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8月10日 星期三 07:47:45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中医

安省政府改变主意 不再计划废除《中医法》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政府宣布,不会继续实施放宽中医及针灸师的管制计划,即不再计划废除《中医法》。 作为1项名为“为工人工作法案”的新工人保护法案的1部分,安省政府原本计划逐步关闭安省中医与针灸师公会,这个专业监管机构于2013年成立。 安省省长福特上周曾表示,此举是为了解决语言障碍,因为学会禁止只懂粤语或普通话的人士参与执照考试。 但该学会于上周五发声明,表示英语或法语流利的要求,是可以获得豁免,没有1名申请人曾因为缺乏语言能力而被拒绝注册。 省府周一改变方向,表示不会继续执行第88号法案的附表5,并将直接与监管机构合作,“提供中文入学练习考试,以便在学会注册”。 安省卫生厅发言人表示,省府知道中医对不少省民是十分重要,这就是省府为何计划打破语言障碍的原因。 该行业的不少利益相关个体,对省府的政策表示不满意,且批评事前没有咨询业内意见。 安省传统中医药协会主席Heather Kenny表示,期待政府进行咨询,因为这项立法令人感到震惊;她表示,透过政府与学会之间的有效沟通,似乎可以充分克服语言等职业工作障碍。 (网上图片) T02

专访安省中医针灸会会长 废除《中医法》会带来什么影响?

【加拿大都市网】省议会要废除《中医法》,引起业界强烈反对,同时亦不禁令人担心,中医业界会否回到以前毫无监管的状况,令医师以至病人的安危存在隐患。星岛中文电台《A1出击》记者周采蓁访问了安省中医师针灸师公会会长李灿辉,分析废除《中医法》会对安省的中医业界以至病人带来甚么影响,未来中医专业又能否持续发展。 问:星岛中文电台《A1出击》记者 周采蓁 答:安省中医师针灸师公会会长 李灿辉 问:业界对废除中医药规管条例的法案有甚么看法? 推出这条法案前又有没有与业界作事前沟通? 答:首先我想稍为更正一下,你说省府准备废除中医药管理条例,其实我们现在讨论省议会通过一读要废除的,并不是一条管理条例,而是整个《中医法》。你刚才提到过,这个《中医法》经过我们中医师很长时间,可以说是几十年沟通,才能立法成为《中医法》。那突然间在28号,即是几日前,中医管理局突然发通告给所有注册中医师和会员,指收到通知,省政府通过一读,准备废除《中医法》和解散中医管理局。我们也感到很突然,所以原本不知道,也没想到,毫不知情,很难想像省议会能够在业界不知情的情况下,不单没有咨询,没有说过给我们听。我去问中医管理局,他们也不知道甚么一回事,也只是刚刚当日收到通知。即是说省议会根本没有知会中医管理局,也没有咨询过我们专业行业。 问:原本有法例规管,应该对病人或医师有更多保障,如果真的废除了整个《中医法》,会有甚么影响? 答:如果《中医法》被废除,中医自然便回复没有监管的状态,没有了资格的保障,显而易见首先对公众的安全失去了保障,谁是合资格的中医呢?找谁做针灸呢?现时有牌照、管理,全部人都要读书,经过训练、考试等众多监管才会发牌照。取消这个牌照后,自然公众便失去了安全的保障,这是最根本的打击。对于我们行业而言,中医针灸师原本有牌照,经过专业培训,有专业的中医师、针灸师名衔。现在不能使用这些名衔,谁会来找你针灸呢?公众如何能鉴别谁是好的针灸师?即是回到从前没有监管时的混乱状态,所以对整个行业很大打击。特别是公众的安全,因为针灸需要刺穿皮肤,有很大危险性,不懂的话可能会对病人造成气胸、感染等,突然回到没有监管的状态是一个毁灭性打击。 问:现时有不少医疗保险计划覆蓋针灸,如果没有这个监管,对这一部分又会否有影响? 答:当然!保险公司不是慈善机构,让你报销针灸的费用,前提是我们的服务一定要安全、有效、有监管,如果没有监管去做一些理发、美容,保险公司又怎么会报销治疗费用呢?所以这样想,会合乎预想到的结果,就是取消监管,同时也会取消保险公司的保险。 问:省府说相信废除法案会有更多人可以执业,你的看法是甚么?因为取消《中医法》便会有更多人执业,更多供应,更多人能看中医?抑或没有了监管、保障,中医师、针灸师会不愿意提供服务,以免造成一些问题? 答:省府将取消《中医法》放在劳工法第五项,废除《中医法》是为了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因为会没有了入门标准、资格要求,所有人都可以做。我们很多会员听到之后都想不做了,因为这个行业如此下去我们会没有前途,没有了社会地位,哪还有甚么好做呢?所以我的想法是相反的,不会带来更多就业机会,而是令我们现有的中医师、针灸师都在打算怎样离开,有人会想搬到卑诗省、亚省,开始准备逃到其他省份。这个情况非常悲哀,我们很不容易才有资格、社会上的可信度,让人们称为专业的中医师、针灸师。现在有些同行还期待按《中医法》,将来在合适的时候成为“Doctor”、高级中医师,会是一个专业人士。现在取消资格后当然便不再是专业人士,所以这个行业只会慢慢走向一个很低级的服务,就如中医管理局发给我们的通告里,建议将来进入无监管状态下,我们可以自愿到一个机构注册,而这个机构就是Personal Support Worker,我们便相当于和Personal Support Worker同一类,但他们并不需要这么多训练,在医院帮人换尿片、为老人家在家里洗澡而已。 问:如果真的通过了,现有的专业中医可能会考虑离开安省,除此之外还有没有其他对策? 答:现在因为并不只是影响我们中医师、针灸师,在安省我们有15间中医教育机构,其中13间为私立学校,2间为公立、国家办理的,负责训练学生考牌后获得专业执照。如果没有了监管,我们继续训练学生还有甚么用呢?读书和不读书都一样,哪还会有甚么人来我们这里接受训练呢?我在汉伯学院(Humber College)当教师,现在我们的学生已经没有心机上课。 问:其实是否原本类型的监管,也希望会有另一些监管,才能保障病人的需要以至整个中医业界? 答:对,我也想更正一下,你提到有没有可能有其他形式的监管,如果因为我们监管工作做得不好,我们可以将中医管理局合并到其他医疗专业,因为安省有26个医疗专业,现在只有中医单独被针对,取消整个医疗专业,不是对管理的改善。如果他为了改善管理,可以将中医管理局与其他例如脊医、物理治疗、按摩等,组成一个新的管理局,都没有问题。但现在要取消《中医法》,取消这个专业,中医针灸从此便不是医疗专业。不是要改变管理,根本是要取缔、废除中医专业。我自己经常上电台、电视台做健康节目,从来也没有试过情绪失控,总能够心平气静,但今天说这些时,十分难过。 (资料图片) T07

安省拟废除《中医法》引不满 自由党表示如赢省选将推翻决定

(■■邓德华呼吁民众应向区内的省议员和省长提出抗议。视频截图) 中医将成为安省有史以来唯一被剔除出专业医护人员行列的医疗界别。安省自由党表示如果在6月赢得省选,将推翻废除《中医法》的决定。 自由党领袖邓德华(Steven Del Duca)昨日在记者会上表示,省政府未有咨询业界和社区,便决定癈除中医法,是不负责任和不尊重的行为,令无数依赖中医和针灸治疗的民众的生命得不到保障。省政府的决定令无数省议员、业者和病人,辛苦争取的成果化为乌有,更是掌掴华人社区和亚裔社区一巴掌。 废除业界的自律监管意味着不再有专业标准,任何人不论是否曾经受训、有没有证书或资格,均可以自声是中医或针灸师。邓德华说,病人无法确定是否获得适当的治疗,数以千计病人的安全不受保障,也因此而严重打击公众对中医的信心。 夹劳工法案中疑欲偷偷闯关 邓德华称,中医立法和成立监管局并不代表完工,尚要不断作出改善。有业者抱怨缺乏中文考试的问题,可以由监管局作出调整和改善,并不需要废法。以疫情期间医护人员不足作为废法的借口,更只是玩弄政治,根本无助解决问题。 他指出,省府在第88号劳工法案中,夹带风马牛不相及的废除《中医法》附件,反映出政府明知此举会惹起众怒,仍希望偷偷通过法案。反对党对这项法案毫不知情。 他称,保守党政府偷偷摸摸的行为凸显出不值得信任,民众固然要在90多天后,以选票表达对保守党政府的不满。当消息传出不足一天的时间,已经有数千愤怒民众在网上签名反对废法,民众应该向选区的省议员,以及直接向省长表达不满。 立法提升专业性保障病人 Sandra Tam指责,省政府并没有就废除《中医法》,向专业医疗人员进行任何咨询,也罔顾病人的安全。保守党政府的新法是不安全、不公平和不尊重的。她和家人以及不少朋友均极为信赖中医。中医立法不仅提高问责,也提升中医的专业性和保障病人。 前省议员黄素梅表示,她本人是安省护士学会(College of Nurses of Ontario)一名受监管专业医疗人员。前省政府立法监管中医,是要确保民众可以获得专业的中医治疗和护理,并受独立监管机构管辖。现时省府计画废法和放弃保护省民令人震惊。 执业中医李灿辉说,安省有26个受监管的专业医护行业,从没有任何一个受监管的专业医护界别被踢出局。中医将成为安省历史上,首个被开除出医疗专业行列。省政府向中医开刀是一种岐视行为。 星岛记者报道  

福特谈安省中医管理改革:现有制度将不懂英语的医师拒之门外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省长福特表示,放宽对传统中医及针灸医师的管制,主要因为现有制度将只懂粤语或普通话的人士拒之门外。 福特表示,从华人社区听说,目前只会说广东话或普通话的人士,被禁止参与执照考试。 他表示,省府在进一步协商前,不会改变这项决定。 安省卫生厅长叶丽雅的发言人表示,拟立法将监管,过渡至卫生与支援护理供应商监管局,即使该机构的注册属于自愿性质。 最近提交的1项劳工法案中,包含了1个部分,该部分是结束安省中医与针灸师学院,该专业的监管机构成立于2013年。 (加通社资料图) T02

安省政府将通过废除《中医法》 相关管理机构会全部解散

(■■安省政府将通过废除《中医法》。 资料图片) 安省政府的《雇员工作法》(Working for Workers Act)的附表五(Schedule 5)将废除《中医法》(The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Act),并解散安省中医师及针炙师管理局(College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Practitioners and Acupuncturists of Ontaro)。该局发出的各种证书和登记将全部作废。管理局在新法生效时尚在进行而未有结果的调查、聆讯和纪律程序,将全部中止。 新《雇员工作法》的附表五称为《废除中医法》(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Repeal Act)。 法案列明,将解散依《中医法》成立的中医管理局,改为处理解散事务的法人机构(Corporation),并由卫生厅长或任何行政会议成员(Executive Council),指派一名管理人接管新的法人机构,监管解散中医管理局。管理人任期将维持至卫生厅长或行政会议成员下令结束,期间必须遵从厅长的全部指示。卫生厅长有权下令解散上述的法人机构;但法人机构也同有权恢复成为医疗专业监管机构。 中医管理局发出的各种证书和登记将全部作废。管理局在新法生效时尚在进行而未有结果的调查、聆讯和纪律程序,将全部中止。 省府同时修订《卫生及支援护理提供者监管局法》(Health...

安省中医管理局要求从业者不向病人提供接种建议

(■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提醒辖下执业成员,疫苗接种不属于执业范围。管理局网站) 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College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Practitioners and Acupuncturists of Ontario)在官方网站公布,提醒辖下所有执业成员,疫苗接种不属于中医执业范围,因此从业者不应向病人提供有关疫苗接种的建议。 根据由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在官方网站的公布指出,局方最近数周接获一些关于新冠病毒和疫苗接种的查询。局方将继续注意政府发布的新冠疫情指引,并将根据需要更新讯息。在新冠疫情期间,希望辖下执业成员遵守卫生当局的建议和指令。 管理局公布又表示,依据2006年订立的《传统中医法》(The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Act, 2006)条文定义,疫苗接种不属于中医执业范围。因此,从业者不应向病人提供有关疫苗接种的建议。例如,当从业者被问及新冠疫苗或其他疫苗接种的功效,他们必须告诉病人他们无法提供这些讯息,并建议病人请教一些执业范围准许提供相关讯息的受监管卫生专业人员,例如家庭医生和护士等。 违规可能被调查或处分 管理局亦指出,从业者按专业身份提供的讯息,必须真实、准确、易于验证、独立于个人意见,并且是在其执业范围内。从业者不应利用作为受监管医疗护理提供者的身份,与病人分享他们的个人意见。例如,不应表达或宣传反对疫苗接种看法或错误信息,与循证的公共卫生建议相矛盾。 局方又建议从业者,在使用社交媒体时,应遵循适用于任何其他形式通讯的相同规则,即保持专业界限,并以尊重、准确和专业的方式进行交流。公开传播或发表与公共卫生当局提供讯息相反的言论,例如,宣传反对疫苗接种看法、反对戴口罩、反对封锁措施,以及/或者宣传未经证实的治疗或预防新冠疗法、均是不恰当和可能有害,并可能会导致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展开调查及/或纪律处分。 局方也提醒辖下执业成员,即使他们在个人或不公开的社交媒体账户上进行交流,他们的评论和意见仍可能被视为受监管卫生专业人员的评论和意见。 局方最后强调,作为受监管医疗护理提供者,执业成员应遵循省卫生厅和省公共卫生局关于新冠状病毒、免疫及一般公共卫生相关问题的指令和指引。被发现违反管理局期望和公共卫生指令的成员,可能会面临后果,例如被管理局调查,并可能会导致转介局方纪律委员会处理。

移民故事:中医让高位截瘫患者重新行走 但在加拿大发展太难了

李永洲(左)在做义诊。受访者提供   【加拿大都市网】中医博大精深,是中华文化的瑰宝,但华人将其带到加拿大帮助民众的健康,却经历了很多艰难。来自中国台湾的李永洲医生(John Lee),经历了中医立法、中医针灸进入医疗保险计划(MSP)系统,针灸免除商品及服务税/统一销售税(GST/HST)的过程。他亲身体会到,中医进入加拿大医疗系统的每一步,都非常不容易。   李永洲为卑诗省注册高级中医师,曾任卑诗省注册中医师公会(QATCMA)会长、卑诗省中医针灸管理局常务理事、加拿大卫生部中医药咨询委员会委员、加拿大全国中医针灸联盟(CCTAA)主席。他近日接受《星岛日报》记者采访时,讲述了中医与西医不同的强项,也希望提高中医在加拿大医疗系统的地位,为加拿大人的健康做出更大贡献。   ■■李永洲在诊所。受访者提供   李永洲说,中医的强项是功能性疾病,西医的强项是器质性疾病。此话怎解?比如骨头碎了,怎样处理?要找西医,手术换关节也仅能是西医的专业;手术后身体机能的恢复,或者是身体功能出了问题,中医更合适。   两年前,一位少年来加拿大参加夏令营,上吐下泻,在医院住了3天,花了近3万元,但查不出原因。而这个孩子仍然全身没有力气,病倒在床。后来带他到李永洲的诊所做了两次针灸,吃一副中药,就解决了,只花费了200元。   李永洲说,按中医诊断,这个小孩是俗称的水土不服,脾胃功能失调。用针灸中药调节他的自身功能,很快就好了。他的病为什么西医帮助不了呢?因为他只是身体功能有问题了,没有发生质变,器质上没有病变。   “70%的病痛是属功能性的异常,并没有发生器质性的病变,在中医理论指导下中医药、针灸对应身体功能的调理,就能帮助身体恢复健康状态而去除病痛,可以避免发展为器质性病变,这也就是为何中医能节省政府医疗开支。”他说。   他又解释,人类是自然界的一部分,因此遵循自然是中医的法则,中医中药组方因时间季节、地域、各人身体条件不一样,依中医理论对症下药,药证相应,就是安全有效,所以经中医师专业依中医理论指导使用中药才是安全有效的,而不能一个方子对应所有的病人及病程,因为每个人身体条件不一样病程变化不相同。中医以人为主体,西医则以病为主体。   中医不需要也不该跨界   中医考虑的因素特别多,因人、因时、因地而不同。比如先天条件、后天条件,针对不同人的病症开不同的药方。越熟练越能精准用药。   西医,对某种病用药,则有固定的标准。对于中西医结合,他并不赞同:“中医药不应该靠拢西药医学的思维,中、西医是各自独立的理论,各有其长,相互补其短,中、西医疗各有其独特的疗效,中医不需要也不该跨界,要保持中医传统理论的特点。”他认为,中医、西医两种医疗缺一不可。   他说,中医可以做家庭中医生的角色,可以照顾到一家人,算是全科医生。中医强项的是调整机体功能性的异常,常有立竿见影的疗效。   李永洲1992年从中国台湾移民加拿大,历经1995年卑诗省针灸立法,1999年卑诗省中医立法,2007年争取将针灸纳入卑诗省MSP,为低收入免去部分费用;2010至2014年,向联邦政府争取中医针灸专业人员提供针灸医疗服务免GST/HST,2014年2月国会通过。   他说,免GST/HST意义重大,意味着中医针灸专业人员正式成为加拿大医疗行业人员,提供的针灸服务才可以免除GST/HST。目前,中医药在加拿大仅3个省立法,如果全国5个省立法才算符合全国性的医疗专业人员,未来中医药的发展,有待业界的共同努力,任重道远。   他遗憾地说,加拿大建国初期既有中医的服务,虽然经过民众肯定,各级政府的认识,政界及社会人士的支持,媒体的介绍报道,业界有识者一直在努力争取,但中医在卑诗省的地位依然未能提升,尚未能得到应有的权益。   谈到学中医的经历,李永洲说,他是在中国台湾学的中医,拜的师傅是擅长治肿瘤的中医,师傅对肿瘤的特性用药熟悉,临床疗效相较了解,让他受益匪浅。他还跟从中国台湾的中国医药大学教授研习传统中医经典,将理论与实践融会贯通。针灸除跟从中国台湾的针灸学会理事长深研传统针灸及中国台湾各知名针灸疗法外,并对头皮针、耳针、靳三针、董氏奇穴针灸均有深入的临床应用,在针灸治疗医术上更为精进。另外,在广州中医药大学深造,取得医学博士学位,并曾受聘为广州中医药大学客座教授。   李永洲的病人柯兆龙高位截瘫,后来又查出胃癌,手术切除了整个胃。柯兆龙神经受损非常严重,下半身完全没有知觉了,西医判定终身坐轮椅。李永洲依中医的理念慢慢调理,帮助他自身的功能恢复。经过中西医的治疗,特别是靠柯兆龙自己的坚强意志,不懈的锻炼,现在他已经可以离开拐杖行走了,还可以独自开车外出。   柯兆龙当时胃已经切除,西医认为他此后不能正常饮食。李永洲通过中医的调理,加强其他脏器的代偿功能,代替胃的工作。现在柯兆龙虽然没有胃,但可以正常餐饮,连糯米都可以吃,与常人无异。   在谈到李永洲时,柯兆龙除了盛赞他的医术,还特别提及他的医德。李永洲说,中医讲究职业道德。不能一心想着去赚钱,趁人之危。遇到有人病重不能敲人一笔,如果想赚大钱不如去做生意。中医是祖先留下的智慧,并没有收取我们专利费,作为中医病人痊愈就开心,看到不孕不育者生了小孩,就会很有成就感。   现在因为年龄渐长,李永洲已减少应诊时间。做了一辈子中医,李永洲的信念是济生利众,他希望中医能够在加拿大生根开花,为更多的人带来健康。   星岛记者董清霞报道

中医养生有妙招?中医教你5个不花钱的养生小妙招

对大多数人来说,养生二字听着简单,但后面的复杂理论和知识却把他们吓跑了。其实日常生活中,我们也可以通过一些简单的操作来接近养生。有一些中医养生的小诀窍对于很多人就十分的受用。等着这些小门道,日常抽出一点时间加以运用,相信你也会变得越来越健康。 那么有哪些简单易操作的养生之道呢? 1、睡前泡脚 当你工作忙碌一天,赶着公交挤着地铁总会觉得身体很疲惫。这个时候冲完热水澡,我们还可以泡上脚让整个身体得到放松。我们的脚步也有很多穴位。在泡的过程中轻轻的按摩,会让我们卸下一身的疲劳,也能达到更容易入眠的效果。 2、轻松散步 饭后走一走,活到九十九。有些人可能喜欢跑步等剧烈运动,但有时候散步也能够锻炼自己的身体,舒缓自己的心情。我们在散步的时候会向大自然托付自己,把一些烦恼忧愁抛出,留下一个干净轻松地自己。因此可以在闲暇时间抽上个把小时和好友一起散步。 3、转动眼睛 当你长时间对着电脑办公,或者经常玩游手机打游戏,眼睛容易干涩,视力逐渐模糊的时候,记得要让眼睛动起来。闭上眼睛后再睁开,按眼珠子沿着一个方向转动,或者使用蒸汽眼罩覆盖在眼睛上。当你让眼睛运动或者休息之后,你会发现眼睛不会那么重,人也变得精神了。 4、轻揉腹部 有时候对着自己的腹部轻轻按摩,我们能感觉到肚子好像温暖了起来。其实这是因为这种轻轻的按摩促进了食物的消化。因此我们有空的时候可以用双手揉搓沿着肚脐轻轻按摩。 5、梳掉病痛烦恼 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多梳头总是没有坏处的。有些掉发厉害的人可能会觉得梳的越多,头发掉的越多。但事实上如果头发不梳,它更容易打结,当你不小心扯到的时候对头皮的损害更大。因此日常可以把手指当做梳子,从额头往后梳头发。在这过程中你会按摩到很多穴位,对于头痛及眼睛都有比较好的养生效果。 多走走,多动动,多休息,有时候日常的养生只在于多留心观察自己,多留心照顾自己。懂得一些养生小诀窍,能让我们整个人越轻松越自在。而中医博大精深,我们也需要在日常积累中去慢慢参透,逐渐找到最适合自己,也是最舒服的生活方式。 来源:新浪养生

中医师出售自制防新冠草药茶 引卫生部门关注

(■黄国健称,他自制的草药茶可预防新冠状病毒。CBC) 缅省温尼辟一个中医师出售声称可以预防新冠状病毒的草药茶,引发卫生部门关注,当局称出售未经授权的保健产品,或做出虚假误导性的疗效声明都是违法的。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中医师黄国健(Guojian Huang,译音)上星期在发给客户的电子邮件和脸书上表示,喝一种6种草药混合的茶超过6天,可以使人更安全。邮件和贴文中提到:“草药茶可以预防新冠状病毒。现在欢迎订购新冠状病毒预防茶。” 中西医学专家警告民众,不要相信这种宣传炒作。加拿大中医药针灸协会全国主席张金达(Cedric Cheung)说:“这真是太离谱了。不能发表可能误导患者的陈述。” 加拿大卫生部尚未批准任何可预防或治疗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药物或是商品。 加拿大卫生部发言人发给CBC的邮件说:“在加拿大出售未经授权的保健产品或做出虚假误导性的声明,称可预防或治疗新冠状病毒是违法的。我们非常认真地对待这一问题,我们正在采取行动制止。” 声称两天内已卖出几百包 CBC记者使用隐藏的摄像头冒充感兴趣的顾客,到黄国健的诊所买草药茶。黄国健当时向乔装成顾客的CBC记者声称:“约有200名医生和医务人员前往中国武汉市之前都喝这种茶,回来后每个人都安全。他们在那里待了近一个月。” 他说自己使用温哥华和多伦多的草药,并遵循了前往武汉的中国医生精心制作的食谱。过去两天内已经卖出了几百包茶。他强调:“有时候经验比科学更重要。”草药茶每包价钱10元。 黄国健随后拒绝CBC正式的采访请求,但通过电子邮件说,“我通过电话或诊所告诉您的所有信息,都是从网络研讨会上获得的,还有很多研究文章、网络新闻等。中医们在此分享了他们使用中草药和针灸来预防和治疗冠状病毒的经验和知识。” 但随后他又发出一封邮件说:“请不要误解草药茶的好处。为预防起见,最重要的是保持社交距离、洗手、自我隔离,根据需要戴口罩、手套和护目镜。草药不能代替那些东西。” 缅省未规范中医针灸师 多伦多医生林彼得(Peter Lin,译音)说,从疫情出现后,坊间有很多妙方声称可以预防感染,但千万不要随意相信自己是无敌的,不要轻易相信某些产品。他说最有效的方法还是“经常洗手、避免触摸脸部并与他人保持距离。” 张金达说,当涉及大流行疫病时,中药可以帮助人们,但必须与西药结合使用。他说:“中医界的整体利益都是要保护公共安全与健康,你不能发表可能误导患者的陈述。如果我知道组织内的任何成员做出虚假陈述,一定会采取行动。” 缅省大学新兴病毒研究副教授兼加拿大研究主席金德拉丘克(Jason Kindrachuk)表示,目前尚无疫苗或治疗剂可预防新型冠状病毒。 缅省没有规范中医针灸师的政策,所以黄国健不能算是执业医生,未在该省的内科医生与外科医生学会注册。 加拿大卫生部表示,若民众发现声称对新冠状病毒有预防治疗效果的产品广告宣传,可以向卫生部门举报。综合报道

世卫组织承认中医地位 欧医学组织呼吁加强监管

世界卫生组织在今年五月,将起源于中医药的传统医学纳入《国际疾病分类》,承认中医药的地位。欧洲医学组织担心此举鼓励民众使用未经证实的疗法,对身体造成伤害,要求欧洲加强监管中医药。   欧洲医学院联合会(FEAM)和欧洲科学院科学顾问委员会(EASAC)发表声明,要求重新考虑现有的欧洲法规,以确保中医药的验证标准与常规医学相同,并促请世卫澄清应如何使用中药和其他辅助疗法。EASAC专家小组主席、瑞典皇家科学院院长拉罕马尔说:“将传统中医学纳入《国际疾病分类》,不等于在没有可靠证据的情况下使用会自动变得安全。”FEAM主席格里芬表示,医生强调实证医学的重要性:“除非有确凿的证据表明药物和外科治疗,有效且不会造成损害,否则我们不会使用,但感觉上大多数传统中药都是不受管制的。”他说,中药没有经过适当的毒性测试,不同的生产批次可能有很大的差距,可能对人体有害。   许多国家政府会参考《国际疾病分类》,例如根据其建议决定卫生预算分配。中草药、太极、拔罐、针灸等疗法都被列入中医学范畴。两个医学组织专家警告,已有文献记载草药成分有造成多种危害的风险,有时草药会搀入化学药品,与常规药物产生的相互作用可能构成严重威胁。专家们认为世卫意图良好,但有可能会被误解,呼吁欧洲议会议员,重新考虑欧盟的传统草药产品指引,以及重新检视相关国家法规和标签要求。

加拿大卫生局否认以西药制度管理中医

国会议员关慧贞和天然健康食品及中医界代表日前召开记者会,表达极度关注和反对加拿大卫生部计划以非处方药物(西药)制度规管天然健康食品和中草药。卫生部其后发表声明予以否认,表示没有计划改变天然健康食品的规管性质,天然健康食品将继续以非西药的制度来规管,并指目前就规管天然健康食品规则修改的咨询只是在产品标签方面。   就联邦卫生部的迅速回应和澄清,关慧贞表示欢迎,她会保存这份声明,确保日后政府不会食言。   关慧贞说,由于加拿大卫生部从前试图以C-51号法案试图用西药制度规管天然健康食品和中草药的前科,加上近期有卫生部官员透露政府会再次推行此计划,令业界十分忧虑,向她反映求助。既然卫生部白纸黑字注明不会这样做,唯有接受其宣称,希望政府不会在大选过后食言及改变立场。   关慧贞称,既然卫生部说目前仍在进行咨询,中医业界应该把握机会,主动向政府反映其忧虑。无论是中医管理局、中医业界团体组织,又或是8月份在温哥华召开的第三届国际传统中医大会,都可以发表声明以及向卫生部表达意见。   (左为关慧贞-受访者提供)   V06  

多伦多中医师被裁定性侵罪成 假治疗上下其手

■■女事主投诉涉事医师未询问就按其脚部、腹部及双手。网上图片   本报记者报道 于大多伦多地区执业的一名注册中医及针灸师,涉嫌于2016年4度在其医馆内,向一名女病人做出不恰当言论,更涉嫌在诊治期间性侵女病人,事主不甘受辱向安省中医师针灸师管理局及警方投诉,管理局聘私家侦探暗中调查,并就其涉嫌性侵等事宜进行聆讯,裁定涉事中医师性侵病人及专业失德个案成立。 ■■安省注册中医及针灸师管理局裁定涉事中医生性侵病人及专业失德个案成立。CTCMPAO   安省注册中医及针灸师管理局于2016年6月接获一名女子投诉,她同时向涉事中医师所在地区的警方备案。管理局接投诉后聘请私家侦探,到被涉事中医诊所调查,相信该名医师涉及性侵犯女病人,并就投诉在去年夏天开始聆讯,今年8月完成聆讯过程。 聆讯期间传召女投诉人、调查投诉个案的私家侦探,以及注册中医针灸师管理局专业操守人员作供。管理局指涉事中医师除面对涉嫌性侵病人,亦被指控向病人进行不容许的治疗、以言语及动作等令求医者身心受损、拒绝与调查当局合作等专业失德行为。 触摸胸部未详列病历报告 根据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文件显示,涉事中医针灸师在2016年春夏间4次向预约到其诊所治病的一名女病人,施以性侵犯及在未获得女病人同意下触碰其身体,且向她说出不恰当言语。 女事主由于暗疮及甲状腺问题向涉事中医师求医,于首次诊治过程中,女事主应医师要求仰卧治疗床上,女事主作供称,涉事医师没有询问其病症与不适,就按其脚部、腹部及用力按其双手,之后将手移向她的肩膊及颈项。 之后医师问女事主:“我可不可以?”但女事主尚未来得及反应时,医师已将手伸向其胸围下,用双手揉其两边乳房,并触摸右边乳头,女事主感奇怪以为是治疗一部分,但之后发现医师没有将为何要触摸其胸部的原由,详列于病历报告中。 不过女事主向管理局承认当时没有即时向医师提出抗议。 鼓励自行触摸行径变本加厉 女事主在第2次预约到访诊所前,曾向男友谈论医师触摸她的乳房及称呼她为“BB”的举动,并表示事件令她感到不安,男友认为她过于敏感,建议她应该再次到访诊所治病。 文件显示,这次到访遭遇与首宗遭遇一样,医师再以“BB”称呼女事主,女事主又称与首次到访一样,她被莫名地注射臭氧气体,女事主作供时表示在此次会面期间,医师在其意识不清时疑用双手捏其面颊,又将口唇按在女事主口唇数秒,且2次吻她左面颊。 第3次到诊所治疗时,女事主供称遭遇与前2次相若,她在聆讯中表示,事发时没有对医师举动有任何反抗,女事主述说当时她意识好像未能及时反应,加上被性侵时过于震惊及害怕而未及反抗。 她向聆讯委员会表示第3次到访时,医师行径变本加厉,用双手按其骨盆及子宫位置,医师并要求女事主自行“触摸”及尽量“释放”自己,女事主当时意识医师希望她自行“手淫”,她要求医师阐释,并感到当时医师手指正触摸其下体。她表示对事件感到害怕及惊恐,并向男友提及事件,二人决定报警求助。 女事主之后没有再约见涉事医师,而是在2名姨甥陪伴下约见在同一诊所另一名中医针灸师,在等候面诊期间,涉事医师见到她主动上前搭讪,并在谈话期间,当着其姨甥面前将双手放在女事主膝盖上长达3至5分钟,令她感到不安。

18名顶尖中医齐聚卑诗 针灸疗法为市民义诊三天

■■第二届国际传统医学大会,主办者及来宾合照。 图文:星岛日报记者沈雯洁 为弘扬中华传统医学,促进大温居民健康,第二届国际传统医学大会周六在本拿比举行。来自中国和其他国家的18位顶尖中医师汇聚一堂,为现场400多位听众介绍针灸疗法。活动主办方称,相较以往针灸疗法讲座仅局限在学术,本次活动还为市民设置3天义诊,治疗领域包括普通病痛、眼疾、内科及妇科等方面疾病,建议市民通过网上报名预约接受诊疗。 8月13至16日开办培训班 加拿大整体医学研究院共同主席王福麟向《星岛日报》记者表示,作为本地最有影响力的传统医学大会,参与大会医师都是顶尖针灸技术发明及应用者,他们可与市民分享临床实效案例。例如,痛症治疗针灸专家金观源会介绍反映点针灸疗法;眼科深针疗法医师谢奇,会阐述85度向外深针疗法对各种眼疾作用。 王福麟表示,考虑到讲座时间有限,为确保更多市民能从中受益,医学大会还计划于8月13至16日开办培训班,届时专家可分享其独到的医学技术。 另外,这些中医针灸医师定于8月11至13日,在位于卑诗本拿比市的温哥华铁道镇酒店(Element Vancouver Metrotown Hotel)设置专门义诊室,专家届时将为市民免费提供健康咨询与帮助,市民可以上网报名预约接受诊疗。 加拿大注册中医针灸师管理局联盟主席曹宝琪称,中医是除了中国古代四大发明外的第五大发明。中医就像广角镜,不仅拥有独特理论系统,且视野更宽广。他指出,中医存在不同流派,如果所有流派能统一合作,就可以创造全新医学模式,取得更大进步。 国会议员戴伟思(Don Davies)称,他曾多次尝试气功,觉得气功对身体健康有积极作用。近年许多非华裔也对中医感到好奇,希望拥有千年历史的针灸能够在本地广泛应用,造福更多市民。 市民欲知大会的日程安排及购票,以及义诊报名等信息,可登入国际传统医学大会官方网站https://www.ictmhw.com。

针灸推拿样样行,洋学生学中医康复成行家

“想不到外国人做推拿竟然也可以这么专业。这是中国文化传播的一个成果吧。”结束了马拉松5公里迷你跑的选手朱敏,在得知给自己做推拿的康复师是外国人时,直呼“太厉害了”。 今年的陕西杨凌农科城国际马拉松上,陕西中医药大学派出的200余名师生为选手做赛后的康复推拿,最特殊的要数十多名外国留学生,他们与中国同学一起,运用推拿、针灸、拔罐等中医技法,帮助参赛者们在一上午的奔跑后“满血复活”。 为朱敏按摩肩颈的,是就读于陕西中医药大学针灸推拿学院的哈萨克斯坦小伙儿爱弟。他从小就对中医感兴趣,来中国5年,不仅学会了汉语,针灸推拿也很在行。爱弟说,有时候家人亲戚生了病,用西医治不了,但找中医就很管用。 与爱弟配合默契的马文轩同样来自哈萨克斯坦,18岁高中毕业后就来到陕西,先学习了两年汉语,又来到中医药大学进修针灸推拿,还想考研继续学习中医。马文轩认为,西医和中医还是有很大的不同,中医注重对整体、根源的治疗,因而希望能在学校学到更多的中医知识,多治疗病人,为以后工作积累经验。 马文轩提到的中医在运动康复上的功效,也得到了不少跑者的认可,相比跑马之后自己拉伸,专业推拿效果确实不一样。 陕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针灸推拿科主任王卫刚说:“很多人在赛后采取冰敷缓解运动损伤,但我们临床工作发现,并不是每位运动员都适合冰敷,反而可能引起肿胀、发热等不适。但采用肌肉推拿达到疏通经络、推行气血等功效,更有助于运动员在赛后恢复状态。” “中医作为中华文化传播的有效载体,正在吸引越来越多外国学生前来了解学习。我们也希望这些年轻人通过参与杨凌马拉松这样的服务活动,一方面提高自己的水平,一方面多和中国人交流,今后能把中医的理论和治疗手段带到更多地方,为全世界的人们送去健康,展现中医在运动康复等领域的独特功效。”陕西中医药大学党委副书记于远望表示。 来源: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