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8月07日 星期日 18:37:19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谭咏诗

谭咏诗发出警告 未来数日加拿大疫情将更严重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首席卫生官谭咏诗(Theresa Tam)周三警告说,本国短期内因新冠肺炎入院个案及死亡率,都将呈现持续上升趋势,她更因此督促加国国民遵守各项防疫要求。 据加通社报道,谭咏诗指出未来数天或者数周,本国新冠病毒感染严重病例将出现增加状况。 她指出因为送医及死亡人数统计通常会滞后一周或更长时间,这令人担忧加国很多地方尚未出现新冠疫情恶化影响状况。 她表示周三魁省新增33例死亡,而安省则新增16例死亡,另外魁省平均单日新增确诊个案在数天前低于900人之后,周三重返1,000人以上。 谭咏诗指出全国的总体数字也有上升的趋势,过去7天平均每天都有近1,200人送医及约新增40人死亡。她再次提醒国民要遵守公共卫生防疫规定,例如勤洗手、戴上口罩及减少个人接触等。 自加拿大疫情爆发以来,共有累计244,935宗新冠个案,其中包括10,279人死亡,目前全国则共有31,147宗现存个案。 V08

谭咏诗:群体免疫率低 95%人口仍处弱势

许多国家的疫情逐渐恶化,加拿大也进入第二波疫情高峰。如果更早关闭国界,是否可以更好地防止新冠状病毒进一步传播,联邦首席卫生官谭咏诗接受Global News采访时表示,这是一个需要研究的课题,但目前的重点是要尽量遏止病毒在全国性范围扩散。 谭咏诗说:“我们仅有几个百分点的群体是免疫的,这使90%以上的人口,或95%的人口仍然处于弱势。这代表如果我们放松警惕,可能会令疫情死灰复燃。” 美国目前是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地区,加拿大从3月中起关闭了边境,亦禁止往来美国的非必要旅行,但后来稍微放宽管制,包括允许公民和永久居民的直系亲属和兄弟姊妹等都可以入境。 谭咏诗认为关闭边境是个困难的决定。“这始终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我们国家与可能只有一个入境口岸的岛屿国家不同。这个国家有很多入境口岸”。 第一波疫情高峰时,加拿大日均染疫人数高达2,000人,但过去这一星期的日均染疫人数已经升至2,747人。 需降低社交互动接触率25% 上周五谭咏诗已强调,国民需要将目前的社交互动接触率降低25%,才能控制全国第二波疫情。她说,这对不同的人意味着不同的事情,因为许多人别无选择,只能在户外工作或使用公共交通,但每个人都需要尽可能减少与他人互动。 谭咏诗说,她每天工作14到16个小时,这是她职场生涯的巨大挑战。“这是一场马拉松比赛,有些日子过得很累。但是我每天早上起床要激励自己,‘好吧,我要做一些希望会有帮助的事情。’”星岛综合报道

神了!谭咏诗让你性爱时戴好口罩!

加拿大首席卫生官谭咏诗(Theresa Tam)医生认真地劝吁国民,在性交时为了防止被新冠病毒感染,应该戴上口罩。 谭咏诗在周三的每日例行对疫情进展的更新中,给民众一些性健康建议。 她在推持上的一项声明表示:“疫情之下,性生活可能会很复杂,特别是对于那些家中没有亲密伴侣,或其性伴侣感染病毒风险较高的人”。她指出,通过精液或阴道分泌液感染病毒的可能性非常低,但接吻却是一种危险的行为。 她呼吁国民不要接吻,避免面对面的接触或亲热,又或者可戴上口罩。 呼吁单一伴侣 减少亲密接触 谭咏诗同时鼓励减少饮酒,使判断力保持敏锐,并尝试坚持只有一个伴侣。她说:“记住,在所有的社交活动中,尽量减少亲密接触的次数。” 她在推特中建议: “疫情之下,风险最低的性活动是自己单独一人。如果你决定与接触圈外的人发生性关系,请采取措施降低风险。” 这不是本国官员第一次提供性健康建议,7月时,卑诗省公共卫生官员建议使用“寻欢洞”(glory holes)来防止病毒,在推特上引起强烈反应。 谭咏诗还给民众提供了约会建议,提议以“可爱的野餐”(有社交距离的)作为第一次约会。

谭咏诗警告如果松绑过快 可能导致第二波疫情

(■■6月2日蒙特利尔国际机场内一个孤独的乘客。加通社) 联邦首席卫生官谭咏诗昨日宣布,加国已经成功减缓了新冠疫情的传播速度,但就警告,过快或过早放宽对公共卫生的限制可能会导致第二波疫情。尤其是多伦多和蒙特利尔尚未摆脱疫情笼罩。 据加通社消息,谭咏诗提交了一份有关本国新冠疫情的最新报告,其中包括新的短期预测,显示在未来11天将有157至1,857名加拿大人死于新冠肺炎。 该预测是基于最近趋势,估计在最佳的情况下,到6月15日将至少再有4,459名加拿大人被确诊感染,在最坏的情况下,将有超过14,000新增病例。 谭咏诗说,自从本国新冠疫情爆发之后,我们学到了很多东西。最初模型是部分基于对病毒如何传播的认知,以及对已知潜伏期的了解,而现在这些预测则更多是基于本国的实际病例数据。截至昨天,全加共有93,441例确诊病例和7,543例死亡。 多伦多蒙特利尔仍高烧不退 她还说,全国大部分地区已经看到这种疾病的传播在大大减少,但在多伦多和蒙特利尔仍存在社区传播的热点地区。 她指出,随着国内放宽部分措施,将有更多人返回工作岗位和外出,因此保持社交距离、戴口罩和经常洗手至关重要。卫生系统还必须始终确保对新病例的测试和跟踪,以便可以尽快识别和隔离患者。 该报告还说,该病毒的长期前景确实取决于本国民众,是否能很好地遵循上述预防措施。通过严格的社交距离,以及病例检测和跟踪,国人有希望看到新病例数量保持在非常低的水平,包括在秋天不会真的出现第二波疫情。 该报告预测,在控制力度较弱的情况下,病例激增可能会导致一半加人受到感染,整个夏季到冬季的病例数都会增加。在完全没有任何控制措施的情况下,到夏季结束时将有多达80%的加拿大人受到感染。 群聚感染对机构环境的影响尤其严重,包括长期护理院、医院、监狱和肉类加工厂。本国新冠死亡人数中有80%以上与长期护理院和养老院有关。全国最大的一次爆发与亚省的Cargill肉类加工厂有关,有1,560宗病例,包括工人、家属和社区中的其他人。星岛综合报道

小心网络诈骗利用新冠设局 冒充谭咏诗钓鱼

加拿大官方网络监管部门已经发起行动,取缔了高达1,000个恶意网站,这些网站试图模仿联邦政府的紧急救助福利金(CERB)从而误导或诈骗民众。有些恶意网站还企图伪装成公共卫生系统的网站,以图利用人们对于疫情的焦虑来行骗。 加拿大通讯安全局(The Communications Security Establishment)周四发布一份报告称,在过去两个月里,网络罪犯建立了许多假的加拿大政府网站,其中大部分是冒充加拿大税务局(CRA)或从CERB网站页面中获益。通过这些网站,网络犯罪分子试图欺骗民众泄露他们交给税局的个人财务信息。加拿大通讯安全局表示,目前该些恶意网站已被取缔。 报告还指出,有些成立冒充网站的背后支持者是一些国家,他们利用新冠疫情作为诱饵,让人们对加拿大的公共卫生应对措施和行动感到焦虑,目的就是针对加拿大的民众和组织。 新冠登记网域名达12万个 这些网站只是加拿大通讯安全局上月了解到的12万个新注册的新冠主题域名中的一部分。此外,网络犯罪分子使用钓鱼手法,试图让人们点击下载恶意和窃取信息软件的链接。 举例而言,一宗发生在3月10日的案件,当时有人冒充加拿大首席卫生官谭咏诗(Theresa Tam)的邮件进行钓鱼,邮件中嵌入了恶意软件,内容则显示“新冠疫情重要更新”。其他一些案例涉及医疗用品广告或者是让人捐款。 加拿大通讯安全局认为,只要新冠疫情仍然是一个关键的公共卫生问题,这类网络攻击和假冒行为将继续存在。 当局指出:“网络分子似乎愈来愈善于利用新冠为诱饵锁定疫情严重的地区。当公众渴望回归常态的愿望愈来愈强,网络犯罪分子可能会开始制作一些其他诱饵,比如利用人们想获取有关新冠疫苗的研发和生产信息等。”星岛综合报道

谭咏诗表示第二波疫情 或比第一波更凶猛

(■■谭咏诗表示,第二波疫情可能比第一波更糟。星报) 在加拿大,新冠肺炎病例数目继续增加,周一新增1,011人染病,全国累计达到85,711宗。另外多121人染疫病逝,累计死亡6,545人。迄今为止,全国进行了150万个检测,其中约5%呈阳性,共有44,638人康复,占全国病例数目52%。当被问到本国为第二波新冠肺炎作准备的情况时,本国首席卫生官谭咏诗表示,第二波可能要比第一波更糟,因此必须格外小心。谭咏诗称,在过去一个星期里,本国每天平均进行22,300个检测。 本周是护理人员服务周,今年的主题名为“大流行下前线护理人员”。她又说,在全国民众的共同努力下,本国在应对第一波疫情时成功避免令卫生系统不堪重负。 谭咏诗续道,各省一直努力继续增加呼吸机、个人防护装备以及其他非个人防护装备的供应。她指出,当前大流行的主要特征是长期护理和长者情况,这强调需要做的工作,其中要改善较高风险设施,例如庇謢所和惩教中心的预防传播能力。 此外,正值满地可的零售商店周一重新开放之际,魁省称因新冠肺炎而住院的人数连续第6天下降。省长勒格(Francois Legault)在满地可表示,在过去的7天里,有114个患者离开了满地可的医院,目前仍有大约1,194个患者在医院。他形容,情况正在改善,但依然很脆弱。这就是为何省府逐步重新开放经济和活动的原因。勒格周一还宣布,从6月1日起,大满地可地区以外的大型购物中心将重新开放。 魁北克公共卫生总监阿鲁达(Horacio Arruda)称,该省终于实现了每日1.4万次检测的目标,当局在周四和周五每天进行大约1.5万次至1.6万次检测。魁省单日增加573宗病例及85人死亡,截至周一,全省录得47,984宗病例及4,069人死亡。已有14,650人康复。 亚省确诊持续下降 亚省方面,增加19宗病例及3人死亡。亚省卫生部首席卫生官欣萧(Deena Hinshaw)表示,距离亚省重启计划的第一阶段已经有10天了,她对确诊新增数量很少以及活跃确诊持续下降这一事实感到鼓舞。亚省居民也应该把这视为一个好的迹象。 在卡城和布鲁克斯地区(Brooks)的餐厅和发廊获准周一重新营业。公共卫生官员将在接下来的两周内密切关注这些城市的病例数。另外,从5月25日开始,卡城的长期护理院和4级指定的支持生活设施将提供自愿测试服务。此外,卡加利市民还可以在网上预订检测。需要住院的非紧急手术将在这一周恢复。 欣萧补充道,亚省已经能够为医院和急救人员提供必要的个人防护设备,例如口罩、手套和保护衣物。她表示,但随着亚省的重新启动,对个人防护装备的需求仍然至关重要。省府将继续优先考虑那些最有可能接触疫情的人群,为他们提供个人防护装备。 亚省省长康尼(Jason Kenney)承诺过向公众分发数百万个非医用口罩。更多详情将于日后公布。还有,纽芬兰及拉布拉多政府启动了一项2,500万元的计划,以支持该省陷入困境的旅游业。省长鲍尔(Dwight Ball)表示,旅游业是该省经济的推动力之一,在大流行期间,旅游业已成为其中一个重灾区。星岛综合报道

谭咏诗正式建议国民戴口罩 杜鲁多戴口罩依然帅气

(■■(左起)妇女与性别平等及农村经济发展部长蒙塞尔(Maryam Monsef)、总理杜鲁多、魁省副省长吉博特(Genevieve Guilbault),在不同场合都戴上了口罩。 加通社) 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谭咏诗正式建议国民,在无法保持两米距离的情况下,佩戴非医用口罩。 总理杜鲁多周三在例行记者会上,谈到自己会在无法保持社交距离的情况下戴口罩后,谭咏诗随后在记者会说明最新的卫生指引,她提到“非医用口罩可以做为额外的保护”。她对于戴口罩上的用词已经从“个人选择自由”变为“具体推荐”。她说:“如果无法预测是否可以保持两米的距离,那么建议你佩戴非医用口罩。” 当被问及是否应该更早就提出该建议时,谭咏诗说,公共卫生建议基于科学发展,目前的建议回应了这样一个事实,而随着各省份陆续重开经济,越来越多民众在公共场合变得更加接近,所以“需要灵活地改变我们的措施”。 她说,这项建议不是强制性的,全国各地的公共卫生官员可以考虑所在地区的需求。 “需要灵活地改变措施” 欧洲重灾区之一的西班牙已部分重开经济,早前对乘搭公共交通工具实行强制性口罩措施,从今天(21日)开始,将强制所有6岁以上的人在公共场所,包括室外,戴上口罩。 而在加拿大内,一些杂货店和航空公司开始要求人们在使用服务时,要配戴非医用口罩。安省政府周三表示,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乘客应戴口罩。 杜鲁多说:“在我走到议会厅或去办公室,要靠近人们的情况下,我选择戴口罩。这是我个人的选择,我认为这与公共卫生的建议相吻合。我认为每个人都需要适应所处环境的情况,把安全放在第一位。” 他说自己现身众议院时会戴口罩,但一旦坐定要开始质询辩论时,就会摘下口罩。 在5月6日,为加拿大直升机坠机而罹难的6名军人悼念仪式上,杜鲁多首次在公共场合戴着口罩。 联邦新民主党党领驵勉城(Jagmeet Singh)办公室发声明称,驵勉城“会在很难或不可能保持身体疏远的时候,戴上口罩”。 联邦保守党党领熙尔(Andrew Scheer)的发言人则说:“我们许多国会议员会在现身国会山庄时戴口罩,这是个人意愿,保守党议员将继续遵循公共卫生准则。” 世界卫生组织(WHO)尚未正式建议戴口罩,但是许多专家说,戴口罩应该是强制性的,因为可以降低病毒传播机率。 疫情爆发初期,谭咏诗一直不鼓励民众戴口罩,认为戴口罩没有帮助,甚至可能提供一种错误的安全感。但4月4日,她改变了语调,称戴口罩,即使是自制的口罩也是个好主意。  

谭咏诗称抗疫措施奏效 可以谨慎地重新开放

加拿大的新冠肺炎疫情持续,现时病例总数已超过6万宗,并夺去多172人的宝贵生命。 尽管病例和死亡人数继续攀升,但是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谭咏诗周一在例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持续迹象表明,公共卫生措施正在奏效,已经减缓了本国整体新冠肺炎病例的增长。在部分地区,疫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是时候谨慎地重新开放。此外,谭咏诗指出,单以人的体温作为新冠肺炎的筛查手段是无效的。随着大家对新型冠状病毒的了解越来越多,更清楚知道不能单以人的体温作为是否感染的依据。因为不少感染者根本无任何征状。 测体温未能筛检患者 在周一,加航推出了一项新的安全计划,除了在登机前进行强制体温量度之外,乘客还将收到带有酒精搓手液和其他安全用品的保护包。谭咏诗认为,当前最重要是确保入境旅客接受强制的14天隔离。她补充道,每个人都必须保持与他人社交距离,并在出现征状时留在家里。 总理杜鲁多周一表示,本国仍未走出疫情危机,国民应继续遵循公共卫生官员的指示,包括与他人保持社交距离。 卫生部长凯杜指出,即使数个省份都在进行谨慎的重新开放,大家需要了解疫情尚未结束。新常态包括新的生活方式,与及新的工作方式。本国周一有6个省份增加病例,合共新增1,298宗病例,累计全国60,772宗,包括魁省有多758宗,至32,623宗,占全国逾一半。全国增加172人死亡,至3,854人死亡,其中魁省有多75宗死亡病例,使该省的总死亡人数达到2,280人。 魁省推迟零售店开放政策 受疫情打击最严重的魁省已开始实施重开经济和活动计划的第一阶段。不过,省政府宣布将推迟部分计划的推行,满地可及周边地区的零售店将于5月18日重新开放,比之前宣布的时间推迟一个星期。满地可占该省病例数目的一半。 省长勒格(François Legault)指出,小学和日托仍将按计划于5月19日在满地可重新开放,但这可能会改变,具体取决于接下来两周的情况,省府会密切留意情况,并作出以数据为依据的决定。其他省份和地区方面,上月努纳伏特(Nunavut)地区录得首例病例,经进一步检测,现证明是假阳性,因此该地区仍是零病例。亚省周一新增70宗病例,并再有9宗因新冠肺炎而死亡的病例。现时亚省总死亡案例已达104宗,总确诊病例达到5,83宗。 亚省还宣布将恢复非紧急手术和其他医疗服务。现在还允许独立的受监管的医疗专业人员,包括脊医、物理治疗师、心理学家和其他社区服务提供者,包括验光师、听力学家和营养师,恢复正常工作,前提是他们能够遵循亚省健康指引以防止病毒传播。星岛综合报道

面对各方压力 为什么斯隆硬顶着不道歉?

斯隆可能并未想到,他4月21日攻击谭咏诗“为加拿大还是中国工作”的言论,会演变成为一场政治风暴。10天过去了,风暴不仅没有平息,反有愈刮愈猛之势。 其最新发展不是来自杜鲁多的谴责,也不是来自谭咏诗的“反控”,而是来自联邦保守党内部的强大压力──安省的联邦保守党国会议员核心小组周二通过动议,要求斯隆向谭咏诗道歉,撤回相关言论。 斯隆在保守党党领竞逐中,其竞选口号是“保守派不道歉”(Conservative without apology)。果然,面对来自党内同僚的“最后通牒”,他选择“毋须道歉”。 敢于押上自己党内的前途,斯隆难道吃了豹子胆?相信他自有计算。 今年才35岁的斯隆,虽是政坛新丁,却表现出相当的“老练”。本次联邦保守党党领竞逐,各路豪杰纷纷抢道,但最后仅剩下4人可以进入“决赛”。一般认为斯隆当选党领的机会甚微,但他能跻身决赛圈,已证明他的“过人之处”。 在全国抗疫的紧张关头,斯隆选择攻击加国首席卫生官谭咏诗,相信并非心血来潮一时冲动,而是深谋远虑的布局。果然,“为加拿大还是中国工作”的指控,立竿见影!他也由一个默默无闻的政坛新人,成为具全国知名度的政客。 其实,把谭咏诗当靶子,斯隆并非始作俑者。早前亚省省长康尼(Jason Kenney)就曾指责谭防疫不力,促其下台。斯隆只不过是抄康尼“作业”,想博一把。可惜东施效颦,斯隆抄作业把墨水泼在了作业本上。 斯隆可能至今都不明白,为何康尼批评谭咏诗没有问题,他的“批评”怎么就会招来这么多“反批评”呢? 康尼在保守党内是斯隆的前辈,从政之时较斯隆还年轻,29岁就当选了国会议员。但他从联邦到省政,虽也锋芒逼人,却多能恰到好处。他指责谭咏诗,只是针对谭的工作,从未有人怀疑康尼有“恶意”。 而斯隆就不同了。他质问谭咏诗是“为加拿大还是中国工作”,并非仅仅指责谭咏诗的工作成效,而是质疑谭对加国的忠诚!由于谭的亚裔背景,也可视作是对亚裔加拿大人忠诚的质疑!这样的指控,可以说较种族歧视还要严重。 斯隆闯下的大祸,并不自知,且至今不认错不道歉。目前观之,受其伤害的,除了谭咏诗和亚裔加人,显然还包括保守党。斯隆的言论相信已深深伤害到保守党的选票,安省联邦保守党核心小组基于止损,才会施压斯隆向谭咏诗道歉。 斯隆除了欠谭咏诗一个道歉,欠全体亚裔一个道歉外,现在看来,还得加上对联邦保守党的道歉了。 斯隆企硬不道歉,众所周知是为了争取民粹主义者的支持。然而,有卞聂尔(Maxime Bernier)前车之鉴,他的民粹主义之路又能走得了多远呢?斯隆更应该以康尼为榜样的。作者:张晓军

保守党要求斯隆向谭咏诗道歉被拒绝

联邦保守党安省国会议员核心小组通过动议,要求正竞逐联邦保守党党领的安省国会议员斯隆(Derek Sloan),就他日前质疑加拿大首席卫生官谭咏诗究竟“为加拿大还是中国工作?”,并要求对方下台的言论道歉,不过斯隆拒绝。他在周三傍晚发表声称,在过去以至现在,都没有质疑谭咏诗对加拿大的忠诚,也无意对此提出质疑,而且他从未提及过谭咏诗的族裔或性别。此外,他指出,言论被自由党故意歪曲。 斯隆上周在他的筹款电邮和社交媒体上,提出要谭咏诗下台。在一个社交媒体视频中,他指谭咏诗推广来自世界卫生组织(WHO)与中国共产党有关新型冠状病毒危机的“虚假资料”。此言一出,引起不少人批评,总理杜鲁多指这是偏执和种族主义言论。 据加通社报道,联邦保守党的安省国会议员核心小组周二举行会议,通过动议,要求斯隆就他该番言论道歉或撤回评论,其中许多核心小组国会议员认为他的言论太过分。有消息人士称,该核心小组内一些成员打算,假如他不向谭咏诗道歉,会把他逐出核心小组。 坚持谭需为依赖“错误数据”负责 35岁的斯隆在他竞逐党领的网站表示,他绝不会让任何党员因为其保守派言论而道歉,又称在政治正确文化下,即使真相会令一些人感觉不舒服,他都会鼓励党员说出真相。 斯隆在周三的声明中,试图澄清他的言论,但不包含任何形式的道歉。他指出,谭咏诗当然受雇于加拿大,而不是中国。此外,他强调,他确信谭咏诗努力想做好对本国最有利的事情,可是她需要为依赖世卫和中国的“错误数据”作出的决定负责。他又指,新冠肺炎夺去了不少人的宝贵生命。 竞逐党领前景蒙阴影 保守党国会议员现在将不得不考虑下一步行动,这可能会对该党党领竞逐产生深远影响。斯隆现与马逵(Peter MacKay)、奥图尔(Erin O’Toole)和刘易斯(Leslyn Lewis),角逐联邦保守党党领之位。虽然斯隆在竞逐的前景将由党领选举组织委员会决定,而不是党核心小组,但是核心小组的决定有着重要作用。 一直支持斯隆的社会保守网络Campaign Life Coalition周三发出名为“救救斯隆”(Save Derek Sloan)的电子邮件,并呼吁成员电邮安省保守党核心小组国会议员,以及保守党全国委员会,要求支持斯隆。 该党因为疫情,取消了原定于6月27日举行的党领大会,而原定于4月举行的两次党领候选人辩论也被取消。有消息指,可能在8月份举行投票。

警惕! 曲线拉平但死亡率高涨! 谭咏诗承认当初措施不完美

今天杜鲁多表示,加拿大的疫情曲线逐渐拉平,但我们还处在困境之中(“not out of the woods yet").   安省新增病例数有所增加,从而结束了病毒传播连续三天减弱的情况。最新预测模型预测到5月5日将有53,196例至66,835例病例,按现在的数字,下一周最高新增近两万。     安省新增回升 安省卫生部今天报告了525例新病例。与周一报告的437例相比,这一数字大幅上升,不过仍远低于4月24日报告的创纪录的640例。 此前,安省连续3天报告新病例数量有所下降,这让一些人乐观地认为,我们可能终于看到了疫情结束的希望。 安省还报告了59名染该病毒的人死亡。这是连续第二天创造了新的记录,超过了周一报道的57人死亡。 在最新数据发布之前,传染病专家Isaac Bogoch医生于周二告诉CP24:“我们已经到达了顶峰的另一端,但我们真正需要看到的是一个长期的趋势。几天内连续看到每天400多例病例,而不是一天600多例,这很好,但我们真正需要看到的是病例的持续减少。也许我们正朝着这个目标迈进,让我们看看。”     安省表示,只有在新病例数量“持续”减少2至4周后,才能开始重新开放计划,因此任何激增都将推迟这一时间表。 官员们过去曾警告说,任何疫情的高峰都可能是一条“崎岖的道路”,病例不一定每天都在减少。 “在我们准备好之前,我不会设定硬性的日期,因为病毒会以自己的速度传播,”福特在周一谈到重启安省经济时说。   死亡仍高涨不下 虽然长期护理居民仍然占所有死亡人数的四分之三左右,但感染病毒后死亡的年轻人有所增加。 在过去的24小时内,安省增加了第6例20至39岁人群的死亡。之前这个年龄组的死亡是在在4月23日。 COVID-19确诊病例总数目前为15,381例,包括951例死亡和近9,000例康复。 应该注意的是,安省提供的死亡人数只准确到前一天,有时滞后于个别公共卫生单位的报告。CP24的一次计数发现,截至上午9点30分。实际上,安省的34个公共卫生单位报告了996例COVID-19患者死亡。 以下是数据中的一些亮点: 目前在卫生保健工作者中有2144例确诊病例,占所有已知病例的近14% 迄今因该病毒住院的人数为1736人,约占所有病例的11% 目前已报告有176起疫情发生在长期疗养院,比前一天增加了6起 大多伦多地区公共卫生部门占所有病例的59.4% 女性在确诊病例中所占比例(57.5%)继续高于男性(41.6%) 万锦护理院5人死亡 95%染疫   位于万锦市的伤残人士长期护理院Participation House,录得第5名住客因染疫死亡,超过95%住客对新型冠状病毒呈阳性反应。 万锦市市长薜家平(Frank Scarpitti)周二确认这个消息;他表示,虽然Participation House的疫情相对月初时似乎有所好转,但由于部分工作人员染疫后,已退出工作岗位,令院内的员工人数已减至只有10人,故工作上仍要面对挑战。   薜家平表示,透过多福医院及一些机构的支援,该护理院可增加人手,但仍要面对院内住客大量感染的问题。 根据约克区公共卫生部门的数据显示,Participation House护理院目前有42名住客,当中40人(95.24%)已感染新冠病毒,工作人员中,也有38人确诊。 最新模型预测 下周前最高新增近两万   加拿大最新的covid-19模型显示,到下周的这个时候,加拿大可能会有3883例covid-19死亡病例,但总体来说,加拿大采取的公共卫生措施正在发挥作用,正如加拿大总理杜鲁多所说,“在加国的许多地方,曲线已经变平了”。 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谭咏诗周二透露,按照模型,到5月5日,加拿大将有53,196例至66,835例病例,3,277例至3,883例死亡。   这一短期估计是作为对加拿大covid-19的严重程度和范围的最新国家预测的一部分,该预测详细描述了加拿大目前总体上最好和最坏的情况。   尽管整个国家都在朝着使曲线变平的目标迈进,但杜鲁多表示,面对这一公共卫生紧急情况,“我们还没有走出困境”。   截止周二上午,加拿大有49,040例确诊的COVID-19病例,迄今已有2,769人死于新型冠状病毒。   谭咏诗说,尽管魁省、安省和阿尔伯塔省的病例正在推动目前的疫情增长,但总体而言,几个省的病例传播已趋于平稳。与其他国家相比,加拿大的疫情增长速度较慢,目前的新病例数量每16天增加一倍。   新的预测是在加拿大卫生部发布第一轮联邦模型的两周后。根据最新模型,在目前的公共卫生措施下,估计有多达44,000名加拿大人在未来的几个月中可能死于COVID-19,死亡人数取决于控制努力的程度。     谭咏诗说,在作出最初预测时,加拿大的病例每三到五天就增加一倍。 杜鲁多在周二的新闻发布会前表示:“将会有多少新病例,会有多少人需要哀悼,我们的医院能否继续应对,这都取决于我们自己。” 最新模型与第一轮模型一致的是,根据控制措施的不同,加拿大可能有4000至35.5万人在大流行期间死于新冠。   模型推演1%至10%加拿大人感染COVID-19之后的情况。例如,按当前的模型显示:   如果2.5%的人口感染了这种病毒,那就意味着: 94万加拿大人患病; 73,000人可能住院; 23000人可能会被送进重症监护病房; 11000人可能会死亡。   如果患病人口比例达到5%,那就意味着: 187万9千人患病; 14.6万人可能住院; 46000人可能会住进ICU; 22000人可能会死亡。   如果这一数字再增长到总人口的10%,加拿大就大约有4.4万人可能会死亡。 最新的模型显示,年龄较大的加拿大人和男性感染COVID-19的风险更大,60岁以上的个人占加拿大新冠死亡人数的95%。近80%的死亡与长期护理院有关。 谭咏诗:早期措施不完美 加拿大首席卫生官谭咏诗接受CBC采访时表示,联邦政府本可以在早期做出更多努力,以防止COVID-19在全国蔓延,但当时采取的关闭边界并尽快对旅客进行筛查可能没有多大作用。     谭医生说,仅对中国和其他疫情高发地旅客关闭边境,并不能阻止该病毒从其它国家传入。期望边境官员们识别出有病毒症状的旅客是“不太可能的”。   她还说到加拿大美国关闭。边境没有更早关闭,因为这不是政府大流行防范计划的一部分。     “我们可以在那时做更多的事情吗?现在想想是的,绝对可以,可以进行更多的检查,或者可以改变说法。但是,当时加拿大的案例很少”。   谭咏诗坦言:“我们当时的措施是完美的吗?不是。”   看到这里小编好想哭。 编辑:小星 言西早     auto zh-TW Error - Connection lost, or bad configuration,...

谭咏诗在为中国工作?保守党党领候选人言论遭批评

(■■杜鲁多周四表示,加国不容种族主义存在。 加通社) 正角逐联邦保守党党领的安省国会议员斯隆(Derek Sloan),在电邮及社交媒体质疑加拿大首席卫生官谭咏诗“为加拿大还是中国工作?”,并要求她下台,该党党领熙尔(Andrew Scheer)对此拒绝评论,总理杜鲁多指这是偏执和种族主义言论。 斯隆是在他筹款电邮和社交媒体上提出要谭咏诗下台。在一个社交媒体视频中,斯隆指谭咏诗推广来自世界卫生组织(WHO)与中国共产党有关新冠状病毒危机的“虚假资料”。 角逐保守党党领 斯隆促谭下台  他又在推特写上:“谭医生一定要下台!加拿大在决策上要维持主权独立。”他周二在脸书(Facebook)视频中表示:“她(谭咏诗)为加拿大还是中国工作?” 在周四渥太华的每日新闻发布会上,总理杜鲁多被问及斯隆的评语,及其他在国内因疫症而出现的反亚裔种族主义行为时表示:“我们的国家不容许偏执和种族主义存在,加拿大的成功是有赖我们的多元化。数以百万拥有不同背景的加人一直共同努力,很多都在前线帮助其他国民,他们应该得到比这个更好(的对待)。我们需要坚定决心,令本国继续成为一个开放,欢迎尊重的国家,我想所有国民对每个政治人物都有这样的期待。” 斯隆是去年在联邦大选中,成为安省东部Hastings-Lennox及Addington选区的国会议会,其后参与保守党党领竞选。 党友庄文浩:感到愤怒 华裔保守党国会议员庄文浩(Michael Chong)对斯隆的言论表示“感到愤怒”。他说自己的父亲1952年移民到加拿大时身无分文,经极大的努力才成为医生,指父亲跟谭咏诗一样,“对本国的忠诚不容质疑”。 庄文浩称,“我所认识的保守党不代表这种垃圾观点”,并指斯隆在党领角逐“一定失败收场”。 同样来自安省的保守党国会议员邓肯(Eric Duncan)也在社交媒体贴文表示,自己对谭咏诗有关疫情的建议“存有疑问和建设性关注”,但“绝不会质疑她对加拿大的忠诚”。 熙尔:不会作出评论 不过,虽然被多番追问,现时保守党党领熙尔拒绝就斯隆言论,及有关言论是否受到保守党党团欢迎作出评论,“根据规则,我对党领候选人或候选人对政策的宣布或立场,不会作出评论。最终是由党员选出党下一任领袖。” 他向记者说:“我会让每一个党领候选人为自己说话,以及解释他们的观点。我会说执政政府需要为所作的决策承担责任。我不相信我们容许政府有代罪羔羊,或将问题推卸在其他人身上。有很多部长选择忽视某些忠告而去听取其他意见。” 在被问到保守党党团是否会检讨斯隆现时的职位时,熙尔说:“下一个问题?” 保守党未有即时回应,党领竞选筹委会(Leadership Election Organizing Committee)是否在检讨斯隆参选党领的身份。该党已经取消两名参选人的资格。保守党党领选举原定在6月27日举行,但由于疫情,筹委会上月宣布将选举延期,现时仍未定出新的日期。 据《星报》(The Star)报道,周四早上未能联络到斯隆的发言人作出回应。 熙尔与保守党一直批评执政自由党在疫症的应对,指政府在旅游管制以及减慢疫情扩散上反应太慢。熙尔周四要求杜鲁多出示重启经济的计划。他指出由省份自行安排放宽公共卫生措施如社交距离及关闭商店,将造成“不协调”的风险。 他说:“有关这种全国可能出现的东拼西凑方式,引起了关注。其他国家已发表全国性的框架,为什么加拿大不能?”

谭咏诗表现确有不足 批评没问题但要讲究方法

(■■张国任。受访者提供) 对于安省国会议员斯隆(Derek Sloan)批评加拿大首席卫生官谭咏诗的言论,有本地时事评论员称,谭咏诗表现确有不足,批评没问题,但要讲究方法。亦有时评人表示,言论“非常荒谬”,且具种族歧视色彩,纯属藉疫情蹭热度、博眼球的做法。 时事评论员丁果指出,斯隆这样评论谭咏诗是不恰当的。谭咏诗在早期处理疫情时的确有“慢半拍”的问题,且她将自己的政治地位置于专业地位之上,令初期很多政策对疫情过于轻视,比如一直称加拿大风险低,对个人防护装备的准备也不及时。不过,若说她完全听从世界卫生组织(WHO),倒也并非如此,比如世卫一直强调检测,而无论谭咏诗还是卑诗卫生官,都是最近才开始强化检测。 康尼批评更站得住脚 丁果说,谭咏诗早期抗疫的政策的确存在一些问题,但要批评她亦要讲究方法。同样是保守党成员,亚省省长康尼(Jason Kenney)早前也曾批评谭咏诗,但他的批评的重点是如何制定更好的方案来控制疫情扩散上,比如要求联邦加快疫苗、测试剂以及药物的审批速度,这样的批评远比斯隆的攻击更站得住脚。 丁果指出,美国政党将追究中国责任当成大选议题,但这不适用于加拿大,作为保守党候选人不应将此作为选举议题。目前应着重提出更多解决方案,帮助有需要的普通雇员、学生、企业等,否则反而将让杜鲁多借此赚取更多选票。 攻击涉嫌种族歧视 加拿大灰熊研究院副院长、卑诗省昆特仑理工大学(Kwantlen Polytechnic University)经济系教授张国任,周四接受《星岛日报》记者访问时认为,斯隆在保守党党领候选人中排名靠后,此次对谭咏诗的发起批评纯属借助疫情蹭热度、博眼球,希望吸引人们对他的关注,但他的批评可谓“非常荒谬”。 张国任说,谭咏诗是一名科学家,而不是政客,如果从专业角度对她的做法不认可是可以批评的,但不应该怀疑其对加拿大的忠诚度,而这显然和谭咏诗的华裔身份有关。如果谭是一名本地土生白人,也许斯隆就不会质疑其“为中国说话”,这种攻击涉嫌种族歧视。加拿大基层社区已经出现了一些针对亚裔的攻击,前不久有人袭击92岁亚裔长者的行为就是一个例子。但他指出,斯隆这种言论不会被加拿大主流所接受。 不过,他指出,很遗憾保守党党领熙尔(Andrew Scheer)和保守党其他党领候选人,没有对斯隆的言论提出评论,这不应该代表保守党的意见。 星岛温哥华记者王学文

首席卫生官谭咏诗表现遭炮轰 小杜力挺

■■加拿大首席卫生官谭咏诗(左)周二在渥太华举行的记者会上,回答媒体记者提问。右为卫生部长凯杜。加通社 新冠肺炎疫情发展至今,加拿大首席卫生官谭咏诗(Theresa Tam)和联邦卫生部的表现是否令人满意,政坛上掀起了不同意见。首先发砲批评的是亚省省长康尼(Jason Kenney),而总理杜鲁多则连忙发声,对谭咏诗表达支持。 康尼周一晚间指责谭咏诗没有及早作出反应,“不跟随韩国、台湾、新加坡等国尽早关闭边境的判断是错误的。”并称她相信并重复说著中国政府给出的信息,导致疫情延误。康尼又批评联邦卫生部对新检测剂或药物的审核非常缓慢,欧洲和美国都核准了,本国却迟迟不准。他说亚省不想等联邦的官僚龟速,应有权参考欧美的标准来自己决定是否使用。 ■■亚省省长康尼炮轰谭咏诗反应慢。 而杜鲁多周二则捍卫谭咏诗和卫生部的表现,坚称做法无误。“我知道人们会对事情感到焦虑和不耐烦。但是,作为政府,我们将始终基于科学来说话,相信我们的专家,他们在确保加拿大人的安全和健康方面做得很好。” 联邦卫生部长凯杜(Patty Hajdu)说,政府有一套程序来确保新的医疗设备和疗法,以确保它们有效且不会对公众构成威胁。此外,凯杜力撑谭咏诗,感谢她日夜工作带领整个团队。 熙尔挺各省有自主医疗物资使用权 联邦保守党党领熙尔(Andrew Scheer)表示,加拿大通常都是盟友中最后一个会批准某种药品或设备的国家。他支持各省府有权自己决定,但一定要有法理支持。 副总理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也赞扬谭咏诗,称她给予的建议质量很高,也强调联邦和省政府一直在合作抵抗疫情。 谭咏诗被问及康尼的批评时,她则说自己与包括亚省在内的省级卫生官都进行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合作”,希望能继续。 ■全球“战疫”摘要 但许多专家和社交媒体上充斥的舆论可以发现,民众对谭咏诗的表现并不满意,称她因应疫情的决策都太缓慢。谭咏诗于1965年在香港出生,现年55岁。谭咏诗在英国长大,拥有英国诺定咸大学(University of Nottingham)医学学位,在亚伯达大学住院实习(residency),在UBC进行专科培训(fellowship)。 谭咏诗于2017年6月26日被任命为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CPHO)。她在免疫、传染病、应急准备和全球健康安全方面具有专长。

首席卫生官被批无自己判断 只会跟着世卫指引走

(■在多伦多,一名戴着口罩的女长者经过Prospect Cemetery墓园大闸前。加通社) 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谭咏诗(Theresa Tam)改口,表示佩戴非医疗用口罩,可防止新冠病毒传播给别人。有专家指,早在两个月前就应该作出此建议。 过去一直说“没病的人不需要戴口罩”的谭咏诗,周一在记者会上清楚表示,佩戴非医用口罩可以帮助阻止新冠状病毒传播。 她指出,有关建议出现变化,主要是有越来越多证据证明,带有病毒者可在不知道自己生病的情况下,将病毒传播开去,戴口罩对他人的保护,远胜于戴口罩的自己。这建议与卫生部门之前的建议有所不同;之前的建议,是有病才需要戴口罩。 不过,她同时表示,仍然需要为前线医护人员保留医疗用口罩,建议一般市民使用布料口罩或其他替代品。 反映本国公共卫生界问题 听到谭咏诗态度转变,本身是牙医的卑诗省大温哥华时事评论员温建功直说:“这实在太慢了,早在两个月前就应该建议戴口罩。”他说加国整个公共卫生界的思维都太陈旧,用过去的经验来思考这个新病毒,又听不进亚洲国家医学界的建议,所以不肯及早呼吁戴口罩、不肯及早关闭国门,如今情况不可收拾才来处理。 温建功说:“谭咏诗称戴口罩是保护别人,不是说能保护自己,这种说法不成熟、也不全面,如果大家都戴口罩,不就是互相保护了吗?对每个人都是有好处的。” 决策判断缓慢失误,卫生官员是否该负责任,温建功表示,看到谭咏诗、卑诗省卫生官亨利(Bonnie Henry)或是联邦卫生部长凯杜(Patty Hajdu)的失策,就知道这本国公共卫生界的全面问题,下台也不能解决问题。他倒是希望听到谭咏诗真心道歉,采取积极的作为。 卑诗大学牙医系教授幸琪(HsingChi von Bergmann)认为,谭咏诗等加拿大公共卫生专家都太重视生化科学,所以总是说“没有科学证据显示戴口罩能预防病毒”;但其实戴口罩的功效可以从行为科学的角度来研究,戴上口罩后自然产生“保持社交距离”的作用,人与人之间会有提醒警示作用,就多了一层保护。“可惜做生化研究出身的人不重视行为科学和社会科学研究,这让加拿大失去了一开始做好防疫工作的良机。” 指过分依赖世卫数据和指引 兰加拉学院(Langara College)护理系教授邱丽莲说,加拿大卫生官员太遵循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和指引,没有自己的判断,实在令人失望。世卫连月来多次表明,没有证据显示大众戴口罩有任何潜在好处,强调应优先让给前线抗疫的医护人员;上星期世卫改口了,结果谭咏诗和凯杜就改口了。“加拿大需要有担当的卫生官员来带领我们度过公共卫生危机,她们两人的表现实在不称职。” 同时担任全球台湾医卫总会加拿大召集人的邱丽莲并表示,加拿大台湾社区在Chang.org发起了网上签名活动,呼吁加拿大政府向台湾取经学习,而台湾当局也非常乐意提供口罩和检测盒等医疗物资援助。 她称,政府内部或许有人担心与台湾合作会引来中国不悦,但她认为疫情当前,应抛开政治思维来齐心抗疫最重要。

华裔家庭医生谈首席公共卫生官抗疫得失

(■有医生认为,布口罩不够,要普通医用口罩,才足以防疫。) 本国首席公共卫生官员谭咏诗周一表示,国民可戴非医疗口罩防止新型肺炎疫情扩散。有家庭医生表示,建议合适,但并不足够。家庭医生王裕佳周一接受星岛A1中文电台时事节目《A1出击》访问时表示,不认为谭咏诗反应慢,到新型肺疫情扩散才亡羊补牢,因为公共卫生官员自1月初开始,已经做了非常有效的工作。他认为,建议合情合理,他在1月初也认为,由于没社区传播,因此毋须戴口罩。但当他发现,美国做新型肺炎测试的数目很少,意味住本国无可避免社区传播时,三周前就更改戴口罩的措施,而在诊所戴口罩。 他认为,谭咏诗唯一错误的做法,是看到美国测试数据时,没开始制订美国人入境,要进行防疫验测。 谭咏诗倡布口罩不够防疫力 他认为,谭咏诗建议用布口罩不够,要在药房买的普通医用口罩,才足以防疫。这些口罩能阻隔95%至98%微粒及细菌。他认为,在现时这么多社区传播的情况下,若去到超市或药房,不能保持社交距离等地方,“现在戴口罩是一定需要做的事”。 在网上为多伦多市民免费做布口罩的黄小姐向该节目表示,在春假前已经开始有人订口罩,近两日开始需求有轻微增长,主要来自餐馆员工及温哥华一批巴士司机。但谭咏诗周一公布新口罩指引,并没特别见到需求明显上升,估计由于多伦多社区没等到官方公布,就已经行动。过去两周已经越来越多人订,至今已制造了逾100个口罩。 她表示,多伦多主要是餐馆业人士,家长为两至三岁幼童,及长者订布口罩。在温哥华也有诊所口罩被偷,而向她订口罩。她制造的口罩,是按香港学者邝士山博士研发的HK Masks,可重复使用,保护效果类似外科口罩。特约记者杨婉文

六天内100%治愈新冠?加拿大首席卫生官辟谣

(■谭咏诗警告国民,切勿自行服用未经证实效果的抗疫药物。星报) 全球在对抗新冠病毒蔓延的同时,也在紧急研究治疗药物,而加拿大首席卫生官谭咏诗(Theresa Tam)就警告国民,切勿自行服用未经证实效果的抗疫药物,包括一种治疗疟疾的药物。据《星报》报道,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又称氯喹(chloroquine),是一种用于治疗疟疾的药物。上周,美国总统特朗普宣称氯喹可以治疗新冠肺炎,并已经指示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加快审批。虽然FDA专员否认了该说法,但依然引发民众对这款药物的关注。 可能会对身体造成损伤 不久前,亚省前野玫瑰党领导人史密斯(Danielle Smith)也在社交媒体上称,法国研究人员发现,羟氯喹可以在六天内100%治愈患者。史密斯随后也删除了贴文并道歉。 由于不断有人对羟氯喹药物表达好评,加拿大药物公司JAMP Pharma Group周一宣布,要为加拿大医院捐赠100万剂羟氯喹,用以治疗新冠肺炎患者。 对此,谭咏诗向公众发出警告,提醒民众小心用药。她强调,服用任何未经证实效果的抗新冠病毒药物,都可能会对身体造成损伤,所有药物都有一定副作用。她补充:“我们向民众提供药物之前,都须经过足够试验证明,这是科学治疗的根本原则。” 渥太华大学病毒学专家布朗(Earl Brown)亦透露,研究发现,羟氯喹可以降低细胞内的酸性,减低病毒进入细胞的可能,实验证明确实对一系列病毒有效,但还未证实在对抗新冠病毒方面的效果。综合报道

联邦首席卫生官:尽快压制疫情 否则代价太高

联邦首席卫生官谭咏诗(Theresa Tam)周四在记者会上加重了防疫陷入紧急状态的语气。她说:“我们不仅是要缓平疫情曲线的升高,我们要全力压制。” 因为过去几天新冠状病毒确诊案例不断升高,如今加拿大确诊人数直逼800大关,10人死亡。全球177个国家/地区有逾23万人病例,九千多人死亡。 谭咏诗说:“我们最担心的是病毒在社区持续传播。疫情在加拿大继续增长……我们试图通过社会隔离方法来缓和疫情,我们要阻止这种蔓延。” 谭咏诗敦促每个人做好社区隔离(social distance),因为“做不好的代价太高了。” v01  

每天超70人由湖北抵加 自行隔离可否领EI?

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谭咏诗(Theresa Tam)表示,正在考虑要求所有来自中国的旅客,在抵加后进行自我隔离,并透露每天约有70至80人自湖北省抵达加拿大。 联邦及省卫生官员自上周起,已要求所有来自湖北省的旅客,进行自我隔离14天,以降低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风险。但在上周之前,从武汉抵加的旅客,只需自我观察是否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征,如果出现发烧、咳嗽或其他病征,须要即时通知卫生当局。 随着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不断蔓延,谭咏诗称,卫生当局有可能将规定自我隔离的范围,扩大至来自中国其他地区的旅客。 她又指出,有监控资料显示,每天约有70至80来自湖北省的旅客抵加。 谭咏诗在本周与记者举行的电话会议上曾经说,实施自我隔离意味着限制某些人的行动自由,因此当局在实施时必须平衡各方面的需要。 与许多其他国家相比,加拿大实施的隔离措施明显较为宽松;美国、日本及澳洲等国,已全面(或局部)禁止中国旅客入境。 数百名乘坐本国撤侨专机的加拿大人,均必须在安省川顿(Trenton)的空军基地,进行强制隔离14天。 库里(Michael Curry)是一名急症科医生,也是卑诗大学(UBC)教授,他认为当局扩大自我隔离的实施范围,应该只是迟早的问题。 自我隔离未知可否领EI 缅尼吐巴大学副教授金德拉丘克( Jason Kindrachuk),是加拿大新型病毒研究所主管。他认为,当局必须意识到,扩大隔离措施会对经济和社会带来负面影响,而且会破坏公众对医疗系统的信任。 金德拉丘克称,在2014年伊波拉病毒爆发期间,他身在利比里亚,当时政府实施严厉的3星期隔离措施,却为公众带来恐慌。他指出,加国政府目前实施的自我隔离措施已足够,毋须进行改动。 目前尚未清楚,进行自我隔离的返加人士,是否可以申请就业保险金(EI)或获得其他支援服务。联邦卫生部长凯杜(Patty Hajdu)周二表示,如果进行自我隔离的人有困难,应该与政府联络,政府会先评估他们的情况,再决定采取什么行动。

华裔女医生出任加拿大首席卫生官

■香港出生的谭咏诗医生获委任为加国首席公共卫生官。 twitter 综合报道  香港出生的谭咏诗医生(Dr. Theresa Tam)获委任为加国首席公共卫生官(Chief Public Health Officer,CPHO),成为自加拿大公共卫生局(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2004年创办以来的第3位主管。 卫生局前任主管泰勒(Gregory Taylor)去年12月退休,职位一直由谭医生署任。联邦卫生部长菲尔波特(Jane Philpott)昨日正式宣布委任她为首席公共卫生官,即日生效。 菲尔波特指,谭医生署任首席公共卫生官一职期间表现卓越,有信心她可以继续为这个角色带来新视野,她期待两人合作共同应对公共卫生挑战。 曾参与世卫多个国际行动 谭医生本身是儿科传染病专家,她曾经在世界卫生组织(WHO)参与多个委员会及国际行动,包括首个世卫流感大流行特遗队(WHO Influenza Pandenic),在加国他曾出任传染病预防与控制部(Infectious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的助理副部长等,也是多个联邦、省级和地方委员会的联席主席,在管理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方面具丰富经验。 对于获委任为首席公共卫生官,她表示:“公共卫生须要利用各方的努力,以保障和提升所有加拿大人、包括社会中最弱势社群的健康。我很期待与同事、伙伴和全国国民一同合作,以实现这些目标。” 她将要面对的挑战之一,包括全国的鸦片类药物危机日益严重,导致因滥用该类药物而死亡的人数前所未有的高企。 资料来源:加通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