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2月19日 星期二 23:17:20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器官捐赠

Tag: 器官捐赠

2017年有2,141例捐赠器官 安省称冠全国!

■报告指一个捐赠器官者可帮助75人重生。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过去10年安省捐赠已故者器官及移植器官取得进步,大幅飙升了98%,成为全国之冠。省府呼吁省民继续支持登记器官捐赠,因为目前仍有逾千人等候器官捐赠或移植,方可有望重获生命。 隶属安省政府,专门处理登记捐赠及移植器官的机构延龄草生命遗泽网络(Trillium Gift of Life Network,TGLN)昨天发表2017年回顾报告指出,过去10年(2008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安省捐赠器官及移植器官大幅增加98%。 TGLN认为捐赠器官在过去10年取得空前成功,因为省内其中69间医院实施常规通知合作计划,这是要求医院向该会推介有潜在捐赠器官可能性的个案。另外,委任58名捐赠器官医生,与医院行政人员、医务人员及该会合作,确保捐赠是临终服务一部分。 该会表示,死后捐赠有两类别,分别是脑部死亡后捐赠及循环系统死亡后捐赠。后者是指当病人百病缠绕没法医治,拒绝再接受治疗,决定放弃生命前的捐赠;而脑部系统死亡后捐赠,是安省在2006年引入。过去10年脑部系统死亡后捐赠的个案上升260%。 参与捐赠器官常规合作计划的医院,由2011年的21间增至现今的69间。而捐赠器官方面,亦由2008年的1,061宗,升至2017年的2,141宗,大幅增加102%。 该会指一个捐赠个案,已足可帮助75人:眼睛可重开视力,协助被烧伤的病人重整皮肤,而捐赠心脏的,更可挽救有先天性心脏病者的生命;捐赠肌腱及筋脉,可让人重新走路。安省的器官移植,由2008年的867宗增至2017年的1,268宗,上升了46%。 该会主席兼行政总裁Ronnie Gavsie表示,对于安省捐赠及移植器官计划取得进步感到欣慰。愈来愈多的医疗状况,经器官移植后,更多的生命得以延续,在这方面,我们已具有国际知名度。但只要仍有病人等候器官移植救命,大家仍须努力,不错失任何捐赠的机会。 在2008年,只有16%省民登记捐赠器官,至今已增到32%,相等于400万人。安省卫生及长期护理厅厅长贺施金表示,安省在器官捐赠及移植上取得成功,关键在于病者及其家人的无私精神,在一个艰难的决定下给予生命的礼物,令2017年超过1,200人重获生命。

移民生活:你加入了器官捐赠队伍吗?

2016年在加拿大医学学会期刊(CMAJ,Canadian Medical Association Journal)发表的器官捐献登记研究显示,与安省的长期居民相比,安省的移民登记死亡器官及组织捐赠的人比较少。这其中的原因包括:对器官捐赠有更大的顾虑、宗教不确定性、对捐献者注册不了解、教育状况、缺乏英语或法语能力、以及婚姻状况等。而有意向捐献器官的人中,有很一大部分完全不了解去哪裡登记成为捐献者。即便生前曾登记成为器官捐献者的人中,仍有20%的家属拒绝捐赠逝者的器官。 本报记者 文琪 加拿大血液服务机构(Canadian Blood Services)的一份报告显示,加拿大是世界上器官移植率最高的国家之一。然而供体器官与需求的不匹配是长期以来的问题。加拿大移植协会(Canadian transplant society)主席James Breckenridge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每年有超过4,000加拿大人在器官移植的轮候名单(waiting list)上。“为此,我们不必要地损失了太多生命。每隔一天,就会有一个人会因为没有移植器官可用而死亡。而在安省,只有大约30%的人登记成为了器官捐献者。”根据安省器官及组织捐赠和移植机构延龄草生命遗泽网络(Trillium Gift of Life Network,简称TGLN)的报告显示,安省目前有1,500余人在等待器官捐赠;在2016-17年度有354名已死亡的器官捐献者。 加拿大移植协会(Canadian transplant society)主席James Breckenridge 器官移植等候名单排位复杂 看著步伐稳健、神采奕奕的母亲,江先生(化名)露出欣慰的笑容。“如果你第一次认识我的母亲,你不会看出来,她是一个换过肾的病人。我母亲换肾至今已有三年了,这几年她的情况一直非常好。我们没想到在多伦多,尿毒症病人只等了不到两年就等到了合适的捐赠肾源。到现在为止,虽然我们无法知道给她捐献肾髒的是什么人,但是我和我的家人由衷地感谢这位朋友。” 江先生对记者表示,他的母亲在被医生通知需要进行换肾手术后,医院给出了三个选择。一是如果能成功配型,就使用家人捐赠的肾髒。二是一种交换的办法,用家人捐赠的肾髒换取排位的加速。如家人捐出的肾髒不能与母亲配型,则捐出这颗肾髒给等候名单上能够配型的病人。江先生的母亲就可因此升至等候名单上的首位,一旦有了合适的肾源,可以确保给母亲先使用。三是按照正常次序排队等候,有合适的肾髒捐赠时可以换肾。 由于华人家庭观念较重,江先生的母亲拒绝了家人为自己捐肾的选择。江先生说,“我们尊重母亲的意见,选择了第三种方式。这个等候名单并不是按照谁先来先得的次序去排列,而是综合考虑许多因素去排序。我母亲是在57岁的时候换的肾,前后轮候了一年半左右的的时间。” Breckenridge对记者表示,器官移植的等候名单是非常复杂、难以说清的一个名单。“这个和我们在餐厅排队等候入座是不同的。等待名单很复杂是因为它涉及到的因素很多,包括匹配程度、血型、地点和需求。” 加拿大各省的器官捐赠率差异很大。 提及如果有人捐赠器官,是否在其所在省份内先进行配对,如果该省没有合格的器官接收人,全国范围的等候名单是如何运作的,Radkewycz表示一切由TGLN做安排。“他们会负责计划、促进、协调和支持安省各地的器官和组织相关的捐赠和移植。他们与安省所有的移植中心合作,管理安省的活跃等候名单。在安省有超过1,600人在等待器官移植。根据医疗紧急程度、血型、组别、器官大小等标准,TGLN将捐赠器官分配给安省候诊名单上最痛苦的人。如果紧急程度相同,在安省等待名单上时间长的个人将会获得移植。如果在安省没有合适的配型,则通过加拿大甚至美国的的数据库进行检查,尽最大努力拯救生命。” 捐赠者、受赠者信息不能互通 江先生称,由于母亲近年的身体状况非常好,家人们常常会好奇,给母亲捐赠肾髒的是什么样的人。“我会想,捐赠者是不是华人,还是其他族裔的人;多大年龄,对方是否还在世?不论如何,我和我的父亲都希望能够拜访他或她本人,或者如果不在世了,去看看他的家人。” 然而,这个心愿只能是个美好的愿望。因为捐献者家属和受助者之间的交流是完全匿名的。TGLN媒体协调员Jennifer Long 表示,根据延龄草法案(Trillium Gift of Life...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