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5月27日 星期五 20:14:06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国际留学生

留学生疫情期间网上修读 忧学位加拿大不认可

(■■疫情影响又一学年,一些已学习一年海外课程的法学院学生可能不得不继续上网课。加通社资料图) 疫情期间于海外法学院注册上网课的本国学生,担心新学年如果仍受疫情影响需要继续在网上学习,获得的学位可能得不到本国认证机构的认可。 据《星报》报道,去年9月的疫情期间,温哥华的尼亚奎(Afrooz Niakouei)接受了英国一所法学院的录取通知,在此之前,加拿大认证机构已同意,在线课程可以作为她在本国取得律师资格所需的学习。 与其他在海外注册法学院课程的加人一样,尼亚奎认为这场全球健康危机将在一年内结束,届时学生将可以亲身前往校园继续上学。 现在,就在尼亚奎在莱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Leicester)的两年法学学位课程上到一半时,她震惊地得知,本国的国家认证委员会(National Committee on Accreditation,简称NCA)下一学年将不再认可网课学习。 NCA是加拿大法律协会联合会的一部分,其任务是为那些在加境外获得法律证书、并希望在本国从业的人士,评估其法律教育和经验。在正常情况下,经认可的海外课程必须是课堂教学。去年由于疫情关系,NCA放宽了规则,只要求其中一年的课程为课堂授课。 学生请愿促认证机构网开一面 一些国外的法学院,包括莱斯特大学,确实提供两年制学位课程,但他们的毕业生必须在回到加拿大后马上参加至少7门考试,以弥补学习时间较短的问题,或者在约克大学、多伦多大学或卑诗大学完成法律硕士学位。 尽管这一疫情下的要求在即将到来的新学年保持不变,但这意味着那些去年在本国开始远程学习计划的人,现在必须亲身到国外上课,才能满足他们在本国获得律师证书所需的要求。 获得NCA认证已14年的莱斯特法学院有300名加拿大学生,其中一半将在10月1日开始他们最后一年的学习。 莱斯特大学的加拿大法学教授拉弗斯(Troy Lavers)表示,学校的教学计划是录制好的在线授课与面对面小型辅导相结合,但该计划在8月初被NCA拒绝,学生们现在不知该怎么办。 一群注册外国课程的本国法学院学生为此发起了一项请愿,NCA的执行总监沃尔夫(Deborah Wolfe)在回应这一请愿时说,认证委员会非常了解所有学生在疫情期间面临的挑战。但面对面的学习是必要的,因为法律实践是一种人际交往,律师通常会与其他律师讨论法律问题,这些互动涉及口头的面对面说服。 尼亚奎说,同学们已经要求NCA允许他们至少再上一学期网课,希望待第四波疫情结束后,每个人都可以从明年1月份开始在校园里上学。或者,对于那些别无选择只能在线完成法律学位的人,NCA只要求完成更多的搭桥考试。 尼亚奎希望NCA能改变主意,否则她可能不得不停学一年。她说:“这种情况完全不在我们掌握之中,我们无法控制疫情的走势。NCA只需要灵活一些,为最后一年的学生提供一些例外。”星岛综合报道

国际留学生来加拿大会面临多项挑战

受到疫情的冲击,预备今年9月来加的国际学生面临着不能按时申请签证、未能完成疫苗注射,隔离及航班减少或完全取消等不利因素,令他们来加拿大求学之路漫长而艰辛。 据加通社报道,针对学生签证审批问题,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发言人卡蓉(Nancy Caron)表示,在整个疫情过程中,移民部一直继续接受和处理国际学生的签证申请。 移民部网站显示,在今年5月15前递交的完整学生签证申请,将在8月6日前处理审批。但若呈交的申请材料不完整,则有可能需时更长。 “尽管有全球疫情及相关情况造成的个案积压,我们仍希望给计划今秋到加拿大就学的申请人一个完成审批的目标日期。” 卡蓉表示,移民部在今年前4个月共发出10万份学生签证,不仅超过受疫情影响严重的2020年前4个月的6.6万份,也超过了2019年1至4月的总数9.6万份。 部分大学要求住宿生须接种 免疫注射是国际学生面临的另一个重大问题。一些大学要求未来居住学校宿舍的学生,在9月前接受免疫注射。 多伦多大学副教务长威尔士(Sandy Welsh)表示,入住学校之前无法接受免疫注射的学生,必须在14天之内完成。西安大略大学亦表示,事先没有条件接受注射的学生将有14天时间在校园内接受注射。 即将入读多伦多百年纪念学校的巴基斯坦留学生赛义德(Muhammad Saad)表示,自己已接受了第一剂牛津阿斯利康(Oxford-AstraZeneca)疫苗注射,第二剂时间定在7月中,但要看到时巴基斯坦疫苗供应是否充足。 卡蓉表示,留学生若能出示在抵加之前14天接受过两剂辉瑞、莫德纳或阿斯利康疫苗(两剂混合注射亦可),或者一剂强生疫苗的证明,可被视为达到完全免疫的要求。那些抵加前未达到完全免疫的人士,则需遵从联邦政府的有关规定。 巴基斯坦准留学生谢哈博丁(Zohra Shahabuddin)表示,她计划在抵达加拿大之后才接受疫苗注射。这意味她要支出约2,000元按加拿大政府要求在酒店隔离。“国际学生已经花了很多钱,这又是一项额外的支出。” 不过有一些大学为国际学生提供隔离期间的住宿。威尔士表示,会为学生提供由机场至学校的交通,每天透过电话进行的健康检查,以及其他服务。 谢哈博丁的另一个担心是,若在前往加拿大的旅途中染病,抵加后的医药费将如何着落。加拿大学生联合会(Canadian Federation of Students)留学生代表库马尔(Bipin Kumar)表示,这也是该会听到许多留学生的担心。 “我们听到的至少一项关注是,私营保险公司是否会给在旅加途中染病的学生提供额外的保障。留学生在抵达加拿大之前需要许多旅行,而保险政策通常是在学生9月1日入学报道时才会生效。”库马尔指联会正在与各大学和安省政府接洽,以了解更多这方面细节。

国际留学生在加读硕士 65%两年内可毕业

(■■国际生一般可在两年内取得硕士学位,较本地生时间短。 星报资料图片) 国际学生一般可在两年内取得硕士学位,较本地学生的毕业时间短。加拿大统计局表示,国际留学生修读硕士课程的人数不断增加,由2011年的五分一上升至2016年超过四分一。 统计显示,2016年有15%硕士和博士班新生是外国留学生。硕士课程的比例更高,2016年全国有43,068名硕士班新生,当中有12,195名外国留学生,比率超过四分一;与2011年比较,外国留学生升读硕士课程的人数增加51%,但本国学生只增加11%。 不过,修读硕士课程的本国学生,有60%是女性,但外国留学生的女性比例只有46%。 国际留学生选读科学、科技、工程、数学和电脑(STEM)的人数在5年内增加56%,是本国学生增加14%的4倍。修读商业、人文、医疗、艺术、社会科学、教育、法律、贸易、服务、天然资源和保育(BHASE)增加了47%,幅度几乎是本国学生10%的5倍。 本地生多半工读 2013年入读硕士课程的国际学生,有65%在两年内毕业,比本国学生多7%;有87%留学生在4年内取得硕士学位,本国学生只有83%。 统计局认为,国际留学生能够较快毕业可能是在加拿大以外完成学业的教学水平高;而较高的学费、离家在外的生活费和学生签证的限制,也促使他们要尽快完成学业。 国际留学生在2013年的研究生学费平均为13,490元,超过本国学生6,038元学费4倍。另外一项统计则发现,很多本地学生因为要打工,只能够半工读硕士课程,因此要更长时间才能毕业。 统计指出,加拿大的大学和学院在学年度有来自225个国家和地区的296,469名国际留学生,以中国28%最多。 12个研究所科系中,中国留学生在11个科系的人数均领先其他国家,只是医疗和相关科系仅次于沙特阿拉伯。数学、电脑和资讯科学的研究生,有16.4%为中国留学生,占该科系国际留学生人数一半以上。其次是来自印度的留学生占总人数23%,选读学院的人数更是各国之冠。第3位是来自法国留学生的7%。 安省在2017学年有140,115名国际留学生,占47%;卑诗省也以58,971名占20%;魁省有48,570人,得16%。 统计显示,有20%至27%外国留学生在取得首次学生签证的10年内成为加拿大的永久居民。在2000至2004年间的移民,有48%曾经以留学生身份在加拿大升学,较1990至1994年间的30%增加超过一半。星岛记者报道

加拿大提供多项临时措施 协助国际留学生

【星岛综合报道】新冠肺炎疫情当前,对于本国和全球,以至到本国读书的国际学生等都是艰难的。根据最新一期《加拿大移民通讯》(CIC News),联邦移民、难民和公民部(IRCC)发布了现时就国际学生、学习许可和毕业后工作签证(PGWP)的临时措施的摘要。 近几个月因应疫情而引入的严格旅行限制,除了带给本国移民计划深远影响之外,也限制了国际学生进入本国。依照联邦政府的行政命令,目前只有属于3个类别的国际学生才能进入本国,分别是持有有效学习许可的国际学生;于2020年3月18日或之前获批学习许可的国际学生;以及来自美国的国际学生。 本国明白到国际学生,为本国的社会和经济作出重要贡献,因此本国采取了一些措施,来确保选择在本国读书的国际学生如愿。变更包括两阶段的学习许可程序,以及网上学习,这次将计入PGWP。 疫情使国际学生很难获得他们通常需要的本国学习许可证所需的文件。 因应这种情况,IRCC实施了两个阶段的批准程序,使国际学生可以在没有最终学习许可的情况下在网上开始秋季学期的学习。那些无法提供生物特征数据、移民体检结果或其他所需文件的人士,仍可获考虑取得学习许可,而在第一阶段获得批准的人士基本上已符合学习许可的大部分条件。 IRCC表示,将尽快处理已提交的完整学习许可申请。 一俟放宽旅行限制后,成功完成两个阶段的学生将可以前往加拿大。 PGWP方面,学生在本国认可的教育机构,例如大学或学院,完成认可课程后,可以获得长达3年的PGWP。PGWP的最终期限取决于个人在本国高等院校学习的时间。 在大流行之前,遥距学习不能计入PGWP资格。IRCC在过去的几个月,发布了一系列公告,允许网上学习计入PGWP资格之内。 目前,学生可以在2021年4月30日之前于海外网上学习,而不会影响他们的资格或日后的PGWP的期限。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他们必须能够完成在本国至少一半课程。 此外,报读在2020年春季、夏季或秋季(5月至9月)学期开始,为期8到12个月的课程的学生在海外完成了全部课程,也可以申请PGWP。 最后,入读在2020年5月至9月开始的课程的学生;网上学习至2021年4月30日的学生,以及从一个以上的认可学习课程中毕业的学生,在日后申请PGWP时,可以合并学习时间。这同样的条件也适用于要求全部学习其中一半在加拿大完成的学生。 在一般情况下,留学生需要连续在本国全职学习至少8个月,才有资料取得PGWP,还有此前在网上学习并不符合资格。今年由于疫情,IRCC较早前已表示,不会从PGWP的时间中扣除加国境外完成的学习时间,直至2020年12月31日。 V17

国际留学生大减 加拿大大学收入拉警报

【星岛综合报道】今年加拿大大学和学院的收入大幅下降,因为新冠状病毒疫情令国际留学生注册人数大减,造成数十亿元的损失。 尽管加拿大政府上星期采取了进一步的措施,使学生更容易从国外在线学习,但损失仍然很大。加拿大大专学院机构(Colleges and Institutes Canada)总裁阿米奥特(Denise Amyot)表示,6月中旬的一项调查显示,各学院预计本学期的新国际生入学人数将从9万人降至3万人,下降三分之二。“注册部都很担心财务影响,他们担心会因此减少本地学生课程的选择性。” 国际学生对于大学财务至关重要,因为它们占全部学费收入的一半。疫情对学院造成的冲击比大学更为明显,因为学院倾向于提供较短的课程,学生流动性本来就较频繁。 根据联邦政府的估计,国际学生每年为加拿大经济贡献近220亿元,仅计算大专院校的学费就有数十亿元。阿米奥特女士说,初步估计,目前学费损失在18亿元至35亿元之间。 加拿大大学(Universities Canada)国际关系助理主任麦金太尔(Cindy McIntyre)表示:“我们正在与联邦政府部门进行积极的讨论,以探讨如何因应国际学生流失的问题。” 教育主要是省的责任。安省在疫情初期向高等教育机构额外提供了2,500万元,以应对一些额外开支。魁省提供了7,500万元,并提供了更多的学生援助资金。但是,全国高等教育协会的目标是说服联邦政府向它们拨出一些专用基金,就像最近宣布为中小学提供的20亿元一样。 加拿大创新科学和经济发展组织(ISEDC)表示,渥太华已采取一些措施协助大学开学,例如加快那些希望在线学习的人之批准,还允许美国学生入境学习,只要做好14天隔离就可以。   联邦移民部正努力帮助国际学生。移民部发声明说:“一旦加拿大和他们的祖国放宽了旅行限制,就可以让他们顺利进入加拿大。提交完整申请表的学生将获得优先处理,以确保他们可以在加拿大境外开始上课。” 2018年,各个级别的国际学生超过70万,今年因为旅行限制的关系,人数大幅减少。 一家国际学生招募公司的业者科路瑞(Gautham Kolluri)说,他有几百个学生已收到加拿大教育机构的入学许可,但他相信大多数学生将推迟入学或放弃学习机会,他估计只有四分之一的人会选择在海外利用网络来上加拿大学校的课程。“对家长学生来说,不清楚投资数万元能获得甚么,不确定这样的加拿大经验有没有价值。他们会等待一下、静观其变,因为加拿大还是他们心目中的首选学习之地,美国现在的政治局势不是太理想的选择。” 图:星报 v01  

疫情使加拿大移民留学生与外劳大跌七成

(■■移民及抵埠永久居民人数下降,影响本国经济与劳工市场发展。星报资料图片) 新冠疫症影响下,今年上半年抵达加国的新移民、外劳与留学生人数急跌70%。皇家银行首席经济师的分析报告指,疫情导致到达本国新移民、外劳及海外学生人口锐减,至少短期1至2年内本国或现劳工荒。尽管6月份抵埠的新移民与外劳人数增加,但移民申请程序因疫情有所延后,令政府以移民催谷经济的“如意算盘”遇阻滞。 主力研究本国人力资源、劳工与人口转变范畴的皇家银行首席经济师阿格普索维奇(Andrew Agopsowicz)的分析报告形容,新冠疫情导致上半年抵达本国的新移民、外劳与海外留学生人数,较去年同期大跌达70%。他认为联邦政府应正视有关问题,对劳工市场与本国经济所带来的隐忧。 封关窒碍移民人口增长 他提到全球大规模封关,窒碍了本国移民人口增长,如今年第二季度即4至6月份,共有3,4000名永久居民抵达本国,较去年同季度下跌了67%。而获准到来本国工作的外劳短期工作签证,较去年同季度少了一半,他们多是从事农产业的工人。 去年第二季度获批到本国留学的海外学生签证有107,000个,但今年第二季度申请到本国的学生签证,却不及去年同季的10%,仅有10,000份签证正在处理。 报告更指出新申请签证率,在疫情影响下竟大跌80%,而类似状况预计或会持续一段长时间。 分析报告形容尽管6月份明显见到抵埠新移民、外劳人数有所增加,但疫情前景仍未明朗,6月份抵埠新移民人数,仍较去年6月份下跌44%;今年第二季整体抵达本国新移民人数,只有34,000人,与去年同期的94,000人无法比拟。根据逐渐回复的步伐,联邦预计至今年底,今年抵加的新移民人数,或只有23万人,是本国希望吸纳34万名新移民人数的70%左右。 抵埠农业外劳分别不大 疫情令大部分国家封关,空中交通受限,令不少申请到本国工作的外劳,不能按时到前来,但此情况似乎未影响申请到本国农场或农业温室工作的外劳,农业外劳抵达本国开工数字,与去年同期分别不大。 阿格普索维奇特别提及,疫情导致本国在多个国家的签证处理中心关门,拖慢了本国移民申请者递表程序,加上疫情令不少准申请人,因面对即时经济困难与健康问题,而延迟申请甚至打消念头,导致今年第二季度申请人数,相比去年同期骤跌了80%。 他指出,移民及抵埠永久居民人数下降,大大影响本国经济与劳工市场发展,阿格普索维奇指本国人口快速老化,新移民所注入的经济与劳动市场新血,将作为本国长者护理支出的有力支撑,被视为推动本国房地产市场的火车头,但新移民数字不及政府预期,或会令楼市呈现滞后。 本国专上学院主要营运费用十分倚赖海外留学生学费收入,疫情令留学生人数锐减,不少学府顿时陷入财政困境;海外留学生在9月新学年,能否返回本国上课成疑,第二季度申请留学生签证数量,仅得去年同期不到10%,未来也不见得乐观,专上学府财政笼罩阴霾。 登陆人数锐减属暂时 移民加国仍具吸引力 多伦多资深移民顾问黄国为(图)认为疫情下受影响的是亲身登陆本国移民、工作或留学的人数,入纸申请移民加国者,即使受本国驻海外签证中心关闭而暂时性受轻微影响,但不代表申请移民人数减少,加国仍是受移民欢迎的国家;若论受影响最大的,相信是海外留学生申请人数,除与本国学校在新常态下学习模式改变外,留学生家长或某程度上受疫情打击收入,海外留学生未必可以成行。 黄国为解释整个移民流程有不同阶段,首先是入纸申请移民本国,接着是移民部审批过程,申请获批后新移民登陆本国,在入纸申请移民前,还有一段长时间是部署应否移民。 真正受打击相信是留学生 他强调,近期不少调查报告纷指本国少了移民人数,但有必要澄清的是,不是少了移民人数,而是少了抵埠的登陆人数,这与各国封关,空中交通不便有关。 黄国为形容由准移民入纸申请移居本国成为永久居民身份,至移民部审批与否,当中历时约1年半;由政府批出获准移民资格,至他们登陆本国则不会少于4至6个月。 然而受到新冠疫情影响,不少拟在今年上半年抵达本国,开展新生活的新移民,即使期待到来居住,但鉴于疫情下许多国家仍处于封关阶段,他们不能亲身登陆本国,联邦政府也有措施酌情处理。 黄国为指最受影响的相信是留学生,大专院校于9月份开学,海外留学生通常需在每年3月份申请或延长学生签证。 本国3大海外留学生国家印度、中国及韩国,在今年3月份正值当地疫情最严重期间,本国驻当地的签证中心也因而关门,这对他们申请学生签证带来障碍。 黄国为表示,留学外国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一种奢侈生活,这相当倚赖父母的经济能力,但一场新冠病疫,令不少人身家大大缩减,工作也缺少了保障,相信这令到一些留学生未必能负担到留学本国的支出,加上疫情新常态学习模式或趋向遥距教学,留学生申请签证数字相对最受影响。 星岛记者报道

政策改变:留学生网上课时 可计入毕业后申请工签

(■■海外学生获得学签之前开始上网课,也符合申请PGWP条件。CIC News) 国际学生在海外上网课,即使在学签获得批准之前开始上课,也符合申请加拿大毕业工作签证(Post-Graduation Work Permit,简称PGWP)的条件。 因应疫情需要,联邦政府在今年4月宣布,容许参加网上课程的国际留学生申请PGWP,网上课程也不会影响国际留学生申请加拿大经验移民的资格。当初放宽PGWP要求时,只有在国际学生获得学习许可之后开始上网课,才计算在内。 现在,联邦进一步放宽这一政策,国际学生在学习许可获得批准之前就开始在海外上网课,相关课程时间也会计算在内,只要是在2020年开始。此外,海外学生还必须在9月15日之前申请学习许可,并且至少有一半的学习计划必须在加国境内完成。 此前网上学习不获接受 PGWP签证容许国际留学生毕业后可以在本国工作长达3年,令他们可以取得本地工作经验,这对他们循经济类别移民计划申请永久居留有很大帮助。联邦政府研究显示,在成为永久居民前取得本地经验,可令移民更快融入劳工市场。所以本国有超过80种经济类别移民计划,都会给予本地经验额外分数,这也特别适合于国际留学生。 在一般情况下,留学生需要连续在本国全职学习至少8个月,才有资料取得PGWP,此前在网上学习并不符合资格。今年由于疫情,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RCC)不会从PGWP的时间中扣除加国境外完成的学习时间,直至2020年12月31日。 由于疫情,今年大部分海外学生必须从网上申请加拿大学习许可,并且可分两个阶段申请。加拿大允许接受不完整的学习许可申请,国际学生在正式学习许可获批之前,可开始上网课,完整的学习许可将在所有申请文件递交完备之后颁发。星岛综合报道

国际留学生新学期挑战多 网课面临时差及网络安全

(■有西门菲莎大学华裔学生表示,部分国际留学生将无法进入加拿大。CBC) 受疫情及相关政策影响,一些原本计划来本国读书的学生,已经改变或延迟计划,有留学机构代表指出,这令本地国际留学生人数下降。另外,本地留学生指出,约八成中国留学生在疫情期间已经返回中国,即使可以在9月上网课,也会面临时差和网络安全限制等挑战,想要返回加拿大境内更是难上加难。 国际留学生中心顾问梁伟池周三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多数大学已经声明,9月开学后,留学生可以留在家中上网课,但仍有部分课程并非远程教学所能替代,比如需要使用实验室的一些课程。部分将于今秋入学的新生,由于家长担心疫情,又或者无法拿到有效签证,从而改变计划,取消或延迟入学,令今年国际学生入学人数有所下降。 留本地继续学业更有保障 他指出,对于一些已经在加拿大就读的国际学生,往年暑假可能都会返回自己的国家,但今年因为疫情带来很多不确定性,一来不知回去后是否还能回来,二来担心搭不到飞机,因此有部分选择留在本地。虽然留在这里也有社交或生活方面的困难,但对学业更有保障。 不过,梁伟池表示,即使能够上网课,由于时差原因,身在中国的学生实施起来仍有困难,特别是一些需要小组讨论或合作的项目,要所有学生都在同一时间合作完成。对于已经离开本地的学生是否应该在秋季回来,他就表示应视乎个人情况。如果学生比较独立且适应加国生活,在这边亦有亲戚朋友,在签证允许的情况下可以考虑回来继续学业。 3月18日后获批签证无法入境 在西门菲莎大学(SFU)就读商科的华裔学生郭家麟则表示,根据联邦政府的规定,在3月18日之后获批学习签证的国际留学生,将不准进入加拿大,这意味着今年入学的新生都不能前来。而即使是于3月18日之前获得学习签证的学生,也未必能够入境,因为飞机落地入关时,加拿大边境服务处(CBSA)还将依据能否提供证据,足以证明必须回来上课,决定是否放行。有些专业课程必须通过面授进行的,学生可能要向学校索取“支持信件”以说明情况,但即使有了信件,能否入境仍须看边境官员的决定。这意味着学生抵加时最好口袋里的钱,足以购买返程机票,以备不时之需。 郭家麟说,据他观察,约八成来自中国的留学生都已经返回中国,他们或可在中国上网课,若就读的大学在中国有合作院校,还可以到中国的大学修读学分。不过,在华学生有可能面临网络使用限制,无法正常上课。 至于选择留在本国的学生,郭家麟认为,大部分已经适应了疫情期间的特殊生活,随着卑诗省疫情得以控制,除上课外, 很多学生也会适当外出娱乐或游玩。  

专家详解国际留学生加国工作限制与要求

据最新一期《移民通讯汇编》披露,加拿大移民部高级政策和项目顾问,曾于今年2月就在校学生实习工作的条件(Co-op Students working conditions)作出解释。指目前法规并没有对工作的时限定下严格标准,但必须遵循不超过在校学习时间一半的原则。此外,持学生签证者获学校批准临时休学期间,不能在校内或校外工作。 该位高级政策顾问表示,实习工作到底可以持续多长时间,目前没有一个必须遵守的时间参量。学生可以一次过工作4个月、6个月或8个月,或是在整个上学期间维持每周10小时的工作时间。只要是实习工作的时间不超过整个学习时间的50%。 另外,每一份实习工作签证的申请都有独特性,有关指引的书写方式,是为了给签证官在处理不同申请个案时留有足够的弹性。根据申请人本人及其所在的学校提供的信息,签证官可作出灵活决定。 休学期间不准工作 比如说,对于一个4年本科学位课程,需要两个实习工作周期,每个周期4个月。这种情况下以天数或是月数来计算实习工作占整个学习时间的比例,较为适宜。但是,对于一个为期8个月的证书课程,若需要两个月的实习工作期,就须使用小时数来计算,确保实习工作时间不超过课程总时间的50%。 根据签证要求,学生所在的政府认可学校或教育机构(Designated Learning Institution,简称DLI) ,在学生实习工作签证上被列为雇主。在这种情况下,学校有权利根据学生所学专业课程的内容和设置,选择可以接受的实际提供实习工作机会的雇用机构。值得注意的是,实习工作有些是有报酬的,有些没有,到底属哪种情况,也要由学校和提供工作的雇主联合决定。 另有移民部项目助理,在今年2月澄清学生签证与就业有关规定,强调持有学生签证的人,在被学校批准暂时休学(authorized leave from studies)期间,不允许在校内或校外从事工作。因为若在正常的寒暑假等固定假期之外休学,当事人即使仍持有学生签证,但已不被看作是全职学生,所以不符合移民法R186(f)及(v)条款有关允许学生打工的要求。 此外,需强调的是,学生若在获学校批准休学开始之日起150天内恢复上学,将仍被视为在休学期间积极学习(actively pursuing studies)。 若学生未能在150天内恢复上学,则不能再继续持有学生签证,他们要么必须改变其居留身份,比如改申请加拿大临时居民签证(即访问签证)或工作签证,要么必须离境。 星岛记者报道

网上授课不损招生 多伦多大学国际生反增两成

统计显示,加拿大安大略各大学秋季新生登记人数,已经几乎恢复至疫情前水平,说明网上授课模式并未导致学生大规模退出或暂停学业。 据《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报道,安省大学首批数据显示,今年已经确认录取的新生包括国内及国际留学生共计103,426名,与去年的102,289人几乎没有差别。 不过,各学校间存在明显对比,如皇后大学和西安大略大学接收的本地高中毕业生人数明显增长,而在北部或大多伦多地区以外的大学,这一数字则出现下滑。 西安大略大学招生人员泰格(Glen Tigert)表示,考虑到疫情原因,许多国际学生可能无法在9月份赴加入学,该校在3月份调整招生计划,将招生重点集中在本地毕业生当中,包括放宽对期中平均成绩(mid-year average)的录取要求等。 数据显示,目前西安大略大学录取的安省高中毕业生人数较去年增长了28%,国际学生人数则减少了10%。不过,泰格也表示,从现在到9月份还有一段时间,到时候也可能还会发生变化。 而在多伦多大学,虽然录取的安省毕业生人数减少了9%,但新生录取人数整体上升了4%,其中国际学生人数增加了近20%。 之前有不少人担心,由于大学授课模式转为以网上课程为主,可能会导致大学新生人数减少的问题。滑铁卢大学经济学家史卡特德(Mikal Skuterud)指出,历史数据显示,学生注册情况是“反周期的”,换言之,越是在经济萧条时期人数越会增加,反之则减少。他说:“这些数字说明,尽管上网课并非最佳选择,但总比无所事事要好得多。”

特写:国际留学生疫情之下来不来加拿大陷两难

夏宝汀(Zohra Shahbuddin)说,当她收到心仪的加拿大大学录取通知书时,欣喜若狂。 据加通社报道,夏宝汀被位于卑诗省的西门菲沙大学(SFU)录取,将就读出版专业硕士学位。但是现在疫情当前,她忧心忡忡,无法入睡。 和其他国际学生一样,她对大学改为网络授课感到不安心,她也担心拿不到工签,还担心自己的健康。 这名巴基斯坦的国际学生正在考虑是今年秋天入学,还是推迟一年。 她在电话采访中说,她已经反复考虑了两个月,但仍然无法做出决定。 加拿大移民,公民和难民部发言人卡伦(Nancy Caron)说,2018年,国际学生对加拿大GDP的贡献达到216亿元,他们还支持了近17万份工作。 允国际生今年内不需抵加 卡伦在声明里说,加拿大政府允许学生在今年9月和12月31日之间,在加拿大以外地方完成学习。这段时间不会从他们毕业后申请工签所需的时间里扣除。 她还说,政府同时允许国际学生在开学以后每周工作超过20个小时的最高限额,条件是他们需要在必不可少的行业里工作,例如医疗护理、基建、食物供应等。 夏宝汀说,她会在6月做出决定。如果她拿到签证,只要不会影响到她申请工签,她可以接受网上教学。 卑诗大学(UBC)发言人蓝茜(Matthew Ramsey)说,9月份提供的课程将大部分是网上课程,这样学生们可以从世界各地参与。 该所大学在9月以前无法知道学生人数,因为大多数被录取的学生有时候出于各种原因选择不入学。 学费高昂 仅上网课不划算 巴基斯坦的阿什拉(Ijaz Ashraf)被位于满地可的协和大学(Concordia University)录取,就读工业工程硕士学位。他说很有可能选择推迟入学,因为他不想上网络课程,他想体验校园生活。 “我真的很想探索满地可学生的多元性,我想身在校园,和老师们当面交流。”而网络课程要交一样多的学费,他说这“不合适”。 协和大学国际研究生每年为45个学分付出的学费要远高于本地学生。 阿什拉同时说,他担心魁北克省高企的新冠病毒感染人数。“我在考虑所有因素,我在和我的家人商量。” 雷曼(Mutee Ur Rehman)被位于多伦多的约克大学(York University)录取,就读电子工程博士学位。他说,他担心的是无法在网络上完成实验部分。 他说:“作为博士生,我和导师以及团队成员的交流也非常重要。校园的气氛能够刺激和激励你。” 他同时说,如果在网上上课,时差也会成为问题,“我做不到白天睡觉,然后晚上醒着上两节网课。这很难于操作。” 他说,疫情改变了他的一切,“我的计划被毁了,我陷入无法确定的状态。” 多帝亚(Rajdeep Dodia)被位于多伦多的乔治布朗学院(George Brown College)的本科证书(graduate certificate)课程录取。他也倾向于推迟到明年入学。 他说,要为网上课程支付16,000元的学费,这让他担心,在疫情后低迷的经济环境找工作,也让他担心。 他说,印度的网络连接也是个问题。他通过FaceTime接受采访时说,“现在是早上7点30分,网络不错。再过一阵子,网速就会变慢,我甚至在脸书上发个信息都发不出去。” 加拿大大学教师联盟(the Canadi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Teachers)执行总裁罗宾森(David Robinson)说,他听到很多人都有同样的担忧。该联盟正在和加拿大学生联盟(the Canadian Federation of Students)协同工作,努力解决问题。 这两个团体都建议,由政府出资,降低或免除学费。 他说,部分国家的学生还有一个担忧,那就是教材在那些国家可能受到审查,“注册有些课程的学生可能会有风险。” 国际学生在学生总数中占有相当数量。找到解决方案,让他们能够得到高质量的教育,是各个学校的利益所在。星岛综合报道

加拿大教育界忧虑国际留学生大减

(■■疫情料影响下学年来加国际生人数。资料图片) 海外留学生对加拿大经济贡献良多,但受新冠疫情影响,不少业界人士担心有学生因缺乏经济支持而无法继续学业,令9月新学年留学生数量随之大量减少,这不但对教育产业造成打击,与留学生消费相关的行业都可能受到影响。专家呼吁各学校制定弹性政策,令学生可以在不同地方上网课,或是延迟返校时间。 大温移民升学中心负责人梁伟池周三表示,疫情令学生的生活方式发生很大改变,大部分课程转为网上授课,很大程度要倚赖学生自主学习。此外,一些仍留在本地的留学生不得不独居家中,又得不到亲人的支持或与他人交流,有可能会出现情绪上的问题。而正处于升学阶段的学生,未来的不确定性对其影响将会更大。 他指出,一些学生的经济来源也会受到影响,虽然未知疫情将持续多久,短期内学生或可寻求父母支持,或者做一些必要行业的工作暂度难关。但若疫情持续时间过久,有些学生就可能因此陷入困境而无法继续学业。 梁伟池说,更重要的是,疫情必将对9月份开学的国际生人数造成打击,这不单令学校收入受到影响,而且会产生一连串的反应。 国际生贡献总学费一半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代表本国97间大学的加拿大大学协会主席戴维森(Paul Davidson)称,国际学生的平均学费占总学费收入的一半,联邦政府报告说,国际学生2018年为本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贡献了216亿元。在2014至2018年期间,在加学习的国际学生人数增加了68%。 戴维森还指,过去十年人们一直没有注意到一件事,就是联邦和省级政府行政支付的费用,不到高等教育费用的50%,学生的经济影响不仅包括学费,还包括租金、杂货、交通、娱乐等,留学生对本国的贡献与木材、小麦或汽车配件等行业一样重要,流失这些留学生的后果可能很严重。 梁伟池认为,疫情对于目前在读的学生影响应该不大,但还没来的学生就可能会改变计划。由于中小学生年纪小,自理能力相对较弱,因此下学年中小学国际生源影响会比大专生更大,他亦见到有已经为学生办好手续的家长,看到疫情发展而停止原先的入学计划。 大温资深教育顾问陈绍炎表示,尽管卑诗目前疫情稍微得以控制,但卫生官员亦表示秋冬可能还有一波,这令很多计划留学的学生和家长却步,宁可留在中国。不过他就指出,若学校可制定弹性政策,例如认可学生网课学分,比如学生即使留在中国,通过网络上课也获认可,则可令不少人受益,包括现时已经入学的学生。有些前不久通过包机、撤侨等手段回中国的学生,也可以不必冒险回来。 陈绍炎还表示,或因疫情影响,今年的高校录取工作似乎也有延迟,有些学生还未收到录取通知。此外,办理签证也可能因驻外使领馆的短暂关闭变得缓慢。如有学生有合理的理由无法于9月前来报到,相信学校都会允许其延期一个学期,甚至一学年才入学。 他说,这对学校和本地经济而言,仍意味着9月份的收入将会减少。

联邦放宽毕业工作签证规定 网上课程也可申请

因应疫情需要,联邦政府容许参加网上课程的国际留学生,也可申请毕业工作签证(Post-Graduation Work Permit,简称PGWP),网上课程也不会影响国际留学生申请加拿大经验移民的资格。 国际留学生在未来数星期开始本国学习计划时,就算是参加的是网上课程,将来在申请PGWP时,也不会被视为不合格。 因应疫情弹性处理 PGWP容许国际留学生可以在加国工作长达3年,令他们可以取得本地工作经验,这工作经验对他们循经济类别移民计划申请永久居留有很大帮助。联邦政府研究显示,在成为永久居民前取得本地经验,令移民更快融入劳工市场。所以本国有超过80种经济类别移民计划,都会给予本地经验额外分数,这也特别适合于国际留学生。 在一般情况下,国际留学生需要连续在本国全职学习至少8个月,才有资料取得PGWP,网上学习并不符合资格。 由于疫情关系,联邦政府把移民政策变得更富弹性,避免打乱移民申请者的计划,所以提出临时改革。也由于很多课程被逼改为网上授课,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RCC)容许参加网上课程的学生合资格申请PGWP。 这也包括拥有学习签证,或已经被准许参与在5月或6月开始课程,但因为旅游管制,不能到加拿大的留学生。这些学生可以在加拿大以外开始他们的课程,如果未能尽快地到达加国,可以在国外完成至多一半的课程。 已经在3月18日获批学习签证的国际留学生,目前仍未在本国旅游管制豁免之内,这旅游管制预定实施至6月30日。 IRCC这项改革,料将受到很多希望最终取得本国永久居留权的留学生欢迎。综合报道

国际留学生去年40多万 印度14万人超越中国

2019年,有超过40万名国际学生来加拿大求学,其中来自印度的留学生最多,有将近14万人,来自中国的居次,约8.5万人。 据《加拿大移民通讯》(CIC News)报道,加拿大在国际学生招募方面又达到新的高峰,在2019年全国批准了404,165个新的留学许可,获得留学许可的外国公民可在加拿大的指定教育机构学习。 获得留学许可的数量与加拿大的国际学生总数并不完全相同。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RCC)尚未发布有关2019年加拿大国际学生人数的数据。不过,从最新公布的留学许可批准数据推测,留学生人数现在已超过60万人。如果事实果真如此,那么加拿大的国际学生人数自2009年(当时约为20万人)以来已增加三倍。 国际生人数加国列全球第四 印度仍然是国际学生首要来源国。2019年,加拿大向印度国民发出近14万份留学许可,占所有发放量的35%。 中国则排在第二位,获得近8.5个留学许可,占发出许可的21%。韩国以1.7万个位居第三位,占总数的4%。 加拿大的国际学生人数的增长,主要集中在几个来源国,增长最快的还是印度,其他国家包括越南、伊朗、巴西、菲律宾、孟加拉,以及哥伦比亚等。 加拿大目前的国际留学生数量位列全球第四,仅次于美国、英国和澳洲。综合报道

校园内持械性侵男同学 2名国际留学生面临多项指控

安省圣嘉芙莲市(St. Catharines)1间私校的两名国际学生,被指在校园内性侵另1名男同学,现正面对多项与性侵有关的指控。 尼亚加拉地区警队表示,警方于2019年12月开始,就圣卡芙莲Ridley College的两名国际学生性侵一事展开调查。 警方指出,由2018年9月至2019年8月期间,曾到Ridley College与多名学生就“校园行为”进行谈话,之后确认两名年龄不足16岁的国际学生,在校内持武器性侵另1名男同学,故被警方指控性侵、持械性侵及性犯罪等罪名。 警方根据《青年刑事法》,不能向外公布受害人及两名国际学生的资料,只表示两名国际学生均为不足16岁的男童。 警方表示,调查仍在进行中,希望可获得更多证据及有更多证人提供资料,以及鼓励不敢公开的受害人,可以联络警方。 根据Ridley College的网站显示,该校是1间寄宿私校,提供班级由幼儿园至第12班。综合报道

智库报告建议政府简化手续 让国际学生留在加拿大

一份讨论本国人口增长的报告指出,联邦政府应该简化繁文缛节,让国际学生留在本国,也令本国在国际专上教育保持竞争力,以吸引更多国际生到本国留学。 据《星报》报道,撰写这份48页长报告是智库组织Century Initiative,该组织研究如何有责任地在2100年前将本国人口增长至1亿人。 名为《为国际教育度量》(Scaling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的报告指出,每年有数以十万计国际学生进入本国,但只有三分之一留下,以他们的技能为本国作出贡献。报告称:“这是错失了机会。联邦政府向国际学生仍竖立不少障碍,包括在学生签证和通往永久居留道路上,法例沟通不足、指引不正确及混乱,以及在国际生之间制造严重忧虑等。” 倡大学专校培养留加人才 该报告是今年夏天多位专家在进行圆桌会议讨论得出来的结果,也是在《星报》以及《St. Catharines Standard》的调查曝光后,该调查揭发国际学生的数目,在本国特别是安省专业学院暴增,令学生感到失望,教师则感到气馁。 报告检视国际教育如何可以增加本国人口以及创建本地经济,特别是本国一些小型社区,以及如何长远地平衡城市及乡郊经济及人口的差别。 报告指出:“加拿大很幸运拥有多间在中型及小型人口中心的高水平公立大学及专业学院,这些学院可以成为保留国际生的催化剂,以及为本地经济作出贡献的入门站。”综合报道

国际留学生推动加拿大经济 中国学生人数占28%

根据加拿大国际教育局(Canadian Bureau for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简称CBIE)发表的最新数据显示,国际学生在加拿大正发挥强大的经济影响力,尤其在房地产活动。另一方面,报告指出,占近三成的国际学生来自中国。 2017年可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加拿大有494,525个国际学生,较2010年增加119%,比2016年则上升了两成。 留学生年均花费1.2万元住房 据估计,外国学生每年在加国花费80亿元,包括学费、住宿费和其他生活开支。 国际学生所产生的经济效益,也相等于创造超过81,000个工职,并且为政府库房带来了超过4.45亿元收入。同时,调查显示,95%的国际学生会向同伴推荐加拿大作为学习目的地。 同时,卑诗省每年平均吸引11.5万名海外学生,是加拿大最受欢迎的国际留学生目的地之一。海外学生平均每年在卑诗省花费18亿元,其中每个学生平均每年要支付1.2万元的住房费。前来卑诗省的外国留学生,在过去10年更激增了3倍。 2017年《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告》(U.S. News and World Report),更把加拿大列为全球教育排名第一的国家,紧随其后是英国、德国、澳洲及美国。 CBIE指出,国际学生选择加拿大的三个主要原因,分别是设有优质的中学教育系统、拥有包容与非歧视性的社会,以及是一个安全的国家。 在2017年,尽管占大多数的海外学生原居地是中国(占总数的28%)及印度(占25%),但国际生实际来自至少14个地区,其中约有15,000来自美国。综合报道

国际留学生在加拿大的艰苦生活

根据《星报》与《圣凯瑟琳斯标准报》(St. Catharines Standard)联合进行的调查报道发现,过去5年来,安省几乎所有专上学院的国际生入学率都急剧上升,例如尼亚加拉学院(Niagara College)便大量招收国际生,然而问题是许多国际生入读后英语水平追不上,面对重重危机。 尼亚加拉学院的国际生每年至少要支付1.3万元学费,相比下,本地生的平均学费为4,400元。来自印度古吉拉特邦的21岁商科二年级国际生德赛(Nikhil Desai)说,自己并非有钱人,来加后,要与另外两个同校的学生合租一个房间,生活空间挤迫,这使他在头4、5个月里,几乎天天都在哭,而关于加拿大的一切,与最初被告知的完全相反。 德赛续道,不过无论怎样,也要挨下去,因为已经没有回头路,不能返回印度。 国际生占三分一 印度最多 去年,尼亚加拉学院招收了多达4,100个国际生,占该学院总学生人数1.1万个差不多三分之一。而在这些学生之中,有2,900个名来自印度,其中有数百名学生无法用英语来应对学科上要求,这群苦苦挣扎的学生引发了校园危机,也使人们对国际英语入学考试的信誉产生了怀疑,因为国际英语入学考试显示,这群国际生的英语水平足以应付课堂上的要求,可是到实际上课时则不足。 为此,该学院行政部门命令重新评估国内外数百个学生的语言水平,并改变其录取政策,包括大幅度减少来自印度的新生人数。有其他学院则重新测试自己学校的国际学生。 尼亚加拉学院校帕特森(Dan Patterson)表示,这是校方在管理上遇到的困难,而校方正在努力去做。 对来自印度的400多个学生的语言能力进行了重新评估之后,尼亚加拉学院向200多个成绩不佳,选择继续留下来的印度学生提供了英语课程,改进他们的英语水平。该学院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师指出,在2018年秋季,一个课堂大约有50个学生,其中绝大部分来自印度,他们当中大多数的最终成绩都低于10分,到第二学期开始时,该课程只剩下少数学生。 尼亚加拉学院学术副校长哈德森(Steven Hudson)称,作为老师,都希望看到所有学生取得成功。 加国移民政策向国际生招手 自从加拿大的移民政策发生了变化,加拿大的教育对国际生更具吸引力。其中印度对加国学校的招生需求激增,到2018年,印度成为加拿大专上学院国际生的最大来源国。根据加拿大移民、难民与公民部的数据,仅当年,就有55,265个来自印度的学生就读于安省的专上学院。 有印度学生称,他们把到加拿大读书视为逃避印度日益贫困的一种方式。为了供子女到加国读书,有印度的父母出售他们的资产,甚至不惜背负沉重的债务,申请高息贷款。 在到达加拿大之前,加拿大政府要求来自印度的学生出示一万元的担保投资证书(GIC),约为逾50万印度卢比。 其中20岁、来自印度,就读亨伯学院(Humber College)的辛格(Harman Singh)透露,他花费了大约140万卢比(约2.8万加元)。为了筹集到加拿大留学的钱,包括GIC、考试,体检和保险等,他不得不动用母亲的积蓄,并卖掉已故父亲的汽车。 筹集资金只是通往加拿大留学之路的第一步。要获安省专上学院录取,国际生必须在其国家进行的标准化英语测试中达到最低录取标准。许多大专院校和移民部门使用的国际英语测试系统(IELTS)是一项3小时的考试,旨在评估考生的阅读、写作和听力能力。 由于通过语言测试至关重要,因此一些学生求助于私人教育代理机构来指导他们进行测试和申请,甚至有不良机构协助“走后门”。

加拿大国际生爆炸式增长 留学变移民捷径

近年前来加拿大读书的国际生呈爆炸式增长,为加拿大的学校带来巨额收入,不过对于部分国际生来说,付出的代价十分高昂。 现年28岁的裴贤姬(Hyungee Bae,译音)放弃在韩国的英语教师工作,并且离开在父母家中所过的舒适生活,于今年秋天来到安省百年学院(Centennial College)攻读航空航天课程。她坦言,父母知道她有这打算时,不禁对她说,放弃一切到加拿大读书,实在不知道她是勇敢还是傻。 裴贤姬表示,她希望借由在加拿大读书的机会,在加国找到一份工作,继续留在加拿大,并有一天能成为公民。她入读的航空技术员-飞机维修课程的学费为20,400元,比加国本地生学费的5,300元高出近3倍。她指出,倘若她未能取得加国永久居民身份,而要返回韩国,她可能会后悔;但假如她不去尝试,却肯定会后悔。 今年秋天,超过57.2万个国际生在加拿大读书,比2014年增加了73%。去年,国际生为加拿大的校园、社区和经济带来了216亿元。难怪有人形容,这使教育变得如此有利可图,许多大学把国际生视为会生金蛋的鹅。 国际教育成为移民计划 《星报》与《圣凯瑟琳斯标准报》(St. Catharines Standard)较早前,向安省22间公立英语专上学院联合进行调查,发现过去5年来,国际学生的入学率上升了155%,占30万个学生之中的8.6万个。尽管许多国际学生似乎对他们的教育经历感到满意,但是这种空前的增长带来了巨大的挑战:报告发现许多学生在英语水平和支持方面陷入困境,而不少老师则感到压力和不堪重负。 为了在加拿大读书,国际生都愿意支付高昂的学费,当中不少更希望毕业后能留在加拿大居住。安省伦敦市移民顾问布莱尼(Earl Blaney)称,在加拿大,对于许多国际生来说,国际教育不再是一个教育计划,而是一个移民计划,他们希望得到加国永久居留权,这与学习无关。 百年学院国际教育副校长马奇亚维罗(Virginia Macchiavello)近年大力推动国际生到该学院读书,现时国际生占该学院2.8万个学生的一半。 马奇亚维罗称,有人指这与企业无异,不过该学院确实相信他们是从事教育事业。 以国际生收入提升设施 来自国际生的收入使该学院得以进行资本投资、扩展和提升校园设施。去年,该学院国际生的学费便贡献了2.1亿元的收入,而该学院在2018-19年财政年度,预算盈余达到5,960万元,另外有3,300万元的捐赠基金,部分是利用国际生收入的1%来创建,用来支付海外的学术计划和奖学金。 为了增加收入,大学等专上学院转向吸收国际学生,这些学生的学费没有纳税人的补贴,他们通常支付的学费是本地学生的4倍。 其中在温莎-漆咸(Windsor-Chatham)的圣克莱尔学院(St. Clair College),2019-20年度预算首次显示,国际生学费是最大的收入来源,预计达到7,180万元。相比之下,运营资助为4,130万元,7,600名本地学生的学费约为2,430万元。 今年秋天,圣克莱尔学院的国际学生人数从2014年的约500人增加到4,200人,为该院带来可观的学费收入。 安省培训、学院及大学厅长罗曼诺(Ross Romano)表示,国际生知道他们要进入能提供高质素教育的学府,并且知道他们毕业之后有一份出色的工作机会,而安省正能提供一流的教育和出色工作机会的地方。安省政府欢迎国际生人数的增加,也希望他们留下来,安省的经济正在蓬勃发展。 另有安省一些学院指出,本地出生率下降,假如不吸纳国际生,部分学院可能因此要裁员。 此外,国际生入学人数的增加,使加国的大学和学院可以投资开办更多课程,这亦使本地学生受惠。  

专门针对国际留学生的新骗局:征收“欢迎来加拿大”税

■■警方提醒公众,警惕一种针对国际留学生的新电话骗局。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安省彼得堡(Peterborough)警方周四提醒公众,警惕一种针对国际留学生的新骗局,有人涉嫌向区内的留学生征收所谓的“欢迎来加拿大”(Welcome to Canada)税,已有受害人被骗高达2,500元。 警方称,今年9月下旬,住在彼得堡的一名国际留学生接到一个自动语音电话,提醒他需要支付“欢迎来加拿大”税。接着有人与他通话,并告诉他有一项加拿大法律规定,新入境者必须支付2,500元的税款,如果不付,他就会被捕。 然后,该学生又接到一位自称是彼得堡警察局人员的电话,被告知必须在两个小时之内付款,否则将会被捕。学生还向这名假警官提供了他的工卡号码(Social Insurance Number,SIN)。 警方提醒国际生 勿汇款给陌生人 这名学生到银行从账户中提取2,500元,然后去彼得堡的一台比特币(Bitcoin)机,输入对方给的二维码,将钱转给骗子。该名假警员曾告诉他会再来电,但该学生再也没有接到任何进一步的电话。 警方提醒学生,这个电话是一个骗局,要求公众不要回应这类电话,更不要将任何款项转移给不认识的人。在未事先查证致电者身份的情况下,切勿通过电话提供任何个人或银行信息。 警方表示,如有任何疑问,请挂断电话,致电可信赖的家人、朋友、学校工作人员或致电警方。 警方呼吁任何受害者,致电彼得堡警察局,电话705-876-1122。如果接到诈骗电话或留言,请拨打1-888-495-8501联系加拿大反欺诈中心或上网报告。

自杀、抑郁、吸毒…..留学生心理健康谁来管?

出于对引进青年一代人才及收取高额学费弥补大学经费不足的双重考虑,加拿大针对国际学生的政策越来越优惠,越来越宽鬆,单就安省而言,过去六年国际学生的数量已翻倍。国际学生在新适应新的生活、学习环境,应付学业和经济压力方面面临的挑战大大高于本地学生,他们的心理和精神健康问题已引起各方关注。 本报记者 文琪 2017年7月,安省高等教育及技术发展部公开数据表明在过去的6年里,安省国际学生的数量翻倍。众所周知国际学生的学费是本地学生的3-4倍。而由于省政府对大学财政拨款的缩减,近年来各大院校纷纷对国际留学生抛出更多的橄榄枝,用高额的国际学生学费弥补院校的财政空缺。联邦政府更曾出台数据,显示国际学生为安省带来的经济影响高达每年54亿加元。当人们的目光更多地关注于每年有多少留学生来加留学、为安省的经济做出多少贡献时,这些花费巨资来读书的海外年轻学生正在独自面对留学生活和学习中比本地学生更多的压力和困难。除了学业之外,留学生的心理和精神健康问题已经是各大高等院校不容忽视的一个新趋势。 加拿大约克大学国际学生部副主任Diana Ning 约克大学(York University)国际学生部(International Student & Scholar Services )副主任Diana Ning对本报记者透露,在约克大学对该校学生发起的一项精神健康调查报告中显示,66.8%的学生表明他们会感到压倒性的焦虑(overwhelming anxiety);48.7%显示他们会抑郁到不能生存(depress and difficult to function);更有11.9%的学生显示他们甚至有过自杀的倾向。Diana称:“约克大学约有55,000名学生,这个调查结果让我们非常重视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并展开相关工作。这些学生在调查中说,影响他们学业表现的主要原因是:1,紧张压力 ;2,睡眠不好 ;3,焦虑。这说明学校里的学生普遍都有精神健康问题。” 中国学生忽视心理健康 Diana 表示:“约克大学国际学生部专门为来自世界各国的国际留学生提服务,本校有6,000多名国际学生,来自179个国家。今年秋季再有2,000多位国际学生到来,其中有近1,000名来自中国,中国学生是最大的一个国际学生群体。一般而言,中国留学生家长对孩子期望值普遍很高,但除了经济、生活上的支持,但他们往往不够注重孩子的身心健康发展。中国出来的孩子也容易忽略这些方面,并且国际学生不是很了解学校帮助他们解决精神健康问题的资源。” 在加拿大的高等院校,学校内都配备许多保证学生身体和心理健康的资源,并且这些服务都对学生免费开放。Diana介绍说,约克大学有一个咨询及残障服务中心(Counseling and Disability Service)专门为学生的精神和心理健康保驾护航,在那里有专业的顾问从周一到周五提供一系列免费的服务给约克的学生,学生们可以接受一对一的对话指道,还有有对夫妻、情侣的双人对话,或小组培训(group session)。通常学生当中存在的心理问题包括抑郁、焦虑、缺乏自尊心;或者经历了感情生活、个人关系上的挫折,会有饮食失调(eating disorder)、对个人形像认识不良等情况;还有一些学生对自己的性别界定(sexual ident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