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1月22日 星期六 19:03:58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波司登

400亿羽绒服巨头突然暴跌!万元羽绒服下架!

11月12日,波司登股价下跌9.58%,盘中一度跌14.72%,闪崩15%后,有所反弹,但午后股价持续弱势。截止到收盘,波司登股价的跌幅仍达9.58%,创2019年6月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 值得一提的是,11月11日,波司登曾高调发布“双十一战报”,波司登2019双十一全渠道销售额突破10亿元,其中,天猫旗舰店销售超6.5亿元,同比增长58%。但小编发现,波司登万元登峰系列却悄然从天猫下架。羽绒服龙头波司登最近怎么了? 突如其来的闪崩 昨日盘中,波司登闪崩、暴跌15%,来得非常“意外”。 全景财经(ID:p5w2012)复盘波司登近四年的股价走势,仅发生过2次盘中跌幅超15%的情况,上一次发生于2019年6月24日,一度暴跌超25%,创上市以来最大单日跌幅。 暴跌的原因是,沽空机构BONITAS发表沽空报告,指控波司登在公开市场造假,夸大收入及盈利等,认为波司登股票完全没有价值,给予零元。 与此同时,外资沽空机构在报告发布前,大手笔卖空波司登股价。沽空方最终惨败,6月24日至今,波司登股价累计涨幅超68%,若外资机构一直未将空单平仓,损失将极其惨重。 而昨日的暴跌,波司登并没有明显被做空的迹象。 据Wind数据显示,今日波司登总成交金额达4.63亿港元,而主动卖空成交金额仅2942万元,占总成交金额的比例仅6.35%,低于2019年以来的平均水平。 另外,内资机构对波司登的持股依然稳定,截止到11月11日,港股通持有波司登数量为5.5亿股,持股占比5.1%,并未出现明显的减持动作。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9年11月11日,波司登收盘价为4.5港元,而2018年1月,波司登每股报价仅为0.68港元,也就是说,两年内,波司登股价上涨了6倍,总市值增加了近400亿港元。 万元羽绒服天猫下架 作为国产羽绒服界的龙头,波司登近期发布了登峰系列羽绒服,推出了七款高定位产品,售价在5800元以上,其中,最高的珠穆朗玛峰款售价11800元,直接对标加拿大鹅、Moncler等羽绒服奢侈品牌的定价。 据官网介绍,此次以世界著名高峰为设计灵感的波司登登峰系列颇有“黑科技”含量,不但选用北纬43°黄金羽绒带的顶级鹅绒、还运用了RECCO生命探测仪等尖端工艺和科学技术,经过489道工序制作而成。 刚过去的“双11”,波司登交出一份业绩亮眼的战报。数据显示,波司登2019双十一全渠道销售额突破10亿元,其中,天猫旗舰店销售超6.5亿元,同比增长58%。 不过,在“双11”促销的关键时刻,波司登万元登峰系列却悄然从天猫下架,引发市场关注。记者此前曾注意到,在该系列下架前,波司登还特意为其推出了双十一促销价。 针对“双11”期间万元羽绒服下架的情况,波司登方面回应称:“网上高端登峰系列产品的情况,主要是因为两方面因素,第一,由于部分产品销售火爆,提前售罄;第二,根据公司的部署,由于限量版高端产品登峰系列并不参与天猫‘双11’打折活动,因此于‘双11’之前下架,并于‘双11’结束后重新上架销售。” 虽然天猫并非购买这几款羽绒服的唯一途径,但对其销售是否遇冷,波司登方面也没有给出回应。事实上,11月12日,记者在波司登天猫官方旗舰店内看到,该系列售价11800元的羽绒服仅售出3件;售价9800元的卓奥友峰款仍无人购买;售价8800元的梅鲁峰款仅有2人付款。而苏宁易购波司登官方旗舰店内,登峰系列的万元羽绒服仍处于下架状态。 “目前波司登在国内羽绒服市场的占有率第一,然而,在高端及奢侈等细分市场还缺位。推出万元羽绒服,是强化品牌高端定位的战略手段。”有业内人士分析,转战高端市场的步子,不能迈得太着急。

卷入华为争端 加拿大鹅遭“血洗” 波司登成功上位

▲加拿大鹅的发展亦非一帆风顺,集团一直受到爱护动物团体指责残忍虐杀动物,呼吁消费者抵制 卷入中美华为争端 大户血洗“加拿大鹅” 加拿大早前应美国要求,扣留华为财务长兼创办人任正非女儿孟晚舟,令加拿大卷入中美贸易斗争之中。 ▲加拿大应美国要求扣留华为财务长兼创办人任正非女儿孟晚舟,令加拿大捲入中美贸易战。 中加关系恶化,股民担心会连累加拿大公司在内地的扩张步伐。去年上市后股价狂升的高级羽绒服装品牌加拿大鹅(Canada Goose),便率先惨遭大户“血洗”。孟晚舟事件曝光后五个交易日暴跌两成,市值蒸发逾百亿。 这只加拿大“鹅”原本打算飞入中国市场。华为事件却触动股民神经,忧虑中国消费者会将不满发泄在加拿大进口产品上,令加拿大鹅如涉及辱华的D&G般遭到抵制,进军内地的大计势必受挫。 撰文:裴浩辉 总部位于多伦多的高端羽绒服制造商加拿大鹅,销售已连续八季度取得双位数强劲增长。由于业绩惊人,去年才上市的加拿大鹅一直火力全开。不少投资者憧憬这只加国金鹅能飞进内地“生金蛋”。 由于品牌知名度愈来愈高,中国开始涌现大量仿制品。为免影响品牌形象,集团今年6月与阿里巴巴合作进驻天猫,先打网上市场。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亦非常会做人,在今年的达沃斯论坛上穿了一件加拿大鹅的高档羽绒服亮相。 到10月加拿大鹅在香港开设大中华区首家分店,再筹备在北京三里屯太古里开旗舰店。首席执行官Dani Reiss直言,中国是集团未来的机遇。 岂料人算不如天算。中美大打贸易战之际,上周华为首席财务长孟晚舟突然传出被加拿大拘捕。内地反应异常强硬,警告加拿大要承受“严重后果”。 原本形势大好的加拿大鹅,突然卷入这场外交风暴中,市场担心会连累公司在内地的扩张步伐。大户更乘势“血洗”加拿大“金鹅”,孟晚舟事件曝光后五个交易日股价暴跌两成,市值蒸发逾百亿。 加拿大鹅原名“Metro Sportswear”,由波兰人Sam Tick移民加拿大后创立,对象是在低温户外工作的科学家、警察及工人等。80年代初一批加拿大鹅外套被运到南极麦克默多站测试御寒性,因表现出色而声名大噪。 政要巨星齐追捧 1985年,Sam Tick的女婿David Reiss将公司大部分股权回购,创立“Snow Goose”,主打羽绒服。不过当时欧洲已有“Snow Goose”的品牌,为避免误会,最后改名“Canada Goose”,即加拿大鹅。 ▲去年加拿大鹅在美加上市,挂牌首日已劲升两成七,带挈公司首席执行官兼第三代接班人Dani Reiss的身家水涨船高 现时的首席执行官Dani Reiss是第三代,即David Reiss之孙。2001年他由父亲手上接棒,随即大肆改革,改走时尚路线,带领集团杀出一条新血路。 加拿大鹅的羽绒服动辄上千,甚至过万元一件,但仍大受市场欢迎。其中一个原因,是品牌受大批名人巨星追捧,如007占士邦丹尼尔·克雷格、球星碧咸,甚至热爱运动的俄罗斯总统普京等,都曾被拍到穿着加拿大鹅的羽绒服。 其实加拿大鹅的发展亦非一帆风顺。集团一直受到爱护动物团体指责残忍虐杀动物,例如为得到野狼皮而设陷阱或直接将野狼一棒打死。此外亦有视频踢爆加拿大鹅的供应商在农场屠杀大鹅前,会将大鹅困在狭窄的空间直至窒息而死,再运去屠场,呼吁消费者抵制。 去年3月,加拿大鹅登陆纽约交易所及加拿大交易所,定价17加元,约12.78美元。挂牌首日已劲升两成七,随着每季销售都保持双位数强劲增长,股价亦愈炒愈高。如截至今年9月底止半年业绩,销售额便按年大升三成七,至2亿7500万加元,净利润亦增加近两成半,达3120万加元。 进军内地势受阻 加拿大鹅上市后,扩充步伐渐渐加快,预计2020年前会在全球开设至少20间独立门店,同时加快发展网上业务。今年6月,集团宣布进军中国大计,先与内地电商巨头阿里巴巴合作,于上海设立办公室,同时进入阿里旗下“天猫”。由于公司的羽绒服在天猫的销售相当理想,刺激股价进一步炒高至67美元,较招股价足足飙升5倍有多。 至10月初,集团在香港开设首间大中华区旗舰店,扬言即将进军中国开设旗舰店,再次刺激股价冲上72.27美元历史高位,市值一度超过560亿港元。 加拿大鹅谋求杀入内地市场,固然有生意上的考虑。另一个主因,是随着品牌愈来愈多人认识,开始逃不过被“山寨”的命运,市场涌现不少仿制品。为免影响品牌形象,集团决定先行打入中国市场,试图在假货变得猖獗之前先下手为强。 然而今次华为事件,分分钟会拖慢加拿大鹅飞入中国的步伐,间接令假货有更多时间“赚钱”。 CNN评论直言︰“如果不加快速度进入中国市场,大量假货将稀释品牌在消费者心中的信心,未来再入就会更难。” 国产对手波司登受惠 ▲加拿大鹅有难,其竞争对手国产羽绒製造商波司登被视为直接受惠,股价自华为事件后爆升。 随着加拿大鹅股价大跌,其竞争对手,同样为羽绒制造商的波司登却刚刚相反,股价自华为事件后接连爆升,8日累积劲升两成,高见一元六角二分,7日收报一元四角二分。 波司登过去两年的业绩保持稳定增长。截至今年九月底止半年,营业收入按年升约一成六,净利润按年劲升近四成四,至2亿5100万人民币。事实上,其股价在今年2月底时仍只得6角,现时已累升近2倍,大幅跑赢大市。 波司登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高德康直言,旗下羽绒品质提升,今年旗下羽绒服已平均加价二至三成,明年的加价空间则要视乎产品规划。 过去波司登一直被市场认定为“中老年品牌”,近年集团积极年轻化,整体品牌整合策略渐现成效。高德康表明暂时无意拉长战线,反而会继续收缩其他业务。“要先做好主品牌,如果这几年没有做好,对我们成长会有害,希望先打好基础,再延伸至其他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