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2月19日 星期二 16:19:30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听证会

Tag: 听证会

谷歌搜索“白痴”出来特朗普 CEO解释:算法就是这样的!

“硅谷大神”、谷歌CEO皮查伊(Sundar Pichai)日前(11日)被美国众议院传唤参加听证会,内容和3月份的脸书听证会有些相似,都是接受议员们关于“数据和隐私”方面的问询。   当晚,和扎克伯格遇到的情况一样,面对某些众议员“小白问题”,皮查伊开始普及互联网知识。   据C-SPAN新闻网11日提供的听证会通稿显示,当晚,共和党籍议员史蒂文•金(Stephen King)问道:“我7岁的孙女,在总统大选季玩那种只有小孩子会玩的游戏,突然弹出了一张她祖父的照片。但这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一边说话,他一边拿出一台iPhone。   视频显示,皮查一时不知如何作答,随后说道:“议员,我们(谷歌)并不是 iPhone 的制造商,所以。。。”。   史蒂文·金自己都笑了:“也有可能是台安卓手机。”   随后有人示意史蒂文·金的提问环节时间已到,皮查伊还补充,“议员,有时间我会很乐意向您解释这个问题。”   《纽约时报》援引参与听证会现场的一位消息人士透露,两人的这段对话引起部分民主党人的哄笑。   当天最有火药味的问题,莫过于得克萨斯州共和党籍众议员波伊(Ted Poe)的追问。他同样手举一台iPhone,质问皮查伊,“我要是走出这间屋子,谷歌是不是可以追踪我的定位?” 图自商业内幕   皮查伊则回答,“默认不会”,暗示定位功能和议员手机设置、所安装软件有关。   按照听证会流程,皮查伊必须以“是或否”的形式回答议员提问。波伊显然对谷歌CEO的回答不满,他加大嗓音回斥:“你每年赚1亿美元,你应该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你跟我说你不知道,我很惊讶,我认为谷歌很明显知道(答案)。”   共和党籍议员查伯特(Steven Chabot)则问道,“为什么我在谷歌上搜我们的税改法(共和党税改),出现的都是负面新闻?”   皮查伊称“很了解这种感受”,但谷歌所采用的算法都是客观中立的。早前面对同样的问题,皮查伊已经回应:谷歌搜索引擎列出的信息是基于200个因素的考虑,包括“相关度”、“时效性”、“受欢迎程度”等。   11月12日的听证会总计3个半小时,皮查伊主要回答了议员们4个方面的问题:谷歌搜索引擎在政治上是否存在偏见?谷歌内部是否存在“反特朗普情节”?谷歌是否窃取消费者信息?谷歌是否在中国开展业务?当然和上回扎克伯格一样,这次皮查伊不得不为部分议员普及互联网知识。   现场还有一个亮点,皮查伊正后方坐着一个“大富翁”(Monopoly Man,棋牌游戏《大富翁》中人物)。此人cosplay可谓“满分”,胸口塞着大把钞票。 @视觉中国   CNBC新闻网透露,这人名叫马德里加尔(Ian Madrigal),是民主党籍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支持者,后者自喻为“民主社会主义者”。   马德里加尔当天在推特上炫耀此事,称自己当时手握一张“免于坐牢卡(《大富翁》中的道具)”。他还表示,自己此举是为了向谷歌等科技巨头抗议,这些公司应该进行自我约束,防止用户信息遭到泄露。 搜“蠢货”出现特朗普?谷歌:这就是算法 当地时间12月11日,美国华盛顿,谷歌CEO皮查伊就搜索“idiot(蠢货)”出现特朗普图片做出回应,他表示这就是算法,搜索是个大规模的运算过程,不会人为干扰。 来源:新浪国际

美参院世纪听证会福特卡瓦诺隔空对质 女检察官问题跑偏?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诺被指性侵的听证会27日举行,不少关心此新闻的民众在观看相关报道。下图为卡瓦诺作证时丰富表情。法新社 星岛日报 陆祝明编译 美国参院司法委员会就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诺被指性侵的听证会27日举行,女教授福特与卡瓦诺并未同场出现,而是先后作证。福特告诉议员,对于发生在30多年前高中时期派对上的事情,她百分比确定性侵者是卡瓦诺; 而卡瓦诺稍后则激动地否认福特对他的指控,并愤怒指责民主党人在他确认过程中的所作所为是“国家的耻辱”。 综合美联社、《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报道,卡瓦诺当天在听证会上情绪相当激动,有时表现愤怒,有时含泪反击,称司法委员会民主党人对他的攻击是国家的耻辱,在提到宪法对参议员在确认高级官员的职责时,他说,“你们已经将建议和同意,变成搜寻和毁灭”。他发誓将继续争取大法官的提名,绝不放弃。“你们也许会在最后的投票中击败我,但我绝不会退出”。 福特:无法忘记施暴者笑声 在卡瓦诺作证前,指控卡瓦诺在高中时性侵自己的福特,在作证中声称自己“百分之百”肯定当年喝醉酒的卡瓦诺,就是将她按在床上试图脱去她的衣服,在她呼救时用手捂住她嘴巴的那个人。而卡瓦诺的一名友人当时站在旁边,在整个过程中和卡瓦诺一起大声哄笑。 当委员会首席民主党人、加州议员范士丹问福特,她有多么确定性侵者就是卡瓦诺时,福特回答,“就像我现在对你讲话一样”。 身为心理学教授的福特在作证中,一度使用科学术语描述大脑如何记忆发生在几十年前的事件,称性侵时男孩的笑声“在大脑海马区不会抹去,它锁闭在那里”。 福特在3个小时的作证中语调温和但坚定,不过并没有提供新的重要内容。来自亚利桑那州的资深性犯罪检察官米切尔(Rachel Mitchell)代替司法委员会全为男性的共和党议员,向福特询问了所有问题,似乎并未在福特的证词中发现明显矛盾的地方。 卡瓦诺和福特都是宣誓作证,在福特作证结束后约一小时,卡瓦诺现身作证。 与福特的平静表现不同,卡瓦诺在宣读自己的开场声明时情绪激动,他坚称自己清白,否认自己曾对福特和任何其他人犯有性侵行为。他激动的声音充满整个会场,发言期间不时哽咽、吸气和喝水,竭力让自己恢复平静。议员则全神贯注地注视着他。 卡瓦诺称,有关指控永久地伤害了他的家人,损毁了他的声誉。坐在他身后第一排的卡瓦诺的妻子和他的友人,边听边默默地流泪。 ■■福特年轻时的照片。 网上图片   卡瓦诺:承认喝酒否认性侵 在被米切尔问到高中时饮酒的问题时,卡瓦诺承认自己喜欢喝啤酒,有时会喝多,但从来没有喝得神智不清,也从没有性侵任何人。他说,喝啤酒和性侵一个人之间有明确得界限,后者是一种暴力犯罪行为。 卡瓦诺在作证中从细节出发,逐一反驳福特的证词,包括福特声称性侵发生的时间、地点和他当时的每日活动纪录不符、福特指称的参加那场派对的人都否认曾发生所称的性侵事件等。在回答米切尔他是否曾捂住福特的嘴巴、是否试图脱去她的衣服、是否试图用自己的生殖器蹭福特的身体时,卡瓦诺均回答“没有”。 卡瓦诺在作证中,还否认了另外两名女性对她提出的性侵指称,对于此前一天一位名叫斯维尼克(Julie Swetnick)的女子声称她1982年在一个高中派对上被人轮奸时卡瓦诺在场的最新指称,卡瓦诺表示那“是一个笑话、闹剧”。 在被范士丹问到“既然你如此自信自己清白,为何不也请FBI调查?”卡瓦诺回答,在性侵指控出现后的第二天,自己就希望司法委员会立即举行听证,并明显将矛头指向范士丹称,“你们中一些人一直在拖延,将这一指称扣住数周,直到看到不能因我的个人条件把我弄出局后,才将这一指称拿出来”。 总统特朗普在搭机从纽约联合国大会返回华盛顿的途中,收看了司法委员会的听证会。他在收看卡瓦诺激烈自辩的开场声明时聚精会神,并对周围的心腹说,“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提名他的原因”。 在听证结束后不久,特朗普在推特上称听证会“震撼、诚实、扣人心絃”,并呼吁参院就卡瓦诺的提名举行投票,批评整个性侵指控完全是另有所图。 在听证结束后,共和党人也重申了对卡瓦诺的支持,并计划在28日按计划就确认提名在司法委员会举行投票。 ■双方作证中重要发言   女检察官提问跑偏 共和党算盘没打响 参院司法委员会的共和党人这次委托女检察官米切尔(Rachel Mitchell)代为盘问福特,实际效果与设想差距极远,甚至有舆论形容听证会对共和党有如“灾难”。分析指,检控官出身的米切尔缺乏质询受害人的经验,提问时屡屡受到时间限制,再加上提问策略偏差,种种因素都使结果不如人意。 综合美联社、《华盛顿邮报》及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共和党为了避免出现清一色男议员围攻福特的场面,因此找来米切尔代劳,福特作供时11名共和党人虽能沉得住气,但轮到卡瓦诺作供时却争先为他辩护,将米切尔排除在外的同时,无意中又造成了“男人说话不容女人插嘴”的效果。 ■■女检察官米切尔在听证会上向福特提问。 美联社   共和党第二个失策的地方是,米切尔向福特提问时,不止一次受到5分钟问话时间的限制,被迫将发言权交给民主党,以至于到了最后,米切尔几乎以半放弃的姿态向福特表示,在5分钟时限内根本无从追问答案。民主党籍参议员麦卡斯基尔也形容,米切尔的处境“很艰难”。 第三个问题在于,米切尔的问题不愠不火,几乎毫无锋芒。她提出第一条问题时,就开宗明义对福特表示同情,自己对盘问对方感到“抱歉”。分析指,米切尔担任检察官时虽然擅长处理性侵案,但职责是保护受害人,因此这次难以拿捏分寸。让事情雪上加霜的是,米切尔没有时间展开问题,根本无法落实盘问策略,从她提问的角度来看,她一方面有意挑战福特的证供是否可靠,另一方面也想质疑,福特是否民主党的马前卒,蓄意干扰卡瓦诺的提名。 碍于种种局限,米切尔提问的效果相当令共和党人失望,一名不愿具名的国会幕僚说,“哪怕什么都不做,效果恐怕也比这个好”。就连立场一向较接近共和党的霍士新闻也形容,这次听证会对共和党来说如同“灾难”。本报讯

【视频】福特教授哽咽指证卡瓦诺性侵: 那笑声是一生梦魇

视频截图 首位公开指控美国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诺性侵的女教授克莉斯汀•‧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于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9月27日上午10点,出席了参议院司法委员会(United States Senate Committee on the Judiciary)听证会,现场作证。 据报道,福特在听证会开场时称:“我今天来到这里并非我想来。我很害怕。”听证会期间,由参院司法委员会的10名民主党人以及一名由11位男性共和党人指派的性犯罪案女检察官,完成对福特的质询。 福特讲述了少女时期参加的那场改变她人生的派对时,强忍着眼泪说:“今天我带到这里关于那晚的细节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它们已经烙印在我的记忆中,并且成年后一直困扰着我。”听证会的前一日,参院司法委员会共和党人称,有2名男子分别承认自己才是福特口述中的性侵者。但福特在听证会上坚称,她绝无可能将他与另一名青少年搞混。 当被问及她怎么能确定卡瓦诺才是攻击者。福特用专业的术语答复道:“就像我现在确定我在和你说话一样。基本的记忆功能,以及大脑中用于解码的去甲肾上腺素和肾上腺素的水平——神经递质将记忆编码到海马体中,因此创伤相关经历就在那里被锁定,其他细节则有点模糊不清。”当被问及她的肯定程度时,福特坚定地答道:“百分之百”。 福特在证词中称,1982年那晚,她抵达聚会时,人们在房子一楼的小客厅里喝着啤酒,卡瓦诺和贾奇明显喝醉了,她也喝了一杯。傍晚时分,她走上楼梯,打算去二楼用洗手间时,卡瓦诺试图对她实施性骚扰。她叙述称,自己逃出房间,将自己锁在卫生间里才脱困。 当被问及她对当时的哪个场景记忆最深刻,福特回答说是卡瓦诺把她压在身下时,和另外一个在场男性(Mark Judge)的笑声。 福特会议说,那次聚会与其说是一个Party,不如说是几个朋友的碰头,当时卡瓦诺喝了酒,而她自己并没有喝酒。福特还表示,自己从卡瓦诺被提名大法官时就开始反复衡量将这件事情公布出去的利弊,最后认为时间终于到了。 亚利桑纳州性犯罪女检察官芮秋•米契尔(Rachel Mitchell)主导此次听证会,对福特进行了提问,以避免议员们多为男性可能导致的认知偏差。 来源:综合新闻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