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6月28日 星期二 18:12:15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微软

微软投资收获颇丰

微软投资的一家实验性医疗保健企业,截至目前收获多多。图为纽约一家微软商店。路透社

微软下架华为笔记本电脑 会不会中止Windows授权?

The Verge截图 上周末微软网上商店删除了华为笔记本电脑销售列表,在微软网上商店中也无法搜索到华为的任何硬件设备。微软实体商店仍在出售现货供应的华为笔记本电脑。 据美国科技媒体网站The Verge5月21日报道,华为MateBook X Pro是目前美国最好的笔记本电脑之一,如果没有了Windows许可,它或许将无法与MacBook Pro、惠普Spectre x360以及微软Surface系列相抗衡。 在特朗普政府启动对华为的制裁措施后,谷歌率先在宣布中止对华为的许可,但微软对于是否会中止华为的Windows授权仍然保持沉默。 据观察网报道,昨日网络曝出截图,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透漏,“华为的自研OS操作系统最快今年秋天、最晚明年春天将面市。” 他表示,这套操作系统打通了手机、电脑、平板、电视、汽车和智能穿戴等设备,统一成一个操作系统,并将兼容全部安卓应用和所有Web应用。而且,如果安卓应用重新编译,在这套操作系统上,运行性能提升超过60%。余承东评价称,这是面向下一代技术而设计的操作系统,是面向未来的微内核。 网传的群聊记录截图  

咦?微软发现华为电脑“有后门”?

■■图为一款华为Matebook笔记本电脑。网上图片 美国微软公司发现,华为笔记本电脑确实曾装有后门,只是被发现后迅速进行了修补,并补发了通知。 华为笔记本电脑被发现装有后门,是今年1月份的事情。美国之音报道,英国网络安全杂志SCmagazine和美国科技网站Lightreading 3月29日说,微软工程师是靠安装在视窗10(Windows 10) 上的“微软卫士先进威胁保护系统(Microsoft Defender Advanced Threat Protection)”发现华为后门的。这个系统的电脑内核(kernel)程序传感器当时向微软工程师发出了警示,提醒说在华为Matebook笔记本电脑上发现了后门。这个后门安装在华为笔记本电脑的PCManager软件中,让无特权用户使用用户特权建立程序。 而经过进一步检查,微软工程师又发现了一个驱动器,可以在电脑的内核程序中,执行最高层级的环形特权(ring-0)。 微软工程师3月25日公布,“我们查到此异常行为源于华为开发的一个设备管理驱动器,”“进过深入研究,我们发现一个设计失误导致这一缺陷,能让地区特权升级”。 美国科技网站Lightreading说,华为被发现存在后门对华为十分不利。美国就指控华为在网络设备中安装后门。华为对此加以否认,美国政府也从来没有提供华为设备存在后门的证据。 华为接到微软的通知后立即采取行动,对软件进行了修补,“迅速展开专业的合作”。微软对此表示感谢。科技网站Lightreading特别指出,这个缺陷并非华为特有,“有报道说,它的启发可以是红色,白色,也可以是蓝色”。

隐患多 三巨头脸孔辨别合约面临新压力

■谷歌、亚马逊、微软脸孔辨别合约再遇新压力。资料图片   据网站The Verge报道,90个维权组织日前联署向亚马逊、谷歌和微软发信,要求这三家公司承诺不向政府出售脸孔辨别技术。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 ACLU)、难民及移民教育及法律服务中心(Refugee and Immigrant Center for Education and Legal Services, RAICES)以及电子前哨基金会(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 EFF)等组织向三家公司施压。这联署信显示硅谷一些最具影响力的公司以及它们加强力度开发脸孔辨别技术所遭遇的压力与日俱增。 ACLU加州分部科技及民权总监Nicole Ozer表示:“我们正处于脸孔辨别监视的十字路口,现时这些公司所做的决定,将会决定到下一代在出席抗议活动、前往宗教聚会或只是简单过日常生活,是否需要担忧受到政府追踪。” 谷歌和微软近日承认涉及脸孔辨别服务的风险,以及服务被别有用心者滥用和监视的机会。谷歌在去年12月更加公布,在这些滥用漏洞未解决之前,不会销售其技术。 微软总裁史密夫(Brad Smith)为这项技术提出一些安全措施的建议,称国会可以立法来压制滥用,例如减少偏见并在跟踪个人需要取得法庭命令等。但各维权组织仍要求这两家公司作出更大的承诺。 亚马逊在推销其脸孔辨别作为云端平台其中一项服务尤其进取。网站NextGov在上周报道,联邦调查局(FBI)将会展开亚马逊的脸孔辨别技术Rekognition的试验计划。 亚马逊执行长贝佐斯(Jeff Bezos)曾公开承认这项技术可被滥用,但他继续追求与联邦政府展开合作计划。在去年十月,贝佐斯表示亚马逊会继续寻求与国防部展开价值100亿元的合作协议,尽管遇上员工的反弹,亚马逊要为国防部提供云端服务。谷歌则选择放弃竞投这项仍未落实的合约。 谷歌、亚马逊以及微软皆未有回应记者的查询。 Ozer表示:“这些公司再不能够假装那‘先破坏后修补’的做法可行。历史已教训我们,政府是会利用好像脸孔辨别这些技术来针对有色人种、少数派宗教以及移民的社群。”

比尔·盖茨排队买汉堡 豪华套餐只要$7.68!

When you're worth about $100,000,000,000 and stand in a queue to get Burger. Bill Gates was reportedly spotted waiting in line at Dick’s Drive-In over...

云端事业推动成长 亚马逊微软抢下全球前两大市值宝座

■过去一年来,亚马逊股价涨幅高达29%。资料图片   亚马逊及微软近日接连抢下全球前两大市值宝座,也让投资者对两家公司业绩更加寄以厚望。分析师认为两家公司只要继续推动云端事业成长,市值续涨不是问题。   过去一年来亚马逊股价涨幅高达29%,微软股价也上涨17%,相较之下昔日市值天王苹果股价在过去一年下跌13%,让亚马逊有机可趁登上全球市值最高企业宝座。   如今亚马逊和微软两家公司市值总和高达1.6万亿美元,但高市值也为双方带来更多压力,因为即将公布的上季(去年12月底止)及去年全年财报将成为投资者关注焦点。   过去一年来,包括苹果、脸书及谷歌母公司Alphabet等科技大厂成本快速增加,相对压迫获利淡间。标普资本IQ公司估计,上季标普五百上市企业中的科技公司有58%获利增幅不及营收增幅。 然而,亚马逊和微软却是罕见的例外。 标普资本IQ公司估计亚马逊上季营业获利年增74%,超越19%营收年增幅。 微软上季营业获利年增18%,也超越13%营收年增幅。 华尔街预期,亚马逊和微软本季将再次缔造获利增长率大于营收增长率的优异成绩,原因就在两家公司都靠云端事业推动成长。 亚马逊AWS及微软Azure是目前公有云服务市场两大主要势力,两者年营收合计500亿美元,且2020年前可望增加1倍。 以亚马逊为例,过去12个月内亚马逊总营收只有11%来自AWS,但营业获利却有60%来自AWS。

亚马逊超微软 首次晋升最高市值上市公司

■亚马逊7日市值接近7970亿美元,史上首次成为最高市值上市公司。法新社   股价连跌打破了苹果对全球最高市值公司的王位垄断,王座争夺变得异常激烈,继微软之后,亚马逊也在收市时夺得头名。   7日盘中,亚马逊股价一度涨约2.7%,市值早盘达到约7900亿美元,较微软高出约50亿美元,跃升市值第一位的上市公司。亚马逊将领先优势保持到了收市,最终收涨3.44%,收创12月13日以来新高,收市时市值接近7970亿美元,史上首次晋升最高市值上市公司。位居次席的微软微涨0.13%,市值超过7830亿美元。   谷歌母公司Alphabate和苹果当天均收跌0.22%,综合纳斯达克和彭博资料,Alphabate A类股市值在7450-7490亿美元左右,较苹果市值高出400多亿美元,苹果市值在7020亿美元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苹果因下调收入预期遭重挫后的市值表现,并不意味着苹果的市值会一直和亚马逊等三甲拉开距离。不过,最近几个月苹果已经不止一次被微软或是亚马逊超越,失去全球市值桂冠。 2018年11月26日盘中,微软自2010年以来市值首次超越苹果,苹果自2013年以来首次让出最高市值个股的宝座,但收市时苹果反超。12月3日盘中,亚马逊市值一度较苹果高约1亿美元,较微软高逾70亿美元,但底以宝座并未坐稳,收市时苹果再度反超。 截至2018年最后一个交易日收市,微软市值达7798亿美元,将市值7491亿美元的苹果和市值 7344亿美元亚马逊甩在身后,这是微软自2002年以来首次以全球市值最高上市公司的身分结束一年的表现。 2019年第一周,苹果又遭重挫,与微软等“劲敌”的市值差距拉大。3日,苹果收跌9.96%,创六年最大单日跌幅,收创逾一年半新低,全天市值缩水逾746亿美元。这次暴跌始于苹果意外宣布下调年末重磅购物季所在季度的业绩预期,这是苹果十六年来首次下调收入指引。摩根士丹利首席美股策略师Mike Wilson7日报告称,虽然对股市已不那么悲观,但希望逢低买入的投资者应该意识到,苹果的营收警告和对美国制造业资料的下跌可能是新一轮负面消息的开始。“基于估值、情绪和仓位,我们的展望肯定比一年多来更具建设性,但我们认为现在还不到宣布安全无虞的时候。上周疲软的PMI和苹果调低预期不太可能是孤立事件。”

微软时隔16年重夺最大上市公司宝座 市值将破一万亿

■微软2018年业绩表现强劲,每一份财报中的盈利和营收都超出分析师预期。资料图片   微软四季度的表现并不十分亮眼,但它仍然成功地重新获得了一个令人垂涎的头衔:按市值计算最有价值的美国上市公司。 尽管微软的产品发布可能不会像苹果那样吸引公众,但在CEO纳德拉(Satya Nadella)领导下的数年转型之后,该公司仍然稳步前进。新浪财经报道,纳德拉领导下的微软将云计算、开源软件和跨平台服务等列为优先事项,并已不再强调Windows。他在接受CNET采访时称:“你加入这里不是为了表现酷,而是为了让别人变酷。” 自微软超越苹果,重夺美股最大上市公司宝座以来,时间已过去了一个月。随着2018年结束,微软自2002年以来首次高居全球市值第一。四季度对微软来说并不是有史以来最好的一个季度,1987年一季度,该公司股价上涨一倍。 事实上,这是微软多年来表现较差的季度之一,伴随美股市场的广泛抛售,微软股价四季度累计下跌了11%。 不过,微软的表现仍好于其他顶级公司。亚马逊股价四季度下跌25%,苹果下跌了30%。2018年全年,微软股价累计上涨近19%,收于101.57美元,市值为7797亿美元。就业绩而言,微软2018年也表现强劲。在每一份财报中,其盈利和营收都超出了分析师的预期。 今年6月,微软完成了对GitHub的收购。这是该公司43年历史上第三大收购,仅次于收购LinkedIn和Skype。与此同时,微软游戏业务的营收首次突破100亿美元。LinkedIn业务翻了一番,现在年营收超过50亿美元。表面硬件营收接近50亿美元大关。 Azure公共云继续获得市场份额,从Gap和沃尔玛等公司获得了新业务。Synergy Research的资料显示,第三季度,微软在云基础设施服务市场的份额超过亚马逊、IBM、谷歌或阿里巴巴。 Evercore ISI分析师在早前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在经历了又一年强劲的相对表现之后,我们相信微软在未来3到5年内仍将保持稳定的营收和利润增长,因为它的云投资组合的广度,其不断增长的年金收入基础,以及其强劲的资产负债表。” 一些分析师现在预计,到2019年年底,微软市值将突破1万亿美元。

三大巨头上演“三国杀” 谁是最后赢家?

■苹果、微软和亚马逊这三大巨头企业市值排名来回变动。中新社/新华社资料图片 苹果、微软和亚马逊这三大巨头企业最近正在为争夺市值最高的企业上演着激烈的“三国杀”。在这三大巨头之中,谁会最终胜出,成为未来最有价值的企业?这恐怕是很多人都关心的问题。 今年早些时候,苹果和亚马逊的股价都表现出了强劲的走势,其市值分别突破了万亿大关,但随后又因故双双回落。当苹果和亚马逊的股价回落时,“不当大哥好多年”的微软的股价却保持了持续上扬的态势,并在11月26日盘中一举超越苹果,时隔十六年后重新回到了市值第一的位置。此后,这三大巨头的股价交替涨落,市值排名也来回变动,一时之间难分胜负。 《经济观察报》报道,企业的估值是一个很玄妙的东西。要想看清三巨头未来的市值状况,就必须先对它们在未来的盈利情况作出准确的判断。 苹果不止卖手机 根据苹果公司最新发布的财报,虽然苹果的收入构成中,硬件销售依然占据大头,但是服务项目带来的收益也不可忽视,它已经在苹果的收入来源中排名第二。从这个角度看,将苹果完全归为一家卖手机和电脑的企业并不合适。 如果看一下比较长期的趋势,就会清楚地发现在过去几年中,苹果的服务收入一直呈现出上升的势头。如果排除掉手机价格上升带来的收入增长,服务收入其实是苹果收入构成中最为稳定的增长力量。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有一些分析师甚至认为,苹果很可能在未来转型成为一家软件服务公司。 亚马逊是“伪电商” 亚马逊2018年第三季度的财报显示,本季度亚马逊实现营收565.7亿美元,同比增长29.3%;净利润为28.83亿美元,同比大幅增长1026%;营业利润为37.24亿美元,同比增长974%。从收入构成看,来自北美市场的电商业务和海外电商业务的收入占了八成以上,AWS云业务占了12%。从表面上看,亚马逊确实是一家电商企业无疑。 不过,如果从利润的角度重新进行分析,结论就大不一样了:本季度,亚马逊的AWS云计算业务创造的运营利润为20.77亿美元,占了全公司运营收入的56%!从这个角度看,亚马逊其实是一家“伪电商”,它的真正业务是提供云服务。 微软打开天窗拥抱云 微软于10月25日发布了2019年第一财季财报。从其财报情况,可以清楚地看出,曾经是微软收入核心的Windows操作系统以及PC版Office,现在已经比较边缘化。而针对企业的B端业务,目前已经成为了微软收入的主要支柱。其中,最为重要的是Azure云业务。 尽管微软没有公布其收入的具体数据,但是有分析师分析,这块业务在微软总收入中所占的比例应该高于7%。从这个意义上讲,微软早已不再是我们熟悉的那个靠卖Win-dows赚钱的软件商,它已脱胎换骨,打开天窗拥抱云了。 谁是最后赢家 留给时间检验 ■iPhone近期销售量有所下降。 路透社资料图片   商业世界总是充满了不确定,任何一个变动都可能会引发巨大的格局变化。事实上,现在整个互联网正在经历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的转型,潜在的商机正在不断展现。分析指出,无论是亚马逊也好,微软也好,现在只能说是赢得了一时,究竟谁是最后的胜家,还要留给时间来检验。 苹果过去的成功主要是由于“渠道”和“平台”这两块之间存在着一种良性的互动。由于苹果的产品品质好、口碑佳,所以消费者愿意购买其出产的硬件,而硬件则提供了入口,为苹果的其他收费服务提供了基础。这里有一个重要的前提,那就是作为终端的苹果硬件必须要在市场上占有一定的优势。 然而,这一点在未来是否能够持续,是存在着巨大变量的。在乔布斯去世后,虽然苹果的产品更新速度依然在持续,但是其代际之间的创新却在减少。《经济观察报》刊文指,以iPhone为例,尽管与去年同期相比,近期销售量有所下降,但其总收益和总利润依然都保持了上升。不过,有两个潜在风险会对苹果造成致命的打击。一是关于“苹果税”的反垄断。二是对5G的使用。 和苹果继续埋头收割消费互联网不同,亚马逊和微软都摆出了拥抱产业互联网的态势。从现阶段看,一个重要标准就是谁能更好地掌握云服务市场。

继微软和苹果后 这家公司也加入争夺战 “美国市值最高公司”头衔到底花落谁家?

■微软和苹果为争夺“美国市值最高公司”的头衔已展开一周的较量。资料图片  微软和苹果为争夺“美国市值最高公司”的头衔展开了为期一周的较量,如今亚马逊也闯入这场争夺战。在过去的几个交易日里,这三家公司一直在争夺这一头衔,每家公司的市值都超过8600亿美元。 上周五,微软的市值超过了苹果,但3日,苹果又再次超越微软。在3日的盘中交易中,亚马逊短暂超越了这两家公司。截至3日收市,苹果以8770亿美元的市值领先。亚马逊以8660亿美元紧随其后,微软以8600亿美元位列第三。 新浪财经报道,随着科技行业从去年10月的跌势中出现反弹,这些科技巨头之间的竞争已经加剧。自去年8月苹果成为美国首家市值达到1万亿美元的上市公司以来,这几家公司的股票一直受到密切关注。大约一个月后,亚马逊在收市前也达到了同样的里程碑,当天收市时市值略低于1万亿美元。 上周五,微软的领先地位标志着科技行业的一个重大转变,自2002年以来,该公司已不再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自2010年以来,该公司也不再是市值最高的科技股。尽管按市值计算,苹果和亚马逊一直处于领先地位,但最近两家公司遭遇的挫折让微软获得了优势。 自2014年2月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从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手中接过首席执行官一职以来,微软的市值增长了两倍多。纳德拉加快了公司向云计算服务的转型,并允许公司其他业务部门优先于Windows个人电脑操作系统。 自苹果在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宣布,今后将不再披露iPhone的销量以来,投资者一直担心,该公司正准备迎接旗舰产品销量的大幅下滑。 亚马逊在其2018年第三季度收益报告中给出了疲弱的指引后,也遭遇了类似的抛售。该公司预计第四季度营运利润为21亿至36亿美元,远低于华尔街此前预计的39亿美元。两家公司都随着市场的反弹而出现反弹。3日,亚马逊和苹果分别上涨4.9%和3.5%。 微软和苹果的创始人是竞争对手,软件先驱盖茨和梦想家、设计天才乔布斯。如果说盖茨是软件之父,那么乔布斯就是个人电脑之父。让时间回到1997年,当时微软占据了上风,而苹果几乎是死路一条。 由于在个人电脑软件领域的主导地位,微软成为美国市值第三大的公司,市值1560亿美元。1997年,处境艰难的苹果公司在美国500强上市公司中排名第456位,市值17亿美元,约为微软的九十分之一。自21世纪开始以来,这两家公司的故事都是一个涅槃重生的传奇。 性感的苹果公司将在iPod、iPhone和魅力十足的发明家乔布斯的背后,展开长达10年的腾飞。而乔布斯彻底改造了公司,不可磨灭地改变人们交流和打发空闲时间的方式。

微软苹果之争犹如“龟兔赛跑”, 微软市值是如何稳步爬升的?

网上图片 微软股价当地时间26日在盘中一度超越苹果,全球最高市值个股短暂易主。我们不由得发问,微软股票市值是如何一步一步攀升上来的呢?在一个被野兔包围的技术世界里,微软似乎就像是一只乌龟。但大家都知道龟兔赛跑的比赛结果如何。 近期的原因是,美国股市投资者最近对科技公司的乐观情绪出现逆转,但微软受到的负面影响较小。此前,科技公司因快速增长而获得了远高于其他行业公司的丰厚回报。从更长远来看,微软仍将继续服务于企业客户,引领他们在所处行业的技术变革中获取优势。 网易科技报道,微软今年的市值稳步超过了谷歌母公司Alphabet、亚马逊和现在的苹果。自今年10月股市暴跌重创全球大型科技股以来,微软股票在很大程度上避开了这场浩劫。该公司股价自9月底以来仅下跌8.5%,相比之下亚马逊和苹果分别下跌了22%和25%。 在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领导的近五年时间里,微软一直专注于自己的优势,有效利用了企业需要帮助引领技术变革的愿望,这一点对科技爱好者来说不足为奇。 微软对其产品进行了重新设计,并对其销售方式进行了调整,依托于企业希望购买技术的愿望,通过技术帮助企业抵御员工和运营方面的未来冲击。 这一发展策略不仅适用于微软的Azure云计算(其与亚马逊的云服务进行竞争,帮助企业将资料从自有资料中心中移到自己的云平台上),也是Office套装软件、适用于企业销售部门的数据库技术及其软件等业务大步前进的关键所在。 微软最近在股票市场上的排名上升,这与该公司的现状也有很大关系。它不是Facebook和谷歌——这两家巨头陷入了广告和资料收集商业模式的舆论漩涡,并在疲于应付来自全球的监管压力。 它也不是亚马逊,这家公司的价值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销售业务增长,但最近并没有以前那么火爆。而且,微软的大部分营收并非像智能手机之于苹果那样来自平板电脑市场。

微软“报仇”十年不晚!公司市值超越苹果坐上头把交椅

今天,科技圈出现了历史性的一刻。时隔十年,昔日王者正式超越苹果成为世界第一! 北京时间2018年11月23日,微软市值正式超过苹果,成为世界上市值最高的公司。截止当天收盘,微软市值为7533.4亿美元,苹果市值为7468.2亿美元,亚马逊市值为7366.2亿美元,谷歌市值为7255.2亿美元。 要知道,这一刻,微软足足等了十年!十年前, iPhone 系列的入世,让苹果公司一路水涨船高,成功的替代了微软,成为了时代的新宠儿。 然而,成也乔布斯,败也乔布斯!乔布斯的离世,似乎让这家改变世界的科技公司,逐渐退去了创新的光环。创新能力的停滞、产品销量的下滑,让这家市值一度超过1.1万亿美元的超级巨头,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里,蒸发了近400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近2.8万亿! 2.8万亿什么概念?等于1个腾讯,7个百度,14个京东,超过了世界排名第27的伊朗全年GDP总量。 如果用图片来直观苹果的十年变化,则是这样: 曾经,人们为了购买一部苹果手机,不惜彻夜排队等候!今天,苹果新品首发日,几乎所有的门店,都寥寥无几,甚至就连黄牛的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个时代,就是如此!不进则退,即便是再大的巨头,也无能幸免。 曾经,我们以为诺基亚手机,永远不会过时;曾经,我们以为柯达相机,永远不会衰退;曾经,我们以为移动是不可跨越的中通讯公司。 时至今日,诺基亚手机倒下了;柯达相机淡出了人们的视眼;腾讯成为了中国最大的通讯公司! 十年前,微软公司曾是世界科技公司的风向标!凭借着Windows系统,风靡世界!然而,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让这家世界顶级公司风头不再!市值一度沦为苹果、谷歌、亚马逊之后。 然而,万万没想到,这个昔日的王者,凭借着在云计算领域的稳扎稳打,弯道超车,重新站到了世界之巅。 也许你们看到的,只是美国科技巨头之间的新旧交替,却没有看到很戏剧性的一幕!在此之间,这些科技巨头之间的赶超,依靠的是,强大的增长空间和韧性。然而,今天,微软之所以能赶超苹果,却靠的是,谁下跌幅度最小! 也就是说,这些科技公司,全部都在下跌,只是微软跌幅最小,因而成就了微软的历史性时刻。这也说明,美国的科技公司们正在失去创新力量的属性;赶超对手,不再是依靠科技创新能力。 来源:综合新闻

微软联合创始人保罗·艾伦遗产200亿美元 想捐一半超级难

10月19日消息,《大西洋月刊》发布文章称,从微软联合创始人保罗·艾伦(Paul Allen)的情况来看,将100亿美元捐赠出去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阿伦是世界上最有名的大慈善家之一,已经总共捐赠了20亿美元,但他离世时却还有多达200亿美元的财富。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2010年,保罗·艾伦(Paul Allen)签署了“捐赠誓言”(Giving Pledge),成为同意捐出至少一半财富用于慈善事业的40人之一,当时他身价135亿美元。这是他从联合创立微软公司、中积攒下来的钱,后来他把这些钱投入到同时处理他的慈善和投资项目的Vulcan公司。“我认为,那些有幸获得巨额财富的人应该将其用于造福人类。”艾伦在签署“捐赠誓言”时写道。“捐赠誓言”活动是由他的朋友、前同事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亿万富翁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共同发起的。 艾伦于美国时间周一去世,享年65岁,曾捐赠亿万财富用于全球各地的慈善事业。和许多科技精英一样,他提倡在世时回馈社会,试图解决当代的问题。2011年他捐出了3.726亿美元。2012年,《慈善纪事报》将他评为美国最慷慨的在世捐赠者。他出资1亿美元成立了Frontiers Group,为非传统科学研究提供资金;捐赠1亿美元用于抗击埃博拉病毒;捐出5000万美元成立了一所计算机科学学院。根据《慈善纪事报》的数据,2016年,艾伦总共捐出了2.95亿美元,相当于其总财富的1.6%。他一生总共向慈善事业捐赠了20亿美元。 他还买下了西雅图海鹰橄榄球对和波特兰开拓者篮球队,并成为了西雅图海湾人足球队的小股东。他购买了影业公司梦工厂(DreamWorks)18.5%的股份,创建了一家独立的电影制作公司,并开设了艾伦脑科学研究所和艾伦人工智能研究所。他今年向一个试图让共和党人控制众议院的组织捐赠了10万美元;他也向民主党提供过捐赠。他的超级游艇有一个游泳池、一个电影院和41间套房。 但在他去世的那天,他的身价为200亿美元——比他签署“捐赠誓言”时高出48%。这表明美国的财富体系是多么的破碎:一位亿万富翁承诺捐出他一半的财产,尽管他慷慨地进行捐赠,大手大脚地花钱,但离世时剩下的钱却比以前还要多。许多签署“捐赠誓言”的人似乎也是如此。《慈善纪事报》的数据显示,比尔·盖茨和梅林达·盖茨(Melinda Gates)在2016年共计捐出了1.414亿美元,但这只是他们签署“捐赠誓言”时的810亿美元净资产的0.2%。(他们目前的净资产为959亿美元。) 艾伦循规蹈矩:通过勤恳工作赚到数十亿美元,然后承诺将其中很大的一部分捐出去。这是一个由安德鲁·卡内基(Andrew Carnegie)在他1889年的论文《财富的福音》(The Gospel of Wealth)中提出的一个著名范例,他在文中主张,公民愿意接受资本主义造成的一些问题的条件是,慈善家们用他们的财富来解决其中的一些问题。但批评人士最近开始质疑这样一种制度:在这种制度下,人们可以赚那么多钱,然后,在捐出大部分钱的同时,还可以利用这些钱来加强市场机制,进而帮助他们一直维持巨额的财富。阿南德·吉里达拉达斯(Anand Giridharadas)在他的《赢家通吃:精英阶层改变世界的小把戏》(Winners Take All:The Elite Charade of Changing The World)一书中写道,超级富豪“是给附带权益巨大税收减免的税法的受益者,间接让公共财库变小,使得城市贫困人口就读的学校经费不足。但这些富豪非常慷慨,得益于他们的慷慨捐赠,这些问题没有出现。” 正如吉里达拉达斯在他的书中指出的那样,超级富豪的日子正变得越来越好过。自1980年以来,美国最富有的0.001%的人的税前平均收入增长了7倍,而最贫穷的那一半美国人的税前平均收入则保持不变。全球亿万富翁的财富增长速度至少达到其他人的两倍多。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将100亿美元捐赠出去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大多数非营利组织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如此大规模的捐赠,这可能需要几乎在一夜之间成倍地增加人手和办公空间。惹眼的捐款也让慈善家们感到不安: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曾向新泽西州纽瓦克的公立学校系统捐赠了1亿美元,但却因未咨询当地社区而受到批评。据报道,在海地地震后,红十字会浪费了5亿美元的捐款。“没人希望自己的一大笔钱白白浪费掉。”波士顿学院法学院研究慈善和税收政策的教授雷·马多夫(Ray Madoff)指出。 但马多夫认为,还有一个更加重大的问题。虽然税收制度鼓励人们拨出慈善基金,但它并没有确保这些基金能够触达从事慈善工作的慈善机构。慈善家把钱捐给私人基金会或者捐赠者指示基金(这些慈善机构持有的钱必须用于慈善目的,但并不要求这些钱一定要花出去),就能得到很大的税收减免。但他们并不能确保这些预留出来的资金最终会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私人基金会被要求每年将其捐赠基金的5%分配出去,但它们也可以将这些资金投入到捐赠者指示基金。每年,通过资本主义赚来的大部分钱都存在某处——没有捐给慈善机构,也没有捐给那些帮助穷人、拯救鲸鱼或为地震灾民提供物资的组织。2016年,捐赠顾问基金的捐款达到232.7亿美元,创历史新高。 “说你将捐出你财富的50%,与实际开支票、把财富转移给机构完全是两码事。”马多夫说道,“这就是我们的慈善税收体系失败的地方。”(据《福布斯》杂志报道,艾伦向捐赠者指示基金“硅谷社区基金会”捐赠了250万美元。)《慈善纪事报》的年度排行榜单显示,去年,按非政府资金募集金额计算,美国前10大慈善机构中有6家是捐赠者指示基金。 《慈善纪事报》撰稿人玛丽亚·迪·门托(Maria Di...

微软擅长培养优秀高管 结果被亚马逊高薪挖角

■亚马逊热衷于挖角微软高管,在2015至2017年,至少有30名总监或更高级别的高管从微软跳槽到亚马逊。资料图片   当亚马逊应用科学主管鲁希.萨里卡亚(Ruhi Sarikaya)今年4月在万维网大会上发言时,台上的一台Echo智能音箱把他介绍为“为我打造大脑”的人。据一名知情人士称,在2016年跳槽到亚马逊前,萨里卡亚在微软任职5年。萨里卡亚跳槽亚马逊,突显了一个招聘趋势:亚马逊热衷于挖角微软高管。 Echo在万维网大会上分享了一个有关萨里卡亚之前工作的有趣事实:他在微软小娜语音助手团队内部创办了一个关键的工作小组。Echo说,“他的工作小组为小娜开发了语言理解和对话管理功能。” 据CNBC报道,知情人士称,萨里卡亚曾在微软任职5年,目前领导著一个超过200名工程师的团队,开发Alexa Brain。萨里卡亚的LinkedIn档案显示,他的团队负责为Alexa的自然语言处理和对话管理,以及其他关键能力开发核心的人工智能技术。 萨里卡亚跳槽亚马逊,还突显了一个更大的招聘趋势:亚马逊热衷于挖角微软高管。据薪酬分析创业公司Paysa称,事实上,最近数年,亚马逊从微软挖来的高管多于其他任何一家公司。在2015至2017年这3年中,至少有30名主管或更高级别的高管直接从微软跳槽到亚马逊。排在第二位的谷歌,这一数字仅仅是5人,同期内苹果和eBay均只向亚马逊“输送”了2名高管,而Facebook、沃尔玛和Netflix则没有一名高管“投奔”亚马逊。 Paysa的资料只包括加盟亚马逊之前在微软任职的高管,而不包括加盟亚马逊前在其他公司任职的高管。Paysa称,它通过分析至少500万份简历得出了上述资料,但没有及时更新他们档案资讯的人则可能没有统计在内。 许多微软“移民”在亚马逊都身居要职。例如电子商务服务副总裁戴夫.特雷德韦尔(Dave Treadwell),曾在微软任职逾20年,2016年跳槽到亚马逊,目前顶头上司是亚马逊全球消费业务CEO杰夫.威尔克(Jeff Wilke);前微软首席产品官马克.惠顿(Marc Whitten),顶头上司是亚马逊硬件部门负责人戴夫.林普(Dave Limp);亚马逊物联网业务副总裁德克.迪达斯卡尔欧,曾是负责Surface Hub业务部门的微软副总裁。亚马逊、微软未就此置评。 微软擅长打造高素质高管 薪酬分析创业公司Paysa指出,近年来亚马逊从微软挖来的高管数量超过其他任何一家公司。要为这一趋势找出一个确切的原因很难。有分析指出,微软培养高管人才的能力也是亚马逊HR招聘者所看重的。 两家公司都位于西雅图,距离很近可能是一个显而易见的原因。亚马逊快速增长、需要迅速招聘大量高管——2015至2017年期间亚马逊员工增长逾1倍至57.7万——也是部分原因。 招聘专家称,但更实际的原因,可能与两家公司各自的品牌形象有关。例如,一名知情人士称,萨里卡亚跳槽亚马逊的部分原因是,Alexa在商业上的成功以及比小娜更普及。除是占有主导地位的电商外,亚马逊在云计算服务领域也是领头羊,在实验多个未来范儿的项目,其中包括无现金商店、无人机送快递服务——打造了更具前瞻性、创新的形象。 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迈克尔.尤西姆(Michael Useem)说,“亚马逊被认为是更令人兴奋、更具前瞻性的创新者,颠覆了几乎每个市场”,他的MBA学生中,把亚马逊作为就业首选的比例远高于3年前。 华盛顿大学管理学教授汤姆.李(Tom Lee)表示,微软打造高素质高管的历史,可能也是吸引亚马逊招聘人员的一个原因。就像数十年来其他公司一直热衷于挖IBM高管,麦肯锡一直是金融领域的招聘基地一样,微软一直以培训高素质科技人才闻名。 薪酬可能是另外一个因素。在最近的调查中,认为自己的薪酬具有竞争力的微软员工比例已经连续3年滑坡,认为自己的薪酬与绩效相符合的员工数量也连续3年滑坡。 亚马逊为招聘高管开出了颇高的签约奖金。据匿名职场应用Blind进行的调查显示,获得签约奖金的亚马逊员工最多,其中许多人声称他们的签约奖金超过10万美元。此外,自2015年以来,亚马逊股价增长了430%。今年2月,亚马逊市值首次超越微软。 西雅图猎头公司CEO葛列格.兰伯特(Greg Lambert)说,“作为亚马逊招聘人员,一大武器是钱,他们愿意出高于市场平均水准的薪酬吸引人才。亚马逊从微软挖人并不罕见,因为微软确实存在一些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著名商业杂志《Fast Company》根据公开Linkedln资讯所收集的资料显示,苹果也十分看中从其他科技公司“挖角”获得高端人才。在技术领域,微软和亚马逊成为苹果AI人才的最大来源。微软被“挖角”的人数最多,亚马逊位列第二,而雅虎和eBay 也成为苹果吸纳人才的两大来源,其后还有高通、IBM、英特尔、Nuance、三星和雷神技术公司(Raytheon BBN Technologies)。

微软高管指AI “经历巨大革命”

人工智能是当前最炙手可热的技术之一,很多人相信,人工智能将会在未来影响人类的生活。The India Express采访了微软印度公司人工智能部门总经理桑达尔.斯理尼万森(Sundar Srinivasan),他认为,“人工智能革命正在一步步走进人们的生活中。”   微软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目标是什么?新浪科技引述斯理尼万森认为,对于电脑来说,它不仅仅要能够理解来自人类使用者的感官输入,还要能够理解人类的想法,以及人类的情感状态。当人工智能技术拥有了这种能力之后,它就能更好的为人类所服务。 微软公司内部相信,在这个全新的时代中,要让电脑更好的了解人类,让电脑理解人类的情感,然后让电脑帮助人们完成所有类型的工作。相信能够创造出能为所有人提供帮助的平台。 斯理尼万森说,他不觉得人工智能会让人类自己丧失能力,它的目的是帮助人类简化工作,为人类节省时间,从而让人类去完成更重要、更雄伟的目标。人工智能应该成为人类的工具,帮我们完成更多工作。人工智能永远都无法摆脱人类独自解决问题。 微软要如何将人工智能整合到已有工作中?斯理尼万森说,我们的最终目标,是要让所有个人和机构都使用上人工智能。我们希望将人工智能技术整合到很多地方,“但是从大体上看,我们将在以下4个领域中整合人工智能:应用、服务(例如Azure中的认知服务)、能用在任何设备上的对话式计算技术(例如Cortana语音助理)以及运行在云端的GPU。” 有人说未来AI会想电力一样普及,对此,斯理尼万森说,人工智能技术将会是未来技术发展的基础。“我认为AI现在正在经历一个巨大的革命。它将会对人类以及经济产生重要的影响。但是我们现在还处在初级阶段。人工智能技术在未来数年内还很难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它还要经历数十年的发展,在这个过程中AI将会给我们带来持续性的改变。”

微软和Facebook 联合建设160Tbps跨大西洋海底电缆

   .     在过去一年中,Facebook和微软一直致力于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项目,增加互联网连接基础设施,以支持不断扩大的访问用户。在这个名为Marea项目中,上述两家技术巨头与西班牙电信基础设施公司Telxius合作,在美国弗吉尼亚海滩和西班牙毕尔巴鄂之间建立了一条长达六千六百公里(四千英里)的海底电缆。  其中数据传输速度高达160Tbps,大约等于2万小时Netflix高清视频的容量。微软表示,这种电缆是技术最先进的电缆之一,是世界上最高容量的电缆,并且它可以升级,以便在将来支持更高的带宽。  Facebook和微软都需要能够在全球高速可靠地提供服务。 Facebook希望获得更多的用户并与公司分享数据,微软希望获得高速带宽,为Office 365,Skype,Xbox Live和Azure平台以及用户在新兴市场上更轻松地提供广泛的云服务。  现在世界上有超过420条连接全球计算机和网络的海底电缆。 Marea项目物理建设已经完成了一年多,电缆将在明年全面投入使用。

微软本周重组 或裁员数千人

■微软本周即将进行新一轮的大重组和大裁员。资料图片 早前,微软大幅缩减从诺基亚收购的智能手机业务,进行了上万人的大裁员,微软内部人心惶惶。而据最新消息,微软本周即将进行新一轮的大重组和大裁员,裁员人数多达几千人,而且是在全球范围内。 据彭博社等美国多家媒体的报道,微软此次的大重组和裁员将会在本周内进行,具体日期尚不详。此轮裁员的主要对象是销售部门,消息人士称,重组计划和裁员将是全球性的,并非局限于美国。 之前的报道并未明确告知微软的裁员规模,但是据一家科技媒体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说,微软本周将会裁减“数千人”。微软销售团队的重组计划,将涉及到企业部门和中小企业部门。 彭博社的报道指出,此次微软销售部门进行的裁员规模,将是多年来人数最多的一次。而在重组计划中,微软仍然会更加强调针对企业市场的云计算业务。 微软现任首席执行官纳德拉在获得晋升之前,负责公司云计算业务,在他上任之后,微软全方位向云计算、云服务公司转型,微软几乎把所有重要的应用软件,都转为了用户支付包月费长期订用的模式,不再是一次性的光盘软件销售。 为了向企业用户推广云计算和云服务,微软甚至斥资260多亿美元,收购了以企业用户为服务对象的白领社交网络LinkedIn。 在云计算和云服务领域,微软依然面临着一条不平坦的道路。 在云计算板块中,亚马逊已经成为行业内毋庸置疑的第一名,一些计算服务能力指标,甚至达到了所有竞争对手的总和,云计算已经成为亚马逊除了网络零售之后最重要的子业务,也是亚马逊股价连续上涨的源动力。 在应用软件云服务领域,微软虽然是传统软件巨头,但是谷歌、亚马逊也正在蚕食微软的市场份额。据年初的消息,已经获得了云计算优势地位的亚马逊,内部正在开发联网使用的办公应用软件,将成为微软Office 365和谷歌办公套件的挑战者。 据报道,微软本周的销售团队大重组,和之前的高管调整有直接关系。去年,微软长期担任首席运营官的Kevin Turner离职,随后两位高管Judson Althoff和Jean-Philippe Courtois负责微软的销售和市场行销业务部门。其中Judson Althoff曾经公开对微软过去的销售策略提出批评,按照他的设想,云计算Azure将成为整个销售战略的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