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6月03日 星期六 13:11:40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垃圾桶

多伦多市内垃圾桶太脏 市长:开展“闪电战”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市长庄德利成功连任后,宣布进行多次清洁城市闪电战,或可能让市民陷入困境。闪电战行动中包括清洁公共和私人财产的涂鸦,及对公用垃圾桶、建筑区及坑渠问题,行动将于未来几星期进行,市长称行动只是解决城市清洁和服务的第一步。 多伦多市承认城市清洁问题上,垃圾桶经常被塞得太满和发臭是个大问题,四个月前,市议会提出一项动议,要求检查市内超一万个个垃圾桶的情况,而市长也承认自己会因垃圾桶肮脏情况令人作呕,而避免使用。 保守党发声明指所有举措都是为了清洁城市街道和公共场所,表示此政策是一个重要的开始,希望可以传达一个信息,“清洁多伦多绝对是优先事项”。 (图:BlogTO) T11

多市取消垃圾费返款 使用中小型桶大涨价

■多伦多中小型垃圾桶的收集费预计明年大涨。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讯   多伦多市政府建议继续逐步取消垃圾收集费的返款(rebate),转向由费用收入支付垃圾收集和处理的全部成本。使用中小型垃圾桶的家庭,明年的垃圾收集费用预计将大涨。 据《星报》报道,市政工作人员在周五召开的一个委员会会议上,提出垃圾收集费用建议,希望继大型和超大型垃圾桶之后,继续取消收集费返款。 如果该建议获市议会批准,那么使用小型垃圾桶的家庭,返款后的全年垃圾收集费用,明年将从今年的99.71元,大幅增加到185.65元;中型垃圾桶的收集费返款明年将终止,收集费将从241.63元,增加到323.20元。 家庭年收5万元内可减收费 大型和超大型垃圾桶的收集费返款,已于去年取消,因此明年的收集费涨幅较小,大型垃圾桶收集费将从428.25元增加到438.96元,超大型的收集费将从496.73元涨至509.15元。 预算委员会成员、市议员林顿(Mike Layton)指,取消返款是为了平衡预算,而不是增加税收。这对于鼓励人们使用小垃圾桶是不利的,但是取消返款的这一天即将到来。 为了缓解涨价的影响,家庭收入不超过5万元的长者和残疾人,可以申请减低垃圾费和水费,这是多伦多市税务和公共事业费援助计划的一部分内容。 多伦多市议会于2019年批准逐步取消垃圾收集费返款,以过渡到“一套自给自足且可持续的公用事业系统,运营费用完全由费率收入支付”。 针对小型垃圾桶的最后阶段返款将于2021年结束。综合报道

安省将把蓝桶成本转嫁 真的是省钱妙招吗?

安省政府希望通过将蓝色回收桶项目的成本转移到制造包装垃圾的公司身上,来减轻市政当局的回收负担,并鼓励产品的再利用。同时又可以减少纳税人的支出,这一石多鸟究竟是一招惊天妙手,还是最终变成一场羊毛出在羊身上的游戏?我们仍将拭目以待。 加拿大环境部长杰夫·尤雷克(Jeff Yurek)说,到2023年,也就是下一次省级选举的一年后,安省240个城市的蓝色回收桶项目成本将开始由制造包装垃圾的公司承担。 尤雷克星期四说:“把蓝色回收桶项目转变为完全由生产者负责的项目,将促进创新,提高安省的回收率,同时节省纳税人的钱。” 到2025年底,生产商将完全承担蓝色回收桶的成本。 尤雷克强调,这将是一个“无缝”的过渡,因此居民们甚至不会注意到,因为他们将继续把他们的两周一次的回收桶拖到路边。 安大略省市政协会主席Jamie McGarvey说:“居民们可能不会在马路上看到什么大的变化,但它会对我们的环境产生影响,刺激更多的创新,更重要的是,降低纳税人的成本。” 加拿大饮料协会主席Jim Goetz说,他的那些生产饮料的成员们支持这一改变。Goetz说:“安省的目标是减少垃圾,增加循环利用,促进循环经济的创新,我们与政府目标一致。” “我们期待着与安大略省政府、市政当局和生产商合作,在蓝色回收桶项目成功的基础上,为安省人建立一个更加和谐的回收系统。” 新民主党省议员伊恩·亚瑟(Ian Arthur)表示,他的政党“长期以来一直支持将废物责任转移到生产者身上”,但他对保守党党魁将履行的承诺表示担忧。 亚瑟说:“考虑到福特将保守党内人士的利益置于公众利益之上的一贯做法,我们对他的政府是否会正确行事深感担忧。”(星报,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星报)

多伦多市长VS肌肉浣熊 到底谁赢了?

多伦多是北美浣熊之都,每平方公里就有100只浣熊,人们对它可谓是又爱又恨。 三年前,多伦多市长庄得利隆重推出,价值3100万元新一代环保垃圾桶,向浣熊宣战! 但是截止目前,已知有472起居民投诉,这种聪明的动物闯入或破坏了,新一代抗浣熊垃圾桶。 肌肉浣熊完胜! 多伦多市长宣战小浣熊 垃圾桶自助餐了没啦! 多伦多市府和Rehrig Pacific公司签订了为期10年的新型绿色垃圾箱合同。2016年4月多伦多市长庄德利出席新型垃圾桶启用仪式时,满脸的自信! 庄德利向“蒙面强盗”浣熊宣战:这一天到了,你们再也没有垃圾桶自助餐了! 多伦多新旧垃圾箱的对比 ↓↓↓ 新的垃圾箱由洛杉矶Rehrig Pacific公司设计,比原来的小绿桶大了很多,有一个圆形锁开关。这个盖子有“重力解锁”功能,当垃圾车抓起垃圾箱时,盖子能够自动打开。 多伦多市长庄德利还踌躇满志地说“浣熊的饮食不是我要考虑的问题!”,那么小浣熊对食物的天然欲望能被成功阻挡吗? 小编找了一段视频,先来看看浣熊捕猎食物的决心,当一只浣熊知道你装了一个用熏肉制成的三明治,情况是这样的: 浣熊你不要太聪明! 2016年4月开始,多伦多投资3100万的新型垃圾桶开始在全市范围内大张旗鼓地分发。 2017年春天,就有报道称浣熊翻锁砸垃圾桶,但多伦多市府和绿色垃圾桶制造商对此表示怀疑,质疑居民是否妥善保管了垃圾桶,并暗示锁只是由于磨损而松动了。 2018年星报的一项调查发现,一些浣熊可以通过把箱子撞到地上并转动把手来打开箱子——即使是刚刚修好的箱子。 结论:新款垃圾桶已迅速地被聪明的浣熊“破解”,有市民居然拍到了整个突破的过程:👇   多伦多星报绘制浣熊攻击地图 多伦多星报的专题报道,甚至将2016年4月至2019年6月期间,市民报告给311市政热线的浣熊攻击垃圾箱事件,绘制了一张地图: 这绝不是一个地方!打311电话的投诉来自大多伦多的各个角落,语气也从困惑到愤怒不等。 其中至少有352起投诉是关于浣熊进入垃圾桶的,另有120起报告垃圾桶被浣熊损坏。 士嘉堡-Rouge Park: “浣熊如何能够推倒垃圾箱并进入里面?锁有问题吧。请更换垃圾箱,每周都有浣熊进入垃圾箱并弄得一团糟。“ 士嘉堡西南居民: “环保垃圾箱被浣熊成功进入!早上看到,垃圾箱被撞倒,盖子打开了。疑似浣熊不停地击打垃圾箱的锁扣,直到能够打开它为止。“ “浣熊经常进入我们的垃圾箱,他们已经学会了如何打开并且再锁上它。” 东约克居民: “设计有缺陷,浣熊仍然进入绿色垃圾箱,不想再换一个了,因为结果都是一样的。” Eglinton-Lawrence居民: “第三次要求更换垃圾箱,因为这个垃圾箱不断被浣熊打开。每天都要清理乱七八糟的垃圾“ Don Valley East 居民: “绿色垃圾箱被浣熊打开了。他声称它锁定了他,但不知怎的浣熊仍能打开。我认为锁是有缺陷的。“ Parkdale-High Park居民: “垃圾箱没有损坏,锁也没有被打破,但是连续三个晚上,发现浣熊能够自如进入垃圾箱。“ 士嘉堡北部居民: “垃圾箱是锁着的,但相信浣熊仍然可以打开。有咬痕。对箱子的设计不满意“ 东约克居民: “浣熊再次进入垃圾箱并制造令人厌恶的混乱。” 伊桃碧谷电话中心工作人员: “打电话的人很生气,要求与绿色垃圾桶专家对话,” 一些区比其区更容易成为攻击目标。其中士嘉堡西南(Scarborough-Southwest)位列榜首,报告绿色垃圾被破坏的投诉高达59起。一位居民猜测是“超级肌肉浣熊在本地横行”, 但也有可能是因为士嘉堡是第一个推出新垃圾箱的区域。   多伦多市府表态 没被证明是重大问题 城市垃圾管理司的官员们表示,他们没有一个“正式的程序”来跟踪与浣熊有关的绿色垃圾桶投诉,因为“它还没有被证明是一个重大问题”。 负责垃圾收集和处理的莉萨邓肯(Lisa Duncan)在一份声明中称,政府对新的垃圾桶很满意。邓肯说:“总的来说,反馈仍然非常积极,这个项目非常成功。”只有2%的垃圾桶因为各种原因需要修理,包括动物问题。 市政府要求任何垃圾箱有问题的人拨打311,以便我们调查并解决问题。” 该市的垃圾管理部门指出,向《星报》提供的311起投诉中,有一些“表明锁不是松了就是坏了,结果是浣熊进入了垃圾桶,而不是浣熊打开了锁着的垃圾箱。”换句话说,锁的损坏可能不是浣熊的杰作,而是在收集过程中磨损的结果。 多伦多市民 自制安全锁防浣熊 大约有42起投诉描述了浣熊的多次入侵。在这些投诉中,沮丧的市民拨打311,报告说浣熊能继续打开它们的垃圾桶,即使锁装置已经修好,或者箱子已经换了很多次。 对于住在投诉最多的士嘉堡的艾伦.萨默塞特(Alan Somerset)来说,即使是破坏一次也太多了。“如果这个东西防不了浣熊,那就不是解决办法,”他说。 2017年9月,浣熊首次闯入萨默塞特的绿色垃圾桶。市政更换了他的垃圾箱,但几周内浣熊又打破了这个新的垃圾箱。他没有再打311,自己做了一把价值10元的安全锁,配有一个纱门压缩弹簧和几个螺栓,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出过问题。 萨默塞特说,他能理解为什么市府官员一直在为浣熊入侵垃圾桶辩护。“市政府已经在这些垃圾桶上投入了数百万元。他们不希望他们失败。所以一直坚称一切都很好。他们不想承认自己被浣熊打败了。” 浣熊专家Suzanne MacDonald提出:“每当我们研发出一种新的对付浣熊的东西时,我们其实在帮助它们变得越来越聪明,越来越适应城市环境。”  你说,多伦多市长和浣熊,到底谁赢了?

防浣熊垃圾桶启用3年 投诉远远超过预估

■市长庄德利三年前宣布多伦多向浣熊宣战。星报   星岛日报讯   多伦多市府的“防浣熊”绿色环保垃圾桶计划启动三周年以来,共收到市民有关浣熊的投诉472宗,这些311电话投诉来自多伦多全城的各个角落。 据《星报》报道,在这472宗投诉中,有352宗是投诉浣熊进入了垃圾桶,其中大约42宗投诉浣熊屡次为之;另有120宗报告垃圾桶遭浣熊损坏。来自士嘉堡西南区(Scarborough-Southwest)的投诉数量位列各区榜首,高达59宗。一位居民猜测这可能是因为“超级肌肉浣熊在本地横行”,但更有可能是因为,士嘉堡是第一个执行这项为期18个月新垃圾箱计划的地区。 当河谷西区(Don Valley West)排名第二,有43宗投诉;其次是湖滩-东约克区(Beaches-East York)的27宗。 耗资三千多万仍接投诉 《星报》发现,472宗投诉的总数量,远远高于多伦多市垃圾管理部门官员早前提供的估计。 去年8月底,市府表示全市约有24宗关于浣熊进入新绿色垃圾箱的投诉。事实上,数据表明截至该月底投诉已达241宗。 多伦多垃圾收集和运营总监邓肯(Lisa Dunca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们没有“正式程序”来追踪与浣熊相关的绿色垃圾箱投诉,因为它尚未被证明是一个重大问题。 邓肯表示,总的来说,多伦多对新的垃圾收集桶很满意,市民的反馈仍然非常积极。她透露,只有2%的垃圾桶因为各种原因需要修理,其中包括动物的破坏问题。 2016年4月,多伦多市府耗资3,100万元向浣熊宣战,在全市范围内大张旗鼓地分发可防浣熊破坏的新型有机垃圾桶。 不过第二年春天,就有报道称,浣熊开锁破坏垃圾桶,但市府和绿色垃圾桶制造商就提出异议,质疑居民是否妥善保管了垃圾桶,并指锁扣只是由于磨损而松动了。 邓肯说,全市大约有46万个垃圾桶,472宗投诉只占千分之一。市政府要求所有垃圾箱有问题的市民都拨打311,以便市府调查并解决问题。综合报道

新款环保桶也扛不住 超级肌肉浣熊横行多伦多?

自从三年前多伦多市长庄得利(John Tory)推出总价值3100万元的新一代环保垃圾桶,并向浣熊宣战以来,已有472起居民投诉这种聪明的动物闯入或破坏了它们的抗浣熊垃圾桶。 打311电话的投诉来自多伦多的各个角落,语气从困惑到愤怒不等。 其中至少有352起投诉是关于浣熊进入垃圾桶的,另有120起报告垃圾桶被浣熊损坏。 “浣熊每天晚上都打开垃圾桶。请调查一下。”--这是一个来自士嘉堡的投诉。 “打电话的人很生气,要求与绿色垃圾桶专家对话,”伊桃碧谷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说。 一些区比其区更容易成为攻击目标。其中士嘉堡西南(Scarborough-Southwest)位列榜首,报告绿色垃圾被破坏的投诉高达59起。一位居民猜测是“超级肌肉浣熊在本地横行”,但更有可能是因为士嘉堡是第一个接收新垃圾箱推出的区域。 城市垃圾管理司的官员们表示,他们没有一个“正式的程序”来跟踪与浣熊有关的绿色垃圾桶投诉,因为“它还没有被证明是一个重大问题”。 负责垃圾收集和处理的莉萨邓肯(Lisa Duncan)在一份声明中说,此前的估计是基于“实地调查人员”得出的。 这个城市对新的垃圾桶很满意。邓肯说:“总的来说,反馈仍然非常积极,这个项目非常成功。”只有2%的垃圾桶因为各种原因需要修理,包括动物问题。 从2016年4月开始,多伦多的新型有机垃圾桶开始在全市范围内大张旗鼓地分发。第二年春天,就有报道称浣熊翻锁砸垃圾桶,但该市和绿色垃圾桶制造商对此表示怀疑,质疑居民是否妥善保管了垃圾桶,并暗示锁只是由于磨损而松动了。 去年星报的一项调查发现,一些浣熊可以通过把箱子撞到地上并转动把手来打开箱子——即使是刚刚修好的箱子。 邓肯说:“大约有46万个垃圾桶,472个仍然只占十分之一。市政府要求任何一个垃圾箱有问题的人拨打311,以便我们调查并解决问题。” 大约有42起投诉描述了浣熊的多次入侵。在这些投诉中,沮丧的市民拨打311,报告说浣熊能继续打开它们的垃圾桶,即使锁装置已经修好,或者箱子已经换了很多次。 该市的垃圾管理部门指出,向《星报》提供的311起投诉中,有一些“表明锁不是松了就是坏了,结果是浣熊进入了垃圾桶,而不是浣熊打开了锁着的垃圾箱。”换句话说,锁的损坏可能不是浣熊的杰作,而是在收集过程中磨损的结果。 邓肯说,由于新的绿色垃圾桶是在18个月的时间里分发的,在此期间,一些居民可能还保留着旧垃圾桶,因此数据集中捕捉到的一些服务请求“可能与旧垃圾桶有关”。(《星报》从一组更大的数据中剔除了明显与旧垃圾桶有关的抱怨,不过也有可能漏掉了一些。) 对于住在投诉最多的士嘉堡的艾伦•萨默塞特(Alan Somerset)来说,即使是破坏一次也太多了。“如果这个东西防不了浣熊,那就不是解决办法,”他说。 2017年9月,浣熊首次闯入萨默塞特的绿色垃圾桶。市政更换了他的垃圾箱,但几周内浣熊又打破了这个新的垃圾箱。他没有再打311,自己做了一把价值10元的安全锁,配有一个纱门压缩弹簧和几个螺栓,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出过问题。 萨默塞特说,他能理解为什么市政府官员一直在为浣熊入侵垃圾桶辩护。“市政府已经在这些垃圾桶上投入了数百万元。他们不希望他们失败。所以一直坚称一切都很好。他们不想承认自己被浣熊打败了。”(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文字来源星报)

多伦多派专人查蓝桶 乱扔垃圾或可致罚款

多伦多固废服务部门正派出一群工作人员专门清理蓝色回收桶。这一行动已经持续了数周,并将在未来几个月中持续进行。对这个城市而言,居民在原本做回收用途的蓝桶里扔垃圾已经成为了耗资数百万刀的问题。目前,工作人员对发现垃圾的蓝桶采取教育的措施,标记蓝桶,并告知居民他们的错误做法。如果此后扔发现类似情况,这种蓝桶里的东西就不会被收走。此后,这种对违规行为的警告可能升级为20刀的罚款,20刀也正是从蓝桶里挑选出垃圾的成本。目前,26%的蓝桶里面会有垃圾,这种行为导致每年数百万刀的开支。在这些蓝桶里,出现了大量垃圾,包括脏尿布,衣服和食物垃圾。来源:CP24C08