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故事:芬兰“国宝”押注电影 愤怒鸟谋百亿上市

加拿大都市网

SOURCE都市报

Rovio创办人之一Mikael Hed跟Niklas Hed拍住上,成立Rovio前身Relude,但最初不算成功。

芬兰国宝公司Rovio娱乐上市,大家或许不感兴趣,但若 《愤怒鸟》(Angry Bird)上市,大家的态度很可能会一百八十度转变。

Rovio娱乐原本只是芬兰一间寂寂无闻的游戏开发商,直至创作了《愤怒鸟》游戏系列而一夜之间声名大噪。自此,公司在《愤怒鸟》所奠定的基础上不断横向发展,甚至延伸至电影制作上。

早已成为公司摇钱树的《愤怒鸟》,或许会再次成为公司大股东的运财鸟。市传Rovio正计划卷土重来,最快下月上市,估值超过一百五十亿港元,部分集资所得将用作预计一九年上画的《愤怒鸟大电影 2》制作费。

撰文:韦宁 设计:黎鸿业

自2009年《愤怒鸟》“出生”之后,便一直成为Rovio娱乐的金蛋,把公司从破产边缘挽救过来。该年年初,Rovio因产品销情惨淡而陷入财困,公司的游戏开发人员于是搅尽脑汁,希望能够创作出一个意念崭新的游戏,可以令公司起死回生。

结果,经过逾50次尝试后,终于把《愤怒鸟》设计出来,并且于当年12月正式发布,透过iPhone平台,推出了首个《愤怒鸟》的弹弓益智游戏。每天全球有3千万人花上3亿分钟,操纵弹弓将一只又一只的无脚肥鸟撞向绿猪。这个再简单不过的游戏,竟然迷倒全球各地用户,连前英国首相卡梅伦也一度是其粉丝。
面世仅两年半,《愤怒鸟》累积下载次数已经超过10亿,当中超过四分一更加是收费下载,令《愤怒鸟》成为当时苹果App Store上,收费下载次数最多的应用程式。游戏空前成功,不单令Rovio发大达,甚至挽救芬兰国家民族自尊。国民过去一直以手机巨擘诺基亚为荣,其后诺基亚没落,Rovio和愤怒鸟成为国家的新希望。

然而风光过后,《愤怒鸟》跟其他手游一样,热潮渐渐冷却。只得“一招鸟”的Rovio,业绩也随着《愤怒鸟》失宠而走下坡。及至2014年至2015年度间,公司更加要裁员救亡。

岂料去年一出《愤怒鸟大电影》收个满堂红,仅7300万美元的制作费,换来近3亿5千万美元票房。更重要的是,《愤怒鸟大电影》触发各地玩家对《愤怒鸟》的“集体回忆”,相关游戏系列再被热捧,这从Rovio去年来自游戏业务的收入按年飙升四成得到反映。


市传Rovio计划在老家芬兰Nasdaq OMX上市。

电影唤醒集体回忆

《愤怒鸟》翻生,带挈Rovio业绩大逆转,去年营业收入按年急升三分之一,至1亿9千万欧元,带挈公司由亏转盈,前年税前亏损逾2千万欧元,去年转为溢利1750万欧元。

对Rovio来说,《愤怒鸟》死不去,反而一再成为公司的续命丹,终于吸引了业界的兴趣。 《华尔街日报》早前引消息称,腾讯(0700)有意以30亿美元收购Rovio。虽然至今只闻楼梯声,但足以显示《愤怒鸟》仍有相当的市场价值。

食髓知味,《愤怒鸟大电影》收得,续集电影将于2019年推出。由于制作费几乎肯定高过第一集,故此上市筹集资金是自然不过的选择。金融界消息指,Rovio估值大约是20亿美元。

公司初步打算发售五分之一股份,价值大约4亿美元,即集资31亿港元。据悉,包括德意志银行在内的三间投资银行,将会为Rovio上市提供咨询,若果成事,最快可于今年9月上市。

不过,Rovio最终会否上市仍有变数,因为公司内部觉得资金需要并非特别大,实毋须急就章上市。维持现状,继续以私人方式营运亦非坏事。

事实上,虽然《愤怒鸟》靠电影浴火重生,但无改市场对其前景有所保留。最大问题是Rovio产品过于单一,无论是游戏还是动画,都离不开《愤怒鸟》。


靠电影咸鱼翻生,Rovio创办人迈克尔赫德(Mikael Hed)(中)相信始料不及。

游戏单一前景难料

一旦《愤怒鸟》人气“跌wott”,公司便失去赚钱能力。若不及早开发新的品牌游戏,恐怕下场会跟一度大热的游戏Candy Crush开发商King Digital Entertainment一样,最后被Activision以低价收购,或者如《开心农场》开发商Zynga,上市后极速跌破招股价。

2011年上市的Zynga,高峰期市值高达110亿美元。公司其后花2亿美元收购拥有当时热门游戏《Draw Something》的母公司OMGPOP。可惜《Draw Something》热潮来得快去得更快,Zynga自始一沉不起, 单是去年已亏损逾亿,市值跌剩不足高峰时的三成。


《愤怒鸟》的成功多得苹果iPhone和App Store兴起。

两老表合作创业

财富是留给具眼光的人,Rovio是一个例子。 2003年,尼克拉斯(Niklas Hed)联同另外两位同学,参加了一个由诺基亚及惠普赞助的手机游戏开发比赛。 3位年轻人凭着无限创意,设计出实时游戏《白菜世界之王》而胜出这个比赛。

赛后,他们随即与尼克拉斯的表兄米高(Mikael Hed)创办一间公司“理路迪”(Relude),又将得胜作品《白菜世界之王》的版权售予苏美亚(Sumea)。苏美亚随后把游戏改名为“鼹鼠战争”,成为历来首创商业实时多人互动手机游戏。

2005年初,米高的父亲卡尔.赫特(Kaj Hed)向理路迪注入100万美元资金,公司改名为Rovio移动(Rovio Mobile)。但之后业务不但没有突破,还一度陷入财困。 2009年米高出任行政总裁,与尼克拉斯两老表拍住上,《愤怒鸟》横空出世,终救了公司一命。

Rovio起死回生,作为创办人的米高和尼克拉斯固然获得可观的报酬,但最大的得益者,始终是十多年前独具慧眼,看中几个后生仔创意无限的大股东卡尔。据彭博资料,卡尔现时共持有六成九Rovio权益,以估值20亿美元计,他占了其中近14亿美元Rovio权益。若《愤怒鸟》继续发“愤”图强,他肯定会财源滚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