曾在1900年巴黎奥运会上出现过。 2032年的主办权,其实比国际奥委会会议作出正式决定前几个月已落实。今年2月,国际奥委会授予布里斯班独家谈判权。这一决定让原本的申办竞争对手包括卡塔尔、匈牙利和德国的奥运官员感到措手不及。 首次采用这种形式决定主办权,是为了削减竞选成本,让国际奥委会在谨慎处理首选候选人方面拥有更多话事权,并消除贿选的风险。 从2024年的巴黎开始,接下来的三届夏季奥运会将在富裕的传统奥运国家举办,三个国家都没有面临有争议的投票。因国际奥委会打破了传统的申办和主办权投票的模式,以最低风险锁定首选城市。 未来的主办国为国际奥委会提供了稳定,此前的两届夏季奥运会因多个城市参与投票而被指控贿选而受到损害。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和推迟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仍在接受法国检察官的调查。 图片:美联社 T09

奥运内部人士出书爆料各界奥运会黑幕

【加拿大都市网】在日本公众舆论反对举行东京奥运会的声音下,一名长期从事国际奥委会工作的内部人士于周四出版了一本书,详细介绍了处理“取消奥运会的威胁”是如何成为现代奥运会组织工作的一部分。 佩恩(Michael Payne)在他的非官方奥运历史书《Toon in !》中写道,对寨卡病毒的担忧威胁到了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朝鲜半岛的核外交是2018年平昌冬奥会举行之前的危机。 佩恩讲述了两次奥运会期间都面临取消威胁的经历——里约热内卢管理不善,以及俄罗斯人入侵了韩国组织者的操作系统。 佩恩说,许多主办城市的逆境和小毛病经验,使国际奥委会能够更有弹性去处理7月23日开幕的东京奥运会的筹备工作。 他在瑞士洛桑的奥林匹克博物馆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你在国际奥委会工作了几年,你就会开始理解,什么是让一家正常公司或组织崩溃的问题或挑战。” 这位前国际奥委会营销总监补充说:“你只需保持专注,一路向前。我认为,东京奥运会最终会因为伟大的体育表现而名垂千古。” 日本目前有50至80%的受访者希望取消奥运会,东京和一些其他地区已延长紧急状态,以遏制新冠疫情感染,疫苗推出缓慢意味着老年人要到7月底才能接种疫苗。 来自200多个国家的约1.1万名奥运运动员将抵达东京,还有数万名体育官员和媒体将到达。所有人都必须严格遵守卫生规程,限制与日本居民的接触。 尽管如此,佩恩表示奥运这个品牌将会进一步提升,因为“人们将普遍感到放心,看到世界团结在一起。” 他的新书包括几十年来在世界各地的报纸和杂志上发表的1200多幅以奥运为主题的漫画。这本厚达500页的作品,讲述了现代奥运会的幕后故事,封面图片由《洛杉矶时报》漫画家汤普森(Jim Thompson)创作。 书中穿插了佩恩的故事,以讽刺图片为背景,描述了抵制、兴奋剂争议、世界领导人和申办活动。佩恩写道,在里约热内卢中,当地组织者的管理不善使奥运会“每天都处于灾难性失败的边缘”。 平昌冬奥会开幕式上发生的Olympic Destroyer黑客攻击事件被追踪到伪装成来自朝鲜的俄罗斯情报机构。佩恩赞扬了韩国人的聪明才智,“一夜之间重建了奥运会的技术系统,这样比赛第二天早上就可以开始了。” 尽管2014年索契冬奥会因俄罗斯运动员服用兴奋剂而臭名昭著,但佩恩讲述了一个轻松的故事,他说当地官员做了一些“工夫”,让在国际奥委会检查小组抵达时让机场看起来更有活力。当奥运代表团到访这座城市和地区时,数以百计的“演员”被雇来充当机场工作人员和旅客。 这本书的销售和卡通作品的拍卖将为四个慈善机构筹集资金,包括支持信托(Back Up Trust)、卡通为和平(Cartooning for Peace)、和平与体育(Peace and Sport)和尤努斯体育中心(Yunus Sports Hub)。 图片:Getty Images、HaB Korea.net、 T09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维金斯领衔 猛龙主教练挂帅 加拿大男篮力争奥运门票

【加拿大都市网】随着金州勇士队无缘NBA季后赛,队内大将、加拿大出生的维金斯(Andrew Wiggins)显然将加入加拿大男篮国家队大军,为加拿大男篮争取奥运会篮球的最后席位而努力。 周一晚些时候,维金斯在Instagram上发布了一张自己的照片,上面写着“加拿大队”。资料显示,维金斯自2015年选秀当状元之后,就再也没有为加拿大男篮效力。 奥运会资格赛将于6月29日在维多利亚州上演,届时只有一张前往东京参加奥运篮球比赛的入场券供各路大军争夺,参与角逐的国家队除了加拿大,还有希腊、捷克、土耳其、中国和乌拉圭。 猛龙队主教练纳斯将带领加拿大队,自2000年以来,加拿大男篮一直没有获得参加夏季奥运会的资格。维金斯本赛季为勇士队场均得到18.6分。 图片:Getty Images T09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视频】加拿大选手1500米跑夺亚军 拿到奥运入场券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中距离跑手奈特(Justyn Knight)在美国田联黄金运动会男子1500米跑比赛中达到奥运标准,获得亚军。 来自多伦多的奈特以个人最佳成绩3分33.41秒达到东京奥运会1500米跑的3分35秒标准。澳洲的霍尔(Ollie Hoare)以3分33.19秒成绩获得冠军。另一加拿大跑手艾哈迈德(Moh Ahmed)以3分40.67秒的成绩在10名选手中名列第8。 另一多伦多跑将布朗(Aaron Brown)在男子200米比赛中名列梗颈四。 女子跑手方面,来自安大略省的27岁选手斯泰利(Julie-Anne Staehli)在女子5000米跑决赛中以15分02秒的成绩夺标,打破了她之前的最好成绩15分24.66妙。来自温哥华的霍桑(Natalia Hawthorn)以个人最好成绩15:05.91名列第三。这个项目的奥运标准时间是15分10秒。 此外,多伦多的斯塔福德(Gabriela DeBues-Stafford)在女子1500米跑比赛中以4分0.69秒的今季最佳成绩获得亚军,仅仅以0.04秒领先季军的美国跑手奥丝卡(Shannon Osika)。另一美国选手佩莉亚(Elle Purrier)以3分58.36秒的成绩获得冠军。   图片:Getty Images T09

奥运会有跨性别选手?新西兰“女”将或成首人

【加拿大都市网】据网站《奥运内幕》(Inside the Games)周三报道,由于东京奥运会规则的改变,新西兰举重运动员哈伯德(Laurel Hubbard)或将成为首位参加奥运会的跨性别运动员。 据报道,43岁的哈伯德原则上已获保证可以参加女子举重超重量级比赛,此前国际奥委会(IOC)批准因新冠病毒疫情而修改规则,迫使许多奥运资格赛被取消。 但到目前为止,哈伯德还未正式入选新西兰的女子举重奥运代表队。在2012年变更性别之前,哈伯德曾参加男子举重比赛。 哈伯德参加东京奥运会,预计会吸引大量媒体的关注,也会引来其他举重运动员和教练的批评,因为举重一直是关于变性运动员在女子项目中是否公平的争论焦点。 哈伯德在2019年萨摩亚太平洋运动会上击败萨摩亚英联邦运动会冠军斯托尔斯(Feagaiga Stowers),夺得金牌,引发了萨摩亚的愤怒。澳洲举重联合会曾试图阻止哈伯德参加2018年在黄金海岸举行的英联邦运动会,但最终未能成功。 图片:Getty Images、美联社、路透社 T09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奥运选手将获赠辉瑞疫苗 惠及千名加拿大代表

【加拿大都市网】国际奥委会(IOC)周四表示,疫苗开发商辉瑞(Pfizer)和生物科技(BioNTech)将向准备参加东京奥运会的运动员和官员捐赠疫苗。 疫苗将于本月开始发放,以便奥运代表团在抵达东京参加7月23日开幕的奥运会之前有时间接种第二剂疫苗。 这是国际奥委会达成的第二项重大疫苗接种协议。今年3月,国际奥委会和中国奥委会官员达成协议,在东京奥运会和明年的北京冬季奥运会之前购买并分发中国疫苗。 辉瑞的最新行动使国际奥委会在东京奥运会举行之前其疫苗接种计划有更大的覆盖率,因为大多数国家尚未批准紧急使用中国疫苗。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Thomas Bach)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将邀请即将举行的奥运会和残奥会的参赛运动员和代表团以身作则,在可能的情况下接受疫苗。” 加拿大奥委会行政总裁舒梅克(Shoemaker)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很高兴得知辉瑞和BioNTec今次的疫苗捐赠行动,他说这代表加拿大约有1100人受惠,此举将为加拿大运动员在比赛前和比赛期间提供多一层重要的保护。 舒梅克说:“我们感谢国际奥委会、辉瑞和生物科技的支持,并期待与他们以及相关政府机构合作,确认在加拿大推出的细节。” 图片:美联社 T09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加国女将800米跑摘金 拿到奥运会门票

  [星岛综合报道]2015年世界赛银牌得主、来自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妮雅古(Melissa Bishop-Nriagu)在加州丘拉维斯塔举行的比赛中以1分59.04秒的成绩赢得了800米跑比赛的冠军,较自动晋级奥运的1分59.50秒标准时间快0.46秒,获得了东京奥运入场券。 “奥运标准尘埃落定……一切刚刚开步,”她在Instagram上写道。 另一位加国选手米顿(Sarah Mitton)以18.70米的成绩也赢得了女子铅球的冠军,克鲁(Brittany Crew)以18.04米得季军,两人皆达到参赛奥运的标准。 加拿大残奥选手里克(Nate Riech)以1分55.20秒的成绩赢得800米跑冠军。 由于严格的旅行限制,加拿大运动员在争取奥运会参赛资格的路上满途荆棘。妮雅古冬季时在维多利亚接受了数星期的训练,以避开安大略省新冠病例上升和封锁的问题。最近几周,很多加拿大运动员特意前往美国,希望达到奥运会的标准,或者备战奥运会。 图片:路透社 T09

世界杯跳水赛加国女双夺金 夺得奥运入场券

【加拿大都市网】周日在东京举行的世界杯跳水赛,加拿大选手麦凯(Caeli McKay )和本费托(Meaghan Benfeito)以305.94分赢得了女子双人 10米高台跳水金牌,并获得了东京奥运入场券。 跟来自满地可的本菲托和来自卡加利的麦凯一同登上领奖台的,还有英国组合Louis Toulson和Eden Cheng,她们以302.88分得亚军,德国Tina Punzel和Christina Wassen以292.86分得季军。 本菲托和麦凯的胜利代表加拿大队在这个为期六天的东京奥运预赛中获得了第3枚奖牌和第1枚金牌。 上周六,来自魁省的阿贝尔(Jennifer Abel)和拍档西特里尼布利沃(Melissa Citrini-Beaulieu),在女子双人3米弹板赛中得银牌,为加拿大赢得首枚奖牌,而Vincent Riendeau和Nathan zsombo - murray在男子双人10米高台比赛中获得铜牌,也获得东京奥运的参赛资格。 值得一提是,加拿大队的Philippe Gagn因伤患和跟疫情无关的健康问题,退出了双人三米弹板比赛和个人赛,现已飞返加拿大;但其拍档Thomas Ciprick会留下,准备参加争夺奥运入场券的个人3米弹板赛。 图片:加通社 T09

安省疫情严重 奥运游泳选拔赛推迟一个月

【加拿大都市网】由于安大略省疫情严重,新增确诊病例及死亡人数屡创新高,加拿大的奥运游泳选拔赛决定推迟一个月举行。 原定5月24至28日举行的加拿大奥运游泳队选拔赛,将推迟到6月19至23日,地点在多伦多泛美体育中心。选拔赛一旦在新的日期不能在在多伦多举行,加拿大游泳协会将寻找另一个地点。 加拿大游泳协会行政总裁阿瓦迪(Ahmed El-Awadi)在一份声明中说:“如果届时多伦多也不可以举办选拔赛,泳协会寻求在北美其他地方举办,但日期将保持不变。” 加拿大的残奥会游泳队选拔赛,因为跟6月的柏林国际残疾人游泳比赛撞期而取消。阿瓦迪说:“我们将另行安排其他选拔机会。” 5月的选拔赛和6月在多伦多举行的另一场选拔赛,原本将为22至26名游泳运动员提供参加东京奥运会的资格。 今年1月,六名游泳运动员被提名不用参加选拔赛而入奥运代表队,包括100米蝶泳世界赛冠军麦克尼尔(Maggie MacNeil)。 图片:Getty Images T09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奥运倒数百天 加拿大多个项目有望争金牌

【加拿大都市网】距离东京奥运会开幕还有100天,CBC体育频道发表了一长篇报道,综述部分加拿大运动员在疫情下备战东京奥运会的心路历程,以及当中遇到的挑战。 一年前这个时间,人们还把注意力集中在2020年7月,但现在已经重新调整,把注意力集中在今年(2021年)7月23日东京奥运会开幕的时候。 对于加拿大运动员来说,自2016年以来,他们像坐上一列“情绪过山车”,他们一直在训练,希望在2020年7月底或8月初的某个特定时间达到顶峰,但却被一场世纪疫症打破美梦。 去年3月,加拿大奥委会第一次表示,如果奥运会如期举行,他们将不会参加,当时存在不确定性压力。在国际奥委会(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推迟奥运会后不久,这种焦虑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缓解。但所有运动员也须在疫情的限制下,盘算如何重新部署在最佳时间达到历来个人最佳状态。 例如,2012年和2016年两届奥运会跳弹床冠军麦克伦南(Rosie MacLennan),她就找到了登上领奖台最高位置的路径。“争夺金牌的规划是截然不同”,她告诉CBC体育频道,她不会以对上两次比赛的目标去部署这次的比赛。“在离开幕还有100天,我只会专注于如何做得更好”。 麦克伦南目标是史无前例的三连冠。备战过程中,她经历了多次伤病。因此,对于这位32岁的选手来说,推迟比赛其实是好多于坏。“实际上你有两种选择:你可以把你的注意力集中在不确定的事情上,这会让你感到压力;或者,你也可把注意力关注在你可控制的范围上。” 事实上,不少加拿大运动员正在继续为获得奥运会参赛资格而努力。截至4月14日,参加东京奥运参的35个加拿大体育总会中,约有四分之三尚未确定最终人选。 在很多情况下,奥运选拔赛在疫情下变得越来越具有挑战性,部分被迫改制。加拿大游泳队,尤其是女子队被视为奖牌大户,同样也面临不断变化的规定,迫使他们将全国选拔赛从4月推迟到5月底。 “加拿大比其他国家面临更多的挑战,其他国家仍有比赛,但我们已经超过12个月没有在加拿大比赛了,幸好我们的运动员有很强的适应能力,”加拿大游泳精英项目主管艾坚逊(John Atkinson)说。 为此,加拿大游泳协会在1月提名了六名不需要参加选拔赛的运动员参加奥运,包括100米蝶泳世界赛冠军麦克尼尔(Maggie MacNeil)。 麦克尼尔(Maggie MacNeil) 麦克尼尔最近创造了美国大学生体育协会(NCAA)的新纪录,他一直在密歇根州游泳和训练。“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情变得越来越确定,训练进行得很顺利,”21岁的安大略省伦敦人麦克尼尔说。但她在美国生活,疫情下的隔离措施,使她来回美加参加训练营和比赛变得复杂。 尽管存在很多不确定性,但对加拿大最佳沙滩排球组合来说,过去一年一直在休养生息。 帕雷迪斯( Melissa Humana-Paredes)与帕范(Sarah Pavan)是2019年的世界沙排冠军,是加拿大最有希望在东京奥运会上夺得金牌的选手之一,两年前已因夺得世界冠军奖牌而确定获得奥运入场券。 帕雷迪斯(右,Melissa Humana-Paredes)与帕范(左,Sarah Pavan) 帕范说:“隔离期间,我们就像是让自己的灵魂得到休息,我们将隔离视为休息身体和思想的机会。” 帕范年中大部分时间都在洛杉矶,而帕雷迪斯则和她的家人和男友在加拿大。“我很感恩能和家人在一起,但我不得不面对没有了运动生活的我是谁的想法。这是一场身分认同危机,但个中也非全无意义,因为你不再认为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今年1月,两人又重新回到赛场上,在过去的四个月他们一直在洛杉矶训练,最近到了多哈参赛。帕范说:“我们差点没能晋级,因为我们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结果得到了第二名。我们对这进度非常满意”。帕范表示十分感谢为他们制定备战计划的团队,并认为是互信的成果。 “如果我们每天都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我们其实正踏上夺金之路,遵循它便可梦想成真。” 金牌也是加拿大女子垒球队的目标,她们正实行“非常计划”。他们上月在佛罗里达聚首,并决定在东京奥运结束之前不会回家。 “这是一种牺牲”,主教练史密斯(Mark Smith)说。“这是我们四年多前开始的旅程,我们知道自己想实现什么。”球队最近打了几场表演赛,这是他们在一年半前夺得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以来第一次在球场上并肩作战。外野手富兰克林(Larissa Franklin)说道。“虽然我们没能正常运作,但我们一直在准备。” 富兰克林(Larissa Franklin) 史密斯说,在比赛还剩100天的时候,他们尽量保持当下的状态,努力调整自己的节奏,以确保不会在比赛前精疲力竭。 他坚信,如果球队能做到这一点,坚持完成计划,加拿大可以站在东京的领奖台最高位置。 图片:Getty Images T09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街舞入选奥运会新项目!邓亚萍喊王一博参赛

【加拿大都市网】奥运冠军邓亚萍在接受采访时,点赞了河南老乡王一博的街舞实力,并“喊话”称:“希望一博好好练,争取能够参加到奥运会当中”。 继滑板之后,街舞也将入选2024年的巴黎奥运会新项目。奥运冠军邓亚萍在接受采访时,点赞了河南老乡王一博的街舞实力,并“喊话”称:“希望一博好好练,争取能够参加到奥运会当中” ,最后邓亚萍还提到“现在年轻的艺人都是非常多面的发展”,夸赞这是年轻人多面发展是应有的状态,“非常好”。 (文章来源:新浪娱乐 https://ent.sina.com.cn/s/m/2021-02-26/doc-ikftpnny9784967.shtml)

俄罗斯将在奥运会上用民歌代替国歌

(■俄罗斯奥委会主席波兹德尼亚科夫日前向媒体发表讲话。资料图片) 俄罗斯奥委会主席斯坦尼斯拉夫.波兹德尼亚科夫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奥运会上可以用一首俄罗斯民歌来代替俄罗斯国歌。 国际体育仲裁法院(CAS)12月17日裁定对俄罗斯禁赛期从四年缩短为两年,俄罗斯无法以国家名义出战东京奥运、北京冬奥和卡塔尔足球世界杯,俄罗斯运动员只能以中立运动员参加世界大赛,获得中立参赛身分的俄罗斯运动员,不得公开展示俄罗斯国旗,俄罗斯国歌也不能在赛场上播放。 俄罗斯奥委会主席斯坦尼斯拉夫.波兹尼亚科夫表示,国际奥委会将在2021年1月底前对俄罗斯代表队在东京奥运会期间使用国歌国旗的问题做出规定。波兹尼亚科夫在Match TV电视台节目中说:“我觉得国际奥委会将在明年1月底之前对国旗国歌问题做出决定,但在礼仪活动期间使用的俄奥运会会旗是我们当前的重点。当我们为代表队送行时会授予俄罗斯奥委会会旗,上面有明显的国旗元素。” “因为禁赛处罚,我们的运动员不能在赛场上演奏国歌,”波兹德尼亚科夫表示,“然而,我们可以演奏任何音乐或旋律,这些音乐可以与俄罗斯有某种联系。” 波兹德尼亚科夫还表示:“我们一接到国际奥委会的建议,就会成立一个艺术家理事会,将会在近期宣布运动员在比赛中播放的旋律。” 2019年由于发现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数据造假,世界反兴奋剂提议对俄罗斯实施禁赛四年的处罚,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反对,认为这是对俄罗斯的又一次政治打压。 最终反对无效,2019年12月9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开出重磅罚单,决定未来四年禁止俄罗斯参加国际重大赛事,证明清白的运动员只能以个人名义出战。普京表示强烈不满,俄罗斯也很快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起上诉,因为疫情原因,这起备受世界关注的上诉案被推迟到11月开庭审理。 最终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给出答案:“俄罗斯的禁赛期从2020年12月17日到2022年12月16日,为期两年。”相关决定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原本提出的惩罚期限缩短一半。俄罗斯运动员被允许以中立的身分参赛。按照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裁决,还禁止俄罗斯申办主要赛事,俄罗斯政府代表禁止出席奥运会和残奥委会。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还应向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支付127万美元,作为对后者自2019年1月至今调查莫斯科实验室资料真实性的开销的赔偿。诉讼双方均表示对该决定不完全满意。

非裔残疾人被禁参加奥运 因为他的假肢太先进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近日裁定,美国残疾人运动员布雷克.里帕不可以佩戴目前的机械辅助工具(假肢)参加奥运会以及国际田联旗下的所有比赛。国际田联官网随后发文支持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裁决。 里帕是主项为400米的残疾人运动员,曾在残奥会站上领奖台。他曾在2019年美国锦标赛中获得男子400米第5名,成绩也达标东京奥运会。 今年2月,布雷克.里帕向国际田联申请佩戴目前在比赛中使用的假肢,并获得东京奥运会的参赛资格,结果被拒绝。布雷克.里帕很快向CAS上诉,请求驳回国际田联的决定,他认为自己能够佩戴现有假肢参赛,并应该获得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 国际田联强调,他们允许残疾人运动员佩戴假肢等辅助手段参与各项赛事,前提是这些辅助手段不能给使用者带来人为的竞争优势。国际田联邀请众多专家论证,结果表明布雷克.里帕佩戴假肢后,比常人双腿高出大约15厘米,身高的增加使他在400米比赛中获得大约几秒钟的竞争优势。 而布雷克.里帕的律师团队认为,国际田联的论证依据只考虑了人类正常的身体比例,并没有顾及非裔运动员的特殊情况。 CAS最终没有采纳布雷克.里帕一方的意见,认定国际田联的决定完全合规,这也意味着布雷克.里帕此前取得的成绩无法获得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他也无法佩戴现有假肢参加奥运会和其他田径赛事。 对于这一判罚,里帕和团队非常不满,认为身高增高的结论涉嫌种族主义,CAS对里帕的判罚忽视了非裔运动员的存在。律师团队认为非裔和白人运动员的身材比例是不一样的。律师团队表示:“我们认为法院不会容忍这种歧视性待遇,我们将支持布莱克继续为奥运会而奋斗。”如果里帕想参加东京奥运会,现在只能上诉到瑞士高等法院。

跑得比谁都快!奥运名将新冠检测阳性后连夜逃跑……

【加拿大都市网】提起运动员,大家的第一反应肯定是运动细胞发达。最近,一位奥运会游泳名将展现了他在跑步方面的天赋,展现了自己跨领域的运动天赋。只不过,他是这样展现自己跑步天赋的—— 据报道,这位游泳名将名叫马库斯·罗根,是一名奥地利运动员,曾在奥运会上斩获奖牌。他在新冠检测呈阳性之后逃避了隔离,于上周偷偷离开以色列,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回到了自己在美国洛杉矶的家中。从其逃跑的熟练度来看,果然是很有运动天赋,跑得比谁都快。然而,报道称,罗根偷偷逃离酒店并用假的检测报告在机场蒙混过关的行为已经违反了防疫规定。相关工作人员也表示,运动队已将这一消息提交给了国际卫生组织。到目前为止,以色列方面尚未与罗根取得联系。 所以说,四肢发达固然好,但是头脑也不能太简单。更不能拿违反防疫规定当儿戏。这种行为诸君请勿效仿!   (编辑:北极星) (消息来源:新浪微博)

东京奥运会能否如期举办,何以让人如此纠结

好事多磨,日本东京奥运会注定会成为奥运史上最特别的一届。 自疫情暴发以来,东京奥运会的命运就一直备受关注。 而从各方面传来的消息来看,这届奥运会是否举办或者是否延期举办,充满着种种纠结。 据新京报报道,3月23日凌晨,国际奥委会在其官网表示,东京奥运会目前正处于两难境地,需要在不同情况下做下一步措施,但“停办”不作为讨论议题。国际奥委会表示,未来4周内将完成新冠肺炎疫情对东京奥运会影响的评估,包括延期等情况。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3日上午在国会讲话时说,推迟举办东京奥运会是选项之一,但东京奥运会肯定不会被取消。这是安倍首次松口说东京奥运会可能被推迟举行,他三天前还在国会表示,东京将举办一届“完整”的奥运会和残奥会。 ▲东京奥运会圣火抵达日本。图源 新京报网 最新消息则是,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称,不会取消奥运会。 从这些消息综合来看,国际奥组委和日本方面关于“是否举办奥运会”的态度都非常坚决——举办,但是否会如期举办,仍然举棋不定。 ━━━━━ 疫情让参赛国的计划出现“变数” 就现在来看,日本的防疫效果很好,一些媒体的报道也把日本从疫情严重的国家名单中拿掉。但摆在日本眼前的问题是,举办奥运会并不由日本国内的情况决定。 即便日本“完全没问题”,别的国家不能参加,这届奥运会就是残缺不全的;如果大部分国家和地区都不能解禁,可能也没有足够多的观众前去观赛。 比如,加拿大奥委会在官网上发布公告称,因担心新冠肺炎的风险,加拿大将不会派代表队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紧随其后,澳大利亚奥委会(AOC) 表示,鉴于国内外(疫情)不断变化的情势,澳大利亚团队今年夏天“无法集结”参与奥运会,会为2021年准备。 ▲加拿大、澳大利亚宣布“无法到场”今夏的东京奥运会。新京报动新闻出品(ID:xjbdxw) 客观而言,考虑疫情因素影响,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奥委会分别宣布“无法到场”今夏的东京奥运会,并不让人感到意外。而且根据报道,澳大利亚表述的重点是“今年夏天”,延期举办的意图相当明显。 ━━━━━ 是否“如期”,要考虑运动员的平等与成绩 眼下,欧洲各国体育赛事已经全部取消,不少体育项目运动员的备战都受到影响。如今网站上体育新闻板块,都是知名运动员感染新冠肺炎的消息,这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东京奥运会若如期举行,这对很多届时受疫情影响无法参赛的运动员来说,将是不公平的。而且,受疫情影响,很多运动员的备战也受到挑战,很难以最好的状态投入到奥运会的赛事之中。这对他们的成绩也会造成影响。 目前,有些奥运会资格赛还没开始或还在进行,到底如何进一步推进,对组织者和参赛运动员而言,都是难题。 参加奥运会是所有运动员的梦想,这点毋庸置疑,没有运动员希望能够错失这一机会。但是,考虑到各参赛国受奥运会影响甚巨,变数非常之大。奥运会最注重公平竞技,对于不少人而言,“延期”或许更有可能实现竞技场上的“公平”。 ━━━━━ 日本的坚持可以理解 日本坚持的态度完全可以理解。对举办国来说,奥运会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并不只是赛程举办那一个月的事。除了摆在台面的奥运场馆建设外,还包括赛事前的造势、协调和各种演习,以及很难衡量的社会成本。 1964年就举办过奥运会的东京,已经没有那种“初次”才有的热情,市民更多是以挑刺的眼光来看待奥运会。一些日本媒体认为他们到目前为止最大的贡献,就是成功迫使政府放弃了之前造价昂贵的主场馆建设方案。在这种挑剔的“注视”下,奥运会延期带来的新麻烦,也会让日本政府感到头痛。 因此,出于种种考量,如安倍此前所言,推迟举办东京奥运会或许是较为可行的方式之一。目前看,东京奥运会延期也的确在国际奥委会的考虑当中。 此前,欧足联就已经宣布今年6月份的欧洲杯推迟到明年夏天。往年,奥运会和欧洲杯如影相随,而世界杯则相隔两年,在过去几十年,这已经成为世界的某种节奏。之前欧洲各大联赛和美国NBA相继取消,奥运会成为最后的“阵地”。 所以,东京奥运会是否举办,或者延期举办,大家才会如此纠结。 不过,好事多磨,日本东京奥运会注定会成为奥运史上最特别的一届,或许也是出英雄和纪录的一届,毕竟人类现在需要“拯救”,需要在身体上变得更强。 来源:新京报  

加国将不派运动员参加东京奥运会,除非…

除非东京奥运会推迟一年,否则加拿大已决定不会派员参加东京奥运会。 国际奥委会对于要不要推迟东京奥运还在犹疑不决,但加拿大奥林匹克委员会和加拿大残奥会委员会在星期天发表联合声明说,除非本届夏季奥运推迟一年,否则他们拒绝派遣球队前往东京参赛。 声明中说:“尽管我们意识到延期带来的复杂性,但没有什么比运动员和国际社会的健康与安全更重要了。这不仅关乎运动员的健康,还关乎公共健康。有新冠状病毒风险,这对我们的运动员、他们的家人和整个加拿大社区的健康都是不安全的。” 东京奥运会订于7月24日开始,残奥会定于8月25日举行。 面对全球疫情严峻,国际奥委会本来一直无动于衷,跟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口径一致:东京奥运将按照原定计划和规模如期举行。但不同国家和项目总会不断施压,希望延迟奥运,令国际奥委会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星期天终于首度改变口风,表示正展开研究,四个星期内会做出决定。 许多国际体育界知名人士都已预测,国际奥委会一定会推迟东京奥运,只是推迟多久还是未知数,但今年夏天肯定不会举行奥运了。 网上图片 v01

国际奥组委称东京奥运会将如期举行

当地时间周二上午,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在瑞士洛桑召开记者会,宣布东京奥委会将在夏季如期举行。 巴赫表示,国际奥委会仍“全力致力于”成功举办2020东京奥运会,并且鼓励运动员积极做好参赛准备。国际奥委会发言人马克·亚当斯在发布会上说,根据世卫组织等机构的建议,他们有信心在7月24日举办东京奥委会。 来源:新浪

奥运会出新规 运动员拿广告更容易了

加国奥运摔跤金牌得主威贝认为IOC放宽赞助商规定,是“权力民主化”。 加通社 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IOC)周二宣布放宽赞助商规定,容许在奥运会期间,参加奥运的运动员及队伍,可根据国际奥委会理事会定出的原则,使用他们本人、名字、图片,以及体育成绩作广告用途。有参加今年夏季东京奥运会的加拿大运动员表示欢迎,指这是“权力的民主化”,也让他们有机会向支持的赞助商表达谢意。 据加通社报道,国际奥委会宪章《第40条》称,在奥运期间,只容许付出数以百万元的赞助商独家出示他们的品牌。《第40条》之前定下“除非得到国际奥委会理事会准许,参与奥运会的参赛者、教练、训练人员和高级职员,都不可以使用他们本人、名字、图片和体育成绩作广告用途”。 在放宽后,《第40条》改为“参加奥运会的参赛者、队伍高级职员和其他队伍成员,在根据国际奥委会理事会定出的原则下,可以容许以本人、名字、图片和体育成绩作广告用途。”代表数个加拿大奥运运动员的经理人赖默(Russell Reimer)表示:“该条例实际上并没有改变,仍是IOC定下的规条,改变的是,在不同的国家,运动员已经开始推动改变该规条的诠释和如何被最终被执行。” 安省奥运摔跤金牌得主威贝(Erica Wiebe)表示:“这是权力的民主化。”她今后可以比2016年当她赢得金牌时,更能在社交媒体上,与私人赞助商互相,以及在若干条件下在广告出现。她说:“一个女性摔跤运动员在加国是颇独特的市场,我们不是保特(Usain Bolt,牙买加短跑名将)或德格拉斯(Andre De Grasse,加国百米飞人),每4年只有2个星期有射灯照在我们身上,这是难得的机会可以向从第一天支持我的人说声多谢。” 综合报道

国际拳联高层涉毒品犯罪 拳击项目可能被逐出东京奥运会

奥运会拳击项目。网上图片 国际奥委会30日宣布开始对国际拳击联合会(AIBA)进行调查。在调查期间,2020年东京奥运会拳击项目的相关工作都将被冻结:不出售门票,不进行任何项目测试,也不批准任何形式的资格赛。 国际奥委会发言人马克·亚当斯表示,对国际拳联的调查小组由三人组成,将对财务、管理以及道德方面进行调查。“调查结果可能导致撤销对国际拳联的组织身份认证。”他说,在调查期间,国际拳联也不得与东京奥组委进行接触联系。 之前,国际奥委会已经对国际拳联内部目前存在的管理层面的严重问题进行了再三警告,其中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国际拳联新任主席、乌兹别克斯坦大亨加富尔·拉西莫夫。 拉西莫夫此前曾被美国当局指控与有组织犯罪集团有联系,并因涉嫌非法交易海洛因被美国财政部列入制裁名单,禁止美国公民和企业与其有商业往来。他还曾被澳大利亚和英国政府禁止参加2000年悉尼奥运会和2012年伦敦奥运会。 国际奥委会目前尚未确定拳击项目能否继续进入2020年东京奥运会,同时此前也曾表示过可能抛开国际拳联自行组织奥运会拳击赛事。 来源:新华社

又玩体育外交 韩朝共同申办2032年奥运会将是什么画风?

2018年平昌冬奥会韩朝联合入场。网上图片 “文金会”结束了第二天的议程。文在寅表示,韩朝将共同申办2032年夏季奥运会。 继平昌冬奥会联合组队后,韩国和朝鲜又在雅加达亚运会上再次携手组队,显然韩朝双方都尝到了“体育外交”的甜头。 18年前,2000年悉尼奥运会开幕式上,韩朝运动员高举“朝鲜半岛旗”首次共同亮相,成就了奥运史上的“动人一幕”。同年,时任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和韩国总统金大中举行历史性会晤,签署了《北南共同宣言》。 如今,“体育外交”再次成为韩朝“破冰”的催化剂。韩朝联队在今年的乒乓球、篮球、冰球、龙舟等赛事中都表现不俗,两国运动员在领奖台上听着《阿里郎》奏响的场面令人动容。 文在寅这次想要拉朝鲜一起申办奥运会,难度可比组队比赛难多了。 韩朝共同举办奥运会这事儿真的靠谱吗?如果联合申办成功,2032年的奥运会将是什么画风? 申办难度有多大? 去年6月,国际奥委会投票决定2024年和2028年两届奥运会的主办权,尴尬的是只有法国巴黎和美国洛杉矶两个申办城市。波士顿、汉堡、罗马、布达佩斯都先后退出了奥运申办,他们最“肝儿颤”的是要花太多钱。 据BBC报道,2016年巴西里约奥运会举办结束后,不仅留下巨额债务,不少体育场馆还被废弃。这种状况让许多城市惧怕申办奥运。 最后,2024年和2028年奥运会毫无悬念地被巴黎和洛杉矶分别承包了。虽然两届奥运会都有了不错的归属,但是不难看出,奥运会承办权已经从昔日的“香饽饽”变成“烫手的山芋”。 眼下,2032年奥运会的申办程序还未启动,各国参与申办的热度大不如从前。据美媒ESPN,目前只有印度和印尼有意向申办2032年奥运会。 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维多多今年9月表示,鉴于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取得的成功,印尼打算申办2032年的夏季奥运会。 而印度作为世界上人口第二多的国家,在奥运会上的表现乏善可陈,除了板球之外无其他体育强项,印度奥林匹克协会主席表示,希望通过举办奥运刺激体育事业发展。 由此看来,韩朝联合申办奥运的道路上,印尼可能是他们最强劲的竞争对手,毕竟人家刚刚成功举办了亚运会,印象分自然高。 不过,韩国有过2002年与日本共同举办世界杯的经历,还曾在1988年举办过夏季奥运会,承办大型体育赛事的经验不输印尼。 另外,从联合申办的角度来看,虽然以前奥运会一般只能由一个城市申办,但根据国际奥委会的最新规定,这一规则变得更有弹性,使得奥运会由更多城市联合举办成为可能。 但是,即使联合举办,也只能选择其中一个城市的名字作为该届奥运会的主办城市名称。对于韩国和朝鲜而言,这也是申办过程中很纠结的问题,读者朋友们可以集思广益一下。 如果韩朝申办成功,奥运会将是什么画风? 开幕式 奥运会开幕式的文艺演出不同于一般大型文艺晚会,是主办国面对全世界的一次形象展示。韩国和朝鲜在文化艺术方面都独具特色,会进行怎样的表演呢? 首先,朝鲜的大型团体操表演必将是万众期待的节目,歌唱、舞蹈、乐器演奏、杂技等多种表演形式齐上阵,还有上万人组成的背景墙表演堪称一绝。 此外,“牡丹峰乐团”和“银河管弦乐团”作为朝鲜的国宝级艺术团体也可能登上开幕式的舞台一展艺术才华。 韩国方面,“韩流”已经风靡全球,众多偶像团体在海外走红,比如防弹少年团,一路火到了美国,在美国Billboard Music Awards上夺得“Top Social Artist”奖,并受邀到全美音乐奖AMAs上表演。他们如果登上奥运开幕式,势必吸引一批迷妹。 体育项目 在比赛项目上,朝鲜的优势项目是举重、柔道、摔跤和拳击。而韩国则在射箭、跆拳道和柔道项目上有夺金实力。两国运动员在这些项目上组成联队的可能性并不大,因为大多不是团体运动。 值得一看的可能是韩朝乒乓联队。在今年7月的国际乒联世界巡回赛韩国大田站比赛中,韩朝混双组合张宇镇/车孝芯以3:1战胜了中国组合王楚钦/孙颖莎。韩朝男双联队在1/4决赛中爆冷击败中国组合梁靖崑/闫安。 虽然中国没有派一线运动员参加比赛,但是韩朝乒乓联队的实力也不容小觑。中国国乒主力朱雨玲称:“韩朝强强联手,发挥得很好。” 如果韩朝乒乓联队参加奥运会,可能对日本队产生不小的威胁。 吉祥物 每一届奥运会都会推出别出心裁的吉祥物,不仅具有标志性意义,还代表着美好的祝愿。 如果韩朝联合举办奥运会,也肯定会推出代表朝鲜族特色的吉祥物。比如在服饰方面,韩服作为韩国文化的象征,可以用作吉祥物的外衣。 另外,韩国泡菜已申遗成功,成为韩国的代表性食材,不知富有创造力的设计者是否能够以泡菜为原型设计吉祥物。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福娃的头饰就蕴含着海洋、森林、火、大地、天空的内涵。 来源:外事儿  

协办2026年奥运会?卡尔加里:消息有误

加通社图据CTV消息,周五在卡尔加里市网站上公布的文件称,省政府和联邦政府将为2026年奥运会申办资金捐款。加拿大政府将出资1050万加币,阿尔伯塔省政府出资1000万加币,总共预计出价3000万加币。但在周六的一份声明中,卡尔加里方面表示这些报道是错误的。周五公布的文件称,政府建议卡尔加里创建一家正式的投标公司,并将这笔资金用于资助奥运。一个城市项目组接管了卡尔加里投标勘探委员会的工作,该委员会计算举办奥运会的成本为46亿加币。但市长Naheed Nenshi一再表示,如果没有联邦政府和省政府的财政支持,竞标就无法进行。预计市议会将在周三讨论潜在的奥运竞标。国际奥委会将于2018年10月开始2026年的奥运会竞标,截止日期为2019年1月。获得举办权的城市将于2019年9月公布。(Rola编译)

麦当劳提前3年终止奥运赞助协议

今后运动员们在奥运村里吃不到麦当劳的汉堡了。国际奥会日前发布声明称,快速餐饮品牌麦当劳决定提前3年结束奥运会赞助协议。麦当劳赞助了41年奥运会,而它与国际奥会的协议原本签订至2020年。 双方都对此发表了看法。国际奥会电视与市场部总经理Timmo Lumme说,“在当今快速发展的商业环境中,麦当劳正考虑专注于不同的优先业务,我们对此表示理解。”而麦当劳全球市场部执行长Silvia Lagnado则表示,“经过慎重考虑之后,我们决定将资本和精力放置在加强食品安全、改进运营设备和菜品创新上。所以决定与奥会解约。” 突然的合约终止之后,麦当劳停止了在美国市场任何关于奥运会的行销行为。但是在2018年位于韩国平昌举办的冬奥会上,麦当劳仍然会在选手村里开设餐厅,并且在韩国市场和场地内进行推广宣传。 1985年,国际奥会推出了“最高赞助商计划”,品牌可以拥有五环标志的商业目的使用权,并在某品类的产品中挑选唯一的企业予以授权。直到2008年为止的第六代最高赞助商计划,来自世界各地的品牌为了获取合作权益,共向国际奥会支付了23.9亿美元。麦当劳则是国际奥会最高赞助商计划的一员,但它需要为此在以4年为周期的奥运会上投入1亿美元左右。奥运会的赞助曾经给麦当劳带来巨大的商业回报与品牌效益。而在奥运会的光环下,每四年一次的奥运会也成为了它当年最为重要的行销节点。但这样的合作关系发生了变化。奥会提高了最高赞助商计划的费用。根据路透社的报道,如果麦当劳续约那么它需要支付的费用为每个奥运周期2亿美元。这个数字翻了一倍。 但奥运会的收视率正在下降。购买了2016年里约奥运会转播权的NBC电视台称,黄金时段奥运体育赛事的收视率比4年前伦敦奥运会下滑17%;彭博情报机构统计的资料显示,里约奥运会直播收视率在18岁至49岁人群中下滑25%。“千禧一代都已经转向了Facebook和Snapchat的平台,他们甚至不知道奥运会已经来到。”NBC的CEO Steve Burke说。 麦当劳也已经发觉这不是一笔划算的生意,更何况它现在需要节衣缩食。麦当劳在2018年结束前需要节省5亿美元的开支,并且在2020年到来前还要再在此基础上,减少5%至10%开始费用。提前结束与奥组委的合约能够为它剩下一笔钱。 涨价、影响力下降、和公司开源节流,这三个原因直接导致了这次的提前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