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8月13日 星期六 23:55:43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疫情

疫情期间宅家手机刷不停 焦虑的微信朋友圈

社交软件微信面世之初给人带来无尽便利,而后朋友圈功能的加入则让这个社交平台变得丰富多彩。疫情期间,宅家增多,很多人比平时更多地刷朋友圈了。只不过天长日久刷朋友圈的你,有时候是不是觉得并没有很快乐,甚至觉得这个所谓“朋友圈”的存在让你变得莫名地焦虑,这种焦虑或许来自他人不停地“晒幸福”,“晒成功”,让你总觉得比别人差。又或者是朋友圈氾滥的碎片式信息,让你焦虑地无法辨认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本期《加拿大都市报》就和大家聊聊微信所带来的焦虑情绪。 文:本报记者张誉 图:网上照片 同龄人秀成功 让人难受 让人酸 电视节目《圆桌派》早前开了一档番外节目《圆桌时光派》。节目上,嘉宾蒋方舟谈到自己的焦虑来自微信朋友圈。蒋方舟原话称:“朋友圈的存在,让我边生活边竞争,太让人焦虑。在没有朋友圈前,我不会这么密切地了解别人的生活样子,我也不想了解。在朋友圈看到别人比自己过得好,看到领先自己很多的同龄人,就会让自己感到很焦虑。晚上睡不着,越焦虑越刷,越刷感觉越焦虑。” 家住卑诗省列治文的Dylan说,自己很认同蒋方舟的说法,而他自己也是,尤其最近几年开始变得好像有微信焦虑症一样。而且这种源头一大部分也是来自看到别人不断地“晒成功”。“说实话,在没有朋友圈之前,别人的生活是什么样,我们很难了解,也真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但自从朋友圈出现,让自己与身边熟悉或不熟悉的人的生活被迫拉近。” Dylan续说,因为养成了刷朋友圈的习惯,所以自己每天定时都会翻一翻,睡觉前也必须看一下,结果就是越看越难受。他说,说实话,晒旅游,晒美食,自己也没什么感觉。但尤其受不了看到别人晒成功。Dylan举例说,朋友圈有认识的朋友可能事业还算成功,所以不定时就会参加一些高大尚的活动,然后与社区名人或者政客合影。每次参加完活动,他都会在晚上10点左右就“秀”照片,并且编辑内容说自己又受邀参加晚宴,感到很荣幸,同时再“秀”上至少6张照片,展现出一片年少事业有成的模样。 Dylan坦言:“大家都是差不多的同龄人,看到别人如此优秀,你难道不焦虑,不羡慕,不嫉妒吗?在真实社交环境中,朋友之间相互比较一下都很正常,很普遍。如今跑到一个社交平台上,还要被迫看原本就不算熟的朋友秀成功,你说心里堵不堵得慌。” 有人说Dylan有些玻璃心,其实这一切何足挂齿。Dylan也表示:“这个也许真的和性格有关,身边其他朋友也刷朋友圈,我也询问过是否有同样的焦虑,有些朋友就完全没有,这样的朋友大多数属于乐观派。但像我这种相对没那么乐观的人而言就真的不行。” Dylan说道,这一年焦虑感尤其严重,可能是自己30岁,身边的同龄人经过5-6年的奋斗,也都成为各行业的精英,人与人的差距就渐渐拉开了,因此让焦虑感更肆无忌惮地滋生了。他又说:“为了不让自己那么焦虑,我现在唯一在做的就是管好自己的手,尽量少刷朋友圈。我曾经一度将朋友圈关闭,但后来发现这样也不行,毕竟还要通过朋友圈获取一些资讯,所以现在能做的就是少看朋友圈,多做事。” 的确或许少看朋友圈是唯一解决焦虑的一种方式。网上有一个关于朋友圈的段子是,当代人解压三大方式:删除朋友圈、换朋友圈封面,以及换头像……由此可见,朋友圈确实给当代人造成了一定的压力。 无时无刻对比就有无时无刻的伤害 住在南三角洲的新移民Jennifer告诉记者说,她还算是一个比较乐观的人,但自己依然会因为朋友圈感到焦虑。“举个例子,我看到别人的孩子参加什么活动,又得了什么奖,心中难免有些酸溜溜,感觉自己遭受了一万点的伤害。每每如此,我心中就会寻思,别人家的孩子是吃啥长大的,为何那么出色。” Jennifer说:“只要是人就都会比较,只要一比较就自然会有伤害。朋友圈让这种伤害无限放大的根本是让“比较”变得太容易了。以前八竿子打不到的人,现在随随便便就出现在朋友圈里了。其次,朋友圈晒出来的大量内容中,相信有绝大多数东西又是自己所没有的,包括秀成功,秀恩爱,或是自己苦逼“搬砖”干活吃泡面时,别人却在世界另一头度假和享受美食,这种时不时出现的内容必然触碰到了敏感神经。自己啥都没有,别人要啥有啥,你说来气不来气吧。再者以前你可能只会和身边一两个朋友比,这样自己或许还有些优势。比如自己会做饭,A朋友不会做,那心中好受一点。如今和朋友圈N个人比较,你就会发现自己原本有的会做饭优势也荡然无存,而自己没有的则依然没有,你说这样比较后,能不焦虑吗?更严重的是这种焦虑感被放大了几十倍。” 英国作家阿兰.德波顿的在他的《身份的焦虑》一书讲到,越是看起来与我们背景接近的人取得成就,越是会对身边的人产生一种不平衡感。 把握微信社交礼仪 晒者有度 在温哥华工作的Ben说道,自己在浏览朋友圈的时候看到的是人生百态,里面都是晒幸福、晒高贵、向领导晒成绩,晒孩子和晒旅游,偶尔抱怨一下。如果这些人的背景和自己比较接近,又或是同事和同学,而他们的一些不同的举动或取得了成就晒出来,就给自己带来了心理的波动。不平衡的心理,嫉妒和焦虑也难免。 不过,他也表示,对这样的焦虑把控的还算得到。首先自己的宗旨是少刷朋友圈,绝对不会闲来没事,就去刷刷朋友圈。以前自己有个习惯会从朋友圈最新动态倒过来刷,一直翻阅到上一次看的最后一条动态。如今自己绝对不会这么做,错过就错过,前往不要看太多,看太多就容易想太多。其次,就是调整心态。“我现在很关注自己本身拥有,而非去想自己没有的。同时乐观地去看待一些事情,比如别人很成功,我便当成是一种督促和鼓励,争取让自己变得更好。其实不看朋友圈也没什么损失。建立内在的对自己的认可,在有焦虑的时候,用自我认可和其他精神上的支点支撑和对冲。” 当然也并非所有人都会焦虑。华裔女士Vicky就说,自己平时也刷朋友圈,但她也不是很焦虑,因为自己秉承了“别人爱咋咋地,过得再好,飞上天也与自己无关”的心态。当然要是别人真的足够出色,自己也会像对方取取经,获取点有用信息。 不过Vicky也提到,既然现在很多人把微信朋友圈当成一个社交圈子和平台,那就要与身处真实社交环境一样,把握正常社交礼仪,你所言和所做需考虑他人感受,不让对方难堪和不舒服,所以朋友圈爱晒的小伙伴,还是要注意一下秀的方式和频率,顾及一番圈中好友的感受。当然看者也要保持心态平和,用美好和祝福的眼光关注他人,这样才能避免心态失衡。 朋友圈:发者疲累,观者难受 中国《新週刊》曾在463期以“滚蛋吧!朋友圈”为封面标题,阐述朋友圈所带来的焦虑。如今很多对人都和Jennifer,Dylan一样看腻了朋友圈,他们都有一个相同的理由:烦。另外,有一批不再爱朋友圈的人也有一个相似的理由:累。 的确,当你在雾霾包裹的楼宇中吃着外卖、敲着代码,却发现朋友圈里戴着太阳镜在金色沙滩上高高跃起的朋友露出了夸张的笑容。倏忽之间,你就被浓浓的自怨自艾包围,天天如此,只剩烦人。 你以为照片里的朋友就容易麽?在海滩上跳了十七八次,才捕捉下一张还算完美的照片,修过图之后发出去,已经累得满身大汗。难得休一次年假,不收穫几十个赞和回复实在太亏。几条票圈发出来,次次凑够九张,怎能不累? 美食、旅行、跑步、孩子、恩爱……朋友圈各种频繁的秀令人厌烦。 朋友圈是一门秀的艺术。很少有人把伤痛难堪、没有结果或不如人意的事情发在朋友圈,我们所能看到的,往往都是别人光鲜的一面。阳光总在风雨后,风雨就不跟你说了,只给你点阳光感受一下吧。很多时候,能发一条让人艳羡的朋友圈,甚至成为面对眼前困难的动力。久而久之,朋友圈上全是轻鬆又美好的快乐图景,而背后曲折的生活真相永远是个谜。现在的朋友圈陷入到“总是羡慕别人”和“处心积虑让别人羡慕”的境地,双重尴尬下,发朋友圈和看朋友圈也越来越无趣。 若做不到少刷朋友圈,那至少就先从克制开始吧。 中国北师大心理学硕士、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大将军郭,曾在微信公众号“我们心理都有病”中提到,其实朋友圈的焦虑是完全不必要的。他说如果每天你多花点时间沉浸在朋友圈里,是很难不焦虑的,你忙得不可开交的工作日有人在海岛度假,你加班完一口饭都没吃的深夜有人刚刚吃完烛光晚餐在散步,你心心唸唸却捨不得买的一条裙子已经穿在别人身上且她比你更瘦更白更优雅,你是单身狗但是一个月内有三个老同学在朋友圈发佈了婚纱照。 朋友圈是你的,但快乐和幸福却都是别人的。在落差中,别人的光鲜生活会让我们降低对自己的评价,伤害自尊水平,这就是焦虑的根源,错不在朋友圈里的人过得太好,而是你自己主动选择了一种将自己暴露在不恰当比较的环境中。 雨天不带伞却还偏偏羡慕着坐在车里的人,你能怪谁呢? 而这种刷朋友圈带来的焦虑其实原本没有必要,朋友圈里的状态永远都是片面的,而我们也总是会条件反射地的格外注意自己的缺失或不足,我们过度放大了对比最明显的部分,一叶障目,超载的信息负荷又很难让人有足够的认知资源去加工和推导事情本来的面目。 朋友圈展示的是结果,我们也往往只看到了结果,其实大家都一样,在漫长的过程中煎熬和拉扯,不必焦虑和羡慕,你能做的就是少动动手指,少刷几次朋友圈,我不是教你掩耳盗铃,是教你真正参与自己的生活,你的生活不在朋友圈,而在眼前。 我们为什么乐此不疲? 虽然心知肚明太多冗余的消息占用了我们大量精力,造成了压力和焦虑,可为什么我们还是乐此不疲?答案有点绕,但却很真实,我们刷朋友圈的初衷其实本事想缓解焦虑,或者说是用一种不可知的焦虑来代替已知的焦虑。 解决一个问题的最好方式,其实是创造一个更大的问题,那么之前的问题看起来也不算什么了,哪怕它客观上没有得到任何的处理,但从我们内心感受而言,那个老问题被取代,就相当于被解决掉了。想想那些你本不必驻足在朋友圈的时刻?有时候你本该在处理繁琐的工作,有时你刚刚跟人吵架心情很差,有时你本打算开始背单词,有时你马上就要开始一个重要但让你精神紧张的会面…… 这些时候你的确有该做的该面对的重要的事情,但是你却选择了打开朋友圈,那是我们想暂时逃避和缓解当下现实里正要面对的难题和压力,我们试图躲到朋友圈里纾解情绪。 可惜往往我们的暂时逃避会造成沉溺,该做的事情被一再拖延,甚至本想偷得一点空閒轻鬆却造成了新的焦虑,结果是不仅耽误了真正要做的事,同时情绪上也增加了新的负荷。 刷朋友圈可以说是一种很便捷却又很廉价的转移注意力方式,它给我们造成的幻觉是我们可以随时从逼仄的现实生活里逃跑,只要我们愿意,就可以通过朋友圈去屏蔽现实带给我们的负面感觉,但这种阻隔并没有真的发生过,我们把问题归咎到朋友圈的时候,反而是放弃自己的主导权,相当于束手就擒接受被肆意侵犯。 你需要的是多给自己一点保护,别总是将自己暴露在容易失控的环境里,你是情绪和生活的主人,如果暂时做不到刷朋友圈却不为所动,那至少就先从克制开始。 面对疫情恐惧,封城不如封朋友圈!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至今,尽管形势有好坏两面的变化,但是华人圈里的焦虑和恐慌始终不减,甚至有愈演愈烈的架势,令人为之担忧。这种恐惧,本质上不是来自新冠病毒,而是微信群、朋友圈里各种的胡乱揣测和虚假信息。 新冠病毒是一种高传染性、中致死率、轻症居多、不难治癒的病毒,虽然与普通流感不可同日而语,但和SARS比起来只能说各有千秋。 这次疫情刚爆发时,由于人们缺少对这种新病毒的了解,加之中国在前期防控方面的失误,产生了爆炸式传播和一系列恐慌,这可以理解,但时至今日,还以讹传讹,自我吓唬,就太不应该了。像后来的其他国家,比如加拿大、美国在疫情处理上,都比较适度、理性,进退有据。他们主要是要求居民加强自我防范,如有轻型症状则以自我治愈为主。 像对待戴口罩问题,大部分地方都不会建议戴口罩出行的,因为国外通常而言是有病的人才戴口罩或者确实发生了严重的情况。据了解,新加坡这次为了教育来自中国的新移民,政府反复宣传不要戴口罩,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在海外的华人新移民该怎么办?一句话:入乡随俗,入乡随俗,入乡随俗,重要的事说三遍。 我是十天前由大连经北京返回温哥华的,一路上都是紧紧戴着口罩,当小心翼翼走进温哥华机场时,发现除了来自中国的旅客佩戴口罩外,其他旅客和机场工作人员都没有佩戴口罩,机场进出连最基本的测温都没有,一切照常(当然相关部门也在做好各种准备,只是不需要过度防范而已)。我想,华人向来缺乏信任,遇事妄加猜测,彷彿只有大量抢购物资,才能安抚那颗躁动的心。 对于疫情的发展,虽然正在形成的更广泛的扩散,但我个人还是比较乐观的:第一,中国的疫​​情已经根本好转了;第二,即使其它地区(韩国、伊朗、意大利等)会有一些爆发高峰,但毕竟有中国的经验教训,很难再次出现中国的情况;第三,最重要的是天气很快就会转暖了,而大自然的力量才是最强大的。 也就是说,疫情的风险敞口只有三、四两个月了,这期间还会出现一些新情况,假如美国增加到近千例,加拿大超过百人,都会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估计美、加实际上也都不止现在这个人数,只是没有全面检测,有些感染者稍微休息也就很快痊癒了。如果这个病毒还耐热,将转为长期存在,那也无需恐惧,长期化了也就知道该怎么应对了,更别说“瑞德西韦”们正快速走来。华人比本地人恐慌,因为有双重的恐惧。前段时间因为中国的疫情而恐惧,这段时间中国好转了但海外增多了,华人更是惶恐。华人何时才能有双重的平安和喜乐呢? ! 华人恐惧,是因为华人活在恐慌的世界里。要想摆脱恐惧,就必须走出恐慌的世界——至少是微信群和朋友圈的世界。我有位同学前段时间说,天天看微信刷疫情,看着看着就觉得自己也好像得上了。其实我也有这种感受,春节期间在中国,就不由自主地被各种谣言和传闻淹没了,心常有戚戚然;回到温哥华,才稍觉安顿,不过一旦你多在微信群里翻翻,那种感觉又会袭上心头。凡是常在朋友圈里转发不实报道或者所谓阴谋论之类文章的,或者总是晾晒个人生活图片的,或者动辄一天转发好多条信息的,我就只好把他们割爱隐藏起来了。 微信等新媒体平台,给我们提供一个发表言论的平台,甚或说每个人都拥有了一个小自媒体,但越是这样越要注重自己的言论,关爱别人的感受,从而让个人品牌和朋友圈越来越有价值。否则,得不偿失,害人害己。 除了像清理病毒一样,清理自己的微信群和朋友圈,还要走出去多做点事。越是陷在小圈子里,待在家中,越是容易恐慌,并自我强化;而凡是去上班的,去做事的,就不会觉得这个疫情有多么可怕。 为了更好地防控病毒,打造幸福的新家园,在温哥华,就有一群华人义工自发地创建“回家(加)隔离互助”活动,给有需要的华人朋友提供各种帮助,产生了很好的防控效果,也在当地主流社区中赢得美誉。通过他们的奉献和努力,华人社区正在成为主动防疫的优秀典范! 总之,要处理好自己和微信群与朋友圈的关係,让谣言止于智者,让病毒败于勇者。作为海外新老华人,更需脚下生根,心有依靠,才会有真正的平安、喜乐、健康和幸福! 本文首发于公号“幸福家庭圈”

安省新增3例 卑诗亚省出现跨省传染

加拿大新型冠状病毒病例数目继续增加,安省、亚省及魁省都各有新的病例,令到全国的病例数目增至66宗。此外,卑诗省卫生官员称,卑诗省昨天无新病例,但有一确诊病例是与亚省有关,这是省与省之间传播的第一宗病例。 其中安省,卫生官员星期日称,该省出现多3宗病例,使该省的病例总数达到31宗。 安省卫生厅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其中一个新增的患者是60多岁女子,最近到过法国。她上周六前往士嘉堡综合医院急症部求诊。另一个患者是一个60多岁的男子,本月初曾到过美国华盛顿特区,他较早前往北约克综合医院急症室求医。 在星期日较早时,卫生官员证实另一宗病例,涉及一个40多岁女子,她于3月2日从科罗拉多州回来,然后前往多伦多的新宁医院(Sunnybrook Hospital)。 该3个患者正在家自行隔离,而多伦多公共卫生局正积极跟进,包括联络可能与患者有紧密接触的人士。 安省卫生厅称,这些医院皆采取了所有必要的预防措施,并遵循检测和评估的标准操作程序。该厅又称,目前省民面对的风险仍然较低。 亚省4病例 3宗涉及邮轮 此外,亚省星期日多了两宗病例,令到该省出现的病例数目倍增至4宗。 亚省首席卫生官欣萧(Deena Hinshaw)表示,该省第3宗及第4宗病例,分别是一个在爱民顿的60多岁男子及一个在卡加利的30多岁女子。 欣萧称,这两个新病例都与外游有关,两个患者都在家中隔离,其中爱民顿男患者在2月21日回到亚省之前,曾在邮轮“至尊公主号”上。 至于卡加利女患者,曾与之前到过欧洲,包括乌克兰、土耳其和荷兰的人士有紧密接触。 欣萧又称,这标志着亚省4天之内有4宗病例,而且有3宗与邮轮有关。 欣萧指出,亚省首宗病例患者是50多岁的卡加利女子,曾乘坐至尊公主号;第2宗病例患者是爱民顿40多岁男子,他到过美国密歇根州、伊利诺伊州和俄亥俄州,并与一个来自卑诗省的同伴一起旅行,后者乘坐过至尊公主号,并且是卑诗省6个新确诊者中其中一个,相信爱民顿男子,从该同伴感染到病毒。 欣萧表示,卫生官员继续追踪与亚省该4个患者有紧密接触的人士,不排除在未来几天有更多案例。 还有,魁省已经确定第4宗病例。魁省卫生及社会服务厅称,一个从邮轮回来的人士,出现新型冠状病例的征状,现已接受治疗。在魁省头3宗病例之中,一个曾去过法国,另一个去过印度。 综合报道

约克区确诊女患者上月22至24日曾到过Newmarket老人中心

安省约克区医疗总监Karim Kurji医生表示,区内1名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女患者,于2月22日至24日期间,曾经到过位于Newmarket的老人中心进行聚会。 该名女患者的资料被保密,目前正在家中作自我隔离。 约克区政府发出声明,表示约克区公共卫生部门正跟进及评估事件可能造成的风险。 该老人中心位于Davis Drive 474号,据知该名女患者在聚会期间,未有跟任何人接触。 约克区政府表示,根据Kurji医生表示,现阶段仍无需减少该中心的活动。 该名居住在烈治文山的70余岁女患者,于2月20日从埃及回加,在2月29日进行的测试中,对新冠肺炎病毒呈阳性反应,之后在家中作自我隔离。 公共卫生部门表示,约克区居民感染新型肺炎的风险仍然很低,且没有证据证明会出现社区传播。 (图片:星报) T02

卑诗罕有一天两通报 大增4病例皆涉伊朗

卑诗省卫生官亨利(Bonnie Henry)周二表示,卑诗又新增4例新冠肺炎患者,为两男两女,这使全省感染人数上升到12人,也是疫情爆发以来卑诗确诊感染人数最多的一天。新增患者中有3人曾到过伊朗,另外一人与第8例感染者,即曾前去伊朗德黑兰旅行者有密切接触,所以周二新增4例都与伊朗有关。目前,全国累计感染病例已达33例,其中安省20例、卑诗12例、魁省1例。此外,卫生官亦强调,卑诗与美国边境设有安全检查,往返美国毋须太担心。 卑诗卫生当局周二罕见地两次召开记者会,公布该省新冠肺炎情况。亨利与省卫生厅长狄德安(Adrian Dix)先在早上公布第9个病例。该患者是一名50多岁男子,日前刚从伊朗返回位于菲沙卫生局(Fraser Health)管辖范围的居住地,目前患者及与他有密切接触者已进行隔离,接受卫生部门监测。 下午4时半省府再次召开记者会更新消息,称再增3病例,均来自温哥华沿岸卫生局(VCH)管辖区域。其中第10例患者为60多岁男性,近期刚从伊朗回来,现在家隔离,他仅与少部分人有密切接触,卫生部门已跟进。第11例为成年女性,也是从伊朗返回人士。 卑诗省卫生官亨利通报卑诗新冠肺炎最新状况。省府提供 第12例患者为30多岁女性,与第8例病患有密切接触,她是在隔离期间被确诊。而第8例则由省府在上周六公布,为60多岁女性,早前曾去德黑兰旅行。 春假外访要留意旅游警告 由于卑诗毗邻的美国华盛顿州,出现新增新冠病毒死亡个案,在被问及两地边境是否会有额外措施时,亨利说加拿大边境设有安全检查,目前病毒传播风险仍有限,相信情况依然安全,来往美国不需要太担心。她同时强调,当局正密切注意新冠病毒全球发展形势,并会根据疫情变化调整应对措施,若卑诗对策有任何更改,将通知公众。 由于春假临近,亨利建议近期有计划外出旅游的民众,注意加拿大联邦政府的旅游警告及更新。她提醒有关应对疫情措施,部分国家和地区的医疗卫生服务非常有限,旅行途中也有可能面临被隔离,公众都要做好准备。 她要求从伊朗及中国回来人士,抵埠后自觉隔离两周,从境外其他地区返回者,也应密切注意自己健康情况,如出现发病征,不要与他人接触并及时通知卫生部门。 亨利再次强调,民众要做好积极防范措施,包括勤洗手、打喷嚏和咳嗽时要遮挡口鼻,减少日常打招呼时握手、拥抱的习惯等,也要避免前往人群密集场所。她说:“大型活动会增加感染风险,活动筹办者也应谨慎考虑,为社区可能发生的情况以及可能出席的人士进行风险评估。” 若民众或其家人感到不适,应留在家中避免与他人接触。在家休养期间,要准备好足够的食物、药物及其他所需支持等,但就强调正常准备日常用品即可,不需要大量囤积。 星岛日报记者温哥华报道

全国一日确诊6例 总数已达33人

有保安员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的公寓楼。 CTV 安省卫生厅昨天确认,安省再发现两宗新冠病毒肺炎确诊病例,令全省的确诊病例累计达到20宗(含已痊愈病例)。卑诗省昨天则大幅增加4宗,该省的总病例增至12宗(详另文)。加上魁省发现的1宗,加拿大全国目前共发现33宗确诊病例。另外,士嘉堡两幢高层公寓内,发现有保安人员感染病毒,大厦物业公司紧急对公共区域进行消毒。 安省首席卫生官威廉斯医生(Dr. David Williams)表示,约克区一名70多岁的老妇于2月20日由埃及返抵多伦多,她于3月1日前往烈治文山的麦健士医院求医,医院方面采取了必要的防护措施,包括进行测试及评估。该病人目前在家中自我隔离。 另一确诊病人为一名50多岁的男子,他于2月25日由伊朗返抵多伦多,并于2月29日前往北约克全科医院的急症室求医,他目前已出院,在家中进行自我隔离。 多伦多及约克区的卫生部门,已分别就上述两宗个案追寻曾与两名病者有过接触的人士。 在安省确认感染的20例病人中有3例痊愈。此外,本省目前还有45人在调查确认中。自疫情爆发以来,安省共对1,100人进行了病毒测试,有1,061人为阴性。 消毒前一周在大厦上班 此外,位于士嘉堡雪柏大道东(Sheppard Avenue East)4091号及4101号的两幢高层公寓大厦,目前正在对所有公共区域进行消毒。大厦管理公司证实一名保安员确诊为病毒感染阳性。这两幢大厦位于坚尼地路(Kennedy Road)与米兰大道(Midland Ave.)之间一段雪柏大道的南侧,紧邻马路。负责大厦管理的约克共管公寓公司(York Condominium Corporation)在大厦内张贴通告指,染病的大厦保安于2月23日(周一)由海外旅行后返多,之后返回大厦上班。“他在被确诊染病之前最近一周里,有部分时间在大厦内部返工上班。” 大厦管理处发给住客的通告。 网上图片 物业公司一名代表对CTV表示,该名保安在大厦内工作的最后一天是2月25日。之后被确诊开始在家隔离。在他返工至隔离这一段时间是否呈现出征状,目前并不清楚。管理公司表示正在对所有可能被污染的公共区域展开消毒作业,特别是大厦大堂、电梯间、洗衣房及派对室等地区。 安省每出现一宗新确诊病例,省府和大多区各地的卫生官员都会尽量追踪病人曾经密切接触过的所有人,曾经到过的所有地方,以确保所有有危险感染的人进行自我隔离,所有可能被污染的地方能够有效清洁消毒。多伦多公共卫生局上周警告中城一处ESL学习中心的职员和学员可能暴露于病毒之下,因为有一名确认患者曾经到访过该中心。 多伦多公共卫生局表示正在协助士嘉堡发现病人的两座公寓大厦进行消毒。也鼓励所有雇主制定和实施办公场所日常的防病毒感染清洁消毒措施。

境外新增病例首次超中国,WHO:太多国家不共享数据

      25日,全球向WHO汇报的结果是37个国家新增病例427例,中国新增411例。   26日,世卫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在日内瓦表示,截至当日早晨六点,在37个国家出现了2790例新冠肺炎患者的确诊病例,44例死亡病例。   “昨天,中国境外的新增新冠病例首次超过了中国境内的新增病例。”谭德塞指出,目前在意大利、伊朗和韩国出现的病例激增让人“深感关切”。   根据WHO新闻发言人查德(Fadela Chaib)给出的数据,谭德塞所指的具体数据是25日,全球向WHO汇报的结果是37个国家新增病例为427例,中国新增411例。   谭德塞表示,尽管目前新冠疫情存在蔓延趋势,并不代表我们不能遏制病毒,他重申目前WHO不会使用全球性流行病(pandemic)来形容新冠疫情。   不过谭德塞表示,“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是,太多的受影响国家仍未与WHO共享数据。如没有分类数据和详细的项目清单,WHO将无法提供适当的公共卫生指导。”   “我们正在与各国部长们直接沟通,是有一些改进,我们敦促所有国家立即与WHO共享数据。”他说。   由于数据仍在变化,目前据第一财经记者中国时间26日21时15分截稿时不完全统计,全球(除中国)已经有38个国家出现了新增新冠病例,除谭德塞所提到国家外,新增国家为希腊。同时,韩国累计新冠患者1261例,新增284例,死亡12例;意大利累计新冠患者375例,新增51例,死亡12例;伊朗累计新冠患者139例,新增44例,死亡19例。   新冠疫情全球蔓延,但这9个国家控制住了   谭德塞表示,他要给出的关键信息是,这个病毒是可以被遏制的。   目前,有许多国家确实做到了这一点。谭德塞指出,有14国家在一周内没有出现新的病例,更重要的是,有9个国家已经超过两周没有出现新病例,这九个国家是:比利时、柬埔寨、芬兰、印度、尼泊尔、菲律宾、俄罗斯、斯里兰卡和瑞典。   “这并不意味着疫情就不会再回到这些国家,但这说明此前的病例已经被控制了。”谭德塞表示。   他指出,目前在巴林、伊拉克、科威特和阿曼都出现了与伊朗有关的病例。而在阿尔及利亚、奥地利、克罗地亚、德国、西班牙和瑞士则均出现与意大利相关病例。   谭德塞表示,25日,WHO已经同欧洲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ECDC)组成联合小组抵达罗马,以审查意大利采取的公共卫生措施并提供技术支持。   本周末,WHO还会派一个小组前往伊朗提供支持。   不宣布新冠是全球性流行病   全球(中国外)新冠疫情病例的增加促使一些媒体和政界人士要求宣布这是全球性流行病。谭德塞表示,在没有对事实进行认真而明确分析之前,我们不应急于宣布这是全球性流行病。   “粗枝大叶地使用全球性流行病这一词语没有好处,但却可能扩大不必要和不合理的恐惧,在导致污名并令系统瘫痪方面却存在重大风险。”谭德塞指出,如果全球性流行病是对情况的准确描述,我们将毫不犹豫地使用它,但目前,“我们没有看到该病毒出现持续不断地社区传播,也没有看到大规模的严重疾病或死亡现象。”   “中国的14亿人口中,出现了不到8万例病例。世界其他地区共有63亿人口,共出现2790例。”谭德塞说,“不要误解我,我不是在淡化目前形势的严峻性,或淡化这一事件存在成为全球性流行病的潜质。每种情景都仍然存在。”谭德塞指出,这种病毒具有全球大流行的潜力,WHO正在为每个国家提供相应的准备工具。   谭德塞指出,所有有病例国家的主要目标必须是控制病毒。同时,所有国家,无论是否有新冠病例,都必须为可能的全球性大流行做好准备:每个国家都需要准备好及早发现病例、隔离患者、追踪联系,提供优质的临床护理,防止医院内疫情暴发并防止社区感染。   “有三件事情是最需要优先考虑的。”谭德塞说,首先,所有国家必须优先保护卫生工作者;第二,我们必须让社区参与进来,以保护最有可能患严重疾病的人,特别是老年人和具有基础病的人;第三,我们必须在那些能够遏制疫情的国家尽最大努力,以此来保护那些最脆弱的国家。谭德塞再次强调,新冠病毒是全球共同的威胁。   WHO与世行和IMF合作   谭德塞并透露,目前WHO也在努力遏制全球大流行可能造成的社会和经济损害。   “我们正在与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合作,评估该流行病的潜在经济影响,并制定缓解措施的战略和政策选择。”他指出, 我们一直与这两个组织的负责人保持联系。   22日,在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期间,IMF总裁奥尔吉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IMF将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从今年1月份预测的3.3%下调至3.2%。   她认为,虽然疫情的影响仍在继续显现,但WHO的评估是,通过采取强有力的协调措施,病毒在中国和全球的传播仍可得到遏制。   “然而,我们也在关注更严重的情景,即病毒传播持续时间更长、全球传播范围更广且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更加持久。”她表示,“全球合作对遏制新冠疫情及其经济影响至关重要,尤其是在爆发更持久且波及范围更大的情况下。为做好充分准备,我们现在应该识别医疗体系薄弱的脆弱国家面临的潜在风险。”   G20的会后公报则显示,各国表示要“加强对疫情的全球风险监测”,并“随时准备采取进一步行动来应对风险。” 来源:第一财经网

世卫组织强调新冠肺炎疫情仍未构成“大流行病”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24日强调,尽管意大利、伊朗和韩国等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陡增令人十分担忧,但目前疫情仍未构成“大流行病”。   谭德塞当天在世卫组织例行记者会上说,近日意大利、伊朗和韩国等地的确诊病例迅速增多令人十分担忧。不过,新冠肺炎疫情尽管存在发展成为“大流行病”的可能,但根据世卫组织的评估,目前尚未构成“大流行病”。   谭德塞解释说,世卫组织在判断是否使用“大流行病”一词描述疫情时,要对病毒传播的地理范围、所引发疾病严重程度以及对整个社会的影响等进行持续评估。目前世卫组织并未看到新冠病毒在全球范围内“不受控制地”传播,也未看到重症病例或死亡病例大规模出现。“我们看到的是世界不同地区发生的疫情正以不同方式影响着各国,需要采取因地制宜的应对措施。”   谭德塞说,目前使用“大流行病”一词不符合事实,无疑会引起恐慌,对阻止感染或挽救生命没有任何帮助。他指出,现在是所有国家、社区、家庭和个人集中精力控制疫情、并为可能到来的“大流行病”做准备的时候。世卫组织将持续进行风险评估,时刻监测疫情的发展变化。   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执行主任迈克尔·瑞安在同一场合表示,“大流行病”意味着全球人口均面临感染此病的风险,其中一部分人口将可能最终染病。而目前看来,在对病毒的强力阻击下,中国确诊病例数出现明显下降,这与“大流行病”的逻辑相悖。   瑞安强调,现在宣布新冠肺炎疫情构成“大流行病”为时过早,人们目前正处在为可能的“大流行病”做准备阶段。“我们仍在努力避免让它成为现实,有些国家已经成功做到了这点。”      新华社

新冠肺炎最新:中国累计确诊66576例 现存确诊56951例

2019~2020新型冠状肺炎各地感染情况报告 截至北京时间2月14日21:04最新报告: 中国现存56951例(累计确诊 66576 例 )现存疑似 8969 例 现存重症 11053 例 死亡 1524 例 治愈 8101 例          (编辑:言西早)  

2月12日疫情直击:公共场所排出“新队形”

2月12日,人们在西安咸阳国际机场T3航站楼内排队等候安检。近日,在许多公共场所,人们经由引导开始采用间隔一米以上的“新队形”排队。新华社记者 邵瑞 摄 【封闭管理下的北京小区】2月12日,工作人员对准备进入社区的快递人员进行劝阻。北京通州区玉桥街道玉桥南里南社区属于无物业老旧小区,为妥善应对疫情防控新形势,社区严格落实小区封闭管理的要求,充分发动社区党员、志愿者、楼门长参与工作,推进各项防控工作。中新社记者 盛佳鹏 摄 【江西救护车专列驰援武汉】2月12日,装有72辆专门用于新冠肺炎转运救治的负压监护型救护车中铁特货班列,从位于江西南昌的向塘铁路物流基地出发,驰援湖北武汉。图为工作人员正在驾驶负压救护车驶入特货班列。中新社发 丁波 摄 【钟南山团队远程会诊】2月11日,钟南山院士团队在武汉负责人、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张挪富表示,为提高危重病患救治成功率,援汉医疗队下一阶段工作重点在于建立及保持相关诊疗制度。驰援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重症监护病房(ICU)的张挪富一行,于当天首次通过网络平台与后方团队进行两例新冠肺炎病患的视频会诊,钟南山参与其中。中新社记者 张畅 摄 【 便利安全的无人售菜点】2月12日,在石家庄市新华区汇君城社区,居民在无人售菜点购买蔬菜。近日,为保障防疫期间社区居民的生活供应,石家庄市新华区汇君城社区居委会与果蔬公司共同合作,在社区内开设无人售菜点,居民选定菜品后自主扫码付款。社区无人售菜点的开设减少了人员聚集的风险,保障了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蔬菜的产销衔接,受到社区群众的欢迎。新华社发(梁子栋 摄) 【方舱待“客”】 2月12日拍摄的武汉体育中心方舱医院。当日,武汉体育中心方舱医院具备收治条件,这里将提供1100张医疗床位,收治新冠肺炎轻症患者。新华社记者 程敏 摄 【 浙江首批支援湖北荆门医疗队出征】2月12日,在位于杭州的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一名医疗队队员(右)出发前与妻子告别。当日,浙江省对口支援湖北省荆门市的首批医疗队37名队员从杭州启程。据介绍,浙江首批支援湖北荆门医疗队中,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组建的重症救治团队共35人,浙江省疾控中心公共卫生人员2人。新华社记者 韩传号 摄 【馒头店自制滑梯售卖食品】2020年2月11日,中国北京,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大街一馒头店,为减少与顾客的接触,在窗口搭建了“木滑梯”售卖馒头、豆包等食品。图为馒头店的工作人员用木制滑板向顾客运送馒头。 【 夜幕下的卡点坚守】2月11日晚,工作人员在贵阳市云岩区黔灵镇茶店村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值守卡点值守。连日来,贵州省贵阳市在各居民小区和村镇出入要道设置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值守卡点,不分昼夜由专人值守,负责进出人员的体温测量、行踪登记、疫情防控知识宣传等,筑牢疫情防控网,保障市民安全。新华社记者杨文斌摄 【“空中”扫码登记进城】2月11日,在G94高速深圳观澜收费处,深圳龙华机训大队无人机飞行队的民警操作悬挂有申报二维码的无人机在候检的车辆间飞行。随着返深车辆和人员的增加,深圳从8日开始启用线上车辆申报登记。为提高申报效率,搭载喊话器、悬挂申报二维码的无人机成为防疫一线工作人员的得力助手。民警操作无人机在车辆队伍中穿梭,并通过喊话器提醒驾乘人员扫码登记,减少人员接触的同时提高了效率。新华社发(赖犁摄) 新浪网

印尼海啸:净水供应不足 灾区恐爆发疫情

■印尼西爪哇省一条村的房屋被海啸夷为平地。 美联社 印尼巽他海峡22日火山喷发引发海啸,至25日死亡人数增至429人。灾民亟需的援助物资纷纷送入灾区,但临时避难中心挤满灾民,救援人员警告,洁净的水和医疗物资正在减少。一名医生说:“许多孩子发烧和头痛,净水供应还是不够。我们获取的药物数量比往常少。”外界担忧巽灾区将爆发疫情危机。 此次海啸也造成1485人受伤,另有154人失踪,一万6082人无家可归。此外还有882栋房屋、73间酒店和60间餐馆遭严重破坏,434艘船损毁。印尼海军派出船只,搜寻遇难者遗体和幸存者。 救援人员出动重型机械、搜救犬及特殊照相机,沿爪哇西端长约一百公里的海岸,在泥泞和残骸中挖掘死者遗体。官员表示将进一步向南面扩大搜索区域。 ■印尼民众在教堂为遇难者哀悼。美联社   发言人尤素夫说:“我们先前以为若干地点未受影响……现正在更偏远的地区搜寻。”苏门答腊南楠榜地区灾害应变中心负责人苏卡塔说:“我们仍在寻找可能被埋在废墟下的灾民。”外界担忧巽他海峡周围的灾区将爆发公共卫生危机。 非政府组织“快速反应行动”的医生黎萨,被安排在变成临时避难处的一所学校支援,他说:“许多孩子发烧和头痛,净水供应还是不够。我们获取的药物数量比往常少……对于疏散灾民而言,这里的状况不利灾民健康。他们需要食物,到现在还要在地上睡觉。” 许多灾民担心再次发生海啸,害怕回到家园。40岁灾民苏玛尼与她的丈夫和三名孩子睡在学校地板避难。她说:“我觉得很害怕,因为我家就在海边。” ■Seventeen主音Fajarsyah与亡妻天人永隔。 网上图片   22日晚,流行乐队Seventeen在重灾区万丹省丹绒勒松海滩演唱时,连人带舞台遭巨浪冲走,主音歌手Riefian Fajasyah死里逃生,但乐队其他三名成员全部罹难,他失踪的妻子莎哈拉也证实死亡。 被海浪冲走的莎哈拉是电视名人,医院在24日晚指认出莎哈拉。莎哈拉的父亲是知名的政界人士,她原定明年参选国会议员,却在26岁生日前一天罹难。Fajarsyah上传一段短片到网上,可见他轻抚妻子莎哈拉的棺木,他25日在爱妻位于东爪哇波奴罗交的家乡将她下葬。 这场惨烈海啸还真实上演一个艰难抉择:先救妈妈,还是妻子?46岁的阿霍克住在苏门答腊岛沿岸的维穆利村,22日晚,他才刚去睡觉,突然之间,一道水墙冲进家里。 惊慌失措的阿霍克急忙找寻睡着的70岁母亲和一岁儿子,接着他看见妻子快要在涨高的水中灭顶。他过去将妻子拉到安全处,两人躲过浩劫。他的母亲和儿子后来在一堆堆瓦砾堆中被发现,不幸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