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1年12月08日 星期三 15:01:42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滥药

【联邦大选】全国每天17人滥毒致死 五党政纲取向大不同

  【加拿大都市网】自上月联邦自由党启动大选以来,加拿大每天平均有17人死于滥药意外;此问题更成为了卑诗省19至39岁人士的主要死亡原因,自该省于2016年宣布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至去年底止,全国已有超过21,000人因此丧生。 联邦卫生部指,芬太尼和一些新的鸦片类物品是问题的核心所在,估计去年82%的鸦片类物品中毒死亡个案是与芬太尼有关,研究人员还发现,市场上出现越来越多比芬太尼毒性更强的“超强力”鸦片类物品。新冠疫情令情况变本加厉,卫生部估计,自疫情以来,全国因此死亡的人数激增了89%。 在竞选中的各大联邦政党,对如何解决此问题提出了大相迳庭的看法。自由党、新民主党和绿党都承诺投资扩展干预措施,以“减少伤害策略”来拯救生命,例如扩充安全使用服务及安全供应计划;新民主党及绿党都对毒品非刑事化表示支持。另一方面,保守党则主张以康复和治疗计划来应对,并显出对设立安全使用药物场所的立场有改变。 自由党在政纲中承诺,将推出一套“全面的策略,处理不当使用药物的问题,将会投放5亿元以支持省级政府提供全方位的循证治疗,并认可成功的治疗并非取决于长期的戒除”。这说法看来是暗示将会在全国扩充“减少伤害策略”,而这亦是自由党政府目前应对滥药危机的主要方案。 自2016年以来,自由党政府已授权了36家“受监管的使用场所”(SCS),让预先获得的药物的人于场内在工作人员监管下使用,人员亦会提供安全药物使用指引、处理过量使用的问题,并提供无污染的药物使用设施,并支援设立通常为临时式安全注射站的“防止过量使用场所”(OPS)。自由党亦主张投资于安全供应计划,通过在监管下提供较安全的替代品,以减少过量使用毒性药物的情况。 聚焦于康复和治疗计划的保守党尽管没有在政纲中提及“减少伤害策略”,但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表示,将不会结束安全使用药物场所的服务,显示他的策略有别于其前任希尔(Andrew Scheer)及哈珀(Stephen Harper)。 保守党在政纲中承诺,将在3年内投放3.25亿元,以提供1,000张住院式药物治疗病床,并设立50个社区康复中心。目前这类中心大部分以戒除毒瘾为主要运作模式,以减少或消除毒品使用为目的,提供护理及治疗服务。保守党亦承诺,如上台将拨出10亿元,以加强原住民的精神健康及药物治疗计划。 新民主党和绿党除了跟自由党一样,支持安全使用服务及安全供应计划外,更进而提出毒品非刑事化。新民主党承诺将结束对药物上瘾的刑事检控及污名化,并打击从贩毒活动中谋取利润的罪犯。绿党表示,支持立即对管有少量非法药物进行非刑事化。 魁人政团视卫生政策为省政府事务,因此没有在政纲中提及毒品问题,但该党曾经表示,支持减少伤害、提供安全供应及推行非刑事化。   V20

五男子温市海滩吸毒过量 警方竟大笑走开

【加拿大都市网】温市警方因对星期日英吉利湾(English Bay)海滩处理吸毒过量事件的反应而遭到批评。 事发时,至少有三个小时,5名20多岁男子昏迷不醒地瘫坐在海滩大道(Beach Ave.)公园的长椅上。目前,其中4人在医院治疗,病情严重。 市民约翰森(David Johnson)说,星期日早上7时30分左右,他在海堤边喝咖啡,突然看到一名警员向长椅上毫无反应的两个男子靠近。他说:“我没有看到警员检查生命体征,也没有用无线电讲话,然后他不见了。” 约翰森说,自己后来拍下这5名男子的照片,给附近丹曼街(Denman St.)巡逻的一男一女警员看,但他们都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担忧。 其中女警员看过后,咯咯地笑了起来,男警员则走开了,他们什么也没做。约翰森说:“他们接受得都是什么样的训练,我认为他们会担心,去那看看。” 温哥华警方发言人艾迪森(Steve Addison)说:“路人以为他们只是喝了酒,所以没有感到惊慌。早上检查这五名男子警员认为他们是在睡觉。”他说:“当时他们在打呼噜,没有明显的吸毒工具,而且看上去也没有任何医疗困难的迹象。” 大约在上午10时30分,有一会巡逻警员街道了市民的报警,该警员检查了这些人,发现他们用药过量,呼吸很浅,所以开始急救。其他警员赶过来,给他们注射纳洛酮,让一些人回复了意识。 Postmedia还获得了一张在上午7时38分前拍摄的照片,大约在这群人接受医疗救助的3小时前,照片显示两名身穿制服的警员正在看着这5名男子。 媒体获得第二张照片拍摄于上午8时,显示两名警员已不在现场,但两个男子依然倒在长凳上,头靠在一起。一个两升的汽水瓶和废气的医用口罩躺在他们的脚边。 为了尊重这些死者,Postmedia未有公布这些照片。 2016年,卑诗省因滥药数量惊人宣布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在那之后的5年内,超过7,000个卑诗省民死于滥药过度。在2021年前4个月,卑诗省有680宗疑似滥药过度的死亡病例。 V33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年轻人猝死率飙升 这都是滥药成瘾惹的祸!

■■多伦多市府建议扩大在社区分配纳络酮急救包。星报资料图片 过量服用芬太尼等鸦片类毒品,使本国年轻男女猝死数目持续上升!据统计局数字,国民寿命平均值在过去40年来首度停滞不前,也因鸦片类毒品荼毒青年所致;过量服用鸦片类毒品已经成为大城市首要应对策略,多伦多卫生部门就现时鸦片类毒品猖獗状况提出7项措施,防治市民滥用鸦片类毒品。 根据本国就国民过量使用鸦片类毒品初步数字,安省在2018年共有1,363人,因服用过量如芬太尼等鸦片类毒品丧命,其中294名死者就是在多市出事。 六成滥毒死者年龄低于45岁 数据指出逾90%因鸦片类毒品过量服用死亡个案,都是缘于意外,包括年轻人使用毒品时,不知道所用毒品混合了芬太尼等类近毒品,结果在未及救援下死亡;在多市,芬太尼是鸦片类毒死亡个案的主要“元凶”,占鸦片类毒品死亡个案79%。 其中一个令人注目数据,是约75%过量使用毒品死亡个案发生在私人住宅内;约60%滥用鸦片类毒品死亡人士,年龄低于45岁。 依照最新公布加拿大统计局数字,加国平均寿命竟在过去40年的上升趋势下,首度停滞不前,统计局分析指这与鸦片类毒品,近年荼毒年轻人有关,年轻一辈因过量服用毒品致死比率,逐年急增,情况已不能再忽视。 就此多市卫生部门将在本月举行的公众卫生会议上,报告市府如何应对鸦片类毒品泛滥情况,卫生部门提出7项跟进措施,包括扩大向市内较少涉猎此议题之社区及群体,宣扬过量服用鸦片类毒品之害处;于市内提供更多能降低毒品伤害服务。另外,市府亦建议在公共房屋范围,扩大过量使用毒品防止与应变机制;于市内宣传遇到有人疑过量服用鸦片类毒品后,该如何使用解毒剂纳络酮(Naloxone)的训练,及扩大在社区分配纳络酮急救包等。 市府提出广泛分享有关鸦片类毒品资讯,包括如何识别过量用毒者;增加治疗选择;市府甚至敦促联邦政府对一切藏有毒品作个人用途者,免他们遭刑事拘控。 本报记者报道

芬太尼频繁被偷 专家猜可能是医院职员“监守自盗”?

■■专家指出,估计医院药物偷窃案大部分是被职员作为个人用途。星报 据联邦政府的资料显示,至去年1月为止,在超过15个月期间每隔两个星期,全国的医院就发生失窃芬太尼药物案,当中138宗个案包括更强药性的芬太尼,以及瓶装及敷贴用途的舒芬太尼(sufentanil)。 目前尚未清楚这些从医院药架上失去的高危鸦片类药物是被盗或被扔掉,因为失窃原因未明。根据专家指,多宗医院药物偷窃案可能被职员作为个人用途。 《星报》根据自由资讯法取得的数字显示,当中138个个案中安省占了76宗,第二位的亚省报称失窃的芬太尼为21宗,其后是魁省20宗,卑诗省11宗。 努纳武特(Nunavut)只有一宗,在2017年5月护士工作台,被人爆窃失去20包芬太尼。总计汇报的个案包括超过600毫升的注射芬太尼,以及逾50包药物。 专家:医院职员有滥药问题 这些药物是医院做手术时用强力麻醉剂,以及严重痛症处方药物让临终病人使用,可以是药丸,贴在皮肤或注射剂等。联邦卫生部指出,其危险性比服用口服吗啡强100倍,比海洛英强20至40倍,如少量盐的份量就足以杀死一名成年人。 瑞芬太尼(Remifentanil)的强度是芬太尼的两倍,舒芬太尼是五至十倍。加拿大医院药剂师协会安省分会主席梅利(Debra Merrill)表示,联邦的资料中,有部分失去的芬太尼可能是样本,或是未用完已丢弃,但医院必须正视偷窃问题,而《星报》所得的数据未曾在研究中看到。 美国专家史密夫(Thomas A. Smith)认为,难以用加拿大的数字比较。美国医院偷窃药物是普遍事情,但很少会公开讨论,大部分偷窃案是职员有滥药的问题。他估计有10至15%医疗护理人员,某程度在其职业生涯中出现酗酒或滥药情况,与普罗大众的数字相近。 他指出,最滥用的情况是职员为病人偷取药物,这是甚为危险的刑事罪行,可能会被起诉。 据加拿大医院药剂师协会预防指引部门指,大部分医院被偷窃的药物,是职员作为个人用途。虽然街头滥药情况增加,可能是对医疗的鸦片类药物的需求,但大多数医疗专业人员并未用作贩卖目的。 本报综合报道

意外!鸦片类药物过量死亡率飞升 “他”竟然成了滥药死亡的帮凶

虽然导致鸦片类药物过量死亡率飞升的药物主要来自非法进口,但一项调查揭露,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一些安省的药剂师不惜以身试法,巧立名目地进行鸦片类药物非法交易,成为了制造死亡的帮凶。 《星报》早前发表该报与环球新闻(Global News)和怀雅逊大学新闻学院联合进行的一项调查报道,对从2013年至2017年的5年期间,安省药剂师涉及非法处方药物的罪案进行了深入调查,发现不仅对涉及药剂师的非法处方药物增多的趋势敲响警钟,也反映了政府监管的漏洞。 该报道对这5年间,安省药剂师学会惩处的违法违规案例进行了分析,发现有241名药剂师被惩处,分别涉及将致命的鸦片类药物大量非法流出;骗取数以百万元的省级药物福利计划;性骚扰及殴打病人和雇员;以及致命的配药错误。其中共有15名药剂师涉及非法处方药,他们当中有9人涉及鸦片类药物。 联邦卫生部的数据表明,实际数字可能会大得多,因为从药房流失的药物,多于起诉和纪律处罚案件可以解释的数量。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7年,安省药房有近350万剂处方药丢失,恶化情况令人吃惊:从2013年的大约2,200宗药物丢失报告,到去年的30,000多宗,且绝大多数丢失的都是危险的鸦片类药物。 例如每年报告的氢吗啡酮一种比吗啡强烈5倍的鸦片类药物的损失,在5年内从大约21,000片增加到63,000片,共有超过20万片从药房货架上丢失。四分三的报告将药物丢失的原因列为“原因不明”。虽然街头鸦片类药物的来源各不相同,而且大多数是非法进口,但来源于医疗保健系统的吗啡、氢吗啡酮、羟考酮和芬太尼的增加是一个惊人的趋势。根据安省公共卫生局的数据,安省鸦片类药物相关的死亡人数,在过去5年几乎翻了一番,从2013年的639人增加到2017年的1,265人。根据联邦数据,超过70%的鸦片类药物死亡涉及芬太尼。多伦多大学药理学教授David Juurlink表示,大多数药剂师是好的,知识渊博,乐于助人,是医疗团队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参与此类行为的极少数药剂师或医生会造成很大的伤害。他还说,最常见的情况是,最终患有鸦片类药物成瘾的人,死亡风险很高,他们都是从尝试其他人的处方药丸开始上瘾的。除了犯罪和极端不道德之外,向社会引入大量鸦片类药物,或任何其他易于滥用的药物的药剂师,正在以非常真实的方式使伤害永久化。 药剂师自编自导自演被劫 《星报》的报道披露了多宗涉及处方药物流失的罪案。其中在渥太华经营药房的药剂师Waseem Shaheen,涉嫌制造了一个被打劫的骗局用于掩盖非法毒品交易行动。 从他的药房私卖的芬太尼至少有5,000片(patche),价值百万。每板通常被剪成四块,然后卖给瘾君子。对部分人来说,每块的鸦片类药量都足以致命。 他为了掩盖大量的芬太尼流失的事实,于2014年10月伙同从他手上购买芬太尼的毒贩,上演了一幕被打劫闹剧,让对方带上小丑面具,将大量芬太尼从他值班的店内劫走,然后报警求助。经过警方调查,Shaheen最终被起诉及定罪,最后被判处14年徒刑。然而,他现在正展开上诉。 无独有偶,去年夏天安省药剂师Michael Yamasaki承认11项涉及在乔治娜(Georgina)药店策划抢劫的指控。超过11万元的处方鸦片类药物流失,他赚了1万元,但没有被判刑。安省Woodstock的药剂师YogeshPatel的毒品交易方法更是有“创意”,他去年因偷窃3,000片芬太尼和1,500片氢吗啡酮片而认罪,方法是伪造处方。他在与被警方跟踪的人进行交易时被抓获,去年9月被判处11年徒刑。 调查发现在过去5年中,9名药剂师因鸦片类药物问题被惩处,涉及将超过8,000片芬太尼(32,000剂潜在的致死剂量)送到街上。然而,据安省药剂师协会副主席Allan Malek称,该协会定期与卫生厅官员会面讨论鸦片类药物危机,而药剂师毒品交易仍然未列上省府的议事日程。目前,药品批发商是毋须报告,是否有药房购入可疑鸦片类药物。虽然安省拥有追踪每一剂麻醉药物的系统,但至今没发现一个贩毒药剂师。卫生部发言人Chazan表示,麻醉品监测系统并无监测药房库存,也不会主动追查犯罪活动。 虽然《麻醉品安全和意识法案》规定向违规药剂师罚款50,000元,向药房罚款20万元,但还从来没有提出过任何刑事指控,而所有案件都是由其他渠道被揭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