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5月20日 星期五 04:20:24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开学

安省大学逐步恢复面授课程,学生感到忧虑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多所大学计划由1月底至2月中逐步回复面授上课,但有部分学生对重新回校上课感到十分恐惧。 约克大学及怀雅逊大学已决定1月31日起,分阶段回复面授上课。多伦多大学将于2月7日起全面回复面授上课。约克大学计划2月14日起全面恢复面授,怀雅逊大学则于2月28日起全面恢复面授上课。 校区附近租房难 有多伦多大学学生表示,单在市中心St. George校园,便有6.4万名学生,连同其他两个校园区,共有9.5万名学生,故此十分担心学生在课堂上的安全。这名学生批评,在目前全球疫情下,面授上课是不现实及不实际的。 怀雅逊大学3年级学生Skyler Eg-Anderson表示,他居住在Muskoka,决定继续采用网上上课形式;但如果必须要到学校上课,现在已很难找到单位租住,令她承受十分大的压力。 多伦多大学教师协会主席Terezia Zoric亦表示,回复面授上课一直令人感到忧虑,目前正“发生很多混乱”。 她表示,绝大部分大学教师都喜欢到课堂授课,但必须在足够安全情况下才这样做,学生应该拥有网上上课的权利。 Katrina Ince-Lum就读约克大学最后一年,表示安全是最优先考虑,希望校方承认,学生四处走动是十分危险的。 她表示,在大多数情况下,学生没有选择的余地,“我们不会被问到‘我们想要什么?’我们会被告知‘这就是我们正在做的事情’”。 (星岛综合报道,图片来源:星报)  

返校第一天,多伦多至少8所学校继续关闭,因为雪没铲完

【加拿大都市网】今天是暴雪后,中小学生第一天重返课堂,可多伦多公校教育局下属的至少8所中学因为铲雪工作还没完成,只能继续上网课。 周三宣布所有学生都将重返课堂,但多伦多地区教育局表示,由于劣质除雪,“大约”八所中学今天将改为虚拟上课。 据教育局的说法,这些学校因为雇佣的铲雪公司没有按时完成铲雪任务,所以无法正常开学。 受影响的学校包括: Dr. Norman Bethune Collegiate Institute Emery Collegiate Institute  John Polanyi Collegiate Institute Newtonbrook Secondary School Yorkdale Secondary School Weston Collegiate Institute 教育局今天晚些时候还会公布其他受影响的学校名单。 另外还有10所小学只进行了部分铲雪工作,不过教育局表示这不影响学校的正常开学。 (Shawn,资讯来源:CBC,图片来源:星报)  

要开学啦!多伦多和约克区明天恢复面对面学习

【加拿大都市网】在因暴雪关闭两天后,多伦多公校将在明天开放,恢复面对面学习。 多伦多公校教育局周二(18日)下午宣布了这一消息。在开学通知中,教育局表示目前绝大多数公校的场地都已经清理完毕,所以学校可以正常开门。 不过由于城市道路仍存在积雪,学生们在上学路上可能会出现延误。 另外,儿童保育计划(婴幼儿和学龄前儿童的服务)也将恢复,课前和课后项目以及扩展日课程也都重新开放。 约克区教育局今天也发布了开学通知,确定区内中小学校明天将开放,恢复面对面学习。 (Shawn, 资讯来源:星报,图片来源:加通社)    

开学在即, 华裔家长心情矛盾,你呢?

【加拿大都市网】今天(17号)的大雪让安省开学时间推迟到了明天。面对返校,很多家长的心情都极其复杂。一方面,孩子们去上学,家庭生活回恢复正轨,而家长们又担心孩子们在学校会感染新冠疫情。 学校原定于今天(17号)周一重新开放面对面学习,但由于暴雪,开学日期被推到了明天。 当被问及送孩子回学校的感受时,家住Willow的程女士(Lili Cheng)说:“期待和焦虑共存。” “我丈夫和我现在都在家工作,这太疯狂了。 我们的家已经被拆散了,”程女士说。 程女士有两个孩子,同时管理一个名为 North York Moms 的 Facebook 群组,该群组拥有 10,000 多名成员。 “我的孩子还小,(而且)他们更难上网,所以压力很大,很困难。” Cheng 解释说,6岁和8岁的孩子能重返学校,能让她的工作回复“常态”,让她感到轻松。 她补充说:“也许我可以让我的房子恢复秩序,而且我的孩子肯定可以在真实的(学校)环境中和他们的朋友一起学习得更好。” 不过,随着新冠疫情的爆发,程女士对开学“产生了焦虑”。她说: “最大的困难之一是:我是否应该让孩子们提前接种第二剂疫苗接种?因为按照正常时间,孩子应该在2月份接种第二剂疫苗?” 程女士说她已经给孩子们预约了更早的的疫苗接种。 “现在他们要回学校了,我们希望他们得到尽可能多的保护。” 程女士说,她支持学校重新开放,并指出在线学习对很多家庭都产生了影响。“很多孩子两年前已经转成网课了,他们的性格产生了巨大影响。想要弥补他们的损失,需要做大量的工作。” “我认为所有父母都对在线学习感到压力,尤其是(家里)有年幼孩子的父母。他们很难对在线学习的孩子提供指导。” 不过有一群家长希望将面对面学习推迟几周,直到更多的孩子完全接种疫苗并且学校做好防疫的准备。 程女士说,只有少数家长让孩子转成网课。 多伦多天主教公校教育局第三区教育委员Ida Li Preti 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她对送孩子回学校上课“持谨慎乐观态度”。 她说,考虑到 Omicron 变体的快速传播,她不知道面对面学习能持续多久。 “我(对此)没法预测,”她说。 “我们都必须尽自己的一份力量……确保孩子们戴上口罩,确保我们的孩子接种了疫苗。” Li...

安省返校指导文件:学校可能不会通知校内新冠疫情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学生已经确认将于1月17日返校上课,根据一份指导面对面学习状态回归的省级文件显示,公立学校学生只有在在校期间出现症状时才有资格进行免费 PCR COVID-19 检测,并且在密接后,校方不会通知家长。 这份7页的文件是在福特昨天确定1 月 17日返校前几小时发布的。文件称,在学校中使用 PCR 检测将“仅限于”那些仅表现出最明显的 COVID- 19 感染。 有新冠症状学生未必能做检测 文件还称,如果学生在校和确诊者有密切接触,也不会拿到新冠测试盒。 “使用带回家的 PCR 自我收集试剂盒只会在有限的情况下使用。 这些工具包将仅提供给在学校出现症状的中小学生和教职员工,”文件指出。 而且,“PCR 自测盒不会提供给出现单一症状,且仅需要隔离24-48小时(例如流鼻涕)的个人。” 对比上学期,如果学校宣布爆发疫情,学校会向有症状的儿童、接触过这些儿童的儿童甚至整个学校的学生提供 PCR 自测盒。 学生确诊,学校不会通知其他家长 该文件指出,如果孩子在家中进行快速抗原检测的COVID-19 检测呈阳性,他们的父母不是必须将结果通知学校或其当地公共卫生部门。 另外,如果孩子的课堂发现新冠病例,学校可能也不会通知其他家长。 “鉴于广泛传播和无法对所有有症状的人进行检测,当课堂出现阳性病例,或有学生、教职员工因新冠相关症状缺席时,学校不会定期通作出通知。” 新指南还将症状分为两级,任何在学校出现发烧、呼吸困难、发冷或突然失去味觉或嗅觉的人都可以立即进行检测。 对于流鼻涕、极度疲劳、头痛或喉咙痛等其他症状,有两个或更多症状才需要进行PCR 检测。 一般而言,任何具有与上述症状人,即使没有经过测试,也应假定他们患有 COVID-19,必须隔离。 完全接种疫苗的 12 岁及以上学生必须在出现任何 COVID-19 症状后隔离...

流行病感染控制学家呼吁月底再开学,称1月5日开学将引发“灾难”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昨日(30日)宣布把开学日期延后到1月5日。流行病感染控制学家今天就发出公开信,呼吁多伦多公共卫生部门不要遵守省府的规定,把开学日期延迟到1月24日,以防止可能出现的大量未接种疫苗的儿童住院。 流行病感染控制学家弗内斯(Colin Furness)医生在致多伦多卫生官员的公开信中提出了这一请求。 过早开学将导致大规模感染 弗内斯在信中指出,安省计划在1月5日开学的时间太早,将导致“突然的大规模感染”,可能让数千名儿童住院治疗。 “根据(首席卫生官)摩尔医生的计划,安省所有在学校和日托中心上学的学生都将在开学后几天内接触到新冠病毒”他写道。 在计算了一些数字后,弗内斯得出结论:“在安省的这一波疫情中,我们预计 12岁以下儿童的住院人数累计将高达 2,750人。” 弗内斯担心这会让医疗系统过载。他说:“因为(过早开学)计划将让这些孩子在几天内相互感染,大多数病人将会在同一时间住院治疗。”他称这将是“灾难性的”局面。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弗内斯敦促公共卫生部门和教育局自行解决问题,让学校关闭到1月24日。 “尽管省府出台了下周返校的政策,但仍有两个杠杆可以拉动。 一个是大家一起抵制:我自己的孩子就不会在开学后的14天里到校,如果大多数家长也抵制,那么通过减少出勤率可能会显著减缓传播速度。 “然而,更重要的是第二个杠杆:公共卫生部门和教育局层面的行动。 任何一个部门都可以将小学开学延迟13天,即把开学日期定在1月24日开学。” 开学前需要施行一些措施 弗内斯说,多出的13天时间,有关部门应该做到以下几点: 对5岁以上学生进行第一和第二剂疫苗注射,如果需要,也注射第三针; 紧急对教师和其他学校工作人员进行第三针疫苗的注射; 分散儿童感染的负担——许多人在接下来的两周内仍会通过社区传播被感染,但疫情不会再校内爆发; 推迟学生间的密切接触,直到 Omicron疫情在安省达到顶峰之后; 制定计划以提高日托空气质量和 PPE 以代替疫苗接种。 “最后,在1月低开学时,制定一项政策也至关重要,即每个学生至少需要注射一剂疫苗,”他强调说。 “很明显,严重的新冠现在已成为一种疫苗可预防的疾病。” “这些是我们的孩子,”弗内斯说 “我们值得为他们付出这种努力。” (Shawn, 资讯来源:CityNews, 图片来源:加通社资料图)  

卑诗延迟开学,安省尚未决定,你怎么看?

【加拿大都市网】有孩子听到延迟开学的消息开心得“手舞足蹈”,而家长则对一周后学校是否安全表示担忧。另有家长对分阶段开学表示欢迎,并计划于下周为两个孩子接种疫苗。 列治文市民濮太太周三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她告知就读8年级女儿学校延期一个星期开学的消息时,女儿立刻激动地跳起舞来,开心大喊“不要上学了!” 濮太太说,虽然担心女儿的学习进度可能会受到影响,但其实听到这个消息也很高兴,因为“又可以多一个星期不用早起送小孩了”。她说,奥密克戎传播迅速,每日新增病例数不断破纪录,弄到大家人心惶惶,再加上最近天气不好,她和孩子几乎一周没有出门了。 不过,她又表示,尽管现在延迟一周开学,可以缓解一下情况,但一周后政府能出台什么政策,有些什么措施可以确保学生在学校的安全,目前仍未可知。但她也不希望再回到原先网上教学的模式,因为“效果很差,如果自律性差或者年龄较小的孩子,基本学不到东西”。 意识到疫情严重 尽管女儿已经完成两针疫苗接种,但濮太太5岁的儿子尚未接种。她说,原来认为小孩被传染的几率低,而即使得了也是轻症,因此不想让这么小的孩子接种。但现在看奥密克戎传播这么凶猛,她也开始动摇了,她表示,“可能还是要打,虽然打了仍有机会感染,但是不会有太严重的问题”。 高贵林申先生已经为7岁和9岁的两个女儿登记了疫苗接种,但由于节前孩子有些感冒的征状,就延迟了接种。“现在刚好政府延迟一周开学”,他说,“我下周就带孩子去打疫苗”。申先生指出,相信大部分小孩还未接种疫苗,因此学校开学后的风险很高。 申先生表示,很欢迎省府分阶段开学的政策,在疫情这么严重的情况下,给大家都预留出一些时间,做更充足的准备。他对政府作出这一决定是令他感到有些意外的。他说:“这也体现出这一波疫情有多严重。政府统计的数字是新增近3,000例,但由于检测能力不足,实际数字要远远高得多。” 对于快速检测策略是否能够帮助控制学校内的病毒传播,申先生就认为意义不大,属于“亡羊补牢”。他说,现在病毒很多时候是在染疫者还未有征状时就已经在传播,待出现征状,再检测出结果时,可能已传给了好几个人。 (图文:星岛记者王学文)

约克区开学日校巴迟到近200次 最离谱晚点90分钟

【加拿大都市网】约克区公立中、小学于周四(9日)开学,但由于校巴司机短缺,故早上录得199次不准时到站的情况,其中,部分校巴更迟到60至90分钟。 安省校巴协会表示,约克区周四早上共录得199次不准时纪录,而汉密尔顿亦录得数十次。 该协会表示,造成校巴迟到的原因,是合约制度“压低校巴司机工资”的结果,且多年以来已一直出现“司机流失率”上升的情况。 安省校巴协会执行总监Nancy Daigneault表示:“发生的情况,是司机对现有制度感到不满”;因为根据省级的招标制度,校巴司机多年以来一直出现短缺,尤其约克、渥太华、汉密尔顿及彼得堡等地区。 Daigneault表示,约克区的家长,可能要面对校巴长期不准时的情况。 她指出:“十多年以来,我们一直警告省府,就招标系统上,真会造成司机流失的问题;而校巴司机的保留率,现已跌至历来低位,主要原因,是校巴司机被不断更换所驾驶的路线,而且工资持续偏低”。 (加通社资料图) T02

多伦多约克皮尔杜咸4区学生今天开学

【加拿大都市网】在第4波疫情下,安省最大教育局的学校,周四(9日)为开学日。 周四成为开学日的地区,包括多伦多、约克区、皮尔区及杜咸区。 这是受新冠疫情影响的第3个学年,安省教育专家呼吁学校保持开放。 为确保学生在校内的安全及减少受感染,安省教育厅已向所有72个公共资助的教育局,提供每个班房1部非机械通风的HEPA过滤器。 教育局亦已向各学校发出指引,希望可减轻病毒的传播,当中包括要求教职员与学生每天须自我筛查,并在学校室内地方戴口罩。 (图片:加通社) T02

安省受疫情影响第3个学年相继开学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部分地区,周二(7日)是今个学年的开学日,亦是安省受疫情影响的第3个学年。 周二开学的教育局,包括Bluewater区、尼亚加拉区及荷顿区;至于多伦多及约克区的公立学校,要到周四(9日)才开学。 疫情由2020年初爆发至今,这是受疫情影响的第3个学年。 安省教育厅已向各学校发出指引,希望可减低病毒的传播,当中包括要求教职员及学生,每天要自我筛查,并在室内戴口罩;教育局亦要为感不适的学童,提供网上授课的选择。 (加通社资料图) T02

福特:下周初将公布重返校园计划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省长福特确认,下周初会公布一项重返校园的计划;福特强调,“对世界充满信心”,安省将为9月份作好准备。 福特表示:“这是一个非常全面的计划,厅长将在下周初推出这计划”。 他认为学生需要回到学校,且会重视200万名学生,及教师的安全。 安省自4月份进入第3波疫情以来,所有学校被被禁止面授上课。 福特表示,下周初公布的计划,会包括提高学生与教师的安全;但他没有透露细节。 (图片:加通社) T02

安省南部7地10万学生今日返校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南部7个卫生单位的学校今日正式重新开放。 教育部长Stephen Lecce称,这是10万学生从冬假前起第一次返校。 省里对于重新开放的学校出台了更多的安全措施,如让1-3年级的学生在室内以及室外无法保持社交距离时戴口罩。同时省里还在这些地区引入了“针对性无症状检测”,并加强了筛查方案。安省南部的学生上次在教室上课已经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了,安省北部情况稍好,已于1月11日开学。 省政府表示,卫生首席医疗官正在密切关注那些尚未重开学校的卫生单位,以决定这些学校何时可以安全重开。 安省表示,温莎-埃塞克斯、皮尔区、约克区、多伦多和汉密尔顿这五个重点区域至少要到2月10日才能重开学校。 今日学校重新开放的7个区域是: Grey Bruce Health Unit; Haliburton, Kawartha, Pine Ridge District Health Unit; Hastings and Prince Edward Counties Health Unit; Kingston, Frontenac and Lennox & Addington Health Unit; Leeds,...

BC省中小学开学一周 到校学生高达85%

【星岛综合报道】BC省教育厅一项调查显示,全省中小学开学一周以来,在更多教师和校职员工的支持下,有超过85%的学生回到了学校上课。 BC省教育厅长范廉明(Rob Fleming)周五表示:“看到这么多学生能够再次与他们的教师、学校员工和同学联系起来,以及校区为学生制定网上课程是多么棒的一件事情。作为教育厅长和一名家长,我感谢教育工作者的创新、合作和辛勤工作,让学校为今次的安全重启奠定扎实的基础,同时满足家庭和学生的需求。” 省教育厅对各校区和私立学校进行了调查,以了解它们正在进行哪些投资,包括在疫情期间如何支持学生和教职员工。截至目前,44个公立校区和129所私立学校已向教育厅提交了报告。 省教育厅表示,为了准备9月的开学,许多校区增聘了工作人员,并增加了工作时间,同时还创造了1,526个新职位。 据统计,有关当局在34个校区增聘了624个教师,增加工作时数15.7万小时;有12个校区雇佣了73个教师助理,增加5,100小时工作时间。另有38个校区聘请了542个监护人员,增加工作时数38.6万小时。此外,23个校区提供了287个职位,例如学校辅导员、校车司机或行政人员,增加的工作时数为3.8万小时。 省教育厅还表示,为了支持远程学习的学生,温哥华39个校区用省府重启资金为学生购买了2,000台设备;大维多利亚的61个校区购买了1,660台新设备。北温的44个校区则添置了1,100台设备。 而作为实施健康和安全指引的一部分,有超过20,400个洗手消毒站供学生和工作人员使用。 88%的受访学校升级了他们的空气过滤系统。 省教育厅还为购买150万个非医用口罩提供了资金,足以让每个公校的工作人员和学生至少拥有两个口罩。迄今为止,接受问卷调查的学校购买了210多万件个人防护装备。此外,加拿大面罩制造商Canadian Shield为BC省学校捐赠了5.45万个口罩。 于此同时,省教育厅的拨款资金还学校提供了午餐计划,以及心理健康咨询的支持。 省教育厅还强调,BC省正在研发一种为学龄孩子收集漱口水样本的方法。这种方法不需要专业卫生人员收集样本,它的目的是鼓励更多有症状的学校去做新冠检测。 为筹备9月的开学,BC省府为中小学提供了4,560万元的重启资金。联邦政府还将在2020至2021年学年中提供一次性的2.424亿元的拨款,其中一半将在9月发放。 V33

你对复课安排满意吗? 省府的问卷调查来了

安省公立学校教育局协会(Ontario Public School Boards' Association)指,各教育局在新学年为达到省府的要求,将不得不压缩和合并一些班级,因为管理层还要兼顾那些选择网上学习的学生人数。 据加通社报道,该协会主席亚伯拉罕(Cathy Abraham,图)表示,不同教育局的决定可能有所不同,每个教育局将根据最终确定的注册到校上课学生人数,作出自己的决定。她说,如果一些班级被压缩,那完全是因为教育局需要遵循省教育厅的指示。学生家长如果担心孩子班级的人数,应向教育局查询。 亚伯拉罕指,各教育局必须填补那些选择网上学习的学生留下的空缺,不可以选择保持较少的班级人数。由于各教育局必须遵守与省府签订的资金协议,因此新学年即使有学生选择不到校上课,班级人数也会保持不变。 对老师不公平也充满挑战 她表示,许多教育局目前仍在确定最后入学人数,这可能意味着一些班级被压缩,或不同年级被混编在同一班,以达到省府批准的人数标准。这种复杂的做法令许多家长感到困惑,她能理解为什么他们听到这一消息时表示惊讶。 亚伯拉罕指,在规模较小的乡村学校中,班级人数可能不是问题,因为那里的感染病例较少,返校上课的学生较多。但是较大的城镇学校就不同了,随着更多学生选择不回校上课,这些学校的班级可能会被重组。她认为,对于那些在几乎未得到提前通知的情况下,就被重新分配去教网课或其他年级的老师来说,既不公平,也充满了挑战。 教育厅长莱切(Stephen Lecce)周二确认,各教育局目前正在根据需要合并班级,但他表示这种做法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莱切说:“今年的不同只是合并班级发生得较早,因为我们要确保为9月做好准备。” 不过,安省天主教英语教师工会(Ontario English Catholic Teachers' Association)主席斯图尔特(Liz Stuart)就反驳莱切的说法,指合并班级是不正常的。她认为,尽管各学校希望削减班级人数以保持身体距离,但他们仍被迫重新安排班级。 复课安排满意度 省府设问卷调查   安省政府就复课计划向不同族裔家长进行问卷调查。华裔省议员韦邱佩芳表示,将在今年稍后提出私人法案,让家长可以更多参与子女的教育。是次问卷调查家长只需要扫描二维码(见附图),就可以进入中文的调查页面。 省府民意调查基本上只有两条问题。首先是评价学生回校上课计划,其次询问家长是否会送子女回校上课。此外,就是简单的个人资料和联络方式,不过这些是属于选择填写项目,家长可以不填。 六成选择回学校上课证明有需要 韦邱佩芳说,省府希望透过问卷更直接知悉家长对复课的意见。民众可能会以为政府经常调整教育措施,其实是因疫情突然出现,很多措施仍然是摸索阶段。况且并不是政府一言堂决定,听取教师和家长的需要不断作出改善,包括增拨额外经费,减少每班人数和改善空气调节。 经济重启只是省政府提出复课的少部分原因。她说,全省有超过六成的家长选择让子女返回学校上课,这是家长觉得有这个需要。较早前也有家长在省议会前抗议,要求学校复课。很多家长如果要在家照顾子女,就无法上班,直接影响家计。 韦邱佩芳说,最主要原因是为了家庭和社会的需要,不少家庭在过去几个月困在家中而觉得难以忍受,尤其是三代同堂的家长特别感到辛苦。对于不想子女回校上课的家长,也提供网上课程。上学期的网上教学质素极为参差。省府在行政上花了很大努力作出改善,让学生和教师对课程有明确的认识,并且有专责的网上校长。务求令在家的儿童也有足够的学习。当然,网上学习,家长要做更多的工作和配合。 继续网上授课可以节省很多功夫。韦邱佩芳表示,省府担心复课会冲击疫情,但缩在家中可能问题更多,始终要踏出第一步。省府并不是盲目宣布复课。公共卫共部门对政府的各项政策非常严紧,省长也尊重专业意见,各项措施必须获得首肯才会实施。 她又指出,这项调查并不是针对教师工会,省府自疫情爆发以来一直搜集不同的意见以作出改善。除了教育之外,省政府刚完成了另外一项问卷,就经济重启后商界和劳工界的意见进行调查。 星岛记者报道

最新安排! 约克区开学日采用“分级制”

■■约克教育局就9月延后开学,及首两周上课模式有最新安排。 星报资料图片 约克区公校教育局就9月延后开学,及首两周上课模式有最新安排。由于幼稚园、小学及中学的不同年级,以至选择回校上课或留家网课,均有不同开学日期,家长需特别留意,并作出适当安排。 约克区教育局日前向家长发出电邮,详细讲解9月开学安排。约克区教育总监斯瑞斯高(Louise Sirisko)在电邮中表示,安省教育厅容许各教育局,自行制定首两周的开学安排,好让教职员有更多时间作准备,并让学生以小班规模,认识校园的各项防疫安全措施,慢慢过度至新的校园生活。 但电邮亦指出,目前的安排仍不是最终定案,迟些或有可能作出修改。 根据约克区教育局的最新公布,开学详情如下: 幼稚园 • 高班的开学日为9月10日(周四),之后每天回校上课; • 初班则会按照学生姓氏的首个英文字母,分开于9月14日(周一)或9月15日(周二)开学,之后隔日回校及全日上课(即9月14及16日,或9月15及17日); • 9月18日起,幼稚园初班每天回校上课。 小学 • 1年级至8年级,会按照学生姓氏的首个英文字母,分开于9月10日或9月11日开学,之后隔日回校上课(即9月10及14日,或9月11及15日); • 1年级至8年级全体学生,将于9月16日(周三)回校上课; • 选择在家上网课的所有学生,开学日为9月10日。 中学 • 开学日错开为9月10日及9月11日,家长会收到学校通知,子女属于A小组或B小组,以及所属的开学日期;9月10日,9年级A小组上午回校,下午回家网上活动; • 10至12年级全体学生,9月10日全日所有学科,在家上网课; • 选择完全不回校的网课学生,9月10日上午,只供9年级学生上课,下午为活动时间。10至12年级,9月10日下午,所有科目按压缩时间表上网课; • 9月11日,9年级B小组上午回校,下午回家网上活动; • 10至12年级全体学生,9月11日全日所有学科,在家上网课; • 所有选择只上网课的学生,9月11日开始回复常规时间表; • 9月14日(周一)开始,所有学生回复常规学校时间表,即分为A小组及B小组,轮流隔天早上返学上面授课堂,下午回家上网课,以及隔天全日上网课。

【开学情报】孩子上学需要多少个口罩?

【星岛综合报道】疫情下开学,家长忐忑不安,口罩更是今年的必备开学用品,但怎样合宜地使用,家长有一篮子的问题。 多伦多大学健康网络(University Health Network)感染预防和控制的医疗主任Susy Hota医生,与CBC新闻的其他专家解答关于校园内口罩使用的问题。 口罩在维护校园安全上有多少功效 ? 口罩虽然重要,但专家认为单单靠它并不足以应付疫情爆发。 亚尔伯特大学(University of Alberta)的传染病医生Lynora Saxinger说:“我们不能单单倚靠它而不采取其他措施,比如减少接触人数、增加身体距离、经常洗手以及保持室内通风。” St. Joseph's Healthcare Hamilton的传染病医生Zain Chagla对此表示赞同。他认为预防和筛查感染病例,并保持较低的社区感染率,这样才是最重要。 Hota医生说:“一旦这些安全措施就位,口罩就可以作为控制病毒的源头。”她解释,当感染者戴了口罩后,可以有效防止飞沫喷出来。 尽管如此,加拿大的不同地区根据许多因素,包括该地区目前的传播水平,就口罩政策作出了决定。Chagla医生说:“在世界的其他地方,有些学校系统已经使用过口罩,有些学校系统没有,它们都有成功的案例。” 每天孩子上学要多少个口罩? Hota医生表示:“究竟每个孩子每天需要多少个口罩,这没有一个绝对的数字。这视乎孩子在做什么?” 她说,关键不是在一天的特定时间更换口罩,而是视口罩的情况来更换。她认为当感到口罩已经损坏了,又或有人在你面前打了喷嚏或喷了什么东西,这都是更换的时刻。 Hota医生认为应让孩子多带一个口罩作后备,以随时更换。 口罩对沟通有困难的孩子,以及那些正在发展语言能力的幼小孩子有影响吗? 渥太华东安省儿童医院(Children's Hospital of Eastern Ontario)感染预防和控制的医疗主任Nisha Thampi医生称: “当然,我们知道孩子们通过读唇来学习语言。这甚至对那些听力不差的孩子也有影响。所以对于听力不好的孩子来说,这可能是一个更严重的问题。” 面罩(face shields)会是另一个选择吗? Thampi医生称暂时没有有力的证据表明单独使用面罩是安全的。不过在一些特别的情况下也可以考虑使用面罩。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表示,听力障碍患者或与听力障碍患者一起工作的人可以考虑使用透明口罩。 Hota医生说,她希望在规定佩戴口罩地区的学校,能够根据个人需要,给学生提供一些酌情的空间。 她说:“如果孩子们真的无法忍受口罩,或者一直要把它摘下来,面罩可能是一个选择。如果太硬性实行,那就太遗憾了。” 当孩子摘下口罩吃东西或喝水时,应该把口罩放在哪里? 她说,孩子们可以做一些简单的事情,比如在桌子上放一块干净的纸巾,在不戴口罩的时候把口罩放在那里。“让口罩的表面向下,而接触到你脸的地方朝上接触空气。” Hota医生说,另外,口罩可以放在干净的胶袋、纸袋或干净的可重复使用的容器中,也可以用口罩耳圈挂在挂钩上。摘下口罩一段短时间,可以用手拿着耳圈像提着篮子一样。 她指出父母给孩子的“重要信息”,应该是在接触口罩前后切记要用洗手液,或以肥皂和清水洗手。 孩子的学校若只需要在大堂里戴口罩,但在课室里不用,这样不断地戴上除下,会导致反复地摸脸吗? Hota医生表示这个政策很令人困惑,因为长时间在课室相处,比在走廊里跟人擦身而过的一刹那更有风险。 她希望这些地区的当局相信,与在走廊上相比,教室里更好的监督环境,将令教师更好地监控社交距离,因为当学生从一个班到另一个班时,走廊可能会十分挤迫。 Hota医生提醒家长敦促子女在戴上除下时洗手,而在课室除下口罩后要好好放置口罩(见前文)。 要是孩子不肯戴口罩,那怎办? Hota医生说自己家里五岁的孩子也不太愿意戴口罩,她说大孩子戴口罩,也许可以成为说服小孩子的榜样。此外,让他们自己选择口罩,又或给他们美术用品装饰自己的口罩,也是一个好主意。 “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即使这不是强制性的,也不意味着你不能尝试,我认为我们都应该努力让孩子习惯这样。”   (网上图片) T11

9月份是否送自己的孩子返校?杜鲁多表示…

对于贾斯汀·杜鲁多的孩子们来说,这可能是一个漫长的暑假!随着全国各地的学生准备在9月份返校,杜鲁多承认他仍然不确定他的家人是否会在今年夏天重新开学。他告诉记者,班级规模和他的孩子对戴口罩的感受都是考虑因素。 在8月1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杜鲁多与新任财政部长克里斯蒂亚·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一起被问及是否打算在9月份送他的孩子回学校。 “就像许多家长一样,这是我们正在非常积极地讨论的问题,”他开始说。 杜鲁多解释说,联邦政府将支持各省继续为下一学年制定计划,并指出他们有“重要的决定”要做出,以确保孩子们的安全。 杜鲁多继续说,“很多家庭,包括我的家庭,都在思考当九月来临时会发生什么。” 虽然他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但他承认他的家人正在考虑几个因素。 他说:“我们正在研究学校的计划,我们正在研究班级规模,我们正在研究孩子们对戴口罩的感受。” 这并不是首相第一次承认在大流行期间对送孩子上学感到谨慎。早在5月份,当魁北克的一些学校准备重新开学时,杜鲁多被问及是否会让自己的孩子回去。“我不知道,”他当时说。“我可能会在最后一刻做出这个决定。” 由于杜鲁多的三个孩子都在安大略省上学,家人可能有更长的时间做出最终决定。 8月18日,教育部长斯蒂芬·莱切(Stephen Lecce)宣布,该省的学校董事会现在将被允许将开学日期错开至多两周。 文章来源:https://www.narcity.com/news/ca/on/ottawa/justin-trudeaus-kids-return-to-school-is-still-being-discussed-says-pm Leslie编译

开学在即 为何教师们感到无所适从?

■■许多教师仍不知道如何同时准备课堂教学和在线学习材料。Global News 有安省教师表示,虽然正为网上和课堂授课混合的教学模式做出准备,但省府的指引不足且不断更改,令他们感到无所适从。 据加通社报道,距离开学季还有3周,在多伦多公校教育局所属一间非传统高中任教的罗森(Rachel Rosen),还对如何同时准备课堂和线上教学资料几乎一无所知。她说,“教育局制定了计划,并让我们了解计划,但教育厅随后又做了更改。这么长时间都无法真正做好准备,真是令人沮丧。” 罗森说,她通常教授摄影、图形设计和电影等课程,这类课程严重倚赖协作和共享设备,因此准备在线资料特别困难。罗森称,她的上课时间将分为同步学习和异步学习,其中同步学习较传统,异步学习则要求学生独立实践。在线异步学习较易于管理,她将为学生提供教学视频以及处理书面作业的时间。但对于同步学习部分,罗森表示不知道该如何操作。她说,“教育局期望我们在教室里做同步教学,这意味着我要戴上口罩授课,这对学生来说有点难。” 教师:网课较难和学生建立关系 罗森说,不论如何,在线授课不是她的第一选择,因为对她而言,“教学的主要意义是与学生建立关系”。 安省中学教师联会(OSSTF)主席比斯科夫(Harvey Bischof)表示,不仅仅是罗森面临这些问题。在那些要求学校采用适应模式的教育局,许多教师仍然不知道他们该如何同时处理课堂教学和准备在线学习材料。 他说,课堂和在线教学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教育方式,而且没有一种可能的方法可以让一位教育工作者同时做到,或者同时将两者都做好。而让事情变得更复杂的是,不同的教育局正在制定不同的处理课堂和在线学习的计划。这可能意味着不同教育局的学生,在网上和课堂学习中学到的是课程的不同部分,因而可能 比斯科夫说,工会在返校问题上的另一个主要抱怨,是教育厅正在放弃其责任,而将决定权过多地留给了教育局。 教育厅长莱切(Stephen Lecce)和省长福特都曾辩称,他们需要在返校计划方面提供灵活性,因为安省某些地区的病例很少,暴发疫情的风险要低得多。 在像安省这样的大省,应对大流行采用“一刀切”方法是没有意义的。 星岛综合报道

加拿大开学在即 怎样发现学生无症状传播者?

  【星岛综合报道】加拿大学校开学在即,一件无法确定的事是,和其他人相比,儿童到底能用多快的效率传播新冠病毒,尤其是在他们没有症状的情况下。 据CBC报道,西澳大利亚大学(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传染病学家Zoe Hyde说,“我们已经知道,说孩子们不容易感染和不会传播新冠病毒是错的。我们知道孩子们会传播病毒,但是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否能和成年人一样快速地传播病毒。” 加拿大年龄19岁以下的新冠病毒病例少于1万例,目前仅有1名儿童因新冠病毒死亡。但专家说,学校仍是一个未知领域,因为疫情开始以来,全国的学校基本上都是关闭的。 Hyde在一篇将在澳大利亚医学期刊(Medical Journal of Australia)发表的尚未经过同行评审的预印文章里说,尽管证据显示,染疫儿童通常很少得重症,但是如果以为他们在传播病毒上也不重要,那就错了。 她说,儿童通常症状轻微,所以未受重视。但是在一些国家,社区传播在加剧,病毒最终开始影响儿童,随之到来的就是学校疫情爆发。 智利的一起学校爆发显示,年幼儿童和老师最容易受感染。以色列在社区传播数量很低的情况下迅速重启学校,结果发生病例爆炸性增长。 上月发表在JAMA Pediatrics期刊的一篇文章也发现,芝加哥一家医院的儿童患者,上呼吸道系统的病毒含量和成年人相当。 虽然这并不表示他们能和成年人一样快速传播病毒,但文章确实发现,五岁及以下轻症患者身体系统里的病毒含量,是五岁以上儿童和成年患者的10倍到100倍。所以对大众来说,他们仍可能是病毒传播的“重要驱动力”。 加拿大学校开学会导致新冠病毒病例激增吗? 不管我们对儿童传播病毒知道多少,一个问题是最重要的:下月开学会将学生,老师,和整个社区置于更大的风险之中吗? Raywat Deonandan是环球卫生传染病学专家和渥太华大学副教授。他说,迄今为止,大部分关于儿童传播病毒的研究都是有缺陷的,因为研究是在学校已经关闭,社区传播病例低的情况下进行的。 “很大程度上,我们不知道学校体育场上会发生什么。我们无法得出可靠结论说,儿童不太可能传播新冠病毒。” 另一个需要警惕的问题是,研究大多集中在有症状的新冠病毒儿童患者,对显示症状可能性小得多的年幼儿童,人们所知甚少。 多伦多大学Dalla Lana公共卫生学院传染病专家和副教授Ashleigh Tuite说,学校传播的风险更大,因为儿童的社交圈通常比成年人大。 她说,“如果一个教室有30个人,每个儿童的社交圈里有10个人,你的教室里有一个病例,那么病毒就有可能传播给300个人。返校后,我们的社交网络会大幅度扩大,如果教室里有一个无症状儿童患者,等你意识到病毒在传播的时候,时间可能已经过去很久了。” 加拿大采取了足够措施制止学校无症状传播吗? 加拿大对返校学生的联邦指引重点放在对显示症状者进行隔离上,但对无症状传播基本未提。有关部门也承认,对儿童新冠病毒传播“尚未完全了解”,“随时间推移证据可能会改变”。 多伦多总医院传染病医生Dr. Isaac Bogoch说,“从疫情一开始,我们在了解无症状传播在疫情中扮演的角色上就完全犯了错误。到现在七个月了,我们仍然不知道无症状患者占人口的比例。” 不过尽管缺乏了解,Bogoch说,目前已经到位的返校规程在应对教室里任何可能的无症状传播上会有作用。 “如果无症状患者来到学校,一直戴着口罩,频繁洗手,和其他人保持两米距离,那么他们把病毒传播给别人的可能性就小得多。” 但是联邦政府的新模型警告说,新冠病毒病例秋季可能出现高峰,“封闭和拥挤的室内环境给保持身体距离带来困难,造成爆发高风险。” 快速测试将有巨大好处 对开学安全方面,除了增加通风,保持身体距离,戴口罩,和避免拥挤室内环境这些基本要素,另一个可以控制传播的关键因素就是,快速测试。 Bogoch说,“如果能进行快速测试,那就真的可以很快找到体内病毒足够传播给他人的人。这会有巨大好处,因为你可能确认有传播风险的人,让他们不去工作或者上学,从而不会传播给他人。” 但是加拿大目前没有被称为抗原测试(antigen tests)的快速测试技术。这一技术可以让学校迅速测试整个班级,结果在30分钟左右就可获得。 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谭咏诗医生(Dr. Theresa Tam)本周在新闻发布会上说,“目前,我们的措施里不包括对人群,特别是儿童和老师,进行常规测试。如果学校有病例,我们预计会迅速做出反应,展开测试,并寻找接触者,但是目前,加拿大技术不支持常规测试的做法。” 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本月授权抗原测试在美国紧急使用。堪萨斯等州从幼稚园到十二年级的学校已经开始推出使用。 谭医生说,加拿大在积极寻求使用类似技术,但是抗原测试尚未得到加拿大卫生部批准。 在不能进行抗原测试的情况下,监控测试也能够在病毒传播前找到无症状传播病例,其做法就是使用我们现有的技术对班级学生进行随机测试。 但是加拿大没有一个省或地区的返校计划把监控测试作为重点。 Hyde说,“我们绝对需要在学校里进行监控测试。最起码,我们需要进行这种测试以获知数据,来判断学校到底有多安全。” 部分省份,如卑诗省和纽芬兰省,倾向于推迟开学,以准备更充分,另一些省份,如安省,则倾向于在不确定中继续前进。 安省首席医疗卫生官Dr. David Williams周四引证省内的低传播率说,学生返校的风险微不足道。 “如果有风险,我不会建议学校在目前形势下开学。所以,此时此刻,我没有看到风险。” 但是其他专家不同意。他们说,不完善的研究并不能提供儿童无症状传播的清晰画面,而且大部分加拿大学校不会进行新冠病毒检测,接下来的几个月,新冠病毒第二波可期。 Bogoch说,“不可避免。很可能是在秋天,我们会看到病例上升。” “我们要确保有良好的早期检测系统,这样我们才能快速确认爆发,在疫情失控前做出反应。” (CBC图片)语冰编译

家长:准备妥当最重要

星岛日报讯 安省政府周五容许教育局在新学年首周分阶段复课。约克区教育局将于下周一开会商讨相关安排,有家长希望当局准备妥当才复课。 约克区教育委员谭国成周五接受星岛A1中文电台时事节目《A1出击》访问时表示,教育局将于下周一开会,估计到时会讨论是否分阶段复课。他认为,分阶段复课是好开始,但如何实行是一个考验。若安省教育厅长莱切可以让教育局有更大灵活性,延迟多过一周去分阶段复课,可能让师生及家长更放心。 他表示,家长都担心第一周复课的情况,相信师生和家长都需要时间预备复课程序,例如入学校如何排队等,如果有多点时间预备会好很多。若第一天所有几百名学生全面复课,会对校长有很大压力。 谭国成表示,他倾向分阶段复课,循序渐进也可以减少小息或午饭时,在操场监督学生的老师压力,同时让学生知道活动范围,可望确保学生的社交距离。但约克区北部地区,可能未必像万锦等城市,有太多学生的问题。他认为,分区分阶段复课是一个可以考虑的方案,且毋须再咨询家长有关分阶段复课的意见,因为明白家长意愿,估计周一约克区开会后,会决定是否分阶段复课。 家长周太认为分阶段复课是好事,可以接受,但可以做得好一点。她表示,过往首日复课都非常混乱,操场会挤满家长及学生,因为他们不知道学生被分配到哪一班,唯有听老师叫名。若分阶段复课,可以减少这个混乱情况,确保不会有太多人聚集。 探讨幼童戴口罩会否影响呼吸 但她认为,当局可以做多点准备功夫。她建议,开课前一周,通知家长,学生被分配到哪一班及哪位老师,何时返学,甚至提供学校平面图,指示家长可以在哪个门口进校,务求分阶段去分散人群,限制同一时间只有若干人数出入。 周太又建议教育局考虑毋须高年级的家长陪同,低年级限制一个家长陪同等。若教育局需要多点时间准备,可以接受迟点才复课。 安省保守党省议员彭锦威表示,省府容许教育局分阶段复课是听取民意及教育局诉求后作出的调整。虽然有家长及教师要求所有学生戴口罩,但省府的医疗专家正探讨幼童长期戴口罩,是否会影响呼吸的问题。星岛特约记者杨婉文

多伦多市公校教育局或延迟小学开课

■■多伦多公校教育局可能延后开学日期。加通社 ■TDSB主席布朗。加通社   星岛日报讯   多伦多公校教育局(Toronto District School Board,简称TDSB)警告称,如果动用教育局自己的储备金,来承担新学年减少小学班级人数所需的相关成本,则可能会带来财政上的风险。为确保小学生有足够教室空间上课,TDSB正考虑延后开学日期的可能性。 安省政府周四宣布,将允许各教育局动用5亿元的储备金,帮助减少小学班级人数,解决疫情下新学年开学的安全问题。省府还表示允许各教育局使用其财政盈余。教育厅长莱切(Stephen Lecce)形容,这些资金是能够立刻派上用场的“雨天”储蓄,可以用于确保增加额外的教职工和“替代空间”,令到小学教室内可保持足够的身体距离。 存财政风险 反对动用储备金 这一宣布很快遭到了教师工会的强烈反对。TDSB临时教育总监杰克逊(Charlene Jackson)周四晚间在致TDSB学务委员的备忘录中警告说,TDSB预留有1.31亿元的储备金,这笔钱已经指定用于支持一些正在进行中的项目、学校预算结转以及未来的福利支出。如果要使用该储备金中的一大部分,来承担减小班级规模所需的全部成本,将不是审慎或合理的财务管理。 新当选的TDSB主席布朗(Alexander Brown)表示,TDSB正在努力争取新学年学校重开时,小学班级规模能够减少,但目前尚不清楚教育局将如何能做到这一点。布朗周五对CP24表示,TDSB面临的挑战是,将不得不考虑安排孩子在哪里上课。 为保证小学生有足够教室空间,TDSB正在考虑推迟或错开新学年开始日期的可能性。 布朗指,几周前,教育局的前任主席与市长就此进行了讨论,他们表示愿意以任何可能方式,找到可以使用的空间。 布朗希望看到与市长及市政府工作人员的相关对话能够继续。 社区中心图书馆或变临时教室 布朗指出,更多教室空间可能会是在社区中心和图书馆。如果教育局决定将储备金用于学校以外的其他更多空间,将需要一些时间来寻找并敲定这些场所。布朗说:“不知道这是否意味着我们的开学时间要推迟整整一周,抑或是要错开开学日期。” 教育厅长莱切周五表示,他对错开开学日期的计划持开放态度,并正在与教育局合作,确保他们对开学时间表感到满意。 他说:“让孩子们重新回到课堂是当务之急,这对于他们的身心健康和成长都非常重要,但是我们需要灵活且合理的措施。我们将遵循以科学证据为基础的公共卫生建议,确保9月份让孩子们安全返校。”

9月开学是否需要戴口罩? 来看看各省规定

■加国学校将在9月于疫情之下开学,学生的健康备受家长关注。星报 2020年的9月将注定与往年不同。由于家长、老师和学生都在关注如何在疫情下安全返回课堂的问题,今年的开学季将伴随更多的不安。戴口罩还是不戴?各省都已出台或在酝酿各自的返校规定和计划。 据《星报》报道,目前全国各省都计划在秋天重开中小学校园,但对让学童彼此保持距离的要求就有所不同,安省是唯一一个强制要求所有第4至12班学生戴口罩的省份。此外,所有省份都要求感到不适的学生和老师呆在家中不要去学校,并要求采取额外的清洁措施及遵循严格的洗手规定。以 下是各省的安全返校计划: ‧安省课堂需戴口罩 安省的大多数学生将在9月全日制返校。 小学生和许多高中生将按标准班级规模每周上学五天,而病毒风险较高的二十多个教育局的中学生,将只有一半时间到校上课。这些高中生的最大班级人数改为15人,他们不在学校时将获得与课程相关的独立教学,其中一些必须是实时视频会议形式,或其他的同步学习方式。 安省要求第4至12班学生在课堂上戴口罩,同时鼓励年龄较小的学童也戴口罩。 ‧魁省错开上学时间 魁省是仅有的两个在2019-20学年结束之前让学生返校上课的省份之一,但全国疫情最严重的城市之一满地可除外。 魁省于6月份发布了秋季返校计划,包括执行严格的身体距离规定。第9班以下学生之间必须保持两米的距离,但由6名学生组成的小型小组除外。对于较高班学生,学校可以决定实施类似的分组,或错开上学时间,每两天到校一天,一半的教学在线上进行。 魁省将不要求学生和教职员戴口罩。 ‧卑诗建立“学习小组” 卑诗省是加拿大唯一在上学年结束前重开所有学校的省份,不过是非全日制,且基于自愿原则。 目前该省已宣布了所有学生全日制返校上课的计划,计划的显著特点是建立“学习小组”,即是在校内建立社交隔离区,限制能够在教室之外进行社交的学生人数。对于小学生,学习小组最多60名学生,高中生为120名。 卑诗省教师工会反对重返校园计划,认为还为时过早。 在卑诗省的课堂,戴口罩将不是强制性的,但在无法与人保持距离的情况下,建议使用口罩。学校内将提供口罩。 ‧亚省设较长休息时间 亚省要求中小学生在秋季回校全日制上课。该省的返校计划强调清洁所有表面,并向学生和家长广泛传播有关保持身体距离及使用消毒洗手液的信息。 计划中允许各校设定较长的课间休息时间,以便减少在同一时间社交的学生人数。根据亚省的计划,戴口罩非强制,但卡加利教育委员会建议在学年开始时戴口罩。 ‧沙省采分阶段返校方式 沙省已宣布了分阶段返校的方式,其中返回课堂教学取决于该省是否将新冠病例数保持在最低水平。该计划规定,如果疫情死灰复燃,则可能重回家中上课模式。 沙省将在下周宣布9月会实施其返校计划的哪个阶段。戴口罩将是非强制的。 ‧缅省学生不需戴口罩 缅省所有中小学生都将在秋季返校上课,但高中生可能仍会采用在线和课堂教学相结合的方式学习。 各高中将决定各自的学生返校计划,但要求学生只能在最大规模为75人的“群组”中互动。高中生可能每周仅两天到校上课。第8班及以下的学生将全日制返校,学生不需要口罩。 缅省上月取消了在公共建筑物内强制戴口罩的规定。 ‧纽省采错时返校形式 纽省在6月宣布了重返学校计划,包括重要的身体距离措施。第5班及以下班级的学生仅允许以15人为一组进行互动。初中生仅可与教室中的其他成员互动,而高中生将错时返校,大约一半的教学在线上进行。 ‧新省为乘校车学生提供口罩 新省计划在秋季让学生重返校园,要求对教室进行重新规划以保持身体距离,并且限制学生只能在教室区内进行社交活动。 该省将要求高中生在无法保持身体距离的情况下戴口罩,但学生不必在桌子已分隔开的教室中戴口罩。 学校聚会和大会将被取消,且学生须在课桌上吃午餐。省府将为处于公共区域的高中生以及乘校车的所有学生提供口罩。 ‧爱岛鼓励父母送孩子上学 学生将在9月份返校,教室会重新安排,以保持身体距离,休息时间将被错开,学生仅可在群组内进行社交活动。 该省还计划减少公交路线,要求父母在可能的情况下送孩子上学。学校可能要求学生和教职员在公共区域戴口罩。 ‧纽省复课形式三选一 纽芬兰省在7月初发布了三种方案:全面返校,但需保持额外的身体距离;部分返校以及取消上课。省府尚未正式宣布秋季将采用哪种方案。 该省不建议低龄学童戴口罩,但学生和教职员工可以选择佩戴。

福特:下周初决定何时重开学校

安省省长福特表示,省政府将于下周初决定有关何时重开日托中心及公立学校;但他强调,紧急状态令下,学校不可能在5月份重开。 安省学校自3月13日关闭至今,除紧急日托中心外,所有学校及一般日托中心都要关。 福特表示,即使从疫情的数据反映,政策是朝向正确方向前进,但他强调,仍有很长道路要走,未来日子,在继续重启经济措施上,将会有很多工作要做。 福特强调,安省已经避过出现6,000人死亡,成千上万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最坏情况。 福特又回应1名青少年以时速逾300公里飙车的事件;他表示:“这令人感到震惊,绝对令人感到震惊”。 另外,安省财政厅长菲利普斯(Rod Phillips)表示,省政府正与渥太华及市政府合作,制定回复经济活动的计划。 而安省卫生厅长叶丽雅(Christine Elliott)则表示,省政府推出的33亿保健资金,是过去10年以来最大额投资。 (图片:CTV) T02

魁省想重开学校让儿童产生抗体?专家质疑!

全国疫情最严重的魁省,计划解封学校及托儿所,理由是儿童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风险较低,且可以让儿童产生抗体;但魁省政府的建议,遭到不少学者与专家的批评及质疑。 魁省公共医疗总监Horacio Arruda上周五(10日)表示,儿童感染新冠病毒而出现严重病征“十分罕见”;他表示,容许儿童感染病毒,并产生抗体,会有助社会。 Arruda表示:“我认为,由于有更多儿童会自然受到这种疾病的免疫,故他们成为年长人士受感染的有效载体的可能性便会降低”。 有证据证明,被新冠病毒感染的儿童,很少出现严重病征,故人们开始谈论,将学生暴露于这种病毒中,作为一种准疫苗接种策略,及建立畜群免疫的方法,以及强调这是对新冠病毒在社会内部传播的一种抵抗。 魁省省长Francois Legault亦提出5月4日前重开学校及托儿所的想法;他表示,若果疫情稳定,成年人亦可以重返工作岗位。 但Legault的言论遭到教师工会及家长的批评,指过早重开学校可能是1个噩梦,且儿童可能将病毒传播予年长家人。 有卫生专家亦对该策略提出质疑,指有更大的伦理问题需要考虑。 多伦多大学药学院教授Alison Thompson表示,让儿童在学校中接触病毒,与强制接种疫苗相距甚远;她表示,这不仅是建立免疫力的问题,因为儿童必须首先要生病;她指有关建议是“疾病策略”。 Thompson表示,太早重开学校,会带来不少问题,儿童将会成为病原体的主要媒介;她表示,这不是透过疫苗获得的免疫力,是透过自然获得的免疫力,这很难知道,是否对成年人会构成甚么风险,及成年人如何获得免疫力。 麦基尔大学流行病学系教授Erin Strumpf质疑,Arruda的策略是否会在社会上建立足够群体免疫力,以保护最弱势的社群;她表示,学校最终会因应其他原因而开放,但给儿童接种疫苗是一项必须附带条件。 (图片:加通社) T02

开学用品支出大 家庭平均花费507元

新学年周二便开始。在星期日,购物中心有不少人赶买用品开学。最近一项调查发现,北美家庭在开学用品上平均花费507元。 学生卡尔(Aden Cull)、汤森(Dylan Thomson)和卡特赖特(Devin Cartwright)正在检查他们名单上的物品,看看有否漏买。其中卡尔表示,他预算花费500元,这笔钱是他从兼职洗碗的工作中所节省下来,而卡特赖特则预算用400元。 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一年级学生芬顿(Nicholas Fenton)也买了一些物品作开学用,他承认没有真正的预算,现时只用了100元。 24岁卑诗大学(UBC)学生卡纳(Shilpa Khanna)称,过去几年读大学,每年花费的金额差异很大,没有具体的预算,但会尽量不买无需要的东西。 卡纳说,她经常买新衣服上学,但近来意识到这不是必需。 专家建议考虑二手或翻新产品 此外,布朗(Kevin Brown)忙着为两个女儿购买开学用的文具和衣服。至于开支预算,布朗称,如果女儿喜欢,又有需要和合理,他都会买。 最近一项由RetailMeNot.ca所做的调查发现,北美父母本年度平均花费507元,作为子女准备开学之用,比去年多40元。 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rnst&Young)在2018年发表的一份报告显示,随着2017年强劲的零售年度,加拿大人在这方面的花费将平均多4%。 为子女开学,并非所有家长都花很多钱。居住在安省滑铁卢(Waterloo)的46岁父亲尼瓦(Karl Zenith Nieva),育有两个孩子,分别13岁及16岁。他表示,已与两个孩子沟通好,他只会提供基本必需的用品,假如他们想要更多的东西,他们必须用自己的钱来买,好像13岁孩子做家务劳动赚取的工资,举例说,一条牛仔裤在Old Navy,要25元,假如他们想要50元的名牌牛仔裤,差额便要他们自己填补。 有专家教路,如何在购买开学用物品上避免超支,包括列出购物清单(不是一时冲动);可以的话,不妨考虑购买二手或翻新产品;或者利用忠诚奖励,好像Air Miles来购买笔记本电脑等物品;甚至建议家人参与,例如祖父母,当作圣礼节或生日礼物。综合报道

开学别只忙着置办文具 家长记得教教孩子交通规则

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 暑假尚有一星期就结束,家长忙于为子女准备开学用品之际,也应该让子女再次学习交通安全和交通规则。加拿大保险公司RSA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50%的行人并不知道骑自行车的人何时有道路优先权,33%自行车客也不熟悉交通标志。安省有超过140万名学童在下星期将返回校园上课,交通安全是一大顾虑。去年仅在大多伦多地区就有36名行人和4名自行车客被汽车撞死,当中有21名行人和4名自行车客是19岁以下。 33%自行车客不熟悉交通标志 司机在校区超速、分心驾驶和不遵守交通标志固然对学童造成危险,但病童医院和约克大学的研究发现,家长接送子女时违规停车,以及让子女在学校对面马路上下车等危险行为,也对学童构成极大威胁。报告指出,不能够把交通安全问题全部归咎于司机,行人也要为交通安全承担责任。不少行人未有依循交通规则过马路,过马路时打手机,甚至与同伴嬉戏都是危险行为。 RSA高级副总裁Donna Ince表示,作为汽车保险业者,RSA非常重视交通安全。 该公司除了建议政府改善校区的交通标志外,也推出TruceTo.com,让学童和家长测试交通安全知识。

教育局警告不保证区内入学 学额供不应求家长不安

马奈克带子女逛街,街头随处可见地盘。加通社   马奈克担心幼女未能跟随哥哥就读同一间学校。加通社 综合报道 多伦多李斯利维尔区(Leslieville)近年有大量柏文大厦落成,导致人口急增,亦令区内出现学位紧张。有该区家长坦言,担心幼女未能跟随哥哥就读区内同一间学校。 多伦多公校教育局(TDSB)早前在部分社区张贴警告牌,提醒有意在该区置业的买家,其子女未必保证在区内入学,相关条文也被纳入买卖合约条款。TDSB发言人彼特(Ryan Bird)证实,当局在全市110个新发展项目张贴出这类警告。 马奈克(Serina Manek)住在李斯利维尔区有7年,育有一名5岁儿子和一名3岁女儿。她说近年目睹该区逐渐变成多伦多最受欢迎的住宅区之一,人口急增到有点失控,她说:“刚开始的时候,是年轻家庭搬入来,但随柏文大厦增加,事情变得难以控制,(人口)太多了。” 校内学生人数增逾倍 马奈克担心幼女未跟随哥哥就读同一间幼稚园,她慨叹:“走在街头,见到这些警告牌,令人很不安。”她的朋友Holly Andruchuk的儿子刚入读幼稚园,所就读的Morse Park Junior Public School在2010年只有200名学生,但今年增至超过500人,儿子的班别有多达27人,课室被编到二楼。 校方坦言由于举行户外活动的话,老师便要花时间带学生落楼梯,因此户外活动有所减少。马奈克认为,有家长可能会因而搬到另一区居住。 除了多市李斯利维尔区,密市亦有类似情况,由于迁入柏文大厦的家庭超出预期,皮尔区公校教育局亦有在区内贴出学位可能不足的警告牌。 资料来源:加通社

大多地区开学日天气晴朗下午有骤雨

综合报道 今日为大部分学校的开学日,多伦多公校教育局及天主教教育局辖下学校今天起正式开课。 加拿大环境部(Environment Canada)预计,多伦多和大多区今日天气晴朗和凉爽,惟下午有机会下骤雨,莘莘学子出门时宜多携一件轻便外套和雨伞。 环境部预计,大多区和多市今日日间的温度约为摄氏14度,天晴有云,最高气温将升至19度,下午30%机会有骤雨,建议外出接孩子下课的家长或须带伞。 环境局昨日下午曾向多伦多、咸美顿、荷顿区(Halton)、约克区和皮尔区发出雷暴警告,表示雷雨带会为区内带来恶劣天气,预料多云有雨天气持续至周六。 预计周三至周五日间天晴,间中多云有雨,下雨机会介乎30%至40%,早上最高气温介乎摄氏18至19度,周三、周四晚上最低气温为11度,周五则降至8度。周末及周日天气晴朗,全日温度介乎摄氏8度至18度。 资料来源: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