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1月26日 星期六 23:30:59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加拿大留学

留学生注意!中国优秀自费留学生奖学金开始申报

【加拿大都市网】中国驻加拿大使馆发布了2021年度“国家优秀自费留学生奖学金” 驻加拿大使馆领区申报通知。 为体现国家对广大自费留学生的关怀,奖励在学业上取得优异成绩的自费留学人员,2021年度“国家优秀自费留学生奖学金”项目开始受理申报。 一、奖励对象及要求 奖励对象分为A类与B类: 1.A类为在外学习人员,具体要求为: (1)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有效护照; (2)正在国外攻读博士学位二年级及以上的人员; (3)报名时年龄不超过40周岁; (4)品学兼优。 2.B类为拟回国工作人员,包括应届博士毕业生和即将完成博士后研究人员,具体要求为: (1)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有效护照; (2)应届博士毕业生:于2021年7月1日至2022年6月30日期间在国外取得博士学位并计划回国工作的人员。报名时年龄不超过40周岁。 即将完成博士后研究人员:在国外取得博士学位后继续作博士后研究、于2021年7月1日至2022年6月30日期间完成博士后研究、计划回国工作的人员。报名时年龄不超过45周岁。 (3)已确定回国工作。 (4)品学兼优。 3.每位申请人同年度只能申请其中一类。不受理曾获得该奖学金、享受过或正在享受国家留学基金资助人员的申请。2021年度全球奖励规模为650人,其中A类600人(含“特别优秀奖”不超过20人),B类50人。 二、申报过程 1.北京时间2021年12月20日0时至2022年1月20日23时59分之间登录网上报名系统(http://yxzfs.csc.edu.cn),如实填报、上传所有材料。(申请材料清单和注意事项详见:https://www.csc.edu.cn/article/2171) 2.中国驻加拿大使馆领区为:渥太华首都地区、萨斯喀彻温省、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新斯科舍省、爱德华王子岛省和努纳武特地区。申请者须认真确认领区,若选择错误,所在馆区将无法接受申请材料,则为无效申请。 3.从系统中打印申请表并签字确认,然后按材料清单顺序将所有材料扫描为1个PDF文件(电子邮件标题和PDF文件请用“2021年自费奖学金申请+姓名+A or B类”命名,不接受将数个文件打包在一起的压缩包),于2022年1月22日前发送至 xuzhiqiang1661@163.com。 4.使馆教育处在收到申请材料后,将统一在系统中审核、组织专家初审并向国内推荐。 三、联系方式 1.报名相关咨询,使馆教育处徐老师: 邮箱:xuzhiqiang1661@163.com,电话:613-783-3555。 2.网络申请技术相关咨询,留学基金委信息资源部李老师: 邮箱:miaoli@csc.edu.cn, 电话:0086-10-66093306 更多信息见国家留学基金委网https://www.csc.edu.cn/chuguo/s/2169。 (言西早编辑)  

各校疫苗政策大不同:乔治布朗接受国药科兴 多大不强制接种

(■■乔治布朗学院接受国际生打国药和科兴疫苗。 学院网站) 乔治布朗学院(George Brown college)表示,要求住宿舍和参加校队运动的学生,在秋季学期全面接种疫苗。该校并接受国际学生打国药(Sinopharm)和科兴(Sinovac)疫苗。 校方发言人在一封电子邮件中称,校方要求住校学生和校队运动员签署一份表格,表明他们已经接受了加拿大政府批准的阿斯利康、莫德纳或辉瑞完整两剂疫苗,或强生疫苗。校方又表示︰“对国际学生,校方也接受国药和科兴疫苗(经世卫批准)。”校方不会要求医疗纪录和安省卫生厅的疫苗証明。 雪莱顿学院不强制接种 多伦多大学和雪莱顿学院(Sheridan College) 则表示,不会强制今秋重返校园的学生接种疫苗。 多伦多大学对住校学生的要求有所不同,因为该大学要求住校学生需要接种疫苗。一位发言人以电邮回复News 680,指校方正筹备秋季安全重返校园计划,欢迎疫苗接种和省政府最近发出的备忘录,这些都有助塑造最适合学生和课程的学习体验。 多大于6月8日宣布,学生应在入住宿舍前注射第一针,并强烈建议至少在入住前14天接受注射。 雪莱顿学院也向News 680确认,不要求实体上课或住宿舍的学生一定要接种疫苗。一位发言人表示:“最近对本校学生进行的一项调查表明,90%计划秋前接种疫苗。我们鼓励参考有关疫苗接种的公共卫生建议,这些建议表明,疫苗接种是保护自己和社区防疫的最有效方法之一。” 怀雅逊大学(Ryerson University)就此方面问题则不予置评,强调公众可参考其网站的“疫情住宿信息和更新”部分。怀大于6月15日宣布,将要求新学年住宿舍学生接种疫苗。学生必须至少接种一剂世界卫生组织批准的疫苗,并建议他们在入住前14天接种。 伦敦市的西安大略大学(Western University)是首批要求9月入住宿舍学生注射疫苗的专上学府之一。此后,一些学校也倣效这措施。 劳里埃大学要求住宿生 9月前须接种一剂疫苗 位于滑铁卢的劳里埃大学(Wilfrid Laurier University)宣布,9月份入住大学宿舍的学生,必须之前已经接种疫苗。 校方表示,这是滑铁卢公共卫生部门的强烈建议,并已获得Brant县卫生单位的认可,9月份入住校园宿舍的学生,必须要遵守。入住宿舍的学生,在入住前14天,须已接种一剂加拿大政府认可的疫苗。至于没法在入住宿舍前接种疫苗的学生,可以在入住后的一周内,校方协助安排接种首剂疫苗。 校方补充,因医疗或受安省人权法保护等原因,无法接种疫苗的学生,须向校方申请豁免。大学学生事务副总监约瑟夫(Ivan Joseph)表示,会遵守公共卫生当局的建议,对居住宿舍的学生进行强制疫苗接种。 校方亦要求所有学生,保留所有疫苗接种的纪录。 辛力加(Seneca)学院早前已宣布,要求所有学生及教职员,于9月份重返校园前,必须已接种疫苗。星岛综合报道

加拿大安全稳定 最受国际留学生欢迎

(■■加拿大仍是最受国际留学生欢迎的留学目的国之一。CIC News) 有调查发现,鉴于本国政府在处理疫情方面的表现,加拿大仍然是国际留学生心目中最安全及最稳定的国家之一,也是全球其中一个最受欢迎的留学目的地。 据非官方机构加拿大移民通讯(CIC News)报道,网站Navitas Insights于今年5月进行了第一次相关调查。该次调查的结果显示,对国际留学生来说,加拿大是与新西兰和澳洲并驾齐驱的排名领先国家之一。 被认为兼具安全稳定与开放热情 2020年9月,Navitas Insights再次开展了这项调查。结果显示,加拿大在国际留学生心目中的总体地位自5月以来又有所提高,不过现在与之抗衡的是英国,而不是大洋洲国家。 此外调查还表明,被认为“安全和稳定”的国家,并不一定被视为“开放和热情”,但加拿大是被认为兼具两种特质的排名领先国家之一。 实际上,加国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允许国际学生申请他们理想的加国学府。希望前来本国的学生,无论来自哪个国家,只需要注册就读一所疫情准备计划获所在省份省府批准的学院或大学即可。 在加拿大留学的第一步是确定想要就读的指定学习机构(DLI),以及想要学习的课程。课程申请完成后,可能会收到该所DLI的录取通知书。之后则需要向加拿大移民、难民和公民部(IRCC)提交申请,以获得学习许可。提交申请时,需要来自该所DLI的录取通知书,并证明有足够的钱支付第一年的学费。此外,还需要证明没有犯罪纪录且身体健康。星岛综合报道

工作和学习许可证 移民部将邮递发送

移民部将以邮件方式寄出工作或学习许可。CIC News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移民部推出新措施,已收到批准书的学习或工作许可申请人,可在网上提出申领请求,不再需要前往边境将许可激活。移民部还将以邮寄方式寄出获批的工作或入学许可给身在加国的海外申请人,申请人毋须亲身领取。 据《加拿大移民通讯》(CIC News)报道,移民部现正开放其网络表单,接受有介绍信(Letter of Introductions ,简称LOI)、但无法前往入境口岸激活许可人士的申领请求。这项新措施还适用于那些根据“加拿大国际经验 ”(International Experience Canada)计划获得LOI的人士。疫情相关的旅行限制使许多LOI持有人陷入了困境。 尽管他们已经获得批准可以在加拿大工作或学习,但除非前往入境口岸,否则将无法拿到工作或学习许可文件。他们无法前往入境口岸是因为这被划归为非必要旅行。而无法拿到工作或学习许可文件,就意味着即使他们已经获得批准,仍不能合法开始工作或学习。 移民部的这项新措施,将允许这类人士在网上提出申领学习或工作许可的请求,且他们的许可文件将会通过邮寄方式寄出。移民部表示,此选项在2021年3月31日之前适用。 LOI持有者的请求处理过程会略有不同,具体取决于他们是申请工作还是学习。 需查看学校课程现况 对于学习许可申请人,移民部官员将核实指定学习机构的名称是否与录取通知书相符。他们还将检查申请人的学校是否仍在接受外国学生,以及课程是否被取消。最后他们还将看申请人是否仍有资金用于学费、生活费和返家费用。 雇主特定的工作许可与开放工作许可的申领表格有所不同。移民部官员要检查劳动力市场影响评估(Labour Market Impact Assessment,简称LMIA)或LMIA豁免中雇主的名称,是否与申请人提供的名称相符。他们可能与雇主联系确认工作合约。如果他们认为有必要,也可能联系申请人面谈。 如果申请人的工作或学习许可被拒绝,移民部官员必须附上个案注记,说明他们否决的理由。他们还必须告知申请人,其身份到期后必须离开加拿大,或者对失去身份的外国国民告知其下一步该做什么。获批许可的申请人将收到移民部邮寄的文件,最终可以合法在加拿大工作或学习。星岛综合报道

多国大学包机争抢中国留学生返校 加拿大高校发声明!

安省病例再次超过400人 多伦多周末新增453例 在周日新冠肺炎病例略有下降后,安省新增病例再次超过400人。   省卫生官员今天报告了425个新病例,比前一天确认的365例有所增加。   在周日创纪录地处理了超过40000次的检测之后,在过去的24小时内,只有31700次检测完成。安省现在的病例阳性率从前一天的0.91%推高至1.34%。   在今天的新病例中,175例来自多伦多,84例来自皮尔区,60例来自渥太华。这是自5月30日以来多伦多报告的最高单日新增。5月30日,多伦多确诊了184例新病例。   多伦多于刚过去的周末,共有453例新增新冠肺炎个案,卫生官员归咎市民放松警惕,引致病例增加,故此,再次呼吁市民戴口罩及保持社交距离。   多伦多医疗主任Eileen de Villa表示,病例上升,最主要是市民放松警惕,不少人没有戴口罩及没有保持社交距离,因此再次呼吁市民要经常洗手、戴口罩及保持社交距离。   “我们显然知道这些数字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传染病专家Isaac Bogoch博士在周一早上告诉CP24。   此外,今天又报告了两例死亡,其中一例涉及一名长期护理机构的病人。目前与病毒有关的死亡总数为2829人。   74名留学生乘英国复学包机起飞   9月21日凌晨1点钟,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74名留学生的赴英国复学包机从重庆江北国际机场起飞,启程前往英国曼彻斯特。   该航班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国内航空公司执行的首条国际复学包机航线。   据悉,这次重庆直飞英国曼彻斯特的留学生复学包机全部由航空公司工作人员以电话外呼的方式,逐一联系校方提供的名单范围内的学生购票。这次复学包机只搭载留学生,客票不通过任何外部渠道销售。     至11月15日,全国约2万名留学生将从重庆分批乘90余航班直飞曼彻斯特和布里斯托。   据澳洲媒体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近期不少海外高校推复学包机,为成千上万的中国留学生提供返校继续学业的包机航班。 这促使澳洲加紧跟上其主要竞争对手英国、美国和加拿大的步伐。英国已有20多所高校联合包机接中学生返英。 澳大利亚教育组织的执行总裁Phil Honeywood表示,目前的局势对澳洲失去大量国际学生有很大的影响。 媒体报道,至今年六月,澳洲国际学生申请与上一年相比大降,来自印度的比例降了46%,尼泊尔60%,中国20%。 该文章还表示,除了和世界其它热门留学国家竞争,还要和中国本土竞争。因为教育部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解决疫情期间出国难的问题。 教育部官宣,国内高校可接收留学生借读,为学生提供国内求学机会。包括合理引导学生在国内上网课,允许国内高校提供短期学习交流机会   与此同时自2020年11月1日起,取消留学回国人员证明。自2020年10月1日起,驻外使领馆不再受理开具申请。   此举被认为是让人才回国之路更顺畅。 加拿大学校暂未安排包机 国际生注册人数与往年相当 经小编了解,加拿大大学方面仍未有公开的包机计划。 Sheridan College为了把学生继续留在“账目上”,宣布如果其不满线上课程,可以给学生部分退款。 大多伦多地区的圭尔夫大学今天表示,该校国际生注册人数与往年相当,有1700人以及注册。所有国际生都已被告知,要在入境加拿大后隔离14天。 UBC在新德里和香港都有招生办公室,近期招生办工作人员表示,今年与往年国际生注册人数相当,未见明显降低。 “感谢国际生交的学费,我们可以雇佣更多的教师职工,以及为学生提供更好的支持。” 点击查看实时疫情更新!   编辑:言西早 小星 

加拿大拥有64万留学生 紧随美澳居全球第三

数据显示,加拿大已跃居世界第三大国际留学生之目的地,去年留学生总数超过64万人,仅次于美国和澳洲,其中近半数留学生在安省学习,而爱德华王子岛近十年国际留学生人数的增长为全国最快。 据《加拿大移民通讯》(CIC News)报道,根据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mmigration, Refugees and Citizenship Canada,简称IRCC)的数据,2019年加拿大国际留学生人数较上年增长13%,再次实现两位数的增长。去年全年,加拿大共批出40.4万个新的留学许可。 加拿大2019年的国际留学生人数已达64.2万人,是20年前的6倍、10年前的3倍。 爱德华王子岛增长为全国最快 到目前为止,安省是加国最大的国际留学生经济效应受益省份。2019年,安省全省的国际留学生总数接近30.7万人,占全国总数的48%。 卑诗省排在第二位,不过人数远远落后安省,总数大约为14.5万人,占比23%。魁省排名第三,全省8.7万名国际留学生,占加拿大总数的14%。缅省和新斯高沙省的国际留学生人数,在全省人口中的比例较高,两个省均约有1.9万名国际留学生。 在国际留学生人数的增长方面,爱德华王子岛在全国各省份和地区中居首,自2010年以来,PEI的国际留学生总数增长了5倍。过去十年来国际留学生人数至少翻倍的其他省份,包括纽芬兰与拉布拉多省、魁省、安省和缅省。 印度和中国是加拿大国际留学生的主要来源国,来自两国的国际留学生相加,占总数的56%,其中印度居榜首,占34%。韩国、法国和越南分别列第三至第五。 从全球看,美国仍是最大的国际留学生目的国,总数大约110万人;澳洲位列第二,有超过71万国际留学生。加拿大的64.2万人居第三,排在各有近50万国际生的中国和英国之前。本报综合报道

国际留学生全班申请工签被团灭 这两个雷区大家要知道!

到加拿大留学的吸引力之一:毕业就拿工签!大家都知道,工签就是枫叶卡的跳板!但是从2013年开始,就有国际留学生踩坑,因为不是随便读什么书都能拿工签,移民局有四种情况不发工签,你知道吗? 一开始学校宣传 毕业就能拿工签 25岁的杰格里特·萨尼和一大群国际留学生,都是在看到尼亚加拉学校的宣传“毕业就能拿工签”之后决定报名的。 他说:“我们所有人都梦想着接受良好的教育和获得工作经验,并确保我们的学校获得移民认可。” “当我们申请时,我们向大学再三核对。大学回答:根据现行的移民规则,我们将有资格获得三年的工作许可证。” 毕业时工签悲剧了 2013年9月毕业的国际留学生一申请工签,悲剧了:全班被拒!移民局说,他们所上的项目有4个月的网课,网课没有资格申请工签。 2015年8月,由戈亚尔(Anish Goyal)和赞卡特(Chintan Zankat)代表一大批受影响的国际留学生起诉学校。 诉讼指,尼亚加拉学院及院方代表的宣传令他们相信,通过完成以在线学习为主的通用艺术与科学转文凭课程,在加拿大完成一年的本科以上教育后,他们将有资格获得三年的研究生工作许可。但这些学生后来得知,尼亚加拉学院的这一为期四个月课程,未达到联邦移民局的工作许可要求,因为该课程被认为是远程学习。诉讼声称,尼亚加拉学院在向学生推销该课程之前,应该已经知道这一点。 移民局有四不发工签 其中两个雷区 大家流传的“毕业就能拿工签”的项目,官方名称是:PGWPP,全称为The Post-Graduation Work Permit Program. 不是随便读什么书都能拿工签的,移民局老早网站上挂出来,三种情况不发工签,一种情况酌情处理: 1、授课语言不是英语/法语,不发工签 2、兴趣类课,不发工签 3、私立职业学校毕业,不发工签 移民局官网原文如下: 通俗的说,1)如果学校不用英语法语授课,那工签是没戏了。2)如果课程是是陶冶情操的,个人兴趣的,工签也是没戏的。例如,上个冰球课程。 这两点都容易理解,但是私立学校容易踩雷!因为照一般人想,加拿大的私立学校,难道不是和公立学校一切平等吗? 1、私立职业学校工签几乎不可能 简单的说,所有公立高等院校的毕业生都符合条件,可以进行申请。但在魁北克省以外的私立职业学院的毕业生通常没有这样的资格。这一点也是留学生用血淋淋的失败案例证明了: 多伦多这家私立学校一直在网页上宣传,毕业生工签! 广告原文是:“毕业生有可能获得工签” 广告说得其实已经比较模棱两可:“国际学生有资格在学习时自动工作,并且有可能在毕业后获得工作许可。” 于是这加拿大国籍的丈夫立刻给美国国籍的妻子报名,希望她能够通过这项目留在加拿大。妻子读完了研究生课程,结果被移民局通知:一周之内离开!私立学校不符合工签条件。 然后学校申明:“我们也不知道我们的学生不能获得工签,我们不是故意要骗人,只是疏忽大意。”随后学校果断把宣传网页删了! CBC记者还发现,确实在多伦多有少数私立职业学校毕业生拿到了工签。 不过显然那属于移民局的失误。 所以留学生在申请签证之前,先得上移民局网站上查这份完整的名单,看自己要申请的学校在内不?不在册的学校,如果在宣传毕业生“可能获得工签”,那..... 2、网课达到50%,不发工签 另外一个雷区是网课。留学生都很喜欢网课,爱学习的孩子表示,网课可以反复看,不会跟不上。另一部分孩子喜欢网课的原因不详.... 移民局官网也有界定:4、网上授课,网课占到50%以上,不发工签网课在50%以下,酌情处理。 移民局官网原文如下 尼亚加拉学院认赔 安省尼亚加拉学院(Niagara College)与提起集体诉讼的国际学生达成和解,因修读该学院一项以在线学习为主的课程,而在毕业后被拒发三年工作签证的学生,将获得赔偿。 据《星报》报道,尽管尼亚加拉学院与兴讼学生经谈判达成的和解动议,目前尚未得到安省高等法院的批准,但院方已表示,将根据学生的具体情况,向每名受影响的学生提供7,500至2万元不等的补偿。该项和解动议可能涉及数百名毕业于亚加拉学院通用艺术与科学课程的国际学生。 数百名留学生 每人获赔7500刀起 代表兴讼学生的多伦多律师行Thomson Rogers在本周发出的法律声明中称,根据和解动议,受影响的课程毕业生,现在有资格申请赔偿,但他们必须提供证明,例如从尼亚加拉学院毕业的日期以及列有拒绝原因的工作许可申请拒绝信等。Thomson Rogers称,代表学生的律师将力争法院批准赔偿和解协议中约100万元的总费用,尼亚加拉学院还已同意向学生的律师支付25万元的律师费等费用。

加拿大对中国出口最赚钱的项目也开始受影响了!

网上图片 教育是加拿大对中国出口最赚钱的项目之一,目前有14.2万名中国留学生在加拿大。自从中国华为科技公司孟晚舟被加拿大拘捕后,安省约克大学舒立克商学院(Schulich School of Business)内已有18年历史的中国官员培训计划就被扼杀了。 环球邮报报道,正常情况下,舒立克商学院的亚洲商业和管理计划一年约有15个来自中国的团体会到加拿大参与培训课程,每人花费5,000至10,000元,但自从去年12月之后,来到的团体寥寥无几。舒立克高管教育中心行政总监米德尔顿(Alan Middleton)说:“今年预计只有2至3个团体到来。至今为止,针对中国高管设计的培训项目已经损失了50万元。” 转到德国英国受训 与数十亿元的加拿大农产品相比,舒立克这笔损失微不足道,但这又是一个案例,代表加中两国紧张关系影响了每一个经济环节。米德尔顿说:“通常中国方面会告诉我们:如你所知,加拿大和中国存在政治问题,所以我们现在无法前来。”据他所知,取消到加拿大的中国高管培训团多数转到了德国和英国。 校方表示,中国人寿保险公司过去10年每年都会派高管到舒立克商学院进修,但今年没有人员到来。中国人寿没有回应记者查询,负责处理核发中国专业人员到海外培训许可证的中国国家外国专家局(State Administration of Foreign Experts Affairs)也未回应记者查询。 教育已成为加拿大对中国出口最赚钱的项目之一,目前有14.2万中国留学生在加。 专家认为不用反应过度 然而,并非所有加拿大针对中国的教育计划都受到影响。舒立克商学院还在中国开设一个教师培训项目。亚省商学院也为中国学员提供员工培训计划,该计划的副院长王艾迪(Edy Wong)正指导三组不同的学生访问中国,他说接触到中国官方人员的感觉是:中国不会停止经营与加拿大长期的关系。王艾迪相信,现在是有一些问题和不满,但他们不会大规模地摧毁彼此关系。 多伦多大学、麦基尔大学和卑诗大学等都表示,目前为止没有看到2019年从中国来的留学生申请人数有所下降。 在中国工作了几十年的商业战略顾问格鲁茨纳(John Gruetzner)说:“加拿大政府或企业部门不应对中国的行为‘反应过度’。人们不应绝望,如果你在这里有合法的商业利益,你应该要继续保持参与。”综合报道

留学生在加拿大转机回国途中丢失护照,怎么办?

近日,驻卡尔加里总领馆接到留学生回国途中在加拿大转机期间丢失护照的求助电话。飞机马上起飞,护照却不幸丢失,该怎么办?总领馆卡宝这会儿现场还原一下留学君遇到的问题:       留学君:卡尔加里总领馆吗?我是埃德蒙顿的中国留学生,昨天到温哥华转机,准备今天下午乘飞机回中国。可是从酒店去机场的路上,把护照给弄丢了,我现在特别着急……   卡宝:请问护照落在出租车上了吗?找过了吗?   留学君:到处都找过了,但没找到,我该怎么办?还能回中国吗?然后怎样返回加拿大?   卡宝:可就近联系中国总领馆申请旅行证回国。你现在温哥华,可以前往中国驻温哥华总领馆提出申请。但有一点需要注意,回国后一定要立即向加拿大驻中国使领馆申请补发学习签证,以便能及时返回加拿大。但等待补签时间会较长,有可能耽误按时返校。如果不是必须马上回国,建议暂时取消回国行程,回到学校所在地所属领区的中国总领馆补办护照,再凭新护照向加拿大移民部门申请补发学习签证。然后再选择合适的时间回国。   随后,这位留学君中断了回国行程,先回到埃德蒙顿的学校,补办了护照和签证。      卡宝碎碎念:护照是小伙伴们在海外学习、工作、旅游等的重要身份证件,请务必妥为保管。一旦发生类似情况,请尽快联系中国驻当地使领馆。使领馆工作人员虽然无法帮你马上找到护照,但可以提出实用建议,供小伙伴们根据自身情况做出选择。   如遇紧急情况,请及时拨打当地警方求助电话:911(黄刀市:867-669-1111)。   外交部全球领事保护与服务应急呼叫中心电话(24小时):+86-10-12308或+86-10-59913991。   驻卡尔加里总领馆领事保护与协助电话:403-537-6907。

加国教育:远程授课的AU阿萨巴斯卡大学

1970年时,以阿尔伯达大学的一栋学生宿舍楼做为校舍,开始了这间阿尔伯达省的第4所公立大学。这栋宿舍原来的楼名就是阿萨巴斯卡 (Athabasca),就被用于这所新大学的名 字。  后来由于阿尔伯达大学校友们的 强力干涉,他们希望爱明顿市里只有一所大学,不愿看到其他大学也出现 在这座城里。于是阿萨巴斯卡大学在 1984年离开爱明顿,搬到北边145公里远的阿萨巴斯卡镇去。这个阿萨巴斯卡镇的人口仅有2,965人,所以阿萨巴斯卡大学被改成一所专门以远距离教学为主的大学,并在阿省的爱明顿、 卡尔加利、圣艾伯特设有分部。 阿萨巴斯卡大学号称:开放、上线、到处(Open、Online、Everywhere) 都能上课。学生不必背着书包挤搭公交车,在大热天里挥汗如雨、下雪天 一步一脚印的赶去上学。穿着睡衣, 泡杯咖啡,窝在家里的沙发上,轻轻松松的就能上课学习。虽然走在时代 尖端,但最近几年也遇到一些瓶颈, 面临财务状况危机,流言四起。逼得校长向学生提出保证,阿省政府也委由独立第三方来做评断,以决定这所大学的未来。 阿萨巴斯卡大学开授的 本科学士课程及其主修专业有: 文学士(BA):文科、人类学、加 拿大研究、英文、法文、全球研究、 历史、人文学科、信息系统、劳工研究、政治经济学、政治科学、心理 学、社会学、妇女和性别研究。 商学士(BCom):商科、会计、金 融、电子商务(e-Commerce)。 理学士(BSc):理科、应用数学、 建筑学、计算和信息系统、人类服务。一般研究学士:文理学科、应用 研究、一般研究。 健康管理学士:健康管理学。人 力资源和劳工关系学士:人力资源和劳工关系学。 管理学士:管理学、人力资源管理、市场营销、原住民国家和组织。 护理学士:护理学。专业文学 士:专业文科、沟通研究、犯罪司 法、政府法律和管理、人类服务。 研究生课程则有: 文学硕士(MA)、工商管理硕士 (MBA)、工商管理博士(DBA)、咨询硕...

加拿大的 “长春藤商学院”—西部大学Ivey商学院

The 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 因为原来的校名较长,而且本来学校的简称就称为Western,校内外一般都习惯 以 “西部大学 ” ( Western University) 来称呼西安大略大学。久而 久之,原来的正式校名西安大略大学 逐渐淡化,终于在前5年将校名随俗简化为西部大学(Western University)。  Western最强的是他们的Ivey商学 院(Ivey Business School ),因为发音和长春藤(Ivy)相似,华人们也常称它为 “长春藤商学院”。 大学刚创设初期,为了成立商学科系,当时的文理学院院长Dr. Neville 调查了所有北美受认可的商学课程,...

自杀、抑郁、吸毒…..留学生心理健康谁来管?

出于对引进青年一代人才及收取高额学费弥补大学经费不足的双重考虑,加拿大针对国际学生的政策越来越优惠,越来越宽鬆,单就安省而言,过去六年国际学生的数量已翻倍。国际学生在新适应新的生活、学习环境,应付学业和经济压力方面面临的挑战大大高于本地学生,他们的心理和精神健康问题已引起各方关注。 本报记者 文琪 2017年7月,安省高等教育及技术发展部公开数据表明在过去的6年里,安省国际学生的数量翻倍。众所周知国际学生的学费是本地学生的3-4倍。而由于省政府对大学财政拨款的缩减,近年来各大院校纷纷对国际留学生抛出更多的橄榄枝,用高额的国际学生学费弥补院校的财政空缺。联邦政府更曾出台数据,显示国际学生为安省带来的经济影响高达每年54亿加元。当人们的目光更多地关注于每年有多少留学生来加留学、为安省的经济做出多少贡献时,这些花费巨资来读书的海外年轻学生正在独自面对留学生活和学习中比本地学生更多的压力和困难。除了学业之外,留学生的心理和精神健康问题已经是各大高等院校不容忽视的一个新趋势。 加拿大约克大学国际学生部副主任Diana Ning 约克大学(York University)国际学生部(International Student & Scholar Services )副主任Diana Ning对本报记者透露,在约克大学对该校学生发起的一项精神健康调查报告中显示,66.8%的学生表明他们会感到压倒性的焦虑(overwhelming anxiety);48.7%显示他们会抑郁到不能生存(depress and difficult to function);更有11.9%的学生显示他们甚至有过自杀的倾向。Diana称:“约克大学约有55,000名学生,这个调查结果让我们非常重视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并展开相关工作。这些学生在调查中说,影响他们学业表现的主要原因是:1,紧张压力 ;2,睡眠不好 ;3,焦虑。这说明学校里的学生普遍都有精神健康问题。” 中国学生忽视心理健康 Diana 表示:“约克大学国际学生部专门为来自世界各国的国际留学生提服务,本校有6,000多名国际学生,来自179个国家。今年秋季再有2,000多位国际学生到来,其中有近1,000名来自中国,中国学生是最大的一个国际学生群体。一般而言,中国留学生家长对孩子期望值普遍很高,但除了经济、生活上的支持,但他们往往不够注重孩子的身心健康发展。中国出来的孩子也容易忽略这些方面,并且国际学生不是很了解学校帮助他们解决精神健康问题的资源。” 在加拿大的高等院校,学校内都配备许多保证学生身体和心理健康的资源,并且这些服务都对学生免费开放。Diana介绍说,约克大学有一个咨询及残障服务中心(Counseling and Disability Service)专门为学生的精神和心理健康保驾护航,在那里有专业的顾问从周一到周五提供一系列免费的服务给约克的学生,学生们可以接受一对一的对话指道,还有有对夫妻、情侣的双人对话,或小组培训(group session)。通常学生当中存在的心理问题包括抑郁、焦虑、缺乏自尊心;或者经历了感情生活、个人关系上的挫折,会有饮食失调(eating disorder)、对个人形像认识不良等情况;还有一些学生对自己的性别界定(sexual identity...

中国留学生小龄化:7成安省就读 6成留加拿大

有报告指申请学生签证在加国读高中的陆生人数大增。星报资料图片 中国小留学生来加留学,大部分完成高中后会升读大学课程。资料图片 由高中留学生的年龄层看,报告发现中国国际生有明显小龄化趋势。星报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最新一期出版的「移民通讯汇编」,公布一份依资讯自由法取得的联邦移民部内部报告。该报告由加拿大驻北京大使馆于去年2月提交给联邦移民部,主要内容是分析中国大陆小留学生来加就读高中的情况,发现9成以上抵后真的进入高中学习,60%日后继续在大学或大专深造。 报告指加拿大驻北京大使馆接到的申请学生签证前往加国就读高中的人数大增。该份报告选取了在2011至2013年期间取得加国学生签证、年龄在17至19岁赴加就读高中的371名大陆留学生作为数据取样,分析这一学生群体抵加之后的情况。 报告指接受取样调查的大陆高中生,有9成以上抵达加拿大之后是真的进入高中学习,并遵守学生签证的有关规定。他们大多数完成高中课程后,申请学生签证延期以继续其在加拿大的大学深造。这表明大陆留学生来加学习的目的是真实的,遵守签证规定的学生比例也非常高。非真实留学生、未遵守学签规定的高中留学生比例约9.1%。 接受统计的371名大陆高中生中,有60%(227人)日后在大学或大专继续深造。申请延长学生签证的留学生占85%(316人),有15%(55人)日后未有申请学签延期。未有申请学签延期的学生来自不同类型的学校,没有显示在哪一类特定类型学校当中比例突出。不过按年份而言,未申请学签的学生比例是逐年降低的。 未遵守学签规定留纪录 在2011年申请学生签证的有110人,日后有18人未有在加拿大继续上学,占16%;2012年申请学签的共137人,后来有10人未在加拿大继续上学,占7%;2013年首次申请学签的共124人,有5人未在加拿大继续上学,占4%。 报告参考移民部FOSS(Field Operations Support System)数据库纪录,将接受取样分析的371留学生当中约9.7%列为「可能是非真实留学生」(Possibly non-genuine)或是「可能未遵守学生签证规定」(Possibly Non-compliant)两类人士,前者占5.7%,后者占4%。 移民部将留学生列为上述两类人士,主要是参考在FOSS数据库中所纪录的这些学生来加之后的行为表现。「可能为假学生」的表现主要是经过多年、数次申请延期学生签证后,当事人的学业并无长进、仍在高中上学或仅仅在大学、学院参加英语培训课程。 「未遵守学签规定」的主要表现是,当事学生在近期因为未登记注册学校、作假被检控、未能提供被大学录取或未能证明有足够资金支持学业等原因,被移民部收回学生签证(revoked)。 报告显示,被统计的3年内371名学生中,2011年有11人被列为可能假学生,6人被列为未遵守签证规定;2012年被列为这两类人士的分别为8人和7人;2013年被移民部列为这两类人士的各有2人。

中国小留学生为何首选多伦多?

本报记者 在加拿大的中国高中留学生来自中国哪些省份?来加拿大后又主要分布在哪些地区、在哪类学校留学?报告对此描绘了一幅清晰图画。 据加拿大驻北京大使馆抽样统计,2011至2013年这3年申请来加留学的大陆高中生,其原居地遍布中国21个省、5个自治区和4大直辖市,其中广东、江苏、浙江、山东、四川及北京六个省市占了全部申请55%。 由高中留学生的年龄层看,报告发现在2011至2013年期间申请学签的大陆高中生,有明显的小龄化趋势。这3年期间向18至19岁申请人发出的学签数量减少,向17岁的申请人发出的签证数量大增,占全部高中留学生签证数量三分之二以上。 华社成熟完善吸引 安省或是卑诗省华人社区发育成熟完善,成为绝大部分留学生的首选地。安省是中国大陆留学生前往最多的留学地区,其次是卑诗省。前往这两省留学的人数达326人,占全部统计371人的88%。前往加拿大其他省份的留学生人数只占十分之一,其中还有3个加国省份完全没有中国留学生光顾。 371名被统计的中国留学生中,前往安省占67%,达249人,当中4成入读安省的私立高中,另外逾3成入读各地教育局下属的公立或私立学校,另有少部分学生就读安省的技术、技工类(Technical and Trade)学校,以及主要为国际学生升读大学而设立的高中等。 371受统计学生中有,77人前往卑诗省就读各类高中,不足安省的三分之一,但仍令该省成为中国大陆小留学生前往最多的第二个省份。超过4成的学生入读当地教局所属的公立学校,另有27%的学生入读教会学校、大学附中及其他公私立学校。温哥华是最多大陆高中生前往卑诗省的城市。

吴温温博士:加拿大积极在中国招生

■吴温温博士   本报记者 刚卸任多伦多怀雅逊大学(Ryerson University)“UNIFOR工会社会公义及民主金丁教席”的吴温温博士昨日表示,学术界也意识到中国已发展成为新兴强国,加拿大一些大学早已积极在中国招生,以及与中国大学进行学术合作和交流。 吴温温坦言,国际学生的大学学费向来高于本国学生。对不少加国大学的经费收入而言,中国学生群体可说是一个国际大资源。她又说,申请入读多大的国际生中,以中国比例最大,这是很正常现象,亦反映中国家庭经济条件持续提升,相信这数目未来将继续增长。但她指出,若考虑到中国整体人口,多大过去7个月有超过12,000名来自中国的入读申请,比例其实相对很小。 吴认为,特朗普上任美国总统后,美国政治变得不可预测。国际学生若考虑到北美洲留学,普遍会趋向选择政治经济稳定的加拿大,除非个别国际学生是获得美国长春藤名牌大学取录,或兼获它们的奖学金。吴续称,她非常赞成中国学生到海外留学,他们在交流中可广阔视野,认识外国社会制度和发展。

小留学生寄宿问题多 陌生家庭难替代家长

小留学生在国外如何才能健康成长且学有所成,是长期困扰家长学生的一大难题。 从2008年起就开始在多伦多从事留学生寄宿和监护服务的罗先生表示,作为多间教育局的招生代表,他深感近年来自中国读中小学的留学生越来越多,且年龄越来越小。未成年的小留学生,如果没有适当的照看和监护,会给留学生活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风险。 他认为,“留学国外,首先应该是找到好的监护人,其次才是学校。甚么样的家庭就会有甚么样的孩子”。但他也指出,许多中国家长对加拿大的情况不了解,往往一厢情愿地希望能找到医生、律师等精英人士家庭寄宿,或者是找到愿意献爱心的人家。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首先精英家庭根本不需要这笔钱,不可能做寄宿家庭,而单纯愿意献爱心的人即使有,比例也是很少。 另一方面,罗先生也请家长不必过于担心,需要贴补家用而收寄宿生的家庭,也并非是靠不住的。因为在西方的信用体制下,如果能做到有房、有车、有家庭的人,就说明他有起码的信用度,应该是可以信赖的。在这种情况下,他认为应选收费高的家庭,因为得到的服务质量也会相应地高。 根据罗先生的经验,寄宿家庭与留学生之间的矛盾,其实是双方都存在一些问题。留学生一方对寄宿家庭抱怨最多的就是,只想赚钱和过于苛刻。而寄宿家庭却往往认为,中国来的小留学生不懂礼貌和不打扫卫生。 他也直言,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家长也有问题。中国独生子女家长的情感完全被孩子“绑架”,对孩子的事情往往过于紧张,任何涉及孩子的问题,家长会不问是非,认为自己的孩子是百分百正确。孩子说一句口渴,家长可能就想像孩子要渴死了。做寄宿家庭和监护人的,也不能批评孩子一句。 还有,中国人习惯甚么都讲价,但实际上在加拿大的生活水准下,寄宿家庭管吃管住,一个月1,000元左右的收费已经不高,监护人的收费也只是一年1,200至1,500元。中国家长已经花了大价钱给孩子交学费,但在寄宿和监护人方面却喜欢讲价,西人则不喜欢别人讲价,在吃的方面也比较简单,所以就可能与中国家长的期望有落差。 难给予孩子家长般感情支持 教育咨询专家、认知心理学博士冯琦说,来自家长的情感支持非常必要,这点是陌生家庭无法给予的,这也是一些本地顶尖的私立学校不太愿意招收家长不在本地的学生的原因。更何况寄宿家庭可能对学校的情况和教育体制也不比中国的家长了解更多。 另外,对寄宿家庭没有正式的法律监管。即使有,实际上也很难实施。公立教育局一年招收几百个国际学生,不可能有人手去监管寄宿家庭。而社会上也没有第三方监督机构来为留学生发声。在西方教育体制下,老师也只限在课堂管学生。所以就出现了“三不管”的局面。 为了避免孩子在一个陌生的国度里再去适应陌生的环境和人,有些家长或想将孩子托付给亲戚或熟人照料,其实这条路也是行不通。冯琦就遇过实例。她称,一般监护人标准收费是一年1,200元,对专业人士来说,根本不在乎这点钱。相反,监护孩子花的功夫不少,加上如果带孩子去办事情,还要自付车资和停车费。 另一方面,家长的期望往往很高。导致有人就特别不愿意给亲朋的孩子做监护人,既然是熟人,收不收钱都不是,不仅受累不讨好,还可能因此破坏亲朋之间的关系。 对寄宿家庭的基本要求 由于寄宿家庭模式不受任何法例管制,目前多伦多有大量中介公司甚至私立学校均提供寄宿家庭转介服务,难免良莠不齐。不过本国一些大型转介机构,已经建立了较成熟的筛选和培训机制,使寄宿家庭行业总体发展向好,亦使留学生与寄宿家庭双向选择更匹配。 可用作寄宿房间的最低要求 1.  房间面积连衣柜不得小于65平方呎,无衣橱房间不得小于  75平方尺 2.  玻璃窗面积约占房间面积5%或不小于3.25至3.75平方呎 3.  地下室房间亦要符合此例 成为寄宿家庭的最低要求: 1.  业主没有犯罪记录,每3年或更短时间需要缴交1次证明 2.  有时间可为寄宿生提供膳食 3.  需定期打扫寄宿生房间,更换床单清洗地毯等 4.  提供公共区域予学生日常活动 5.  位于学校附近或公共交通方便 6.  业主需受中介机构的上门查访以及管理 正规中介如何接受申请: 1.  收到申请后与申请家庭做简单交谈,了解家庭情况 2.  安排人手前往实地查看 3.  要求业主提交无犯罪证明 4.  为寄宿家庭进行定向辅导 5.  学生进入寄宿家庭后,可就特定族裔学生情况进行膳食烹饪培训 6.  定期电话回访了解情况 7.  每个寄宿家庭不得居住超过3名寄宿生

寄宿家庭:小留学生欠礼貌不打扫爱逃课

有提供寄宿服务的家庭抱怨学生不打扫卫生。 星报资料图片 近年来自中国读中小学的留学生越来越多,年纪亦越来越小。 星报资料图片 有从事留学生寄宿服务的人士认为,觅得好监护人比好学校更重要。 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小留学生在国外如何才能健康成长且学有所成,是长期困扰家长学生的一大难题。近期,除了震惊中外的中国留学生在美国集体欺凌同胞而受审的爆炸性新闻外,一些小留学生的“小皇帝、小公主”现象也受到关注。 从2008年起就开始在多伦多从事留学生寄宿和监护服务的罗先生表示,作为多间教育局的招生代表,他深感近年来自中国读中小学的留学生越来越多,且年龄越来越小。未成年的小留学生,如果没有适当的照看和监护,会给留学生活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风险。 他认为,“留学国外,首先应该是找到好的监护人,其次才是学校。甚么样的家庭就会有甚么样的孩子”。但他也指出,许多中国家长对加拿大的情况不了解,往往一厢情愿地希望能找到医生、律师等精英人士家庭寄宿,或者是找到愿意献爱心的人家。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首先精英家庭根本不需要这笔钱,不可能做寄宿家庭,而单纯愿意献爱心的人即使有,比例也是很少。 另一方面,罗先生也请家长不必过于担心,需要贴补家用而收寄宿生的家庭,也并非是靠不住的。因为在西方的信用体制下,如果能做到有房、有车、有家庭的人,就说明他有起码的信用度,应该是可以信赖的。在这种情况下,他认为应选收费高的家庭,因为得到的服务质量也会相应地高。 根据罗先生的经验,寄宿家庭与留学生之间的矛盾,其实是双方都存在一些问题。留学生一方对寄宿家庭抱怨最多的就是,只想赚钱和过于苛刻。而寄宿家庭却往往认为,中国来的小留学生不懂礼貌和不打扫卫生。 他也直言,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家长也有问题。中国独生子女家长的情感完全被孩子“绑架”,对孩子的事情往往过于紧张,任何涉及孩子的问题,家长会不问是非,认为自己的孩子是百分百正确。孩子说一句口渴,家长可能就想像孩子要渴死了。做寄宿家庭和监护人的,也不能批评孩子一句。 还有,中国人习惯甚么都讲价,但实际上在加拿大的生活水准下,寄宿家庭管吃管住,一个月1,000元左右的收费已经不高,监护人的收费也只是一年1,200至1,500元。中国家长已经花了大价钱给孩子交学费,但在寄宿和监护人方面却喜欢讲价,西人则不喜欢别人讲价,在吃的方面也比较简单,所以就可能与中国家长的期望有落差。

都市报钟慧专栏:小留学生 放飞的风筝

作者:钟慧 夏天,放飞风筝的季节。其实,我想说的是,这是小留学生挥别父母,踏上陌生国度开启全新旅程的季节。父母万般不舍,又万般期待的,把手中的风筝线一放再放,放到了远隔重洋的地球另一边。可怜天下父母心,这份牵挂又何尝放得下。 一位好友的宝贝女儿这几天飞到了多伦多,9月份入读高二,我先生去机场接她。小姑娘落地的第一夜在我家借宿,第二天送到租住处。她发现家具还未齐备,匆匆的买了宜家的小书桌安装好,又采购些零碎,到要睡觉时才想起来没有买被子,只好向房东暂借。时差还没倒过来,小姑娘跟妈妈微信聊天一直聊到半夜两点。次日,小姑娘的父母来向我们打听情况,说小姑娘昨天晚上没被子,半夜还不睡,他们两口子担心得一整夜都没睡安稳。我们只好镇重的告诉小姑娘:从今天起要调整到多伦多时间,每天晚上11点之前必须停止聊天。小姑娘有点委屈:其实我早就不想聊了的,可是我妈妈一直问这问那的,我总要回答的呀。 这个小姑娘很高挑,看着也比较成熟,跟同住的几位刚工作的姐姐很快成为了朋友。姐姐带她出去逛街,吃饭当然是AA。很难得的,她会自己做饭,还跟姐姐们说:我可以给大家做饭吃!豪情满怀的样子。作为一枚吃货,听到这一句我顿觉很心安,相信她只要搞定了自己的中国胃,异国的陌生孤单不如意之类也就去了大半了。 于是带小姑娘去华人超市采购,她果然被食品之丰富惊呆了,不停的给妈妈发图片,顺便吐槽了一下妈妈给她的行李里塞了整整半箱榨菜,真是哭笑不得。大家都对这里的华人众多和物产丰富大感意外,我心里说:哈哈,别急,中加两国的不同,需要慢慢体会,日子还长着呢。 除了做饭,小姑娘还做了一项很重要的准备工作,就是强化英语听力。语言水平的高低,对在陌生国度建立自信真是太重要了。其实很想对好友夫妇说,孩子已经做好了准备,二你们最需要做的,就是信任与祝福了。风筝飞这么远,虽然线还在你们手中,却要靠自己御风飞翔了。加油吧,小留学生们!

特稿:中国小留学生的加拿大生活

有留学生在网上上载窄小房间图(资料图片) ■分租屋空间狭小,日常生活受较大限制,卫生安全等均无法保障。 ■哥伦比亚国际学院提供的双人房宿舍,空间极大收费低廉,且提供完善的宿舍清洁服务。 “最大的房间15平方米(160平方英尺),最小的8平方米(90平方英尺),月租900元(包吃),阿姨煮的饭菜味如嚼蜡,被管理员硬塞入其他旧生房间腾空以便新生入住”初踏入加国的小留学生们,求学初始的此类艰辛是人生必经磨难?还是本可避免的人祸? 本报特约记者 汪威 96年和95年出生的小玲和小李,今年7月分别由中国湖北以及山西抵达多伦多,人生观职业规划远未确立,童心稚气未曾褪色的脸上,却早已累积点点对留学生活的不满牢骚。 “其实,说出来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年龄偏小才16岁的的小玲,扬起脸庞露出些许的不在乎,据她所称,今年7月从中国乘飞机一抵达多伦多,即由她所报读的知名私立高中自机场接走,当晚便被安排在多伦多市东一间独立屋内,接机的人告诉她这就是学校的宿舍。小玲指这栋单车房独立屋从外表看尚算不错,但入内之后便发现内里上上下下居然住着7、8个同龄人,男女混居的情况令她相当诧异,根据安排,她被带入地下室一个房间外,推开房门时心里暗自吃惊,“好小的房间,真的好小的房间,只容得下一张床和一张书桌,就像这样这样”小玲站起身,在她目前租住的柏文单位里比划起来。 “从来没有住过这么小的房间,也就是15平米左右吧,一眼就能望全的地下室小房间实在乏善可陈,但原来还有同学住得更小,大概8平方米左右,整个房间只能放一张床,作业只好在客厅完成。”小玲如是告诉本报记者。由于房间太小,她平时尽量在学校内完成所有作业,有空闲时都会和同学相约出外闲逛,不想留在“宿舍”,狭小的空间令她感到压抑和无奈,回到宿舍唯一可做的事情便是睡觉。她特别强调“学校宿舍和这个地下室的小房间事实应该是两个概念”。 彼时正是多伦多的夏天,有着时温和时强烈的阳光,但小玲称她在地下室里感到阴冷。十六、七的的花雨季般年纪突然就有了膝关节痛,她认为这些都是两个月来在地下室生活带给她的,她说如今回忆在中国无忧无虑的生活仿如隔世。 至于学校是如何安排房间的,17岁的小李称其实并没有特定的安排,只是先来的人可以挑选大点或者朝向好点的房间,晚来的就只能住别人挑剩下的,地下室和小房间就在所难免,但收费依旧每人900元。 比小玲小一岁的小李也是住在这层楼中,她的房间虽是在二楼,但她就对住所的伙食颇有抱怨。小李透露,整栋“宿舍”约有7、8个年纪相仿的同学居住,校方为他们请了一个保姆,负责每日打扫卫生以及准备三餐。保姆通常是以大锅菜的方式,大量烹饪三个左右的菜式,然后煮大锅的白饭,任由学生自己搭配,吃剩下的便用保鲜膜封装塞入冰箱,无论有没有串味到晚间再取出加热重新上台。小李称她时常听到保姆抱怨人工太低,导致她们经常自动辞工,不多几日又来一个,不过做的菜肴就越来越难吃,到最后,几乎所有同学都选择外出就餐。 小玲告诉本报“那味道用味如嚼蜡来形容都有些轻描淡写”,对比菜肴难咽、高昂的房租以及狭小的私人空间,更难以接受的是被提前清出房间,要在客厅里度过在宿舍的最后几日。 据小玲回忆:由于宿舍种种不良状况,她和小李一起在北约克租了一套柏文单位,不过因为各种原因就要等到9月中方能入住。在9月初的一个夜晚,由于地下室实在比较阴冷,小玲拖了两张被子跑上客厅,一张铺在客厅地板上,一张盖身美美的睡了一觉。岂知第二日管理员到来时看到,因知道她已提出申请搬到外面去住,索性要求她将室内的个人物品全部清出来,以客厅为家直至搬出为止,而她的房间则要让给新到达的同学。 虽然离开搬出宿舍仅差数天,但对于一个年仅16岁的女孩子,小玲认为学校管理员这个安排很过分。客厅虽大,但是日间也有不少同学在此活动,私人物品放置在公共场所实在不是很方便和放心,晚上亦要等到大家都离去后方可休息,除了无奈还是无奈。出于同样的理由,管理员随后要求即将与小玲一同搬出的小李也收拾个人物品,搬到隔壁一个同学处一同居住,将房间腾出让给另外一名新生。 “学校的做法说白了就是为了赚钱”按小李说每间独立屋内平均居住8至9人,以每人900元的房租计算,她相信学校扣除租房各种费用以及保姆费用仍有相当大的盈利空间。两位女孩认为管理者挖空心思将断续到达的学生强行塞入这些好像储物柜般间隔的房间里,根本没有考虑到学生们自身的感受,更何况她们都还只是孩子。 坐在宽大的落地玻璃前背衬着夜景,小李和小玲目前合租的这套位于约克中心(York Centre)附近约800尺的柏文套房,两人分摊1500元的月租,环境已算相当理想。她们向本报回想过去数月间的经历,与其他另外一些同学比,自叹境遇虽未算太坏。不过由一个优越生活环境状态过渡到睡地下室及至在厅堂“打地铺”,成人尚且需要时间适应,更何况对于十八未满的少女,内心的彷徨无助甚至恐惧是无法以言语表达的。 “为什么选择来加拿大上学?”“没有选择,是爸爸妈妈的决定。”小玲说罢努了努嘴,来之前对于加拿大的印象一片空白,只知道来这里上大学工作,父母就希望将来能取得绿卡,不过这里真的好无聊。学校也是纯盈利性,感觉不到丝毫关心关怀,这种的教育环境变味了。 选择就读私立高中就读,小玲和小李主要希望可以节省时间尽快进入大学就读,小玲的志向是室内设计,而小李就希望可进入滑铁卢大学主修数学,虽然都有打算将来移民定居此地,但对于来加拿大初初的印象就有些不堪回首。本报出于对两位小留学生的保护,充分尊重她们的意愿,接纳她们不透露仍在就读中私校的名字,也不发表房间的照片。 一层分隔廿多间房出租 由于涉事学生仍在该所高中就读,她们耽心因吐苦水导致人身及学业受到影响,不愿透露学校名称,本报于是透过多伦多市府取得全市持牌合法分租屋地址清单,该两名学生查阅后指她们居住过的独立屋并不在其中。 多伦多教育局在回应本报查询时表示,多伦多究竟有多少私立学校打着安排学校宿舍的旗号从中赚取高额利润,答案无从获得。教育局称对于私校宿舍不属他们管理的范围,而安省教育局则仅对省内的大专院校负责,可以直接监管多市私立高中兼营无牌民宿分租盈利的唯有市府牌照局,虽然牌照局接受市民举报,不过多年来对于分租屋的调查存在取证困难现状,至今包括士嘉堡、北约克等在内地区地分租情况相当普遍,这亦可能是私校有胆量透过高额房租攫取利润的原因之一。 士嘉堡一名不愿具名私立学校负责人透露,“住家宿舍”视环境设施包餐等条件,月租可由800至1500元不等。本市许多小型私立高中都向留学生提供“住家宿舍”(Home Stay)介绍服务,不过大多数住家宿舍只是通过中介挂靠在学校,学校可能仅向学生提供讯息,也可能从中收取少量提成,均司空见惯。不过,学校直接在校外租赁无牌物业再分租给学生的情况就较少见。 据另一位从事学校经营的行家向本报透露,随着愈来愈多国际学生抵达加拿大就学,有人专事经营“住家宿舍”盈利。他称认识一位华裔人士在滑铁卢地区一次过向一发展商购下一幢高层建筑的顶层,并要求发展商按他的要求改建为20多套“住家宿舍”,用于向附近就学的学生出租,不到2年即还本。这位行家证实,目前从事“住家宿舍”经营的人,由于是当一盘生意来做,加上缺乏监管,所提供的宿舍不少缺乏安全和居住保证。 学校有责任保证学生入住质量 有较多华裔学生就读的私立高中哥伦比亚国际学院,除提供性价比极高的宿舍,对于自有宿舍管理以及“住家宿舍”(Home Stay)选择,均有极专业运作理念和系统支持。 哥伦比亚国际学院国际联络部总监谢燕萍在回应本报採访时表示:哥伦比亚国际学院目前拥有5栋宿舍楼,合共提供逾千个床位,学生宿舍种类包括有单人房,双人房以及三人房,宿舍月租区间在400元至790元间,其中单人和双人房平均都有200平方英尺。宿舍按性别以及年龄分别安排以及启用不同管理模式,室内均有冷暖空调及架设不同种类互联网,新生均被提供全新床单和枕头,每周专人清洁地毯,及每两週更换床单。 至于若有未成年学生想要搬出校外居住,谢燕萍称校方不会任由学生自主搬出,会首先安排人手前往学生打算迁入的住家宿舍,就居住环境、地理位置等实际环境作出察看,同时也会与物业主交谈并要求其出示无犯罪纪录。校方同时会与其监护人取得联系,瞭解学生实际需要,并就学生打算迁入的新居情况向监护人作出汇报和建议。 谢燕萍称,校方若发现一些住家宿舍情况极不理想,就会对学生作出劝导,若学生仍然坚持的话,校方亦不排除要求学生转学的可能。学生在外居住期间,校方每月均会安排职员上门访问,并且要求屋主每年向校方提供无犯罪纪录,这项规定亦要求校内上至校长下到清洁工所有员工。 什么是分租屋? 分租屋即指由独立屋、小型旅馆或特定用途建筑改建,低于3层和面积不到600平房米的住宅内,有超过4人租用房间或至少3个及以上房间出租的物业。租客各自佔有单个房间,不过就与他人分享厨房,沖凉房以及室内公共区域。 大多伦多地区分租屋是否合法? 在多伦多市区内目前有357间註册领有牌照的分租屋子,不过就全部集中在多市和怡陶碧谷,周边的士嘉堡、东约克、北约克等地法律上均不容许分租屋存在。在万锦市、列治文山、旺市等地亦拒绝合法化分租屋。 分租屋有法管 根据多伦多市府提供的信息获知,市府曾在2010年对将分租屋附例延伸到多市市中心以外区域作出问询,但就遭到多个地区的市议员反对。其中士嘉堡东市议员模沙(Ron Moeser)称在询问过区内民意后发现大部分住家希望保持社区单一家庭结构的完整性,担心大量租客到来会对社区环境、治安、交通等构成影响。 多市市议员狄比米卡(Glen De Baeremaeker)就认为多市有相当长期的分租屋历史,市府对于管理这些分租屋也有相当的经验。但位于多市其他区域比如士嘉堡等区域物业,其建筑结构与多市市区有极大的不同,多以独立屋或者排房为主。 狄比米卡也指,居于多市中心的人群收入与其他区域亦有很大差别,普遍而言市区人口收入较高。分租屋一旦合法,建筑商可能在这些区域大兴土木,建造更多分租物业,加快低收入人口向该些区域流动,对于当地社区而言并非好事。而支持分租屋在多市其他区域合法化的论调就认为,合法化有利市府更好监管房屋用途,以及保护租客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