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2日 星期五 07:12:15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监控

华裔女医生开发程式在家监控新冠病征 老人也能轻松使用!

【加拿大都市网】呼吸病学家维多利亚·陈(Victoria Chan)找到了一种方法,让新冠肺炎患者通过手机监控自己的生命体征。陈医生在烈治文山的Mackenzie Health医院当睡眠专家和呼吸病专科医生26年,目前担任医院的副资讯科技总监。2020年2月,陈医生被医院委派负责推出虚拟护理项目。她表示:“我们原以为这个项目需要6到12个月才能推出,并不知道会在短时间内改变方向。” 据《多伦多生活》报导,当疫情开始时,医院的数码科技部门日以继夜地工作,将安全视像会议纳入医院的电子病历平台。一些医生担心老年患者无法使用这项技术。但陈医生的经验却告诉她并不如此,她说:“我妈妈87岁了,但经常使用WhatsApp和YouTube。只要你让技术简单直接,人们就会懂得用。我的第一批病人中有一个年纪比较大,他很快就理解了,他让我知道用什么方法去帮助其他人。” 2020年6月疫情稍为平静,但陈医生明白第二波很快又会来临,她希望发展一个计划让症状较为轻的病人回家休息,但又能自我监察病情,当情况转差时便回到医院去。陈医生意识到可以通过他们的电子病历平台,病人利用家庭监控应用程式来输入他们的生命体征。她解释道:“我们可以给新冠肺炎病人一个脉搏血氧仪,他们可以通过应用程序输入自己的血氧水平。” Mackenzie Health医院得到政府资助,可以送出脉搏血氧仪给病人,他们每天将自己的血氧水平输入程式两次,正常水平是96-99, 但当下跌至94的临界线时,手机应用程式便会提醒病人致电医院,同时将资料传送到医院去,“在我这方面,我会看看哪些病人情况最危急,然后给他们打电话,确保他们得到了所需的治疗。” 陈医生指由去年7月开始,他们在网上共诊断了20个病人,有些人需要到医院去,另一些人则可以留在家里,一些较为高风险的病人会获分配脉搏血氧仪,起初一些老年病人不愿意使用,但陈医生也见过一些成功例子:“有一次,有一个90多岁的病人不懂英语,但他的女儿在加拿大的另一个城市,教晓他怎样检查血氧及输入资料,我们一起努力了两星期,他最后完全痊愈。” 至第二波疫情来临时,Mackenzie Health医院在12月已需要安排一个月网上诊断1,000个病人,呼吸科医生要一周工作50小时,还要每天打电话给7至8个病人。很快地其他各科的医生也加入帮忙,包括内分泌学家,肿瘤学家,心脏病学家和风湿病学家,医院也开始送出氧气瓶去病人家,陈医生表示大概送出了1,000个血氧仪和150个氧气瓶。 陈医生还记得一些危险处境,有一个接受虚拟护理的病人,血氧水平很低,有生命危险,陈医生告诉他要到医院来,但他拒绝,而他自己独居,继续留在家里死路一条。陈医生对他说:“假如你要我过来送你到医院去,我愿意。请听我的话。”结果他真的来了医院,最后完全康复。 感染数字在6月开始下降,但陈医生希望继续发展虚拟护理。“我一直在和其他呼吸学家讨论用这个模型治疗肺气肿患者,因为他们需要用类似的方法监测他们的血氧水平。这种远程监控计划也可以给糖尿病诊所用来监控血糖。” 陈医生对计划的效果感到满意:“有很多生物特征都可以远程监测,比如体重和血压。创建这个项目是我参与过最令人满意的项目之一。通过在家治疗患者,我们避免了近900名新冠病患者住院,以及更多不必要的急诊。” (图:多伦多生活) T11

省警200万购入手机监控设备 为何弃之不用?

《星报》取得的文件显示,安省省警(OPP)在五年前耗资200万元,买入一种具有拦截私人通讯功能的手机监控设备,但省警之后却停止使用,改用功能较差的设备。省警没有透露原因,也没有说明该较先进的设备,现在如何处置。该种先进的监控设备又被称为“魔鬼鱼”(Stingrays),能强令附近的手机与其连接,并从手机中取得资料。 皇家骑警和多伦多警队均强烈否认,他们的手机监控设备能拦截私人通讯(例如对话、短信及电邮等),他们能取得的只是一些识别数据,例如国际移动用户识别号码(IMSI)等,在取得搜查令下,警方才可以运用数据,寻找犯罪嫌疑人的姓名和地址。不过,这种监控技术引发争议,因为除了犯罪嫌疑人之外,警方还可以取得附近数千路人的识别数据。 可以修改对话和短信内容 安省省警使用的“魔鬼鱼”设备,则有能力针对某一名目标人物,截听他的私人电话对话。但省警一直拒绝回应多项的质疑,例如省警会截听哪一类的私人对话,使用这种技术的次数,以及向其他警队借出该种设备多少次等。 省警发言人迪翁(Carolle Dionne)回应称,透露过多细节,可能不利于调查工作和法院审讯程序,并会威胁公众和警员的安全。 《星报》在2016年曾引用《资讯自由法》(Access to Information Act),要求当局提供有关“魔鬼鱼”的资料,但遭拒绝。经过多年的上诉,安省资讯及私隐专员(Information and Privacy Commissioner)在上月裁定,省警必须向《星报》提供该设备的部分文件。 不过,省警提供的文件已被大幅修改。文件显示,“魔鬼鱼”有能力截听手机的私人对话,又可以终止附近某部手机的讯号,而不影响其他附近的手机。部分“魔鬼鱼”更能修改对话和短信内容,又能远距离启动手机的扩音器功能。省警未有回应“魔鬼鱼”是否具备该些功能。 省警称,他们目前使用的监控科技,只用于收集手机的传送数据,而且通常只在调查重大罪案时才使用,并在获得搜查令的情况下,才会使用收集到的数据。 多伦多警队发言人格雷(Meaghan Gray)表示,从未使用“魔鬼鱼”截听私人对话。综合报道

起诉校车前不停车的司机 今后仅需要“这个”就够了!

■■起诉违法校巴前停车规定的司机,今后将单凭摄像视频就足够。加通社资料图片 安省政府计划修改相关法规,令今后起诉校巴停车标志牌前不停车的司机,将不再需要额外的证人,单凭校巴上的摄像视频即可;全省各市政当局还能够对违法行为处以更严厉的罚款。 安省交通厅长尤里克(Jeff Yurek)表示,全安省每天有83.7万名学童乘坐校巴往返学校,加强安全计划非常重要。希望新的法规修改有助于减少乘校巴上学和回家的学童受伤害的机率,这些措施将让那些不负责任的司机承担责任。 尤里克表示,根据现行法规,如果校巴司机无法请假一天出庭作证,单凭摄像视频起诉的案件,法庭不予受理。而修改后的法规不需要校巴司机出庭,对违规行为的判罚,摄像视频就足够。 校巴司机毋须出庭作证 省府还将推出一项法律,将允许各市政当局对违反校巴停车牌前停车规定的司机增加罚款金额。 尤里克表示,这些法规变化还将允许市政当局将案件的起诉,从省级法院系统转到他们自己现有的地方法庭,且所有征收的罚款将归地方所有。市政当局可以利用这些罚款的收益,确保所有校巴上都装上摄像头。 安省现行的规定是,初次违法司机将被起诉、并面临最高2千元的罚款和扣6分。每次累犯都可能导致最高4千元罚款、扣6分和最高6个月监禁。 安省独立校巴经营者协会(Independent School Bus Operator Association of Ontario)表示,过去数年来一直在要求省府做出相关修改。该协会完全支持尤里克的这项宣布,称它将继续保证全省乘坐校巴往返学校学童的安全。 专家:光摄录车牌未必能起阻吓作用 省府周四表示,打算修例让校巴摄录机片段,足以在法庭检控违规不停车的驾驶者。有告票专家认为,未必能检控到司机。但有教委认为,新措施可起阻吓作用,但当局需增资源,否则校巴服务可能受影响。 约克区教育委员谭国成周四接受星岛A1中文电台时事节目《A1出击》访问时表示,新措施相当有阻吓作用。他曾经在万锦市见过很多司机,就算校巴停下来,亮了红灯及露出停车牌,并有栏杆阻止行人通过,仍然有汽车,从四方八面越过校巴。若当时有学童过马路,可能会令他们受伤。他认为,若校巴有摄录机片段,当局又毋须校巴司机上庭作供,也可成功检控司机,相信会有很多驾驶者警愓,尽量避免违规越过校巴。 当局须投资安装摄录机 但他承认,约克区的校巴由于是外判,大部分校巴都未必有摄录机。若要校巴公司自资购买摄录机,成本将上升,令投标价增加,最终都会由教育局承担开支。 若校巴未调高拨款,巴士服务贵了,则可能连累部分巴士线不得不停驶,或者须增加提供巴士线距离,例如现时小学生住所,距离学校1.4公里或以下,就不再有校巴服务。若省府增加拨款,让校巴安装摄录机,将可避免出现上述情况。 告票专家律师公会核准法律顾问林劲浩向该节目表示,新措施未必能检控涉事司机。他解释,相信省府的做法可能类似冲红灯,因为摄录机只能拍摄到车牌,证明不到事发时谁开车。 他认为,省府指新措施能检控司机并不准确,而是车主有机会遭检控。 他续称,省府仍需厘定罚款额,现时若有警方捉到违规驾驶者,将会面对最高罚款2,000元及扣六分。若省府用这个标准,去量度检控车主的罚则,也可以起阻吓作用。新措施是否有更大阻吓作用,视乎日后的相关法案如何撰写。若省府不增加资源,安装摄录机,就未必能起到阻吓作用。当局也需要研究,在那些较多学童及校巴的校区,额外提供资源。 本报综合报道

40条监控依旧无法取得进展 辛明珊案何时水落石出?

■■辛明珊被杀案续审,庭上播放40条由警方在9处地点蒐集的保安录像片段。网上图片   多伦多台湾商会前会长辛明珊被杀案昨天在宾顿市安省高等法院续审。控方用了大部分时间,在庭上播放40条由警方在9个不同地点蒐集的保安录像片段,但被告辩护律师从控方证人作供确认,部分片段根本不能辨认出影像中人物容貌、车辆车牌和车厂标志。 控方昨日传召皮尔区警队凶杀组警员Michael Vertoli出庭作证,Vertoli曾参与调查该案,并负责向证人落口供,以及负责警方从许多地点蒐集的保安录像片段。 检控官Paul Renwick随即开始在庭上播放合共40条保安录像片段,该些片段摄录日期,分别是2015年4月6日、7日、8日、23日及同年10月24日。片段长短由十数秒至数分钟不等。 摄录地点共有9个,包括4131 Shipp Drive共管镇屋地下停车场、4310 Sherwoodtowne Blvd.一家餐厅对出停车场、4310 Sherwoodtowne Blvd.一家Relaxology养生馆店内、155 Square One Drive一家蔬果店、4 Robert Speck Parkway商用楼宇正门和停车库闸口、2 Robert Speck Parkway商用楼宇外停车场、在2 Robert Speck Parkway商用楼宇的丰业银行自动柜员机柜位、1177 Central Parkway一家Relaxology养生馆店内、6 Burnhamthorpe...

楼盘业主偷装监控观察买家 竟然是为了…

■■在楼盘安装监控录像,宜先向潜在买家说明。CBC 本报综合报道 以往地产代理带买家到放售楼盘视察时,业主多在家中等候,潜在买家也变得慎言,但现在经纪带客视察楼盘,业主或不在屋内,潜在买家就会畅所欲言;有地产经纪“踢爆”有楼盘业主在屋内安装监控系统,待买家离开后听买家说过什么,再按买家所言调整卖屋策略,有经纪促请当局就此立例保障买家私隐。 据CBC报道,一位在咸美顿市工作的地产代理向媒体称,最近2个潜在置业客户声称,怀疑带这2个客户“睇楼”期间,虽然业主不在放盘楼房内,却能完全掌握他们在屋内所说的一言一句,她相信业主于屋内不起眼位置安装了保安监控系统,并利用系统撷取了潜在买家之言行,业主利用潜在买家在楼盘内畅所欲言的言词更改了售楼攻略。 她举例说,有一潜在买家,在业主没有身处楼盘期间,在楼房内提到他们可以负担得起此售价,并指楼价相当“划算”,即使屋价再贵一些也愿意购置;结果卖家忽然抬价,令客户失了预算,虽然之后双方成交,但事件令买方心中有刺。 另一个案是她的一名潜在置业客户,到业主不在的楼盘视察期间,欲试用其中一座家居电器,地产代理说事件只有自己及客户知道,但之后业主联系买家,提到潜在买家欲试用其家电一事,令买方感到相当愕然。 该地产代理称她与该2名受影响潜在置业者,有理由相信业主在屋内装置了保安监控系统,即使她带客“睇楼”时业主不在家中,业主也可完全掌握地产代理与潜在买家之间的对话与一举一动。 律师指说明符双方利益 该地产代理表示虽然放盘业主有权在物业内安装保安监控系统,但当楼房正处于给予潜在买家视察期间,潜在买家私隐也应该获得保障;她指出当潜在买家与地产代理身处业主不在的放盘楼房内密谈交易内容时,既没有想过谈话内容有机会遭卖方“窃听”,即使她深信卖方并非有意透过保安系统“窃听”,但至少应该让潜在买家及地产代理,清晰知道楼房内安装了保安监控系统。 她建议安省消费者服务厅应该在楼房买卖双方现有机制与规条下,设定针对放盘楼房内安装保安监控系统设施条例,并由安省地产业议会(Real Estate Council of Ontario)严格执行。 安省消费者服务厅长秘书胡利(David Woolley)回复CBC查询时表示,作为楼宇买卖双方,都必须严加遵守本国私隐法,且绝对不可于买卖其中一方不知情下,擅用撷取得来的视像或声像,进行与商业利益有关之行为。 至于安省地产业议会的Kelvin Kucey则在声明中表示,他同意放盘一方应该将可供地产代理随时带客“睇楼”之放盘房屋标列项目内,表明屋内安装了监控摄录与录音系统;他指出现时家居监控摄录系统相当普遍,一些放盘楼房装置了这些系统不足为奇,但作为放盘卖方确有必要让买方清楚知道有此系统之存在,以免将来导致争拗。 私隐律师汤逊(Kirsten Thompson)形容事件可说是“公有公理,婆有婆理”,原因是一旦该物业仍属于放盘业主,其有权在自家楼房中安装任何监控系统,业主可将此视为保障自家财物的保护伞;但在潜在买家来说,的确会感到其言论及举措的私隐遭侵犯。 她认为立例要求放盘业主必须在楼盘标列中,特别提及家中安装了监控系统的建议,是一个相对能切合双方利益的做法,当局或有必要认真考虑此提议,以符合楼房买卖双方利益。 纵有证据指遭窃听 律师指难推翻合约   对于有报道指,有楼房卖家监听买家看楼盘时与经纪的对话。有律师认为,就算如此也难以推翻相关买卖合约。 前安省地产协会主席费利斯周三接受Newstalk 1010电台访问时表示,曾经有买家在看楼盘时,谈论自己房屋烧了,很想买楼,及愿意出价多少买该单位,后来发现这番对话遭卖家录音。虽然买家不悦,但最终楼宇也完成成交。 地产从业员黄志豪周三接受星岛A1中文电台时事节目《A1出击》访问时表示,遇过类似情况。现时不少房屋都安装了闭路电视,有些卖家可能为防放盘时遭人破坏私人物品或偷窃,而安装这些设备。业界没有惯例,经纪带客看楼盘时,要提醒客人,不要表达自己很喜欢那层楼或愿意出价多少等,视乎经纪经验而定。但他们都会提醒客人,楼盘可能有闭路电视,有任何问题,离开楼盘后上车再说。他认为,当局修例,强迫卖家表明,楼盘是否有监控装置是好事。但实行有难度,因为难以証明卖家说法是否属实。 议价过程未必构成欺骗成份 律师秦怡敬向该节目表示,难以界定卖家是否侵犯买家私稳。她质疑,联邦私稳法,是否适用于楼宇买卖,因为法例一般适用于商业活动。她解释,屋主卖楼未必构成商业活动,因为楼宇是自住,因此相关法例不一定适用于卖家监听买家。况且现今科技进步,智能家居等电子设备,都可能有监听或录音效果,买家看楼盘时,不能期望自己的私稳有全面保障,要有泄露私稳的心理准备。 秦怡敬又说,就算相关法例不适用,若当事人认为私稳遭侵犯,也可能循普通法,去提出民事诉讼索偿,因为过往已经有案例。但要视乎究竟卖家听到什么,例如买家提及出价底线等,而令买卖出现不公平等问题,这又是更复杂的问题。若要推翻有约束力的买卖合约,就要循过往案例去推翻,例如卖家是否蓄意欺骗买方或有疏忽等。但她认为,未必那么容易推翻相关合约。就算买家有证据,证明卖家利用窃听到买家底价的资讯,而不肯减价,也未必能推翻合约,因为这是议价过程,未必构成欺骗成份。她认为,买家看楼盘时,要慎防提及秘密事宜。

支付宝、微信支付交易超5万被监控?官方回应说….

来源:央视网 近日,一则“1月起第三方支付个人交易5万、转账20万以上或受监控”的消息在市场流传。对此,支付宝、腾讯财付通相继发布消息称,此信息为谣言。 谣言出处 2018年6月26日,央行发布了《中国人民银行关于非银行支付机构开展大额交易报告工作有关要求的通知》(银发〔2018〕163号)。 根据该通知要求,2019年1月1日起,包括微信支付,支付宝等在内的非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以下交易情况必须上报:   1、当日单笔或者累计交易人民币5万元以上(含5万元)、外币等值1万美元以上(含1万美元)的现金收支; 2、非自然人客户支付账户与其他账户发生当日单笔或者累计交易人民币200万元以上(含200万元)、外币等值20万美元以上(含20万美元)的款项划转; 3、自然人客户支付账户与其他账户发生当日单笔或者累计交易人民币50万元以上(含50万元)、外币等值10万美元以上(含10万美元)的境内款项划转; 4、自然人客户支付账户与其他的银行账户发生当日单笔或者累计交易人民币20万元以上(含20万元)、外币等值1万美元以上(含1万美元)的跨境款项划转。 随着央行上述新规即将施行,近日,就有报道称,明年1月1日起使用支付宝或者微信购物消费达到5万元以上、转账金额达到20万元以上需上报,意味着有可能被列入大额可疑交易进行监控。 支付宝:信息是谣言,请大家不要惊慌 26日,@支付宝 表示,这个文件是针对反洗钱的,一天内现金交易超5万才要报备,交易特别大额的(1天50万)才要事后报告,这个在银行体系已实行多年,是为了更好保护资金安全。 支付宝微博全文: 这个5万的信息是谣言,请大家不要惊慌。我了解了下,这个文件是针对反洗钱的,一天内现金交易超5万才要报备(支付宝哪有啥现金交易),交易特别大额的(1天50万)才要事后报告,这个在银行体系已实行多年,是为了更好保护资金安全。每天个人转账超50万?谁能先给我发个50万? 对此,网友们也纷纷表示:“我慌什么,我又没钱”“我连被怀疑的资格都没有😭”...... 腾讯财付通:一定要是现金交易 27日,腾讯财付通在公告中称,当日现金交易5万元以上才要上报,一定要是现金交易,不是微信支付的。 此外,腾讯财付通表示,报告大额交易是金融机构以及支付机构应当履行的三项核心反洗钱义务之一,不影响个人正常交易,对个人用户的正常消费、转账等行为没有限制。同时,上报的主体是支付机构,民众可以继续放宽心使用微信支付。 大额交易是什么?为什么要报? 大额交易是指用户通过金融机构或支付机构发生的达到央行规定大额金额的交易。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的规定,报告大额交易是金融机构及支付机构应当履行的三项核心反洗钱义务之一,也为央行依法开展反洗钱资金交易监测分析奠定坚实的数据基础。 央行以此数据基础开展主动分析、协查分析和国际互协查,依法向执法部门移送案件线索,与相关部门一起预防洗钱、恐怖融资行为,维护国家金融安全。 大额交易报告对企业和个人的影响 1、企业和个人通过支付机构的大额交易将实际纳入央行监管范畴。 2、企业和个人不涉及额外履行报告责任。 企业和个人通过支付机构进行的大额交易,将按照央行要求由支付机构进行上报。 企业和个人在进行业务处理过程中几乎感受不到新的管理办法中相关规定的要求。 大额交易报告的规定,不影响企业和个人正常业务办理,不改变境内个人年度购汇便利化额度,不涉及个人外汇业务政策调整。  

玩无间道?美国官员付钱给卧底线人监控大篷车移民手机

■■报道指,大篷车队利用脸书和WhatsApp等社交网召集民众。国安部也安插线人,加入社交网,了解大篷车队动向。图为美墨边境的难民。 美联社 星岛日报 陆祝明编译 国安部两位官员披露,他们通过付钱给大篷车移民车队中的线人来搜集情报,同时监控这些移民的文字短信。 据NBC和《国会山报》报道,这批大篷车移民约4000人,主要来自洪都拉斯,目前已经抵达墨西哥-加州边境。他们在一路向加州边境行进的过程中,使用WhatsApp的短信群组作为组织和联络的工具,国安部人员加入了这些群组来搜集信息。与此同时,国安部人员还在墨西哥与墨西哥政府合作,试图控制大篷车队的规模、行动和任何潜在的安全威胁。 国安部官员还透露,他们在18日晚接到情报,一群大篷车移民想要通过机动车道在圣地牙哥附近的圣思多罗(San Ysidro)边境口岸闯关,海关边境保护局在19日凌晨3时至6时关闭了所有北向车道,但当局没有试图设伏阻截。 国安部负责情报工作的前代理副部长科恩(John Cohen)表示,付钱给线人、安排人员在当地活动或监控非美国公民的通讯并非不合法,但他认为这些资源没有用在挫败恐怖威胁、阻止大规模枪案等,似乎有些不明智。 不过,国安部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不会对情报搜集使用的资源或方法发表评论,但“如果对试图进入我们国家的移民车队——很多犯罪分子藏身其中,那将是一种渎职行为,“我们必须知道什么人将越过我们有边境,以保护国土不受到威胁,任何与此相反的说法,都是在传播不实信息”。目前数千美军正在南部边境严阵以待,总统特朗普称大篷车移民对国家安全构成了威胁,在他的要求下,国防部在边境部属了这些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