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1月30日 星期一 15:41:23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核辐射

化妆品检出核辐射超标!日本这些动作细思极恐…

装有核污染土壤的除污袋被大雨冲散。图片来源:朝日新闻 第19号台风“海贝思”过境日本,台风带来的大雨把福岛核电厂辐射去污作业产生出的几袋垃圾冲到河里,其中6包已找回,但还有一些可能已流到下游……   大家应该还记得福岛核事故吧?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太平洋地区发生里氏9.0级地震引发海啸,导致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放射性物质泄漏到外部,这一泄漏事件与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同级。 福岛第一核电站福岛第一核电站   距离这场灾难发生已经8年多了,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废料以及周边被污染的水土等污染物的清理工作却还没结束。本来预计2014年应该就完成的,谁知流年不利,拖到现在……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一次“海贝思”是60年来过境日本的最强台风,自10月12日登陆日本以来,导致日本国内52条河流决堤73处,至少13000栋房屋浸水,1100栋以上的民宅处于全毁或半毁状态。台风也造成日本74人死亡,224人受伤,还有12人失踪。   其中,死亡人数最多的地区就是福岛县,有27人在台风中丧生。   据悉,在日本福岛县田村市,有一个临时存放地,存放着2667袋福岛核电站事故的辐射污染物,其中一部分已经被冲入附近河流。当地官员称,袋中装的主要是当年核事故现场清理掉的草木碎片垃圾,每袋污染物约1立方米,每处堆放的有数百公斤到1吨不等。虽然当地政府已找回6袋,但目前仍无法确认流落在外的具体数量,并且正在评估可能对环境造成的影响。   由于福岛县水灾严重,河流内的水甚至可以直接流到居民家中,所以这些平时难得一见的核垃圾,说不定就静静地漂在某户当地人家的家门口,这绝对是一件令人感到恐怖的事! 福岛核污染物堆置场福岛核污染物堆置场   日本环境省还证实,福岛县饭馆村一袋污染土遭洪水冲走,而后在距离存放地点大约500米的河岸发现,袋内污染土没有泄漏。   令人感到后怕的是,10月12日下午,福岛核电站2号机废弃物处理屋中央区滞留水移送配管,一度发出泄漏警报。不过东京电力经检查后澄清,泄漏警报是由雨水引发的,并没有发生泄漏事故(希望如此)。   在小编看来,这场超强台风不仅暴露了日本防范和应对严重自然灾害的短板,对于久拖未决的核辐射问题也是雪上加霜。   其实,早在台风过境日本前,有关日本核辐射的问题也频频上了新闻头条。   最近一次就是10月11日,韩日两国就日本对韩限制出口一事在世贸组织总部举行双边协商,由此透露了一个重磅消息——去年10月,经仁川机场入境的3.3吨日本产睫毛膏产品中,检测出了放射性物质钍。据韩国媒体报道,从睫毛膏中检测出的钍含量是标准值的3.7倍,如果长期使用,有可能致癌。但是韩国相关部门并没有查清放射性物质到底是来自化妆品本身,还是来自包装材料,只是决定要求化妆品进口企业退回全部商品。 韩国媒体报道截屏韩国媒体报道截屏   而在上个月,日本环境大臣原田义昭针对外界关注的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受核污染的海水被排放海中的问题更是语出惊人,“考虑过各种方案,但不得不将污染水排入海中”。(你是认真的吗?)   原来,在2011年地震和海啸导致福岛核电站瘫痪后,东京电力公司为防止燃料棒熔化曾注入大量冷却水,随之产生了超过100万吨污水。据悉,污水储存设施将在2022年达到容量极限。   针对日本这一做法,韩国在今年8月曾召见日本公使并递送照会,在表达韩方担忧的同时,也要求日本把污水处理方案“说清楚”。于是,原田义昭9月10日在记者会表示:“除了将污水排入大海将其稀释外别无他法”,但他补充说,“整个日本政府都会慎重讨论这一问题,我也提出了自己的这一意见”。   小编想说,日本政府对于核垃圾一定要上心啊。这次冲走的那几袋万一顺着河流漂到海里,全人类都可能遭殃,不是吗?   10月22日即将举行日本新天皇德仁的即位仪式。令和时代的日本,能否彻底走出平成核辐射阴霾?

捡根链子变成残疾人 首例核辐射受害者离世

■宋学文生前和妻儿合影。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讯   中国首例核辐射案受害者宋学文23年无意中在雪地里捡到一条附着核放射物质的金属链,强烈的辐射让20岁的他成为了失去双腿和左手小臂的残疾人。这些年,宋学文结婚生子,还写小说、拍电影、开办幼稚园。不幸的是,核辐射的伤害一直潜伏在他身体里,近几年病变持续恶化。据26日消息,宋学文已于4月23日去世了。 宋学文出生在吉林蛟河的大山里,1994年,18岁的他高中毕业成为吉化集团建设公司的工人。《扬子晚报》报道,1996年1月5日,宋学文上班途中他在雪地上捡到一条“BB机链子”。仅仅十多分钟后,宋学文就开始出现了奇怪的反应。两天后,宋学文被公司紧急送入中国唯一的放射病治疗中心——北京307医院救治,刚入院时,他的右腿已经肿得比原来粗两三倍,而且上面布满水泡。 到目前为止,核辐射在世界范围内尚无治愈的方法,病变不可预知,为了防止扩散只能截肢。此后,宋学文在北京接受了持续3年的治疗。其间,宋学文经历了7次大手术,小手术无数,“哪里病变切哪里”,他被依次截去了双腿,左手前臂,右手除了中指完整,其他指关节也被截去。 1998年秋天,治疗告一段落,已成了残疾人的宋学文回到了吉林,他对未来已心灰意冷。他通过电话结识了妻子杨光,两人非常聊得投缘。时间长了,杨光知道宋学文是残疾人后,非但没嫌弃,还也是一直陪伴在宋学文身边,辞职陪他到北京复查身体,陪他奔波在维权的路上…… 经过4年诉讼,吉林省高院2000年做出终审判决,吉化集团建设公司除已支付的抢救治疗费用外,另行赔偿宋学文48万余元。此案是中国首例核辐射案。此后,安装了假肢的宋学文不但身体重新站了起来,而且结婚生子一样没落下,还出书、拍电影、开起了幼稚园。2015年,儿子健康出生让宋学文夫妻感到意外而惊喜。 不幸的是,2017年7月,宋学文出现吐血的症状,结果查出了放射性白内障、记忆力损伤、肝硬化、糖尿病……他决定放弃治疗,努力赚钱给妻儿,为她们提供保障。26日下午,有媒体拨打宋学文的手机想询问一些事情,却得知他已与4月23日病逝。

专家:日本福岛核事故工作人员失眠症状长期持续

据日媒报道,日本顺天堂大学教授谷川武(公众卫生学)等的团队近日在美国医学杂志网络版发表研究成果称,在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第二核电站从事核事故应对工作的职员中,失眠症状长期持续。 当地时间3月11日,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和海啸灾难8周年到来之际,日本多地民众纷纷前往灾区祈福默哀。图为日本福岛县民众在遇难者墓地哀悼祈祷。   据悉,在自然灾害后不久的灾民中可以看到的睡眠障碍通常被认为是一过性的,随着时间流逝会康复,但被批评在引发事故的企业工作等核事故特有的体验对症状的长期化造成了影响。 福岛第一核电站因东日本大地震的地震和海啸而断电,发生了堆芯熔化和氢气爆炸。第二核电站虽然也一度丧失了冷却功能,但实现了冷停堆。   谷川等的团队在2011年5月和6月对两个核电站的职员约1500人实施了询问“是否有逃离海啸等危及性命的体验”、“自家住宅是否被指定为疏散区域”等有关核灾害体验的详细问卷调查。持续追踪调查至2014年。   对失眠相关项目作答的约1400人中,经历过危及生命体验的约590人的症状随着时间流逝而康复。另一方面,失去自家住宅和汽车等财产的职员、因在东电工作而遭到批评的职员中,2011年有约330人自诉失眠。据悉,2014年尚有约150人症状持续,可以见到夜晚难以入睡的“入睡障碍”倾向。   谷川认为“危及生命的体验最终被遗忘,失眠症状会康复,但挽回财产需要时间,因此症状长期持续。批评之声大概也是持续的吧”,指出需要给予长期援助。

一个核辐射受害者是怎么“化掉”的?世界上最痛苦的死亡

整理:诡匠 来源:网络 今天匠姐给大家分享一个有点重口的故事!放心啦~我马赛克了,所以不用怕的~ 所谓临界,是指核反应释放出中子,从而使核裂变反应达到持续进行连锁反应的状态。 铀或钚等易裂变物质意外发生的自持或发散的中子链式反应,如果达到一定的量而聚集在某一部位,就会成为临界状态. 因而会很快发生核裂变反应,如果这种反应是失去控制,造成能量和放射性物质的释放,则可认为发生了所谓的核临界事故。 1999年9月30日上午10点35分,日本东海村JCO住友金属矿业子公司)公司的一座铀转换厂工人违反操作程序,把富集度18.8%的铀溶液(相当于含16公斤铀)直接倒入沉淀槽中。   沉淀槽容纳的最大操作量限定为2.4公斤,其临界质量为5.5公斤。 由于铀量超过其临界质量的2.9倍,当即产生蓝白色的闪光(又称契忍克服辐射),现场产生了γ和中子辐射,γ监测器开始报警。 此次临界事故使现场93名工作人员受到不同程度的γ外照射和中子照射。其中1人于12月21日死亡。 事故发生后1小时,周围γ剂量率为正常值的4倍,为此撤离厂区周围350米范围内的居民,厂房周围10公里范围内的居民不得出门,学校和医院关闭,农作物和蔬菜停止收割。 东海村核辐射外泄事故。 造成2人死 亡,在日本当时是最严重的辐射外泄事故。 病患DNA被破坏,旧皮脱落,新皮不长,发生细胞停止分裂的状况,因此在照片中可以看到病患失去皮肤与肌肉的恐怖状况,在事故发生后211天,病患死于多重器官功能衰竭。 事故中第一个死亡的大内久先生,所受到的核辐射剂量为普通人年上限的2万倍。医疗小组投入了最新医疗技术来治疗这个前所未有的患者,结果却无法战胜核辐射的威力。 受辐射后马上送到了医院,刚入 院时医院员工看到的只是皮肤稍微有点红肿,以为没啥大事,能很快治愈出院。结果不是他们所想的,入院几天后皮肤组织不能再生,缠过医用胶布的地方皮一沾就下来了。 原因是核辐射穿透人体组织,打碎了染色体正常排序,再也不能提供人体细胞的正常再生。同时血液中白细胞大幅减少。 十来天后,肠道内组织如同外皮一样,原有正常组织坏死,不能更新。 到了这样的程度,肯定是全身各组织都不能再生了。人体的细胞失去了新陈代谢功能,也就意味着生命的终结。 所以,虽然医生们经过最先进的治疗手段,但肯定是无法再造一个活人。   核临界事故对人体的损害核临界事故的主要危害是瞬发射线的外照射(外照射可理解为人体外的放射性射线对人体的辐射,相对应的内照射是指人体摄入的食物、水等所含的放射性物质对人体的辐射效应。) 它可使人受到大剂量照射,致使人员伤亡 图为东海村时间的幸存者 当时他距离辐射现场很远 但…… 回头看东海核临界事故的受害人。 他受到了极其强烈的伽玛辐射和中子流,打断了全身的DNA,形成各种畸变。 NHK纪录片里遗漏了一点表述就是,表症上的可见染色体畸形背后,必然是大量得无序基因突变,即使外观正常的染色体在核酸链层次同样可能接错序列或断裂。 这个可比染色体畸形症状如十八三体综合症要可怕得多。 如此辐射的后果,是病人体内基因变异细胞的物质、反应都随着正常物质和反应的减少而变得越发不正常,且完全不可预知和控制。 即使这个细胞能够自身存活,它作为身体一元的功能也不可能正常,而且随着时间加剧。 有如供应链断裂的工厂还能短时间生产一样。各种不正常的反应,形成极度复杂叠加的综合症。 大内久先生,身体被大量的中子线穿越,全身的染色体受到破坏,细胞无法再生,也失去免疫功能。 第一天右手开始红肿和疼痛,白血球骤减到正常人的十分之一,医生将他妹妹的白血球移植给他。 开始前10天还可以和家人对话,慢慢地皮肤随着黏贴而掉落,皮肤无法再生,不断剥落,浑身剧痛。 肺部开始积水、呼吸困难,当时写下:我想回家、不要、妈妈等字眼,其间也曾费力地对太太说:我爱你。 此情此景让医护人员鼻酸!医院插管人工呼吸之后,从此他再也无法和家属说话了。 从第11天起,无声的战争开始了,太太、儿子和父母天天来医院拼命折纸鹤祈福祷告,只是这些纸鹤无法放在无菌室。 妹妹的输血开始在大内久身上起了一些些作用,带来一线希望,但是一周之后,血开始病变,出现异常染色体。 开始腹泻得很厉害,有时候一日量超过3升,3星期后,肠道开始出血,半天就必须输十多次的血,皮肤的血液不断渗出,护士人员必须花半天的时间协助医生处理,看了都让她们感到心疼。 眼球干燥出血,看起来好像是「流血泪」,病变扩及全身,为了防止失去太多水分,而给予植皮,皮肤已经没有了,植了皮却无法附着上。 一个月后,右手的细胞死亡殆尽。医护人员没人敢说出让人失望的话。 事后一位医师说:我不知道为了什么而做?我这么做有什么用呢?看着他靠机器而活,却又只能想让他活下去。 两个月后,大量出血,大量输血,心跳每分钟120次以上。第59天,心跳停止。 急救后,一小时候恢复心跳,此时脑、****全瘫痪了,奄奄一息靠着机器活下去。 他的家人一直到最后都没有放弃希望,这也是支持医护人员的动力。 妈妈写下:儿子,加油!爸爸写下:坚持到最后! 第65天,血液再度异常,病变侵袭白血球,不断地输血,最后几乎没有红血球,医护人员已经山穷水尽,进退维谷了。 第81天,家属告诉医生:如果心跳停止的话,就不要急救了。 妻子对大内久说:希望你可以度过2000年。此时所折的纸鹤已经将近1万只了。 第83天,太太和就读小学的儿子一起来探望,首次取下面纱,太太第一次强忍着眼泪哭,儿子说:爸爸!加油!当晚停止呼吸,83天的战斗画下句点。 整个事件从最后来看大内先生的案例,非常的凄惨。 因为大内先生受太大量的中子冲击、导致自身DNA 序列的错乱,所以身体的白血球、淋巴球死光,然后免疫力完全丧失,身体制造血跟抗体等等相关细胞的组织完全失去功能。 接着会发生的事情,就等于尸体下葬后的情况,因为身体不会再造血、血小板、与白血球,所以跟尸体一样开始腐烂。 也就是在患者还有意识的情况,开始接受自己成为腐烂尸体的情况。 体内组织完全不会再生,首当其冲的是代谢快的组织,就是例如毛发、指甲、皮肤等组织,这些物体在正常人体是会快速再生代谢脱落的东西。 现在没有了代谢,只剩下脱落替换,很快的皮肤组织就代谢完了,然后就没有表皮覆盖在肌肉上面,然后肌肉就开始溶解萎糜。 医疗记录内显示:患者有移植女儿的干细胞,但是得到的结果却是白血球不认得干细胞产生的生存细胞(例如红血球与白血球),会自己攻击自己的细胞,等同于移植失败、完全无法救助。 再来就是生存器官,像肺、肝、****等,因为体内机能的停止,这些器官收不到完整的养分,自然也就慢慢失去功能;患者最先要接受的就是人工呼吸器官。 也就是人工肺,因为患者的肺部无法自行呼吸了;于是就要用人工的方式灌入气体、强迫肺部扩张与收缩。 这个举动让肺部周围的器官感受到强烈压力与疼痛,从这边开始、患者已经开始大叫想死了。 也许是对人类来说,这是个难得的研究机会——这么说真的很惨忍,我诚心的希望该患者(大内)在第一个月即脑死,至少不会承受这么多痛苦…… 日本的此次事件的医疗团队并没有让大内安乐死,而是很努力的使用各种方法医治他。 发现皮肤无法再生,移植其他部位或亲人的皮肤,结果——>皮肤无法附着,移植过去的细胞等同于放在盘子上的脂肪片、随着时间腐烂,失败。 因为放射线造成染色体中中性子的破坏,细胞无法分裂,除了皮肤无法更新以外,血液也无法再携带氧气; 为了改善这件事情,启用了人工肺部,结果——从外部输入空气强迫肺部扩张与收缩;造成患者极大的痛苦。 发现无再生功能,便从其女骨骼内抽取干细胞,移植到大内体内,希望回复其生理机能——结果干细胞产生的细胞认定现阶段身体的其他细胞都是外来物种,直接攻击毁灭,等同于自己细胞攻击自己,失败。 直到最后束手无策,所有急救的方式皆宣告失败,广受辐射大量破坏的大内先生的身体,已经成为尸体的状态。 但只有脑部跟死尸不同、还有活动,身体的所有代谢、活动都静若死尸、无法救回。 医疗团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皮肤表皮将库存代谢完毕之后、露出肌肉、肌肉接触空气后开始溶解、溶解完剩下骨头与神经系统、接着无用的神经失去功能、于是就在脑部还有活动的情况下、成为枯骨。 负责医疗小组的前川医生说:辐射改变了每个细胞,肌肉失去纤维,唯一还保有纤维的器官是****,只有****顽强地跳着。   人类创造的东西,一失足便是万丈深渊,这万丈深渊是我们医疗人员未曾涉足过的,不管拥有多么先进的医疗手段和设备,我深深感到有些事情是无法战胜的,破坏力是极大的! 后来大内久太太写了一封信给他:也许我过于悲观,只要核能没有被人类完全控制,这样的事故就还会发生吧!   本性难移,我无法相信人类,如果做核能相关工作的人们还无法保护自己,那就请医疗部门不辜负我先生付出的生命,救救今后那些不幸的牺牲者吧!

BC科学家:北太平洋并未受福岛辐射污染

卑诗省的一个科学家近日表示,日本福岛核电站的辐射污染并未波及到北太平洋,海洋生物和人类的健康都未受到影响。自从2011年福岛核电站受地震影响泄漏后,维多利亚大学的化学海洋学家Jay Cullen检测了核辐射同位素的污染水平。“我们可以很自信地说,我们所在的这篇海域的健康风险并不显著。”Cullen在《环境科学与技术》上发表的研究中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