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1月24日 星期一 01:22:03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高凯文

高凯文夫妇忆狱中磨难 鼓励被囚两加人勿放弃

■■斯帕弗(左)与康明凯目前仍被拘留。CBC ■■高凯文和妻子朱莉娅曾在中国被拘留。CBC ■目前在华被扣押部分加国公民   星岛日报讯   自皇家骑警去年12月初应美国要求,拘捕在温哥华国际机场拘捕转机的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以来,中加关系变得紧张。事发后数天,加拿大前外交官唐明凯(Michael Kovrig)与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被指危害中国国家安全而在中国被捕,专家认为,这是中国报复孟晚舟在加国被拘捕。在此之前,卑诗省夫妇高凯文(Kevin Garratt)与朱莉娅(Julia Garratt)被指为间谍,在中国被拘留,其中高凯文被拘留近两年,他们以“过来人”身份,鼓励目前在中国被拘留的加国同胞不要放弃。 朱莉娅与丈夫高凯文曾在中国担任教师、企业家和基督教援助工作者30年。在2014年,他们被中国政府指控为间谍,以报复加拿大逮捕中国商人苏斌(Su Bin,译音)。朱莉娅被拘留6个月,而高凯文则被拘留近两年。 高凯文夫妇被指间谍遭拘禁 高凯文夫妇向《温哥华太阳报》(Vancouver Sun)讲述该段经历。被捕后,高凯文被带到夫妇所租住的柏文单位,当局派出18人来搜查。此外,夫妇被分别盘问,其中高凯文表示,在被捕后的700多天里,每天要接受审讯,每次几小时,加拿大大使馆职员或他的律师只能偶尔前来探望。 高凯文称,他的牢房里有14个人,面积不大,所以基本上睡床都是放在一起,中间有一条狭窄的小通道,角落有一个洗手间,绝对没有隐私。 至于朱莉娅的小牢房,每周7天,每天24小时都开着灯,并由两个守卫看管,更要每天面对6小时的盘问。丈夫是生是死,没有人告诉她。她形容,当时实在度日如年。 高凯文夫妇异口同声表示,期间他们借着《圣经》经文来自勉,包括罗马书8章28节:“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 朱莉娅在她的《圣经》前面创建了一个日历,每天都画出一些她感恩的东西的图画,又写下感受。在第一个月,她保持乐观,写道她是无辜和安全的。可是随着时间流逝,绝望与希望在内心争斗,尤其是在被拘留的第四个月和第五个月,实在不知道明天会如何,不禁会问,假如这是新生活,应该放弃或是要克服,这种想法不断萦绕心头。她曾在《圣经》上潦草地写道,她感到绝望,并渴望天国。 被拘留6个月后,朱莉娅的控罪最终被撤销。当加拿大大使馆职员告诉她,丈夫的健康状况变差时,她只获探望丈夫一次。 高凯文当时告诉大使馆人员,不知道下一餐会与妻子,或是与耶稣基督一起进食。 朱莉娅回忆道,听丈夫的语气好像要放弃,同时丈夫消瘦了很多,面色苍白,这令大使馆职员听后很惊慌。她只能向丈夫传达家人的讯息,就是家人没有忘记他,要振作。 妻囚6月获释 夫判间谍罪成 2016年4月,高凯文被判间谍罪名成立,同年9月被判处8年监禁。然而,判刑后两天,当局突然把他递解回加拿大,使他回到家人的身边,重获自由。 到目前为止,康明凯和斯帕弗已被拘留145天。高凯文表示,康明凯和斯帕弗现时的感受,他完全理解。 高凯文夫妇称,见到其他在中国被拘留或被囚的加国同胞所面对的恐惧和不确定,感到难过,希望他们坚持下去,怀有希望。 卑诗大学(UBC)亚洲研究院院长及政治系教授肖逸夫(Yves Tiberghien)认为,在孟晚舟获释之前,中国很可能继续拘留斯帕弗和康明凯。 肖逸夫又表示,加拿大应美国要求拘捕孟晚舟,令加拿大被夹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康明凯和斯帕弗因此被中国拘留。 被指窃取中国国家机密的康明凯和斯帕弗,迄未被起诉,但被隔离拘留,几乎与外界没有接触,而且灯光不断开着,有些专家认为这相当于酷刑。 报复升级 禁芥花籽大豆猪肉入口 肖逸夫相信,中国最近禁加拿大芥花籽入口,也是为了报复孟晚舟被捕。不幸的是,此举显示了中国的报复行动升级。 本报综合报道

康明凯被捕 高凯文夫妇震惊:没想到历史重演

■■曾被中国拘押的高凯文夫妇。 CBC 2014年8月,加拿大人高凯文和妻子朱丽亚(Kevin & Julia Garratt)在中国丹东被逮捕,2016年才先后获释返加。他们得悉前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被捕,感到震惊和难过,没想历史重演,令他们想起了自己的经历。他们呼吁加拿大政府在和中国当局交涉时更加积极主动,同时鼓励康明凯的家人不要放弃希望。   高凯文夫妇目前正在菲律宾为一个援助项目工作。他们在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CBC)采访时说,加国政府过去的做法比较消极,总是“我们等等看……”。朱丽亚表示,她并不是说要加国像中国政府一样行事,但是她认为可以用其他方式更积极地行动。   料向康明凯施强大心理压力   他们没有具体说明加拿大政府应该怎样做,但是对于康明凯的处境,他们作为过来人有更详细的猜想:他不会被殴打虐待,但是会被施加强大的心理压力,会被阻断一切消息来源,也许不能请律师。   他们自己被扣押期间,有将近一年没有律师,虽然被允许见领事馆官员但被禁止谈论案情。“他们什么都不让你知道……让你完全与世隔绝。”   高凯文夫妇还说,他们为康明凯的家人感到心碎。他们的建议是,不要放弃希望,但是要耐心,因为康明凯恐怕不会很快获释。   资料来源: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C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