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1月28日 星期一 16:43:34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自闭症

多市华裔铁骑队驶至温哥华 筹4千元支援自闭症孩子

■■枫行骑士和列治文市议员区泽光(中),共同支持自闭症儿童。   【加拿大都市网】位于卑诗省列治文的太平洋自闭症家庭网络中心(Pacific Autism Family Network),是北美首间为自闭症及其他发展障碍患者,以及他们家庭提供一站式服务的自闭症患者及家庭支援中心。一群加拿大枫行骑士俱乐部的车友们,从多伦多骑着重型电自行车一路来到温哥华,支持自闭症孩子的筹款活动,23日共募集了4,000多元。 这项筹款活动由CYC加拿大宸宇国际文化主办,旨在帮助太平洋自闭症家庭网络中心,提供更多服务。目前中心内有儿童治疗室、抽血室、图书馆、资源部、音乐室,令自闭症孩子可以在较为安静的环境下,接受不同的医疗护理。未来还将建立一个全科医疗诊所,方便照护自闭症孩子其他疾病。 全国约50万自闭症患者 加拿大最大的华人哈雷骑行俱乐部––枫行骑士副秘书长宫月表示,俱乐部一直透过骑行活动来进行公益事务。“今年夏天本计划来一趟长途远征,听闻温哥华有自闭症孩子需要帮助,觉得非常有意义,共有30几名骑士响应。我们从多伦多一路骑到温哥华,每天平均骑500至600公里,耗费大约10天时间。虽然疲倦,但觉得很开心。” ■■酷帅的重型电自行车一行三十多辆,为慈善由多伦多驶至温哥华。 全国约有50万自闭症患者,其中卑诗省有6.9万人,19岁以下儿童少年患者超过12,000人。卑诗省平均每68个新生婴儿中,就有一人患有自闭症。列治文市议员区泽光呼吁公众,多多支持自闭症家庭。 太平洋自闭症家庭网络中心运营总监Kyle Nguyen,感谢这群又酷又帅的骑士相助,对于包括宸宇国际文化在内的很多社区伙伴支持自闭症家庭,深深感动。 他希望公众给予这些特殊家庭更多的尊重、接纳与包容,为孩子们创造更好的未来。 图文:星岛记者陈仪芬  

11岁患自闭症男童失踪 警方呼吁公众协助寻找

【加拿大都市网】一名患有自闭症的男童失踪,警方呼吁公众协助寻找。 安省Kawartha Lakes警队表示,现年11岁,患有自闭症的男童Draven Graham,周日(12日)下午大约3时,在彼得堡以西Scugog湖附近的Queen街失踪。 警方形容Graham身高约4尺10寸,身材瘦削;失踪前穿着蓝色T恤及深色跑裤。 警方表示,由于Draven患有自闭症,故此,当电话响起时,他可能会躲起来,不回应;呼吁附近居民检查物业周围,例如后院及屋外其他建筑物,是否有发现。 警方表示,已出动所有资源,包括透过步行、乘船、无人机及直升机,在Queen街北附近地区进行搜索。 如果公众发现Draven,请致电705-324-5252与警方联络。 (图片:Kawartha Lakes警队) T02

太窝心了!华裔自闭儿生日会仅1人来 却获41.7万次点赞送暖

■■陈大卫表示,儿子的生日会只有一个同学参加。网上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华裔爸爸为自闭症儿子开生日会,邀请儿子同学参加,结果只有一人出席,但在网络上父子获得极大的温暖。 据《温哥华太阳报》(Vancouver Sun)报道,温哥华父亲陈大卫(David Chen,译音)在推特上发了一条“自闭症孩子是班上与众不同的孩子”的推文,并解释他如何邀请儿子班上全部19 个幼稚园同学,参加儿子的生日会,可是只有一个来了。 有两人表示无法参加,另外16人没回复。 陈大卫称,这有好有坏,他在星期日早上用了大部分时间去回复数百条支持帖子。到下午较后时间,他的推文被看到和转发、点赞或回复的次数超过41.7万次。他曾在2018年竞选温哥华市长,可是失败。 他表示,正在努力回应每条评论,并认为这很重要,因为这能引起他人的共鸣。 其他自闭症儿童的父母分享了他们感到孤立或被回避的经历。一些回复想知道,随着新冠防疫限制(例如戴口罩)的解除,是否有人担心参加室内派对。 感激班主任在课堂办庆祝会 陈大卫续道,听到所有故事,使他心碎,这比他所经历的还要艰难。当他到达预订用来开生日会的室内游乐中心时,带来了蛋糕和礼包,以防万一有人没有回复,结果出现,尽管这机会很微。他表示、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收到大部分家庭的回复。 也许有关的网上邀请不知怎的被纳入垃圾邮件过滤器。 陈大卫很感激儿子的班主任老师,在周一用礼包帮助举办了一个小型的课堂庆祝活动。他与妻子育有4个孩子,大女儿也患有自闭症。他想避免给儿子贴上标签的污名,看看她之前的生日会有较多的参加者,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人越来越少。 尽管如此,很难忘记两周前班里另一个孩子的生日聚会,也是在室内场地举行,19个同学中有16人参加了,包括他的儿子。儿子称,该个生日会棒极了。 陈大卫是一个财务规划师,与残疾儿童家庭一起工作,知道他们面临的实际压力,因此事情带给他的不仅仅是心碎。

粪便移植能治疗自闭症? 治疗师已接受2年调查

【加拿大都市网】法庭文件显示,卑诗省一名自然疗法治疗师声称可以通过粪便移植治疗自闭症,因涉嫌虚假陈述、从事不正当的商业关系,以及违反联邦药物政策而接受两年多的调查。 卑诗自然疗法医师学会(College of Naturopathic Physicians of B.C.)提交的一份新的法庭文件显示,早在2019年8月已雇用私人调查公司Paladin Risk Solutions的调查员,开始对来自温哥华的自然疗法治疗师克洛普(Jason Klop)的业务进行调查。 这项由卑诗自然疗法医师学会调查委员会发起的调查,是在今年早些时候启动的第二次调查之前进行的,当时一名前雇员提出投诉,指控克洛普在阿波斯福(Abbotsford)的一个公寓地下室,使用他侄子的粪便进行粪便菌群移植治疗(Fecal microbiota treatments,简称FMT)。 有关2019年调查情况是卑诗自然疗法医师学会对克洛普法庭申请作出回应的其中一部份内容,克洛普要求法官介入并停止调查。 该学会在回应中称,克洛普没有回应调查公司Paladin Risk Solutions的问话要求,也没有配合任何调查。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今年早些时候报道,克洛普收取每名患者1.5万美元的昂贵费用,以粪便移植为世界各地的儿童治疗自闭症,并声称可看到患者有“戏剧性的改善”。他收治的患者最小年仅两岁,其FMT治疗地点主要在墨西哥的海滨度假胜地罗萨里托(Rosarito)。 FMT是从健康人体的粪便中吸收菌群和其他微生物,然后通过肠道或口腔将其移植给患者,目的是恢复肠道内部的正常功能。目前,FMT仅在加拿大和美国被批准用于治疗对其他疗法没有反应的复发性艰难梭菌感染(C. difficile infection)。 医生和科学家警告说,目前,这种FMT新兴疗法的任何其他用途都是实验性的,并且存在严重的感染风险,而自闭症倡导者谴责克洛普的手术是一种未经证实的治疗方法,会使脆弱的儿童处于危险之中。 V05 图片:克洛普声称可以通过粪便移植治疗自闭症。CBC/drjasonklop.com

世界自闭症关注日 让我们一起关注来自星星的孩子

【加拿大都市网】4月2日是世界自闭症关注日,每年四月也是自闭症关怀月。 在国际自闭症月来临之际,天才服务中心联合苏菲基金会在4月2日世界自闭症关注日推出苏菲基金。每个符合条件的家庭将有机会获得$300的资金补助,用于孩子的治疗和能力提高。基金的申请时间为4月2日至4月30日,感兴趣的家庭可以到天才服务中心网站上进行申请。 感谢各界媒体朋友的共同参与和支持,将犹如春风化雨,滋润每个需要帮助的家庭,激发每个孩子成为社会的有用人才,推进社会共同进步。天才服务中心将继续为特殊儿童的家庭服务,让他们在逆境中看到希望。 天才服务中心   附:天才服务中心简介 成立于2012年8月的“天才服务中心” (Gifted People Services)是安省注册的非营利机构,是加拿大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的以普通话为主的能提供全方位服务给特殊儿童家庭的机构。 通过给家长们正确的引导,减轻诊断带来的压力,并挖掘残障儿童特殊技能,增强他们的独立生活能力,从而提高家庭的整体生活质量。 中心从成立以来,已经服务了超过600个家庭。天才服务中心提供免费家长咨询,政府补助申请,减压课程及各类讲座。2016年起,中心与星之家康复中心合作,为特殊孩子们提供各种治疗课程(ABA/IBI, 社交,感统,语言,音乐治疗等)。不少孩子进步明显。 中心的标语是:“每次一小步,共同努力,我们就会创造奇迹。” 如果您有兴趣,需要更多信息,请联系Yuki, 647-699-8416. info@giftedpeople.ca (供稿:天才服务中心&苏菲基金会)

为什么会有自闭症? 多伦多医院有重大发现

■■病童医院实验室,科学家对大约1万个家庭的DNA进行搜索。 CTV 多伦多病童医院(Hospital for Sick Children)实验室,科学家对大约1万个家庭的DNA进行搜索,其中许多家庭有自闭症儿童。通过该项研究,科学家发现了DNA本身的“遗传性皱纹”(genetic wrinkles),并认为这一突破可以解释为什么会有自闭症。科学家希望这一发现,可以有助更早地诊断自闭症,甚至发展出治疗方法。 周一发布的研究报告合著者、病童医院应用基因组学中心(Centre for Applied Genomics)主任舒华(Stephen Scherer)向CTV表示,新发现令人兴奋,“揭示了一种全新的基因,以前并不知道这些基因与自闭症有关”。 研究估计,遗传因素应该在50%至90%的自闭症患者身上发现。 科学家已经知道大约有100个基因导致自闭症的发生,但是这些基因只能解释不到20%的病例。 舒华指出,要进一步研究这些遗传成分,研究人员必须开发新的方法。 该项新研究的团队领导人袁瑞恩(Ryan Yuen, 译音)接受了这个挑战。舒华说,袁在9年前开发了一种“新的电脑计算方法”,这种方法使他能够在DNA本身中搜索特定的特征,并将在自闭症患者体内发现的模式与他们的父母或人口中的其他对照组进行比较。 首创全基因组搜索分析 ■■研究发现,来自父母的DNA部分有时会在孩子身上出现“串联重复扩展”,可能干扰基因功能。CTV 目前他们发现,来自父母的DNA部分有时会在孩子身上重复两次,在某些情况下甚至重复三次,这称为“串联重复扩展”(tandem repeat expansions)。 袁解释说,“串联重复是核苷酸(nucleotides),也就是DNA的构件,相邻重复,两次或更多次,它们就像DNA皱纹一样。” 当这些起皱的DNA链被复制时,重复部份可以变长,这就是为何存在于父母DNA中的串联重复,可以扩展到子女。这些皱纹越大,就越有可能干扰基因功能。 根据病童医院的公布,串联重复以前曾被单独研究过,因为每次都要在一个基因中寻找,而一个基因组中可以有100万个的串联重组基因,要找出造成自闭症的基因串联重复,有如大海捞针。 袁表示,“这次我们首创了一种能够有效搜索和分析,全基因组串联重复扩展的方法”,许多与这些重复相关的基因,以前从未被认为与自闭症有关,“一些被发现的新基因包括那些 ‘涉及神经系统 ’的基因”。 医院公告指出,DNA本身内串联重复扩展的位置与“某些特征和行为,如智商和生活技能 ”有关。 袁认为,这是自闭症和基因组研究的一个转折点,为精密诊断和医学领域带来了新的机遇。

粪便疗法治自闭症 专家警告或可致命

■克洛普称,其疗法令自闭症患者取得戏剧性改善。网络图片 ■由粪便制成的药物。加通社   星岛日报讯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一名温哥华自然疗法治疗师收取每名患者1.5万美元的昂贵费用,以粪便移植为世界各地的孩子治疗自闭症,并声称可看到患者有“戏剧性的改善”。但医生和科学家就警告公众,这项治疗仍处于试验阶段,风险极高或可致命,不要让孩子接受治疗。 来自温哥华的自然疗法治疗师克洛普(Jason Klop,图)在脸书(Facebook)发表一段视频称,他使用两名美国青少年粪便制成的药丸和液体,治疗来自世界各地有自闭症谱系障碍(autism spectrum disorder)的孩子,令他们的症状得到了“戏剧性的改善”,其中最小的孩子年仅两岁。 五天治疗 费用1.5万美元 根据脸书发出的信息,克洛普的患者通常先飞往美国加州的圣迭戈(San Diego),然后被带进墨西哥边境,在蒂华纳(Tijuana)附近的度假胜地罗萨里托(Rosarito),接受为期五天的治疗,费用1.5万美元,其中包括度假村的住宿费、跨境交通以及墨西哥医生的咨询费用,但大部分费用(12,500美元)是用于粪便菌群移植治疗(Fecal microbiota treatments,简称FMT),这包括为期16周的每日料理。FMT是从健康人体的粪便中吸收菌群和其他微生物,然后通过肠道或口腔将其移植给患者,目的是恢复肠道内部的正常功能。 但是,这一治疗方法并未得到加拿大或美国的批准,加拿大卫生部(Health Canada)表示正在调查克洛普的行动,卑诗最高公共卫生官员也称对此表示密切关注。 卑诗省首席卫生官亨利(Bonnie Henry)表示,她会警告所有家长不要尝试以FMT治疗自闭症,因为这是未经核证的治疗方法,具有风险和只具试验性质。 加国卫生部正展开调查 加拿大卫生部发言人表示,联邦政府对在其他国家和地区提供的治疗无权管理,但官员正在调查克洛普的行为,以确保他在加拿大遵守法律。 不过,卑诗省自然疗法医师学院对该省自然疗法治疗师有管理权,即使他们是在其他地方提供治疗。 当被问及学院是否对克洛普的治疗行为感到担忧时,学院注册主任斯塔纳韦(Phillipa Stanaway)初时称,无法对正在进行的调查发表评论。但后来她在一封电子邮件表示,学院正监控情况,如进一步信息将会提供。 克洛普最初同意接受CBC的采访,谈论其FMT疗法,但一天后就取消了,他也没有回答记者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的一系列问题。本报温哥华记者王学文报道

安省府放缓自闭症儿童支援计划 家长反应剧烈

史密斯称,新的自闭症支援计划,将采纳专家小组的建议。星报 安省政府宣布新的自闭症儿童支援计划,将在两年内分阶段实施,而不是按照早前承诺的在明年4月全面落实。省府再次拖延引发家长强烈不满,更有患童家长接受采访时潸然泪下,并决意游行抗争。 安省对患自闭症儿童支援计划做出调整 安省儿童、社区及社会服务厅长史密斯(Todd Smith)周二宣布,将在新的自闭症儿童支援计划中,采纳自闭症专家小组提出的百多项建议,新计划的第一阶段将在明年4月到位,其余服务将在2021年前实施。他表示,省府正在制定的新自闭症计划,将认识到每个家庭的经历是不同的,而患自闭症的儿童和青少年,在不同时期亦有不同程度的需求。 新计划2021年全面启动实施后,将提供一系列核心服务,包括应用行为分析、语言治疗、职业治疗和心理健康支持、为紧急危机中的家庭提供的限时紧急服务、入学准备服务,以及面向家庭的工作坊和其他培训。 原计划明年4月全面实施 史密斯称,新计划中只有工作坊和家庭培训部分可以在明年4月份到位,其余服务正在准备中,省府将尽快推出。但史密斯指,由于这些服务的复杂度高,要全面实施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10月下旬,省政府指派的自闭症专家专门小组提交建议报告,指政府应确保自闭症学生不论年纪,均尽快获得所需的服务;有关家庭应获得用于行为治疗及职业治疗等其他服务的资金;等待服务的儿童应该得到某种形式的支持。史密斯曾表示,希望采纳专家小组的上百项建议,并在2020年4月前全面实施新计划。 不满再等一年 自闭童家长将示威 省府周二的新宣布令一些家长不满。有家长表示,“我们迫切希望得到政府的帮助,而他们却让我们失望,省府的宣布简直是垃圾。对我们的家庭来说,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圣诞节。”有华裔家长感到不满,将在明年再次示威。 亲自到省议会听省府公布的自闭症儿童家长李太,周二接受星岛A1中文电台时事节目《A1出击》访问时表示,新措施并非家长的胜利,因为省府原本承诺明年4月会有新措施,现时却要再等多1年,家长的希望再次落空。她指很多家长有很大期望,周二在省议会听到消息后,当场哭了出来。“我们家长觉得很彷徨。” 她认为,省府为自闭症儿童提供5,000或20,000元临时拨款,既帮不到家长,且浪费纳税人的金钱,因为这笔钱可能很快就用完,令儿童服务中断而退步,达不到治疗成效。新措施提到的家长工作坊,前朝政府也做过,但并不奏效,因为未必每个家长,都能被训练到可充当治疗师的角色。 虽然省府表示,由于新计划复杂,因此要比原本预期时间较迟推出新措施,但李太表示,省府如果借鉴前朝政府吸收经验,就知道计划复杂,不应轻易去承诺一些根本做不到的事。 她认为,省府周二公布的拨款安排,与10个月前没分别,家长会继续抗争。她透露,家长正筹备明年发动多场示威,包括2月18日在省议会外的大规模示威,抗议省府没真正聆听家长的诉求,反而押后推出新措施。 安省保守党省议员韦邱佩芳在该节目表示,省府没有随便给出承诺,希望家长看到省府的认真和努力。省府过去5个月,听取了治疗师及家长等人士的意见,召开了18次会议,进行研究。新措施明白家长的需要,而且将会有专家组成执行小组,提供专家意见。 她表示,省府明白家长心急,但也要跟随专家的意见去做。小组建议2021年才全面实施新措施,实际情况比省府看到的更复杂。新措施不是浪费纳税人的钱,若专家意见认为,要清楚研究不同方法,总好过随意拨款,公众一样不接受。 星岛日报特约记者杨婉文  综合报道

自闭症遭“过度”诊断 研究促重新制定标准

■一个患有自闭症的男童(右)正接受治疗。CBC   星岛日报讯   以加拿大研究员为主的最新研究认为,自闭症近年遭过度诊断,建议重新制定诊断标准。 在全球范围内,近年来被诊断患有自闭症的人数急剧增加。例如,在美国,人数从1966年占人口不到0.5%,增加到超过2%;在魁省,数字接近2%。去年,加拿大公共卫生署估计,每66个加拿大儿童中,便有1人被诊断出患有自闭症。 研究人员称,这种情况可能是真真正正因为自闭症患者增加,但是也有可能是因为其他因素,例如提高公众意识和降低诊断门槛。 满地可草原河医院(Riviere-des-Prairies Hospital)精神健康部门担任精神病学家,也是研究员之一的莫特罗(Laurent Mottron)指出,目前的诊断标准变得过度广泛,包括孩子缺少朋友或不喜欢理发,又或衣服上的标签,也列为患自闭症。 目前,家长和老师以及学校系统都要求获得自闭症诊断,以获得服务。 莫特罗承认情况很复杂,因为确实存在轻微形式的自闭症。不过,他特别指出,出现某些自闭症特征与患有自闭症并不相同,并表示医疗专业人员在断定某个儿童患有自闭症之前,不应单单是以简单的征状来决定。综合报道

自闭青年组团“圆梦先锋乐队”万锦献艺

由三名患有自闭症的青年天才音乐家组成的“圆梦先锋”乐队(Dream Achievers),将于八月十日星期六专程由三藩市来到万锦市举行两场音乐会。 自2011年成立以来,“圆梦先锋”乐队荣获多个音乐奖项,2015年更赢得特殊需要天才表演比赛(2015 Special Needs Got Talent)的奖项 ,并曾于世界各地演出,包括北京、香港、上海、华盛顿和加州等。“圆梦先锋”不单在三藩市受欢迎,更在机缘巧合之下,曾经两次获邀到中国演出。今次是他们自己说自己的故事,十分特别。 曾两度获邀中国演出 在一般人眼里,有缺憾的自闭症乐队成员能够发挥音乐天份,无疑是对有自闭症孩子的家庭很大鼓舞,亦能让社会大众见证他们的潜能和光芒。虽然“圆梦先锋”乐队的年青人在日常生活中会面对困难,但是对于音乐,却具令人惊叹的天才,可以在很短时间内学懂和出色地演奏不同乐器,记住很多歌曲的词谱和配以各种乐器合唱,更轻易地演出不同风格的歌曲。能取得这些成绩,他们的父母功不可没。有宗教信仰的父母们没有放弃他们的子女,数年前在偶然机会下,让孩子们接触到乐器、加上以往音乐治疗的基础,才把音乐天才发掘出来,从很敏感噪音变成很爱音律的年轻天才音乐家。 “圆梦先锋” 这次将演出一系列古典、流行、爵士、摇滚、诗歌、中文及hip-hop乐曲。他们喜爱的包括中文歌曲如《老鼠爱大米》、《感恩的心》、《月亮代表我的心》(instrumental),以及爵士音乐、金曲和流行曲等。 乐队三位天才青年中,Alice是基督徒,Gregory及Lawrence是天主教徒。 音乐会将在万锦市Father Michael McGivney天主教中学 (5300 14th Avenue) 举行,日夜两场分别为下午三时半和晚七时半。 日场主要为特殊需要家庭、教育工作者、支援或关注特殊需要家庭的机构及人士而设。大众除可欣赏“圆梦先锋”音乐会外,有心人及机构更可赞助特殊需要家庭看音乐会,为他们带来希望、鼓励和欢乐。 欢迎各界人士捐款赞助特殊需要家庭欣赏此难得的音乐会。特殊需要家庭及相关服务机构,可索取由善长捐款赞助的免费门票。音乐会收益全数拨捐华人天主教慈善机构“生命恩泉”。查询详情或购票,请浏览“生命恩泉”网页FLL.cc/concert或电(905)707-7800或电邮至 concert@fll.cc

家长赢了!省政府终于低头 调整自闭症童资助计划

■■省府宣布,延长现有自闭症儿童家庭拨款6个月的措施,有华裔家长认为,情况等于是判有期死刑。 网上图片 本报综合报道 安省政府终于顶不住自闭症患儿家长的压力,昨日宣布调整具争议的自闭症资助计划,延长现有自闭症儿童家长拨款六个月,将考虑为患儿提供更多根据需求的帮助,同时取消对家庭经济状审查(means-testing)。 据《星报》报道,现在家庭也可以在他们现有的行为治疗服务到期后,续签6个月,以帮助他们向省级自闭症计划顺利转换。儿童、社区和社会服务厅长麦克劳德(Lisa MacLeod) 昨日表示,“当家长说自闭症是一个大的范围,患病儿童会有不同的需求时,他们是对的。我将接受他们的意见,在未来几个月内,评估我们如何更好地支持那些需求更复杂的人,并为他们提供额外的支持来源。” 安省自闭症联盟主席Laura Kirby-McIntosh表示,这一调整,包括6个月的过渡期,终于可以令他们一些成员喘口气。她认为政府听取了家长的意见。在政治上认错需要很大的勇气。 麦克劳德表示,省府重点仍然是清除冗长的服务等待名单,但新的“改善”主要基于她的议会助理、省议员Amy Fee(两位自闭症儿童的母亲)的建议。 所有家庭不论收入可获全部金额 根据省府的计划,对于那些被诊断患有自闭症的儿童依然保留同样的“童年预算”,即,对6岁以下的儿童,每年2万元预算,总共最高可获14万元,之后直到18岁以前,每年5,000元,最多可获55,000元。 ■■麦克劳德宣布,省府改变初衷,将考虑为患儿提供更多根据需求的帮助。 星报   所有家庭,包括高收入者,现在都可以获得全部金额,并且他们将能够将资金用于语言治疗、物理治疗和职业治疗等其他服务。这些服务在2月份的改革公告中是不包括的。 从上个月公布自闭症系统改革开始,自闭症权益倡导者已经警告说,对于那些不再能够负担行为治疗的家庭会产生严重后果,那些需要密集治疗需求的儿童,每年要花费8万元。于是在春假之前,他们在省议会门前举行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 家长不满旧制延半年 “情况如判有期死刑” 省府周四宣布,延长现有自闭症儿童家长拨款六个月。有受惠华裔家长认为,仍然是有期死刑,但有省议员否认,儿童被判死刑。 自闭症儿童家长李太周四接受星岛A1中文电台时事节目《A1出击》访问时表示,对省府宣布,有满意及不满的地方。她认为,省府把现有拨款延长六个月,可以令打算把子女送往公校的家长有个转折期,但只是一个“有期死刑”,因为省府仍然坚持新措施。但周四的调整也令她感到欣慰,因为省府终于肯耹听家长的意见。她欢迎省府取消入息审查,及容许家长把拨款用作职业及言语治疗是大跃进。 李太表示,家长不是要更多钱,或按年龄拨款,他们只是希望当局基于自闭症儿童的需要,给予拨款。家长需要省府监管治疗行业,令相关费用不会不断加价,也不会被滥用。若行业受监管,不被滥用,也可望令更多自闭症儿童受惠。 业界批评省府仍坚持推新措施 她又说,若省府不提供自闭症儿童治疗,日后可能要承担更大开支。有些家长在儿子青春期,无法控制到儿子,就放弃监护权,或把儿子送到急症室,精神科病床及相关康复治疗等费用可能更高。 安省保守党省议员彭锦威否认,省府判自闭症儿童死刑,因为省府需要全方位去应付问题,例如省府为学校提供应有拨款,又给予家长选择自由,及尽快协助未获援助的自闭症儿童等。现时获行为治疗援助的所有自闭症儿童,无论合约何时结束,都可获延长现有拨款半年,五岁或以下可获20,000万元,6岁至17岁就获5,000元一年。五岁以上,未到6岁,及17岁以上,未到18岁儿童,会有专人评估,希望能够给予最大支援。 他指出,延长六个月的安排,是让家长有转折期,能找到所需的援助,因此这是支援计划,不能说,这是判儿童死刑。新措施希望达到公平,可持续及尽快为所有自闭症儿童,提供援助的原则。 但自闭症治疗师林悦熙认为,省府未完全听取业界的意见,因为省府仍然坚持实行新措施,但业界认为,新措施不可行,因为按年龄限制拨款,根本不足以应付自闭症儿童的需要。安省教育厅都曾表示,需要两至三年,才能培训老师,应付自闭症儿童,省府延迟现有拨款六个月,帮助不大。特约记者杨婉文

十分绝望!安省改自闭症儿童资助模式后 家长被迫卖楼付药费

■■安省改变自闭症儿童的资助模式,令到不少家庭的补助金额大幅减少,有家长被迫出售物业,支付医疗开支。 CTV 综合报道 由于安省政府改变自闭症儿童的资助模式,令到不少家庭可以获得的补助额大幅减少,有家长只好出售物业,套现用作患有自闭症儿子的医疗开支,但仍担心资金不能满足儿子的成长所需。 居住在多伦多的Will及Nevena Dundas夫妇表示,计划出售自住物业,套现为现年仅5岁,患有自闭症的儿子Dylan提供治疗,但两人强调,卖楼获得的资金,仍然不足够支付儿子成长至可自给自足前所需。 Dundas说:“省政府的新政策十分令人感到沮丧,他十分绝望”。 省政府上月宣布,改变自闭症儿童的资助模式,声称希望为所有寻求治疗的家庭都可以获得帮助,新政策将于4月1日生效。 每年资助金由9千减至不足2千 Dundas表示,在省政府现有自闭症儿童医疗资助计划下,Dylan每年可获得9万元医疗资助,但新政策下,Dylan每年的资助金额少于2,000元。 省政府改变政策,已被自闭症儿童父母,及倡导者作出强烈反对,当中数百人于本月初更到省议会前举行抗议活动。 资料显示,安省目前有1,105名自闭症儿童需要进行全日制治疗,而不是上学,但新政策下,治疗费用不足,相信有不少家长会将患有自闭症的子女直接进入学校系统内。Dundas表示,卖楼所得资金,是希望令Dylan能够获得较长期治疗,让儿子最终能够进入学校系统内;但如果在入学前资金已经用完,他们不知道会做什么。 Dundas表示,政策应该逐步改变,不能一刀切,以及应根据父母的收入来厘定资助额。 省政府的新政策下,低收入家庭每年将可获得2万元资助,直至患病子儿满6岁,之后每年的资助额会大幅缩减至5,000元。

省政府增援自闭症拨款 每个自闭症新生获12,300元

■■汤普森宣布,对安省自闭症新学童的拨款。加通社资料图片 综合报道 福特政府周一宣布增加对自闭症学生的支持经费,进入学校系统的每个自闭症新生,平均获拨款12,300元。 安省教育厅长汤普森(Lisa Thompson)表示,新拨款支持将从4月1日起立即生效,也就是说,本学年即可到位。 12,300元的拨款是一个平均数额,等同于每名安省学生在整个学年中所分配的拨款,但今次的拨款仅用于今年4月到6月的3个月时间。汤普森称,已在学校就读的自闭症学童将获得12,300元的平均拨款。 此外,省府还将加强对教师的培训,既包括网上培训,亦包括额外的资格课程;各教育局还将获得资金,用于拓展自闭症学童的课后活动项目。 总而言之,省府将总计拨款610万元用于课后活动;每年100万元、合共3年用于支付教师的额外资格培训;200万元给多伦多的非牟利组织日内瓦自闭症中心(Geneva Centre for Autism),为教工提供在线培训。汤普森称,到2021年,公校系统的所有教师都将接受自闭症障碍症候群相关的培训。 根据福特政府的新政策,自闭症学童父母将有权选择他们想要的服务,但每个孩子的终身限额为14万元,而且高收入家庭将不再符合资格。新政策可令省府得以将3.21亿元的自闭症学生资金分配给更多家庭。

不满治疗资助改革 自闭儿童家长抗议一周

■■儿童厅长麦克劳德选区办公室外,上周五有民众前往陈情抗议。CBC 本报综合报道 一些家长由于对安省保守党政府的自闭症治疗资助改革极为不满,担心孩子未来的治疗没有保障,正准备进行为期一周的抗议活动。 据CTV报道,上周公布的新的自闭症服务资助计划,引起了极大争议。该计划让安省所有4万名患有自闭症的儿童获得相同水平的资金,无论他们是否需要,从孩子确诊到18岁,可获得的最高资助金额为14万元。然而,父母们表示,强化的一对一治疗通常每年要花费8万元,这意味着来自省府的资助可能在短短两年内就会耗尽。 从确诊至18岁 最多获资助14万元 上周五,一些家长和服务提供者及权益倡导者们前往渥太华,在儿童、社区和社会服务厅长麦克劳德(Lisa MacLeod)选区办公室外抗议,并得以与她对谈,当面反映情况。 安省自闭症联盟计划在本周举行十几场类似的抗议活动,分别在保守党核心成员的选区,以及新民主党和绿党的选区进行。包括咸美顿的丝凯丽(Donna Skelly)选区、巴里的卡恩金(Andrea Khanjin)选区、纽马克的叶丽雅(Christine Elliott)选区等多个选区办公室外,将成为抗议活动的地点。 示威者还计划本周五,在麦克劳德的议会助理费艾美(Amy Fee,译音)位于基秦纳的选区办公室外进行一场抗议活动。费艾美自己的两个孩子也患有自闭症,并且一直是提供更好资金的倡导者。她尚未对外公开她的法律助理麦金托什(Bruce McIntosh)辞职的问题。 据称,其辞职是为了抗议他称之为“不能容忍”的新资助计划。 麦克劳德一再强调,让23,000个等候名单上的家庭在资源匮乏中煎熬,而让其他家庭获得现有的大部分资金是“不公平的”。她又表示,没有足够的资金去满足所有自闭症服务的需求。 安省政府上周三公布的大幅改革省内自闭症资助计划,旨在清除多达23,000名儿童的等候清单,并直接向家庭提供治疗资金,而不再像以往一样拨款给区域性服务机构。

“喝水就能治艾滋” ?加拿大惊现“神奇水” 其实它是….

卑诗省一男子及一个亚省女子,涉嫌销售声称能够有效治疗多种疾病的“神奇水”,违反《加拿大食品及药物法》(Food and Drug Act),目前正被起诉,相信是涉及所谓“神奇矿物饮料”(Miracle Mineral Solution,简称MMS)的加国首宗检控案例。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卑诗省男子斯坦利诺瓦克(Stanley Nowak)目前正面对非法销售及包装化学物亚氯酸钠(sodium chlorite)等共29项罪名,而同案的37岁亚省女被告萨拉诺瓦克(Sara Nowak),则被控19项相关罪名。 诺瓦克因出售一款声称能够治疗多种疾病的饮品,日前被判刑。CBC 被告的2年有条件服刑,是头六个月在家中软禁,然后在其余18个月则要遵守晚上8时至早上6时的宵禁令。而在整个两年的刑期中,他均要配戴电子监察仪器。诺瓦克被指由2012年1月至 斯坦利诺瓦克涉嫌由2012年1月至2017年1月期间,透过网络销售MMS,地点包括:卑诗省、亚省及缅省,也有运送至美国、英国及日本等多个国家。 MMS由美国男子亨布尔(Jim Humble)在1996年发明,成分包括亚氯酸钠。据亨布尔声称,经过与清水浠释后,MMS能够彻底消灭病原体和人体毒素,从而能够有效治疗大多数疾病,由爱滋病至自闭症。亨布尔更自称是来自数十亿年前一个星球的上帝,前来地球拯救人类。 早于2010年,加拿大卫生局已经向国民发出警告,强调MMS未经当局认可。同时,亚氯酸钠本身属于一种漂白剂。人类饮用后,可能会出现严重呕吐,甚至可能危及性命。

安省每66名儿童就有1个自闭症 AIM欲筹建自闭症服务中心

■■右起:约克扶轮社会长廖大亮、朱博伟、Suki Choi、市议员Nirmala Armstrong、国会议员陈圣源及黄嘉胜在晚宴上合照。受访者提供 星岛日报讯 服务自闭症儿童非牟利机构Autism In Mind (AIM) Children's Charity,日前在烈市Le Parc宴会厅举行慈善晚宴2018,为该会筹建自闭症多元服务中心(AIM Without Limits community Hub)筹款,来自政商社界包括万锦市市长薛家平、国会议员陈圣源、省议员彭锦威逾250人出席,显示出席者如社区上大多数人那样,关心和支持自闭症儿童福祉。 据AIM行政总裁朱博伟称,感谢出席晚宴善长和赞助商,他指现时安省每66名儿童之中便有一人患有自闭症,现时有16万名儿童在等候资助治疗名单上,平均要等2至4年才能接受到治疗,如没有获得资助,一个自闭儿童每年要花费家庭开支6万元的医疗费,这些医疗费是OHIP不包括的。他说AIM在过去4年,帮助超过150名自闭症儿童获得治疗和社交项目。 根据2017年安省自闭症联盟调查显示,70%自闭症儿童在学校得不到所需帮助,由于他们的行为问题,许多学生每天被要求提早离校﹔而他们可以转往能提供合适的社区服务项目又极之有限。朱博伟强调为自闭症儿童设计合适教育,可为有自闭症儿童的家庭提供安全、学习机会,让他们前途美好,拥有独立技能。 设自闭症儿童教育学校 朱博伟表示,构思中的中心内设施多样化,除有安省认可服务自闭症儿童的教育学校外,并有图书馆、泳池、健身中心、复康病人花园、日托中心,除自闭症儿童外,亦欢迎有需要市民使用。他称由于设立这类多用途中心费用庞大,动辄百万元计,除了社区的支持;更需要政府支持,除拨款外也可拨地,或拨出现成建筑物等,则更能事半功倍。 他希望社区关心更多没有获政府资助此等慈善组织面对的挑战,尤其是财政困难,更需要社区认识、接受和支持自闭症儿童,让自闭症儿童如常人般得到平等教育的机会,有美好的将来。 出席晚宴的万锦市市长薛家平、国会议员陈圣源和省议员彭锦威,他们赞扬AIM在服务自闭症儿童所作出贡献,又对AIM计划筹建的自闭症多元服务中心表示赞赏,将令更多有需要这类服务的家庭和市民受惠。

美6岁自闭症小男孩尸体被寻获 溺亡或被杀不能确定

■■北卡警方已经寻获失踪6岁男孩里奇的尸体。 电视截图 星岛日报讯   北卡加斯托尼亚市(Gastonia)一名6岁大患有自闭症的男童,失踪后经过警方6日来搜索,当局终于在发现其尸体,但未能确定其死亡原因。 美联社报道,死亡男童里奇(Maddox Ritch)22日跟随父亲到公园游玩,期间看见有人跑步,于是奔跑尾随,父亲因糖尿病和足患无法追赶,最终失去里奇踪影。父亲报警求助后,警员过去6天一直搜索, 27日终于发现里奇的尸体。 加斯托尼亚警长荷尔顿(Robert Helton)在记者会上,宣布噩耗时强忍泪水,说这是他们最不想见到的结果。里奇伏尸的溪涧水深只有3呎,警方目前未能确定他是意外溺毙抑或被人杀害。涉事溪涧距离里奇当日游玩的公园只有1哩,警方曾用遥控飞机搜索高处,又派人驾驶越野车在河边搜寻,但当时未有任何发现,直至27日再派出15名搜索人员徒步搜寻,才发现里奇的下落。 里奇的父母在儿子走失后,曾经透过传媒呼吁民众协助寻子。父亲伊恩(Ian Ritch)说,当时他与一名友人带里奇到公园,里奇走在他们前面,距离两个成年人只有30呎,接着有人跑步从他们身边经过,里奇便跟着跑起来。伊恩说里奇一向喜欢跑步,当时还边跑边笑,不时回头张望大人,又放慢步伐等爸爸,但其后突然加速跑开。 伊恩由于不良于行,起初没有尝试跟上里奇,直至发觉孩子越跑越远,才在友人搀扶下追赶,公园的工作人员闻讯后加入搜寻,但都找不到里奇,过了1小时后伊恩报警。伊恩解释,自己等了这么久才报警,是因为他原以为一定会找到里奇,毋须惊动警方。

安省自闭症患者高达13万多 TTC员工学习专业化应对

■■多伦多公车局员工提供自闭症认识训练。 Good Foot 星岛日报记者 多伦多公车局(TTC)获安省自闭症协会与一慈善机构合作,为公车局员工提供自闭症认识训练,让公局车前线员工更易掌握对有自闭症乘客的适当服务,减少鸿沟及磨擦。 安省自闭症协会(Autism Ontario)与专为通过公共交通速递服务,为残疾人士提供就业机会的慈善机构Good Foot Delivery & Support Services合作,昨天宣布,将为公车局所有车票稽查员(Fare Inspectors)与公车局特警(Special Constables)提供8小时的自闭症认识工作坊培训。公共汽车司对此表示,这项倡议将成为年度培训及招募的周期计划。 自闭症是一种足以困扰一生的神经系统疾病,影响个人的讯息表达,以及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在安省,患有自闭症的人就高达135,000人,全国患病率为1:66。 面对患自闭症乘客时应对得更好 公车局行政总裁Rick Leary表示,很高兴获得具社会企业良心的慈善机构及安省自闭症协会,为公车局的车票榰查员与特警提供对自闭症知识训练。公车局的前线员工每天均要为各种不同需要的乘客服务,及要有能力将他们安全地载送到他们需要的地方。这项合作,将会确保榰查员及特警对面对有自闭症的乘客时,懂得更好的沟通及应对。 自2010年成立的Good Foot Delivery & Support Services是一慈善机构,训练及聘用40名残疾人士利用多伦多公车局来作速递员。该机构的任务,是通过公共交通速递服务,为残疾人士提供就业机会。该机构总裁Courtney Ayukawa表示,高兴与多伦多公车局,及安省自闭症协会合作,让患有有自闭症的人建立独立的生活方式,安全地乘搭公共汽车。她期望这个培训会得到成果。 安省自闭症协会行政总监Margaret Spoelstra表示,协助自闭症患者及其家属提供服务及计划,争取福利与提高对对自闭症认识,让自闭症患者有好的生活质素及获社会尊重是协会的宗旨。今次的培训合作,将可为多伦多公共汽车前线员工加深认识自闭症,让乘搭公共汽车的自闭症患者及公共汽车服务员有更良好的沟通,达到双赢局面。

密西沙加袭击自闭症患者案 警方通缉第三疑犯

■■疑犯厄柏尔。警方图片   针对早前的密西沙加袭击自闭症患者案,警方向涉案的第三个疑犯发出全国通缉令。被通缉的男子为21岁的厄柏尔(Jaspaul Uppal),他被控以一项恶意袭击罪。 受害人重伤幸保性命 案件在3月13日发生,29岁的受害者在密西沙加市Square-One商场巴士站无故受到三人袭击。警方发布的监察摄影机片段显示,三个疑犯当时对受害者拳打脚踢,令受害者身受重伤,幸好没有生命危险。 案中两个疑犯的身分已被确认;21岁的查希尔(Parmvir Singh Chahil)在3月23日被捕,25岁的德哈米(Ronjot Singh Dhami)则在3月26日向警方自首。 查希尔在3月28日获准保释,德哈米依然被扣留。 警方呼吁知情人士致电1-800-222-8477与调查人员联络,或以匿名形式致电减罪热线1-800-222-8477。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安省明年增拨6200万扩大儿童自闭症治疗服务

■省长韦恩周一探访怡陶碧谷儿童中心。Twitter 星岛日报讯 省长韦恩周一探访怡陶碧谷儿童中心(Etobicoke Children's Centre),宣布省府将于明年拨款6,200万元,扩大全省各地儿童自闭症治疗服务。 她在安省儿童及青少年服务厅厅长高图(Michael Coteau)陪同下,参观这个儿童中心的设施。她表示省府已在2018年度预算案中,决定于明年增拨6,200万元于“安省自闭症治疗项目”(Ontario Autism Program,OAP),从而扩大现行制度,使更多儿童及青少年得到行为治疗服务,家庭同时得到更多支援,治疗人员得到更多训练。 韦恩说,这是一项新增拨款,因为省府此前公布,承诺于未来5年拨款5亿元,创设上述的“安省自闭症治疗项目”。今次宣布将进一步扩大这个项目,以对应个别儿童、不同年龄需要而提供服务,促使全省各地家庭,都能因应他们子女的需要及个别情况而得到弹性、独特的服务。 提供自闭儿家庭更多选择 新增拨款宣布,同时显示家庭如要照顾患有自闭症的儿童及青少年,将可继续得到更多选择,让他们子女接受治疗服务。此外确认到解决轮候治疗时间的需要。省府早于今年1月15日引进直接拨款的方式,让家长们选择是否接受直接拨款,从而自行替子女寻找行为治疗服务,以减低轮候的时间。 省府资料显示,安省每66个儿童及青少年中,便有一个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根据“安省自闭症治疗项目”,安省已将行为治疗服务最高费用补贴,从现行每小时39元提高至55元,以便家长为患病子女选择直接拨款治疗。现时有5,000名儿童及青少年接受拨款治疗。 韦恩说:“我们的责任是确保所有安省儿童,都能尽快得到他们所需服务。每一个安省儿童,不论他们住在安省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应该得到学习和成长的机会,快乐及健康地生活。正是这个原因,我们创立了安省自闭症治疗项目,以加强我们这方面的工作,确保全省所有家庭、治疗人员及儿童们,都能得到个别的护理、因人而异的高素质服务。”

自闭症孩子画刷屏 母亲:我的儿子并不是天才

  4月2日是第11个世界自闭症关注日。你还记得去年8月份刷屏的“小朋友画廊”吗?   他们的作者有自闭症患者,有精神障碍患者,有脑瘫患者。许多人被他们的作品打动,甚至有人认为,自闭症患者都有很高的绘画天分。   这些“小朋友”们都是WABC无障碍艺途公益机构的学员。当时刷屏的作品中有六幅就来自WABC杭州站的四位成员。   时隔半年多,这些一度成为网红的“小朋友”们如今怎么样了?他们真的是被上帝关上门后,反而打开了一扇艺术的窗吗?   一位“小朋友”的妈妈直言:我儿子并不是绘画天才;而WABC杭州站的负责人也表示,对这些特殊群体来说,是否画得好并不重要,因为他们学画,最重要的是抒发平时压抑的情绪,建立自信和融入社会的途径。   作品被刷屏后,多了很多灵感   植树节这天,WABC杭州站的袁老师在紫阳工疗站给学员们上课,这是春节之后的第一次课。当天来上课的一共15人,年龄在20到60周岁,主要是精神障碍和智力障碍人群。袁老师给大家布置的任务是画一棵树。   课堂上,不时有人拿着自己的画走到28岁的阳阳面前,问:“你看看,我画得好不好?”   专注在画纸上的阳阳抬头看一下,温和地回答:“挺好的。”很快又低头画起自己的树。   去年的小朋友画廊中,有阳阳的三幅作品,分别是《斑驳的风景》、《斑马斑马》、《开往春天的列车》。   “他是我们这里画画最好的,是这个。”一位学员伸出大拇指比划了一下。   阳阳这次画了三棵树,他是班级里最后一个完成作品的。   “我画得很慢,我不是完全模仿,想着要改变一下。”   去年,是工疗站的工作人员最先告诉阳阳,他的画刷屏了,随后身边的亲戚、朋友陆续给他发消息。   “我挺开心的,后来对画画更有兴趣了。”阳阳有些腼腆地笑了笑。4年前他开始在工疗站学画画,几乎零起步,去年入选“小朋友画廊“中的画是他4年来影响力最大的作品。三幅画中他最喜欢的是那副《斑驳的风景》,“因为颜色丰富,看起来比较绚丽”。   “这是枫树,我用的是不规则图形,人家远远看不出你画的是什么,你看的出这是两棵树吗?”阳阳努力回想了一下,“这三幅画有的是15年画的,有的是14年,都是我在家画的,家里画效果好,时间充裕。”   阳阳还记得当初的创作过程。   “火车这个,我坐高铁看到路两边有美景,就想画一个有樱花的火车头。斑马这个,我就是想表现夏天的氛围,一般是拨开乌云见太阳,但我不想太亮丽,就取了个相反的,画的是乌云密布,是不想和别人画的一样。”   现在还能画出这些画来吗?   阳阳思考了一下说:“应该还能画一些。”   对于阳阳来说,“小朋友画廊”事件让他对自己有信心了:“感觉从那之后,灵感很多,脑袋里会有各种主题,有空就会画下来。我最喜欢画风景,喜欢亮的颜色。”   这天来上课,阳阳带来一副自己在过年时画的新作品:通过高架桥的车辆。   他这么解释:“桥两边是风景,每一个植物都不同,五颜六色,小草也是很多颜色,树枝的形状是弯曲的,形成一圈一圈的。我觉得这个想法挺美的,就画了下来。”   有绘画天赋的自闭症患者,不足10%   袁老师说,对像阳阳这样的学员来说,是否画出精彩的画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通过画画能缓解紧张的情绪,树立自信心。   她记得紫阳工疗站里有一个女孩,最初来上课时,整个人情绪非常紧张,拿笔时手是发抖的,不敢随便动笔,前思后想,总怕自己画得不对。   “两年下来,我感到她在渐渐变化,精神没那么紧绷了,敢大胆地写,大胆地画了。”   “把自闭症患者或者精神障碍者当作画画天才,这个想法肯定是不对的。从比例上来看,这个群体中真正在绘画上拔尖的还是非常少的,低于10%。” WABC杭州站负责人程晓(化名)表示,我们在杭州近150个学员,拔尖的屈指可数,“对多数学员来说,绘画最大的作用是改善他们的情绪,释放潜在压力,让他们接纳自己,建立自信。”   程晓说,去年的“小朋友画廊”在朋友圈爆红,对很多作者来说,这并不会改变他们的生活,最大的影响就是知道这件事,很开心。   “我们带阳阳去上海看他被展示的画,现场有观众说喜欢他的画,阳阳就很高兴。另外就是,我们给作者支付了版权费,他们会觉得自己有很大价值。”   过多强调荣誉,对他们是种伤害   男孩小伟(化名)是自闭症患者,也是小朋友画廊中的作者之一。   小伟妈妈说:“小伟的画当时在朋友圈走红,但他并不太懂这是什么?但看到自己的画被挂在墙上展出,他就觉得开心。”   小伟的这幅画是一副临摹作品,完成时间是在一两年前,临摹的画还是小伟妈妈提供的,“当时是觉得这幅画挺漂亮,找来给他学习欣赏用的,没想到他画了出来。“   儿子的画被点赞,小伟妈妈觉得很意外,因为她觉得没有那么好看。   “他画得好不好我觉得不重要,因为我没想把他培养成画家。”小伟妈妈不觉得儿子是天才,虽然曾有治疗师提醒她,不少自闭症孩子在某方面有天赋,让她留意一下,但她一口回绝了,“我让他去画画是为了康复,希望对他的视觉和记忆有好处,对我来说,他能够进步就好,如果他在被认可后还能感觉到快乐和自信,就足够了。”   从程晓的角度来讲,她和老师们并不希望学员们因为这种荣誉而过多地曝光在公众视野中。   “过于看重这些,会出现自我膨胀。”袁老师说,所谓的自我膨胀就是如果以后的比赛或者展览没有他的作品,他就会情绪低落,或者说为什么这次没有我,“其实,这种情绪普通人也有,但普通人会调整,而对他们来说,调整起来会有难度。”   除此之外,程晓觉得家长们的心态更应该调整。   “一些家长发现孩子在某方面有天赋,比如绘画、乐器,就会极力把孩子往这方面培养,这其实对孩子是种伤害。因为这些孩子都非常敏感,他能感到家长的急迫和焦虑。” 程晓说,“我们都应该摆正心态,无论学习什么,对这些特殊孩子来说,结果不重要,重要的应该是过程。” 新浪新闻

袭击自闭症男子 一疑犯获准保释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安省密西沙加市(Mississauga)最近发生一个患自闭症的男子,在市内一个巴士总站无故遭3男子殴打受伤的事件,其中一疑犯现已获准保释外出候审。来自卑诗省,但没固定地址的21岁被告查希尔(Parmvir Singh Chahil),已被落案控以一项严重伤人罪。 查希尔周二在宾顿市(Brampton)一法院提堂,他身穿一件白色连帽运动衫,并在整个保释聆讯期间显得坐立不安。法庭安排了一个旁遮普语传译员,为他在庭上传译。 检控官反对批准被告保释,但是法官在审慎考虑后,周三决定批准被告以2.5万元保释外出候审。案发于今年3月13日晚上10时45分左右,患自闭症的29岁男事主在密市一号广场购物中心(Square One Shopping Centre)外的巴士总站,坐在楼梯期间,突然被从楼梯下来的3男子袭击。 根据保安摄录片段显示,3个袭击者围着受害人,向他拳打脚踢。事主鼻骨破裂,脸部遭割伤,事后送院治理,伤势严重,幸无性命危险。经过调查,警方确认其中两个疑人的身分,分别是25岁的男子德哈米(Ronjot Singh Dhami)及查希尔。最后报称居住在卑诗素里市的德哈米,已于周一向警方自首,德哈米的保释聆讯已再安排在周四展开。 警方继续追缉第三个疑犯,暂未能确定第三个涉案者的身分,相信他名叫“贾森”(Jason),也是来自西岸。

涉密市袭击自闭男子 疑犯申请保释周三定案

■来自卑诗省阿波斯福市(Abbotsford)的21岁青年查希尔 (Parmvir Singh Chahil) 星岛日报讯   安省密西沙加市(Mississauga)自闭症男子遇袭案中,其中一个涉案疑犯正申请保释。经过周二冗长的保释聆讯后,主审法官宣布押后至周三作出决定。   来自卑诗省阿波斯福市(Abbotsford)的21岁青年查希尔 (Parmvir Singh Chahil),上周五在安省温莎市(Windsor)落网。他目前正面对一项严重伤人罪。在查希尔被捕同时,他居住在温莎市的44岁母亲帕达(Hardip Padda),以及18岁弟弟哈曼夫(Harmanvir Chahil),也被警方拘捕,并且稍后被控以从犯罪名。   查希尔周二在宾顿市(Brampton)进行保释聆讯。主审法官最后宣布延至周三作出决定。另一个涉案男子、来自素里市的25岁男子德哈米(Ronjot Singh Dhami),也会于周三进行保释聆讯。至于第3个涉案男子则仍然在逃。   案发于今年3月13日晚上10时45分左右,在密西沙加市一号广场购物中心(Square One Shopping Centre)外的巴士总站,患有自闭症的一个29岁男子,坐在楼梯穿着滚轴溜冰鞋期间,突然被沿着楼梯从上层走下的3个男子上前袭击。根据保安摄录片段显示,3个大汉对受害人拳打脚踢。事主鼻骨破裂,脸部遭割伤,事后送院治理,伤势严重,幸无性命危险。

安省将投资$5.3亿治自闭症 18岁以下均可接受政府资助

Jessica Peruso称她还在等待安省自闭症项目的细节,希望了解新的政策能怎样帮助她的女儿Lucia,图片来源:多伦多星报 据多伦多星报报道,安省将投资$5.3亿用于帮助自闭症的治疗。 根据新的项目,安省患自闭症的儿童和青少年可以依照自己的意愿在18岁之前一直在政府资助下接受治疗。不论年龄,自闭症严重程度,症状等。 具体项目细节将由儿童和青少年服务厅长Michael Coteau在会议上宣布。 安省自闭症联合会(Ontario Autism Coalition)主席Bruce McIntosh听到这一消息“很激动”,过去十二年他们一直在帮助自闭症家庭争取更多的政府资助。 C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