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0月07日 星期五 11:19:57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捐款

用时7周!加国8旬老人徒步1100公里 筹超$50万善款!

【加拿大都市网】一名80岁老人用近7周时间,从卡尔加里步行到温哥华,并于周四(11日)完成其旅程,成功为卑诗癌症基金会(BC Cancer Foundation),筹集超过50万元。该名老人在冲线后发表感言,对帮助其完成旅程的人致谢,又呼吁大众关注癌病问题。 80岁老人阿费尔巴赫(Gary Averbach)用近7周时间长途跋涉,从卡尔加里步行到温哥华,沿途攀山涉水,并须对抗炎暑,但终仍顺利于周四早上约11时半,在温市中心普尔广场(Jack Poole Plaza)成功冲线,在现场媒体和支持者的见证下抵达广场,完成其超过1,000 公里的旅程。 阿费尔巴赫于早上启程,完成其最后2公里路程。警方当天派出了骑电单车的交通警,在前为其开路;而其身后还有一众追随者。 在其即将抵达终点之际,另一班支持者早已在此守候多时。在众人高举的纸牌上,写满支持阿费尔巴赫的语句,以肯定其壮举;他们又在阿费尔巴赫步入普尔广场当刻夹道欢迎,并拍手喝彩,场面热闹。 阿费尔巴赫在冲线后发表感言,首先感谢帮助其完成旅程的人,又呼吁大众关注癌病问题。他提到,在其开展旅程伊始,并未引来太大关注;但在众人的帮助下,加上癌症基金亦帮助其架设网站,使其旅程开始为人所知。他提到即使旅途艰难,但在路上仍有不少路人为其打气。 他又在随后接受访问时,鼓励更多人一道身体力行,为帮助对抗癌病问题出力。 癌症基金也派员到终点处,迎接阿费尔巴赫。发言人表示,相信后者的壮举会为更多人带来启发。基金代表随后更向赠致送按摩礼券,以表谢意,场面欢乐。 阿费尔巴赫于 6 月 25 日,从卡尔加里加拿大奥林匹克公园(Canada Olympic Park)开始其旅程,路上平均每天步行 27 公里,途中更穿越了洛基山脉。此行被称为“鲍勃癌症研究之路”,旨在为基金会筹款项,并纪念其于 2021 年因癌症去世的表弟和挚友戈登(Robert Golden)等亲友。而筹得的捐款将用于研究软骨肉瘤、肺癌、胰腺癌和肝癌等癌症。 V22 图文:星岛记者黄良润

渥太华的车队抗议活动 筹集的800万捐款下落不明!

【加拿大都市网】2022年初,渥太华的车队抗议活动在占领市中心的三周内筹集逾2,000万元。法庭文件显示了抗议组织者如何花费这些捐款和未使用的款项,但有接近800万下落不明。 CBC报道,据监督捐款回收的第三方机构KSV Restructuring Inc.所提交的报告称,在支持各项活动所筹集的大约2,400万元中,它持有的金额不足200万。 托管中的大部分款项来自车队领导人利奇(Tamara Lich),她组织抗议活动获得大部分资金,她目前已被起诉。在募捐暂停前,她领导的众筹活动从12万名捐赠者筹集近1,010万元。 在2月5日,用于筹集资金的网站GoFundMe已将大部分款项还给最初的捐款人。 KSV在一份声明中说,所有退款是通过他们的支付处理合作伙伴进行,包括所有交易处理和小费,这些款项在随后的数天内已被退还给捐赠者。 利奇持有的近140万元已在托管,占KSV持有约150万元的大部分。 现在尚不清楚另一网站GiveSendGo所筹获的大部分款项去了那里,该网站筹集约1,200 万元。 据最近提交给法院的文件显示,一间支付处理公司持有425万元,剩余的775万则下落不明。 于3月9日的庭审中,GiveSendGo的代表称表示,捐款将退还给捐赠者。 GiveSendGo网站的一些捐赠者向CBC确认他们已收到退款,而其他人则表示没有。 CBC查询时,该公司拒绝透露退还给捐赠者的总金额。 该网站负责为抗议活动筹集资金,自由车队(Freedom Convoy)筹款活动从近11.3万笔捐款中筹集近1,220万元; 第二个Adopt a Trucker筹款活动从8,300多笔捐款中筹集近74万。 利奇在提交给法庭的誓章中透露,她参与在GoFundMe平台为自由车队发起的众筹活动,她使用没有余额的私人道明银行账户,作为指定账户来存放捐赠给GoFundMe的资金。 她其后设置一个电邮地址来接受捐款,这些捐款也存入她的私人账户。当时利奇是唯一有权获得捐款的人。 利奇称,她这样做是因为Freedom Corp.没有银行账户,当时为筹集捐款的人提供资金是非常重要。 V06

辉瑞将在俄罗斯的盈利 捐赠给乌克兰用作人道援助

【加拿大都市网】辉瑞药厂(PFE)没有直接加入抵制俄罗斯的行列内,但表示会将俄罗斯业务所得盈利,捐赠予乌克兰,用作人道援助所需。 辉瑞表示,药物不受美国及其他国家实施的制裁影响,西方药厂继续向俄罗斯提供药物、疫苗及医疗设备,且强调这是道德责任。 辉瑞表示,停止提供药物,包括癌病与心血管疾病等药物,会导致患者遭受重大痛苦与潜在生命危险,尤其儿童与老年人。 该集团没有具体说明在俄罗斯的销售额与盈利,亦没有公布盈利分布等数据。 不少西方药厂已经发出声明,表示反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及表达对乌克兰人的支持,并捐款协助乌克兰的难民。部分药厂亦缩减了俄罗斯的业务。 辉瑞亦表示,停止在俄罗斯扩展业务,及不会在俄国展开全新临床测试,并已暂停正在进行中的研究。 (网上图片) T02

多伦多女子给乌克兰捐款被银行收费 捅上媒体引发连锁反应

(■■鲁塞克反映问题后,全国五大银行均免除了电汇至乌克兰的所有费用。 CBC) 多伦多一名乌克兰裔女子鲁塞克(Krystyne Rusek)到银行捐款援助乌克兰军队,被银行收取电汇费用,她向银行反映后,全国五大银行均免除了电汇至乌克兰的所有费用。 鲁塞克于3月1日到道明银行(TD Bank)分行,捐赠1,600元予乌克兰政府设立的特别基金,以支持乌克兰抵御俄军入侵。加拿大的捐款由满地可银行(Bank of Montreal)在多伦多市中心的一间分行收集,转移至乌克兰国家银行(National Bank of Ukraine),再送到乌克兰武装部队。 银行安排收款后,柜台职员告诉鲁塞克需要支付50元的电汇费,亦即客户通过TD分行向国内或海外的非TD户口发送电汇时所收取的标准费用。鲁塞克向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表示:“当时我付了费用,也没有感到不开心。但第二天,我开始回想,并意识到这并不对。” 自两周前被入侵以来,加拿大人便一直为人道救援和乌克兰的军事作出贡献。鲁塞克认为银行不应因捐款给这个受战争蹂躏的国家而收取费用,因为联合国大会(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已谴责了是次侵略违反国际法。“对我而言,50元不是一个障碍,但你要考虑到有些人可能只捐赠100元,对他们而言,收取50元电汇费可能会令他们退却”。鲁塞克捐款后撰写了一封电邮,向道明银行表达她的忧虑,两天后CBC接触了银行,她便获告知会报销该电汇费用。 已收取将获退款 道明银行发言人苏弗林(Erin Sufrin)在向CBC发出的声明中未有回应关于鲁塞克捐款的问题,但指银行于3月3日起暂时免去与电汇至乌克兰有关的所有费用,此前曾经作出电汇的顾客都会收到退款,“就如世界其他地方一样,我们深切忧虑乌克兰的危机”。 乌克兰国家银行的军事支持基金在2月24日开启,亦是俄国挥军入侵乌克兰的当天。 CBC其后接触了全国五大银行,全部都指会免除或撤销电汇至乌克兰的费用。加拿大皇家银行(Royal Bank of Canada)发言人指顾客不用再付电汇费,若在2月24日前向“乌克兰内合资格的个人或实体”捐款,则会收到退款;满银发言人表示于2月28日起免除了所有个人电汇至乌克兰内“未被制裁的个人或实体”的手续费及通讯费,在2月24日至27日期间作出捐款的客户“欢迎到分行报销费用”。 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Canadian Imperial Bank of Commerce,CIBC)发言人表示CIBC及其数码银行部门Simplii,于3月3日起免除向乌克兰转账时的电汇和外汇费用。丰业银行(Scotiabank)发言人指由3月8日起,会免除向直接受战争影响或支持难民的个人和组织进行个人电汇时的所有费用。但CIBC及丰业银行皆未有回应关于改变收费政策前作出捐款的客户,会否收到退款。 加拿大最大信用合作社Vancity已于2月25日宣布,将无限期免除向乌克兰电汇的费用。 加拿大银行免除转账费用的举措,是根据众多欧洲银行的类似行动而采取的,包括在爱尔兰及英国的部分银行,西方国家的个人、公司以至其他组织寻求方法支持乌克兰的人道救援,以及对抗俄罗斯侵略的战争。 星岛综合报道

乌克兰因战事陷人道危机 加拿大政府发起捐款助救援

【加拿大都市网】随着战事持续,乌克兰或陷入人道主义危机。加国政府计划周五(25日)起向加拿大红十字会作匹配捐款,为乌克兰提供救济。 一名匿名政府高官称,联邦政府计划发起匹配捐款,于周五至下月18日,一对一等额匹配民众对加国红十字会的捐款,最高捐款额为1000万元。 加拿大救助儿童会(Save the Children Canada)主席葛兰瑞特(Danny Glenwright)亦敦促国民参与1900万美元的全球捐款,以帮助乌克兰开展人道救援工作。 葛兰瑞特指,而该组织已核实,至少3名儿童在战争期间丧生;当中有2名儿童在乌东砲火中丧生,另有1名17岁男童在该国南部村庄一场冲突中丧生。唯他补充,儿童死亡人数可能更高。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表示,其工作人员已核实,目前已有25名平民在战争中死亡,另有102人因砲击和空袭而受伤。 另外,国际发展部长石俊(Harjit Sajjan)周四(24日)亦与美国国际开发署(United State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缩写:USAID)署长鲍尔(Samantha Power)就乌克兰人道危机进行对话。 鲍尔向石俊表示,美国正在有关地区部署其灾难援助响应小组 (DART)。USAID亦计划“加强应对网络攻击、虚假信息、能源部门面临的威胁、基本卫生条件需求以及当地政府实体持续运作”。 V22

网上筹款活动 希望回馈加国医护人员

【加拿大都市网】随着加拿大进入疫情大流行的第3年,持续的防疫限制引致紧张局势加剧,有人希望向加国医护人员展示他们是受到赞赏。 现正进行网上筹款活动的组织者梅尔(Emma May)表示,医护人员不能选择旷职,每天都在拯救生命,让国民能与家人团聚一起。 梅尔指出,自2020年3月以来,前线医护人员已在这场疫情大流行中竭尽全力,他们现时在工作场所内外都承受着相同、甚至更高的压力。她称,新冠病毒对加国的医疗保健系统造成了影响,大家都知道医护人员每天都在努力治愈病人,以及他们会在工作场所面对谩骂和侮辱。 部分人对公共卫生措施不满的情绪不断增加,全国各地城市都引发了抗议,包括渥太华,该市的抗议车队已让当地多日来陷入停顿状态。 卑诗省与亚省日前也举行抗议活动,基于安全考虑,部分医护人员甚至被要求避免在示威者前穿防护服或挂上员工证。 梅尔表示,目前加国已有85至90%人已接种疫苗,许多人都在竭尽全力保护其他人,医护人员每天都在这样做,为了表达这种敬意,她发起网上筹款活动,目标是筹集100元。 此外,梅尔与其义工团成员亦正收集公众最喜爱的医疗保健工作者提名,并正筹集资金,以送赠他们。 在短短的3日时间,GoFundMe已筹获逾1.5万元。 V06

9旬紫菜饭卷婆婆捐出毕生积蓄做善事 称这是传递幸福的法门

朴春子在文在寅伉俪见证下,捐出毕生积蓄。互联网图片 南韩92岁婆婆朴春子近日捐出多年来卖紫菜饭卷赚来的6.5亿韩圜(约420万元),帮助儿童和身障人士,感动世人。婆婆在分享会上也细诉自己感人身世,及行善之乐,在场者也红了眼眶。 南韩梨花女大木洞医院的急诊科教授南宫仁前日在Facebook发布了朴春子的事蹟。他表示,上月底受青瓦台邀请,参加儿童保护团体的褒扬与纪念捐款仪式,并接受总统文在寅夫妇接见,包括世界宣明会、红十字会等知名团体也派代表到场。 南宫仁表示,他注意到现场有名撑拐杖的银发婆婆朴春子,她的身分是“绿雨伞儿童基金会”高额捐款者。朴春子自述,她自小家贫,出生时就没了母亲,和父亲相依为命,常因没钱而饿肚子。 朴春子又指,她10岁开始在京城站(如今首尔站)躲着警察,卖紫菜饭卷维持生计。她说,拿赚来的钱买东西吃是如此幸福,因此想把这份幸福传递出去,而捐钱给贫困者,正是分享幸福之道。 自此之后,朴春子只要存了钱,就会捐出去,“没有事情比分享更令人感到幸福”。朴春子表示,这么多年来一直这么做,没想到竟有一天能踏入青瓦台,她当晚在仪式上握著南韩总统文在寅妻子金正淑的手,称这令她想到年幼时父亲也是这么握着她的手,想到80多年前那一双温暖的手,因此忍不住落泪。 立即下载 | 全新《星岛头条》APP : https://bit.ly/3yLrgYZ      

多伦多两中国移民意外身亡,家属急需您的援助

【加拿大都市网】两名中国移民上月20日在St. Catharines中餐馆不明原因火灾中丧生,留下两个家庭陷入了困境。 两名移民,32岁的家住万锦市的肖佳(Jia Xiao,音译)和46岁,家住士嘉堡的齐伟(Wei Qi,音译)是自雇屋顶修理工人。两人当日被送到医院后宣告不治。 他们的离世给家人带来难以忍受的痛苦。 肖佳离去后,留下妻子柯女士独自照顾婆婆和三岁半的儿子。柯女士如今怀孕5个月了,没有工作,甚至不知道下个月的房租从哪来。 柯女士在接受Yorkregion.com的采访时表示,修屋顶是一项高位工作,肖佳之前一直想改变业务。“他(最后一次)离家前跟我说,他回来后会转做室内装修,但没想到这是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柯女士说。 柯女士说,肖佳生前每天回家总是带着各种污渍回家,所以他避免拍照。除了结婚照外,这对夫妇甚至没有一张合照。“我本想等女儿出生,我们四个人一起拍一张全家福,但现在……没有机会了。” 柯女士说到这里泣不成声。 柯女士目前还面临另一个问题。夫妇两人事发前向亲戚借钱买了新房,交付日期是明年1月。现在肖佳去世后,柯女士现在根本负担不起了。 “丈夫是我们家唯一的养家糊口的人。没有他,我无法每个月还贷款,”菲比说。 但由于已经签了合同,卖家拒绝退还 55,000 加元的定金。 柯女士说,一家人多年来一直住在地下室,早就想有自己的房子,但这次违约真的是迫不得已。她十分希望卖家能体谅她的困难,退还定金。 齐伟家账户余额不够安葬费 另一个受害者,齐伟的家庭情况也不好。他突然去世给妻子董秀英(Xiuying Dong,音译)留下了一个即将上大学的儿子和一个三岁的孩子。 “他很好地保护了我。他负责所有的家庭开支;我只照顾孩子和家务。我对他的工作一无所知,也不知道事故发生后如何处理所有这些事情,”董秀英说。 “我的小儿子一直问我,‘爸爸什么时候回家?’我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董说。“深夜的时候,我经常会感觉一切都不真实,似乎我还在等他回家吃晚饭。” 齐伟去世后,他在中国年近80岁的父母悲痛欲绝,已入院治疗。 在朋友和同事眼里,齐伟是一个非常勤奋、热心的人。如果他认识的人的屋顶坏了,他会免费帮忙修理。 正是因为齐伟的性格好,他的许多移民朋友在听到这个消息后都向他的家人伸出了援助之手。然而,这只是杯水车薪。 如今这家人的银行账户只有5,000 加元,甚至不足以支付他的葬礼费用。 由于起火原因还在调查中,死者的两个家属都没有得到任何赔偿,但每个人都有一个GoFundMe页面。如果您想捐款,请点击以下两个链接: 给肖家捐款 给齐家捐款 (Shawn, 咨询来源:Yorkregion.com, 图片来源:Yorkregion.com, GoFundMe)

安省保守党就发“收据”要求捐款行为致歉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保守党就发出“收据”,疑似要求省民捐款的行动,广受批评后,周四(19日)发声明向公众致歉。 安省保守党发出的简短声明,表示:“从来没有计划误导支持者,我们感到十分遗憾,这封信是由我们一个供应商发送给有限的支持者,这种事情将不会再发生;对于可能造成的任何混乱与沮丧,我们深表歉意”。 安省省长福特未有就此事置评。 安省保守党提到的供应商,是1间名为The Responsive Marketing Group(TRMG)的多伦多营销公司,其地址与“收据”上的退货地址是相同的。 约克大学教授Dennis Pilon表示,这策略虽然处于法律灰色地带,但“品味十分差”,“道德上是令人憎恶”。 安省自由党与安省新民主党,已就事件向安省选举局投诉,要求选举局进行调查。 (图片:CTV) T02

加拿大政府捐款捐疫苗援助他国抗疫

■■加拿大捐赠1,770万剂新冠疫苗给国际社会。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政府将向全球疫苗共享网络COVAX捐赠1,770万剂新冠病毒疫苗,并将加拿大人的捐款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疫苗接种筹款活动相匹配,以更好地帮助其他国家接种疫苗。   联邦国际发展部长古尔德(Karina Gould)和采购部长阿南德(Anita Anand)周一宣布,这些剂量将来自本国采购的一批阿斯利康疫苗,并将由COVAX的剂量共享机制管理。   政府将向“Give a Vax”活动捐赠最多1,000万元,该活动将持续到9月6日。   在6月的七国高峰会上,总理杜鲁多承诺与发展中国家共享1亿支疫苗,其中1,300万支将作为实际剂量捐赠,其余将以资助的形式提供给包括COVAX在内的全球倡议组织。   周一的公告使加拿大对共享剂量的贡献超过3,000万。   古尔德说:“在整个过程中,加拿大公共卫生局、加拿大公共服务采购部和加拿大全球事务部之间不断进行分析和评估,以确保我们国内疫苗需求完善,如今一切准备好了,我们不需要额外剂量,我们将捐赠更多疫苗。”   国人足够打两剂及加强剂   政府表示,阿斯利康疫苗将在未来几星期内开始流入接收国。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加拿大分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莫利说,这一宣布确保了在全球抗击疫情的过程中,没有人会被遗忘。“作为加拿大人,我们亲眼目睹了病毒对我们的家人、朋友、社区和孩子造成的破坏性影响。这些影响是无国界的,虽然这里的情况看起来更好,但仍有许多儿童和家庭继续受严重影响。现实情况是,疫情需要所有人共同努力才能结束。”   当被问及为什么加拿大只捐赠阿斯利康,阿南德说,各省和地区表示他们不需要它。   古尔德补充说,阿斯利康虽然被加拿大国家免疫咨询委员会视为最不受欢迎的疫苗,但在国际上的需求量很大。   加拿大预计将在7月底之前再收到6,800万剂疫苗。   阿南德强调,政府已经为所有加拿大人采购了足够的疫苗,以便人人都能接种两剂疫苗,并在加拿大卫生部未来推荐时接受额外的加强注射。星岛综合报道

列治文山华裔夫妇疑因抑郁身亡 留两未成年孩子 社区发起捐款

【加拿大都市网】近日,在GoFundMe网站上,有一名名叫Jenny的网友发起了一项捐款。 Jenny在说明中写道:“你好,我叫珍妮,是Doncrest社区的居民。这对年轻的夫妇于2021年6月20日不幸离世,当时其他家庭都在庆祝父亲节,而这对夫妇却留下了祖父母和两个12岁和6岁的孩子撒手人寰,这真是一个悲剧。我们祝愿逝者安息,也感受到了生者失去亲人的痛苦。请对这个不幸的家庭进行捐助。” 事件发生后,有网友爆料了死者家属发布的微信内容。从这些信息中,大致能够梳理出如下脉络:夫妻二人疑似在疫情前遭遇了入室抢劫,随后女主人落下了病根,医治没有痊愈,而疫情来临又加剧了病症。男方平时也非常劳累,两人在痛苦中度过了四五个月,最后失望地离开了人间,留下了老人和孩子。 网友透露,这些信息是孩子们的外婆写的,老人还对华人社区的支持表达了感谢。 关于二人身亡的相关细节,周围邻居透露了更多详情。 不过令人略感欣慰的是,自捐款项目发出以来,金额涨速很快。截至6月29日,这户不幸的人家已经收到了超过3.5万元的捐款。 而在捐款留言页面,各位网友也纷纷用中文或英文写下了鼓励的话,让人暖心。   如果您想帮助这户华裔家庭,请点击这里进入捐款页面进行捐款。   (编辑:北极星) (图片来源GoFundMe捐款页面图片)

罚款9万!We Charity涉不当发出捐款收据遭CRA罚款

【加拿大都市网】慈善机构We Charity涉嫌不当发出180万元的捐款收据,被加拿大税务局(CRA)罚款9万元,We Charity不服提出上诉。 这些涉嫌不当发出的捐赠收据是与WE Day活动有关。We Charity每年在世界各地的城市举办WE Day一日活动,以庆祝学生义工的努力。参加活动的学生或其他支持者不用支付任何费用,他们通过参与慈善项目获得门票,活动通常在大型体育馆举行,有巨星现身、励志演讲和娱乐节目等。 争议收据涉及2010年至2012年间在加拿大举办的四场WE Day活动。CRA对有争议的180万元的收据处以5%的罚款。尽管这些收据为捐款者可能带来高达80万元的税务优惠,但罚款总额仅9万元。这些有争议的税收收入占We Charity在此期间所有收入的超过5%。 WE Charity为这些活动签订了场馆租赁协议,但这些协议不包括举办WE Day活动体育馆内的贵宾座位和私人休息室,即包厢(suites)。WE Charity声称,该机构从包厢持有人那里获得了使用权的转让,然后向持有人发出了大约160万元的慈善捐赠税务收据,​​这金额相当于WE Charity对这些包厢租金价值的估算。 CRA的结论是,虽然包厢持有人确实允许WE Charity举办活动时使用他们的空间,但该慈善机构与包厢持有人之间没有签署任何协议,无论如何,慈善赠物不应包括免费使用空间。 WE Charity向税务法庭提出的上诉中指出,免费使用空间的权利是一种慈善捐赠,并且收据已正确签发。此外,即使做法不正确,也不应该处以罚款。 税务法庭现正择期审理WE Charity的上诉。 V05 图片:We Charity曾每年举办WE Day活动,以鼓励学生义工。加通社资料图片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加拿大捐印度1000万元 用于购抗疫设备

(■■加拿大将通过红十字会向印度捐款一千万元抗疫。CTV) 总理杜鲁多表示,本国将通过加拿大红十字会向印度红十字会捐款1,000万元,帮助该国紧张的医疗体系,以应付当地创纪录的新冠状病毒感染率。 杜鲁多说,这笔钱将用于救护车服务和在当地购买个人防护装备。 印度于周二报告新增323,144宗感染新冠肺炎案例,总计超过1,760万宗,仅次于美国。过去24小时再增2,771人死亡,平均每小时有115名印度人死于疫病。专家说,这些数字可能被低估了。 杜鲁多说:“我们所有人都看到印度医院令人震惊的消息,患者数量太多,医院不堪负荷。今天早些时候,外交部长嘉诺 (Marc Garneau) 与印度总理就加拿大如何能提供更妥善的帮助进行了交谈,因此本国将提供额外的医疗用品给印度。” 联邦采购部长阿南德(Anita Anand)表示,她正在与嘉诺以及国际发展部部长古尔德(Karina Gould)合作,并与加拿大驻印度高级专员帕特尔(Nadir Patel)以及印度驻加拿大高级专员比萨里亚(Ajay Bisaria)保持密切联系,以确定印度所需的确切用品。美国、英国和法国均已承诺向印度运送疫苗相关材料、呼吸机、氧气和其他用品。星岛综合报道

捐赠3000万!斯莱特家族基金会向加拿大精神健康机构捐款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精神健康机构收到有史以来其中一笔最大的赠款,受益者包括病童基金会(SickKids Foundation)和多伦多瘾癖及精神健康中心(Centre for Addiction and Mental Health,简称CAMH)。 据《星报》报道,慈善机构斯莱特家族基金会(Slaight Family Foundation)周三宣布,向加拿大心理健康服务机构捐款3000万元,以支持弱势群体,包括青年、黑人、原住民以及老年人。 这笔捐款将分配给19个组织和医院,主要在多伦多,以助这些机构扩大服务范围,以及为青少年和年轻人创建新的服务项目。受益机构包括多伦多瘾癖及精神健康中心和病童基金会。 斯莱特家族基金会总裁兼行政总裁斯莱特(Gary Slaight)在宣布捐款的新闻稿中表示,新冠疫情在全国范围内加剧了心理健康问题,给提供服务的医院和组织造成了巨大压力。他希望这笔捐款有助于减轻压力,减少住院人数,为需要心理健康支持的人提供额外的服务,并开发新的护理和服务模式。 斯莱特还向《星报》记者表示,该基金会在大流行之前已计划捐款支持精神健康服务,而大流行加剧了其紧迫性。 作为捐赠协议的一部分,CAMH将获得250万元,用于在医院新的综合护理和康复大楼中为16至25岁的年轻人创建25张病床。同时,SickKids将获得1000万元的资金,用于新建一个精神健康住院病房,从而使规模扩大到目前的两倍。 V05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收获近1.5万捐款!善良流浪汉获居民同情

【加拿大都市网】极低温天气即将降临,一个GoFundMe众筹网页在5天前成立,目的是帮助怡陶碧谷一位备受爱戴的社区成员“上楼”。现时捐款正源源不绝涌入,以人间温暖战胜苦寒。 怡陶碧谷居民彼西利里(Luisa Piccirilli)成立了GoFundMe众筹活动网页,她如此写道:“这是克里夫(Cliff),他住在我们社区,有着善良的灵魂。他无家可归,大部分时间都留在爱德华王子街(Prince Edward St)或布罗尔街(Bloor St)以南的Grenview巴士候车亭。” “昨天晚上很冷,今天晚上温度会进一步下降。我致电Queensway汽车旅馆,为克里夫争取到由今天开始一星期的住房,也将价钱议好为一周500元。” 彼西利里正在想社区如何更长远地帮助克里夫,她已为克里夫付了一星期的房钱。 她在GoFundMe的网页写道:“也许我们可以集思广益,想出一个更长远的解决办法,把他的住宿时间延长下去。” 她还写道:“我还发现他需要一些干净温暖的羊毛袜子、底层衣服、手套等,假如任何人愿意捐出来,我乐意上门收集。” 事实证明,很多人都愿意捐款,截至周三下午,有218人共捐出了14,290元。原来的目标只是一万元,但彼西利里早已想好怎样用额外的捐款帮助克里夫。 她在 筹款网页 写道:“也许我们可以买些No Frills、Tim Hortons 、Starbucks的礼物卡给他,我欢迎大家提出建议,也感谢大家的同情和理解。” 图:GoFundMe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2.5亿!多大获赠史上最大一笔捐款

(■■多大获赠史上最大一笔捐款。星报资料图) 多伦多大学宣布获得特默蒂基金会(Temerty Foundation)高达2.5亿元的捐款,将用于医疗保健研究和医学创新。这是加拿大历史上单笔数额最多的捐款,捐赠者希望多大在医学领域继续创造更多的世界第一。 据加通社报道,多大校长格特勒(Meric Gertler)在周四的记者会上表示,该笔意义非凡的捐款,将加拿大慈善事业的视野和影响力提升到了一个新高度。它将推动整个多大医学院及其合作伙伴和附属机构网络的新探索。 多大表示,将以捐助者特默蒂夫妇(James and Louise Temerty)的名字,重新命名其医学院。 医学院将冠以捐助者名字 多大医学院院长杨格(Trevor Young)表示,这笔捐赠将扩展该学院各项计划的方方面面,在未来几十年内为教育、研究和临床护理带来革命性的改变。杨格称,多大医学院将启动一个人工智能中心,探索临床诊断、药物发现、手术和患者护理的机器学习技术。他说:“我们将为多大闻名世界的教学医院和研究机构网络之间的合作提供资金,从神经退行性疾病、癌症到预防自杀等各种研究领域,这种合作预计将产生持久而积极的影响。该笔捐赠对于多大医学院来说,是一份变革性的礼物。” 多伦多大学的新冠研究基金也将因此获得1,000万元的资助,用于支持一线临床工作以及教职工开展的改善测试、疫苗研究和治疗策略的工作。 特默蒂表示,他和妻子之所以捐赠这笔款项,是因为他们受到了多大过去取得成就的启发,包括近100年前的胰岛素、干细胞及起搏器的发展。他说:“我们送出这份礼物,是希望确保特默蒂医学院能够继续担当业界领头羊的角色,并继续创造更多的世界第一。”星岛综合报道

保加卫国,华人华侨在行动! 募集捐款采购抗疫物资首批捐赠加拿大老人院

多伦多华联总会带领福清商会等发起抗疫捐款,采购防护物资首批捐赠老人院 华联总会翁国宁主席带头捐款捐物,事事亲力亲为 华联总会永久名誉主席魏成义以身率众慷慨解囊 华联总会报道: 四月十四日,在胡子修参议员的联络安排和亲自带领下,多伦多福清商会郭葆章执行会长、多伦多华联总会翁小斌副主席一行来到密西沙加颐康老人院,以华人华侨的名义捐赠医用口罩。颐康老人院表示老人们和照顾老人的工作人员们都非常需要这些防护物资,非常感谢华人社区的关心和捐赠。胡子修参议员也对以多伦多华联总会、福清商会为首发起的华人华侨捐款捐物资全力支持加拿大抗疫的行动表达了衷心的赞赏和感谢!   图为胡子修参议员 图为胡子修参议员、翁小斌副主席、郭葆章执行会长在Yee Hong Centre - Mississauga(颐康中心-密西沙加)门口搬运捐赠物资。   图为华人华侨捐款委托华联总会在中国采购的防护物资 这批捐赠物资是以华人华侨名义募捐委托华联总会翁国宁主席从中国采购运到加拿大支援抗疫的第一批防护物资的一部分。华联总会翁国宁主席不仅多次带头捐款捐物,还亲自回到中国多方奔走安排华联总会所捐款项的采购运输,以及这次华人华侨募得款项的采购运输。这批华人华侨捐款购买的口罩在四月十日上周五复活节前夕,已经有一部分在董晗鹏议员带领下捐赠给了北约克的老人护理院Extendicare Bayview。   图为董晗鹏国会议员与Extendicare Bayview经理Linda交接捐赠物资, 这间护理院已经发现新冠病毒感染人员。 这个以华人华侨名义发起的捐款有五位捐款发起人,他们是:多伦多华联总会翁国宁主席、魏成义永久荣誉主席、翁小斌副主席,王明俤常务理事、多伦多福清商会郭葆章执行会长。捐款微信群名称:“保加卫国,华人联合抗疫慈善群”。捐款主题是:“加拿大是我家,守护靠大家!”这个捐款群在3月28日建立以来,不仅得到了多伦多华人华侨及社会各界的积极响应,翁国宁主席身边的福建乡亲们也纷纷响应,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虽然从来都没有到过加拿大,可是出于血浓于水的同胞之情和对加拿大的友好情谊,在他们自己还没有完全走出疫情的情况下,就纷纷慷慨解囊相助,其中一位何宗兰先生更是带头捐出1万人民币,着实令人感动!短短两周时间这个捐款群就筹集到了近50万人民币,其中10万人民币就来自这些朴实的福建乡亲。胡子修参议员、董晗鹏国会议员、柯文彬省议员、何胡景市议员等对由多伦多华联总会、福清商会牵头的这一捐款善举十分赞扬,何胡景议员还特别以个人名义捐款$500加币以表支持! 加方捐款名单:捐款小计RMB¥37.4万 发起人: 翁国宁、魏成义、翁小斌、郭葆章、王明俤 联络人: 刘莹  周捷 何胡景议员、Mary Zhu、王胜明、翁财明、林源、陈文、Loretta刘、赵华、刘振强、Ivan 叶、林庆清、林红芳、陈美芳、余坚、杨小平、林书明、王钦泰、邱伟东、陈少华、杨海峰、郑木平、林敏、Tommy Tam、张明香、方明、Susan Wang、阿洁、JT、吴寿宝、郭钦勇、何道明、吴财福、林菁、林惠平、陈汉君、林贤友、 阿刚、李述亮、Don、陈挺贵、王晓、李垚、蔡国平、陈美娟、Dana 童、梁梅英、云歌、Edward、方晓榕 中方捐款名单:捐款小计RMB¥10.15万 何宗兰、王孙云、欧建明、王为林、薛进贵、何星星、王海、郑吓彪、翁建军、陈乃杰、翁鹏、 王有德、翁国漳、纪伟强、赵琼、何宗来、薛毓强、黄炎拐、李冲、何守宝、贾晓伟、周超级 张懋、谢晓英、谢子宏、王淑娥、王梅娟、杜景耀、黄应箐、柯铭、王秋庆、曹军  万锦市长薛家平何胡景议员杨绮清议员等出席华联总会捐赠仪式  保加卫国,华人联合抗疫慈善群 2020庚子鼠年一月,新冠病毒疫情肆虐中国,海外华人情系同胞忧心如焚纷纷捐款捐物;三月,加拿大疫情告急,抗疫物资严重短缺,一线医护人员急需抗疫医疗设备设施,加拿大各界华人耳闻目睹感同身受,再次纷纷捐赠各大医院医疗救护中心老人院等,这正是赤子丹心援武汉,风雨同舟助加国! 如今,加拿大疫情日益严重,加拿大需要我们,多伦多需要我们,我们加拿大华人要组织起来,一砖一瓦筑起抵抗病毒的长城!联合抗疫从你我做起,保加卫国一分一毫也是力量! 在此,我们特设立这个保加为国-华人联合抗疫捐款群,具体说明如下: 1,请本群捐款人接龙写出姓名、捐款数目和用于EMT捐款的电邮,以保证捐款数目公开透明。 2,本群成员可以在报备后在各自所在的其它群发起捐款接龙,并在本群贴出每日接龙名单 3,捐款会全部用于购买抗疫物资或直接捐给医院。 4,捐款是针对疫情专项捐款,疫情结束后关闭本平台 5,捐款方式可以用银行转账或EMT电邮转账 账号信息如下: 加拿大TD银行账号:004-1439-5016283 开户名THE CONFEDERATION OF TORONTO CHINESE CANADIAN ORGANIZATIONS E- Transfer电子转账电邮: ctcco2017@gmail.com 联络人: Johnson 王 (647)666-6666 Rain    刘   (647)998-9081 收取捐款的情况会随时更新 欢迎有捐款意向的朋友入群。 加拿大是我家,守护靠大家!让我们组织起來联合抗疫,保加卫国! (供稿:多伦多华联总会)

STOP Covid-19 首批捐20万只口罩抵加

■发起STOP Covid-19.的王裕佳医生和主要组织者之一黄明亮,星期三晚上于多伦多机场接收刚运到的20万个口罩。受访者提供 ■王裕佳医生检收刚运到的20万个医用口罩。受访者提供 ■手机扫描网上捐款   星岛日报讯   由王裕佳医生发起的STOP Covid-19筹款活动,为前线医护人员购置装备的首批20万个医用口罩,于4月8日(星期三)晚上抵达多伦多机场。 该次筹款活动的主要组织者之一黄明亮,一直工作到4月9日清晨,忙于清关和为运送口罩做各项准备。为了前线医护人员可以早日用上这批口罩,黄明亮等不及通过市政府与卡车公司的协商后派来的卡车,就自费租用了卡车,与一些志愿者一起,将物资在长周末到来前运送到市府的中央仓库,大大加快了物资分配的进程。 “我们将与各市政府和大多市公益金进行磋商,决定把这批物资分配到哪里。”王裕佳医生说:“我们的主要志愿者一直在做很多准备工作,打电话给不同地区的医院,并在其网站上进行研究以了解最需要的防护物资。这些研究结果是我们物资分配的原则基础:除区域人口比例外,还需考虑最需要和最紧急的因素。 持续动员筹款盼民众解囊 CPAC基金会执行执行总监时安迪表示:“我们迫切希望本周末就开始派发这批物资,越早越好。对我们来说,每一分钟都非常重要。我们24/7工作。长周末也不例外,况且这病毒也不放假。” 黄明亮说:“我们知道这将是一场漫长而艰苦的战斗,我们会继续支持我们的前线英雄。第二批口罩和其他医疗用品将很快到达多伦多。” STOP Covid-19筹款活动的志愿者和组织者,感谢社区和善长人翁的捐赠。王裕佳医生说:“每一元对我们都很重要。我们愿意承担起责任,更明白这份责任的重大,对捐助者,对社区和大多区的公民负责。” 捐款及查询,请浏览:www.stopcovid19gta.com或致电捐款热线:905-828-6800。 捐款方法如下: ● 邮寄支票:CPAC Foundation and mail it to STOP Covid-19 . Fundraising Campaign c/o Dr. Joseph Wong, 78 St. Patrick St., Unit...

Twitter创办人捐十亿抗疫 占个人总资产28%

社交网Twitter的共同创办人兼行政总裁多尔西(Jack Dorsey,见图)周二宣布,将透过名下慈善基金捐出十亿美元个人财产,作为新冠肺炎救济金,占其总财产两成八。   多尔西发了连串推文,表示会把名下总值十亿美元的电子支付集团Square股份,转到他的Start Small基金会,占自己的总资产约百分之二十八,以资助全球抗疫。多尔西说:“我希望能抛砖引玉。人生苦短,所以让我们现在就尽一切可能帮助他人吧。”多尔西说,疫情结束后,这笔基金将着重于推动女孩的健康和教育以及改善“全民基本收入”。他的推文附上文件连结,显示这笔基金已经承诺捐款十万美元给新倡议行动“美国粮食基金”。    

井柏然倪妮复合了?被曝仍以共同名义捐款

“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官微就在微博上公布了这段时间联合111位明星为疫区捐助的慈善名单。 有网友发现,井柏然与倪妮的名字也出现在了这份名单之中,井柏然与倪妮这次捐款是以共同名义为基础,因此,网友也是猜测,难道井柏然和倪妮已经复合了? 据悉,2016年,井柏然倪妮被拍到在井柏然家中约会,于是大大方方承认在交往。两人于2018年7月5日通过工作室发布声明,宣布和平分手。 来源:网易

以脸书向英美用户募捐 联邦自由党辩称无心之失

■■联邦自由党被揭用脸书广告,向外国人士筹款。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讯   加拿大的政党接受外国公民捐款是非法的,总理杜鲁多以及联邦自由党却被揭在社交媒体脸书(Facebook)上,发布针对美国和英国用户的一系列筹款广告。不过,该党声称这只是一次无心之失的错误。 据《多伦多星报》报道,在今年三月,联邦自由党以及杜鲁多的官方脸书账号,针对美国和英国用户发布了为期一周的筹款广告。该党发言人卡利(Braeden Caley)在给《星报》的声明中表示,这是一次不经意的失误,联邦自由党没有通过该广告收到任何外国公民的捐款。 向外国人募款属违法 卡利说:“脸书上一组有限的基层筹款广告,意外在加拿大境内外短暂发布,而这并非有意为之。” 他表示,该广告已在第二周撤下,联邦自由党与脸书已就事件展开检讨。 按照加国法律,加拿大政党只能接受加拿大公民或永久居民的捐款,接受外国公民捐款是非法的。 脸书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广告平台之一,允许公司和机构深入目标受众,以传达他们的信息。联邦自由党和保守党都大量使用脸书进行广告宣传。 今年5月,自由党发布一则广告,试图将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与安省省长福特联系起来,暗示谢尔将以牺牲广大加拿大人的利益为代价,削减“至关重要的服务”。到了6月,自由党转而推广他们的气候计划、社会政策,以及经济纲领。 而联邦保守党也同样利用脸书,对杜鲁多的争议丑闻穷追猛打。

加拿大防癌协会收到了一笔庞大的匿名捐款 是个华裔!

■■2019金水仙基金会团队在晚宴上,致送125万支票予加拿大防癌协会代表。 金水仙基金会举行2019年度金水仙慈善晚宴,并向加拿大防癌协会送交了一笔125万元支票。这笔庞大数额善款是由一位慷慨的匿名者所捐赠。是加拿大防癌协会从加拿大华人社区收到的最大笔个人捐赠。据纪录显示,此数目亦是各社区中个人最大的单一捐赠。 金水仙基金会为加拿大防癌协会筹募经费的第22届“金水仙慈善晚宴”举行。今年晚宴的主题为“华丽帽姿夜”(Fasinator Night),由萧淑铭及李秀梅担任晚宴共同主席。除了125万元的捐款之外,当晚宴会还为加拿大防癌协会筹到超过10万元。 金水仙基金会共同主席王昆明表示,过去几年来,通过和加拿大防癌协会密切沟通了解,义工认为加拿大防癌协会的经验,确保能明智地运用捐款对癌细胞症肿瘤治疗及作最佳的科学研究。加拿大防癌协会在识别、评估和选择癌症研究项目方面的周详全面方法,让金水仙基金会团队留下深刻印象和好感。 是防癌协会获在世者最大笔捐款 王昆明补充说,经过近一年团队的无间合作,已成功说服来自加拿大华裔社区的一个家庭,在未来3年认捐共125万元。这是加拿大防癌协会获在世人士捐赠的最大笔捐款。 晚宴共同主席萧淑铭表示,此慈善活动的使命是为加拿大防癌协会筹募资金,以支持癌症研究,倡议推动全面社区教育,提高癌症意识警觉。在过去21年来,金水仙慈善晚宴上筹集的捐款数目,已将金水仙基金会筹集的总额推高为345万加元筹款。 另一位晚宴共同主席李秀梅,表扬协平嘉德发展有限公司作为今年度主题赞助,并慷慨支持。协平嘉德公司副行政总裁欧阳健昌亦是金水仙基金会共同主席,他感谢义工团队和社区各方面齐心支持。 今年度参加盛会的嘉宾包括缅省前省督李绍麟、国会议员叶嘉丽及陈圣源、市议员何胡景及廖立晖,以及中国驻多伦多副总领事庄耀东。 本报讯

多伦多大学获史上最大笔捐款 他们捐了1亿准备建一个…

■■多伦多大学希望创新中心成为最好的“创新建筑”典范。多伦多大学供图 本报综合报道 多伦多大学获得金额高达1亿元的有史以来最大一笔捐款,将用于兴建研究人工智能的创新中心。 全新的75万平方呎创新中心,将以捐助者史华兹(Gerry Schwartz)和雷斯曼(Heather Reisman)的名字命名,选址在多伦多大学市中心校区的东端,将包括两座塔楼,预计今秋开始施工建造。 “史华兹-雷斯曼创新中心”将支持关于科学、技术和人文科学之间联系的研究,包括关注人工智能和其他技术的伦理及社会影响。 ■■多伦多大学获慈善家史华兹和雷斯曼1亿元捐赠。 CBC 研究技术如何影响生活 雷斯曼是Indigo Books and Music的行政总裁,史华兹是私募股权公司Onex Corp.的行政总裁,均是加拿大最成功和最受尊敬的企业家之一。二人多年来一直支持多伦多大学的发展。他们希望多伦多继续保持前沿技术创新中心的地位。雷斯曼对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表示,“多伦多是人工智能研发的中心,世界上一些伟大的人才就在这里,我们非常幸运。” 多伦多大学校长格特勒(Meric Gertler)称,这笔捐赠“将有助于深入研究技术如何影响我们的日常生活”。

周润发亮相韩国节目 大谈捐身家原因

新浪娱乐讯 据台湾媒体报道,身家拥有逾15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3亿元)的影帝周润发(发哥),早前明言去世会捐出全部资产,事件不单在本港引起讨论,连在韩国也成为热门。韩国MBC综艺节目《真实故事探索队》早前特意来港访问发哥,除了公开其日常生活外,更大谈他捐出全部资产的原因。   这次是发哥相隔10年,再度与韩国媒体会面,节目组自制一幅写有“8,100亿(韩元)捐款是真实吗?”的横幅,发哥又在节目中大晒韩文,讲“我爱你”表白粉丝。被问到捐出全部资产的原因时,发哥表示,人没法永远拥有财产,当有一天去世,还是要留下来给别人,将财产放在银行,死了也没法带走,要想想去世后将钱送给谁,捐给有意思的机构或是需要这笔钱的人是挺好的。   发哥又表示,简单的生活已经是最幸福的生活,“每天能吃三餐,有张能睡觉的床,不是很过份吧?”节目昨晚播出后,发哥随即登上韩国热搜首位,不少网民留言大赞发哥。 来源:新浪娱乐

纽约前市长布隆伯格捐18亿给母校 美国史上最大教育捐款

■■前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宣布捐18亿美元给母校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是美国历来最大笔给予教育机构的捐款。 美联社资料图片 邓燕文编译 盛传有意在2020年以民主党人身分加入总统大选选战的纽约市前市长布隆伯格,18日宣布向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捐出高达18亿元的巨额捐款,以帮助中低收入家庭的子女上大学。这个礼物相信是近代史上给学术机构的最大金额捐款。 综合《华尔街日报》、CNN及《华盛顿邮报》报道,现年76岁的布隆伯格1964年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毕业。他表示,他对提供精英教育的名牌大学经常为富裕家庭敞开大门感到关注。布隆伯格在写给《纽约时报》的文章中解释他捐款的原因及其影响时表示,“当我们根据人们的工作质量而非他们收入的多少奖励他们时,美国就会变得更好。” 布隆伯格的捐款主要用于给来自中低收入家庭的本科生的奖学金及助学金。这个礼物将令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成为美国少数的几间大学,在招生时不考虑学生的经济状况,即不考虑他们是否有能力负担读大学的开支。目前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本科毕业生的人均负债为2.4万元。包括学费及食宿杂费在内,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学习一年的开支为7万元。这笔捐款也以助学金的形式,替代未来新生在大学经济资助计划中的学生贷款。分析指,这些改变将纾缓很多毕业生的债务负担,并令校园的社会经济更加多元化。 布隆伯格今次的18亿捐款,是该报1967年开始记录以来,给单一大学的最大金额捐款。 除了给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捐款外,布隆伯格已向慈善事业捐款共64亿,范围涉及气候改变至增强健康。约翰霍普金斯是布隆伯格捐款的最大受惠者,之前已经获得布隆伯格捐款共15亿,用于支持研究、教学及经济援助。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校长丹尼尔斯(Ronald J. Daniels)在接受CNN访谈时表示:“这笔捐款将改变我们的所有事情。”他直言,如果没有布隆伯格的支持,学校要达到其招生不考虑经济状况的承诺确实有困难。 与头10位同级大学相比,约翰霍普金斯给学生经济援助的基金金额最少,而根据需要提供的助学金平均金额也最低,令贫困学生难以负担这间大学的费用。除了给大学捐款外,布隆伯格在最近的中期选举中也捐款1.1亿,帮助民主党夺回众议院的多数党地位。他还表示,正在考虑以民主党人身分参加2020年的总统竞选。 据《福布斯》估计,布隆伯格的身家为460亿。他因担任3届纽约市长而名声大噪。他在建立金融资信及新闻帝国布隆伯格通讯社(Bloomberg L.P.)后开始他的政治生涯。他曾在《纽约时报》撰文,称约翰霍普金斯的大学文凭为他打开了大门,令他可以实现及生活在美国梦中。

加国民众捐款比例锐减至1/5,慈善机构为缺钱伤脑筋

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 加拿大民众向慈善团体捐款的金额不断减少,非牟利机构担心未来捐款进一步锐减,对社会服务和环保团体特别是小规模的慈善组织影响最大。有报告指出,10年前有大约四分一的国民向慈善机构捐款,现时捐款者只有五分一。 全国最大的网上捐款及筹款平台CanadaHelps,综合统计局和税局数据的第二份年度“捐款报告”(The Giving Report)显示,2006年有24.6%的人捐钱,到2015年降至20.4%。平均捐款金额,也由368元减至346元。 目前只五分一国民捐款 55岁或以上的总捐款额达64亿元,几乎是25至54岁人士捐款35亿元的两倍。报告发现,45至54岁捐款者在过去10年下降6.4%,是各年龄层中减幅最大。 当这个年龄层的人上升至55岁或以上时,捐款差额将急剧扩大。CanadaHelps总裁兼行政总裁Marina Glogovac表示,慈善团体的健康状况与整个社会的健康状况息息相关。 慈善机构的总雇员人数达140万,占全国就业人口的10%。慈善团体在2010至2016年间增加的人手,是其他行业的两倍,主要是食物库、露宿者庇护所和动物救援的需求增加。 全国慈善团体在2015年的总收入为2,620亿元,相当于8.1%的国内生产总值(GDP)。 小型慈善团体靠私人捐献 报告指出,全国有注册登记的慈善团体超过86,000家,有58%是全部由义工运作,只有9%聘用超过10位全职雇员。 有80%的慈善机构每年的收入不到50万元。慈善团体用于相关项目的经费占总开支91%,只有8%是行政费,筹款支出为1%。 大部分慈善团体的收入来自政府拨款,但各级政府的款项有85%给予超过200名职员的机构,10人或以下只获得4%拨款。因此,小型慈善团体更倚赖个人和企业的捐款。 报告又表示,慈善机构之中有24.9%属于社会服务和环保类别,但只获9.5%的政府资助;医疗和教育类别各有7.9%,却占87.1%的政府拨款。

清华大学获22亿捐款创中国大学记录 哪家机构这么壕?

清华大学。网上图片 据微信公号“清华大学”10月22日报道,10月22日上午,广东省国强公益基金会捐赠清华大学仪式在清华大学举行。广东省国强公益基金会未来10年内将向清华大学捐资22亿元人民币,用于支持清华大学的基础前沿科学研究、人才培养和高端人才引进,助力清华发展。据悉,这是截至目前国内高校所获的最大单笔捐赠。当天,“国强楼”奠基仪式同期举行。 签署捐赠协议 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清华大学战略发展委员会主任委员华建敏,清华大学原副校长、原国家科委副主任、中宣部原副部长滕藤,广东省国强公益基金会创始人、清华大学名誉校董、碧桂园集团董事局主席杨国强,碧桂园集团董事局副主席、清华大学校友杨惠妍,广东省国强公益基金会理事长、碧桂园集团董事局董事、清华大学校友陈翀,清华大学校长邱勇、副校长尤政及师生代表出席仪式。清华大学副校长、教育基金会理事长杨斌主持仪式。 邱勇向杨国强颁发捐赠纪念牌 陈翀与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秘书长袁桅代表双方签署了捐赠协议,邱勇向杨国强、杨惠妍、陈翀颁发了捐赠纪念牌。 杨国强致辞 杨国强表示,作为改革开放中从普通农民成长起来的企业家,反哺社会、贡献国家,支持教育发展,非常光荣,能够捐赠清华大学,为人才和创新做点儿力所能及的事情,感到非常开心。归根结底,企业的发展得益于国家和社会的进步,得益于更优秀的人才辈出,自己和家人能够为推动科技创新和教育发展,促进国家生产力和竞争力的提升、服务国家创新和世界进步尽一份责任,感到由衷的幸福。 邱勇致辞 邱勇表示,22亿是中国大学历史上最大的一笔捐款,对于中国和清华都具有特殊的意义,也体现了杨国强先生作为企业家和著名慈善家的情怀、抱负和责任感。当前,世界格局正在发生新的变化,面临着更大的压力和挑战。爱国奉献、追求卓越是清华大学的光荣传统,大学作为基础研究的主力军和重大科技突破的策源地,应主动履行服务国家的重大责任。清华大学率先启动综合改革,加快“双一流”建设,进一步加大创新人才培养,提升创新能力,解决国家最关键的战略需求。大学的建设发展离不开社会各界的广泛支持。创新和人才是此次捐赠的关键词,围绕国家最紧迫的需求和前沿科技领域,共同关注人工智能、机器人等领域的技术研究,吸引最顶尖的人才并培养国家发展最需要的人才,为国家发展做出贡献。当前,清华大学正瞄准新的目标努力前进,需要更多的社会关注和支持,相信在社会各界的关心支持下,清华的明天更美好,清华人将自强不息,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共同努力。 “国强楼”奠基仪式 广东省国强公益基金会和碧桂园集团一直支持清华大学的建设发展,自2007年起曾多次向清华大学捐赠。2016年4月,在清华大学建校105周年之际,碧桂园集团捐赠设立了“清华大学—碧桂园教育基金”,用于开展科技创新、科研成果转化、人才培养和教育扶贫等工作;2017年再次捐资支持清华大学“国强楼”建设。 在当天的“国强楼”奠基仪式上,华建敏、滕藤、杨国强、杨惠妍、陈翀和邱勇、杨斌、尤政等师生代表共同为新楼培土奠基。 来源:观察者网

加国这名亚裔拾荒者每天都去捐款 “别人开心,我也开心”

■■陈嘉表示,希望每个人都能够像她一样,经常笑容满脸。CBC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卑诗癌症基金会(BC Cancer Foundation)表示,一个六旬拾荒者捐出变卖罐头所得的金钱,过去10年来合共捐出的善款达1.5万元。当被问到为何这样做时,她简单地回答:“别人开心,我也开心。”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周二报道,62岁越裔女子陈嘉(Gia Tran,译音)上周五把12元交到癌症基金会办事处。办事处接待员柏克(Dianne Parker)透露,她差不多每天前来捐款,脸上更带着灿烂的笑容。 卑诗癌症基金会温哥华办事处纪录显示,陈嘉早于21年前开始捐款。不过,基金会只有约10年的资料,显示她在10年间捐出的善款总额约为1.5万元。 街头拾罐变卖 几乎每天捐钱 陈嘉居住在温东区缅街(Main)夹喜士定街(Hasting)附近,经常沿着喜士定街拾取啤酒罐和汽水罐,接着就会步行或乘坐巴士变卖,然后把金钱捐到癌症基金会。 她表示,由于乘坐巴士只可以携带一袋空罐,所以有时会选择步行。夏季每程须要45分钟,但冬季时可能要花上一个半钟。 当被问到为何会这样坚持地作出如此善行时,陈嘉简单和直接地表示不知道,只感到“别人快乐,我也快乐”。卑诗癌症基金会总裁兼行政总裁罗斯(Sarah Roth)表示,陈嘉差不多每天都前来捐款,她的出现也感染到整个办事处,让每个职员也分享到慷慨助人所带来的一份快乐。

联邦NDP新党领当选一周年 捐款暴跌成最大挑战

联邦新民主党(NDP)党领驵勉诚(Jagmeet Singh)。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联邦新民主党(NDP)党领驵勉诚(Jagmeet Singh)当选一周年,最大挑战恐怕是捐款资金大幅减少。据加通社消息,联邦新民主党目前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就是如何筹集更多的资金支持。2017年该党从39,053名捐赠者处筹集了486万元,较2016年的539万元有所下降,较2015年的1,859万元则是大幅下滑。 但驵勉诚表示他对此并不担心。虽然2015年以后的筹款状况一直很糟糕,但他称已有计划把状况扭转过来,更重要的是,他们有更好的方法去接触国民。 关注可负担房屋问题 对于2019年的选举,驵勉诚将把重点放在新民主党常关注的项目上,包括可负担房屋、医疗药物补助计划,以及原住民权利方面等;同时他还将推动毒品的去刑事化,以解决鸦片类药物的危机。 对于过去一年中所面临的批评,驵勉诚表示,这只是人生中的一部分,有些批评可以从中汲取教训,有些则可以忽略。除了对于党派的责任外,驵勉诚又称自己也热衷于为人提供帮助。驵勉诚于8月初宣布出战本拿比南区(Burnaby South)联邦补选,争取国会议席。

诈捐不存在的 “王凤雅小朋友之死”的真相来了 网友道歉

(小凤雅与母亲杨美琴 图片:新浪新闻) 导读 近日,王凤雅小朋友之死成为了舆论焦点。(此前报道:《最新回应!拿捐款“弃女救子”?望所有爱心都不被辜负…》)有网友怀疑其家人拿捐款给儿子看兔唇,延误了王凤雅的病情。如今真相水落石出:王辉、杨美琴夫妇不存在诈捐,并且筹到的善款也全都用在了女儿的治疗上。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家属对“诈捐”、“虐待”、“弃疗”等关键质疑作了回应。杨美琴几度伤心落泪,表示自己没有挪用网友捐款,也一直在为女儿的病积极治疗。 家属回应:天地良心,一直在为女儿积极治疗 “天地良心!我要是重男轻女,一点儿都不会给妞看病,我干脆悄无声息让她死掉多好?还折腾这干啥?”躺在阴暗潮湿的屋里,杨美琴泣不成声,她甚至连站立的气力都没有了。她说,子女连心,每个孩子都一样,根本不存在重男轻女的情况,更何况她本身就是一个女性。 (图片:新浪新闻) “自打女儿有病以来,我借钱给她看病,上网求助给她看病,想尽一切办法给她看病,跑的医院都没遍,咋能说俺不给孩子看病呢?”杨美琴哭着说,女儿小小年纪患上癌症,全家人都跟着伤心,女儿现在离世了,她最为伤心。但更让她伤心的是,网友的那些议论。 针对网友质疑挪用善款为儿子治病的事,杨美琴说,儿子看病是在2017年,当时女儿还没有病发,更谈不上用2018年的捐款,“这是一点根据都没有的说法。” 对于网友关于王凤雅所患癌症(“视网膜母细胞瘤”)有很高的治愈率、但最终却还是没能治好的质疑,杨美琴说,女儿发现时已是癌症晚期,且双眼都存在病症。最初的时候连去大医院看病的钱都没有,后来有点捐款,但病情由于延误,大医院不接收了。 医生:他家没有重男轻女 家人从未放弃过治疗 女童王凤雅的主治医生、张集镇卫生院副院长杨荣光表示,王凤雅的家人从未放弃过治疗。 王凤雅去世前两个月,一直在卫生院输降压药、营养液,“已经没有医院愿意收治了。”他同时称,当时王凤雅的情况,“根本不可能治愈,颅内转移不扩散就很不错了,能好转都是奇迹。” “他们家人从未有过虐待孩子、重男轻女的现象。看到谣言后,我感到非常生气,在群里公开怼了回去。” 调查:不存在诈捐,家人已将剩余善款转交慈善部门 (爷爷展示有关票据 图片:新浪新闻) 对于网上的舆情,太康县也成立了专门的调查机构,最终结果:王辉、杨美琴夫妇不存在诈捐。 调查信息显示,当初王辉、杨美琴夫妇的筹款目标是15万元,但实际上只收到38638元捐款,其中水滴筹平台收到捐款35689元,通过微信收到善款2949元。且这些钱都用在了女儿的治疗上,每一笔开销都有票据为证,目前还结余1301元。   当地警方经过调查后也认为,募集到的款项并没有被挪用(仍有部分网友认为,家属提供的支出明细中包括有买奶粉的支出,这不属于治疗费用。但对多数网友来说,给幼童买奶粉也属合理)。 5月25日,60多岁的爷爷赶到太康县慈善总会,将剩余的1000多元善款转捐了出去。“这些钱我和家人早就想捐,但这些天家中一直有事,今天在媒体的见证下,总算完成了心愿。”爷爷说。 (图片:新浪新闻)   “有些人给我的微信发信息,咒骂我们全家,诅咒我的孩子。我现在都不敢打开手机,一看见那些内容就不想活,网上的(质疑)内容把人逼得没办法。”杨美琴伤心地说。   就网上带有偏激性的质疑和谩骂诅咒,杨美琴说,这些人应该承担法律责任。 真相查明 网友纷纷道歉 漫画《“救我……”3岁女婴正在等待被父母拖死》的作者@明白漫画致歉,称漫画主人公“丫丫”并非王凤雅,因过于相似导致误解: “如果由此引起了大家的误会,我向大家道歉,如果因为这样伤害到凤雅的家人朋友,我真诚地向你们道歉。”   在澄清事实的相关微博下,截至26日已有17000余次转发量。   不少网友转发了这条微博,要向王凤雅家人道歉。 (图片:新浪新闻)   26日晚,央视新闻发表评论:“真相已浮出水面,谁该反思?” 一些网络事件,往往都是“结论先行”,人们根据一些信息的片段就得出结论,然后“义愤填膺”地进行口诛笔伐。这一方面固然需要有关机构和个人及时澄清,以正视听;但另一方面也要求广大网民擦亮双眼,在加入“讨伐”的队伍之前,先让理性“多跑一会儿”,追一追事实,等一等证据。 (中国亲年报 新浪新闻 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