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9月30日 星期五 04:46:56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安省省警

车脏在安省不是罪 但脏到这种程度警察也只有把你拦下了!

【加拿大都市网】在安省,驾驶脏兮兮、甚至完全被泥土覆盖的车并不是一种犯罪。 当然,除非是你的车太脏了,你看不到你要去的地方。另外,在学校区域超速,以及一般的超速行驶都是犯罪行为。 在警察面前做任何一件事都是不明智的,但最近有一位司机同时做了这三件事,他可能真的不是个聪明人。 安省警察方(OPP)中央地区的推特账户最近分享了一张照片,照片中的汽车在安省卡利登(Caledon)被拦下。图片中的车只能用肮地可笑来形容。 警方表示,这辆车因在10号公路附近的社区安全区超速而被拦下。 根据定义,社区安全区(CSZ)是“根据省级立法认可的一段指定路段,带有社区安全区标志,允许超速罚款翻倍,并通过2017年第65号法案《安全学校区域法案》的适用部分。” 这些区域几乎总是在学校的附近,罚款与通过这些区域时超过规定速度限制的速度成正比。 警方没有说这个人的车当时的速度有多快,不过根据OPP推文的措辞,他可能会被起诉。 “是的,司机也会因为车牌不干净而被起诉,”警方在推特中写道。“车牌在任何时候都应是完整可见的--没有污垢和障碍物。” 根据安省的《公路交通法》,有一大堆与遮挡车牌有关的指控,包括“脏车牌”、“遮挡车牌”和“整个车牌不明显可见”。 这些指控的罚款为每项85元。在没有清晰视野的情况下开车,可能会被开出110元的罚单......说实话,考虑到可能造成的损失,这似乎有点轻。 虽然警方每年冬天都会强调驾驶被雪覆盖的汽车是不对的,但像被拦下的那辆如此肮脏的车辆似乎并不常见。(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OPP) (ref:https://www.blogto.com/city/2022/04/ontario-police-dirty-car-caledon/)

警方发安珀警报后30分钟取消 一岁女童安全寻回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省警于周五(25日)清晨一度发出“安珀警报”,表示1名年仅1岁女童失踪,但在大约30分钟后,警方宣布取消警报,表示女童安全寻回,及已拘捕1名男子。 省警于周五清晨大约6时15分,发出“安珀警报”,表示根据滑铁卢警队指出,1名年仅1岁的女童Naveah Sharpe,在基秦拿Onward大道附近失踪。 警方同时表示,1名26岁男子Cody Sharpe(上图),被认为与女童失踪有关。 警方没有公布女童与该名男子的关系。 警方表示,Cody Sharpe身高约5呎9寸,体重约165磅,留有黑色短发,身上有纹身。 另外,警方亦寻找1辆4门黑色2011年出厂的本田品牌雅阁房车,车牌为CTND 442。 “安珀警报”发出后大约30分钟,即早上约6时45分,警方宣布取消“安珀警报”,表示失踪女童已经安全寻回,且已拘捕1名男子。 但警方没有公布被捕男子是否Cody Sharpe。 (图片:安省省警) T02

100人还是1500人?安省检察院虚报支援渥太华警力引争议

【加拿大都市网】到渥太华协助处理反强制疫苗示威活动的安省省警及其他警队人数出现争议,安省检察院长表示已派出逾1,500人,但渥太华警队则表示,至今只获得100名安省省警协助。 安省检察院长琼斯(Sylvia Jones)于周日(6日)发声明,表示已派出超过1,500名安省省警、其他警区警员及加拿大皇家骑警,协助渥太华警队处理“自由车队”的示威活动。 但渥太华警队于周一(7日)表示,至今只有100名安省省警到渥太华协助处理示威活动,而不是1,500名。 被要求澄清人数时,检察院发言人表示,额外的警力支持“自抗议开始以来”就已经“到位”,每天大约有135至200名警员。 发言人发声明重申:“这是大多伦多地区其他警队及加拿大皇家骑警提供的支援补充”。 政府早前表示,对付抗议活动,所进行的监管责任,是由安省当地警方执行。 由于警力人数有出入,引发反对党要求检察院长下台。 安省自由党党领邓德华(Steven Del Duca)表示,如果安省只提供100名安省省警到渥太华协助,琼斯必须坦白,并解释为何欺骗渥太华市民,及假装支持他们。 他表示:“不用解释,唯一的方法是她必须立即辞职”。 (加通社资料图) T02

安省长周末将严格执法 打击违章驾驶行为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省警宣布,会在感恩节长周末执行名为“影响行动”的安全行动。 省警指出,“影响行动”会为期4天进行,警员会专注醉驾与药驾、具攻击、注意力不集中及分心的违法驾驶行为,另外,亦会留意不扣安全带的情况。 省警表示,这些行为,是造成马路上出现死伤的主要原因。 省警表示,会跟各区警队合作,展开这项“影响行动”;省警强调,这是支持加拿大道路安全策略的全国交通安全运动,目的是要让加国的道路,可以成为全球最安全的道路。 年初至今,安省省警管辖的道路上,已发生3.94万次交通事故,录得208人死亡,其中,51人的死亡是涉及超速,分心驾驶导致35人死亡,24人没有扣上安全带,23人死于不安全驾驶。 (网上图片) T02

首名安省省警感染新冠肺炎

安省录得首名省警感染新型冠状病毒。 该名安省省警驻守安省北部Nipissing West地区;省警表示,3月21日收到有关该名省警感染新冠肺炎的通知,患者目前正进行自我隔离。 (资料图片) T02

省警200万购入手机监控设备 为何弃之不用?

《星报》取得的文件显示,安省省警(OPP)在五年前耗资200万元,买入一种具有拦截私人通讯功能的手机监控设备,但省警之后却停止使用,改用功能较差的设备。省警没有透露原因,也没有说明该较先进的设备,现在如何处置。该种先进的监控设备又被称为“魔鬼鱼”(Stingrays),能强令附近的手机与其连接,并从手机中取得资料。 皇家骑警和多伦多警队均强烈否认,他们的手机监控设备能拦截私人通讯(例如对话、短信及电邮等),他们能取得的只是一些识别数据,例如国际移动用户识别号码(IMSI)等,在取得搜查令下,警方才可以运用数据,寻找犯罪嫌疑人的姓名和地址。不过,这种监控技术引发争议,因为除了犯罪嫌疑人之外,警方还可以取得附近数千路人的识别数据。 可以修改对话和短信内容 安省省警使用的“魔鬼鱼”设备,则有能力针对某一名目标人物,截听他的私人电话对话。但省警一直拒绝回应多项的质疑,例如省警会截听哪一类的私人对话,使用这种技术的次数,以及向其他警队借出该种设备多少次等。 省警发言人迪翁(Carolle Dionne)回应称,透露过多细节,可能不利于调查工作和法院审讯程序,并会威胁公众和警员的安全。 《星报》在2016年曾引用《资讯自由法》(Access to Information Act),要求当局提供有关“魔鬼鱼”的资料,但遭拒绝。经过多年的上诉,安省资讯及私隐专员(Information and Privacy Commissioner)在上月裁定,省警必须向《星报》提供该设备的部分文件。 不过,省警提供的文件已被大幅修改。文件显示,“魔鬼鱼”有能力截听手机的私人对话,又可以终止附近某部手机的讯号,而不影响其他附近的手机。部分“魔鬼鱼”更能修改对话和短信内容,又能远距离启动手机的扩音器功能。省警未有回应“魔鬼鱼”是否具备该些功能。 省警称,他们目前使用的监控科技,只用于收集手机的传送数据,而且通常只在调查重大罪案时才使用,并在获得搜查令的情况下,才会使用收集到的数据。 多伦多警队发言人格雷(Meaghan Gray)表示,从未使用“魔鬼鱼”截听私人对话。综合报道

安省省警不再公布涉案者性别 专家指“过份谨慎”

安省省警(OPP)宣布,日后将不再公布刑事犯罪嫌疑人及受害人的性别。省警表示,此举是因应相关的法律要求和时代进步要求。不过,亦有法律专家指此举是“过份谨慎”,是警队为了避免法律纠纷而采取的预防性行动。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OPP表示,未来将不再公布被刑事控罪者的性别,也不会再公布受害人的性别。 省警表示,在对《安省警察法》(Police Services Act)、《资讯自由及隐私保护法》(the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nd Protection of Privacy Act)、《安省人权法》(Ontario Human Rights Code)等法规进行常规检视之后,认为必须作出上述改变。同时亦是因应时代进步的要求。不过,CBC指上述法规在近期均没有做出新的变化。 今后将使用“这个人”或“被告” “我们在检讨警队的标准操作程序时发现,我们过去发布了一些不允许披露的信息。”省警发言人迪翁警长(Carolle Dionne)表示:“当我们谈论不清醒驾驶或是公路超速驾驶时,当事人是男是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将他们绳之以法。我们见过许多当事人说自己是男性,实际上是女性。相反的情况也有,这是其中一个原因。此外,我们也希望尊重当事人的意愿。” 省警在发布有关警方新闻时通常会提到嫌疑人的名字,而大部分名字是有男女区别的。在以往,若有关信息没有特别显示当事人的性别,而省警又被特别问及时,省警通常会对当事人的性别进行澄清。迪翁表示,今后省警将会使用“这个人”(the individual)或是“被告”(the accused)来指代当事人,不会采用可以辨别其性别的代名词来称呼。如果确实需要做出特别澄清,省警将会用“疑似女性”(appears to be a female)或“疑似男性”(appears to be a...

省警捣破大型贩毒集团 缴获大量枪械现金毒品

安省省警昨日召开记者会,公布捣破一个大型贩毒集团,并且拘捕15人,起出总值逾100万元毒品及检获11支枪。 省警警长Bryan MacKillop表示,该个贩毒集团活跃于渥太华、尼亚加拉及Sudbury等3个城市;警方于2018年6月怀疑有人贩卖可卡因及芬太尼等毒品,以及强迫妇女进行性交易而展开调查。MacKillop表示,是次行动中拘捕的15人,部分是非法电自行车帮派的重要人物。 省警表示,上周进行了一项突袭行动,在3个城市起出12.5公斤可卡因,数百微克芬太尼贴剂、12.2公斤大麻及2,000片甲基苯丙胺片等毒品,估计总值逾100万元。 合法药物遭用作非法贩卖 另外,省警亦搜获11支枪,当中包括3支步枪及数支手枪;警方在行动中亦搜查了一间屋,扣押3辆电自行车、1辆玛莎拉蒂房车及1辆奔驰房车。 省警表示,起出的芬太尼,原属“合法药物”,但不清楚为何落入坏人手上。 省警指出,行动中共拘捕15人,其中6人是地狱天使的成员,另有6人是红魔电自行车俱乐部,或流氓电自行车俱乐部的成员。省警表示,这个组织除贩卖毒品外,亦强迫妇女进行性交易。 MacKillop强调,由于调查仍在进行中,故其他细节未可以公布;但指被捕的15人,将要面对合共近200项控罪。

省警搜获紫色海洛因 28岁男司机被控3项罪

■■省警在Bracebridge地区查车时,检获一批紫色海洛因。图为Bracebridge地区。网上图片   安省省警前晚深夜于安省Bracebridge地区截查一部可疑汽车,发现驾车28岁男司机藏有毒品,怀疑他贩运毒品,并到他入住的酒店搜查,搜获12克“紫色海洛因”及200克可卡因,以及2600元疑透过非法途径取得的现金,涉案男子正面对合共3项罪名。 搜出可卡因及非法现金 省警形容涉案男子藏匿的“紫色海洛因”,其实是将芬太尼与海洛因混合而成的毒品,如份量拿捏出现问题,容易导致吸食者过量服用休克死亡。 省警是经过一段时间调查后,前晚深夜在Bracebridge地区截查一辆目标车辆,警员在车上搜出受管制毒品,并搜查司机居于Bracebridge地区一所酒店,在酒店房间起出200克可卡因及12克“紫色海洛因”,另外亦搜获2600加元现金。 省警已向涉案司机提出检控,他正面对3项罪名,包括2项贩毒罪及一项藏赃罪。 综合报道

戏剧性转折!省警总长将上任 却主动延后就职

■■与省长福特关系密切的戴伟拿(图)推迟出任安省省警“一哥”。CTV   本报综合报道 距安省省警新任“一哥”原定周一正式上任不足48小时之际,发生戏剧性变化。备受争议的候任警察总长戴伟拿(Ron Taverner)主动要求省府推迟任命,等候安省诚信专员办公室(the integrity commissioner)调查结果。 据《多伦多星报》报道,由于72岁的戴伟拿与福特家族关系密切,他的任命招致广泛争议。戴伟拿昨天下午发出声明指:“出于对安省全体警员的最大尊重,我要求暂缓任命我出任警察总长,直到安省诚信专员办公室完成所有的审查工作。” 批评者欢迎押后就职 此举受到批评者的欢迎,他们正在推动该省独立的诚信专员办公室调查该项任用,包括省府刻意降低入职标准,以便当时只是多伦多警队警司的戴伟拿能顺利晋级。 一直与福特一起为该项任命进行辩护的安省社区安全及惩教厅长琼斯(Sylvia Jones)昨天表示,接受戴伟拿推迟上任的请求,不过她强调,省府对戴伟拿仍然充满信心。 安省新民主党副党领辛格(Sara Singh)对戴伟拿不会在周一就职,感到松了一口气。但她仍对事件感到担忧:“我们仍然非常担心。有烟的地方就有火,这里有很多问题尚未得到圆满解答。” 目前尚不清楚审查将持续多长时间,以及调查细节是否会公开。 同时,自前省警察总长霍克斯(Vince Hawkes)11月初退休以来,一直担任代理“一哥”的贝理尔(Brad Blair),将卸任代理警察总长,继续担任省警副总长。新的代理“一哥”一职,由另一位副总长库茨(Gary Couture)接任。 贝理尔曾在上周五向法庭提交申请,要求申诉专员杜比(Paul Dube)行使司法管辖权,审核省府对戴伟拿的任命程序。

好友任职省警高层 福特陷政治干预丑闻

■■戴伟拿(右)是福特(左)家族朋友。星报   本报综合报道 安省反对党以及公民维权组织民主观察(Democracy Watch),要求省操守专员调查省府任命福特好友担任安省警察总长事宜。有报道指出,省府降低省警察总长任职门槛,就是为了戴伟拿(Ron Taverner)能顺利晋级。不过,福特否认所有指控,声称没有插手相关人事任命。 据《多伦多星报》报道,当今年10月份公布招聘安省省警(OPP)的最高官职时,戴伟拿还无法申请,因为他的级别太低。 但是,两天之后,当局调低了任职门槛,为福特家族朋友戴伟拿的申请铺平了道路,并且最终如愿以偿。 戴伟拿原差两级才合资格申请 《星报》旗下政治新闻网站iPolitics,在周一晚上独家获得当时的招聘资料。最初的招聘消息在今年10月上载在安省警察总长协会(Ontario Association of Chiefs of Police)网站,要求申请人至少拥有副警察总长或助理警察总长的级别。而当时只是多伦多警队警司的戴伟拿,比这道最低门槛还差两级。 但是两天之后,该协会的网站修改这份招聘讯息,前后唯一区别是删除了最低警阶要求。这使得戴伟拿有资格申请,并且在11月29日如愿,得到这个职位。 该项任命在安省政坛引发极大的争议。省新民主党党领贺华丝(Andrea Horwath)、省自由党党领弗雷泽(John Fraser),以及公民维权组织民主监察要求安省操守专员韦克(David Wake)介入调查。 贺华丝表示,操守专员应该调查事件,省民要确切知道省长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弗雷泽认为,人们怀疑事件存在政治干预是非常合理的。 民主监察共同创办人科纳彻(Duff Conacher)声称,如果福特参与了任命过程,导致他的朋友戴伟拿获任命为安省警察总长,那么他违反了该省的政府道德法,这就是操守专员需要介入调查的原因。 反对党促操守专员介入调查 面对各方质疑,福特周二就辩称,他对进步保守党政府任命他的好朋友担任安省警察总长的过程没有任何影响。但他也承认,内阁讨论这项任命时,他并没有回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