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1月19日 星期六 22:04:54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穆勒

Tag: 穆勒

穆勒调查开始收网 特朗普腹背受敌成核心人物

■■总统特朗普渐成为通俄调查的核心人物。左为通俄调查特别检察官穆勒。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讯 总统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师科恩认罪后,标志着短短一星期内,已有多名与特朗普有关的人身陷困境,特朗普也逐渐成为通俄门调查的核心人物。法律专家对此反应不一,有人认为现状并不构成法律问题,特朗普也许只需面对政治冲击,但也有人认为,事件牵涉层面极广,特朗普或许难以应付。  《华盛顿邮报》报道,通俄调查特别检察官在科恩案的文件中,并没有指名道姓提到特朗普,只以“一号人物”(individual 1)的说法代替,无独有偶的是,特朗普亲信斯通(Roger Stone)的搭档考尔斯(Jerome Corsi)日前被控时,法律文件也以同样方法提到特朗普,由此可见,穆勒团队正公开勾勒特朗普在通俄门中的角色。 科恩与考尔斯的案件各自属于通俄案的两个分支。科恩因为暗中斡旋特朗普集团在莫斯科的房地产项目,并一度向国会及调查人员隐瞒事实,因此认罪并与控方合作。至于考尔斯则涉及“维基解密”的部分,控方指,当时他提前知悉“维基解密”打算公开民主党被骇客盗取的电邮,并联系斯通,因此有犯罪嫌疑,但考尔斯已拒绝担当污点证人。 科恩与考尔斯的案件接连发酵,显示特朗普已腹背受敌,有法律专家认为,穆勒小组正尝试凸显特朗普在俄罗斯涉及利益,并因此遭克里姆林宫制约。前联邦检控官考普(Glen Kopp)形容,假设这样的描绘属实,可以想像特朗普无法优先考虑美国的利益,身在总统的位置却受人要挟。 案件后续影响方面,不同专家各持己见。本身支持特朗普的哈佛法律学者德尚维茨(Alan Dershowitz)表示,现阶段未触及法律问题,特朗普也许只需承受政治后果,公众可能认为他没有如实说出真相,未来不愿再投票给他。但曾为特朗普撰写传记、并多次批评特朗普的奥拜恩(Tim O’Brien)认为,在司法体系的庞大压力下,特朗普在法律和个人层面都面对极大困难,未必能全身而退。 在莫斯科房地产一事上,特朗普曾经前言不对后语,2016年7月时先坚称,自己在莫斯科“零投资”,到了去年1月却改变口风,只表示“我在俄罗斯没有可以成事的交易”。 这次科恩案发酵后,特朗普29日又说,2016年时自己很可能竞选失败,“为什么我要放弃(商业)机会?”,而且就算自己竞逐总统,“不代表我不能做生意”。

特朗普已接受检察官穆勒书面提问 律师团正考虑如何答复

特朗普。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陆祝明编译 知情消息人士透露,特朗普的律师目前正在为特别检察官穆勒提出的问题准备答复。 综合CNN和国会新闻网The Hill报道指出,这是几个月谈判后的重大进展,显示穆勒关于特朗普的调查可能已经进入最后阶段。穆勒提出的书面问题,主要聚焦与调查特朗普助理可能通俄及俄罗斯涉嫌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的相关问题上,特朗普的律师目前正在部分依靠之前提交特别检察官的材料,准备书面答复。对于相关报道,特朗普的律师塞库洛(Jay Sekulow)表示,他们在持续与特别检察官协商,不愿对有关协商发表评论。报道称,首轮答复提交之后,穆勒可能还会有后续问题,穆勒曾坚持要求可在随后提出更多问题。但在经过数月的来回交涉后,双方同意启动第一轮问答。 另外,双方还未就特朗普是否接受调查人员问话,了解他在解雇时任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科米时是否妨碍司法达成共识。 在被问到穆勒的提问时,特朗普再次表示愿意接受面谈或提供书面答复,但他的律师更喜欢后一种选择。特朗普在接受霍士(Fox)新闻网采访时表示,“当所有人都说没有通俄时,我还要这么做好像很可笑,但我愿意做需要做的事来解决问题”。CNN报道指,虽然特朗普坚称没有通俄这回事,但穆勒目前正在进行的调查对此仍没有最后结论。 关于特朗普作证的谈判持续了大半年时间,双方在今年1月几近达成协议,但在最后一分钟破裂。穆勒多月来告诉特朗普的律师,在妨碍司法的调查中,他需要特朗普的证词来判断他在关键事件中的意图。 在今年3月的一次激烈的会谈中,穆勒提高了向特朗普发出传票强迫他作证的可能。同月稍后,特朗普的首席律师多德(John Dowd)辞职,据说多德相信特朗普不会听从避免接受面谈的建议。特朗普后来延揽纽约前市长朱利安尼加入他的律师团队。朱利安尼上任后迅速在媒体上为特朗普辩护,并批评穆勒的调查不具合法性,朱利安尼在今年8月曾对NBC表示,“我不会匆匆忙忙地让他作证,让他落入作伪证的圈套”。不过与此同时,特朗普的其他律师则在幕后与穆勒团队认真协商,将穆勒可能向特朗普提问的范围缩小。

加籍华裔女子返中探望政治犯父亲 被拒入境

截止日期逼近 美国尚未递交引渡孟晚舟文件

新移民实施1年 成功入籍人数就涨了这么多!

花可不是随便养的!办公室养花有这些禁忌!

杨凡:一年一度RRSP季节到了 哪种投资风格更适合你?

中加关系跌入谷底 杜鲁多真的要救人吗?

航空公司“黑算法”:想和家人坐一起,你可能要多出钱

【视频】吓人!万锦有车辆失控,加速冲撞过马路的行人

回应卢沙野公开警告 渥太华称不向威胁低头

被捕公民每天平均受审4小时 加拿大驻华大使争取各国支持

加拿大伙盟国向中国施压 中国外交部:一点都不担心

谢伦伯格案引外交骂战 加中关系陷入僵局

谢伦伯格7年前贩毒曾被判刑 议员敦促总理营救

加拿大男子中国被判死刑 走私毒品超过222公斤

被捕加拿大毒贩家人担忧会判死刑

双层巴士猛撞候车亭 上层遭切割3死23伤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