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9月24日 星期六 21:49:08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滥用药物

滥用鸦片类药物 安省去年相关死亡飙升75%

(■■安省滥药死个案飙升,年增75%。资料图片) 有报告指出,在新冠疫情下安省的滥用鸦片类药物情况转趋严重,因过量服食而死亡的人数,较前一年增加逾75%,当中露宿者和失业人士占较大比例。 据《加通社》报道,多伦多圣米高医院的安省药物政策研究网络(Ontario Drug Policy Research Network)于日前发表报告,共同作者甘美斯(Tara Gomes)称,因滥用鸦片类药物而死亡的人数持续增加,这是令人震惊的事。现在需要急切解决问题,但却未有看到政府立即采取行动。 该报告发表有关2019年和2020年鸦片类药物死亡的数据,由安省公共卫生部门、首席法医官办公室和安省法证病理学服务提供。当中发现,在2020年3月至12月期间,共有2,050人滥用鸦片类药物而死亡,相对2019年同期是1,162,增幅超过75%。 甘美斯说,疫情下安省滥用此类药物的死亡个案明显增加,部分原因是受污染和含剧毒的药品供应越来越难以预测,而且获得医疗服务已经改变,人们居住的地方以及在社区缺乏支援。 该研究指出,芬太尼具有更致命的作用。芬太尼与鸦片类药物对有关死亡有直接影响,在疫情期间更是持续增加,由疫前的75%至疫下上升87%。滥用此药而死亡的以25至44岁之间的人士居多,在疫下有1,109人死亡,相比2019年同期是608人。 住进酒店旅馆更危险 所有与鸦片类药物有关的死亡个案中,大部分属于意外事件。报告发现,在疫前期间约有一半的死亡个案,这些死者是处于失业情况。在疫情期间,露宿者滥用鸦片类药物的死亡人数倍增,达到323人,相比前一年同期是135人。 甘美斯指出,鸦片类药物危机对边缘化人群的影响更大。在疫下有些服务专门帮助露宿者,例如是住在酒店或旅馆,比居住在庇护所的情况更差。报告分析在疫情期间,露宿者与鸦片类药物有关死亡的地点发生较大变化,这类个案明显在酒店和旅馆发生。 她表示,仅四分之三的人死于过量服食鸦片类药物,这个统计数字在疫情期间没有改变。当中众多死亡事件是可以预防,在酒店中提供更多的支援服务,或在安全的场所使用会有所帮助。 在安省以外的大城市,滥用鸦片类药物的情况同样严重。在偏远和中型都会城市的死亡个案增加接近一倍。在安省34个公共卫生部门,有15个表示死亡个案倍增,大部分发生在北面和西南面。星岛综合报道

卑诗省正式要求联邦将个人拥有少量毒品非刑事化

【加拿大都市网】卑诗省将滥用药物危机列为公共卫生紧急状态5周年之际,省府正式要求渥太华将个人拥有少量毒品非刑事化。 卑诗省在2016年4月14日宣布将滥用药物危机列为公共卫生紧急状态,但5年来情况日趋严重。根据卑诗法医服务处(BC Coroners Service)的数据,从2016年1月到2021年2月底,全省有7,072人死于滥用药物。目前全省滥用药物致死人数相当于平均每天5人,2021年的情况将比2020年更为重要,去年是滥用药物死亡人数最多的年份,死亡人数达1,716人。 卑诗精神健康及癖瘾厅长马康森(Sheila Malcolmson)周三宣布,省府将正式寻求在全省范围内,对个人拥有及使用少量毒品从《管制毒品及药物法》(Controlled Drugs and Substances Act)豁免,免予刑事处罚。 马康森说:“吸毒者正处于健康危机中,他们不应受到刑事处罚。毒品法令的执行对吸毒者产生了惩罚性的影响,迫使他们独自用药,并严重危害他们的生命。” 卑诗癖瘾中心(BC Centre on Substance Use)顾问费利塞拉(Guy Felicella),曾经沉沦毒品并无家可归。他表示:“每一个生命消失都是一项政策失误,我们无法引入策略进行帮助,让他们远离非法毒品供应。” 费利塞拉此前一直都不断进出监狱,在2013年差点死于滥用药物,之后他寻求治疗。现在,他利用自己的经历来帮助其他吸毒者消除耻辱感,并推动当局制定卫生政策。 他说:“我们一直将吸毒者当作刑事犯罪来对待,对他们进行惩罚。他们被拘捕、入狱。以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就是不断陷入这种恶性循环。” 他补充说:“安全供应是目前应对非法毒品的最紧迫对策。” 卑诗省曾在今年2月首先提出了对《管制毒品及药物法》的豁免。 非刑事化将使拥有少量个人使用毒品的人可从轻发落,从可能入狱的刑事犯罪变为仅涉及罚款的行政处罚。不过,制造或贩运毒品仍然是非法。 卑诗首席卫生官亨利(Bonnie Henry)周三表示,她“非常非常高兴”卑诗省已正式开始提出申请,并希望联邦政府能够迅速做出回应。 她说,这不仅仅是一个卑诗省的问题,正如共同应对新冠疫情时需要付出最大努力,联邦政府是其中的重要领导。 马康森周三还宣布,省府将在未来三年内投入4,500万元用于扩大滥用药物预防服务。 V05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卑诗省1月165人因滥用药物死亡 历史首次

【加拿大都市网】卑诗法医服务处(BC Coroners Service)称,一月份有165人因涉嫌滥药而死亡,这是历年来首次第一个月就有那么多人因滥药死亡。 今年一月的死亡数字比去年同期死亡人数增加104%,比2020年12月的死亡人数增加7%,这也相当于的该月每天有超过5人死亡。   首席验尸官拉普安特(Lisa Lapointe)说:“无论从规模上,还是对那些失去亲人而悲痛的家庭来说,这些数字都是令人心碎的。”   18%的的死亡率是迄今位置最高水平。拉普安特还说,在卑诗进行检测的近一半样本中发现一种未经许可的苯二氮䓬类药物,这类药物通常用于催眠镇静。   此外,根据卑诗卫生部门的统计,死亡率最高的地区是北部卫生局和温哥华沿岸卫生局。在北部每10万人中有71人死亡,在温哥华地区每10万人中有52人死亡。   去年是卑诗省滥药致死人数最多的一年。2020年,一共有1,716人因此死亡,比2019年的984人增加了74%。这意味着去年死于药物过量的人比死于车祸、他杀、自杀和处方药相关死亡的人加起来还要多。   拉普安特在她的年度报告中说,数10年的刑事定罪、日益严重的非法药物市场,以及缺乏及时的治疗和康复服务,导致数千名省民死亡。同时据统计,一月份超过一半的致命过量用药发生在家中,男性占死亡人数的83%。   V33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长期用类固醇致白内障 患严重湿疹妈妈分享痛苦经历

使用类固醇纾缓湿疹要小心,因为分分钟有可能令病情严重恶化!在新西兰一名女子就因为过度使用医生处方的类固醇、抗生素等药物,引致烂面兼白内障,几乎徘徊在死亡边缘! 今年36岁的Anita Wong是2个孩子的妈妈,她自5岁起便患上湿疹,多年来一直都四出寻找各种疗法、药物治愈湿疹。“这完全影响了我的自信和社交生活。痕痒很疯狂,我从小就失眠了。” 在2010至2011年期间,Anita首次怀孕,为此她决定停用类固醇,但同时亦令到湿疹发作。在2011年的5月,当顺利诞下大仔之后,她便再度求医,医生处方了局部类固醇,让她改善脸部皮肤的湿疹情况。 虽然情况的确有所好转,但在2013年7月,Anita就因为过度使用局部类固醇,发致患上白内障。“很快,(湿疹)它平复了,我的皮肤变好了几个月。但在8个月后,我被诊断出双眼出现白内障。 我沮丧、生气、震惊,因为局部类固醇引起这种情况,而且已经去到需要进行眼科手术的地步。” Anita在2014年1月进行了手术,但因为手术的缘故,她的右眼失去了晶状体,右眼自此永久受损。因为今次恐怖经历令到眼睛视力受损,Anita惊觉不能够再依靠类固醇治病,因此下定决心放弃使用所有湿疹药物。 不过在戒甩类固醇的第3日,她的皮肤开始出现各种不良反应,包括:龟裂、甩皮、发红。这些不适、痛楚令她几乎不能入睡,最差的情况更试过辛苦到呼吸困难。 “最难挨的是身体上的疼痛,以及发痒所引起的抑郁、循环不息的失眠。有时候光是躺在牀上,都会觉得呼吸很痛苦。” 她甚至更以地狱去形容这次经历:“当时我不再用局部类固醇和任何药物,一开始真是地狱。一开始我痛恨医生和全世界,但当我意识到我要为自己的健康负责时,愤怒感便逐渐消失。这令我更有动力尽快将身体系统中的有害药物排清。” 她透露自己曾试过坐在厨房痛哭,试过不停抓痒皮肤,试过因为遇水痛到发抖,又试过不断拍打脸部止痕。在情况最差的阶段,她每日都要用4小时去清理甩掉的皮屑。

疫情加剧滥用药物死亡 情况不容忽视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实施社交距离措施,多伦多预防滥药的中心仍然开放,但前来使用服务的人次由过去平均一天逾百人,减至少于一半。另外,有数据显示,全国各地滥药死亡的数字正在上升,情况不容忽视。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由去年3月至今年5月,安省验尸官报告因过度滥药而导致死亡的个案增加25%,这是包括所有药物而作出的估计。对于这个情况,安省减少伤害网络(Ontario Harm Reduction Network)总监博斯(Nick Boyce)认同个案数目上升甚为明显。他说,从省内前线员工所听到与这个数据脗合,死亡数字正在增加,但没有预期会这样高。 去年,使用芬太尼直接导致安省与鸦片类药物相关死亡个案约有75%。根据联邦资料显示,过去4年超过14,000名国民服食鸦片类药物而死亡。 博斯称,现行法例实际上是鼓励贩毒者和供应者,提供新的及不同种类的毒品。在1920年代从禁酒令已得到教训,当人们被禁止饮酒便转用毒品,所以现在有大量鸦片类药物供应。 卑诗个案增39% 除了安省滥药死亡个案上升,卑诗省相对去年4月,这类个案增加39%。亚省在疫情期间,紧急救护队接获有关使用鸦片类药物的求助电话,由3月的257宗,至5月达到550宗。加拿大首席卫生官谭咏诗指出,全国各地均出现类似滥药情况。 当3月时政府宣布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CBC曾访问一名在多市中心露宿者,她所认识的人有不少因滥药死亡。她一直前往预防滥药中心,由医护提供药物,可以安心服用,如今获得临时居所。星岛综合报道

2年逾8000人死于滥用鸦片类药物 这三个省最严重

■■自2016年以来,全国已有超过8,000人死于鸦片类药物吸食过量。加通社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与鸦片类药物(Opioid)相关的死亡人数在加拿大持续上升,自2016年以来全国已有逾8,000人死于此类药物吸食过量,其中又以死于鸦片类药物芬太尼(fentanyl)的人数居多。 据联邦政府周二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头3个月已有至少1,036个国民因吸食鸦片类药物致死,其中逾94%的死因与芬太尼有关,该药物有强效的止痛作用。 自2016年以来,全国共有超过8,000人因吸食鸦片类药物过量而丧生。 滥毒死亡以卑诗安省及亚省居多 另有报告显示,今年首季滥用药物死亡多数发生在卑诗省、安省和亚省,其中四分三与芬太尼有关,较2017及2016再次上升,而受害者多为男性。94%的死亡个案被认为是意外滥药过度,多集中在30至39岁人群。 加拿大公共卫生局(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表示,滥药死亡问题在本国由来已久。历史上大多死亡事例涉及长期的毒品使用者,而最近的数据趋势有所变化,显示更多死者为鸦片类药物的首次使用者,或者长期患有慢性疼痛的人。卫生局还公布了验尸官、医疗检测人员及毒理学家的研究结果,其中显示长期患有心理或精神疾病、药物上瘾、药物耐受性减弱,以及缺乏社会支持的群体,更易在独处时出现药物滥用现象。 2016年全国有逾3,000人死于吸食芬太尼过量,而2017年的死亡人数接近4,000。联邦政府已成立处理芬太尼危机的特别顾问委员会,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