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1月28日 星期一 00:49:26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王州迪

王州迪关键时刻“背剌” 新书爆料杜鲁多丑闻

(■■王州迪曾是杜鲁多政府内阁的重要一员。加通社资料图片) 前自由党内阁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在新书中爆料称,当时担任总理的杜鲁多希望她在SNC-Lavalin事件上说谎。杜鲁多对此回应表示,他“永远不会”要求王州迪这样做。 据Global新闻报道,王州迪在其即将于下周二出版的新书《内阁中的“印第安人”:对权力说真话》(‘Indian’ in the Cabinet:Speaking Truth to Power)中,描述了她与杜鲁多就SNC-Lavalin事件的对话。该书的部分摘录被作为专栏特稿,提前发表在周六的《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上。 王州迪称,在这些谈话中,杜鲁多逼迫她就其团队对SNC-Lavalin事件的处理方式说谎。她写道,“我知道他真正想问什么以及他在说什么。在那一刻,我知道他想让我说谎,以证明已发生的事情没有发生。” 在周六的竞选活动上,当被问及王州迪新书中爆料的内容时,杜鲁多予以否认。他说,“我没有想让她说谎,我永远不会那样做。我永远不会要求她说谎,这显然不是真的。” 2019年,联邦道德专员发现,时任总理的杜鲁多试图干预针对魁省工程业巨头SNC-Lavalin的腐败指控案件,因而违反了利益冲突准则。该公司因与利比亚政府的交易而被控腐败,但杜鲁多政府以保留就业的重要性为由,开始探索达成延期起诉协议的可能性。当时担任联邦司法部长的王州迪反对这笔交易。 王州迪称,当杜鲁多的团队知道了她的反对意见后,随即加大了施压力度。 事件后来被《环球邮报》揭出,三天后,王州迪面见了杜鲁多。 小杜指新书记述令人遗憾 王州迪在书中写道,当时他们的谈话气氛很紧张。“我可以看到杜鲁多的不安明显加剧,他的情绪在变化,声音变得刺耳,对我所说的一切都提出反驳。他明确表示,总理办公室的每个人都在说实话,而我以及我的幕僚长等人却没有。” 杜鲁多在周六的竞选活动中,一再被追问王州迪新书的摘录内容。当记者追问他有关王州迪所指出的细节时,他称这种情况“令人遗憾”。 杜鲁多说:“当人们相信一种观念并对国家抱有类似的乐观愿景,但最终走向不同方向、走向分歧时,这是不幸的,不是任何人想要经历的事情。但就像我说的,当你专注于做大事并为国民挺身而出时,你最终会背负一些东西,我不后悔我的选择。” 他补充道,这个问题“两年前就被广泛讨论和挑出来说了”。 杜鲁多还为他的过往执政纪录进行了辩护。他表示:“在过去的6年里,我已经证明,我有能力建立一支为加拿大人服务的非凡团队,让强而有力、有见解且独立的领导者聚集在我周围,朝着同一个方向努力。我为这些了不起的人感到自豪,我们能够聚在一起做真正的大事。我不禁回想起我们执政的最初几年,王州迪被作为团队的重要一员,我们一起做了非常重要的事情。很遗憾看到事情后来的发展。”星岛综合报道

原住民酋长工会要求联邦原住民关系部长辞职

【加拿大都市网】因向原住民国会议员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发送不恰当短信,联邦原住民关系部长贝内特(Carolyn Bennett)现被要求主动辞职。 事情缘由是针对沙省原住民寄宿学校遗址发现751个无标记坟墓,王州迪周四发出推文,质问总理杜鲁多“你如果足够关心把事情做好,就应该停止提前举行自私的选举,没有人真的想要选举,做好你在2018年承诺的事情”。 之后,王州迪又贴出贝内特给她私信的截图,内容只有一个单词“Pension?”(养老金)。 王州迪形容该私信内容为“种族主义和厌恶女性”,并暗示“原住民懒惰的观念”。根据《国会议员退休津贴法》(Parliament Retiring Allowances Act),国会议员必须为该计划供款至少6年,才能领取养老金。 王州迪是2015年10月19日首次当选国会议员,如果在2021年10月19日之前举行的大选中失败,将失去养老金。 在周四晚的一封公开信中,卑诗省原住民酋长工会(UBCIC)也加入要求贝内特立即辞职的行列。UBCIC在信中写道:“仅用一个词,你不仅决定延续一种破坏性的成见,即原住民懒惰,只受利益驱动,而且还忽视为寄宿学校中失踪和被谋杀儿童和原住民维权等首要问题。你暗示王州迪为平等和争议而战只是为了养老金,这绝对是不证实的,是歧视女性,应该受到谴责。” UBCIC还指,贝内特虚伪,在内阁履行职责方面根本是无能的。“我们最不能接受的是作为原住民关系部长,您原本应该是保护原住民社区的权利和福利,但现在却试图羞辱一个原住民女士和议员。” 信中还写道:“现在不是承诺做得更好的时候,如果你还有一点良心,并真正尊重与原住民社区的关系,你就要对你的行为负责,并辞去部长的职务。” 贝内特早前已经对自己发表不恰当评论深感遗憾,并向王州迪致歉。 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表示,他周五上午与内贝内特进行了沟通,他认为贝内特在原住民问题上的做法是错误的,但她的道歉是正确的,现在需要把重点放在未来的重要工作上。 V33

险把小杜拉下马的王州迪当选加拿大年度人物

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被加通社选为2019年年度新闻人物。 加通社综合全国各新闻机构选定的年度新闻人物,发现王州迪得票数遥遥领先。因为她在建筑巨擘SNC-Lavalin涉及贪腐贿赂的丑闻事件中扮演重要角色,该事件深深影响杜鲁多政府。王州迪和前国库部长菲尔波特(Jane Philpott)辞去部长职务,并遭逐出联邦自由党党团。 王州迪是2015年大选中,自由党的明星候选人,并成为加拿大第一位原住民司法部长。 但在SNC-Lavalin涉嫌贿络利比亚高层以获得合约的贪腐案中,她拒绝采用总理办公室建议的“补救协议”进行谈判。 《星报》资深编辑赫尔利(Janet Hurley)表示:“王州迪让我们思考了治理、公平与忠诚,让我们看到国会山在幕后是如何操作这所有的事情。她拉开了帷幕,让我们看到了内部,正如选举结果最终显示的那样,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他们所看到的。有人称她勇敢,有人对她不友善。但无论如何,她创造了今年最大的全国性新闻话题。” 《太阳报》主编托海(Mark Towhey)说:“去年此时,知道王州迪是谁的加拿大国民总数顶多就塞满一家中型餐厅的规模。2019年此时,她已经家喻户晓。” 一开始,媒体报道王州迪受杜鲁多政府压力,接着就上演了“她说、他说”的剧码。杜鲁多长期好友、也担任总理顾问的巴兹(Gerald Butts)为了护主而辞职了,接着联邦枢密院秘书沃尼克(Michael Wernick)也辞职。声援王州迪的前国库部长菲尔波特(Jane Philpott)也请辞。 随后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举行听证会,王州迪又端出许多爆炸性证词,外界得以知悉总理办公室和财政部长等政府相关人员皆涉入SNC-Lavalin关说案。 杜鲁多坚称没有做错事情,其行为并未违法,动机乃是要保护数千名SNC-Lavalin的无辜劳工。 (王州迪出席众议院听证会。) 此事件重创杜鲁多政府信誉,联邦大选过程中民调一度严重落后。王州迪和菲尔波特两人以独立身分参选,菲尔波特失败,但王州迪轻松赢得温哥华固兰湖选区(Vancouver Granville)国会议员席位。 不少新闻人赞扬王州迪的作风令人鼓舞。罗杰斯媒体公司(Rogers Media)的总监金斯伯里(Danny Kingsbury)说:“她选择原则而不是政治,无论如何,她选择执著自己的信念,不会被人们遗忘。” 《Ottawa Citizen》评论版编辑斯宾塞(Christina Spencer)表示:“王州迪的传奇故事为许多加拿大人揭露了政府内部进行的交易手段。如果您接受总理的论点,就是相信这是必要之恶;如果您接受王州迪的观点,这代表司法制度的腐败。” 图:加通社 v01

王州迪如拒迁办公室 国会议长将强制驱离

■国会新任议长罗塔称,必须执行规则让王州迪迁出原来的办公室。CBC   星岛日报讯   刚于上周当选联邦国会议长的罗塔(Anthony Rota),正面临上任以来的首个挑战。由于独立议员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拒绝迁出原有的部长办公室,罗塔表示,如果必要,将强制驱离。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罗塔在接受CBC《Power & Politics》节目主持人卡佩洛斯(Vassy Kapelos)访问时表示,国会办公室的分配有既定的流程及惯例,如果王州迪最终不愿迁出,那议长办公室就必须执行规定,以使议会能够正常运作。 他又表示,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时间表,问题正在处理当中。 按照国会的规则,每次大选之后都要重新分配议员的办公室;议长办公室拥有最终的发言权。传统上,选择的优先权是根据政党的席位数量来确定,这意味着分配办公室的顺序是从执政自由党开始,接着是保守党,然后是魁人政团。 北方事务部长正待迁入 但是,在新一届国会已成为独立议员的王州迪,却拒绝迁出之前担任内阁部长时所使用的办公室,该办公室位于国会山庄联邦大楼(Confederation Building)4楼,拥有6个办公室及一间私人浴室。 王州迪在周五发送给CBC的电子邮件中表示,周四她已获得供她挑选的其他办公场所的清单,目前她正在考虑其中选项。她说,在10月大选宣誓后,曾邀请原住民部族Algonquin长者康马打(Claudette Commanda)为办公室祝福,当时她并没有接获正式通知,要求她搬出去,直到12月5日才收到通知。 目前正在等候搬进这间办公室的,是联邦北方事务部长范达尔(Dan Vandal)。范达尔说他无意卷入这场纠纷。“我只是在等待一间办公室。我们正在招聘员工,我们需要一个办公室。我们有工作要做。” 尽管王州迪说她想留在目前的办公室,但议长罗塔表示这并非取决于她。罗塔说:“有一个部长正在等待搬入,而那位部长有权搬进来,因为这已被选为他的办公室。不幸的是,王州迪在挑选的名单上是排在最后。”综合报道

原住民长老”开过光” 王州迪拒绝搬出原办公室

因为SNC-Lavalin事件被逼离开联邦自由党而成为独立议员的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在新一届国会又因拒绝迁出原来属于部长级议员办公室,与自由党再度交锋。王州迪指这是小事,更指她不肯迁出的其中一个理由,是办公室已得到原住民长者的祝福。 王州迪在上届政府中曾担任司法部长职位,她与职员在渥太华联邦大楼(Confederation Building)4楼,拥有6个办公室及一间私家浴室,但现时是独立议员的她仍然在该处办公。由于这种办公室供不应求,自由党要求将王州迪现时的办公室转给他们其中一名新任命部长使用,但王州迪未有迁出。 王州迪向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表示:“要我搬出国会议员办公室并不合理,我不明白他们为何样做。”她更否认自己的办公室是“套房”(suite)。她指愿意放弃一个与她办公室相连的办公室,以保有另一个。 以党派排名分配办公室 王州迪指在10月大选宣誓后,曾邀请原住民部族Algonquin长者康马打(Claudette Commanda)为办公室祝福,所以希望能保留自己的办公室。 众议院行政部门拒绝就此事作出评论。议长办公室传讯总监布拉德利(Heather Bradley)以电邮解释国会办公室的分配政策,“长久以来,办公室分配是基于党派排名。在选举后,办公室分配由执政党开始,并检讨有关分配,如有需要便作出修改。同样过程也会重复在国会其他成员:反对党,以及第3 、第4及第5党。在党派后,余下的办公室则会以年资分配给独立议员。”综合报道

王州迪虽然赢得独立议员席位 但面临重重障碍

有评论员指出,很少有人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赢得联邦大选,就是胜出,能够掌握权力的人更少。不过,也有政治分析家认为,最成功的独立国会议员是能够引起公众注意力。这对顺利连任的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来说,可能是个好消息。 葛培理当代国际历史中心(Bill Graham Centre for Contemporary International History)创办干事英吉利(John English)指出,在这个社交媒体时代,议员拥有更多途径向群众进行宣传及发表个人主张和理念。其次是像王州迪这样的政客,已经成功地建立了一定的声誉,那么,她将会继续引起人们的关注。 王州迪因SNC-Lavalin事件而遭联邦自由党逐出核心小组,在周一的联邦大选中,她以独立身份保住在温哥华固兰湖选区的议席。在竞选期间,她承诺会优先处理选举改革和原住民和解问题。 议员并非要向总理负责 无论如何,毫无疑问,王州迪作为独立议员将要面对重重障碍。她将会被安排坐在众议院的后排角落,在提问期间也鲜有机会发问。同时,她也会缺乏政党所提供的资金和基础设施,也没有机会成为委员会的成员。 王州迪在大选前的一次采访中曾经强调,深信自己可以实现作为议员的目标。她还说,她将会支持渐进式立法,并试图改善或反对不够强大的法案。 王州迪表示,重要的是要了解政治的本质及如何制订决策。她强调,国会议员不应该是向总理、他们所属政党党领,或是并非透过民选产生的总理办公室官员负责。 王州迪在周一晚表示,她相信平等、包容与公义的原则,日后仍会继续提倡这些问题,以及在多项议题上支持自由党,但她强调,并非所有政府所做的工作和决定都会支持。 综合报道

王州迪独立身份参选获胜 多个重量级选区出人意料

多个引人注目的重量级选区,出现不少意料之外的结果。原联邦公共安全部长古迪尔(Ralph Goodale)连任失败,保守党副党领雷蒂(Lisa Raitt)同样未能连任成功。 因SNC Lavalin事件退出自由党的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以独立身份参选,在温哥华固兰湖(Vancouver Granville)选区胜出。 独立参选费普真落败 不过,为支持王州迪而退出自由党的费普真(Jane Philpott),却在万锦市—史托维尔(Markham-Stouffville)选区,败于自由党的何洁思(Helena Jaczek),失去国会议席。 曾多次获得奥运会奖牌的前皮艇选手范科沃尔滕(Adam van Koeverden),在安省密尔顿(Milton)选区击败保守党副党领雷蒂。 原公共安全部长古迪尔,在沙省败于保守党的克拉姆(Michael Kram)。古迪尔在该选区担任国会议员多年,曾与三名总理在国会共事。 原天然资源部长索希(Amarjeet Sohi),在亚省爱民顿—米尔伍兹选区(Edmonton-Mill Woods),败于保守党的候选人厄普(Tim Uppal)。本报记者

没跑错场?绿党党领去给独立候选人站台

联邦政党党领竟然会去支持独立候选人?这在激烈的政治选举中还真是罕见。不过前自由党两位女将 - 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和菲尔波特(Jane Philpott)在周三晚间的造势之夜上却获得了联邦绿党党领美薏(Elizabeth May)站台支持。 在这场名为“独立之声之夜”的造势活动上,上千上百支持民众挤满了Hellenic community社区中心,美薏上台对群众说:“我们要拯救政治民主。” 今年稍早当王州迪和菲尔波特脱离自由党时,绿党曾向两人招手,但最终两人还是决定以独立身分参选。 现场支持王州迪的民众都说,赞佩王州迪的作为,政治界需要多一些像王州迪一样有勇气和正直的女性。 这场造势活动发生时正值杜鲁多的扮脸照片曝光,王州迪说:“我第一次看见照片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以身为加拿大原住民为荣,在看过许多种族歧视现象后,更体会任何处于权威地位的人发生此行为都是不可被接受的。” 联邦自由党推出的候选人是42岁的科技企业家Taleeb Noormohamed。气候活动家Yvonne Hanson代表联邦新民主党出征。前渥太华政治人员Zach Segal是保守党候选人。人民党的候选人是Naomi Chocyk。 图:星报

王州迪被皇家骑警约谈 事涉保密拒绝说详情

前司法部长兼检察总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图)证实,于周二应皇家骑警的要求,双方在温哥华展开正式面谈。不过,她表示,不能透露双方面谈的详情。 王州迪称,随着联邦操守专员迪安(Mario Dion)上月发表报告指,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去年通过直接或间接方式,试图影响她是否检控魁省建筑巨头SNC-Lavalin的决定,违反《利益冲突法》,皇家骑警曾与她接触,并进行了多次电话交谈。到了周二,她更应皇家骑警的要求,进行正式面谈。 当被问到周二的面谈,是否提到她被调离司法部长兼检察总长之职后,她与杜鲁多及其官员之间的讨论内容,她强调,由于面谈内容保密,所以不能透露。 王州迪今春曾与皇家骑警倾谈,当时她表示,她仍然相信杜鲁多或在他指导下的工作人员在事件中不涉及犯罪行为。然而到了现在,她认为,根据迪安的报告,需要重新审查该宗事件,因为公众有权知道及充分了解整件事情。 皇家骑警尚未正式启动刑事调查,但称正在仔细研究与这件事有关的所有资料。 为期40天的选战已经开打,一般相信SNC丑闻事件所带出的道德问题,将会成为今届大选的关键议题。预料其他政党会就杜鲁多在此事中涉嫌利益冲突而穷追猛打,因为杜鲁多在4年前上台时承诺过,他领导的联邦政府会问责和透明,不会隐瞒。 此外,今届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在温哥华固兰湖选区(Vancouver Granville)争取连任的王州迪称,对目前自己的竞选形势,感觉很好。综合报道

国会议员配偶机票津贴 王州迪为丈夫申报12.5万

王州迪 根据Global News的调查发现,过去4年,国会议员共申报了400多万元的配偶机票费用,其中杜鲁多内阁中申报最多的是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她为其丈夫申报了逾12.5万元的机票费。 共有6名国会议员的申报费超过10万元,其中只有王州迪是自由党国会议员,其他都是保守党国会议员。 2015年联邦大选获胜后,纳税人承担了王州迪的丈夫来往温哥华至渥太华和其他城市之间共138次航班费用,总额125,755元,其中有低于1,000元,也有超过3,000元的机票。 杜鲁多政府34名内阁成员,不包括王州迪在内,共为配偶申请了421,504元的旅行费,平均每个内阁成员的申报费12,397元。但如果加上王州迪的申报费,则平均成员的申报费547,259元。意味着王州迪的申报费占其内阁总额的23%。 王州迪:丈夫在旁支持重要 王州迪拒绝接受Global News访问,但发了一份书面声明说:“在我担任国会议员和前内阁部长期间,我和丈夫一直努力保持工作和生活的平衡性,包括能够尽可能在同一个城市相处。过去8个月的事件中,他的支持对我来说特别重要,我很感激他能灵活地前往渥太华。我非常感谢众议院允许配偶可作为指定旅行者申报旅费。” 加拿大纳税人联合会联邦主任伍德瑞克(Aaron Wudrick)表示,他希望王州迪能解释为什么她的费用比来自同一地区的内阁同事高得多。 至于国会的指定旅行者计划是涵盖议会成员在渥太华和选区之间往返旅行的费用,或因工作需要而在特定地点(如华盛顿和纽约市)所需的费用。 国会议员获得一定数量的旅行积分以支付与工作有关的旅行费用。议员可以与另一个人——他们的指定旅行者分享这些积分。大多数情况下,议员配偶或其他亲属成员会被列为指定旅行者名单上。但孩子不包括在内,他们属于未成年家属。 过去4年中,国会议员共为其指定旅行者申报了455万多元。其中2014-2015年费用为120万元;2013-2014年为150万元;2012-2013年则高达220万元。 议员舍免费维铁搭飞机 此外,国会议员及其家属可以免费乘坐联邦管辖的维亚铁路(Via Rail)。 根据Via Rail的说法,国会议员的家人可以免费搭乘经济舱旅行,即使他们没有陪同国会议员;如果他们陪同国会议员,可以免费搭乘商务舱。 换句话说,如果国会议员的选区到渥太华有维亚铁路站点经过,是非常方便又省钱的,但杜鲁多内阁的几名成员还是通过指定旅行者计划为他们的配偶申报了数万元的机票费,尽管他们就处在维亚铁路最受欢迎的路线魁北克至温莎走廊。 有组织犯罪和边境安全部长布莱尔(Bill Blair)是士嘉堡西南选区国会议员,搭乘维亚铁路到渥太华非常便捷,但他在4年内为妻子申报30,540元的旅费。 长者部长塔西(Filomena Tassi)和财政部长莫诺(Bill Morneau)都是大多伦多选区的,有维亚铁路火车站,却各为其配偶申请了两万多元旅费。 相比之下,外交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和科学体育部长邓肯(Kirsty Duncan)等几位内阁部长都没有申报配偶旅费。 至于申报配偶旅费的国会议员都强调,一切申报都按规定,而该项福利的目的,是让配偶常伴左右,确保家人不会分开。 综合报道

王州迪无悔偷录电话 坚持小杜有错应道歉

在联邦操守专员发表报告后翌日,前联邦司法部长兼检察总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接受本地媒体CTV和Global电视访问时,坚持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应该道歉,又表示无悔当天偷录电话对话。另外,尽管大选战幔仍未启动,但是已有300个义工为她助选。 王州迪在访问中称,作为检察总长,不应受到政治或其他因素影响,而该份报告证明检察总长的独立角色。当被问到杜鲁多重申,他接纳该份报告,并对事件负责,但不会道歉有何看法时,王州迪表示,该报告指杜鲁多违反了《利益冲突法》,当中有不道德的行为,相信大家从小就受教导,有错便要认,并且道歉。 她又认为,确保加拿大国民对其公职人员有一定程度的信任是很重要的。 盼各方汲取教训维护民主制度 王州迪又表示,这本是一个让杜鲁多站出来,承认错误及向加拿大国民道歉,并重建一些之前失去信任的机会。她又称,相信除了她之外,很多国民也有同感。 至于是否认为杜鲁多应该辞职,王州迪表示,这不是由她来决定的。无论怎样,该份报告很重要,不管是杜鲁多、联邦政府、国民及她,都应该从中汲取教训,保持警惕,维护加国的民主制度。较早前,有批评者认为,王州迪当日录下与联邦枢密院前书记沃尼克(Michael Wernick),行为有欠道德。不过在周四的访问中,被问到有否后悔处理SNC-Lavalin问题的手法,包括偷偷录音时,王州迪称,她没有后悔。 她强调,在此事上,她不会后悔采取的行动,倘若再次回到那种情况,她依然会做同样的事情。 王州迪解释,在该次录音一事上,她处于一种特殊情况,她必须保护自己,同时她作为司法部长,作为检察总长,必须要确保司法部长和检察总长的工作的完整和独立。 她又重申,她做事的宗旨就是不违背原则,不忘初心,要根据自己的价值观行事,做正确的事,不受任何党派所影响。 此外,王州迪称,她唯一遗憾的是,花了很长时间,真相才出来。王州迪又称,10月将举行大选,国民期待那些有足够勇气,致力为国民服务的人士参选,获选的议员不是对总理办公室或某特定的领导人负责,而是为国民负责,这就是大家拥有的机会。 本报综合报道

自由党选情可能受挫 恐失去部分年轻人支持

联邦操守委员会的报告判定,总理杜鲁多在SNC-Lavalin事件中违反《利益冲突法》。有评论认为,在联邦大选前的这一“实锤”,对杜鲁多及其带领的自由党而言是一大打击,或失去部分年轻人的支持。不过是否会直接影响选情,则还有待观察。 西门菲沙大学政治学家佩斯特(Stewart Prest)指出,报告的结果清晰,杜鲁多和自由党的声誉必定受到影响,这也是他们必须面对和解决的问题。但即使现在采取措施补救,短时间内恐怕也很难让民众“回心转意”。 或靠转移视线挽局面 他强调,对于反对党来说这将是攻击自由党的好机会,相信事件在未来一段时间会不断被重提。他认为,自由党想要重建选民信任需要一个过程,当务之急是能否在目前不利情况下,于其他议题上赢得选民的支持,包括环保、经济等,为自己在大选中挽回局面。 卑诗大学政治系教授哈里逊(Kathryn Harrison)就补充,杜鲁多在上次大选中,以年轻、为政坛带来新气象等形象赢得大批选民支持,尤其是年轻人,这次丑闻必定会对一些支持者带来影响。但从各方面资料显示,选民最关注的还是生活成本、气候变化等真正关系到他们未来的议题。她称:“他们对总理的操守问题到底有多关心?这是否对他们的日常生活带来影响?都是他们在投票时会做的考量,最终的立场,恐怕要到投票后才能知晓。” 不过,她同时指出,SNC事件所涉及的问题严重,报告说明总理利用自己的权力向前司法部长王州迪施压,试图干预司法。她强调,没人能够凌驾法律之上,而此前自由党还一直否认有此行为。 评论指自由党不宜容忍小杜 另一方面,时事评论员丁果亦表示,杜鲁多破坏制度、对选民撒谎,同时也欠王州迪一个道歉。选民要考虑是否让他在没有接受任何惩罚的前提下继续连任,否则便难免忧虑会助长这种风气。 他说,自由党要及时“止痛”,应采取果断措施,更换党领,虽然时间仓促,但足以显示他们对维护加拿大核心价值的决心,对破坏体制的党领“零容忍”,否则将沦为“共犯”。 丁果提到,这事对反对党而言也是一个考验,他们不能守株待兔,最终还是要以政策、党纲来说话,包括他们会否对类似事件采取防御措施,以赢得选民的信任和支持。 本报温哥华记者倪怡婧

王州迪:司法独立对民主意义重大

王州迪周三发表声明,对操守专员的调查结果表示欢迎。 王州迪在声明中指出,报告进一步证明了司法部长和检察总长角色的独立性,也再次向国民表明维护法制以及司法独立对民主的重要意义。 今年2月,王州迪从内阁辞职,指总理办公室人员向她施压,以帮助SNC-Lavalin免于刑事起诉,但王州迪拒绝妥协,之后还被踢出党团。 王州迪称:“报告确认了这个重要事实,和我之前与国民说的一致,肯定了我一开始选择的立场。” 声明中还指出:“在加拿大这样一个伟大的国家,核心价值和原则是我们自由的基础,整个政府系统需要所有人来一起维护,尤其对于那些涉及公共诚信的职位而言更应如此。对此我们不应存在争议,对于任何不符合这些准则的行为都不予以妥协。” 她还表示,会继续以加拿大最大利益为考量,积极参与重要的政治决策中。她早前已公布,将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与10月大选。综合报道

联邦操守专员报告出炉 杜鲁多违反《利益冲突法》

联邦操守专员迪安(Mario Dion)周三发表报告指,总理杜鲁多去年通过直接或间接方式,试图影响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在魁省建筑巨头SNC-Lavalin事件中的决定,违反《利益冲突法》。尽管这个结论并无附带任何法律惩罚,但在联邦大选即将到来之际,无疑给执政自由党寻求连任之路造成冲击。杜鲁多同日迅速作出回应,表示接受迪安的报告并承担所有责任,同时又表示不完全同意该报告的部分结论,坚称他是将国家的经济利益放在首要考量。 周三出炉的迪安报告称,证据表明杜鲁多的行为以及他的高级助手对王州迪的干预,是以不适当的方式,试图向她施加政治压力,违反了加拿大《利益冲突法》第九条。该条款禁止任何负责决策的政府高层官员,试图通过不恰当的手段影响他人决定,以便不适当地为另一方争取私利。 迪安驳回了杜鲁多的理由,即他采取行动确保“公众利益”,而并非保护任何公司的私人利益。迪安强调,如果杜鲁多成功影响王州迪的决定,采取延迟起诉协议(Deferred Prosecution Agreement,简称DPA),让SNC-Lavalin避免受到刑事起诉,这将使该公司从中获利。迪安指出,促进这些利益的行为是不恰当的,违反独立检察及法治的原则。 作为调查的一部分,杜鲁多曾接受迪安的问话,并通过律师提交书面说明。他否认曾不恰当地影响王州迪,而是认为这位前司法部长没有充分考虑与SNC-Lavalin谈判延迟起诉协议的可能性,他认为为了公众利益,王州迪应该被提醒,即使有不法行为的公司也可以采取延迟起诉协议。 迪安则认为,杜鲁多及其助手是通过政治视角去处理一个司法问题。 小杜拒道歉 称为保加国工职 杜鲁多周三下午在安省尼亚加拉湖滨镇(Niagara-On-The-Lake)举行记者会,对联邦操守专员报告作出回应。他表示接受迪安的调查结论并承担所有责任,但又表示不同意该报告的部分结论,并拒绝道歉,坚称他是将国家的经济利益放在首要考量。 杜鲁多表示,他不同意迪安的论点,即他不应该与前司法部长讨论SNC-Lavalin事件。他认为,作为总理的工作是支持加拿大人,并捍卫加拿大人的利益。 他说:“承担责任意味着承认我们去年所做得不够好,但我不能为维护加国的工作职位而道歉,因为这是国民期望我做的事。” 杜鲁多表示,过去发生的事不应该发生,他本人对所犯错误会承担债任,并且需要汲取教训,以确保本届政府和未来任何政府不再出现此类事件。

杜鲁多紧急召开记者会 回应操守专员指控

总理杜鲁多周三下午开记者会,回应操守专员对他作出的违反“利益冲突法”的指控;杜鲁多表示,虽然接受有关报告,但不同意部分结论。 杜鲁多表示,不同意在此问题上有不恰当的做法;他强调,作为加国总理,工作是支持加拿大人,并捍卫加拿大人的利益。 他表示,他本人对所犯错误会承担债任,且需要汲取教训,但须保持与司法部长的联系;他强调,他的工作,是考虑政府作出的决定,对加拿大人所造成的影响。 杜鲁多提到前自由党内阁部长麦兰伦(Anne McLellan)有关SNC-Lavalin事件的报道;他表示,期待能实施她提出的各种建议,因为过去1年发生的事情,理论上不应该发生。 操守专员迪安(Mario Dion)周三早上发表报告,指杜鲁多违反“利益冲突法”。 迪安指杜鲁多利用其权力,试图影响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在SNC事件中的决定。 迪安指出,证据显示杜鲁多在很多方面,直接或透过其控制的人,试图影响王州迪。 他强调证据表明,在推迟起诉SNC方面具有重大经济利益,若果杜鲁多成功影响王州迪的决定,这些利益可能会进一步增强。迪安指出,促进这些利益的行为是不恰当的,因这违反独立检察及法治的原则。 (资料图片) T02

王州迪宣布独立参选 “真正自由”表达民意

■■星报图片 独立参选可让自己“真正自由”地按选民意愿服务社区!王州迪为自己独立参选广告牌竖起大拇指表达信心,她说,原住民太阳形状面具图案有“再生”的寓意。 今年4月被联邦自由党逐出党团的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周一在温哥华宣布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在温哥华固兰湖选区(Vancouver Granville)参加今年10月联邦大选,角逐连任国会议员。 她说独立参选可让自己“真正自由”地按选民意愿服务社区,更指加国政党政治使政党中心权力过大,导致不同声音没有存在空间,希望独立参选能推动跨党派合作精神。 今年4月被自由党逐出党团的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周一在温哥华宣布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在温哥华固兰湖选区(Vancouver Granville)参加今年10月联邦大选,角逐连任国会议员。她说独立参选可让自己“真正自由”地按选民意愿服务社区,更指加国政党政治使政党中心权力过大,导致不同声音没有存在空间,希望独立参选能推动跨党派合作精神。 与王州迪同时被逐出党团的前国库部长菲尔波特(Jane Philpott),周一也同时在她所在的安省万锦-史托维尔(Markham-Stouffville)选区宣布独立参选,寻求连任。 数周来一直游说两人加入的联邦绿党党领美薏(Elizabeth May),则对两人未能披上绿党战袍表示失望(详另文)。 图文:本报温哥华记者李群

王州迪及菲尔波特将代表绿党角逐联邦大选

王州迪(右)与菲尔波特(左)。资料图片 联邦绿党党领美薏(Elizabeth May)表示,她期望被联邦自由党踢出党团的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以及前国库部长菲尔波特(Jane Philpott)下月决定是否成为该党的候选人。 美薏在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电台节目《The House》主持人霍尔(Chris Hall)访问时称:“我不去隐瞒我想发生的事。”她表示,曾经与王州迪和菲尔波特谈过,但仍不肯定罗致她们成为绿党候选人的机会。 美薏料下月有所决定 她向霍尔表示:“在这里,我不能坦白地告诉你,她们是否会成为绿党候选人。”她说,期望在联邦大选候选人提名限期接近时,可以很快得到答案。 因为不满联邦自由党处理SNC-Lavalin事件,王州迪和菲尔波特被自由党踢出党团后,两人成为独立国会议员,至今仍未透露她们的去向。王州迪上月参加美蕙在维多利亚举行的婚礼时,据Global News报道,王州迪表示曾与美蕙数度交谈,但未有任何决定。 美蕙与联邦新民主党党领驵勉诚(Jagmeet Singh)均希望,王州迪和菲尔波特成为他们党的候选人。美蕙声称,她的邀请仍然有效。 综合报道

否认要求继任者继续起诉 王州迪称明了司法职权

■■联邦保守党议员奥图,在国会对SNC-Lavalin事件穷追猛打。 加通社 ■■王州迪强调,绝对不会干预新司法部长对SNC-Lavalin的检控。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讯   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及前国库部长菲尔波特(Jane Philpott)被自由党逐出党团后,反对党联邦保守党继续对自由党政府穷追猛打,试图将全国第二军事指挥官副海军上将诺曼(Mark Norman)怀疑泄密案,与SNC-Lavalin事件扯上关系。而王州迪周五澄清,她未有干预她的继任人,即现任司法部长拉梅提(David Lametti)对SNC-Lavalin的检控工作。此外,有由自由党委任的参议员希望参议院成立委员会,对SNC-Lavalin事件进行调查。 联邦保守党评论政府外交事务的国会议员奥图(Erin O'Toole),周五提出动议,要求联邦政府承担全国第二军事指挥官副海军上将诺曼的法律讼费,并指在总理杜多鲁身边高级政府顾问及幕僚签署的一份证明诺曼未涉及刑事的宣誓书,已经被毁灭。事实上,保守党之前曾要求自由党政府解释在诺曼被检控中,有声称政治干预以及不协调的问题。 指泄密案比SNC丑闻更差 诺曼被控在一宗近7亿元合约上,向一船厂行政人员和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记者泄露内阁机密。 奥图表示:“我们不会放过现行政府的法治腐败。”他指诺曼比SNC-Lavalin丑闻更差,“SNC-Lavalin事件是涉及一间公司不当行为,但(诺曼)是加拿大人,他将30年时间贡献给国家,也养育一个家庭去贡献国家,但却在需要帮助时被置之不理。”司法部长国会秘书维安利(Arif Virani)回应奥图时称,联邦政府早已面对有关诺曼案的问题,他指责反对党将一宗仍在进行的案件拿出说事。 另外,有报道指王州迪曾向自由党政府提出五项要求,以解决《SNC-Lavalin》纠纷,其中一项是保证接任她的司法部长不会推翻她不向SNC-Lavalin提供“延迟检控协议”(DPA)的决定。 王州迪周五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温哥华电台节目The Early Edition访问时称,否认有提出这种要求。王州迪强调她一直清楚司法部长的独立地位和权力。她表示:“我绝对不会做这种事。” 参议员促查SNC丑闻 除了联邦国会外,SNC-Lavalin事件也在参议院出现角力。由杜鲁多委任的独立参议员普拉特(Andre Pratte)要求参议院对SNC-Lavalin事件进行调查,不过,他与由保守党委任的参议员提出的调查方向不同。保守党委任的参议员要求传召王州迪在参议院司法及宪制事务作供,普拉特则指王州迪已在国会作供和提交文件和电话录音,他认为现时的注意力应集中在未来,如何保障司法部长免受政治压力。他要求尽速成立调查委员会,更在6月1日前向参议院提交报告。 本报综合报道

王州迪被逐出自由党前曾向小杜开出五大条件 包括…

■■王州迪(右)与菲尔波特在国会接受采访。加通社   有联邦自由党消息人士透露,在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被逐出党团之前,曾经向总理杜鲁多开出至少5项条件,包括辞退3位联邦高官、承认总理办公室行为不当、公开道歉,以及新任司法部长不得向SNC-Lavalin提供“延后起诉协议”(DPA)。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从今年2月7日SNC-Lavalin争议事件爆发,到杜鲁多周二晚间宣布将王州迪和前国库部长菲尔波特(Jane Philpott)逐出联邦自由党党团,在这54天期间,杜鲁多以及自由党国会议员与王州迪进行多次谈判,显然双方未能达成协议。 因此坊间认为,这是杜鲁多缺乏魄力的表现。 《星报》和CBC先后从自由党消息人士获得内幕,在双方谈判期间,王州迪曾向杜鲁多提出和解的至少五个条件,其中3项是要求辞退3位联邦高官,包括总理首席秘书巴兹(Gerald Butts) 、联邦枢密院书记沃尼克(Michael Wernick),以及总理高级顾问布沙尔(Mathieu Bouchard)。 不得延后起诉SNC-Lavalin 在这3名高官当中,巴兹率先在2月18日主动辞职,沃尼克也在上个月宣布提前退休,只有布沙尔继续留在总理办公室工作。不过,王州迪除了要求总理办公室人员大洗牌之外,还要求杜鲁多承认总理办公室在SNC-Lavalin议题上行为不当,公开道歉;同时还要总理向新上任的司法部长拉梅提(David Lametti)发出指令,不得推翻联邦检控官罗塞尔(Kathleen Roussel)有关SNC-Lavalin的决定,不得向该间魁省建筑业巨擘提供“延后起诉协议”。 消息人士称,王州迪在多次对话过程中都明确表示,这些是她要求做的事情。消息人士还表示,随着谈判进行,王州迪又增加了新的条件。杜鲁多及其幕僚最终认为,与王州迪弥补裂痕的努力是徒劳的。 CBC曾要求王州迪对《星报》和CBC的报道做出回应,但遭到拒绝。 本报综合报道

巴兹交出短信 王州迪再三拒绝调职:这是个“错误”!

■■王州迪与巴兹(左)今年1月初的短信纪录曝光。星报资料图片 杜鲁多前首席秘书巴兹(Gerald Butts)日前向国会司法委员会递交的与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之间的短信和相关文件周二曝光,显示王州迪试图拒绝其他内阁职位,更担心如果她当时被调职,或会令原住民出现困惑的情绪。 巴兹手写的1月7日杜鲁多与王州迪通话纪要显示,总理建议她转任原住民服务部长一职时,她“有些震惊”,称原住民服务部长不是她梦想的工作。杜鲁多回应称,知道这不是她理想的工作,但对政府来说,保留政治遗产也是核心问题。 巴兹的纪录显示,王州迪称感觉被调离司法部长的职位另有原因。杜鲁多回应称,如果不是联邦国库部长兼政府数码化部长布里森(Scott Brison)辞去内阁职务,他们不会考虑王州迪的工作调动。 小杜重申调动因布里森请辞 此后数日王州迪发送给巴兹的短信中显示,在杜鲁多向她提供退伍军人事务部的内阁职位选项后,王州迪继续拒绝。 但在巴兹提供的这些短信中,王州迪没有一处具体提及SNC。 在1月8日的短信中,王州迪称,将她赶出司法部的时机非常糟糕,会让人们感到困惑。她说这并非事关她本人,而是事关政府与原住民的关系。 她说,情况只能更恶化,“我非常担心”。王州迪还补充写道,已经收到原住民领袖表达关注的短信和电子邮件。她的这段短信似乎是指1月7日发生的支持卑诗省原住民的输油管示威,当天有十多人被皇家骑警逮捕。 认为调走她是一个“错误” 巴兹回应王州迪称,没有人会“把你赶出去”。他说,事实上,总理采取了异乎寻常的步骤,为她提供另外的内阁职位。 随着1月14日新内阁部长宣誓就职日的临近,王州迪与巴兹的短信联系显示二者的关系开始变得紧张。 根据巴兹提交的截图,在1月12日的短信中,王州迪告诉他,她不得不被迫最后一次说,将她从司法部赶走是一个“错误”。王州迪说她对自己在司法部长任期内所作的工作感到自豪,且坚定支持自己的所有决定。 巴兹回应说,他知道这不容易,没有人想转岗,但是为了团队的利益必须这么做。 在宣誓就职前一晚,王州迪告诉巴兹,“我知道我将为明天做好准备,我知道这一切发生的原因。” 巴兹回应说,“是的,你知道,因为总理已经告诉了你。”他再次强调,是布里森的辞职引发了内阁的改组。 综合报道

反转?总理前大秘书放新料回应王州迪日前证据

■巴兹曾在3月6日出席国会司法委员会作证。加通社 总理杜鲁多的前首席秘书巴兹(Gerald Butts),日前也向国会司法委员会递交他与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之间的短信及文件,以回应王州迪日前的说辞。 据CTV电视台报道,巴兹在星期日发出推文(Twitter)称:“看了王州迪的补充证词之后,我已向司法委员会提交了与王州迪所描述事件有关的文件和短信纪录。” 国会司法委员会主席豪斯法赫(Anthony Housefather)随即发推文,感谢巴兹提交更多的文件和纪录。他表示,将接受这些文件,并且将向司法委员会建议,在翻译之后立即公开这些文件。巴兹在今年2月辞去了总理首席秘书的职务,理由是他希望能够捍卫自己的声誉,而不会进一步分散公众对自由党政府工作的注意力。 王州迪提交给国会司法委员会的文件和纪录,在上周五曝光,包括她偷录的与前联邦枢密院书记沃尼克(Michael Wernick)之间的电话通话。这些补充材料,是为了证实她在2月27日出席司法委员会作证的内容。 或提出事件不同版本 这段17分钟的录音中,王州迪试图让沃尼克清楚地知道,她相信干预SNC案件会被视为对司法系统的政治干预。但是,沃尼克当时则对王州迪强调,杜鲁多“并没有要求你做任何不合适的事情或作用干预。他要求你使用你合法拥有的所有可支配工具。” 沃尼克的律师阿达里奥(Frank Addario)上周六发出声明,指沃尼克在对话后未有向杜鲁多报告,因为“在翌日所有人都放假了”,而在今年1月国会重开时,要处理的事情是国库部长兼政府数码化部长布里森(Scott Brison)辞职,以及重组内阁,SNC事件一直未有成为首要的讨论项目。 巴兹在3月6日已出席司法委员会作证,对王州迪的证词提出了异议,他日前向委员会提供的这些额外材料可能会支持他的证词,并可能对王州迪的最新说辞提供出不同的版本。 本报综合报道

王州迪电话录音曝光 呈司法委员会证明施压

■■王州迪(左)偷录与沃尼克的通话录音被公布。星报资料图片 ■■王州迪提交的部分书面文件及短信文本。CBC   星岛日报讯   联邦国会司法委员会周五公布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日前提交的多份文件和纪录,包括去年12月19日,她在温哥华家中偷录了她与前联邦枢密院书记沃尼克(Michael Wernick)的电话通话,王州迪是希望透过这段她也认为“不恰当”的电话录音,证明政府内部曾就SNC-Lavalin的刑事指控,向她施加压力。 王州迪在提交的书面文件中,承认偷录通话是非同寻常且不恰当的步骤。但她表示,她当时自己一人在温哥华,且“急于确保我确切记录了所谈的内容,因为我有理由相信这可能是一次不恰当的对话”。 王州迪称,在此次通话之前从未做过这样的事,此后也没再做过。 在这段对话中,王州迪声称沃尼克对其发出了隐晦威胁,如果她不出面干预,停止对SNC-Lavalin的刑事指控,司法部长的职位将不保。 称沃尼克用词含隐晦威胁 这段17分钟的录音支持了王州迪2月26日在司法委员会作供时的用词,但它并没有解决到沃尼克的用词是否构成“隐晦威胁”的问题。 在对话中,沃尼克的语气始终是冷静和礼貌的,但王州迪则越来越激动,因为她试图让沃尼克清楚地知道,她相信干预SNC案件会被视为对司法系统的政治干预。 在录音中,王州迪多次告诉沃尼克,公诉机构已决定对SNC在利比亚的贿赂和欺诈行为提出刑事起诉,她不会利用她的权力介入推翻该决定和坚持补救协议。王州迪还在通话中承认,自己有合法的干预权,但这将是史无前例的,会被视为政治干预。 她说,这远不只是保护SNC工人的工作职位问题,还事关总理的诚信和政治干预,“如果我介入的话,所有人都会认为这是干预。” 王州迪说:“我会成为一个笑柄。但这不是问题所在。更大的问题是事件对政府形象的影响。” 王提心吊胆等待最后结果 王州迪还说,她正试图保护杜鲁多免受政治干预的指责,但如果他不接受她的建议,那么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是他的特权。 王州迪数次告诉沃尼克,单是与他谈话都会令她感觉不妥。 沃尼克告诉王州迪,杜鲁多希望能够说他已经尽了一切合法的努力,避免出现SNC撤出加拿大并让数千人失业的可能性。沃尼克说杜鲁多对此非常“坚定”,且认为杜鲁多能找到某种实现这个目的的方式。沃尼克希望王州迪能认识到这一点。 沃尼克说,总理和他的司法部长之间发生争吵并不是好事,“我担心会发生冲突,因为杜鲁多对此非常坚定。几小时前我才刚看到他,这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沃尼克告诉王州迪,杜鲁多“并没有要求你做任何不合适的事情或作用干预。他要求你使用你合法拥有的所有可支配工具。” 在通话接近结束时,王州迪称她联想到了“水门事件”中的“周六夜大屠杀”。她正提心吊胆地等待最后的结果。 周五公布的文件,还包括王州迪或其幕僚长普林斯(Jessica Prince)与多位政府高官的短信文本和通话纪录。 本报综合报道

【电话录音】王州迪呈司法委员会书面陈述 公开枢密院秘书谈话录音

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提交下议院司法委员会的资料显示,至少纪录了SNC-Lavalin事件中一次具争议的录音对话,这是关于联邦枢密院秘书沃尼克(Michael Wernick)谈论SNC-Lavalin事件的谈话。该段录音片段长达17分钟,已在司法委员会内公开,司法委员会将该等资料及录音内容向公众公开。在电话录音里,王州迪表明对总理杜鲁多及沃尼克要求她做的事感到不妥当,认为对方涉嫌干预司法程序。韦尼克回应,王州迪的做法可能会引与鲁杜多总理之间出现冲突(collision)。CBC指出,文件内容中包括总理杜鲁多曾表示,王州迪的辞职,是她与总理办公室信任崩溃的结果;相关文件中表明,王州迪在2月12日离开内阁前,信任可能已经完全破产。有关录音及录音的文字纪录,是王州迪提交委员会的证供一部分;委员会周五公开了王州迪提交的详情内容,包括王州迪的书面陈述、电子邮件、短讯及录音片段。以下为CTV报道,王州迪提供给下议院司法委员会的电话录音。(资料图片) T02

再添实锤?王州迪提交邮件及短信 明日或正式公开

■■王州迪曾在2月27日在国会司法委员会作证将近4个小时。加通社 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 Raybould)已向国会司法委员会提交与SNC-Lavalin事件有关的书面陈述、电子邮件以及短信等,预计这些材料要到周五才能公布。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在这些文件公开之前,必须先翻译以及删除个人信息,例如电子邮件地址和电话号码。 ■■SNC-Lavalin事件,令国会各党派争辩终日。网上图片 王州迪曾在2月27日出席国会司法委员会作证将近4个小时,她声称在2018年9月至12月期间,针对SNC-Lavalin的案件,受到来自总理杜鲁多以及联邦政府官员的施压,包括总理办公室、枢密院及财长办公室成员。 上周,由自由党国会议员主导的国会司法委员会,投票决定结束调查,不给王州迪第二次作证的机会。 王州迪在提交给国会司法委员会主席、联邦自由党国会议员豪斯法赫(Anthony Housefather)的信件中指,提交该些短信和电邮副本,就是希望对2月27日之后,其他证人的证词,作出进一步对照。 综合报道

保守党希望再调查SNC 自由党以这个理由否决了

■■联邦保守党议员动议操守委员会,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就是否起诉SNC-Lavalin一事受压,展开调查。星报资料图片   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就起诉SNC-Lavalin是否受到总理办公室压力事件,继续在国会发酵。在操守委员会,联邦自由党国会议员否决由保守党提出就SNC-Lavalin事件的调查,有自由党议员解释是“未成熟”。总理杜鲁多被问到自由党是否出现分裂时,则指该党比之前更团结。 联邦保守党议员及该党操守评论员肯特(Peter Kent),在操守委员会动议展开调查,传召王州迪及前国库局长菲尔波特(Jane Philpott),在4月5日前作证。肯特也正式要求杜鲁多扩大辖免,令两人可以畅所欲言。不过,在自由党议员占多数的操守委员会,动议遭到否决。 曾经支持联邦新民主党(NDP)要求召开SNC-Lavalin公众调查的自由党国会议员史密斯(Nathaniel Erskine-Smith)表示,他反对是因为“未成熟”。他指国会司法委员会正在等待王州迪提交书面建议、短信和电子邮件。史密斯说,应该读过有关文件,看司法委员会如何回应,有没有新的证据,才比较合理。 由于利益冲突及操守专员(Conflict of Interest and Ethics Commissioner)迪安(Mario Dion)也就事件展开调查,并准备5月初出席操守委员会。史密斯表示,保守党提出的动议会削弱操守委员会的研究。 保守党议员指否决动议是进一步显示,执政自由党努力隐瞒SNC-Lavalin丑闻。 小杜称自由党比之前更团结 不过,杜鲁多周二在缅省温尼辟,被记者问到自由党是否因SNC-Lavalin事件而出现分裂时声称,保守党发动投票马拉松,反成为该党整合行动。 他说:“在上周30个小时,(自由党议员)有一个很难得的机会,可以一个团队去投票,更看到保守党投票反对支持妇女、退伍军人及军人的计划,令自由党团队更强大,以及比以前更团结。”  综合报道

杜鲁多访温哥华大谈包容:上周曾与王州迪通话!

■■杜鲁多受到在场民众簇拥。 图文:本报记者张文慈 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周一在卑诗省重申,新预算案将帮助首次购屋人士。此外,他上星期曾经与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 Raybould)对话,尽管王州迪对政府处理SNC-Lavalin事件有所批评,仍将继续留在自由党党团,并代表自由党参加下届大选。 在联邦自由党匹特草原—枫树岭选区(Pitt Meadows-Maple Ridge)国会议员鲁米(Dan Ruimy)、及一对当地年轻夫妇陪同下,杜鲁多周一上午前往位于枫树岭104路(104 Avenue)24108号一个新建楼盘参观,该楼盘正在出售60至70万元左右的城市屋。不过,杜鲁多一度要面对示威活动。 杜鲁多重申,联邦新预算案公布的首次购房激励(First-Time Home Buyers Incentive,简称FTHBI)计划,加拿大按揭及房屋局(CMHC)出资房价的10%,减轻买房者的按揭负担;另增加首次置业者提取注册退休储蓄计划(RRSP)免税金额上限,由目前2.5万增至3.5万元,以降低他们购屋的借贷成本。 他表示,对担心成年子女无法生活在长大社区的父母来说,住房是一个重要问题。杜鲁多说:“低陆平原住房价格是全国最高,并且还在上涨,拥有一所房子是许多年轻人的梦想,联邦政府试图帮助他们,并且防止价格上涨,希望透过增加供应,达到目标。” 关注卑诗洗黑钱问题 ■■杜鲁多(右)参观示范单位,并与一对当地年轻夫妇交谈。   对于露宿者问题严重的枫树岭,他强调,政府已提出全国房屋政策计划(National Housing Strategy),未来10年将拨款400亿元兴建社区住房。 此外,杜鲁多透露,政府关注卑诗省的洗黑钱行为,他指出,对于全国房屋危机和可负担能力,有很多因素造成,其中卑诗省的房屋可负担能力更与洗黑钱有关。 杜鲁多强调,洗黑钱活动困扰温哥华的楼房市场,也是难以处理的问题,洗黑钱与房地产的逃税行为正不断成为政府的挑战,并涉及多个层面。 他没有作出具体行动的承诺,只称,政府未来会与省市政府合作,打击利用房地产进行的洗黑钱活动,但会小心处理,以免带来其他严重后果。 另一方面,杜鲁多于记者会上透露,上周一曾与王州迪进行了亲切对话,讨论了许多后续事宜,但他没有详细说明。 他还表示,尽管王州迪和原国库局长菲尔波特(Jane Philpott)对政府处理SNC-Lavalin事件有直言无讳的批评,他们仍会继续留在自由党党团。 杜鲁多指:“我期待继续与王州迪和菲尔波特一起努力前进。” 他称,她们两人都表示,期待在下次选举中再次成为自由党候选人,该党会包容不同声音,作为团队的一部分。 国会道德委员会周二将举行会议,反对党正推动对王州迪提出的指控,进行新的调查。 有关加拿大政府会否决定禁止中国的华为参与加拿大5G网络,杜鲁多强调,有关问题,目前正由安全机构进行评估,它们会作出正确决定。 由于卑诗温哥华岛那乃磨-雷迪史密斯(Nanaimo-Ladysmith)选区在5月6日进行补选,杜鲁多周一稍后,也前去该选区辅选。

国会议员对王州迪不满:有话直说!

总理杜鲁多上周五重申,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早已获得“全面”的保密豁免权,可以就SNC-Lavalin事件畅所欲言,因此毋须进一步放宽豁免权。越来越多的自由党国会议员对王州迪失去耐性,要求她有话直说,不要暗示。 但王州迪坚称,她依然受到保密条款限制。日前她向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提交多份短信及电邮副本,声称是为了澄清和回应一些相关证人的言论。不过,司法委员会在上周二已停止对SNC-Lavalin的调查。 王州迪好友、前内阁成员菲尔波特(Jane Philpott),早前向《麦克琳杂志》(Maclean's)表示,SNC-Lavalin事件仍有很多资料需要披露,加国民众想知道,政府为何要试图掩盖真相。 国会议员受豁免条款保护 王州迪早前指称,由于她不顾政治压力,坚持向魁省建筑公司SNC-Lavalin提出刑事起诉 ,因而被调离司法部。如果SNC-Lavalin被判罪成,可能无法在未来10年内竞投联邦政府工程合约。总理办公室一名高级官员上周五向《星报》表示,杜鲁多已为王州迪提供了保密豁免权,在不披露内阁和政府的保密资料前提下,王州迪可以毫无限制地向记者、司法委员会或国会,说出想说的话。 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自由党国会议员表示,对王州迪的“有限度”披露方式感到不满,要求她不要再作任何暗示,坦白说出事实。 国会议员魏德方(Adam Vaughan)指,每一位国会议员都受到国会豁免条款保护,他们不需要征求同意,便可以在议会自由发言。

回应国会停SNC调查 王州迪将呈交短信电邮

■■王州迪在出席2月27日听证会时摄。加通社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周五表示,将会向国会司法委员会提供一份与 SNC-Lavalin事件有关的书面声明,以及多个短信和电邮副本。 自由党员占多数的国会司法委员会,本周投票通过,停止对SNC-Lavalin事件的调查,不会再传召王州迪到司法委员会,进行第二次作供。 小杜:现已足够让她全面表述 王州迪在周五提交给委员会主席豪斯法赫(Anthony Housefather)的信件中指,提交该些短信和电邮副本,是希望就事件证人在2月27日听证会后所提出的论点,进行澄清和回应。 豪斯法赫称,王州迪提供的该些文件,不一定向公众公开,但又称司法委员会通常会公开相关文件,但如手机号码或电邮地址等的个人资料,则不会公开。 王州迪坚称,由于受到有限的保密豁免权限制,她不能说出所有应说的话。杜鲁多周五再被问到,为何不给予王州迪完全的豁免权,杜鲁多称目前的豁免权,已足够让王州迪对事件进行全面的表述。 有联邦自由党国会议员日前指,SNC-Lavalin事件正损害该党的声誉和当选机会。 联邦保守党众议院领袖伯根(Candice Bergen)表示,王州迪向司法委员会提交信件,证明她希望披露更多有关SNC-Lavalin事件的资料。伯根再度要求杜鲁多,给予王州迪完全的保密豁免权,让她可以说出所有事实。

王州迪就SNC-Lavalin案 将向司法委员会提书面声明

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 Raybould)表示,她将会就SNC-Lavalin事件向国会司法委员会提供一份书面声明,当中包通话短信及电子邮件副本。在国会司法委员会中占上多数的自由党成员,投票结束有关SNC-Lavalin事件的调查,不再邀请王州迪第二次作证。在给委员会主席的一封信中显示,前司法部长王州迪将回应她在2月27日在司法委员会的作证,将会提供电子邮件副本等文件,作为她作证时陈述内容的证明。 (图片:路透社)  T01

新财政预算案措施投票近30小时 创国会最长投票纪录

■■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右),周四就该党提出的动议站立投票。加通社 本报综合报道 加拿大众议院周三连夜就新财政预算案措施,提出257项动议的马拉松投票,刷新加国国会历时最长的投票纪录。据报道,今次由联邦保守党提出的动议投票,目的在于抗议总理杜鲁多及总理办公室核心幕僚,继续隐瞒SNC-Lavalin丑闻的真相。前库务局长菲尔波特(Jane Philpott)在周四出版的最新一期《麦克琳杂志》(Maclean's Magazine)专访时中强调,加国民众希望知道并有权知道有关SNC-Lavalin丑闻的完整故事。但她认为,杜鲁多正企图封杀有关的辩论。 菲尔波特在上述专访中表示:“我觉得加拿大人希望知道这宗丑闻的始末,事实上,我们当政的人有责任让国民知道真相。” 前库务局长称国民有权知真相 她说,杜鲁多和总理办高级幕僚一直试图“封杀”和丑闻有关的辩论。菲尔波特在今年3月4日,以对杜鲁多政府失去信心为由辞任库务局长。 不过,杜鲁杜和高级幕僚包括财政部长等,否认曾经就魁省SNC-Lavalin集团被控在利比亚贿赂官员一案,向时任司法部长王洲迪(Jody Wilson-Raybould)施压,包括暗示如果SNC-Lavalin最后被定罪,可能影响数以千计的魁省职位。 小杜称所有资料已公开 ■■菲尔波特(右)与王洲迪。网上图片 杜鲁多周四表示,他的政府已经公开所有关于SNC-Lavalin事件的资料,而联邦道德专员也正就今次事件展开调查。 王洲迪在今年2月被调任退伍军人事务部长后爆料称,在去年9月至12月期间,总理办幕僚以及杜鲁多本人曾要求她介入,协助SNC-Lavalin达成以承认责任和覆行其他指定条件,来换取司法部撤销起诉的协议。王州迪在爆料不久之后,也辞任退伍军人事务部长。 投票时间打破去年3月的21小时 杜鲁多也否认,王洲迪被调任退伍军人事务部长是“贬职”或者与SNC-Lavalin事件有关。 拉布由周三开始,一直至周五零时50分左右结束,历时超过30小时,投票时间打破去年创下的纪录。 在2018年3月,众议院就保守党提出有关杜鲁多出访印度之行的多项动议进行投票,该次投票历时21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