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9月23日 星期五 16:54:44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洗錢

一华裔夫妻大笔现金和诉讼 揭开疑似洗钱内幕

洗钱的问题有多严重?根据《麦克琳》杂志(Maclean's Magazine)的调查报道,一对来自中国的移民带着大笔资金登陆加拿大,却因为一场官司而牵扯出疑似洗钱的内幕。报道中引述专家说法称,多伦多和温哥华虽然是洗钱最大中心,一些华人透过房地产和赌博管道进行洗钱活动,但这不是地区性问题,是全加拿大都有的问题。《麦克琳》杂志(Maclean's Magazine)提到一个2017年在安省高等法院曝光的案例。主角是Peter Zhang和妻子Judy Wang,2010年通过投资移民计划登陆加拿大,至少带了600万元财富定居在多伦多北部郊区,此后展开了一个扭曲的、疑似洗钱的故事情节。2011年初,这对夫妇以125万元在安省列治文山购买了他们的第一套住宅,六房五卫,现金付清。然而,到2月份,张和王已经分居,2013年并在法庭上声称他们离婚。安省高等法院2017年11月就诉讼中的程序问题作出裁决,称离婚是“可疑的”。 (在一封律师发的电子邮件中,王现在说他们是2018年6月离婚的。)无论如何,张和王两人继续通过合资公司Yi Hao Investments一起购买和开发三个列治文山和附近的Thornhill物业,主要是现金交易。王女士于2017年在旺市购买了个人第四套房产。事实上,她和张两人已购买价值5套930万元的房产。除了房地产之外,张和王的财富涉及到赌博活动。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王证实,她通过出售物业转移了600万元给张。 (法官Paul Perell在其决定中指出,除了房地产投资外,王和张在加拿大都没有任何就业或商业行为。)同时,他们两人与丁姓房地产经纪人(Yan-Ling Ding)和律师Rahul Kesarwani进行了一系列抵押贷款交易,为张的赌博筹集现金。法官发现,有一段时间,张某对Yi Hao的所有权转移给了丁以隐瞒张的身份,因此他可以从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CIBC)获得90万元的抵押贷款,而Kesarwani从他自己的公司安排了15万高额利息的私人抵押贷款给张。 《麦克琳》记者向张、王、丁和Kesarwani联系,但本人或律师都没有发表评论。2017年,王控告包括丁和Kesarwani疏忽和违反信托职责等罪名,这些指控均未在法庭上得到证实。然而,Perell法官随后在法庭文件上提到“丁进行了可疑的交易”,“Kesarwani的行为是有问题的”王和张的证词则是“自私的,令人难以置信,不一致,不合逻辑,与文件不一致”。Perell法官也提出了一些问题,包括:这些大笔资金来自哪里?如何转移到加拿大?王在她的证词中拒绝回答这些问题。在被告证词中则提到:“张先生是一名洗钱罪犯,他设法将自己的财富从中国带到加拿大。”《麦克琳》报道提到,讽刺的是,如果不是因为王女士提起诉讼,不会让这些见不得人、奇怪的故事细节陆续曝光。过去几个月时间中,加拿大人逐渐了解到洗钱模式惊人的内幕,房地产市场的暴涨都和黑钱脱离不了关系。上个月卑诗省洗钱独立调查委员会公布两份报告称,2018年有74亿元在卑诗省被“洗白”,其中有50多亿元进入了房地产市场,助长了房价飙升。报告指出许多法律漏洞,例如银行以外的贷款者不用接受反洗钱机构的检查。(房地产成为洗钱的管道。)西门菲沙大学教授马洛尼(Maureen Maloney)领导另一个专家小组研究洗钱问题,他说,实际数字比卑诗省的报告还要多,估计去年加拿大共有467亿元涉及洗钱活动,虽然说大温哥华市场是洗钱活动的聚集地之一,但“这不是卑诗省独有问题,是全加拿大的问题。”若用重力模型计算人均GDP和犯罪数据,安省和亚省的洗钱活动率更高。亚省司法厅长史瓦斯哲(Doug Schweitzer)不愿承认该省洗钱规模之大,但强调“将继续与执法合作伙伴共同努力,以保护守法的亚省居民。”安省承认洗钱是一大问题,财政厅长费达利(Vic Fedeli)说:“安省不会容忍犯罪活动,将认真对待此问题。”网上图片v01

洗钱严重!华裔屋主家中遭搜出400万现金

卑诗省洗钱情况多严重?Postmedia媒体集团透过法庭文件获得的资料显示,2015年卑诗省皇家骑警调查洗钱案时发起一系列突袭行动,在几间房屋内查获逾800万现金,其中在一户列治文的华裔屋主家中搜出逾400万的现金。位于列治文Fairbrook Crescent的独立屋有四卧室五浴室,装潢高档,配备大理石地板和家庭影院等。金姓屋主(Paul King Jin)和配偶魏晓琪(Xiaoqi Wei,音译)在2013年以180万元买入,2015年10月26日以193万卖出,也就在皇家骑警10月15日突袭搜索该房屋后的11天,魏晓琪立即脱手卖房。当年这波称为E-Pirate的洗钱调查行动,警方共突袭了低陆平原20个房屋,总值超过4,300万元,除搜出800多万元现金外,还起出很多关于洗钱交易、赌博设备、电脑手机等资料。其中金姓男子和妻子魏晓琪住的一豪华公寓内竟藏了400多万现金。报道中提到,一些被指控经营非法赌博业务和洗钱的人,当他们被执法部门注意时,都会想办法保护资产。例如2015年警方查获王姓男子(Maxim Poon Wong)涉及地下银行业务,他立即将温哥华62街价值280万的房屋以1块钱进行所有权变更,Karen Wong成了房屋所有人。前加拿大皇家骑警反腐败调查员波特温(Patrice Poitevin)表示,以家庭成员的名义来拥有资产,使警方更难以逮住犯罪所得。卑诗大学商学院教授大卫杜夫(Tom Dovidoff)表示,很难评估犯罪所得对房地产市场的影响有多大,但绝对有影响,特别是那些高端房屋。Postmedia分析法庭文件发现,列治文有一家名为Silver International的地下银行,据称每年洗钱高达2.2亿元,甚至可能多达10亿元。其指控未获法庭证实。据称金姓屋主在列治文经营非法赌博公司,就是透过Silver International来洗钱。金姓男子自己名下没有房产,除了妻子有房外,他的姪女贾元元(Yuanyuan Jia,音译)在列治文有一套76.4万元的公寓,但法庭文件显示,公寓真正所有人是金姓男子。此外,贾元元还在西温拥有一间324万的房产以及一间素里63.4万元的公寓。根据卑诗省公司注册纪录显示,金的父亲和姪女担任公司注册号0820490的董事,他们曾经营已经歇业的水立方按摩中心。 法庭文件显示,金姓男子和妻子的父母帐户都被用来做人头户,让大量资金可从中国转移到加拿大,成为洗钱的通道之一。文件并显示,金姓男子还以其他人的名义开设家庭赌场。其中一个是列治文四号路上11公顷、价值900万元的豪宅,由尹元元(Yuanyuan Yin,音译)拥有,资料显示她还是个学生。另一个是位于列治文Brighouse Way的豪华公寓,由魏晓琪的母亲拥有,价值近290万元。甚至安省妇女冯文(Wen Feng,音译)拥有一间在列治文490万的豪宅,但真正的拥有者应该是彭姓男子(Lap San Peter Pang)。彭是水立方按摩中心的主任。Postmedia试图通过律师联系金姓男子及其家人,但没有成功。因为太多人利用他人名义来买房,因此省府已提出一项新法律,将要求揭露真正的房产所有者,不能仅以企业或信托公司来登记房产。卑诗省成为加拿大第一个采用此制度的省份。渥太华大学讲师塔斯(Marc Tasse)赞扬卑诗省做法,认为其他省和联邦政府都应该跟进,否则洗钱资金只会转移到其他区域。网上图片v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