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1年10月19日 星期二 09:02:53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7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脐带血

加拿大一脐带血公司销毁样本 未告知客户仍收费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一家脐带血公司销毁了样本后,一些家长仍被收取了年保管费! 多伦多的一家脐带血公司通过储存来自加拿大各地大约3000名客户的孩子的干细胞来获得报酬,这些干细胞可能会在关键时刻拯救生命。然而,该公司在近期的一场诉讼中声称,公司储存的所有样本在三年前都被销毁了。 该公司的客户说,老板Bernartka Ellison从未告诉过他们,孩子的血液样本不再可以使用了。在某些情况下,在样本据称被销毁后,该公司仍然向客户收取了年保管费。 “我觉得自己被骗了,”Shannon Callaghan说,“我对整个情况非常愤怒。” 这位来自安省Georgina的母亲是少数几个在Ellison声称2018年10月所有脐带血样本都被销毁后,向媒体证实储存孩子脐带血的客户之一。 Callaghan最后一次被收费是在2019年7月。 最近关于样品被销毁的指控是Ellison未直接与客户沟通的系列案件中的最新事件。 对于该公司缺乏透明度的问题,一些客户此前认为是管理不善但现在他们感到被骗了,失去了帮孩子储存救命血液的机会。 加拿大卫生部称,脐带血含有干细胞,可用于治疗白血病等疾病。 Callaghan说:“作为父母,我们这么做不是因为钱太多。”据她估计,自从她15岁的女儿出生以来,她在初始费用和每年保管费上已经花费了3500元,“我家里有人患癌症;如果我能为我的孩子做些什么,如果这些东西能传承给她,我想知道我已经做完了我的部分,”她说。   Ellison正在为集体诉讼收集资料 CBC新闻联系了Ellison,试图了解为什么他没有告诉客户三年前所有样本都被销毁了,以及为什么一些客户仍然会被收费。 在一系列邮件中,Ellison没有直接回答这些问题。他表示,他们“正在收集加拿大脐带血仓库(Cord Blood Bank of Canada)的客户收集信息,这些客户有良好的信誉,并加入了针对公司的集体诉讼之中。”   该公司未通过2015年加拿大卫生部检查   CBC News在四年前首次报道了这家多伦多公司,当时一客户发现该公司在2015年未能通过加拿大卫生部的检查,这意味着该公司只能存储样本以供提供者使用,而不能让其他人使用。 然而该公司并没有与客户分享这一信息,他们中的许多人说,他们之所以选择这项服务,是因为干细胞有可能用于家庭成员。 在一份法庭文件中,该公司声称,他们只储存了供个人使用的样本。 根据加拿大卫生部的说法,这种所谓的储存政策使得样本根本不可能被使用,因为某人自己的干细胞被用来治疗自己的可能性非常低。 因此,一些家长试图将孩子的脐带血样本转移到另一家机构。 2019年2月,一对夫妇将孩子的样本转移到了另一家脐带血库。自那以后,这对夫妇对该公司及其所有者提起了60万元的诉讼,指控他们没有妥善保存样本,以确保医疗用途。 而Ellison否认了诉讼中的所有指控。该公司在一份辩护声明中辩称,这对夫妇移动样本的决定会将他们置于危险之中,而且是使“是本中干细胞活力降低的最可能的原因”。   多伦多警方介入调查 多伦多警方在2018年10月搜查了该公司在多伦多东部的实验室,以求获得Ellison敲诈勒索的证明。 信息显示,Ellison不允许一对夫妇转移孩子的脐带血,除非客户缴纳1.6万元,Ellison表示若收不到钱将销毁样本。 调查员还指出,“经过进一步调查,发现其向客户索要的价格远远高于任何其他脐带血单位的要价。因此,Ellison是在从客户那里敲诈钱财。”     Ellison起诉多伦多警方与大学健康网络   今年4月,Ellison起诉多伦多警方、一对安省夫妇、大学健康网络(UHN)和其他个人,要求他们就警方的调查和对Ellison的执行令进行总计350万元的赔偿。   此案仍在法庭审理中,尚未提交任何辩护声明。       客户:“我觉得被骗了”   在过去的四年里,来自加拿大各地的50多位该公司客户联系了CBC News,寻求关于他们孩子脐带血样本的答案。 Monique Chisholm就是其中之一。这位来自Antigonish的母亲说,当她得知所有的样本都在2018年被销毁时,她感到很不舒服。 “如果所有的样本都销毁了,他怎么能不告诉我们呢?”Chisholm说,“我只是不知道整个事情是不是就像管理不善那样简单。我感觉被骗了。” 2014年,Chisholm和她的丈夫决定将小儿子的脐带血储存起来。这对夫妇做出这个决定的部分原因是,他们希望随着医学的发展,小儿子的干细胞可以帮助他的哥哥卡伦,因为他哥哥在出生时遭受了脑损伤。 Chisholm说:“我们的想法是,希望有一天能够治愈我们儿子的脑部病症。” 和Callaghan一样,Chisholm也在2019年2月被收取了年度保存费。 这两名女性还支付了额外的检测费用,该公司称这是必要的,目的是在必要时将样本用于其他家庭成员。 至于如果只是为个人使用而储存样本,为什么还要提供用于家庭成员的检测,Ellison并未回答该问题。 现在Callaghan和Chisholm正在追责。 Callaghan说:“我认为,如果这些样品被销毁,那他们就没有履行合同。他们没有给我建议。他们一直都不太透明。” Chisholm说,Ellison应该直接联系客户:“(Ellison)有很多需要解释的事情,我认为(Ellison)欠我自己和所有客户一个解答。”   (编辑:北极星) (Ref: https://www.cbc.ca/news/canada/toronto/cord-blood-bank-of-canada-owner-claims-samples-destroyed-1.6109959) (图片来源pixabay,仅作说明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